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二章 秘密通道  
   
第十六卷 第二章 秘密通道

守望者在海上狂飆了一個多小時之後五月忽然道:"你們的船上有觀察設備吧?"

"當然,這可是引導艦."

"那就找一下附近有沒有島嶼."

"島嶼是嗎?"艦長對控制台邊的一個玩家道:"啟動天眼系統,投射畫面至全析平台."

指揮室的中央忽然升起了一個八角形的平台,然後其表面一閃,一艘小船出現在了這個台面的正中央位置上,而不遠處就顯示著兩座島嶼.五月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他激動的沖到台面旁邊左看右看,最後還是忍不住問道:"這是附近區域的全析影象?"

我點點頭."利用水中仿生聲納系統和空氣介質中的光學水晶,然後依靠魔法陣技術融合出的新一帶全析投影平台.最大作用半徑七百公里,放大到最大能發現漂浮在水面上的落水人員.不過這個東西還比較貴,目前只有守望者級和超級戰列艦才裝備此系統.你剛剛問我們有沒有觀測系統,是想找這兩個島嗎?"

五月點了點頭."我們的目標就在這里."五月指的是一個月牙形的小島,在這個月牙的環抱之中有個內灣,看樣子還能直接開進去.

"你就是在這里看到白玉麒麟他們的?"

"對."

"那你當然確定看到他們進入了那里嗎?"

五月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用擔心.我有一只魔寵,雖然沒有任何戰斗能力,但他卻可以隨時和我保持心靈聯系,我現在依然在通過他監視著你要找的那些人."

"什麼?你現在就能看到他們的情況?"

"當然."五月道:"我選火槍手這個職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這只魔寵.對一般人來說它毫無用處,可對我來說他簡直是極品.我現在就能看到那只白玉麒麟正在追殺那些奇怪的家伙,說實話我以前從來沒見過戰斗力這麼強的生物,比我練級時遇到的大BOSS厲害一千倍都不止."

既然五月能看到我就放心多了,輕松的坐回座位上道:"你說的BOSS是什麼BOSS?"

五月稍微愣了一下,但還是說道:"四川地區石林內的巨石麟,九百級的怪物,非常厲害.我那時候才六百多級,走了個狗屎運才干掉它的.不過和這個白玉麒麟簡直沒法比,要是能有這樣的一只魔寵該多好啊!"

"哈哈哈哈……你別我還囂張啊!我也只敢讓她給我們行會當保鏢,你居然要她做魔寵?佩服佩服!"

"我也就是想想,這種級別的東西我也知道根本沒指望的.當初那只巨石麟才九百級就差點要了我的命,這白玉麒麟起碼有一千九百級,對付我們大概就跟捏螞蟻似的."

"別白玉麒麟白玉麒麟的叫,她叫銀雪,是位很可愛的小姐.另外,她可不是一千九百級,而是一萬五千級."

"什麼?一萬五千級?《零》有這個高的級別設置?"

"看來你是很少接觸高級人員了."我解釋道:"《零》對不同人員的級別設定都是不一樣的.玩家本來最高是一千級,不過最近開放了萬級系統,也就是說最高能升到一萬級.不過經驗值的遞加方法並沒有改變,所以一萬級只是理論上的級別,如果你真想升到一萬級,那就得做好持續練級一萬年的准備.我估計即使像我這樣運氣和實力都很頂尖的人,能升到一千二三百級差不多也就該封頂了.至于一般玩家,一千級差不多就是他們的極限了.不過以上指的只是玩家,NPC和怪物們並不適用此規則."

"這麼說來怪物們可能級別更高是嗎?"

"怪物的級別總體來說比玩家要高,因為隨著級別的提高,玩家的戰斗力比怪物的戰斗力提升要快.正常情況下一百級的玩家對付一百級的怪物會顯得相當吃力,如果沒有特別好的運氣基本上可以認為是必敗的.所以,二百級之前大家都是選擇低級怪打的."

五月點點頭:"大家都是從新人混過來的,我在二百級前都是找比自己低個七八級的怪物打的."

"哦,這麼說來你還算不錯的了.大部分玩家都是選擇比自己低十級的怪物打的,而且很多人還是組隊去欺負低級怪的."

"那你呢?也是選低自己幾級的怪嗎?"

