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五卷 第十五章 大革命(上)  
   
第十五卷 第十五章 大革命(上)

有句話叫"科技就是力量".像玄武和白虎這樣的高手,即使是我這樣實力超強的玩家也不過是人間的萬分之一而已,但即使玄武和白虎也需要尋找幾個月才有可能找到的藏身地點,我們依靠本國最顛峰的計算機——軍神,輕易的就推算了出來.

按照軍神給出的順序,我們首先到達了第一個目標點.因為事先知道這里可能隱藏在著妖魔,所以玄武直接使用了大型的專用搜索法術,借助地脈的力量輕松的發現了大量妖魔的存在.

白虎很激動的道:"你們行會里那個叫軍神的還真是厲害,沒想到居然真的一次命中,你們該不會是事先知道地點,故意演戲給我們看的吧?"

"有那個必要嗎?"我和妖魔關系好又不是一天兩天了,根本沒什麼需要掩藏的,所以根本就不必去隱瞞誰.白虎笑著說自己是開玩笑,我看他就是成心的."好了,現在麻煩你們三位把自己的氣息壓制一下,我可不想進山之後看到幾百萬妖魔擺著戰陣歡迎我們."

在封鎖了自身的氣息之後我依然看著白虎和玄武,他們兩個被我看的心里發毛,最後還是白虎先忍不住了."你老盯著我們干什麼啊?"

"你們以前參加過剿滅妖魔的活動嗎?"

"廢話,不剿滅妖魔要我們這四方鎮守干什麼?"

"那就是說妖魔都認識你們嘍?"

"那當然."

我想了一下,然後道:"那麼你們現在這個樣子依然還是太麻煩."

玄武道:"可是以我們的力量級別,不管怎麼藏都會被認出來的."

"大妖怪能認出你們無所謂,我只是希望能先見到妖魔的高級領導層.你們都知道,閻王好見,小鬼難纏的意思吧?如果你們這樣過去,肯定半路上就會被堵住,而我們現在要找那里塊玉的位置,又不能馬上就開打,要是和這些小鬼解釋起來,大概明天這個時候你們都見不到妖魔的真正領導者."

"說的有道理,不過我們要怎麼辦呢?"白虎說完忽然發現我的笑容非常的邪惡,身體不自覺的後退了一步."你要干什麼?"

幾分鍾後,萬仙山的山路上多了一對牽著手並排而行的男女,這當然就是我和銀雪了.不過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銀雪的懷里還抱著一只白色的小貓,只不過此時這只貓的表情似乎非常的憤怒.這只貓當然就是我們的白虎大人了,至于玄武,他藏的更隱蔽.你就算瞪大眼睛在我們周圍仔細的看,都未必能找到玄武的位置,而實際上他就在我的身上.只要你集中注意力觀察我的腹部,就會發現那里多出了一塊巴掌大的護甲,如果你再仔細看,就會發現那根本就不是護甲,而是一只緊緊吸在我的盔甲上的小烏龜.

兩位老大迫于無奈只能龜縮在我們身上,冒充寵物和裝飾品,雖然比較丟面子,但這絕對是個好辦法.銀雪的實力雖然不容易隱藏,但她不是天庭的人,妖魔也都不認識她,我們行會的守護神獸這個身份,她即使被發現也是無所謂的.而白虎變成小貓以後,他的力量就會和銀雪的力量混在一起,別人只會以為是銀雪的力量,根本不會想到這只小貓就是鼎鼎大名的白虎.至于玄武,他也使用了一樣的方法,像使用煙囪一樣把自己的力量傳輸到我的身上,再通過我和銀雪牽著的手傳遞到銀雪身上,這樣大家的力量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妖魔即使發現她實力超群也無所謂.

順著山道一路前行,我可以時不時的感覺到附近有妖魔在監視著我們,他們顯然已經發現我們的行蹤了,只是因為隱藏在這里,所以不敢貿然出來,希望我們能在發現他們之前返回,或者等我們走到深山中再一舉把我們干掉.

