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五十章 阿奴比斯是個神經病  
   
第十六卷 第五十章 阿奴比斯是個神經病

"我們為什麼要告訴你?"一個聲音突然在門口響起,搞的我們幾個全都一愣.

"阿奴比斯!"我驚訝的發現進來的人是阿奴比斯,更讓我驚訝的是他的左右手里還一手提著一個人.等他走近了我才發現感情這倆還是熟人,一個鬼手信長,另一個是槍神.

阿奴比斯沒注意我的神情,而是故意壞笑著問我:"我又不欠你東西,這麼大的秘密憑什麼告訴你?"

阿奴比斯話剛說到一半,之前那個美女卻在我驚愕的目光中突然跳起來給了阿奴比斯一個爆栗."怎麼和客人說話呢?"美女非但沒有因為敲了阿奴比斯而感到害怕,反而還教訓起了阿奴比斯."知道你為什麼老是交不到朋友嗎?就是因為你這個古怪性格.對朋友好一點你會死啊?"

接下來的情況更是讓我的下巴差點掉下來.一向飛揚跋扈目中無人的阿奴比斯居然跟個看門狗一樣低著頭在那挨訓,別說報複了,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老天啊!這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啊?難道是太陽神的老婆?不對啊!阿奴比斯對太陽神也只不過是服從和尊重,遠沒到這種卑躬屈膝的程度,要是碰到太陽神的老婆那就更不應該這麼乖了.再說太陽神好象也沒老婆吧?那這位到底是誰?居然能罵的阿奴比斯連回嘴都不敢?

"哎呀,你怎麼又打他啊!"一個全身黑色皮甲的中年人突然從門外走了進來,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個侍衛一樣的家伙.

看到這個中年人我眼前一亮,趕緊上前行禮."奧西里斯大人,我是紫日,不知道您還記得嗎?"

"神選者我當然不會忘記,何況戒律之環還在你手里,我們遲早要打交道的,我怎麼可能忘記呢!"

我們這邊話音還沒落,那位已經被我奉為神明的美女就又挑戰了一次我的心理極限.她居然走過來扭住了奧西里斯的耳朵把他拖到了阿奴比斯身邊,然後指著阿奴比斯開罵."你這個當父親的平時也不做個表率,見了人家就談什麼利益好處,你是榜樣知道嗎?孩子學壞十個有九個都是父母這邊先出了問題."

驚愕這個詞現在已經不足以形容我的心情了,我感覺整個世界好象都顛倒了過來.這個女人該不會是水神努在人間的代言人吧?奧西里斯可是冥神,太陽神也只比他大半級而已.整個埃及能見到的神明之中太陽神拉是最大的,跟著就是奧西里斯和科荷普拉這兩位,只比拉本人低半級.這個女人現在跟訓孫子一樣教訓奧西里斯,那她是個什麼地位?難怪阿奴比斯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呢,合轍這女人來頭這麼大.她要不是水神化身就是水神的代言人,要不然我實在是想不出來埃及還有誰地位這麼高了!

等等,情況好象不對.水神是至高神,連人間的戰爭恩怨什麼的都很管,為什麼對奧西里斯的家事這麼感興趣?難道是……?

果然還真讓我猜著了.阿奴比斯忽然說道:"媽,您就別說了,爸他那是為了工作."

得,我說呢!合轍這位長著娃娃臉的大美女竟然是阿奴比斯他媽.我說怎麼阿奴比斯一點反抗精神都沒有呢,現在算是徹底明白了.不過奧西里斯怕老婆這種神界八卦確實很驚人,不知道我要是出個神族八卦周刊能不能賣的出去.估計可能會被提前封殺.

那邊一家三口正在那進行家庭教育活動,我忽然發現被阿奴比斯提進來的兩位正在偷偷摸摸的往外爬.我打了個響指,一道旋風卷過我已經瞬移到了他們兩前面.槍神和鬼手信長爬的好好的突然發現前面多了兩條人腿,結果抬頭向上一看正好對上我戲謔的笑臉.

"兩位這是要去哪啊?"