我笑了一下."我和你們的情況有些不同,因為我剛出新手村就有了一條龍,所以我都是越級打怪的.但這只是我個人的特別情況,大部分玩家口中的越級打怪其實是指多人合作下去越級打怪,不是像我這樣單槍匹馬的去越級打怪,如果不是像我一樣有條龍的話,那單人越級打怪基本和自殺差不多."

"你真牛."

"這不算什麼,只是一點好運氣再加上一些隨機應變而已.不過至少大家都承認,二百級之前玩家很難單獨對付和自己平級的怪物的.但是之後就不同了,隨著級別提升,玩家們開始選擇和自己平級,甚至高出幾級的怪物去賺越級打怪的獎勵經驗值,而且隨著級別進一步提高,這個差距會越來越大.現在,一般八百級的玩家和九百級的怪物打成平手基本是不成問題的.但是當玩家升到一千級之後,怪物和玩家比就更遜了.因此,野生怪物的最高級別就是一千五百級,到此封頂."

"那你現在遇到敵人不是全都可以秒殺嗎?"五月疑惑的問道.

我搖了搖頭:"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樣.雖然怪物只到一千五百級封頂,但你知道什麼才叫怪物嗎?"

五月搖了搖頭.

我接著道:"怪物其實就是指那些專門用于給玩家升級用的戰斗生物,其特點是普遍智力不高,多以野生生物為主,它們在這個游戲中只是一些固定的死物,和游戲的背景構架其實沒多大關系.但是大部分玩家實際上都是在和怪物對戰,而真正了解這個游戲的人卻都是像我一樣和NPC戰斗."

"NPC?你指的是城里的那些由系統操縱的個體?"

"不光是城里,也包括城外的一切有組織性的生物,還有一些為特殊任務和游戲背景而存在的個別人員,他們都是NPC.NPC的級別從四百級開始,上限是多少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能和我們作戰的NPC都不會超過兩萬級,因為《零》中的上位神基礎級別就是兩萬級,達到這一標准的就是上位神.但上位神是不參加戰斗的,所以有可能和我們戰斗的生物最高不會超過兩萬級.像我們國家的天庭就是個典型的NPC勢力,其中的洪鈞教主很可能就是個接近兩萬級的家伙.至于他們手下的超級打手,大部分集中在八千到一萬八千之間.我之前曾見過一只一萬級的鳳凰,非常的猛."

"四聖獸是多少級的?"

"具體多少不清楚,反正在一萬七以上."

"這麼說來三大護國神獸不如四聖獸厲害嘍?"

"那到不是.具體原因我沒法告訴你,你只要知道現在的三大護國神獸都不是完全體就可以了.銀雪目前是他們之中級別最高的,現在她有一萬五千級,以後有希望達到兩萬級的標准."

五月伸了伸舌頭感歎道:"果然都是牛人!"

艦長忽然回頭道:"我們已經到了,之後要怎麼走?"

我這才注意到船速已經慢下來了,此時我們正處于那個月牙島的缺口位置,再向前一點就是內灣了.我看了看五月問道:"你是向導,之後該怎麼走你說了算."

五月道:"之後大船就沒用了,把小船放下來就行了."

"那我們換小船."

我和五月來到船尾,然後召喚出幸運幫忙把放在船尾的小海豚放到了水里.小海豚的體積也就和公園里的電動船差不多大,只不過它的比較細長一些而已.放下船之後我收回幸運跳了上去,五月也跟著跳了下來.我揮手讓艦長把船開回艾辛格,回去的問題就不用他們擔心了.

大船走後我坐到了小海豚的操作位上.這種小船的操縱很簡單,通過一根類似運輸機操縱杆的東西控制方向和上浮下潛,推進器由兩個腳踏板控制,左腳後退右腳前進,踩的越重跑的就越快.另外,在控制盤上還有個總開關,最左邊是關機,中間是低速模式,右邊是高速模式.這麼點東西,對用慣了現代電器的人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即使是第一次坐上來也能輕松操縱.

我把啟動開關打到高速模式,右腳微微用力,小海豚立刻躥了出去.別看這小東西個頭不大,功率卻一點不小,速度快的驚人.五月沒想到這東西啟動這麼大勁,差點翻到後座上去.

