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十五章 鋼鐵防線  
   
第十六卷 第十五章 鋼鐵防線

"別告訴我你們沒帶衛隊來!"絲羅期待的看著我問道.

"沒關系,有銀雪一個人在這里就夠了."我自信滿滿的說道.

玫瑰輕咳了一聲道:"事實上我想銀雪是指望不上了."玫瑰對銀雪道:"那幾個家伙現在很不老實,你最好去天宇城壓制住他們的力量別讓他們醒過來."

"明白."

"那這邊怎麼辦?"絲羅問道.

"這個很簡單."玫瑰拍了拍手,只見天空中一艘一直沒降落的飛梭緩慢的降落到了地面,然後它只打開了一側的艙門.

一名全副武裝的軍官從艙門內沖了出來,然後對著里面喊了起來:"動作快,動作快,下船後馬上列陣."

伴隨著轟隆轟隆的腳步聲,一隊整齊的重裝步兵從船里開了出來.看到這些士兵之後我就放心多了,但絲羅顯然並不這麼想."那個……,雖然你們的兵看起來確實很飆悍,但人數是不是太少了點?"

從飛梭里走下來的這些人看起來都是單純的重裝步兵,盡管他們都穿著高度在兩米五以上,樣式極為特殊的全覆蓋式盔甲,但他們畢竟只有二百人,恐怕連敵人的二十分之一都不到,要以這樣的兵力獲得勝利未免有些要求過高了.

我笑著對絲羅道:"既然我們以後是合作伙伴了,那我也不介意讓你知道一下為什麼我們行會這麼需要魔晶石."說著我就向遠處招了招手,那名指揮隊伍的軍官立刻跑了過來.雖說這家伙是軍官,但在外表上他其實和那些士兵沒什麼區別,僅僅是頭盔頂上的羽毛顏色不一樣.其他士兵帶的都是黑羽,只有他是紅羽.

那名軍官跑到我們面前後迅速的行禮並立正,姿勢比最標准的軍人都還要准確.在游戲里大家都只是娛樂,向會長行禮也只是禮貌性的打個招呼,很少有人站的跟標槍一樣.

我吩咐那名軍官不要動,然後讓絲羅仔細看這名軍官的裝備.剛開始他們站的比較遠,而且移動動沒辦法看清楚,現在到近處觀察絲羅終于發現其中的門道了.她首先注意到這些家伙的身高有很奇怪的地方,兩米五的身高並非正常人的標准,而且這支隊伍居然所有人都一樣高.即使是國家儀仗隊精挑細選出來的士兵,多多少少總會有幾毫米的高度差,可這些家伙全都一般高,根本沒有一個突出的.

除了高度上的問題,絲羅還發現這些家伙的盔甲也有很大問題.她首先注意到了這些盔甲的密封程度超呼尋常的高,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縫隙,完全看不到里面的人,連眼睛部分都用紅色的水晶片擋了起來,跟本沒縫.這麼高的密封性,完全不是一般盔甲的設計方式,或者說這根本就不是給人穿的.在這盔甲的胳膊,肩膀和腿上,到處都是奇怪的突出物,看起來似乎是為了美觀而設計出的形狀,但從這些部件上帶有的小縫就能看出這些東西下面應該有內藏式的武器.

在觀察這盔甲的時候,絲羅還發現了盔甲的厚度明顯與眾不同.一般的騎士鎧厚度都在四毫米以內,重型板甲也很少有超過一公分的,雖然野蠻人種族和泰坦巨人都有厚度達到兩公分的鎧甲,但和這種盔甲比那些簡直就是不值一提的軟甲.因為這套盔甲的厚度居然有八公分,別說劍,炮都打不穿.更過分的是這家伙的左手上居然還提著一面十五公分厚的巨型大盾牌,而他的右手上還那著柄長度超過一米七,厚度堪比斧頭的巨劍.這些東西加一塊差不多該有一噸重了.

"這麼厚的盔甲他們怎麼穿的動的?"絲羅終于忍不住回頭問我們.

我向那名軍官道:"把外面的盔甲脫下來."

軍官完全沒有做任何動作,就聽到一聲類似汽缸放氣的聲音,接著只聽轟的一聲,軍官身上那套近一噸重的盔甲猛的砸到了地面上,震的地面上的小石子和灰塵都蹦了起來.那名軍官向前走了兩步,從盔甲的護腿上走了下來.這樣看起來他只有兩米二左右了,足足矮了三十公分.

