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十九章 看走眼了  
   
第十六卷 第十九章 看走眼了

玫瑰看到我們抬著個樓房般大小的東西回來嚇了一跳."這是什麼東西啊?"

"好東西!"我打了個響指,然後勾勾手指,一大群鋼鐵魔像沖上來接替了我的召喚生物們的工作.麒麟武士打架是能手,干苦力就不行了!剛把東西放下他們就一個個揉著腰躺了一地.

"這到底是什麼好東西啊?"周圍已經圍上來了一大群會員,其中一個早到的人再次問道.

我看了看那巨大的制造機,然後對大家道:"你們現在馬上去行會福利中心,一會就知道這是什麼了,還有,誰去發下通知,本行會發放新福利了."

"會長弄回來的肯定都是好東西."會員們對我的福利向來很滿意,一聽又有福利,紛紛跑了出去.

這台大家伙雖然很重,但魔像守衛是不會在乎的.幾百台魔像一起抬著這個大家伙跑到了行會福利中心,不過這玩意太大,根本進不去大門,只好放在了門外.得到消息的行會會員全都跑了過來等著領福利,而我則把使用方法告訴了發放福利的會員,自己則先行離開了發放點.

我個人得到的那兩塊玉中的一塊已經封印了大輪冥王,但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我們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完全控制時間居然只有三秒,實在是讓我很郁悶.不過三秒也不是完全沒用,至少可以當做是大威力技能使用.三秒足夠大輪冥王放一招的了,要是在戰場上,這一招擺平三五千玩家絕對不成問題.

本來想帶著大輪冥王去見見不動冥王的,順便說服一下她們真心的為我工作.我對大輪冥王的控制時間雖然只有三秒,但如果能讓她明白自己的現狀,肯真心的為我們做事,那這塊玉的控制時間也就等于是無限了.不過我剛走到半路就突然感覺到身上的城市之樹樹葉在震動."喂,什麼事?"

"紫日,我是軍神."

"我知道是你.說,什麼事?"

"天宇城那邊的緊急通訊,你要追的紅衣女忍者已經找到,對方現在在法國境內的一個叫德爾塔的小鎮補給."

"告訴天宇城那邊派人給我引路,我馬上到."玉帝對那東西寶貝的不得了,說什麼也是第一要務,再說東西已經到我手上了,居然還被搶了,這種事情我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轉動傳送戒指直接出現在跨國傳送陣里,然後傳到天宇城,跟著再傳送到了法國境內的傳送分站,最後跳躍到了那個小鎮上的傳送點.從接到通知到我到達這個小鎮,前後不到三十秒."會長."我一出傳送陣就有本行會的會員靠了上來.

"帶路."我直接說道.

這個會員不是一般人員,而是當初武將軍給我安排訓練的特殊人員,所以辦事效率比一般人員要快的多.今天那個女忍者也是他們的人發現的.專業人員就是不一樣.

我們拐過幾個彎迅速到達了一間小飯店,這里的大廳里居然坐了三個本行會的人,要不然他們主動向我點頭我還不知道他們是我們的人,還真是夠隱蔽的.帶路的人把我帶到了正對大門的一張桌子上坐下,而對面坐的那個人立刻道:"她就在對面的店鋪里.你從我的腦袋左邊看過去就能看到她."

"她在干什麼?"

"她正在購買藥品和一些特殊材料,根據我們的分析是要重建那只自爆的魔偶."

"她知道我們在監視她嗎?"

"如果知道她就不會還在那里悠閑的買東西了."

"那麼那東西她轉手了嗎?"

"沒有.離開城市之後我們一直跟著她,她暫時還沒有機會,不過看樣子她已經聯絡過接貨人了."

"那你們有調查到接貨人是誰嗎?"

坐在我對面的密探立刻道:"事實上如果你回一下頭就會發現接貨人已經不存在了."

我驚訝的立刻轉頭去看,結果看到靠近樓梯邊的一張桌子上的兩個人正在向我點頭,那兩個人在示意完之後一起把桌布向上拉了拉,我瞬間就看到了桌子底下躺著一個被捆成肉粽的人.那兩個人在確認我看到之後又把桌布放了下來,附近並沒有人注意到這一切.

當我回過頭來的時候那個情報員立刻搶在我之前說道:"這只是個NPC,所以我們才會去抓他.對方似乎很害怕事情泄露出去遭到我們的報複,所以不敢派玩家來,只是派了個自由NPC,即使被抓住也無法從他身上查到什麼."

我點了點頭道:"你們是想逼對方派玩家來接頭,並順藤摸瓜找到背後指使者?"

