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五卷 第十六章 大革命(下)  
   
第十五卷 第十六章 大革命(下)

四聖獸有一招和體技叫時之輪,可以做到完全操縱某一區域的時間,也就是說他們可以回檔,只要打敗了,他們就直接回檔,反正誰也不能把他們怎麼樣.所以,和四聖獸打架,最多也就是平手.

"現在想好要怎麼辦了嗎?"白虎得意的問大輪冥王."你們敢動手,這里馬上就會多出三只聖獸,甚至還會出點別人."

玄武向我打了個眼色,我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雖然玄武不傻,可他畢竟不像我這麼圓滑,能做到這樣就不錯了,所以他還是把事情交給了我來處理.我看了一眼那邊略微有些緊張的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然後對通天教主道:"知道剛剛和你對掌的這位是什麼人嗎?"

"還不就是你的幫手!"通天教主生氣的說道.一想到剛才那一掌通天教主就生氣,明明是他主動動手的,沒想到最後卻讓人家給打成了內傷,這種丟臉的事情他已經很多年沒遇到過了.

我笑著對他們道:"這位的名字我就不說了,雖然她很出名,但你們大概是不會聽說的."

"既然出名怎麼會沒人聽說過?你該不會是想嚇唬我們吧?"說話的是通天教主身後的一個妖怪,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妖怪.

我對他說道:"出名不等于你就必須知道,因為她出名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呢?這位就是三大護國神獸之一的白玉麒麟銀雪小姐."

"白玉麒麟?"

"護國神獸?"

"那個珠穆朗瑪峰頂的白玉麒麟?"

妖魔那邊一片混亂,這位實在是太出名了.嚴格來說她實際上應該是妖魔和神獸共同的偶像,因為當時還沒有天庭和妖魔之分,所以那個時候的修煉者基本都是在閑散的修行,沒有統一的政體.這就好象不管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都不會反對哺乳動物的祖先,因為那個時候還沒有國家,甚至沒有人類,哺乳動物的祖先也是我們的祖先,大家都是一種生物演化出來的不同分支.銀雪他們這三大護國神獸也是一樣的情況,在妖魔和天庭這些組織確定對立之前他們就已經是修煉者的顛峰力量了,他們一直被雙方所共同崇拜著.

"你是護國神獸?"大輪冥王有些不大相信的看著銀雪問道.

"這樣你相信嗎?"銀雪突然變成了白玉麒麟的性帶.梅花鹿一樣的身材,只是身形略大一些,雪白的皮毛上點綴著一些神秘而美豔的魔文,光亮的皮毛閃爍著玉一般的光澤.頭頂正中一支彎曲向後的獨角顯得相當另類.

很少有人知道白玉麒麟只有一支犄角,事實上大部分麒麟都有著兩支類似龍角的犄角,而偏偏白玉麒麟卻只有一支獨角.要不是這支角上有很多分岔,而且彎曲的角度很特別,到是和獨角獸有些相象.

銀雪回複原形之後繼續說道:"你們既然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自然也是學過變形術的,那就試試變成我的樣子看看."

這個是銀雪的又一大秘密.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白玉麒麟的原形是無法變化的.不管是仙術還是魔法,各種術法中只要有關于變化的法術,只要一碰到白玉麒麟這個樣子就會失敗,根本就沒法偽裝.大輪冥王他們都會變形術,這個東西應該也是知道的.

"你真的是白玉麒麟?"

銀雪笑了起來."你不想承認就不承認吧,何必再問呢?"

玄武適時的補充道:"三大護國神獸中的另外兩位可是都在青龍的身邊,要是我把他們一起傳過來,你們覺得妖殿能支撐多長時間?"

"好,算你狠."大輪冥王咬牙切齒的道:"那你們想怎麼辦吧?"我笑了起來,而且笑的很大聲.大輪冥王生氣的問道:"你笑什麼?"

