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五十一章 疑似女媧  
   
第十六卷 第五十一章 疑似女媧

我被紅月給硬拉著拖到了行會倉儲區,這邊敗放著本行會的各種戰利品和商品,反正只要是還沒決定最終去向的物品基本都堆在這里.現在這里正圍著大群的玩家和本行會的NPC.

"讓開讓開."紅月撥開著人群把我拉到了內圈."你找回來的這個皇天後土碑一到這里就成這樣了,你快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眼前的皇天後土碑依然是毅力在那里,但問題是碑文一直閃爍不定,上面的圖象內容也變的時有時無的.這塊碑剛搬回來的時候大家就發現了他的秒處,所以一直有人在這里記錄和我們行會關系最大的各種事件,可是這關鍵時刻圖象居然變的不清楚了,而且還時斷時續,誰看到這個情況都會著急.

"知道到底是出什麼事了嗎?"紅月著急的問道:"我本來正在這里看一群日本玩家在商定對我們行會的具體進攻計劃,他們那邊眼看就要出結果了,結果這邊卻莫名其妙的沒圖象了,真是急死人了!"

"你先別急,這東西我也就是剛剛撿到,我哪知道有什麼問題啊!我們先冷靜下來分析分析."我忽然想到背後還有三個學生,正好轉身對他們道:"你們三個也別傻站著了,一起動腦筋想想問題,你們以後肯定也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需要處理,這正好是個鍛煉."

聽我這麼一說三個人立刻開始沉思起來.我想了想之後問紅月:"你們在看的過程中有發生什麼事情嗎?圖象是突然不清楚的,還是你們做了什麼事情導致圖象不清晰的?"

紅月想了想道:"我們這邊可以確定沒有做什麼事情,至少在這個大殿里沒有發生什麼特殊的事情."

皇天後土碑是被連著所在的大殿一起吊裝回來的,所以保護應該說比較周全,既然紅月說沒動過它,那就應該是真的沒有被碰過.我皺著眉頭正在思索,簡凡忽然開口問道:"圖象是突然消失的還是漸漸出的問題?"

紅月看了簡凡一眼,她並不認識簡凡,但畢竟簡凡是跟著我過來的,而且還帶著本行會徽章,所以她還是想了一下回答道:"圖象是逐漸出問題的,剛開始的時候只是閃了一下,我們都沒當回事,然後圖象開始越閃越頻繁,是不是的圖象里的人物還會走形,有時候聲音也變的怪怪的,最後圖象就變的基本無法辨認了,現在是連圖象都沒了."

紅月說完大家又陷入了沉沒,畢竟這聽起來也屬于設備損壞的正常過程,大家也想不到什麼問題.這個皇天後土碑本身就是個虛像,它是由附近的幾件法器投射的能量所組成的,想修都沒的修,我們一大群人站在這里愣是拿它沒辦法.

"會不會是有什麼東西在干擾它的正常運做?"文蕊的一句話讓大家都愣了一下.文蕊看我們都一起盯著她連忙解釋道:"我宿舍那台收音機就是的,每次只要有手機靠近它,聲音就會開始走調,距離越近走調越嚴重."

"聽著到是很像,可這皇天後土碑又不是無線電設備,到底有什麼東西在干擾它啊?"

我想了想忽然問道:"巨蝶都市現在在哪?"

"就在倉庫區停著."紅月立刻回答道.

"馬上讓她過來,給我把皇天後土碑吊到艾辛格移動要塞去.還有,把這個倉儲區所有物資分類,一樣樣的拿去靠近皇天後土碑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干擾它的正常運轉."

我的命令得到了迅速的執行,艾辛格是我們行會的大本營,人手充足的很,很快就完成了這個吊裝轉移的工作.在吊裝過程中我和紅月一直在緊盯著皇天後土碑,結果在它離開艾辛格地面城的時候碑面上就開始出現了大量雪花,而當我們升到艾辛格天空城的高度時畫面已經全部顯示了出來,只是偶爾會出現一些交錯的條紋,但已經可以正常使用了.

"現在狀況已經很明顯了,肯定是倉儲區的什麼東西干擾了皇天後土碑的正常運轉."

紅月叫了幾個手下繼續記錄碑上顯示的畫面,她自己則跑去查貨物清單去了.雖然倉儲區的東西很多,但我們要找的也就是出現干擾的那個時間段運進來的東西而已.好在本行會的NPC全都是精英級的,所以倉庫管理單位的進出記錄全都精確到秒,通過記錄很容易找到那些東西.在紅月的指揮下這些東西被單獨集中了起來,然後一件件的拿上去靠近皇天後土碑以確定到底是哪件東西干擾了它的正常運轉.但是,事情有時候就是會在你以為十拿九穩的時候出點紕漏.

"你們確定這就是全部的貨物進出清單了?"紅月拿著清單問負責記錄的NPC.