"差不多吧."

看來這些專業間諜真是不簡單,居然輕松的做了這麼多普通玩家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那麼我們只要繼續盯著她就行了是嗎?"

"是的."

"哦,有動靜了."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一個看起來很鬼祟的家伙從外面走進了店里,然後和那個女忍者擦肩而過.女忍者迅速的完成了補給走了出來,然後那個家伙也在之後跟了出來朝女忍者相同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來你該換地方了."和我接頭的人說道:"我們有人等在那邊,我就不過去了."我點點頭起身走了出去.

女忍者一路走到城外,然後進入了一片樹林,那個之前在商店里和他擦肩而過的家伙也跟了進去.我沒有直接跟進森林,而是找了塊大石頭躲到了它的背後,接著召喚玫瑰藤和開拓者帶我進入了地下.有開拓者的挖掘,我們很快就到了森林里面.玫瑰藤從大樹的根部向上鑽了個洞,然後把幾根觸手伸了出去,我則在大樹底下看著通過那些觸手尖端的水晶眼傳回來的圖象.

當畫面出現時我稍稍有些意外,因為眼前並不是只有那個女忍者和那個來接貨的人,而是有著多達八個人在現場.這八個人看起來分別屬于兩方勢力,其中那個從我手里偷了東西的女忍者身邊居然還有一個和她很像的女忍者.這兩個女忍者的裝備並不一樣,但看起來卻非常類似,而且都是大紅色的,只是從我手里偷走東西的那個女忍者的裝備似乎更好一些.之前只有她一個人的時候我還無法分辨,現在看來當初在紅色星球的那個熔岩通道出口處堵截我的應該是旁邊那個女忍者,而從我手里偷走東西的這個則是另外一個人,只是她們的裝備太像,又都蒙著臉,所以一開始我認錯了.

這兩個女忍者身邊還跟著一個歐洲人,大約二十八九歲年紀,長的還算帥氣.不過,這家伙的裝備看起來比較古怪,肩膀上扛著個大鐵錘,身上卻沒有任何鎧甲類防具.再說這家伙的身材看起來也不太像力量型的戰士,拿著個錘子顯得相當怪異.

對面的四個人顯然是一伙,之前去和女忍者接頭的那個歐洲人站在後面,好象完全沒他什麼事,估計只是個跑腿的.另外三個清一色的是亞洲人種,但因為職業都是西方化的,所以我也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哪國人.

兩邊的人在一起簡單的交流了幾句,大致意思也就是互相問了下貨和錢都帶了沒有,確認之後就開始互相交貨.雖然這場交易沒我什麼事,但交易的東西卻是我的,所以我還是不得不參與一下.就在雙方互相把錢和東西拋給對方的時候地面突然向上爆開了一個大洞,一只大腦袋從地下鑽出,一口將飛到半路的錢袋和那面鏡子一起吞了進去,等那些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大腦袋已經重新縮回了洞里.

"開拓者好樣的."我從開拓者嘴里接過了兩件東西,這下交易算是結束了,兩邊的東西都到我這里了.不過,上面那群人看來並不打算就此放過我.

轟的一聲,我們背後的通道被轟出了一個大洞,那三個亞洲人掉了進來,但是還沒等他們向前派,旁邊的牆壁上突然冒出兩個女人,正是那兩個女忍者,她們的出現位置比那三個家伙還要近.

"原來是你?"下來的這五個人居然都認識我,不約而同的一起喊了出來.

我笑著揚了揚手里的鏡子."這個本來就是我的,現在這叫物歸原主,至于這些……"我又晃了晃那個錢袋."算是你們偷我東西的賠償,這件事情就算結束了,那麼再見了."我剛說完我們之間的通道就整個坍塌了下來,開拓者和玫瑰藤迅速啟動把我送上了地面.

地面上還站著兩個人,只是看到我之後除了驚訝之外並沒有什麼行動,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兩個不是能打的人物,知道沖上來也是送菜的份,所以干脆沒動.收回開拓者和玫瑰藤,我直接召喚出夜影翻身跳了上去.夜影剛剛啟動,背後的土地就再次炸開,那五個被活埋的人一起鑽了出來,只可惜夜影速度太快,他們也只能跟在後面吃灰.

不過那兩個女忍者到是讓我稍微遇到了點意外.我只看到一道紅光閃過,接著前方就突然多了兩個人.兩個女忍者同時擺出了阻擋的架勢,但我們卻絲毫沒有減速.咱好歹也算重騎兵,讓倆忍者擋下來以後還混不混了?