我和銀雪都是戰斗人員,走路速度很快,不多長時間就到了足夠深的山林之中.妖魔們再也忍不住了,不過他們並不是沖上來就打,而是動了腦子.

"站住."我們周圍的樹木一陣晃動,從左右和前方各跑出來一大群已經化為人類的妖魔.這些家伙全都穿著各種各樣的盔甲,有些還故意裝的很邪惡的樣子.

我站在原地,不動也不說話,等著他們把陣勢擺開.我想知道他們到底要干什麼.那個之前喊話的家伙看起來是頭領,他迅速的站到了我們對面.我抱拳行禮,然後問道:"不知道各位把我們攔下來有什麼事嗎?"

"打劫."那個妖怪揮舞了兩下手里的斧頭."這是老爺我的山頭,想從這里過就得給過路費,如果不想給錢的話,我建議你最好還是調頭回去,我們也不為難你."

他們到還真有點腦子,這樣冒充山賊,一般人搞不好還真給騙回去了.不過,我們可是專門老找妖怪的,當然不會被騙回去了.

"我想知道,如果我們非要過去會怎麼樣呢?"

"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周圍的妖魔都示威性的晃動起手里的武器來.

"不錯,有些長進,比你們在乾坤葫蘆里的時候進步多了."我的話一出口周圍的妖魔立刻就是一陣騷動.知道他們曾經在乾坤葫蘆里面待過的人可不多,但一旦知道這個事情,那就百分百不是無關人員了.

周圍一晃人影晃動,妖魔們的變形術全都自動解除,各種張牙舞爪的妖魔形態紛紛顯露了出來."既然你是天庭的人,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哦?你們打算怎麼個不客氣法?"

"我們就這麼不客氣."那個帶頭的妖魔向後面的妖魔一招手."弟兄們上."

銀雪慢慢的伸出了一只手,然後翻過來手掌沖下,做了個向下按的動作,然後所有的妖魔都像是身上突然多了座大山一樣,撲通撲通的全都扒在了地上.

那個帶頭的妖怪咬著牙還想撐起來,結果他剛把身體撐起來,雙手卻突然感覺一沉,兩條胳膊都直接插進了土里,身體又變成平貼著地面了."你……你到底用的什麼妖法?"

銀雪被氣笑了."妖法?你們就是妖魔,居然還問我用的是什麼妖法?我這可是最純正的天地玄術,你們居然說我練的是妖法?"

"仙術就仙術嗎,還什麼天地玄術,神仙有什麼了不起的啊?"那個家伙嘴到是挺硬.

銀雪道:"我這可不是仙術,仙術比我的天地玄術要落後的多,根本沒有這麼大的威力,你們也太小看我了!"

"你不是神仙?"總算那家伙還不太笨,聽出了話中的關鍵.

不等銀雪說話,我先開口道:"如果我們是神仙,你認為你現在還有機會說話嗎?"

"誤會誤會!"那個家伙連忙解釋:"最近天庭查的緊,我們也是沒辦法,不想沖撞了友人,實在是抱歉了."

"知道是誤會就好."我示意銀雪放開他們,銀雪把手一收,那些妖魔立刻就從地上彈了起來."我是來進水虛的,帶我們去見他,或者通知他到這里來接我們都可以."

"是是是,我這就派人去."那個帶頭的家伙立刻轉身叫了一個速度快的小妖回去報告,然後熱情的道:"不知道您怎麼稱呼啊?"

"你是最近才加入的嗎?"

"是啊!"那個妖魔很驚訝的說道:"我才加入幾個月而已,難道您連這個也能看出來?"

"妖殿的人幾乎都認識我,你們卻沒一個認識的,不是新加入的是什麼?"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看來您是我們妖魔的老朋友了!其實我們妖殿最近擴充的很厲害,新人占了大多數,以前那些老成員現在都成指揮官了,他們是不會到這種外圍地區來的."