"紫日你在和誰說話呢?"沒想到第一個開口的居然不是槍神和鬼手信長,而是旁邊的曹恩.和我不同,他們三個都不是亡靈系職業,所以玩家死亡後沒有複活的靈魂他們是看不見的.

我沒回答曹恩,而是對著面前的槍神和鬼手信長說道:"你們是不是以為我看不見你們啊?哈哈哈哈,真是好笑,鬼手信長君居然也有學小狗爬的時候.可惜這里只有我一個人欣賞,真是可惜啊!"

"你……!"鬼手信長終于忍不住一下跳了起來.

我故意囂張的刺激他."我怎麼啦?有本事你過來打我啊?"

鬼手信長現在就是一個白魂,別說沒有攻擊力,就算有攻擊力他也清楚沒有武器的情況下是肯定打不過我的.

"怎麼不打了?你不是很能嗎?"我得意的看著氣的快吐血的鬼手信長,這種羞辱人的機會可不多見啊,必須好好把握,最好能把這家伙氣個半身不遂,那我以後就省事了.

"會長你到底在和誰說話啊?"這次是文蕊問的.

我伸手從鳳龍空間里摸了三個瓶子出來扔給他們三個."一人一瓶."

曹恩接過瓶子就要往嘴里倒,我趕緊喊停."誰讓你喝了,那是擦眼睛的!"

"哦."三個人趕緊把瓶子里的液體倒在手上然後往眼睛上抹.

"啊!原來那里還有兩個人啊!"文蕊第一個叫了起來."可是剛剛為什麼看不見呢?"

"笨啊你?那是玩家複活前的鬼魂,你又不是沒掛過,應該知道白魂複活前別人是看不見摸不到的吧?"簡凡教訓道.

"難怪呢!可是紫日會長怎麼看的見啊?"

我笑了笑說道:"你都不知道我的屬性是什麼嗎?"

"好象你的屬性全是一片紅,哦對了,你是紅名,所以你看的見鬼魂."

"紅名可看不見鬼魂,我只不過因為有亡靈控制能力所以能看見鬼魂,要不然連自己控制的東西都看不見還混個屁啊?"我說完又轉過來面對槍神和鬼手信長然後笑了起來."兩位不是被我干掉了嗎?怎麼有空到這邊來啦?"

槍神無奈的瞟了一眼那邊正被大美女猛敲腦袋的阿奴比斯,意識是:"你沒看到我是被那家伙提溜來的嗎?"

我看了看阿奴比斯,然後笑的更得意了."阿奴比斯,你怎麼把這倆家伙也抓回來啦?"

阿奴比斯一聽我問話立刻就托詞跑了過來,我知道他是借機逃離他媽的說教,要不然他才不會這麼熱情呢.阿奴比斯跑過來之後連忙把槍神和鬼手信長一手一個提了起來,然後招呼我們幾個趕緊閃人.我配合的迅速離開了這邊,至于阿奴比斯他媽的怒火還是讓奧西里斯大人一個人去頂吧,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給阿奴比斯當人體盾牌了.

我們剛離開房間我就拉住了阿奴比斯."你把他們也抓來干什麼啊?亡魂雖然也能被殺,但是他們死亡除了會增加半小時的複活延遲根本都沒有別的懲罰啊!"

阿奴比斯忽然邪笑著看向了我,搞的我全身的寒毛都站了起來,本能的就感覺到阿奴比斯這家伙要陰我.事情也果然沒出我的意料之外,阿奴比斯這個家伙果然是我見過最惡魔的家伙,實在是太邪惡了.他居然把我們帶到了一個競技場一樣的地方,然後對我道:"我覺得只跟你一個人可能會吃虧,所以我想再找幾個能夠和我接觸的普通人."

鬼手信長和槍神一聽這話都來勁了,本來他們兩個還以為被抓來是要被陷害呢,沒想到阿奴比斯是要找新的代言人.

我一聽這話就來氣了."喂,阿奴比斯你給我聽著.我尊重你是埃及主神,但你也不能這樣啊!你這是對我的公然挑釁."