"我笑你們真的很有意思.不知道是不是我不夠傻,反正我理解不了你們的邏輯.我只是來會友,是你們帶著人來把我們圍了,而且上來就打,居然還問我們怎麼辦!臉皮厚也不是這樣的吧?"

一直沒說話的不動冥王突然站了出來,她拿著一杆勾鐮槍指著我道:"紫日,我還當你是朋友,沒想到你居然這樣對我們!"

"朋友是相互的,我並沒有做對不起朋友的事情,問題是你媽和旁邊那位臉色發綠的家伙不拿我們當朋友.再說,我以前和妖族的關系是很好的,你們自己想想自己加入妖殿之後都做了些什麼?我不反對爭取利益,我也在為自己的利益而奔波,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坦誠一點,你們有錯在先,就不要非說成是我在挑事.況且……"我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用一只手指在空中輕輕繞了繞."這周圍到處都是你們的伏兵,看起來像是要善罷甘休的樣子嗎?你們明擺著沒打算讓我們離開嗎!"

"你既然來到了我們這里,那就是知道了我們的所在,這個關鍵的銘感時刻,我們又怎麼能放你們離開."通天教主理直氣壯的說道.

"很好,大輪冥王閣下,通天教主可比你有魄力多了.這才是實話."我指著通天教主鼓起掌來."你很不錯,這個性格才對嗎!那麼現在,該是我來問你們的時間了.說吧?你們打算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不明白嗎?"我很好笑的說道:"那我就直接點,你們到底是打算放我們走還是困住我們."

"你看我們能放你走嗎?"大輪冥王終于也坦然的說了出來.

"想法很正確,不過可惜,你們攔不住我們."

"那可不一定哦."大輪冥王得意的說道:"這附近已經被我們布置下了傳送干擾法陣,你們傳不出去的."

"我可沒說一定要傳送出去."在我說完的瞬間,我們的腳下突然向下一陷,然後我們三個一起掉了下去.大輪冥王帶著人追到洞口只看到地面上三個大洞,我們已經不見了.

"他們在地下挖了通道."大輪冥王立即向四周喊道:"會打洞的下去把他們給我翻出來."

其實想把我們翻出來是根本不可能的,因為我們從掉下去開始就在不停的高速移動中.玫瑰藤為我們准備好了滑梯一樣的通道,我們不但在向下,而是還是斜向移動的,當我們到達最底部時已經離開那個包圍圈很遠了.在我們頭頂還有一條垂直向上的通道,從這里出去之後我們居然到了一所房子的背後.

"這下他們就找不到我們了."玄武道:"地道已經被我變回原樣了,他們想知道我們的去向只能分散出來找."

我問玄武道:"能感覺到白虎的位置嗎?"

"不行.他和我一樣封鎖了自己的氣息,現在除非靠的很近,別人是無法感覺到他身上的氣息的!"

"唉!真是麻煩啊!連個通訊工具都沒有,也不知道他們找到了沒有."

銀雪問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指了指跑出來的方向."給他們找麻煩唄,他們越忙白虎和水虛就越有可能找到我們要找的東西."

"這個簡單."玄武把一只手按在了地面上,然後閉上了眼睛,只見他的手掌邊緣露出了一些淡淡的黃色光芒.

與此同時的妖魔聚居點內,大輪冥王帶著大批的妖魔正在到處找我們去向,但他們很快就有更忙的事情了,因為山體裂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直接穿過了對妖魔們來說像糧食一樣重要的地脈,然後山里的靈氣就突然像火山噴發一樣到處亂冒,真個山上的靈氣強度瞬間增加了幾十倍.