"我確定."管記錄的是個高級亡魂,他拿著安檢清單道:"倉儲區的貨物進來的時候要提交貨物清單,然後接收人員要寫一份檢驗清單,存放搬運的過程中還有兩道檢查,也就是說一件貨物在進入倉儲區的過程中會留下四份記錄,我們剛剛已經核對了四份記錄,內容全都一樣,這可以證明我們的工作沒有出錯.如果您提供的時間是正確的,那麼您要的貨物應該就都在這里了."

文蕊忽然問道:"那麼在我們審查過程中運出去的東西呢?"

"審查過程中沒有任何東西運出去,因為紫日會長當時曾說要封閉運輸一段時間,所以我們把所有貨物都截停了."

"那就怪了!"曹恩摸著下巴道:"要不然把那皇天後土碑再運下來看看?"

"看來也只能這麼辦了!"我和紅月無奈的接受了這個看起來很蠢的辦法,但畢竟也沒其他辦法可選了.

來回運輸耽誤了我們不少時間,測試結果是干擾源還在,最後我們實在沒半反了,只好讓巨蝶都市帶著皇天後土圍著艾辛格繞圈子飛以測試干擾源的具體位置.根據皇天後土碑受干擾的強度不同我們可以畫出干擾級別相同的區域,這樣就得到了幾個同心圓,而這些圓的中心點就是干擾源所在地.

因為皇天後土上沒有數字顯示,所以我們只能依靠人的感覺模糊計算干擾源的大概位置,最後皇天後土碑又被吊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而我們也找到了一大堆疑似干擾源的東西.

"干擾源就在這里面?"紅月看著眼前的一堆東西問道.

"差不多吧!我們測試了半天只能把范圍定在這個區域內了."負責測試干擾情況的幾個會員說道.

那個一直跟著我們的NPC管理員說道:"這不對啊!這個區域的東西在皇天後土碑還沒運來之前就已經在這了,如果干擾源在這里,那皇天後土碑剛運過來的時候就該沒信號了,怎麼可能會等到今天才突然出問題呢?"

"什麼?這的東西早就在這了?"紅月驚訝的看向那個NPC.

那個NPC管理員立刻飄到一個箱子邊上撕下了箱子上的白色紙條道:"看,這是物資運進來之後貼上去的標簽,這個日期分明是很早以前就進來的東西."

我忽然想起了一個可能性."最近這段時間有沒有人動過這里的東西,比如打開箱子檢查里面的物品?"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只要東西不離開倉儲區或者更換存儲倉庫我們都不會有記錄,但是人員出勤記錄上應該有工作內容,如果把大家集中起來問一下應該能知道結果."

"傳令,馬上集合所有在皇天後土碑受到干擾這段時間內到過這一區域的管理人員."

本行會良好的管理制度和精英NPC的超級效率使的我們在十分鍾後就看到了所有在這段時間內到過這里的管理人員.還好,我們只看到了三個人,也就是說不太難查.

"你們三個在這段時間內都曾到過這里,你們還記得你們都碰過拿些東西嗎?"我詢問著那些管理NPC.

其中一個NPC道:"具體事情也許記不太清楚了,但我們的工作都有記錄,對照記錄應該能想的起來."

"好,現在你們三個對照記錄把你們動過的東西都一個個的指給我們看."

三個NPC管理員立刻開始工作起來,我們挨個檢查了這些箱子,好象也沒發現什麼問題,最後我只能叫他們把這些箱子都集中到了一起.經過大家的認真檢查之後我們忽然找到了一個可疑目標,原因是這個箱子上的封條斷掉了.

"這封條是誰弄斷的?"我詢問他們三個.

其中一個NPC站出來道:"這個箱子在這段時間內只有我動過,但我明明記得當時封條還是好的啊!"

紅月走過去托起封條看了看問道:"你們干什麼給箱子貼上這種封條?"

"這不是我們貼的啊!箱子運來的時候就有."

"什麼?這難道不是倉儲區的封條?"紅月覺得很驚訝.

我跑過去看了看封條,皺著眉頭想了半天."奇怪,我怎麼總覺得這個箱子看起來這麼眼熟呢?"

"你見過?"紅月轉身問我.

"好象是在哪見過,就是一時想不起來了,你稍等,讓我想想."我站在那里使勁想了半天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啊!我想起來了.這個是我從大輪冥王的儲物空間里搶出來的箱子,箱子里面連接著一個寶藏庫.這封條我也想起來了,這是我讓小龍女貼上去的,為的是防止在這個過程中被意外打開."

"什麼?那這封條……?"紅月指著封條很吃驚的樣子.

我也瞬間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有人潛入進來開啟了這個箱子."

文蕊很驚訝的問我們:"我們行會的倉儲區沒有保衛力量的嗎?"

"就是因為有我們才覺得驚訝."我對她道:"艾辛格城內遍布城市之樹的監視系統,而且這些東西都連接著軍神的思維管理系統,如果有人在城內做出任何異常舉動都應該會馬上發現,可是這個家伙居然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闖進來打開了這只箱子,那就只能說明他有辦法繞過我們的監視系統.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那我們的城市可就再也不安全了.你想,要是萬一我們在戰斗中有人潛入城市動力核心關閉了動力晶石,那會有什麼後果?"