"靠,你們行會的東西怎麼都這麼大力氣啊?"

"嘿嘿,馬力大說明我們技術實力強啊!對了,你說的地方呢?快指給我看."

"你先往那邊開就是了,到了那里自然就能看見."

我用力把踏板踩到底,小海豚立刻加速沖了出去.雖然和守望者比起來小海豚只能算是龜速,但這船小,而且附近有參照物可以對比,所以感覺上好象比在守望者上還要快似的.不到五分鍾我們就幾乎到了月亮灣的最深處,現在不用五月指揮我也知道該往哪開了.這個月牙島的月尖處是平緩的沙灘,可這中段卻是一面垂直而立的懸崖,而且懸崖上還有個山洞口,一看就知道這是那個五月所說的那能用小船的通道.

"你當初怎麼會跑到這里來的?"我看著那個黑咕隆咚的山洞口問道.

五月苦笑了一下."你還是別問了,反正是件很丟臉的事情."

既然五月說是丟臉的事情我也不好再問了,只是抬眼看了看洞口.這洞口的頂端距離水面足後十五米高,兩邊寬度差不多有三十米,足夠守望者進入了,不過既然五月說了要用小船,那洞內很可能會越來越窄,要不然他也不用特意准備小船了.

進入洞口之後光線受到阻擋,洞里明顯黑了下來,感覺非常的陰冷.等我們進入洞內一段距離後五月看我仍然毫無反應的繼續向里開終于忍不住問道:"你怎麼不用我要你買的熒光石?"

"哦,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看不見!"我自己有夜視能力,所以老想不起來別人在黑暗中是看不見的.我一邊說一邊從鳳龍空間里拿出了五月的那個空間裝備.這東西雖然是空間裝備,但它自己也不太小,五月平時是沒辦法才到哪都背著,不過現在有我在,自然還是兩手空空自在一些.

從這個小箱子里拿出了一枚熒光石,淡綠色的光芒立刻把洞內照亮了起來,不過這種顏色之下,原本就顯得很可怕的洞內立刻被照的更嚇人了.洞頂那些懸垂而下的鍾乳石一個個仿佛邪惡的巨獸,好似隨時都會撲下來一樣.

我把熒光石交給五月拿著,然後把船上的總開關調到了低速模式.這里不比外面,速度太快很容易撞到牆上去.低速模式下只要不把塔板踩到底,速度都會很慢,不過一旦踏板被踩到底,小海豚立刻會進入最快速度,這個設置是用來應付突發情況的.萬一在低速模式下突然發現危險,只要把踏板踩到底就可以瞬間加速脫離.

我們用和正常人小跑差不多的速度慢慢向前開,同時我一直仔細觀察著周圍的情況.忽然,我猛的一抬手手指一動,一枚弩箭噗的一聲插入了洞頂一塊和岩石差不多的物體之中.五月剛想問我干什麼亂射箭,卻忽然被我射中的"石頭"晃了晃,接著從洞頂掉了下來,轟的一聲摔入水中.

"石斑巨蜥,巨毒物種,喜歡潮濕陰冷的岩洞,如果我不把它射下來,一會我們從下面過,它就會用長長的舌頭圈住我們的脖子把我們吊上去."我向五月解釋著.

"你眼睛到是尖的很."

我指指額頭上紅色的水晶狀物體."不是我看見的,是她."

"它?"

"著是我的共生體,名字叫女王,其實就是寄生體."

"那你到是方便,可以多一個人幫你監視周圍環境."

"不是多一個,而是多兩個.我還有一只精神體魔寵.幻影出來打個招呼."幻影突然從我頭頂冒了出來,然後向五月揮了揮手,接著又回到了我的身體內.我接著說道:"女王平時基本不負責監視周圍的環境,她主要的任務是指揮小蟲子幫我打仗和收集情報,幻影才是我的防衛主管."

"召喚生物多果然是方便.聽武威(夜之子的真名)那小子說,你的召喚生物好象是成千上萬啊?"

"你要是把小蟲子都單個算,那確實是過萬,而且是過百萬.不過一般比較有實力能夠單獨計算的大約只有一萬而已."

"那也不少了."五月忽然叫道:"小心."