玄武的這招比較缺德,他就是把地脈給震斷了,這樣地脈內流動的靈氣就會從地面上的各個裂縫蜂湧而出.表面上看這樣反而使山上的靈氣加強了,其實卻是在浪費靈氣,因為地脈不能集中,就無法高效的收集.散布在整個山上的靈氣擴散的很快,這樣大部分的靈氣就會白白的流失掉,而且這樣的靈氣擴散方式也不好管理,妖王和普通小妖吸收的靈氣也變成了一樣的級別,到時候就會快速湧現出一大批後起之秀.要知道在妖魔之中,這樣突飛猛進產生的高手太多並不是什麼好事.

妖魔都是動物或者沒有生命的東西逐漸修煉起來的,他們的靈智遠不如人類那麼發達,所以妖魔必須通過時間來累及自己的知識.使用大量靈氣強行提升妖魔的實力是個很簡單的方法,但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新生妖魔的智力完全跟不上他的法力進步速度.越是傻,越是沒知識的人就越會認為自己很強大,並且囂張的無與倫比.在妖魔之中這個現象尤其突出,凡是這樣提升起來的妖魔,十個有六七個都會變成沒用的自大狂,剛學會幾個法術就想著推翻上位者自己當大王,其實他們什麼也不是.

玄武剛把地脈震斷,周圍的妖魔立刻就亂套了.本來大輪冥王是指揮他們去找人的,可是對這些小妖們來說靈氣這麼充沛的機會可不多見,他們都想抓緊這個好機會修煉一下自己的法力.這個時候修煉的效果可是平時的十多倍,誰不想多吸收一點呢?在這樣的思想作祟下妖魔們開始消極怠工,不少妖魔會趁大輪冥王管不過來的機會找個地方躲起來偷偷修煉,即使那些在找我們的妖魔都是三心二意的在那里裝樣子,其實他們是在邊走邊慢慢的吸收靈氣.雖然這樣的吸收方式不如坐在那里認真吸收的效果好,但在如此濃度的天地元氣之下也能達到平時兩三倍的效果了,當然是不吸白不吸了.

妖魔們在偷懶大輪冥王當然看到了,可是她沒辦法管.教訓了這個那邊又偷懶,她實力再強也就只有一個人,即使使用分身術也不會超過十個分身,根本就管不過來.即使被抓到了,只要她一轉身,那些妖魔就會繼續修煉,根本攔都攔不住.

"誰再敢偷偷修煉我要他命."大輪冥王終于開始發飆了.一只倒黴的小妖立刻身首異處,周圍的妖魔全都愣住了.這個可不是一般的妖魔,而是大輪冥王從佛門帶出來的人,這些在佛門干過的神獸可以說是大輪冥王的親信,她連這樣的人都敢殺,別的妖魔就更不在話下了.

玄武看著我面前由玫瑰藤傳輸回來的畫面驚訝的道:"她居然連自己的親信也敢殺!"

我雖然也有點意外,但卻並不感到驚訝.我只是覺得機會來了."嘿嘿,沒想到她這麼弱,這次看我怎麼玩死她."我說著轉身對玄武和銀雪道:"你們兩個就在這里等著我,我一會就回來."

機會啊機會!這次不把她玩死我就不是紫日.打開鳳龍空間把飛鏢,白浪,艾美尼斯,玫瑰藤,紅刺,鐮刀,鬼燈,沙葉子,國王,魑魅,魍魎以及小貓,小妖都給放了出來,然後再召喚出我的守護樹妖之一的生命之樹.完成這些後迅速切換到銀月模式,然後把紅翎召喚出來,再把銀月的守護樹妖彩虹樹也給放了出來.哇哈哈,我身邊妖怪也不少,想混在妖魔之中實在是太容易了.

飛鏢是極光狐,正好可以冒充狐狸精,白浪雖然是影獸,但冒充狼妖應該沒人分的出來.艾美尼斯反正是個變形專家,裝什麼都行.玫瑰藤就冒充藤怪,不過這個似乎也不用冒充,他本來就是.紅刺就是蠍子精,鐮刀是蜘蛛怪.鬼燈,沙夜子,國王以及魑魅,魍魎本身就是貨真價實的妖怪,冒充都不用.小貓雖然是獸人,但是冒充進化不完全的貓妖應該是沒人認的出來的.小妖本身就是歌唱女妖,雖然不是國貨,但誰說外國妖怪就不是妖怪的?咱不能搞種族歧視嗎!