毫無懸念的碰撞,兩個忍者都沒有真擋,僅僅是側了一下身就閃了過去.她們本來是打算襲擊夜影的腿的,可惜夜影使用了幻影突擊,一下就沖了過去,根本沒給對方任何機會.

"中."背後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嬌叱聲,隨之而來的是我背後的水銀盾牌突然閃現,一枚飛鏢被水銀包裹住停在了距盔甲僅一厘米的地方.我正想回頭嘲笑她兩句,突然感覺情況不對,猛然一低頭,一把忍者短刀從我頭頂滑了過去.要不是我反應快,這刀應該正中我的脖子.

對方一擊不中立刻進行了二次攻擊,一刀繞過我的腦袋從前面捅了過來.我的身影突然一閃消失在原地,忍者刀差點刺入對方自己的肚子里,同時,我出現在了對方的背後,一只手已經繞過了她的脖子將她的腦袋牢牢鎖住.對方使用巧勁想扭身脫離,但是我的臂甲內側突然彈出了一排刀刃,帶著一陣平滑的切裂聲,扭脫的只有她的身體,而腦袋卻留在了我的臂彎里.

我跳回鞍座上一夾夜影的肚子,夜影的身體瞬間化為一道幻影消失在原地,而下一秒我們已經出現在了剩下的那個女人的身邊.這個女忍就是後來從我這把東西搶走的那個,看起來她要比另外一個女忍要厲害一些.發現我的出現後她立刻向後滾了出去回到那三個人的身邊,後面他們的同伴也跟了上來.我讓夜影站定,然後對他們道:"逃跑只是我不想這東西有什麼閃失,並不是我打不過你們.就憑你們幾個還不是我的對手.從你們被我發現的時候開始你們就已經失敗了,所以……不要再給我添麻煩.你們除了能讓我多費些力氣之外什麼也做不到."說到這里我一拍夜影的脖子."夜影走了."

"別被他嚇住了."那三個來接貨的人員中的法師突然出手射出了一道紅色的光柱.

"戒律——絕對鏡面."戒律之環在我背後突然啟動,那道紅光被彈了回去.剩下的那個女忍者到是反應很快的閃了出去,可是其他人就沒那麼好運了.說起來那道紅光的威力還真不小,居然把他們一群人給一起報銷了.

女忍者一個跟頭滾出老遠才重新跳了起來,但是她並沒有沖過來,而是在看到懸浮著的戒律之環後愣了一下,最後突然下沉,逐漸沒入了土地之中.

"哼,都說了你們不是對手,還偏要跟我搗亂."我拍拍夜影的脖子,然後夜影縱身飛上天空向著天宇城飛了過去.

既然東西到手,那就不能在我這里多留,免得再添麻煩.我直接帶著那面鏡子傳送到了天庭.玉帝一聽最後一件東西到了高興的差點蹦起來,不過在接過我手里的東西後他的表情卻逐漸陰沉了下來.

"紫日."玉帝終于放下了手里的東西,轉而對我道:"這東西你是從哪弄來的?"

一看玉帝的表情我就知道出了問題,但一時之間還真想不到到底哪不對,只能實話實說."這是我從那個搶了東西的人那里搶回來的."

玉帝皺著眉頭猶豫了一下,然後再次問道:"你能說下當時的情況嗎?"

"當時我跟蹤對方到了一片林子里,結果看到她正在和一群人交易,就在他們交換物品時被我截了下來.怎麼?有什麼不對嗎?"

玉帝沉吟著說道:"你這樣說我就明白了.你的人品我還是相信的."

這下我真的被搞糊塗了,明明東西已經交到了玉帝的手里,怎麼又和我的人品扯上關系了?"玉帝可否明示到底出了什麼事?"

"這是塊假貨."玉帝隨手把那東西扔了過來.

我驚的下巴差點掉下來."假貨?怎麼可能?這魔力波動明明沒錯啊!而且這形狀和被搶走時也是一樣的啊!"

"就是因為形狀一樣,所以我才說是假的."玉帝歎著氣道:"你也別太緊張,這事不怪你,也是我的錯,當初應該把內幕多告訴你一些的!可惜啊……!其實我當初告訴你此物會改變形態只是一種表象,這東西真正的特點是根據持有者的屬性改變形態."

"根據持有者的屬性改變形態?那之前交給您的那件東西我拿了那麼長時間為什麼沒改變形態?"