阿奴比斯聽了我的話居然反而得意了起來."你看,我就說不能讓你一個人壟斷了和我們這些神明的接觸嗎!看看,這都已經會向我大吼大叫了,要是再讓你這樣下去你不是要騎到我的頭上了嗎?"

"你……!"我忽然想到阿奴比斯這家伙是屬驢的,牽著不走,打著倒退,所以絕對不能和他對著干,否則更麻煩.強壓下心里的不痛快,我盡量平複了心情之後才開口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要看看你們三個誰才有資格和我接觸,以前都是你自己說自己很厲害,我卻沒有看過你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所以……"

"所以什麼?難道你想讓我們三個在這個場地上打一場?"

"對."阿奴比斯先說了這個我能接受的字,但是跟著又補了一句:"但是我要檢驗的是你們的靈魂,所以……"他突然手指一彈,只聽咚的一聲,我感覺身上一涼,跟著就是一聲慘叫從我背後傳來.我一回頭卻看到幻影從我身上飛了出去.阿奴比斯自己也愣了一下."你怎麼有兩個靈魂?"

"這是我的魔寵!"我趕緊跑過去看了看幻影,還好似乎沒有受傷.

阿奴比斯聽了我的解釋也明白過來了,于是隨手又一彈,但這次卻不一樣了,只聽當的一聲金鐵交鳴之聲,我的面前背後出現了一道紅色力場,一枚只有指甲蓋大小的白色光彈被擋在了力場外面.

我很生氣的回頭怒視阿奴比斯."你到底想干什麼?"

阿奴比斯沒有回答我的話,卻自顧自的說道:"沒想到你小子還真的有兩下子,居然連我都不能一下驅逐出你的靈魂.不過你也就能擋幾下而已."阿奴比斯說著突然再次手指連彈,但是出呼他的意料,我的面前突然當當當當的響成一片,他彈出的白色光彈全被擋了下來.

"阿奴比斯,你再這麼干就別怪我翻臉了."我現在是真火了.被莫名其妙的連續攻擊是誰都得火,龍族脾氣好不等于我們沒脾氣.

"你發火又能怎麼樣?"阿奴比斯依然是那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樣子.

"我發火就這樣."我突然一招手,幻影立刻從地上彈起來又回到了我的身體里,跟著我右手一點自己的眉心,一道紅光流過魔龍套裝的表面,頓時全身的裝備都閃亮了起來,一圈圈紅色的地獄火順著我的盔甲縫隙噴射而出,我整個人都像個火人一樣燃燒了起來.腳下的黑魔導光環突然亮起詭異的綠光,跟著光環突然升到我的腰部,接著一分為三,一個上升到我的頭頂,一個降回腳下,中間的光環突然水平旋轉了九十度立了起來,跟著立起的光環又開始縱向旋轉變成了兩個交叉的光環.這兩個光環又分別分成兩個光環,然後分別飛向我的前後左右把我整個人包圍了進去.光環全部就位後光環內部立刻亮起了一圈又一圈的魔紋,然後圍著我四周的光環突然開始旋轉了起來把我整個人都包圍了進去.

阿奴比斯點了點頭."能量光環,很高段的主動防禦魔法,但又能怎麼樣呢?你還是傷不了我."

"還沒完呢,你急什麼."我剛說完戒律之環就從我背後升了起來,然後兩片半月飛了出來各自分成八片半月開始圍著我上下翻飛,中央的戒律之石突然上升嵌進了我頭頂的黑魔導光環中,整個光環陣都猛的一亮.

阿奴比斯終于開始警覺了起來."戒律魔法陣,沒想到你能用這東西,但只要我不靠近你依然不用害怕."

我沒回話,而是再次點在了自己的胸口,然後我的身影一晃,突然一分為三,法師分身和戰士分身立刻出現在了我的兩側.阿奴比斯剛想評點什麼,突然發現兩個分身又再次回到了我的身上,但是我的身體卻突然狼人化整體增大了一圈.

"分身倍化?你什麼時候學的這東西啊?現在的你已經和我有一拼之力了,只可惜也僅僅能拼一下而已,這個狀態你能維持多久?"

我看著囂張的阿奴比斯得意的摸出了剛得到的那枚真愛徽章,然後把它貼在了胸口."召喚."

