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九章 威逼利誘  
   
第十六卷 第九章 威逼利誘

神秘女人動作很快,刀被咬斷之後立刻向後退了出去,跟本不多做停留.一直閃到幾米之外擺好架勢她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刀,然後一抖手把那柄斷刀扔了出去,順手又從背後抽了一柄火紅色的東洋刀出來.

"牙不錯."那個女人用中文說道.

"不錯的可不止是牙."我把右手伸了出來,只聽嘩啦一聲,手腕上的刃爪又往外彈出了一截."可以讓我知道你的陣營嗎?"

"不屬于你,也不屬于他們."神秘女人說完的同時就閃電般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居然出現在了我的背後.我雙手舉過頭頂猛的一夾,剛好接住了她的刀鋒.

"你很強."神秘女人迅速把刀抽了出去,然後猛的一腳蹬在我的背上,不過她的力量太小,我並沒有被蹬出去,而她顯然也不是想把我踢倒,她只是想借力反彈出去.

我當然不會給她緩沖的機會,在她踢中我的同時我已經開始轉身,她還沒落地我就已經轉了過來,並同時扔出了一枚飛鏢.雖然我不常用這東西,但不等于我沒有飛鏢.神秘女人動作很快,她在半空中就用刀磕飛了我的飛鏢,但這卻影響了她的注意力.在飛鏢扔出的同時我已經把戒律之環給拆了,兩只半月正貼著地面迂回向她的背後.

在她落地之後半月也終于繞了個大圈到達了她的背後,但就在兩只半月即將碰到她的時候她卻詭異的突然轉身,然後向後彎腰做了一個鐵板橋.兩只半月以毫厘之差貼著她的肚子飛了過去,而它們本該能將她攔腰截斷的.

"你的武器很多啊?"神秘女人半帶嘲諷似的說著.

"我多的可不光是武器."就在我說完的同時,女人的腳下突然岩石飛濺,無數根蔓藤破土而出.神秘女人迅速向後跳去,但是蔓藤卻毫無停頓的緊追而去,同時在她前方又有數根蔓藤破土而出擋在了她的前面.神秘女人靈巧的在其中一根蔓藤上蹬了一腳,然後借力從另外兩根蔓藤之間穿了過去.不過,就在她飛出蔓藤的夾縫之時,卻突然看到一個黑影兜頭砸了下來.混亂之中她只能舉刀硬擋.只聽當的一聲金屬撞擊聲,紅色的東洋刀上火星四濺,一股巨大的力量硬是把女人砸向了地面.

我很驚訝,被永琤]裹的刃爪居然沒能弄斷她的東洋刀.那個女人在被我擊落地面之後非常迅速的在地上一點又再次改變方向彈射而出,不過一根蔓藤在她跳起的同時從她剛剛借力的地方破土而出並追上她把她的腿給纏了起來.神秘女人毫不慌亂的一刀斬向蔓藤,結果卻只在藤條上擦出一串火星.她隨後發現一個提著一面華麗盾牌的天使正站在植物底下伸手按在植物的莖上.

玫瑰藤雖然不是速度型植物,但起碼反應不慢,她沒有砍第二刀的機會了.玫瑰藤纏著她的腿把她猛的帶上十幾米的高度,然後用力向地面砸了下去.神秘女人努力調整自己使自己正面朝下,然後雙手護住頭臉.她的身體在接觸地面的前一秒突然燃燒起紅色的火焰,然後就轟的一聲被整個砸進了堅硬的岩石地面之中.

正常來說一般人挨這麼一下至少應該暈一會,但沒想到的是她卻在落地後不到兩秒的時間內再次從地下彈了起來.全身燃燒著紅色火焰的她速度明顯又提高了不少,而且從剛才那一下來看她的防禦力也達到了相當恐怖的程度.