"那是因為你沒向其內部送入自己的魔力,不過即使你不那麼做,只要帶在身邊足夠長的時間它也會自動變形的,只是你持有的時間還沒有達到這個標准.你拿來的這件東西雖然有著類似的魔力波動,卻沒有同樣的力量,所以這是個假貨.你說的那次交易可能本來就是假的,搶東西的那個人本來就沒打算把震動賣給對方,只是湊巧你把假貨給搶了回來.只是……"

我的腦子根本不笨,玉帝剛一說出原因我就和他想到了一樣的問題."只是她怎麼會有仿制品?"

"我也是在擔心這個."玉帝愁眉不展的思索了起來."這種贗品雖然完全沒有真品的功能,但只要不使用它就機會無法區分出來,可見偽造者的技術非常之高超."

我點點頭."不管怎麼說贗品是從那個女人身上搶來的,就算真東西現在不在她身上,她也應該知道東西去了哪,我現在就回去找她,應該能找到些線索."

玉帝伸手制止了轉身欲走的我."慢著.你這樣跑回去就算再拿到個假的也無法分辨,先聽我告訴你一些辨認方法.其實想要識別真偽也很簡單,首先就是要輸入魔力使之變形.如果遇到你的魔力後沒有發生變形,那就說明這是塊假貨.還有就是拿到東西之後你可以用你的永睄C試一下.真東西是不會被破壞的,你的永琱]不能把它怎麼樣.如果你一劍把搶來的東西給劈開了,那件就一定是假的."

我點點頭."記住了.請玉帝放心,這次我絕對不會再被騙了."

"我相信你的能力."玉帝揮了揮手."去吧."

我一出了南天門就開始罵玉帝.這個老家伙真不是東西,什麼都不肯告訴我.要是他早點把這東西的秘密都告訴我就根本不會出現我被騙的情況.事實上這次被騙根本不是因為我的問題,而是因為玉帝沒有事先告訴我正確的信息.我從他那里得到的信息就是這東西的魔力波動非常特殊,所以一直以來這就是我的唯一識別方法,就算我再聰明也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分辨真假.

到了艾辛格之後我立刻找到了軍神,然後讓他利用本行會的情報網絡搜索那個女人,只是目前來看這可能有點困難.我們的情報人員也不是吃飽了沒事干,平時他們都很忙的,如果不是有重要情況一般不會去干擾他們的常規行動.之前拿到那東西之後我們就認為再追蹤那個女人已經完全沒有必要了,所以也就沒再派人跟蹤了,現在可好,想找也找不到了.

我沒時間在這里等情報人員去找人,趁這個工夫正好先把千級關卡任務做完.上次在埃及我已經完成了一千級後的級別開啟任務,也就是說只要完成了這個千級關卡任務,後面的級別就都可以升上去了.當然,我還得先把心隱帶上,我們倆的任務是連鎖的,不帶他也不行.

"老大,你終于有空啦?"聽說我要去做任務了,心隱立刻就以閃電般的速度沖到了我的面前.

"我也沒辦法啊!你們這些玩家到是清閑,只要完成行會的定額任務就OK了,我卻必須到處奔波,忙都忙死了.對了,你上次的任務內容是什麼來著?我都給忙忘了!"

"我的任務是尋找刺客聖物,你的任務就是保護我不被半路上殺出的怪物給干掉."

"哦,想起來了.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誒……這個恐怕有點問題."心隱突然拉住了我.

"還有什麼問題?難道你還沒准備好補給品?沒關系,我這里有的是."

"不是這個事情."心隱拉住我道:"聽會里的人傳,老大你好象是龍緣的人,所以《零》的內容你應該比我清楚.上次我們接的那個任務……"

"任務怎麼啦?"

"任務升級了!"

"升級?"我剛一問出口自己就想起來了.《零》之所以號稱劃時代的游戲,最主要的原因還不是它所使用的虛擬現實技術,而是人格化系統.簡單點解釋就是《零》的游戲系統基本上可以被當成一個人來看待,而且他對于游戲任務的設置也不會是完全固定的.任何任務都會根據玩家的情況隨時切換後續情節,也就是說除了你已經經曆的部分,任何後續內容都是不確定的.我們這麼長時間沒去做任務,系統肯定是認為我們被什麼情況限制住了,所以他必然會對任務做出修改以適應我們的需要,因此這個任務的內容肯定發生變化了,而且系統十有八九還會搞出點東西來把任務變化的前因後果都給交代一下,總之就是讓事情合理化.想到這里我趕緊接著問道:"那任務變成什麼樣了?"