一個粉紅色的心形空間門突然開啟,玫瑰從里面走了出來.阿奴比斯好沒搞清楚我要干什麼,玫瑰就突然伸開雙臂向後退入了我的懷抱,而環繞我的刀網和能量線卻自動讓過了她的身體.當玫瑰和我接觸的瞬間一道粉紅色的光柱突然直射天際,整個場地中心以我們兩人為中心向四周爆開了一圈粉紅色的沖擊波,周圍所有人都被沖擊波帶飛了出去,連阿奴比斯都踉蹌著連退了十幾步才站穩.

只見我和玫瑰正站在我的身前背對著我和我貼在一起,我們兩個用一樣的動作和聲音同時伸出右手指向天空."無雙模式啟動."

我和玫瑰的身影突然同時變成了虛影,阿奴比斯慌忙射出一道黑色閃電,結果卻在命中我的光環之後被彈飛了出去把競技場轟掉了半邊.我和玫瑰的虛影在這個過程中迅速融合成一個,跟著光芒猛的一收,場中只出現了一個人,但相貌和我與玫瑰都有七八分象,只是又不完全一樣,估計我們要是有了孩子可能就會是這個樣子.

我的心里直接響起了玫瑰的聲音:"沒想到和體是這個感覺,老公,身體指揮權交給你了,我負責控制防禦."

我在心里回應了玫瑰的聲音,然後開口對對面的阿奴比斯說道:"現在我想知道你是不是還認為我根本傷不了你?"這段話說的我自己都有點意外,因為那聲音好象是我和玫瑰兩個人在同時說話的聲音,有點和聲的感覺,反正很好聽,只是有點聽不出男女來.

阿奴比斯大概是太驚訝了,居然話都說不出來了.我看他沒反應也沒多等他,右手往左手背上一搭,然後向外一拉,永睄C閃著紅色的閃電被我拽了出來.我感覺永琣n象變大了不少,大概是因為融合的關系.我的劍尖一指阿奴比斯,阿奴比斯立刻被殺氣激的清醒了過來.

"沒想到你居然能達到這種級別,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

"你要戰,那便戰."我和玫瑰只有三分鍾和體時間,剛才已經耽誤了十幾秒,沒時間再浪費了.說完之後我突然動了起來,周圍的人只感覺眼前人影一閃我就不見了,對面的阿奴比斯卻慘叫著飛了出去.

阿奴比斯還在半空就突然覺得腦袋被誰打了一拳,跟著身上突然出現了無數的刀口,黑色的血水噴的到處都是.慌亂中他猛的一指地面,空中的本體突然化為了一堆沙子,地面上則出現了一堆沙子組成了他的形象並迅速實體化成了他的形象.

"你認為有那麼容易跑掉嗎?"我的聲音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跟著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半空中出現了一個閃著黑色電弧的紅色光球,光球正以極快的速度擴大中,轉眼已經達到了直徑四五米的狀態,而且還在進一步擴大.

我自己正在意識中詢問玫瑰."這個光球的極限能有多大?"

玫瑰回答我:"按照說明上的提示應該能擴大到直徑十米."

"那就擴大到極限."

"好的,正好測試下這個和體狀態的極限戰斗力.阿奴比斯這麼強的實驗對象可不好找."

此時正在教訓奧西里斯的阿奴比斯他媽也已經跑了出來,這麼大的能量波動不可能注意不到,附近的神明幾乎全都集中了過來.科荷普拉和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我們附近.看到這個光球之後拉突然對阿奴比斯叫了起來:"快閃開,那東西不能接."

"什麼?"阿奴比斯聽到已經來不及了,只見我和玫瑰的和體拖舉著光球猛的向阿奴比斯砸了出去,光球剛一脫手立刻就提速到了一個恐怖的速度一頭撞上了地面,跟著就是猛然一亮,地面整個被掀了起來,以光球落地點為中心,半徑十公里內的所有建築和神級以下人員全體直接氣化,沖擊波以超音速在這個范圍之外繼續擴張,一直掃平了方圓幾百公里內的所有高于地面的物體之後沖擊波才逐漸失去破壞力轉化為了一陣狂風繼續向外擴散.