"你這是什麼兵種?"絲羅在看到盔甲內的形態後驚訝的叫了起來.這名軍官在卸掉了那重達一噸的鎧甲後里面居然還穿著一層鎧甲,雖然看起來要明顯輕便靈活了很多,但依然能算的上是重型鎧甲,很難想象有人能穿著兩層這樣的鎧甲作戰.

我和玫瑰都沒有回答絲羅的話,而是再次對那個軍官道:"把第二層也脫掉."

這次我們先是聽到了一種輕微的類似電動馬達的聲音,接著伴隨著當啷幾聲,軍官身上的盔甲再次落地,但絲羅的嘴卻張的更大了."這……這是愚人節的保留節目嗎?"

"我知道穿三層鎧甲確實有些奇怪,不過這其實不能算是盔甲的."我走過去在敲了敲軍官的肩膀:"把外殼打開."

又是一聲電動馬達的聲音,對方的身上瞬間打開了很多個開口,尤其是胸口的那個大洞徹底讓絲羅傻眼了."這是魔偶?"

"咦?你知道?"

"我又不是信息閉塞的土著,怎麼會沒聽說過魔偶的存在?法國也有魔偶的!當然,沒你這些這麼精密,也沒這麼多!"

"那我到要去見識一下了.每個人做出來的魔偶都有自己的特點,多看看總能找到些長處加以學習."我說完又對魔偶指揮官道:"好了,把盔甲都穿上,去那邊列陣."

"明白."魔偶用難以想象的速度穿上裝備跑到了自己的隊伍里開始指揮列陣.二百台魔偶像一個人一樣整齊劃一的擺出了一道防禦線,不過這道防線只有兩層.以魔偶的自重再加上身上的裝備差不多有兩噸多一台,兩排魔偶就有五噸重了,就算對方出重騎兵也未必撞的動,所以兩排魔偶足以,站多了反而是資源浪費.

俗話說望山跑四馬,歐洲這邊的平原還真是夠寬闊,我們老走就看到那隊敵人,居然跑了十多分鍾才到我們附近.在遠處還沒太看出來,靠近了才發現這些人似乎不是同一個勢力的,他們好象分別屬于三家勢力,因為旗幟的顏色不一樣,而且隊伍明顯互相互相分開,沒有一點要合作的意思.

那些家伙抗的旗子花花綠綠我們都沒太注意,到是絲羅一眼就認出來了.她和我們說了我們才知道,原來這三家就是在巴黎城里堵我們的那幫人,只不過似乎比那時侯少了幾家,可能已經提前內部解決了.

絲羅拍了拍我,然後用不太確定的口氣問道:"雖然我對你的魔偶很有信心,但這些敵人是不是太多了點?"

"放心吧!沒有我們,他們自己也會打起來,不會一起上的."

"可是他們搞車輪戰怎麼辦?"

我認真的對絲羅道:"知道魔偶和一般生物的最大區別是什麼嗎?"

"是什麼?"

"那就是不知疲倦,只要能量夠,魔偶能一直打到磨損報廢.就算對方玩車輪戰,先堅持不住的也是他們."

"那得先看看他們能不能撐過前面這波騎兵,他們好象要沖鋒了."

靠近的三路敵軍並沒有像我們想的一樣停下開始交涉,而是似乎早就做好了分派,靠邊的兩路軍隊開始迅速向兩邊移動讓出了一條主通道,而中路軍的騎兵隊則把負重都交給了別的部隊,自己則放下面罩把騎槍端了起來.

"防衛模式."指揮型魔偶一聲大吼,所有魔偶整齊劃一的側身舉盾做出了防禦沖擊的准備,對面的騎兵也在同時啟動向這邊沖了過來.

重騎兵的啟動速度很慢,但極限速度卻非常高,伴隨著他們的自重,其產生的強大沖擊力並不亞于一部小汽車,但魔偶不是行人,他們基本上可以被視為水泥路障,所以他們根本就不怕這些重騎兵.雙方的距離迅速的拉近,騎兵們已經打開了鞍馬上的鎖具將自己固定在馬鞍上,同時他們的長槍也被架到了戰馬脖子旁邊的固定架上,這是最後的沖擊姿勢,有利于提高傷害力.但是,今天他們是注定無法發揮自己的優勢了.

就在重騎兵眼看就要撞上魔偶們組成的鋼鐵防線時,魔偶指揮突然大吼了一聲:"爆震."所有魔偶整齊的把左右手上的盾牌一個拋接,原本在左手的盾牌一下被拋到了右手上,而右手上的劍則到了左手上.拋接完成之後所有魔偶突然整齊的跳了起來,接著他們在空中變換了一個姿勢,把盾牌墊在了身下,然後猛的砸回了地面.你很難想象重達兩噸半的魔偶從三四米高的地方砸到地面上是個什麼情況,尤其是當二百只魔偶同時這麼做的時候.