神秘女人似乎被打火了,只見他突然消失在原地,然後又出現在我的頭頂,一刀筆直的向我刺了下來.我略微後退半步,讓她在我前方落地,本打算趁她落到我身前時給她一下,沒想到她卻在空中再次消失,然後突然從我背後冒了出來一刀捅向我的後心.

我有幻影幫忙監視背後,不存在視覺忙區,當然不可能被人從背後偷襲.在她即將命中我的瞬間,我突然的向側面滑出一步,然後抬腿對著她的腰就是一個下劈,可是就在我即將碰到她的瞬間她又再次消失,我的腿轟的一聲砸進了地面,腳腕後面的背刃把地上切出了一條大溝.

"這個女人會瞬移."心隱提醒我道.

"不是瞬移,是影分身."我保持著戒備姿態說道.

"影分身?你是說那種能制造多個實體分身的忍術?"

"你動畫片看多了吧?《零》中的影分身是一種可以制造多種幻象和坐標轉換的技能.以前我看雨哲用過同樣的技能,只是沒她級數高."

"實用,而且致命."

"正確.看來我們的小姑娘雖然穿的很奇怪,但依然是個忍者."

"為什麼?"心隱疑惑的問道.

"因為她會地遁."我在喊出來的同時已經猛的將右手手指並攏成刀,然後猛的砸向了地面.被永琤]裹的拳頭轟的一聲插入了地面之下,然後猛的向外一拉.隨著地面岩石的飛濺,一個紅色的身影被我從地下拽了出來.

被我抓住了脖子的神秘女人反應迅速的猛的一提腰用雙腿夾住了我的胳膊,想把我的胳膊擰斷.俗話說胳膊擰不過大腿,她用兩條腿加上軀干的力量,一般人確實會被她擰廢了,但我不會.在她剛開始使勁之後就只聽到噗的一聲輕響,然後就聽她啊的一聲慘叫,身上的力量立刻松了下來.

她依然懸掛在我的胳膊上,只是她的大腿上現在正穿出了一排鋒利的刀刃,而且刀尖上還在向下滴著血.夾住我的胳膊手要付出代價的,魔龍套裝表面全都是可伸縮的刀刃,當它們全部張開時我就跟個刺猬一樣,所以貼我太近絕不是個好主意.

就在我向她露出邪惡的笑容時,她又突然消失在了我的手上,然後出現在幾米只外,但是她一出現就悶哼一聲跪倒在地.她的兩條腿已經鮮血淋漓,根本無法站立了.

我挑釁的伸開手臂,然後只聽嘩啦一聲,原本展開的刀刃又收了回去."看來我的小玩意還滿好用.你覺得呢?"

"我覺得不怎麼樣."神秘女人突然再次消失,我緊張的戒備著防止她再次從什麼地方突然冒出來,可是等了半天也沒動靜.

心隱小聲的問道:"她是不是跑了?"

"噓……!"我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後仔細聽著.兩只半月靜靜的懸浮在我的身邊,緩慢而平穩的旋轉著.突然,我猛的指向一塊石頭:"那邊."兩只半月像突然上了發條一般瘋狂的旋轉著沖了過去,只見一個紅影從石頭後面閃了出來,之後兩個半月同時抵達,嚓的一聲,那根石筍斷為三截.

一擊撲空的半月沒有馬上返回,而是追著那個女人飛了過去,但就在它們抵達那女人背後時,她突然向後一個空翻,兩個半月都從她的身下鑽了過去.

"半月——亂舞."嘩啦一聲,兩只半月各自分成了上中下三片,空中一下變出了六片半月,它們幾乎同時轉向,然後一起向那個女人飛了過去.只見那個女人猛的揮舞起自己的東洋刀在身邊舞了起來.從我們這邊只能聽到一陣叮叮當當的碰撞聲和四處飛濺的火花,那個女人把刀鋒舞的密不透風,我們只看的見一團紅云在不斷的閃爍.