我緊急一打方向,小海豚猛的向側面一閃,一枚鍾乳石在我們旁邊落水,要不是方向打的及時就把我們砸下水了.我回身抬手就是一箭,又一只巨蜥掉進了水里."這鬼地方毒巨蜥真他媽的多."

"一會就好了,洞口這一點洞頂比較高,到前面就全是地下河了,這些東西好象並不敢下水."

"這你說對了.這些家伙雖然喜歡潮濕,但是卻不會游泳,掉進水里也是必死無疑."

五月點點頭,然後指了下前面一根伸出水面的鍾乳石道:"注意點被碰上去了."

"知道."我微微調整了一點方向,輕松的繞了過去.前方的水面就不像洞口那段那麼開闊了,水面明顯變窄不少,而且時不時有伸出水面的鍾乳石立在水上,搞的我不得不左轉右轉躲避這些鍾乳石,幸好速度不快躲閃起來比較容易.

繼續開了一段,水面寬度已經變的不足四米了,而且洞頂月是越來越低,最後變的幾乎伸手就能夠到了.五月有些擔心的看看前面道:"這前面不一定過的去了!"

"沒關系.別看這船小,它可是裝備精良."我說按下一個鈕,船的邊緣忽然亮了起來,然後一道淡藍色的光幕突然出現,把船的上部整個包裹了起來.這其實就是海族使用的那種防水門,不過被我們行會的人改造成了潛水罩.

五月伸手去摸,結果手一下穿過了光幕,他立刻詫異的看向我,我一臉笑容的解釋道:"這個東西可以防水,但是不影響其他物質通過,比玻璃罩還方便.而且如果有敵人時,只要調整下輸出頻率,就可以讓它變成什麼都無法穿過的全防屏障."

"佩服!你們行會的好東西還真不少啊!"

"小意思."我笑著向前一推操縱杆,小海豚立刻開始向先沉,很快就鑽入了水面下."嘿嘿,這樣就不用擔心洞頂的情況了.好了,把你的熒光石也收起來吧,你那玩意在水下照不了多遠的."說著我又打開一個開關,船身周圍突然亮起一圈藍色的燈光,這光一直照出很遠才逐漸變暗,在水中的穿透力非常之好.不等五月問我接跟他解釋道:"這也是海族的技術,專門用于水下照明,比你那種東西照的遠多了."

五月笑道:"不過這光照出來的景色也和熒光石一樣嚇人."

藍光照射出來的洞壁確實也很嚇人,不過水面下只有這光比較容易照到遠處,所以我們也沒什麼辦法.

繼續前進了一段之後通道明顯又開始變窄,而且整個洞頂都沒入了水中.不過有件事情一直讓我很奇怪,那就是這里似乎並沒有魚類出沒.按說這種海島周圍的魚類應該很多才對,可是到洞里這麼長時間我居然一條也沒見到.想了想我還是把鳳龍空間打了開來,然後把阿嫡娜召喚了出來.

"阿嫡娜,幫我看看前面是不是有比較大的空洞之類的地方."

阿嫡娜點點頭,然後站了起來.頭頂的能量罩只防水,不防其他東西,阿嫡娜輕易的把頭伸進了水里,不一會她又坐了下來."我用聲納探測過了,前面的通道比這里更窄,而且彎彎紐紐的,聲納也傳不了多遠.要不要我到前面去看看?"

"你先在這坐著,一會再說吧."

五月道:"你這麼緊張干什麼?我的魔寵跟著那些人從這里過去過,並沒有發現任何危險啊!"

我沒有看五月,而是一邊緊張的控制著小船一邊道:"銀雪比巨龍可要厲害幾千幾萬倍,連巨龍飛過森林時都能把里面的動物嚇的四處逃竄,你認為銀雪這樣的存在從這里過去,還有什麼生物敢呆在這里嗎?你的魔寵跟著護國神獸過去當然沒問題,但他們已經過去了,這里只有我們,那些東西不敢碰銀雪不等于他們不敢碰我們."

阿嫡娜忽然拍拍我們兩個的肩膀,然後指指後面."我認為主人你的推斷已經得到證實,所以現在還是快跑為妙."

我和五月一起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同時被嚇了一條.我慌忙坐回身猛的把腳踏板踩到底,這種時候撞牆也比被後面的東西追上好.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一章 線索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三章 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