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所有魔偶幾乎同時落地,地面被砸的猛的一蹦,跟著就是戰馬的嘶鳴和騎士的慘叫混成一片.剛才突然出現的震動讓高速沖鋒的戰馬全都栽了跟頭,重騎兵最怕的就是戰馬摔倒,可現在卻偏偏摔了,還摔的這麼壯烈.幾百匹戰馬一起玩前滾翻的場面可不多見,重騎兵前一秒還騎在馬上,後一秒卻被馬騎上,狀況一片混亂.

原本還氣勢洶洶的重騎兵幾乎是一路翻滾著滑到魔偶們的腳底下的,此時的魔偶已經用難以想象的速度把劍和盾換了過來,看到滾過來的重騎兵立刻把盾牌的底部猛的向地下一砸,帶著鋼刺的盾牌下緣就像打樁一樣插入了地面,重騎兵和戰馬伴隨著高速撞上了這面鋼鐵城牆全都再次發出了一片整齊的慘叫聲.

這一起都發生的太快,後面的騎兵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就撞上了前面摔了一地的戰馬和騎士,有些剛爬起來的騎兵又被自己的隊友撞翻在地,沖鋒的戰馬試圖跳過前面栽倒的戰馬,可是馱著重達五百多公斤的騎士和裝備根本就跳不起來,結果只能是被前面的戰馬絆倒再次加入到肉堆的行列中.

眼看著肉堆越堆越高,前面的魔偶將盾牌猛的向上一提,然後退後一步開始用長劍給還在掙紮的騎士補劍,原本還在地上掙紮的騎士立刻被一劍一個的刺死在地,後面的騎士眼看著前面的人被屠殺卻跟本沖不過來,事實上他們連停下都做不到,只能繼續沖入前面的肉山.

魔偶每刺殺一個敵人就把他從肉山里扔出去,這樣就可以不斷的刺殺後面的敵人,而當魔偶們把摔倒的三四百騎士都放倒之後後面的敵人也已經停了下來,不過距離已經不允許他們發動沖鋒了,現在他們能選擇的只有兩條路,要麼後退要麼進入混戰,但盛氣凌人的騎兵又怎麼會願意落荒而逃呢?

"但願我們的敵人都去地獄報道,……"騎士們把劍在面前豎直宣誓,他們的劍瞬間亮起了銀白色的光芒,一看就是帶魔法效果的東西.

"混戰模式."魔偶指揮官再次喊了出來.

一名騎士對著面前的魔偶刺出了自己的騎槍,但卻沒能刺穿那厚實的盔甲.魔偶上前一個盾擊將騎士從馬上拍了下來,面隊身高兩米五的魔偶騎士們即使騎在馬上也不占什麼高度優勢,落地之後就更慘了.那個被拍下來的騎士還沒來及爬起來就被魔偶一腳踩了上去,伴隨著一陣仿佛踩碎餅干一般的聲音,那名騎士的胸口被整個踩塔了下去,內髒全都從下腹和嘴里噴了出來,看的周圍的人一個個臉都綠了.

後面的騎兵敏銳的發現才槍不利于現在的戰斗情況,他迅速的舉起長槍投向一名魔偶,沒去管長槍是否奏效,他迅速的換上了騎士重劍掄圓了照著身邊的魔偶就砍了上去.當的一聲巨響,騎士劍砍在盾牌上震的騎士雙手發麻卻沒能砍入分毫.魔偶揮動右手上去一拳把騎兵直接轟出七八米遠順便還帶翻了另外一名騎士.

騎兵隊長發現自己人幾乎無法傷害這些騎兵,突然大喝一聲:"神恩斬擊."這個家伙帶著一道白光從坐騎上跳了起來,然後對著一部魔偶兜頭劈了下去,但是他還沒落地就被斜飛過來的一面巨盾砸飛了出去.重騎兵連人帶盔甲也才二百多公斤,魔偶的盾牌少說也有半噸重,動能自然沒法比,被砸飛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他的動作卻讓這個魔偶把盾牌給丟了出去,附近的騎士看到機會立刻策馬沖了上去.那個魔偶突然轉身讓出半步把背對著敵人,對方速度已經提起來無法改變方向,硬是從側面沖了過去,只撈到機會砍了一劍,當然這也沒什麼用.但是魔偶卻沒放過這個機會,在騎士從他側面沖過的瞬間他猛的一伸胳膊把馬頭夾到了胳膊下面,然後整個身體帶著戰馬略微蹦起來一點,在空中調整姿勢猛的將戰馬和騎士給砸在了下面.幾乎在倒地的瞬間戰馬就因為脛骨折斷而死亡,騎士卻只被砸斷了兩條腿,不過魔偶完全沒給他爬出去的機會,抬手一拳把他的頭盔砸成了鐵餅,紅白的液體順著頭盔的縫隙噴的到處都是.