連續十幾秒的強攻都沒有奏效,但卻給我爭取了時間.小純和凌已經站在一起准備好了她們的複合魔法,我看向她們,然後點了點頭.她們兩個一起點點頭表示准備好了.我打了個響指,凌和小純同時向前一推,一枚一會變黑一會變白的光球閃耀著飛向了神秘女人,同時六片半月像被驚擾的蒼蠅一樣一哄而散,只留下那個女人傻傻的站在原地.當她注意到光球時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勉強用刀擋了一下.

光球撞上刀刃發出了哄的一聲巨響,我們只看到一團藍色的光圈爆發出來,跟著那個女人就像炮彈一樣被轟飛了出去,然後撞斷了一根石筍後摔進了一堆碎石之中.她剛剛站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坑洞,底下還在冒著青煙.附近的石筍和石柱幾乎都被震倒震裂,沖擊波甚至連洞頂都給震開了.

"呸,呸呸……!"心隱一邊吐著嘴里的石子一邊從地上爬了起來."好厲害的爆炸."

"這不算什麼."小純一邊收法杖一邊倒:"以前用全威力發射時我們曾把佛門的幾個老大也震暈了,對付一般人絕對沒問題."

凌也笑著道:"我的基礎魔法攻擊力是七十四萬點,小純大約有六十幾萬點,剛才那個魔法是利用黑暗與光明的排斥反應制造的,全威力狀態其威力應該等于我和小純的魔法威力的乘積."

"七十萬乘六十萬?"

"要不然你以為我們憑什麼把佛門的那些老大放倒?"

在小純他們說話的時候我已經走到了那堆碎石旁邊,大塊的岩石堆積在一起,足有一米厚,而在碎石堆的邊緣則有一條小腿伸在外面,看來這女人被埋的還不算太深.

"這下她死定了."晶晶走到我旁邊說道.

"可我為什麼還能感覺到能量變化?"玲玲在另外一邊說道.

"不管死沒死,挖出來就知道了."我上去抓起一塊石頭就往後扔,晶晶和玲玲也一起上來幫起了忙.我們三個人很快就把岩石給大致清理了出來,那個女人正躺在石頭之下.我伸手把她從石頭里拽了出來,她的整片胸甲都癟了下去,肩膀上的護肩也不知去向了.不過稍微讓我有些驚奇的是她的刀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我正想彎腰去撿她的刀,沒想到她卻突然睜開了眼睛,然後猛的一個翻身跳了出去.我剛想追上去,她卻一個翻身背向撞上一面牆壁,然後直接消失在了牆壁里.我沖過去在牆上摸了摸,確定這是塊普通的岩石,她應該是用忍術消失在了牆壁里.

心隱小心的問道:"這會她還在嗎?"

"應該是真的走了."我恢複了人類形態,永琱]重新回到了我的手上."現在該是處理犯人的時間了."

被抓的一共有三只外星生物以及正處于昏迷狀態中的通天教主,佛門神秘人和大輪冥王.說實話,雖然這三個家伙都昏迷著,但我依然非常害怕.這三個家伙就是三枚極不穩定的人形核彈,鬼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醒過來,萬一到時候銀雪還沒能趕到,那我們之間的俘虜關系可能就要倒過來了.

我先沒管那三個醒著的俘虜,而是先走到了三個昏迷的家伙身邊."凌,你會催眠魔法嗎?"

凌很聰明,立刻就明白了我想干什麼."你想讓我確保他們進入更深的昏迷是嗎?"

"對,至少要堅持到銀雪趕上來,或者我們把他們弄回天庭為止.別告訴我你做不到."

"事實上如果是平時我還真的做不到.這種家伙的力量不是我能夠約束的了的,不過他們現在已經處于昏迷狀態了,所以抵抗力幾乎都沒有了,在這個基礎上加深他們的昏迷狀態應該不成問題."

"那就快點."