"我剛遇到了接任務的那個NPC,然後向他告訴任務出了點問題,東西已經被別人拿走了,現在去也沒用,不過他也給了一個更改過的任務.任務要求我們刺殺一個NPC."

"刺殺?要殺什麼級別的NPC?"

"NPC到是沒什麼,二百級玩家就能輕松搞定,問題是我們兩個的運氣實在太背了,居然撞上了交叉任務."

"靠,不是這麼黴吧?"交叉任務號稱游戲三大極品任務之一,不管你的實力有多牛,成功率都鐵定會低于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說成功的機會不到一半.至于原因……就是因為敵對雙方都是玩家,交叉任務就是兩組玩家的任務發生了關聯.如果是協同任務還好說,萬一是對抗任務就完蛋了.心隱既然說事情不好,那肯定是撞上對抗任務了,這就意味著我們雙方只有一方的任務能完成.我們拿到的是刺殺任務,對方肯定就是保護任務,不管如何都有一方會失敗,甚至更悲慘,兩邊一起失敗.萬一我們只是傷到了目標,卻沒干掉他,那保護方也算失敗,只是懲罰會比目標死亡小一點,但總的老說會判定為雙方一起失敗.

心隱非常難過的道:"很不幸的是我們確實很黴,因為對方接的居然是團隊任務中的行會任務,而我們兩個卻是個人任務!"

我點點頭."這個到是可以理解.我個人的戰斗力太強,單獨的敵人很少能擋的住我.而且,這種任務中刺殺者比守護者要占便宜一些,所以我們並不吃虧."

對于這種任務安排我確實毫不在意,畢竟刺殺任務又不是要和對方拼命,只要干掉目標就可以了,所以對方即使人多也不一定都能發揮戰斗力,只要能接近我的人沒有戰勝我的本事,我就可以毫不費力的完成任務.只是這個游戲系統的人格和女媧一樣強大,他是肯定不會弄一幫子烏合之眾來當我的對手的,所以十有八九這些人會讓我很頭疼.

既然不想遇到的事情也讓我撞上了,那就只能去試試了,好在主動權在我們這邊.刺殺任務通常都有時間限制,要不然給你無限時間,對方豈不是要永遠守著保護人了?我和心隱這次接到的任務時間限制到是比較長,居然足足有一個月的時間,而任務是心隱昨天才接到的,也就是說才剛剛開始而已.

按照一般的策略,我應該多等一段時間,等對方防禦松懈下來了再去刺殺,但我的時間也是很寶貴的,如果那樣做的話,等他們松懈了我也未必有時間來做任務了,所以我還是決定和心隱馬上就動手.

做任務之前得先了解下實際情況,最起碼得先搞清楚要刺殺的人的具體情況以及他所在地的情況,好在本行會有個強大的情報網絡支持,需要的信息很快就到手了.根據情報顯示,我們這次要刺殺的目標是個普通NPC,而且是因為這個任務才臨時獲得了戰斗力,之前他應該是沒有攻擊能力的自由NPC,而且即使現在能打仗了,其實際戰斗力也才相當于兩百級的普通玩家,對我們來說絕對是一碰就掛的人物.

相比之這個人的實力,他的身份要相對麻煩點.這家伙是個目擊者,而刺殺任務的原因就在于這個家伙看到了我們上一個任務的任務目標被拿走的過程,而發布任務的一方不希望這件事情被人知道,因此這個目標就必須得干掉.這個該死的人性化系統改任務也會自動進行事件合理化,但其修改結果卻是我們多了個敵人.這次執行保護任務的那個行會就是因為需要知道那件東西的去向,所以才會保護那個目標人物.雖然我不知道對方具體是接到了什麼樣的任務,但和我們作對是肯定的了.

在了解了具體的背景之後我又了解了一下對方的實力.那個保護目標人物的行會名字很有個性,叫什麼日月神教.這個行會的會長名字叫火荒,是個火系法師.比較讓我驚訝的是我居然在中國玩家的個體戰力排行榜上看到了他的名字,而且這家伙居然還在今天早上從第十六升到了第十位,至于他為什麼會突然跳級我就不清楚了.

這個行會的除了會長比較麻煩之外還有兩個副會長也很要命.這兩個被他們行會的人戲稱為黑白無常的副會長一個叫白天一個叫黑夜,而且據說當初選名字時他們倆並不認識.這兩個家伙的職業和名字基本上是完全顛倒的.白天的職業是黑暗系的見習死神,屬于特殊職業分支.這里需要說名一下,特殊職業分支和特殊職業並不是一回事.特殊職業是指從開始就很特殊的職業,這種職業一開始就不在可選列表里,需要一定機遇才有可能使用,而特殊職業分支一開始就是普通職業,只是後來的進階方向發生了特殊化,最後進化為了別人無法選擇的特殊職業.