對方意識到魔偶很不好對付,改變策略打算以人多對人少放倒這些大家伙.那個撲倒的魔偶正要爬起來後面突然沖上來一匹戰馬跳起來在他背上踩了過去,魔偶被重新踩回地上,卻沒受身上傷.重騎兵的重量還不能把這些大鐵塊怎麼樣,頂多也就是影響他們的行動,但是對方並不知道這些,他們還以為這個方法奏效了,立刻又沖上來一匹馬,誰知道就在他跳起來的時候魔偶突然站了起來.戰馬剛剛跳去,魔偶正好用肩膀頂住戰馬的肚子把騎兵和戰馬整個抗了起來,接著抱著戰馬的肚子原地轉了半圈之後把戰馬當武器扔了出去,瞬間就把剛才踩過他的那個騎士也給砸翻在地.

"媽的,敵人裝甲太厚,可能不是人類部隊,退後用法術攻擊."騎兵隊里的指揮人員終于意識到近戰完全占不到半點便宜,不得不指揮部隊後退換法師上.

我在絲羅身邊得意的道:"看到了嗎?魔偶的特點就是近戰無敵.這些人形坦克可不會怕什麼重騎兵."

"那法師呢?"絲羅指著前方問道.順著她的手指我們已經看到了整齊的法師集群走了出來,看來對方要動用戰爭魔法了.

我趕緊對著那邊的魔偶群大喊了起來:"別讓他們施法."

魔偶指揮官迅速對著魔偶們下令:"散開,飛輪准備."

魔偶們迅速拉開距離並舉起右手指向了法師群,只見他們右臂上的一個蓋子忽然打開,然後從里面升起了一疊DVD光盤那麼大的小飛盤,這些飛盤都很薄,森藍的邊緣部分還帶著交錯的鋸齒,一看就知道非常危險.隨著嗡的一聲,那些飛盤開始在軸承上旋轉了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對面的敵人也發現了問題,一個指揮官大喊著:"盾牌盾牌,過去擋住法師陣地."

盾牌陣迅速的架了起來,而法師們還在准備.戰爭魔法不是單體魔法,威力擴大的同時准備時間也相應的增長了很多.相對的魔偶這邊就快的多,旋轉的飛盤已經開始發出了刺耳的蜂鳴聲,那是速度達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現象.毫無預兆的,魔偶們右臂上旋轉的那疊飛盤中最上面的一支突然上升了一小截,接著只聽嚓的一聲,最上面這個飛盤脫離了旋轉軸承帶著嗡嗡的哨音飛了出去.盾牌手們連忙小心的頂住盾牌,鋪天蓋地的飛盤像蝗蟲一樣撞上了他們的盾陣,但大家卻沒有聽到撞擊反彈的叮當聲,而是聽到了一陣嚓嚓嚓的聲音,接著就看到盾牌手和後面的法師開始成排的向下倒.一個眼尖的指揮官終于發現了盾牌上被開了一道道極窄的小縫.他連忙大喊了起來:"臥倒,臥倒,別再准備法術了,盾牌擋不住這些飛盤."

"把那個家伙干掉."我指著那個喊話的軍官叫道.

一名魔偶忽然調整了手臂的方向然後嗽的又射出了一支飛盤,那個軍官說的好好的突然停了下來,然後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脖子,結果拿到眼前一看,只見手指上全是血,跟著他的腦袋忽然從脖子上滾了下來.直到這個時候他的身體才緩緩的從馬背上滑了下來.

"退後退後."對方的高級指揮終于意識到中段距離上都無法傷害到這些穿的跟坦克一樣的家伙,但是魔偶畢竟不是萬能的,對方雖然不能靠近卻還可以使用遠程武器.幾門大炮被推了出來,這讓我很意外,沒想到敵人居然連重武器都帶上了.