凌迅速的給他們三個進行魔法催眠強化,而小龍女和艾美尼斯也自告奮勇的參與了進來,她們都有著非產高明的催眠技術,相信可以讓這三位俘虜一覺睡到天庭.

趁他們加深催眠的時間,我走到了那三個昆蟲人面前.這三個家伙的長相還真是非常有特點.最左邊這個家伙長的像只大螳螂,身高起碼有兩米五,雙臂就是兩只螳螂樣的鐮刀狀肢體,但是他只有兩條後腿,像人一樣直立在那里.這家伙的三角形腦袋上長著一張幾乎和腦袋一樣大的口器,明顯非常凶悍.另外一邊站著的俘虜在身高方面比那只螳螂要矮一些,但也有兩米多,比我的人類形態要高多了.這個家伙似乎屬于某種甲殼類昆蟲,乍看起來和我的坦克到是很像,只是坦克依然保留了昆蟲的行動方式,這個家伙卻像人一樣用兩條後腿站著.和那個螳螂不同,他的身上除了兩條腿之外還長著四只手臂,其中兩只和人類的手臂位置差不多,但另外兩只卻似乎是長在腰的兩側的.不過雖然手多,但他的手指卻比較少,每只手只有三根手指,而且看起來也不太靈活的樣子.

這兩個家伙中間的最後一名俘虜比較特殊,她是個雌性,這點不用猜也能看出來,因為她有著人類女性的頭部和身條,唯一能看出昆蟲族特征的就是那龐大的體積和背後的翅膀.這家伙和那個五大大粗的家伙一樣也有著背部甲殼,只是前面部分有著漂亮的女性曲線,另外她的身高差不多有三米多,比兩邊的兩只雄性都要大好多.好象很多節肢動物都是雌性的體積比較大,這些昆蟲人可能也繼承了類似的特征.

"你們叫什麼名字?"

"№☆&@……!"中間的那個雌性昆蟲人立刻回答了一串我聽不懂的語言.

我一點也沒客氣,上去一腳把她踹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撞斷了一根石筍之後就再沒了聲息.晶晶過去把她拖了回來,我拿出一個裝滿了紅色液體的小玻璃瓶,然後打開蓋子對著她的腿小心的滴了一滴下去.液體剛接觸到她的大腿,她立刻就從地上蹦了起來,然後開始慘叫著滿地打滾,最後還拿頭撞地,雖然成功的把自己撞暈了幾下,但卻立刻又再次被疼醒,然後反複折騰了近十分鍾才第N次暈了過去.

我看向另外兩個滿臉怒氣的家伙,然後非常平靜的說道:"我這個人還是滿善良的,不大喜歡虐待俘虜,同時我也希望俘虜們能夠盡量的合作一些.現在,你們也看到這東西的威力了,所以最好不要和我過不去.我知道你們會說我們的語言,不要跟我裝你們聽不懂,否則你們兩個也會像她一樣."

"你這個邪惡的家伙,願你被蛛神作成過冬的食物,在痛苦中走完你的後半輩子."大塊頭甲殼蟲怒氣沖沖的沖我吼著.

"多謝你的祝福,不過很可惜它不會應驗了,因為你們的神管不到我."說著我又晃了晃那瓶紅色的液體,他們兩個立刻向後縮了縮."別害怕,這東西對你們的身體沒有任何毒害作用,事實上它還有鍛煉你們意志力的效果.我看兩位都是硬漢,不如我們先試著鍛煉一下,說不定有助于提高我們談話的效率."

那兩個家伙一聽我的話立刻就往後退,可惜他們都被捆著,後面還有我的魔寵擋著,根本無路可逃."怎麼?兩位不願意嘗試嗎?這東西真的不傷身的.它只是一種神經麻醉劑,只不過它的作用是反的,不能止疼,而是無限度的放大痛苦.即使你的皮膚被碰一下,你也會疼的像骨折一樣.當然,你的身體其實沒有真的發生變化,疼痛都是你的神經系統傳導的錯誤信號.我是不會讓你們受傷的."