我和玫瑰在看完這個爆炸過後突然在空中解體,然後雙雙掉了下去,好在我還有魔寵可以指揮,晶晶和玲玲一人一個在空中接住了我和玫瑰然後緩緩的降落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坑的地面,奧西里斯的神殿現在已經連影子都不見了,地面上的大坑平滑而整齊,坑底的岩石到現在還是一片赤紅,顯然沒個十天半個月是不可能完全冷卻下來的了.

再看場中,太陽神拉正喘著粗氣懸浮在半空中,他的身邊亮著一圈金色的光環,阿奴比斯正被他提在手上,只不過阿奴比斯的半個身體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而且被提著的半截也沒有任何生氣的樣子.我知道他沒死,但重傷是肯定的.能夠重創一個主神級神明,我對這招的威力算是非常滿意了,只可以一天才能用三分鍾,而且三分鍾內只能放出這麼一個毀滅光球,要是能連著放就爽了.

"紫日你個混蛋到底在干什麼?"奧西里斯的神殿沒了,現在正處于爆發邊緣.

"請不要生氣奧西里斯大人."玫瑰剛剛已經從我這里共享了之前的一小段記憶,所以她已經了解了這里發生的事情."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這只是個誤會.剛剛阿奴比斯大人說想找新的代言人,所以需要測試一下我們這些潛力者的實力,因此我們剛剛被迫釋放了最強技能以爭奪這個代言的位置,只是由于這是新獲得技能,所以我們並不清楚技能的強度,沒想到破壞力會如此之大.如果您不相信我們的話可以去詢問歐洲黑暗神殿的黑暗主神迪坦斯大人,還有歐洲光明神殿的愛情女神也可以為我們做證.對了,中國的天庭也可以證明這段時間內我們沒用過這招,確實不知道威力."

玫瑰的著番話乍聽起來很平常,其實內中暗含玄機可是很深的.首先她說我們是為了爭奪代言人的地位,這就等于是主動承認我們是弱勢的一方給對方一個台階下,至少面子上過的去,這樣這場實際上的"敵對戰斗"就變成了"意外事故".接著玫瑰說這是阿奴比斯提出來的尋找新代言人,這就是把責任都推到了阿奴比斯身上,因為是他要測試的,不是我們故意顯擺,所以就不能讓我們承擔主要責任,單就這句話就讓我們巧妙的規避了大部分責任.最後,玫瑰聲明我們不知道這招的威力,而且還抬出了幾位歐洲大神和中國天庭,其潛在語言就是:"我們不是平頭老百姓,我們行會背後的勢力是很大的,動我們之前你們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這樣一番話下來除非埃及神明只有普通人的智力,否則他們絕不會動我們,甚至不會記恨我們,而他們既然能成為高級神明就自然不會只有普通人的智力,他們的地位都是靠腦力和體力爭奪來的,要是這都理解不了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了.

總之玫瑰解釋之後其他趕來的埃及神明都自動忽略了其中的問題,我們被客氣的請到別的地方去休息,神明們則開始著手修補地面上那個隕石坑級別的大洞.

要說這次測試技能最大的損失就是我的三個臨時徒弟了,當時沒想到這招威力這麼大,他們三個一個也沒活下來.其實不光他們,阿奴比斯的好幾個手下都沒能擋的住,他們可是次神級的人員,比我那三個徒弟可厲害多了,結果還是一樣完蛋.這招雖然威力大,但弊端也很明顯,那就是它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要是在防衛戰中使用,敵人是肯定沒了,自己人也沒了,簡直跟核武器一樣,只有威懾作用,實際能用到的機會大概不多.

太陽神帶人很快恢複了被我們摧毀的城市,奧西里斯則迅速治好了阿奴比斯的傷,但是出呼意料的是阿奴比斯居然一點都沒有生氣,反而非常親人的拉著我說好久沒打這麼痛快過了,搞的我和玫瑰一直以為他被我們打敗之後大腦受刺激了.不過還好,除了變的特別熱情之外阿奴比斯到沒做什麼特別奇怪的事情.