魔偶的智力一直是他們的弱點,雖然發明了指揮型魔偶,但也是只能完成一些簡單的戰場指揮,大方向還得有人來指揮.我指著遠處的敵人喊著:"沖到他們人群里敵人就不能開炮了."

魔偶的智力問題並不是理解力不足,而是沒有開拓思維能力,聽到我的指示到是反應很快,立刻奔跑著沖向了敵人.雖然這些家伙連人帶武器重達兩噸半,但強大的動力使他們的速度和靈活性並不比普通人差多少.大炮還沒有架好他們已經沖到了人群中開始了混戰.魔偶最不怕的就是混戰,周圍敵人越多越能發揮出他們的優勢.這些大家伙一沖入人群簡直就是虎入羊群,我們在外面只能看到一群群的人被拋起又落下,到處都是一片混亂的慘叫聲.

敵人的武器砍在魔偶身上幾乎毫無作用,即使是重型兵器也只能深入鋼鐵之中半寸而已,除了給魔偶的外層盔甲上制造出一道道豁口之外根本一點效果都沒有.

對方也不全是笨蛋,一個人忽然叫道:"都散開,拿重兵器的頂上去,不會穿刺傷害的弓箭手別再射了,都射到自己人身上了,這些家伙根本不怕箭."

"都閃開."一名拿著閃亮長弓的人站到了魔偶的背後,其他的人似乎都知道這家伙很厲害,看到他出來立刻讓開了一條直線.魔偶發現人都散開後也意識到後面有敵人,立刻轉了過來,但是對方的弓已經拉開."烈日神箭——穿刺."隨著他的話語,那支箭的箭頭突然爆出了七彩光芒,跟著他一松手指,弓弦立刻將箭矢推了出去.

箭幾乎是在那家伙松開弓弦的瞬間就已經到了魔偶的身上,而且對方取的位置正好就是魔偶的眉心位置.只聽到當的一聲響,魔偶的腦袋猛的向後一仰.看到這個情況那些一直無所進展的敵人一起高興的跳了起來,雖然這才命中一個,但總比一個也沒干掉要好.但是,他們的好心情沒能保持多久.只見那只魔偶又緩慢的把頭從背後仰了回來,那支箭還穿在他的額頭上,箭頭從腦後穿出,箭尾卡在額頭上,看起來似乎很嚴重,其實對魔偶來說卻是毫無影響的.

魔偶制造並不是單純的機械和魔法的結合,它還涉及到很多的學科,其中也包括心理學和行為學.根據統計研究表明,在多人混戰中大部分人會盡量選擇要害下手,也就是說頭部,頸部,心髒這三個位置都是最常受到攻擊的,所以我們在設計魔偶的時候有意的把這三個位置都空了出來,其中只裝了一些不是很重要的東西,或者干脆就是空的.像頭部,其實里面大部分空間都是空的,只有一套類似臨近感應器的探測設備在里面,額頭那里根本就什麼都沒有.

眾人看著那個魔偶全都傻眼了,而魔偶則是一把抓住了箭柄將其折斷,然後把箭頭從後面拽了出來.那個箭手的嘴張的大大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不過在魔偶向他走過去的時候他立刻意識到不能傻站著,于是他又搭上了一支箭.一樣的技能,一樣的威力,但這次的目標是咽喉.魔偶雖然反應很快,但還不至于能接住飛箭,這箭又是穿身而過,而且卡在了魔偶的脖子上.這次魔偶連停都沒停,直接邊走邊折斷了箭尾把箭頭從後面抽了出去.魔偶的信號傳輸系統用的是魔法陣的感應傳輸,說白了就是無線傳輸,脖子里只有幾套控制頭部轉動的傳動裝置,即使被射壞了幾根軸也不影響魔偶的活動.

這下周圍的人都呆掉了,但箭手的反應卻很快,他迅速的搭上了第三支箭,並且把目標鎖定在了魔偶的心髒位置.當然,這只是他認為的心髒位置,其實魔偶的那個位置是個空洞,里面啥都沒有.

就像之前一樣,第三箭依然穿了進去,但也依然沒用.在那個家伙搭上第四箭之前魔偶已經到了他的面前,不過一名拿著巨盾的戰士擋到了他的面前.魔偶手中的長劍直接刺出,劍尖正頂在了盾牌上,劍鋒只深處了一寸就無法再進了.

那個盾戰士得意的對著近在咫尺的魔偶說道:"哼哼,就算你有不死之身,也別想過我這關."