這個白天的見習死神據說最後可以進化為死神,而其職業的原形居然是亡靈族的幽靈法師.幽靈法師這個職業屬于法師序列,但見習死神卻是個以物理攻擊為主的半法系職業,基本上推翻了原先的職業特點.不過不管怎麼說,見習死神確實是個很麻煩的職業,而且實力很可觀,要不然我也不會在中國玩家個體戰力排行榜上看到他了.

黑夜這個家伙的職業也和他的名字剛好顛倒,他是個白魔劍士,而且是那種很討厭的雙系魔劍.另外,這家伙和我一樣也是個寵物很多的家伙,而且據說其中還有兩只熊貓.

"他們還有熊貓?"我驚訝的看著情報.

心隱也有些擔心的問道:"我們是不是也把吉祥如意帶上?"

"我們的任務能帶別人幫忙嗎?"

"應該是可以的吧!"心隱不太確定的說道:"我們執行的是刺殺任務,人多了反而不太方便,所以任務並沒限制人數,我想多帶幾個人應該沒什麼問題."

"那就帶上.我的一千級關卡任務可不是隨時都有的,這種時候就需要好運的支持."

要是在本行會搞戰斗力排行榜,新家盟的銀雪絕對是第一,其次就是維娜這個女神,然後才輪到紅炎.但是,如果本行會和天庭全面開戰,最後能活下來的肯定就只有那倆熊貓.他們的無限幸運屬性實在是太牛了,就算是對上銀雪這個級數的高手也鐵定沒事.

看完情報之後分析了下我們的優勢和劣勢,然後我就帶著心隱去行會總部把吉祥如意給拐了出來.這倆熊貓比我上次看到他們時又胖了一圈,而且還有繼續橫向發展的趨勢,不過胖歸胖,這倆熊貓的動作可一點也不慢.我剛拿出塊牛排想誘惑他們一下,只見眼前貓影一閃,我手里就只剩空氣了.

"咦?他們吃牛肉?"心隱仿佛發現新大陸一樣問道.

"你不知道熊貓是食肉動物嗎?不過咱們行會的熊貓不光吃肉,還吃魔晶石.養他們倆的費用比養一個動物園還多,簡直是在吃錢!"

我在這邊和心隱說話,這倆小家伙卻完全不認生的圍著我們倆轉圈,而且吉祥居然還站了起來用前爪翻我的盔甲腰帶企圖從里面找出些吃的.

"你們兩個給我停下來."在吉祥差點把我的裙甲給拆掉之後我不得不出聲喝止他們兩個."好了,到這里來站好."

雖然調皮加貪吃,但我們的吉祥物智商還是不錯的,一聽我的話立刻在我面前站的筆直.不過倆熊貓像士兵一樣雙腿立正實在是沒有一點英武氣勢,反到讓心隱笑的滿地打滾.我沒管心隱,而是一本正經的對倆熊貓說道:"現在本會長要去做個任務,需要你們的幫助.只要你們干的好,一人獎賞一塊這麼大的魔晶石."我拿手比了個鴨蛋的大小.

吉祥這家伙用爪子撓了撓頭,然後居然給我比了個西瓜的大小.

"靠,你也太黑了點吧?最多這麼大."我又比了個香瓜的大小.

兩只熊貓看了看我的手,然後如意迅速的扒在吉祥的耳朵邊上嘰里咕嚕了一會,接著吉祥又對著如意嘰里咕嚕了一會.兩只熊貓就這麼你來我往的磋商了半天,然後如意比了個香瓜大小的樣子,接著吉祥伸出了兩根爪子,這意思就是要兩塊香瓜那麼大的魔晶石.

"成交."我迅速同意了他們的要求,吉祥立刻伸出了一只爪子跟我握了握表示交易成立.

帶著倆熊貓上路比較麻煩,必須非常小心的隱蔽行蹤.這倆家伙FANS爆多,尤其是女孩子,看見他們就走不動路了.為了不引起交通堵塞,我直接選擇了空運.

"這就是那個日月神教的總部?"我看著面前的山崖很是郁悶的問道.

站我身邊的本行會情報人員立刻點頭確認道:"這就是了."