其實這種紅色液體來自于本行會的一種特殊植物,其提煉方式非常特殊,中共只有三個玩家會提煉.它的靈感來自于龍緣專用的審問用藥物"生死之間".因為國際公約和很多人道團體禁止虐待俘虜和刑訊逼供,但龍緣的特殊部門又時常需刑訊逼供,所以就有了這種東西.它可以讓神經系統產生痛覺信號,其效果真的可以說是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可以通過控制計量來精確控制疼痛尺度,絕對是刑訊逼供的最佳藥品.

游戲里的這種液體當然不可能和現實中的有一個成分,但其效果卻基本差不多.來自魔法植物的特殊汁液融合上一些巫術和魔法效果,其最終能力就是讓碰到它的人疼的只想死了會比較幸福.當然,目前我們還沒有用這東西對付過玩家,主要是怕刺激性太強給現實中的人體腦神經造成過大的刺激.

在我的威逼之下兩個人不斷的後退,但很快又被壓了回來.我召喚了四名鈴音騎士幫忙先按住那個螳螂人,這家伙看起來比較瘦弱,估計好下手一些.

"你們按住了,別讓他亂動."

"放心,他絕對動不了."小龍女站在一邊拿著塊寶石說道:"二十倍重力術,加上四個人,他要還能動之前就不會被我們抓住了."

"那就好."我小心的打開瓶蓋,然後走到那家伙的旁邊.他看到我手里的瓶子,立刻劇烈的掙紮了起來,不過他本來就不是力量型的,加上小龍女的重力術和四名鈴音騎士,他的掙紮只能是輕微的扭動."嘿嘿,別怕,忍一下就過去了.當然,你也可以配合我回答問題,那我們就不用做意志力訓練了.怎麼樣?願意配合嗎?"

"你休想."

"哎呀,看來這里的英雄還真不少呢!那麼,我們偉大的英雄,你准備好當英雄了嗎?"我微笑著用一滾玻璃棒伸進瓶子里沾了一點藥水,然後拿出來慢慢的向他靠近.盡管他掙紮的很厲害,但這對我是毫無影響的."我勸你最好別亂動,我只不過沾了一點而已,不會很厲害的.你要是掙紮的太厲害把我另外一只手上的瓶子碰翻了,到時候整瓶都灑到你身上,那你就真的會知道活活疼死是個什麼感覺了."

聽了我的話之後他果然不敢掙紮太厲害了,可是另外一邊的棍子上那滴液體也讓他非常恐懼,所以他依然在小幅度的扭動著.我小心的把那根玻璃棍向下降,然後故意在他臉前晃動著."你說我是點在你的腿上好呢?還是點在你的胳膊上好呢?或者可以點在頭上,這樣感覺更直接一些."

"不要."

"不不不,要不要不是我說了算的.決定權在你.你同意回答我的問題,我就不用它碰你,你不肯合作,那我就沒辦法了."

"不要,我不能說!我向蟲神發過誓的."

"那我就沒辦法了."說著我再次把玻璃棒向他靠近,最後想了想還是點在了他的眼睛上.由于視神經的傳導信號比較多,所以眼睛部分承受疼痛的能力要好于其他位置.也就是說,點在眼睛上可以制造更多的痛苦,而不至于燒壞他的腦子.

幾乎就在我的玻璃棒接觸到他的眼睛的瞬間,他的身體就猛的向上一彈,然後雙手掙脫了鈴音騎士的控制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左眼.小龍女的十倍重力和鈴音騎士的控制在疼痛的激發下根本毫無作用,他的力量在瞬間增加了十多倍,我們根本就按不住他,幸好我提前把瓶子拿開了,不然碰翻了藥瓶灑到自己身上那才叫倒黴呢!

這家伙的慘叫聲比剛才那個女性還要大,看來點在眼睛上確實效果不錯.我邪笑著轉頭看向最後剩余的那個大塊頭,那家伙立刻打了個冷顫.