魔偶完全沒有搭理他,而是將劍抽了回來並再次刺了出去.盾戰士之前擋下了一劍,現在更是有恃無恐了,可是這次劍尖剛一接觸到盾牌他就感覺到不對了,但等他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劍刃穿盾而過直接刺入了他的胸口,瞬間就在他的心口上絞出了一個碗口大的窟窿.盾戰士睜著眼睛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到死他都沒明白之前只深入了一寸深的劍為什麼這次輕易的就穿過了他的盾.

雖然盾戰士沒搞清楚怎麼回事,但周圍的人卻全都知道了.只見盾戰士的劍旋轉著從盾牌里抽了出來,而那柄劍旋轉的原因則是因為魔偶的手腕在轉.正常人的手腕當然不能像這樣轉,可魔偶的手腕就是根軸承,握住劍之後當電鑽使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一個還算機敏的家伙扔了個辨識術到魔偶身上,跟著就大叫了起來."後退……後退,這家伙是構裝生物!"

"什麼?構裝生物?"一個剛剛抱著一個魔偶打算把對方扳倒的獸族巨熊人玩家被魔偶給扔了出來,這家伙剛從地上爬起來就感歎著說道:"難怪力量這麼大,剛才抱住這家伙的時候感覺就像抱住了台推土機,不管我怎麼使勁似乎對它都毫無影響,我的那點力量根本連阻礙它一下都做不到!"

"笨蛋,看那邊的東西."一個人忽然叫了起來.

那些來搶礦的人一起向他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台巨大的蠍式伐木機正從砍完的林地旁邊開回來.在那台蠍式伐木機的側面板上繪著一朵大大的凍結了的血紅色玫瑰花,而花的上面還交叉著一對寶劍.這個標志後面是一排白色的中文,內容是"艾辛格(土木編號0736)"看到這一串東西之後那些人基本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即使原來不知道的現在也明白過來了.

"靠,是冰霜玫瑰盟的魔偶!"

一個看起來像是其中一個行會的會長的家伙感歎道:"我們早就知道和我們對著干的是冰霜玫瑰盟,可惜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把魔偶都運過來了!"

"不怕,之前是吃虧在了我們沒搞清楚到達是在和什麼東西打,既然知道是魔偶就好辦了."站在那個會長身邊的人說道:"讓雷電系法師上去電就是了."

"笨蛋啊你?"一個女玩家罵道:"那是構裝生物,又不是機器人!誰告訴你魔偶怕電的?"

"那你說怎麼辦?"

"用重型兵種,或者是器械部隊強行攻擊."這個女玩家似乎對這方面非常在行."無論如何都要調用超強破壞力的兵種上去,還有法師就別上了,構裝生物能免疫百分之八十的魔法屬性,剩下的那二十也會威力大減,派法師攻擊還不如派牧師給我們的人加狀態."

這個會長立刻命令道:"全體後撤,不要和魔偶接觸.戰錘部隊和大型魔獸部隊頂上."

隨著這個會長一聲令下,他們的會員立刻開始召喚各自的魔獸.我們這邊只看到一片白光,跟著出現了大片的大型生物.

"這下有麻煩了."玫瑰看了看對面的敵人,然後又看了看系統時間,最後還是道:"干脆叫增援吧?敵人太多,光靠魔偶頂不住的!"

"你們要把剛才離開的那個很厲害的NPC叫回來?"絲羅問道.

"不是銀雪."我搖了搖頭:"她有比這里更重要的事情."

"那你們哪來的增援?再說這也來不及了啊!"

玫瑰轉身對絲羅道:"永遠不要小看冰霜玫瑰盟的戰場投送能力."說完她就跑向了後方已經展開的水晶通訊機.接通天宇城之後玫瑰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又跑了回來."我讓他們把蜻蜓城堡和蜘蛛要塞傳送到天宇城,然後由蜻蜓城堡空運蜘蛛要塞過來,順便還能帶點人過來,要是他們動作快點,十五分鍾之內就能到了."

"你們只要十五分鍾就能把人從本土送到這里?"絲羅顯然被我們的速度嚇到了.

"那你認為多長時間比較合適?"

"我只是覺得你們的速度也太可怕了!"

"效率就是生命."我說完將目光轉向了戰場,魔偶那邊已經和敵人的重兵器部隊對上了.

敵人的戰錘部隊的確是重兵器之中的重兵器,但對付魔偶還是略微輕了些,反到是魔獸部隊起了些作用.《零》的世界中有著大量體形巨大的魔獸,這些家伙可能戰斗力並不突出,但他們的力量決定不低.《零》講究的是兵種相克,級別只是參考,最後的勝利取決于多方面因素.魔偶對付大部分兵種都有著完全的壓倒性優勢,但面對體型巨大的個體就顯得不那麼好用了.