"原來如此."我正說著就看到遠方來了四道光芒,然後一起射到我們面前變成了四個人."原來是四大護法到了啊?現在生意做大了,想見你們一面還真是難啊!"

"紫日大人你就不要再羞辱我們了!"水虛一臉的愁容."算了,這里也不是談話的地方,跟我來吧!"水虛說完又轉眼打量了一下銀雪,眼中顯出相當驚訝的表情."這位是……?"

"我們行會的新任守護神獸."

"小妖這里有禮了,見過守護神獸大人."四大護法一起彎妖行禮,這到不是做假的.水虛他們四個畢竟是妖魔的護法,實力並不太低,至少他們能感覺的到銀雪的力量已經強大到超越這山中任何存在的地步了.其實他的感覺並不正確,銀雪其實沒那麼強,水虛他們感應到的應該是白虎,玄武和銀雪三個人的總力量,只不過現在銀雪是偽裝,所有力量都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所以才會感覺這麼可怕的力量.

白虎和玄武都可以單挑大輪冥王,銀雪的實力可能還要高一點,現在三個人加一起,這力量確實是已經到了下位神的顛峰了,再向前邁一步就是上位神的實力,這樣可怕的力量水虛他們還能站在這里沒癱下去就已經說明他們見識廣博了.不過那些要妖都沒這麼大反應,因為他們的實力連感覺到這力量的可怕都做不到.這就好象一個現代人會被別人用炸彈威脅,但原始人就絕對不會,不是因為他們比現代人強多少,而是因為他們根本都不知道炸彈的威力有多麼可怕.

被四大護法帶到他們休息的地方時我發現情況似乎有些不對,于是便開口問道:"水虛,你們怎麼把我帶到這里來了?你們的會議室呢?

難道這里不是你們以後的據點?連會議室都沒建?"

水虛給我們倒上茶水之後坐在椅子上歎了口氣,他旁邊的三位也是一樣的表情.要知道這樣的情況發生在他們的身上真的是非常的奇怪.

四大護法中水虛是主要的外交人員,他愁眉苦臉到是還可以接受,但另外三位就不正常了.瓊霖這位帥哥一向都是冒充冰山的角色,所謂喜怒不行于色就是指他這樣的.銀謠的性格非常火辣,完全就是放蕩型的禦姐,她這樣的性格基本上是不會出現情緒低沉的時刻的,偏偏她現在還就是非常的低沉.最後一個就是畢陀,這家伙屬于那種光長肌肉不長大腦的類型,所謂傻兒不知愁滋味,就是說的他這樣的人.可是現在,這不該出現這種表情的三位也都和水虛一個表情,那就只能說是他們遇到了某種極端不好的事情.

"到底怎麼了,你們到是說話呀?"

水虛唉聲歎氣了好半天才搖著頭說道:"引狼入室,引狼入室啊!"

"引狼入室?"我眼睛一轉就明白了個大概."你說的是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

"不錯,就是他們."銀謠接著水虛的話道:"我們本來和妖王是打算把他們拉入我們的集團增加實力的,可沒想到他們自己帶來了太多的人,反到把我們變成了少數派.妖王在上次的天庭清剿戰中受了傷,法力又被一直困在天庭拿不回來,所以一直就矮他們一截,這次襲擊天庭……!你知道這事吧?"

白虎的眼睛一亮,差點被發現.我趕緊把他抱過來放在自己腿上,並用手蓋在他的腦袋上,順便把他的眼睛也擋了起來."這次事情我是知道的,聽說妖王的法力被偷回來了,這你們應該感到高興才對啊?"

"高興什麼啊?"銀謠道:"他們是把法力拿回來了,卻說什麼他們拼命去搶,功勞最大,所以法力他們要各拿三分之一.我王本來就不如他們,被分三分之二出去差距就會更大,自然是不肯,結果最後他們居然動手把我王給……!"

"難道被殺了?"我驚訝的問道.