那個讓埃及出兵的事情因為我把阿奴比斯打個所以我也不敢提了,但好在阿奴比斯居然自己答應了下來,而且他還保證一定會幫我狠狠的打,搞的我一直覺得他是在找機會陰我,總擔心他到時候突然來個陣前倒戈反給我們來個突襲,那樂子可就大了.

懷著顫顫栗栗的心情我和玫瑰終于離開了埃及,曹恩他們三個已經掛回了艾辛格,我回來的時候他們三個正蹲在會議室門口跟那畫圈圈呢.

"你們這都怎麼啦?"

"會長你也太猛了!"文蕊第一個叫了起來."我們還想跟你學點東西,誰知道你一出手我們連旁觀的資格都沒了!"

"就是啊!剛才那是什麼招啊?我還以為是原子彈爆炸呢!"曹恩也抱怨著.

"其實那種招數的限制條件跟多,以後不太可能用的到的.對了,你們幾個跟我來,我帶你們去見個人."

"什麼人啊?"

"其實你們都見過他的本體."

"本體?"

"對,我帶你們去見的不是人類,而是太電腦."

"電腦?我們到龍緣基地見到的電腦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我們怎麼知道是哪台?"

簡凡忽然道:"難道是基地的核心電腦女媧?"

"不是,反正你們見到就知道了."

三個人都懷著好奇的心情跟著我一直走到了軍神的信息處理中心,玫瑰則提前和我們分開去忙自己的工作去了.鬼手信長的襲擊計劃已經快要開始了,我們必須抓緊這幾天的時間趕緊把准備工作做好.

我們到達軍神的指揮中心時他依然和往常一樣坐在控制台上在那里按來按去的忙活著,電腦和人腦的最大區別就在于他不知道累.

"埃及那邊談妥了嗎?"軍神頭也不回的問道.他這里就是信息中心,本行會所有玩家的位置他都能隨時監測到.

"算是談妥了吧!"

"遇到問題了?"軍神是何等智商的電腦?人家光處理器就擺滿了一個巨型倉庫,我只說了一句話他就判斷出了其中有問題.

我把在埃及遇到的這些事情大概說了一下,軍神聽完之後稍微把手上的工作停了幾秒,然後開口道:"我根據心理學和行為學為阿奴比斯建立了一個性格模型,如果《零》的游戲設定確實代入了心理學變量計算的話,那麼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阿奴比斯有輕微的精神分裂."

"啥?搞了半天阿奴比斯是個精神病?"

"是輕度精神分裂,不是精神病!"軍神強調著.

"精神分裂不就是精神病嗎?"

"從字面以上上分析你說的沒錯,但我根據你的思維模型判斷你所說的精神病和阿奴比斯的症狀其實不是一個東西,至少不能算到這個分類中.精神病的字面意思就是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如果按這個標准來劃分精神病,地球人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可以住進精神病院了.你所說的精神病其實應該被定義為精神不穩定導致的行為異常患者,而且只有這個分類中症狀嚴重的人才能算精神病.阿奴比斯的行為其實可以歸類為心理畸形,這可能是長期受到其家庭和所處環境影響而產生的一種特殊人格,對外的表現就是喜怒無常."

"這你到是說對了,阿奴比斯這家伙就是喜怒無常,經常莫名其妙的發神經,而且極端喜歡折磨別人的精神."

"單就這一點上來說你和阿奴比斯的愛好其實也差不多."軍神低著頭一邊繼續忙自己的工作一邊道:"所以你才會聽到阿奴比斯的媽媽說阿奴比斯把你當朋友,因為你們兩個都有這麼人的愛好."

"我什麼時候這麼過人了?別把我說的跟SM愛好者一樣!"