一頭猛犸戰象轟的一聲把一台魔偶撞飛了出去,不過它也為此付出了折斷一支象牙的代價.旁邊的魔偶上前一劍刺入了猛犸的前腿,那只猛犸立刻嚎叫著人立了起來,一下就把魔偶帶飛了出去.剛倒地的魔偶才要起來就被一頭鋼牙獸咬住了腦袋,伴隨著一陣牙酸的摩擦聲,魔偶的腦袋被硬生生的拽了下來.面對著第一次真正傷害到魔偶,對方的人員再次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歡呼聲.

但是,魔偶可不是那麼容易破壞的.沒了腦袋的魔偶支撐著又從地上坐了起來,然後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跑向那頭把他踢翻的猛犸,並從它的腿上拔下了自己的劍,順便還把象腿給卸了下來.

少了一條腿的猛犸悲鳴著轟然倒地,騎在上面的騎士被魔偶一盾牌拍成了肉醬.一名戰錘武士立刻從背後沖上去,利用錘子反面的錐頭猛的砸向了魔偶.只聽當的一聲鍾鳴,戰錘反面的尖錐深深的砸進了魔偶的背部,把魔偶砸的向前栽倒在地.不過,即使這樣魔偶也沒有停下,他依然掙紮著要爬起來.

戰錘武士並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舉著錘子再次砸了下去.尖銳的釘錘再次插入了魔偶之前被砸出的窟窿,魔偶再次被打的趴倒在地.兩次重擊命中同一位置,盡管有很厚的重甲,但魔偶的背後開始開了個不小的洞,而且已經能看到內部的一些零件了.不過這其實並沒有真正影響到魔偶的行動力,他又再次爬了起來.

"居然還不死,這鬼東西真他媽的經打!"戰錘武士憤憤的吐了口唾沫,揮舞起大錘子再次砸了下去.誰知道沒有頭的魔偶卻像能看見背後一樣猛的向側面一滾,重錘轟的一聲砸到了地面上.魔偶滾出去之後沒有繼續向前滾,而是又滾了回來一把按住了地上的錘子.戰錘武士力氣再大也不可能把重錘和兩噸半重的魔偶一起舉起來,不管他怎麼使力錘子都紋絲不動.魔偶按住錘子之後突然伸出左手抓向這個戰錘武士,對方先開始還本能的向後閃了一截,但隨後又停了下來."哈哈哈哈,你以為你夠的到我嗎?"

魔偶很高大,相應的手也比較長,但戰錘的柄也不短,正常情況下魔偶按著錘頭當然是夠不到他的.但戰錘武士得意的笑聲還沒結束,魔偶的手卻突然從手臂上彈了出來一下蓋在了他的臉上,把他整個腦袋讀握在了手里.原來魔偶的手腕還連著一截可伸縮的手臂,而這些部分平時藏在胳膊里根本就看不見,直到它彈出來別人才知道原來魔偶的手是可以伸長的.

雖然知道了魔偶的這個能力,但這位戰錘武士是利用不上了.伴隨著噗的一聲響,那家伙的腦袋在魔偶的手里像西瓜一樣炸開了.魔偶扔掉手里的爛都從地上再次爬了起來,但是他剛站起來又被一頭巨角狂牛撞了個正著.一身銅鐵相撞的巨響之後魔偶直接摔出了五米之外,砸的地面上石子直蹦.

七八個戰錘武士一下圍了上去對著倒下的魔偶就是通狠砸,這次他們學拐了,先把魔偶的四肢全部砸扁,然後才對著他的身上猛砸了幾十下才肯罷手.

絲羅在遠處看到一台魔偶報廢,非常惋惜的道:"你們的魔偶性能很好,你們可以出售嗎?我想買幾台回來保護行會."

"這就叫性能好嗎?"玫瑰笑著道:"你馬上就會知道什麼才叫性能好.不過順便提醒你一下,雖然我們也會出售一些魔偶,但那價格你可能接受不了."

戰場上那些戰錘武士已經退到了一邊,地上的魔偶看起來似乎已經被砸成了一堆廢鐵,他的四肢已經全部彎的不成樣子了,而且身體主要部分也癟進去了好幾塊,部分地方還被打穿了很大的洞.但就是這樣,在戰錘武士們准備去對付下一個目標時,魔偶的左胳膊上突然傳來一聲爆炸聲,跟著右邊胳膊和兩條腿也依次傳來了爆炸聲.魔偶的四肢瞬間就被炸飛了出去,只剩下一個光禿禿的身體在那里.周圍的人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魔偶的身體上又是一聲爆響,整個魔偶的正面裝甲外殼全部被炸飛了出來.