那兩棵守護樹妖本來就是水虛送給我們行會做守護的妖魔,他們就是真的樹妖,而且還是這個妖殿出去的,更不用冒充了.至于紅翎,雖然她被在天庭關了好幾萬年,但人家可是貨真價實的大妖怪,誰說她不是狐狸精我跟誰急.

我搞這麼多妖怪出來當然不是擺著好看的,他們的任務就是散布謠言.我對他們如此這般,這般如此的解說了一遍,然後大手一揮."快點干吧."這一大堆妖怪分散出去之後很簡單的就混進了妖魔之中,畢竟他們要麼長的像妖魔,要麼根本就是妖怪,混在一起根本就分不出來真假.

大輪冥王殺雞警猴的行為並沒起到什麼太好的作用,所以他又開始殺第二第三個妖魔.雖然這里的都是妖魔,但誰說妖怪無情?這麼長時間生活在一起,每個妖怪多多少少總會有幾個朋友.大輪冥王每殺死一個妖怪,他的朋友就會相當的傷心,而這種氣氛就在潛移默化中逐漸擴散開來.

一只妖魔正看到大輪冥王干掉了一個平時和自己不對路的家伙而高興,突然白浪出現在他的身邊,故意像是自言自語一樣小聲的說著:"唉!平時這些老大把靈眼都給霸占了,根本不讓我們用,現在難得碰到一個機會,居然還不讓我們修煉,他們就是成心壓制我們的實力嗎!"

旁邊的妖怪本來還在高興,一聽這個立刻也皺起了眉頭.當妖怪的,誰不想強大呢?"兄弟,你也是新入伙的?"那個妖怪對白浪說道.

白浪立刻回答道:"是啊!你看我到現在連人形都變不出來,都是因為沒有足夠的靈氣啊!真是的,要是天天都有這個濃度的靈氣,我早就能變人形了!偏偏現在老大還不讓我們修煉!"

"是啊是啊!真是太可惜了!"

白浪道:"要不然找個地方躲起來煉就好了!"

"可是萬一被發現了怎麼辦啊?"那個妖怪道.

白浪立刻做出難過的樣子道:"媽的不管了,大不了就是個死.為了強大的實力,老子拼了.人類有句話叫富貴顯中求,等老子成了大妖怪,怕她個球!"

"對,我也去找個地方修煉去,平什麼他們吃肉連湯都不給我們喝啊!"這個妖魔終于動心了,而且由于他害怕被發現後殺掉,所以又去拉了幾個自己要好的人一起去修煉,這樣人多或者可以法不責眾逃過一關.

我派出去的魔寵們非常賣力的開始四處宣傳,像白浪這樣的對話正在整個山里的各個地方發生著.妖魔們哪有不想修煉的呢?被這麼一煽動,本來已經逐漸被壓制的私自修煉的行為又開始死灰複燃了.很快,山上的大部分妖魔都開始了修煉,根本不管大輪冥王的叫囂.

大輪冥王看這些人都不聽話,一咬牙開始使用大面積的殺傷性法術,對周圍不聽話的妖魔開始了大范圍的攻擊.于是,我們的謠言散播隊伍又再次上場了.

一身綠色黏液的鐮刀哭泣著出現在另外一群妖魔中間."嗚~大輪冥王這個瘋婆子,我們這些當妖怪的不就是求個修煉有成嗎!難得這麼好的機會居然不讓我們修煉!"

旁邊的要妖魔道:"不讓修煉是滿過分的,不過你也不用哭的這麼傷心吧?"