軍神一邊繼續忙著手頭的工作一邊突然抬手指了下前方的大屏幕,屏幕上瞬間彈出幾十個窗口同步播放著游戲錄象,其中的內容居然全都是我在囂張的凌虐他人的神經的畫面.軍神等我們都明白了畫面內容後才繼續開口說道:"不要以為我天天不出門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你的行為帶有和明顯的虐待傾向,初步分析認為你的也有輕微的人格分裂.在你的內心中存在著兩個你,一個善良的你,希望自己能以人類的身份平靜的生活在人類社會中,另外一個暴虐的你代表你的龍族身份,而且似乎正試圖擺脫人類的控制,希望能讓龍族獨立起來,而你的行為目前來看更偏向于後者."

文蕊他們到這個時候終于聽出問題來了."神林你不是人類?"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人類了?"

"可是你……?"

"我記得在基地里的時候我曾說過我們是龍族,你們難道忘記了嗎?"

簡凡解釋道:"我們那個時候一直以為你說的龍族就是一個組織的名稱,有點類似一種政黨的感覺,沒想到你說的就是字面意思.這麼說來你就是一個不同于人類的全新種族是嗎?"

"當你們接受完B13的改造走出培養槽的時候你們也將擺脫人類的身份成為我的同伴,對此你們最好先做個心理准備."

簡凡無所謂的說道:"我到不是很在乎人類身份,反正改造完了還是人類外貌,我不說又沒人知道.對了,我想問下,那個,我以後還可以做那事嗎?我還沒交過女朋友呢!"

現場本來不太和諧的氣氛被簡凡一句話就緩和了下來.我忍不住笑道:"你這個家伙怎麼老記著這事啊?放心吧!龍族也是雙性繁殖,你還可以照樣交女朋友.不過我得先警告你,除非你能保證對方願意加入龍族,而且對龍族無害,否則的話你還是找個我們內部的龍族成員比較好."

"為什麼?"

"因為我們龍族認為夫妻之間不應該存在任何秘密.和人類的想法不同,我們是真的認為夫妻是一體的,所以龍族這個身份決定了我們的伴侶必須也是龍族.如果你找普通人類,只要審查合格就可以把對方發展成龍族,要是你找龍族成員就更省事一些.但是如果你非要找個人類,而對方又不適合加入龍族,那我們也不管你,不過你不能向她透露任何我們的信息,而且你必須做好不要後代的准備,因為人類和龍族是兩個物種,我們之間是生不出後代的."

"要求還真殘酷!"簡凡忽然又叫道:"對了,既然龍族比人類體能強,那我們做那個的時候是不是時間可以很長啊?"

文蕊在旁邊聽了之後嬌羞的打了簡凡一下."你這個家伙思想怎麼這麼肮髒啊!"

我笑著解釋道:"首先你必須搞清楚,B13能全面強化人體,所以那方面的強化是肯定的,但並不會太誇張.B13原本是計劃用于培養超級士兵的,也就是說當初的發展方向根本就不包括繁殖能力,就算是出現連帶強化也只能算是副作用之一.龍緣是軍工企業不是成人玩具制造商,強化那方面的能力有意義嗎?難道你還嫌地球人口不夠多嗎?"

"我就是問問而已嗎!"

"好了現在說正事."我指著軍神道:"這位就是軍神,你們在基地里曾經看到的那個類似巨大的墓碑群的房間里放的就是他的本體."

"他是台電腦?"

"應該叫全功能戰場電子預測預報指揮平台."軍神糾正道.

"還不就是電腦嗎!"文蕊小聲嘟囔著.

"不管是什麼,你們必須了解軍神的用途和功能."

"為什麼?"曹恩問道.

"因為送你們去外星球的時候物資中會包括一台我的小兄弟."軍神依然用他那不緊不慢的聲音說著.

我幫軍神補充道:"考慮到空間實驗的巨大成本,我們這次打算讓你們到那邊多呆一段時間,所以你們需要一個能分析和采集信息的計算中心.想來想去還是讓你們帶一台戰場指揮平台比較合適,畢竟他除了科研能力外還可以提供戰術預報和危機應對預案,比一般的電腦功能要強大的多.我……"

轟.信息室的大門突然被撞了開來,巨大的聲音嚇了我一跳.

紅月一個箭步沖到我身邊抓住我就往外拖."快跟我走,有重要東西給你看."

"你到底要帶我去看什麼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四十九章 神秘美女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五十一章 疑似女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