"嘿嘿,別怕嗎!我又不會吃了你."我拿著瓶子慢慢的走向了那個家伙,而他的同伴還在那里鬼嚎著.

就在我走到這家伙面前准備開口威脅時,這家伙突然喊了起來:"我說,你問什麼我都說.別拿那東西碰我,求你了."

聽到他說願意合作,我立刻微笑著把那東西蓋了起來."終于碰到明白人了!既然你願意合作,那我就省事了.你看,我也很不願意你們受這樣的痛苦是吧?好了,現在開始回答我的問題吧."

"等下."那家伙突然喊停.

"干什麼?又想當英雄了?"我說著又去開始去摸那個瓶蓋.

"不,不是."他連忙搖手."我願意說,但我還有一個要求."

"你好象沒搞清楚情況是嗎?"我略有不悅的說道.

"我知道俘虜是無權提條件的,但我不得不這樣做."

我略微想了一下,然後點點頭:"那你先說出來,如果不是很麻煩的話,我會考慮的."

"不麻煩,不麻煩.我希望你們可以把我帶走,讓我加入你們.今天我和你合作,回去會被族里的人唾棄的,所以我……!"

"其實你這個要求很好解決."我抬手打了個響指,晶晶立刻走到那個正跪在地上打哆嗦的大螳螂身後,猛的抓住他頭上的觸須把他的頭給拉了起來,然後用匕首架在他細瘦的脖子上猛的一拉,那家伙的慘叫聲嘎然而止.玲玲也走到那個已經暈了很久的雌性蟲子身邊,然後舉劍准備刺下去.

"等等."大塊頭突然攔住了我們.

"你又怎麼啦?你不就是怕回去之後人家看不起你嗎?這很正常,我能理解,但我們也不想收留叛徒,所以我不會要你.反正這里就你們三個,我把他們兩個都宰了,你回去之後大可以說自己是英雄九死一生,沒有人會懷疑你的.你不但不會被唾棄,還可以成為英雄被眾人景仰,這不是比生活在我們那里要好的多嗎?況且我們以後可能還需要你的幫助,你不覺得和我們搭上線是個不錯的選擇嗎?"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大塊頭焦急的道:"她是我暗戀的對象,雖然她看不上我,但我依然不想她死在這里,所以……"

"真沒想到你小子還是個情種.那好辦."我展開了鳳龍空間,然後把夜影叫了出來,然後向艾美尼斯勾了勾手指."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坐騎夜影,他的種族是……!"

"夢魘,我認識."大塊頭搶先說道.

"那更好了.既然你認識夢魘,那你也該明白他們的能力.我的夜影是夢魘中的王者,獨一無二的超級魔化品種.他可以進入任何昏迷或者睡著的人的夢中修改他們的記憶,他們不會分的清夢和現實的區別."

"你想要他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把你變成她的白馬王子了.這位艾美尼斯是幻象女神,也是修改記憶的專家.我會讓她和夜影合作,一起修改你暗戀的這位小姐的記憶.當她醒來後會多出一段你們遇難後你奮不顧身把他救出來的記憶,雖然這不一定能讓她愛上你,但我保證至少她對你的好感度會大幅度上升.怎麼樣?這樣的安排你還滿意嗎?"

"滿意,滿意."

"哈哈哈哈,和我合作是不會讓你吃虧的."我拍著他的胳膊道:"那麼現在,讓他們去處理她的記憶,你來回答我的問題."

"請問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訴你."

"先說下你們的勢力是個什麼樣子的.全都是你這樣的蟲族嗎?"

"不,我們是黑岩共和國的人,我們國家有很多的種族,半蟲人只是其中的一個大類,而且即使是半蟲人之中也分為各種不同種類的,比如我就是投彈甲蟲族的,那個被你干掉的是螳螂族的."