那些人只感覺眼前一花,一個白色的金屬團從炸開的魔偶身軀內彈了起來.這個金屬團飛上半空後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當它落地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具閃亮的銀白色鋼鐵骷髏.看著骷髏眼眶內閃亮的紅色光芒以及魔偶身上的伸縮杆,一個玩家終于反應了過來."我靠,這還是那個魔偶!他還沒死!"

雖然他沒猜錯,但知道了也沒用.骷髏魔偶一改之前魔偶那種力量型的作戰方法,速度提升了十幾倍,幾乎是一瞬間就閃到了這個家伙的面前.那銀白色的鋼鐵手指像利刃一樣穿透了這家伙的咽喉.在附近的敵人還沒來及反應之前鋼鐵骷髏已經先一步閃出了十幾米,那些拿著錘子的戰錘武士都是力量型戰士,對付這種更兔子一樣的鋼鐵骷髏可不是他們的強項.

不等這些家伙反應,鋼鐵骷髏一下閃到一個戰錘武士的面前,這家伙立刻揮舞起錘子一個橫掃,但是他卻什麼也沒碰到,反而因為錘子的重量原地轉了一圈.當他聽到旁邊的人提醒他注意頭頂時,他的腦袋已經被一根從上方落下的鋼錐刺穿了.從他的下巴下面鑽出的鋼錐滴著鮮紅的血液,戰錘武士不甘的倒了下去.

鋼鐵骷髏在他倒下的同時借助前傾的慣性再次彈射而出,附近的戰錘武士感覺自己身邊仿佛有無數人影在閃,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快的無法捕捉,根本沒辦法反擊.

"這就是你們的後招?"絲羅問道.

"感覺怎麼樣?多層裝甲下面覆蓋著完全獨立的內部骨骼系統.當魔偶完好時它以核心的方式存在于大魔偶的體內,但當外部損壞後它就可以從大魔偶體內出來.它有自己的頭顱和四肢,所以被損壞的可能性非常小."

"那要是萬一被損壞了呢?你們不怕技術泄露嗎?"

"你難道不知道有種東西叫自爆裝置嗎?"

"你們真的裝了?剛才看到它把四肢炸掉的時候我就在想你們會不會裝了自爆裝置呢!沒想到你們還真裝了."

我詭異的笑道:"不但裝了,威力還很可觀哦.魔偶很貴的!誰要是毀了我們的魔偶,他也別想好過.當然了,能不用自爆我們也不會白白把昂貴的魔偶炸掉的."

就我們說話這會鋼鐵骷髏已經連續放倒了七名戰錘武士,而且還干掉了兩只長的很像大猩猩的怪物.高速型魔偶的攻擊力遠不如完整狀態,但殺人的速度絕對比完整狀態要強的多.

對方也意識到這樣不是事情,原本已經退出的輕便兵種立刻再次沖入陣地.輕便魔偶雖然速度快的驚人,但防禦力確實是要比之前低了很多.這些鋼鐵骷髏沒有任何外殼之類的東西,也沒有裝備盾牌和任何武器,他們使用的武器就是鋒利的手指,而面對敵人的攻擊主要還是采用閃避的方式,硬擋的話雖然也還不至于一次就被摧毀,但畢竟胳膊腿都很細,即使是鋼鐵材料也經不起反複的攻擊.

在連續放倒了十幾個之後鋼鐵骷髏終于沒能閃開一個敵人的攻擊被一刀砍到了地上,他的腿上也多了道很深的裂縫,好在鋼鐵骨骼並沒有被直接切斷.旁邊的戰錘武士看准機會就是一錘子,誰知道鋼鐵骷髏突然一撐地面從地上彈了起來,跟著幾個跟頭翻到了包圍圈外.可惜他的運氣不太好,正好閃到一頭巨角蠻牛的前面,一下就被撞飛了出去.

纖細的骷髏骨骼根本擋不住巨角蠻牛這種肉體坦克的沖擊,這一撞直接把他的脊椎給撞變了形.鋼鐵骷髏以奇怪的姿勢再次爬起後又遭到了亂劍襲擊,瞬間又被砍翻在地,不過他在完全被放倒之前又趕掉了兩個人,也算是不虧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十四章 礦區     下篇:第十六卷 第十六章 白日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