"比那更狠.我王被吸收了!"

"吸收?你是說把法力重新凝結吞噬掉?"銀雪問道.

"是的."水虛道:"我王沒了,我們妖魔的地位就更低了,現在完全變成了人家使喚的炮灰.我們四個現在也被降級成了四個妖魔分隊的隊長,每人手下只管著十萬妖兵,連妖魔總量的百分之一都不到.現在大輪冥王已經正式稱妖王,帝號就叫孔雀王.通天教主是他的一字並肩王,帝號通天神王.他們自己帶來的手下做了護法和使者,而我們……!"

這才個把月不見,沒想到四大護法居然混到這個地步,真是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啊!這也變的太快了點吧?"那你們現在起不是變成普通妖魔了嗎?"

"那有什麼辦法呢!"水虛道:"沒有妖王頂著,我們的地位越來越低,地脈的靈氣我們也不能去吸,只能在地脈外面接受一點散發出來的靈氣,這麼長時間修為幾乎就沒有提高!"

地脈這東西就像地下河,而地脈的出口就像噴泉,妖王和護法本來是可以直接坐在噴泉上吸收的,小妖則只能在外面接收一點擴散出來的靈氣,相比之下當然是直接坐在泉眼之上吸收的更快一些了.水虛他們本來是四大護法,的確是享有這樣的權利的,但是現在卻徹底完蛋了.

他們被貶為普通妖魔,根本進不了靈洞,只能在外面吸收一點擴散出來的靈氣,實力只會和那些通天教主以及大輪冥王的親信越拉越大,根本沒有出頭之日了!

"你們也混的太慘了點吧?"銀雪都忍不住問道.

水虛無奈的搖著頭:"自作孽不可活啊!"說著他就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都是我這張臭嘴,我當初干什麼要勸妖王讓他們加入啊!"

說完他又開始左右開工,打了自己十幾個耳光,最後被身邊的銀謠和瓊霖給拉住才停下來.

水虛這樣懊惱也是正常的.本來按照我給他們安排的路線,妖魔和天庭已經聯手掃蕩過一次佛門的領地,如果他們繼續執行這個計劃,那麼妖魔和天庭之間的關系就會進一步融洽起來.就算不能成為風光的第一大勢力,起碼可以在天庭之下做個第二,可是現在到好.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一力贊成妖魔攻擊天庭爭個長短,結果妖王被害,四大護法成了普通妖魔,就算爭奪第一勢力的桂冠成功,那也只是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的成功,和他們這些妖魔一點關系都沒有,他們還是最底層的存在,一樣要看人臉色,而且比以前更赤裸裸的毫無遮擋.天庭起碼還承認他們是獨立的勢力,而且天庭至少會分一些靈脈給他們用,不至于搞到現在這個地步.

我用手點了下白虎的腦袋,小聲的對他道:"有辦法偵察到附近的情況嗎?"

"你要干什麼?"掛在我身上冒充甲片的玄武聽到了我的話小聲問道.

白虎也道:"這里沒有監聽法術,但是山洞外面有一只身上帶著佛光的妖魔在偷聽,應該是大輪冥王的人."

我微微點頭道:"把那個家伙干掉,讓這個洞隱蔽起來,我們要談重要的事情了."

"我來吧."玄武話剛說完,外面那個在透聽的小妖怪突然慘叫著飛了進來,然後山洞的入口整個坍塌了下來,把那個小妖怪砸死在了里面,同時把洞口也給堵住了.白虎從我的身上跳了下去,剛一落到地上就迅速擴大並變回了人形,洞內四壁被他加上了一層淡淡的白色光影.