"這我看的出來.你們的種族特征很明顯.不過,你們除了半蟲人還有什麼種族嗎?"

"黑岩共和國的種族劃分一共有三百多個大類,具體到每個小類可能多達數幾萬種,所以我也不清楚具體有哪些種族."

這個我到是比較理解,畢竟我們中國也有五十六個民族,而本國人中能把五十六個民族全背出來的估計還不到一半.人家有好幾萬個種族,記不清也很正常.

"你不記得全部無所謂,只要把其中比較特出的那些種族告訴我就可以了."

"你是說大族是嗎?"

"不一定要是大族,有的族人很少,但戰斗力超強或者有極端突出的特殊能力的也可以."

"哦,明白了.先說我們國家中的幾個人口大族,第一就是石皮獸族."

"是不是就是那種經常去地球搗亂,皮膚像石頭一樣的怪獸?"

"他們叫石皮獸,數量很多,但是戰斗力和智力都很爛,不過他們幾乎占了本國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五,所以是本國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人多力量大,這我懂.那還有其他的呢?"

"再就是我們半蟲人,雖然數量不如石皮獸,但我們依然是本國第二大種族,差不多占本國人口的百分之五."

"等等.你們占百分之五,石皮獸占百分之九十五,你們國家沒其他人啊?"

"不是的.其他種族雖然種類多,但除了我們兩族之外的其他種族的總人口都不夠我們半蟲人數量的千分之一."

"千分之一都不到?那到底是你們太多還是他們太少?"

"兩個原因都有吧!你來自地球,和我們這里的情況不同,所以不好理解.你可能不知道,紅色星球雖然看起來比地球大不了多少,但實際上因為我們的地下世界分好幾層,所以我們的實際居住面積要比地球大的多.因此本星球的生物數量遠比地球上要多的多.另外,你們地球上有大大小小百多個國家,但我們這里除了一些零散的部落之外只有兩個國家,所以人口很集中.像我們半蟲子雖然只占本國人口的百分之五,但我們實際上有十幾億人口,別的種族雖然只占我們人口的千分之一,但也有一百多萬了.即使分到各個種族,還能有一百多人口,這就算不錯了."

"我想我明白你們的國家構成了.那我剛剛問的特殊種族你知道嗎?"

"當然.比較突出的確實有幾個.其中一個是影魔,他們可以變化成任何東西或者生物的形狀,只要體積差別不太大都沒問題.他們可以讀取你的記憶,然後變成你最親密的人,從而偷襲你,是一個非常危險的種族."

"我想我以前見過這個種族.他們有多少人?"

"大約二百人左右,在少數民族中算人口比較多的."

"還有別的特殊種族嗎?"

"有.比如說海族."

"海族?"我立刻打開鳳龍空間把辣椒和阿嫡娜召了出來."你說的是她們?"

"是她這樣的."大塊頭指的是辣椒."沒想到你身邊居然有海族."

"你們這里有我的同族?"辣椒好奇的問道.

"有,但是只有幾十人.海族的精神力場非常厲害,集體行動時能組成強大的防護罩,阻擋一切攻擊."

外開始皺著眉頭思考了起來.紅色星球居然也有海族,那就是說兩個星球上有著同樣的物種,這顯然不太可能是單獨進化出來的,唯一的接受就是遷移.我比較趨向的觀點是地球上的海族來自紅色星球.在這里這麼長時間,我對這里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這里的很多地方都說明紅色星球曾經是一個水資源很豐富的地方.紅色星球外層的紅色沙漠實際上是氧化鐵組成的高鐵礦,也就是說這個星球的表面全都是礦產.一般來說想要出現這樣的現象,只能是這個星球的表面曾完全被海面所覆蓋.海水的壓力使地殼硬化,並且把金屬物質溶在了水中,這樣金屬就不會像在純陸地環境中一樣沉入地核.這樣說來,很可能以前海族就是紅色星球的生物,只是後來有部分移民到了地球,恰好地球那邊的環境比較適合他們生長,所以最後地球那邊的海族反到比這邊的發源地還要多了.