"靠,這種地方該怎麼混進去啊?"來之前我一直以為這里是個小城市,可是怎麼也沒想到對方的總部居然不在城里而是在城外,而且還在一座懸崖的半山腰處.這個行會的總部除了用傳送陣進入之外就只有從半山腰處的那道天然裂縫爬進去了.雖然這鬼地方進出很不方便,但也為防守提供了便利.傳送陣這東西是能設置權限的,只要對方不開放權限我們就很難進入.其實要想強行使用傳送陣到也不是沒辦法,只要請些高級陣圖法師像黑防火牆一樣把權限打開就可以了.但這種方法一般只有戰爭時期才會考慮,原因就是成本太大.至于那個剩下的唯一入口,我很難想象對方會懶到連唯一的一個入口都不設置崗哨.

"這鬼地方估計很難秘密潛入了!"我看著懸崖說道.

"要不然我們自己挖一條路進去?"心隱提議.

"這個恐怕不大可能."來給我們做引導的情報人員道:"這座山的質地稍微有些特殊,山體內有大量的片狀結晶岩和水晶片,雖然這些劣質散礦沒有開采價值,但礦物本身卻使得山體內部像銼刀一樣危險,在其中開拓的挖掘生物很容易受傷,即使使用機器開挖也會快速消耗鑽頭等工具,根本就無法開鑿通道."

"那我們不是進不去了嗎?"

"這個我們也沒辦法,知道這些情報已經是不錯了."情報部門的會員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揮揮手道:"這些就不錯了.既然這樣,你先去忙你的吧,這邊我們自己會想辦法."

"那我先走了."情報人員告辭離去,我和心隱卻開始望著懸崖發呆.按照任務要求,心隱需要潛入並刺殺那個NPC,而我的任務則是保護心隱完成任務.可現在我們連進都進不去,刺殺就更無從談起了.

"對了,會長你不是有個幻象女神嗎?"心隱激動的問道.

"你認為有哪個行會的大門口沒有反隱形結界?要是進了城市再想辦法隱形到是有可能混過去,在這邊是絕對無法靠隱形混進去的."

"要不然我們試試破解傳送陣權限?"

"你出錢嗎?"我一句話就把心隱頂了回去.

"那要不我們硬闖?"

"雖然我自認為自己戰斗力強悍無比,但我不太認為自己有能力在面隊一個行會的敵人時還有能力照顧你."

"那難道我們就進不去了?"

"誰說的?"

"可是我們根本沒法進去啊!"

"方法我早想好了."

"什麼方法?"

"直接大搖大擺的走進去."

"會長你別拿我開玩笑了!"心隱不滿的抱怨道.

"切,誰有工夫和你開玩笑.快點轉過去."我一把抓著心隱的肩膀把他給轉了過去,然後提醒道:"用點勁,別趴下去了."我剛一說完心隱就感覺背上突然一沉,要不是我事先提醒,他還真的差點坐到地上.心隱只覺兩只毛茸茸的爪子環過了自己的脖子搭在了自己的胸前,那松軟的皮毛到是讓人感覺很舒服,只是這分量實在是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會長你干什麼?"心隱驚訝的問我.

"你不是問進入的方法嗎?這就是方法.別亂晃,給我好好的背著."我把如意又向上提了提,讓她趴的更舒服一些,然後又把吉祥給抱了起來.我和心隱不同.他是刺客,點數都加到敏捷上去了,背只熊貓已經幾乎走不動路了.我卻不同,咱可是戰士出身,力量點驚人,抱只熊貓和夾個公文包差不多."好了,現在你啥也別管,盡管大搖大擺的向前走就行了."

"這能行嗎?"

"你把那嗎字去了.不讓你見識下吉祥物的厲害你就不知道啥叫國寶."

雖然心隱對我的話很是懷疑,但畢竟我是會長,他也只好跟著走.先開始剛出那片藏身的樹林時心隱基本上就是走一步看三步,但隨後在他發現並沒有人注意自己時就加快了點速度,直到我們平安的走到懸崖下他才開始有些相信我的話.

"靠,我們居然真的就這麼走過來了!"心隱回頭看了看樹林到這邊的距離,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那片懸崖前面基本就是片空地,而對方不可能不對這里做任務監視,可我們就是這麼走了過來,還就沒人注意到.

"這算什麼,厲害的在後頭呢."我低頭對吉祥道:"只要你讓我們成功潛入,回去之後我再額外給你塊這麼大的魔晶石."

吉祥一聽立刻跟吃了興奮劑一樣蹦了起來,然後突然從背後抽出了原先不知道藏在哪的拂塵,接著就像個老道一樣圍著我開始跳大神,只是看著一只熊貓跳大神實在是太爆笑了點!