鐮刀一聽立刻哭的更厲害了."我不是哭不讓修煉,而是我婆娘被她炸死了!我們不就是偷偷修煉一下嗎!有什麼罪過呢?居然要殺我們!媽的,她這就是不讓我們活!她來之前我們妖魔雖然日子不好過,但起碼我們還有自由和快樂,現在你們看看妖殿都給他們搞成什麼樣子了?我們當妖魔是為了長生不老,為了有更長的壽命享受快樂,現在卻變成了他們的私兵,那我們還要那麼長的命干什麼啊?還不如早點投胎轉世,說不定下輩子我還能當一回人類呢!媽的,她殺我婆娘,我也不想活了,老子跟她拼了.我勸你們也別練了,沒看她正在用大規模法術嗎?說不定一會就轟到這邊來了,你們還是快跑吧!"

早就藏在這群妖魔中的小妖立刻跳了出來,情緒激動的喊著:"哼,我也和她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嗎!說不定來世我還是人類呢!不讓我們修煉還有什麼前途!"說著小妖跳上了一塊岩石對下面的妖魔喊道:"有骨氣的都跟我上,干掉大輪冥王,我們平分靈脈,大家都能享受這樣的靈氣."

在小妖和鐮刀的雙簧之下,妖魔們群情激奮,終于徹底爆發了.革命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一個讓大多數人都感覺到不滿足的因素,加上一些有心人的指導,革命很快就能爆發起來.我的魔寵們全都出去開始表演雙簧了,然後充滿了對靈氣渴望的妖魔們就開始紛紛揭竿而起,一場妖魔大革命在我的指導下徹底的爆發了.

當我收回魔寵們跑回房子後面時玄武和銀雪一起向我伸出了大拇指."你真行!"

"嘿嘿,這點東西算不得什麼的."我得意的道:"之前我對大輪冥王說的話其實並不完全是在說她壞話,她是真的不懂怎麼做人.她其實和你們四聖獸一樣,對修煉非常的在行,甚至可以說是天才.但是她並不懂得如何領導一個團體,大王的位置可不是誰都能做的.好象天庭里面的玉帝也一樣,比修煉他實際上也就是個散仙的級別,但比管理政務,你們加一起都不夠他一個小手指頭.洪鈞教主明明實力那麼強,可是他卻不直接掌管天庭,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知道自己不善于管理天庭,所以干脆放權給玉帝."

銀雪道:"所以之前你看到大輪冥王殺了一個妖魔的時候才說機會來了是嗎?"

"對啊."我向外面一指."你看這不是很不錯嗎!"

對我們來說這個情況確實不錯,但對大輪冥王來說可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妖魔這邊已經徹底叛亂了,又九成半的妖魔都加入了反叛者的行列,他們開始前仆後繼的攻擊著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跟在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身邊保衛他們的都是那些他們的嫡系親信,這些妖魔因為平時可以跟著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到地脈附近吸收靈氣,所以根本不在乎這點靈氣,而其他的妖魔則沒有這麼好的待遇,所以他們全都加入了反叛者的行列.

雖然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的實力很強,但這麼多妖魔一起反擊,他們確實也有些吃力.再說,這些畢竟是他們反叛天庭的家底,都殺光了他們不成光杆司令了嗎?就是因為他們的意志不太確定,所以實力無法完全發揮.周圍的妖魔受了我們的挑唆,又被之前同伴的死逼急了眼,全都奮不顧身的拼殺.一個沒盡全力,一個在拼命,效果當然不同.很快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身邊保護他們的妖魔就死的差不多了,他們只能自己出手抵擋周圍的妖魔,可是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妖魔可比螞蟻厲害多了,搞的他們也是焦頭爛額無法脫身.

"哇哈哈哈!現在是該我們行動的時候了."我對身邊的玄武和銀雪道:"我們現在去找那兩塊玉,這個時候應該沒人有空管我們."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五卷 第十五章 大革命(上)     下篇:第十五卷 第十七章 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