"海族我也了解了,還有別的特殊種族嗎?"

"還有一個."大塊頭道:"雖然我們半蟲人和石皮獸族人口眾多,但這個國家實際上是由腦族掌握的.這個種族的外形就像是一個長了很多觸手的人類大腦.他們的戰斗力基本為零,卻有著高潮的智慧,是我們國家的大腦."

"看來我猜的沒錯,這個地方確實存在著一個高智慧種族.你知道他們的確切數量嗎?"

"當然.腦族一共只有二十二人,這在我們國家是誰都知道的事情."

"好的,現在我要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必須認真回答.你們是不是和我們星球的日本人結盟了?"

"是的."大塊頭回答的很快."不久之前腦族帶回了一群地球生物,後來我們才知道他們屬于地球上的日本國.他們見面之後具體說了什麼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那群日本人來了之後不久腦族就宣布了和對方結盟.這次本來是打算破壞你們國家的城市的,沒想到正巧碰上了你們這邊的高手打架.本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觀點,我們的上司決定把這三個家伙救走給你們制造麻煩,所以就有了搶人的事情."

"你們搶人都那麼長時間了?為什麼到現在還沒回國?"

"我們不是沒有回國,而是不敢回去.你們的那個高手太厲害了,我們怕把她引回國會造成更大的傷亡,所以甩掉她之前我們不敢回國.還好紅色星球的通道錯綜複雜,她有不熟悉道路,讓我們有了些機會,只是她實在是太強了,到最後居然還是被追上了!要不是一直被她攆的到處跑,我們早回國了!"

"即使你們回去了也沒用,我照樣找的到."

"為什麼?"

"因為……對了,這一說我到是想起來了,那兩件東西還沒拿回來呢!但願在她身上."我趕緊跑到大輪冥王身邊,然後把她翻了過來.玉帝要我們找的東西一直就找不到,我們懷疑被大輪冥王帶在了身上,所以才會找不到.現在大輪冥王已經在我的手上了,也就是說東西應該就在這里.

懷著激動的心情,我小心的在大輪冥王身邊蹲了下來.說實話,雖然從身份上來說大輪冥王是一方霸主,但你真的站在她的面前時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一個美女而已.大輪冥王還有個稱號叫孔雀冥王,她的本體其實是只孔雀,長的漂亮也很正常.忍著尷尬的情緒,我小心的摸上了她的身體.隔著衣服把她身上摸了個遍,完全沒發現任何東西.大輪冥王不可能不隨身帶些小東西,既然身上沒有,那就是說她是依靠魔法來攜帶東西的,而我最怕的就是這個.

儲物空間都是個人專用的,如果是空間裝備,只要有一定的實力和足夠的時間,費點事還是能打開的.可依靠自身力量開啟的儲物空間就不同了,沒有本人的同意,誰也別想打開它們.

以大輪冥王的個性,恐怕就算她知道自己被俘了也不會交出東西的,要是我把她交給天庭,又不能確定東西是不是就在她那里,這樣的話也不能算是任務結束,這樣搞下去我等于是白忙活了!

"凌,小純,過來."

"怎麼了?"

"大輪冥王可能把東西放到儲物空間里了,你們知道有什麼辦法強行打開她的儲物空間嗎?"

凌搖著腦袋道:"如果是一般小人物的儲物空間我還可以憑借超強的魔力強行壓碎那個空間逼迫里面的東西在主位面現形,可這是大輪冥王的空間,我可壓不碎她的空間.除非是像大地之母那樣級數的高手."

我搖了搖頭:"小忙還差不多,這種事情大地之母是不會幫忙的."

小純想了下道:"其實也不一定就沒有辦法.硬的不行可以來軟的嗎!"

"軟的?怎麼個軟法?"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八章 搶人     下篇:第十六卷 第十章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