"你你你……你是聖獸白虎?"水虛嚇的連退三步,結果絆到了椅子,一下坐到了椅子上連椅子也給帶翻了.銀謠臉上還帶著淚痕僵在那里,張著嘴巴不知道該干什麼了.瓊霖一臉的緊張,頭上冷汗直冒,畢陀則是直接亮出了一身肌肉擺出准備打架的姿態,只是他那顫抖的雙腿實在沒什麼威懾力.現在的妖魔已經不是被裝入乾坤葫蘆之前的那些妖魔了,在他們被裝入乾坤葫蘆的這段時間,別的妖魔和神獸都已經大幅度進步了,可他們卻還停留在以前的實力上,所以他們和白虎這個級別的存在有著巨大的差距.只要人家想動手,他們根本就沒有生還的可能.

"別怕,我們不是來剿滅妖魔的."銀雪平淡的一句話讓四位護法都稍微冷靜了一點,只要不是傻瓜都該知道我們沒有騙人的必要.一個白虎就夠嚇人的了,旁邊還有銀雪這個不明身份的高手,真要打算動手他們四個恐怕連害怕的機會都不會有就已經形神俱滅了.

就在他們從驚嚇中回過神來的當口玄武也從我的身上掉了下來,然後變回了人形,結果又把他們四個嚇的坐到了地上.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兩個家伙就把他們搞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這里一下出了三位僅比那兩位弱一絲的高手,說不害怕肯定是假的.

"你們這是要干什麼?"四個人都緊張的看著我們.

我笑著對白虎他們道:"你們二位先找地方坐一下,別嚇唬小朋友了!"白虎和玄武笑了笑,然後地下自動長出了兩塊岩石,他們各自找了一塊坐了上去.我轉過來重新對他們四個道:"現在我們來談正事吧!既然你們四位已經混到了這個地步,那我反到是省了不少事情,起碼不用和你們拐彎抹角了."

"你是什麼意思?"

"意思很簡單."我戲謔的看著他們四個."難道在這種情況下你們四位對這個妖殿還存在什麼幻想嗎?"

他們四個都愣了一下,然後一起搖了搖頭.

我微笑著道:"那就是說只要我能幫你們擺脫現在的狀況,你們其實並不介意叛離這個實際上已經和你們沒有任何關系的妖殿是嗎?"

銀謠迅速的說道:"你只要能讓我們離開妖殿就可以,在這里我們雖然還各掌握著十萬妖兵,但我們手里這些其實都是些老弱病殘,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還不聽我們指揮,我們不過是群空架子罷了!"

"那就好."我突然收起了笑臉,很鄭重的道:"下面要和你們說的事情是明顯對妖殿不利的,如果你們不想知道,可以現在就離開,但如果你們聽了之後卻不響應的話……!"我用眼睛向坐在坍塌洞口的白虎和玄武瞟了瞟.四位護法一起不自覺的看了過去,然後咕咚一聲,齊齊的咽了口唾沫!看來他們已經很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再次恢複和藹的笑容道:"別那麼緊張嗎!大家都是朋友,我是不會忘記你們的."說著我向旁邊的白虎使了眼色.

白虎到是反應快,立刻道:"玉帝已經同意了紫日神君的要求,妖魔之中也不全都是邪惡之輩,紫日神君有權從其中挑選部分人員,只要他們不反抗天庭,就可以當什麼都沒發生過,放過他們."

"真的?"水虛幾乎撲到我身上來.

"你覺得聖獸白虎有撒謊的可能嗎?"我反問道.

水虛樂呵呵的坐回去道:"那你們說吧?到底要我們干什麼?反正我王已經死了,這個妖殿也已經和我們無關了.只要你們不是要我自殺,干什麼都行."

我點點頭道:"那麼你們知道幾天前的那次搶劫事件嗎?"

水虛點點頭."知道.他們趁天庭襲擊佛門的時候去搶了天庭的內庫,好象還弄回來了兩塊很不得了的東西."

白虎和玄武一聽就激動的站了起來."你們知道那東西在什麼地方嗎?"

水虛搖了搖頭:"你們也看到了,我們四個現在被排擠到了這個地步,能知道搶到了好東西已經很難得了!他們又怎麼會把放這麼重要的東西的地點告訴我們呢?"