不等吉祥跳完我就開始了動作.先把龍筋索的索頭換到了複仇者的箭頭上,接著對准洞頂一動機簧,弩機立刻帶著索頭飛了上去.此時的洞口正有兩個NPC守衛在站崗,忽然洞內的一塊石鍾乳掉了下來,啪的一聲在地上摔的粉碎.我的那支箭也在同時射中了洞頂,撞擊聲剛好被掩蓋掉了.

我在下面試了試索頭,確認可以承受重量後才把索頭交給心隱."你先爬上去."

"可上面肯定有守衛的."

"你就放心吧!就算上面全是人,只要你別把如意搞丟了,就絕對沒人會發現你."

"這可是你說的,萬一我被發現之後任務失敗可就全都怪你了."

"你就放心吧!"

在我的一再保證之下心隱終于背著如意爬了上去,在他到達頂上洞口的時候卻正好看到兩個守衛在那收拾墜落的石鍾乳.

"愣著干什麼?向里走啊."在心隱發呆的這會我已經飛了上來,看到里面的NPC在清理東西立刻讓心隱抓緊時間進去.誰知道就在我們准備進入的當口,那兩個守衛突然站了起來,並且有回身的跡象,可就在這個當口,外面突然吹起了一股強風.地面上的石粉被風一鼓立刻飛了起來,兩個守衛轉是轉了過去,卻一起被眯了眼睛.我趕緊向心隱比了個禁聲的動作,然後指指里面.心隱也明白過來了,剛才這風就是吉祥如意的無限幸運造成的結果.趁那倆守衛蹲那揉眼睛的機會我們兩個已經躡手躡腳的移動到了洞里.

只要過了洞口,後面的檢測魔法就會相對薄弱一些,至少對方不會把行會里擺滿反隱形法陣.心隱是刺客,潛行術自然是會的,隨著技能啟動,他的身影逐漸變成了半透明狀態.這個是我目前看到的畫面,因為我們是組隊的,所以我還能看到半透明的樣子,其他人除非有反隱形的技能或者寶物,否則是根本看不到他的.

我雖然不是刺客,但我有魅影披風.盡管這東西會在移動中露出破綻,但也不是太明顯,在這光線不足的地洞里因該不大容易被發現.再說了,這洞里回音這麼厲害,有人過來肯定老遠就聽見了,我只要在對方出現前保持不動就行了.

因為這個行會的總部不對外開放,混入又很困難,所以我們並沒有這里的地圖,現在也只能是到處亂撞,好在這里的路也不算複雜.可能是對入口的把守比較有信心,所以對方沒把內部的道路設計成迷宮,只是建立了簡單的井字格型交通道.不過盡管如此,想在一個如此巨大的地下網絡中找到對應的房間也很麻煩.但是,我們有一對超級吉祥物,這種事情也就不是問題了.

"我們往哪邊走能找到那個目標人物?"我問吉祥.

吉祥非常隨意的伸爪一指,我立刻帶著心隱向那邊跑.以吉祥的幸運值,要是指錯了那就一定是因為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升起的.

我們根據吉祥的指向一路狂奔,期間遇到不少對方行會的人,但卻沒有一個人看到我們.這些人每次碰到我們之前不是遇到東西落地就是遇到別的事情,所以我們碰到他們時,他們大多在彎腰撿東西,而即使看到了我們的腳,對方也想不到有人敢在他們行會內部大搖大擺的從他們身邊走過去,而我們確實就是這麼做的.

連續跑了很遠之後我們徹底脫離了密集的地道網絡,前方的一道大門擋住了我們的去路.我們正在發愁該怎麼進去,大門卻自己打開了.我們倆開喊機會移動到了門邊站定,隱形狀態只有在完全不動的前提下才是最有效的.

兩個對方行會的人從我們面前走了過去,而我們兩個則一起從門下翻了進去.出呼意料,這邊居然還有道門,而且門上還有個類似棋盤一樣的區域.這顯然是某種類似密碼鎖的東西,要是平時應該會費點事,但今天就不用那麼辛苦了.我把吉祥抱到了那東西前面,然後吉祥在上面簡單的畫了幾下,大門突然咔的一聲向上升了起來.

當大門完全升起的瞬間,我和心隱都傻在了原地.吉祥指的路到是沒錯,那個目標人物還真在門後面站著,只是現場的人多了些.那三個情報中特別提到的會長副會長居然全都坐在里面.

"紫日會長,我們恭候多時了."坐在中間的家伙帶著得意的笑容毫無誠意的問候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十八章 敲詐與反敲詐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二十章 不該來的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