我立刻問道:"那你們能查到嗎?"

水虛想了一下道:"也許能找的到,我們畢竟曾是妖魔的四大護法,之前的老兄弟還是有幾個的,要是托他們幫忙,說不定能查的出來."

"這些人可靠嗎?"我認真的道:"泄露了秘密的話,我有他們三位保護,當然可以全身而退,但你們……?"

"這個我們知道,只是我們希望能把這些幫忙的兄弟也一起帶出去."

"那沒問題."我非常爽快的答應了下來,反正我不在乎人多,只擔心人少.

我正說著,玄武忽然道:"有人來了,正在搬洞口的石頭."

我趕緊讓大家別緊張,玄武變回了小烏龜的樣子藏到了我的盔甲上,白虎也變成小貓跳到了銀雪的身上.我走到洞口道:"我們自己把門炸開,一會他們進來就說是洞口自己塌了."

水虛他們點點頭,然後白虎喵的叫了一聲,洞內的白光立刻就消失了.那層光有防止外面探察內部情況的作用,別人聽不到我們說什麼,也無法感應到我們在做什麼.

等大家串供完畢之後我抓起洞口的石頭就開始往兩邊扔,由于坍塌的部分很少,而且內外都在挖,所以很快就挖出了一條通道.通道剛一打通就聽見外面一堆人說話的聲音,顯然來的人並不少.我用力一腳把一塊比較大的石頭踢了出去,洞口立刻就恢複了貫通.

嘩啦一片兵器碰撞的聲音,外面的妖魔全都抽出兵器對准了我這邊.

"哎呀,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完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從洞里走了出來."這不是大輪冥王嗎?就算我不是你的客人,也沒必要這樣對我吧?"

山洞外面圍了上百人,我能感覺的出來,這些人都不是簡單角色.他們應該就是水虛口中的所謂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的親信.其中有一個略微有些發福的中年人就站在大輪冥王的身邊,從他的相貌上判斷這個家伙很可能就是通天教主.玉帝之前曾給我看過他的畫像,雖然中國國畫的寫實度比較低,但大致還是能辨認出來的.

在大輪冥王的身後我還發現了不動冥王和白象王以及金獅王等一些有頭有臉的妖怪,甚至還讓我看到了一個人身蛇尾的妖怪.如果她現在的形象不是因為妖力不足進化不完全的話,那她很可能就是女媧後裔.夜月說過,女媧一族的後裔很多,其中大部分已經失去了創造生命的法力,但基本戰斗力依然不低.

大輪冥王非常不客氣的看了我一眼,然後道:"這里是我們的地盤,你未經通報就擅自進入,我們當然會以為是入侵者."

"那麼現在知道了,是不是可以散了?"

"這里是我們的地方,你一個外人在這里發號施令是不是太唐突了?"通天教主上前一步說道.說著,他又向身邊一個穿著僧袍的人使了個眼色,那個家伙立刻叫囂著走了過來."你算什麼東西?怎麼能這樣和教主大人說話."

"那麼你又是什麼東西?沒人教過你禮貌嗎?"

"你敢罵我?"那家伙突然加速沖了上來,然後一拳打向我的面門.

我的腦海里響起了玄武的聲音."別躲,我幫你擋."

轟的一聲,那個家伙倒飛出去摔回了通天教主的腳下,而我卻站在原地動都沒動.玄武的力量和這家伙當然不能比,我有玄武保護,哪怕是被打退一步都是不應該的.

這個家伙被震飛,附近的人立刻喊叫著沖了上來.通天教主之前的行為擺明了是要給我下馬威,現在他的手下得到縱容,當然會急于在自己的老大面前表現一下,所以接二連三的一起沖了上來.

我的腦袋里再次響起了玄武的聲音."我現在暫時分了一成的力量給你,你可以使用自己的任何攻擊方式,其上都會附帶我的一成力量."

有了玄武的話我就放心多了.一成力量雖然不多,但考慮到玄武的實力,這一成已經很不得了了.十幾個妖魔一起沖了上來,我僅僅想躲閃一下,沒想到一動腿就到了人群外面.力量突然增大控制上就有些不適應了,好在我的大腦有一半是電子設備,改幾個常量就可以了,習慣這種東西對我來說反而是最好辦的.

再次閃回人群,一拳打在一個妖魔的臉上,結果那家伙就像炮彈一樣飛了出去.旁邊的家伙一刀砍了下來,卻被我捏住了刀柄,然後用力一轉,咔嚓一聲,這個家伙慘叫著退了出去.僅僅十幾秒,沖上來的十幾個妖魔全都飛了出去.

"還想來嗎?"我現在說話很囂張,因為我很興奮.玄武的這種力量用起來實在是太爽了,這感覺真的很容易上癮.

通天教主非常生氣的瞪著我道:"在我們的地盤你居然還敢動手傷人,你也欺人太甚了!"說著他居然自己沖了上來,一掌拍向我.

銀雪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山洞,突然閃到我的前面和通天教主對了一掌.轟的一聲巨響,我被沖擊波震的連退了十幾步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而那些離的更遠的妖魔則全被掃飛了出去,只有大輪冥王和他身邊幾個人還跟沒事人一樣站在原地.銀雪被一掌打的倒飛回了洞里,轟的一聲巨響,洞底噴出大股灰塵,看樣子撞的不輕.通天教主這邊則是連退幾十步,然後被白象王扶了一把才勉強站住,但是看通天教主的臉色,似乎也傷到了.

我剛想回洞里看下銀雪怎麼樣了,她就先跑了出來,不過樣子有些狼狽,嘴角還掛著血.銀雪和通天教主誰更厲害我不清楚,但不管誰厲害,絕對是相差不多.剛才這一掌銀雪之所以吃虧是因為她的特長不是肉搏,而是法術攻擊.這就好象是一個法師和一個戰斗比肉搏,明擺著法師吃虧.

不過,通天教主這邊也沒落著好.銀雪知道自己肉搏肯定吃虧,但她比通天教主聰明多了.在接掌前的瞬間她就把一股力量凝聚成針狀,然後在對掌的瞬間沿著通天教主的法力運行路線逆向射了進去.銀雪的這股真元沿著通天教主的法力線路逆沖,直接命中了他的元神,屬于內傷,所以真比起來,其實剛才還是通天教主吃虧比較大.銀雪這點外傷不出十分鍾就能完全恢複,通天教主卻是真元受損,沒個三五天休想補回來.

被白象王扶住的通天教主在大輪冥王身邊小聲的提醒了一句:"注意,高手."

大輪冥王看了銀雪一眼,然後再看向我."那麼你是特意來我妖殿找茬來的?"

"這里都是你的人,愛怎麼說也是你的事.我不過是來會會老朋友,剛到山洞里就有人炸塌了洞口打算活埋我們,好不容易才爬出來,卻碰到大輪冥王帶著這麼多人刀兵相向,我不過才說了兩句話,又被這麼多人群毆,連一方聖人級別的通天教主居然都親自上陣對我這個小人物下手,各位還真是大度的很,寬容的很啊!品性高潔大概就是說各位吧?"

我故意把話反著說,羞的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我其實知道他們是什麼意思.妖魔剛偷了那兩塊不知道是什麼用途的玉,他們不知道我知不知道這件事,為了預防萬一想把我直接干掉,這樣就一了百了了.當然了,這是他們的想法,我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當然不能為他們考慮,所以我還得說我的做我的.

"沒話說了嗎?"趁對方氣的不知道怎麼說的時候我繼續道:"妖殿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妖殿了,我和各位也談不上是一路人,我們只是外人,所以不用拉關系講情面.其實我很喜歡這樣,因為這樣我可以把很多事情都說的直接一點."

"直接?你還不夠直接嗎?"大輪冥王生氣的說道.

我理所當然的點點頭:"當然不夠直接.現在才是真正直接的開始.我要非常直接的告訴你們,我,不是你們可以隨便欺負的.朋友之間占點便宜我不計較,但你們不是我的朋友,所以不能占我便宜.你們可以不理睬我,但一旦和我有了交集,就應該保持基本的禮儀,起碼要把我們放在對等的位置上,我,不是你們可以隨便羞辱的.佛門很強,可我們也照樣把它踏平了.紫云山現在是真的跟著我姓紫了,接引和如來也被嚇的不敢回來了,而你們,你們妖殿,難道就真的有佛門那樣的實力嗎?"我寒著臉道:"所以,在搞清楚自己的定位之前不要在我面前裝老大."

我突然指著大輪冥王道:"在佛門你混不到首領的位置,知道為什麼嗎?不是因為你不如大日如來法力高強,而是因為你不會做人,你沒有領導者的氣度和能力,所以就算沒有大日如來你也成不了佛門領袖."說著我又指向通天教主."你也一樣.憑著那種叛逆的性格你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嗎?你的師兄們確實不如你法力高強,但你知道洪鈞教主為什麼不喜歡你嗎?因為你鋒芒太露.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所以沒人肯和你合作,三界之內除了這個沒有領導才能的大輪冥王,還有誰和你合作過?"

這口氣罵的真過癮,不過我可不全是為了自己爽快.我這是在爭取時間,因為我的玫瑰藤和開拓者正在地面下幫水虛打洞離開,他們現在被堵在洞里可不是好事.再說,現在我們在這里吸引火力,他們去調查那玉的下落就更方便一些了.要是能趁這個機會把玉偷出來那就更爽了.

銀雪一開始出來的時候我就已經讓玫瑰藤在打洞了,而且白虎也跟著水虛他們一起去了,趁妖殿的高手都在這里,白虎和水虛配合,想搞到那兩塊玉的下落應該不難.

"你……你……你……"大輪冥王指著我氣的說了好幾個你,可就是你不出來什麼東西.誹謗並不能讓人真的生氣,最讓人氣憤的應該是對事實的指責,這種情況可以理解為惱羞成怒,而且是最嚴重的那種.

通天教主也咬著牙說道:"你很勇敢.不過,你就快死了.雖然你身邊那位很厲害,但我們這里可不是只有一個人,你一樣會死在這里."

"我有說我只帶了一個保鏢過來嗎?"我說著把玄武拿了下來往旁邊一扔,玄武剛一落地立刻就變成了人類形態.

"聖獸玄武!"大輪冥王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喊出來的.

玄武雖然看起來憨憨的,似乎是個老實人,其實這家伙一點都不老實,反而是非常的聰明.玄武一落地立刻就開口道:"我今天還真是大開眼界啊!本來以為一方霸主級別的人物至少應該有相應的氣度才對,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一個情況.難怪妖魔成不了氣候呢!"

"哼,聖獸算什麼,我大輪冥王根本不放在眼里."

"不放在眼里就不放在眼里吧,反正我們也不喜歡被別人放在眼睛里."玄武嘲諷的說道:"眼睛里連沙子都揉不進去,放我們這麼大個人在里面不是要疼死啊?你的眼里根本就沒有什麼能放的下的東西,天地都不在你的眼里,我自認為還沒有天地形象高大,不被你放在眼里也沒什麼丟人的."

"沒想到玄武也是一副好牙口."大輪冥王狠狠的盯著我們道:"你們不仁在先,可別怪我們人多欺負人少."

玄武把手往地上一按,一個巨大的圓環出現在了我們的腳下."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四聖獸是可以隨意傳送的嗎?如果我們四個同時出現在這里,你認為你還有希望占到便宜嗎?"看到對方臉上的猶豫,玄武又加了一句:"那好吧!就算你們能占到便宜,但是你認為你能擺脫時間規則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五卷 第十四章 搜妖     下篇:第十五卷 第十六章 大革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