我的話讓附近的人全都感到了巨大的危機,畢竟這不是吹牛,而是真的有這個可能.這個開啟箱子的人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跑到這里,那就完全有可能到達城市里的任何地方,這感覺就像我們的城市不設防一樣.

我迅速的拿出了城市之樹的樹葉,然後通過城市之樹聯系上了軍神."你那邊有我現在站著的這個位置的錄象記錄嗎?"

"我有所有時間段艾辛格全部范圍的錄象記錄,你要找什麼東西?"

"我面前有個箱子,上面的封條壞了,你能查下是什麼人干的嗎?"

"等下."過了大約十幾秒之後軍神的聲音再次響起."箱子不是從外面打開的,而是有東西從里面掀開了箱子,封條是被繃斷的.還有,從里面出來的東西能隱形,城市監控系統沒辦法發現目標,但是從周圍的痕跡來看目標是個類人生物."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能通過監測周圍的灰塵流動情況大致判斷目標的體形輪廓."

暈,軍神的監視能力還真猛,就算看不見目標,光靠檢查周圍氣流引起的灰塵的飛揚情況都能推算出目標體積和大概輪廓,你就算再隱形也能找到,畢竟隱形只是看不見而已,並不是真的消失掉,只要一移動,周圍的氣流還是會有變化,這就足以暴露目標了.

果然,軍神接著說道:"根據你說的情況我推測有東西潛入了我們的城市,並正在從事一些可能對我們不利的活動.剛剛我已經啟動了全城所有正處于休眠狀態的檢測設備,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那家伙該不會還在艾辛格吧?"

"讓你說對了."

"他在哪?"這聲不是我叫的,而是旁邊的紅月叫出來的,剛剛我啟動城市之樹的樹葉時啟動了廣播模式,所以我周圍的人都能聽到.

"目標剛剛通過聚靈雙子塔進入了艾辛格天空城,目前正試圖混出中心區去到艾辛格天空之城的外圍部分."

"先不要驚動他,我們馬上過去.對了,通知他附近的會員和NPC逐漸撤離,最好把他周圍搞出一個無人區."

"我已經在做了."

軍神的辦事效率就是高,況且在我們行會里人員什麼的都不缺,當我們趕到指定地點時附近已經完全撤干勁了,街道上空無一人,附近的建築物不但大門緊閉,連平時絕對不會放下的封閉閘門都放了下來.

被我們追蹤的目標就算再白癡看到這種情況也該知道情況不對了,所以他此時正在試圖逃跑,只可惜他所有的退路都被封死了.因為有城市之樹和軍神的輔助,艾辛格已經實現了城市管理全面自動化,而且艾辛格本身就是以戰爭要塞為標准建造的,各條街道之間都有可升降的防護閘門,街角的雕塑和房頂的石像基本都是魔像部隊,各個建築群之間還有傳送陣出口,任何敵人只要進入了艾辛格就等于走進了一座監獄的最中心.現在這個隱形的家伙已經被無數魔偶和NPC衛隊包圍在了一條街道上,街道兩側的建築全都大門緊閉,而且還有防護閘遮擋住大門和窗戶,他想偷偷的躲進去根本就不可能,至于建築與建築之間的小巷,現在已經全部被隔離閘封閉,想利用它們逃跑是想都不用想的.

這條街道的上空突然響起了冰冷的聲音."不明入侵者注意,你現在已經被包圍,請立刻取消隱形狀態配合我們的工作,否則我們將被迫使用武力."

我們等了一會,但是街上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看來對方並不打算配合,或者是以為我們還沒發現他.

我們所有人耳朵上的行會通訊水晶突然同時響了起來."確認入侵者無合作意向,請戰斗人員做好戰斗准備,開啟地獄之眼,開始戰術誘導."

艾辛格雙子城中兩根倒立的聚靈塔之間的地獄之眼突然睜開,一道黃色的光柱從地獄之眼上射了出來,筆直的照在我們面前的街道上,頓時街道邊緣靠牆的地方出現了一只神奇的生物.

"魔像部隊21AE-1C16號至21AE-1D01號戰斗魔像開始推進."

"慢著."我大聲阻止了那些魔像的前進,因為我清楚的記得眼前的生物並非什麼陌生的東西,而是我曾經見過的可能是最高地位的生物.

當初妖魔叛亂的時候我曾和四聖獸一起去妖魔的老巢抓過大輪冥王,當時曾在那里遇到一個鏡子空間,我們在那里面找到了大輪冥王的寶藏.在那些寶藏之中有一口棺材非常的特殊,當時我們在棺材里發現了一個空間入口,並最終在其間發現了一座華麗到無以複加的疑似女媧神像.後來因為事情不斷,這口棺材的事情就被我交給了別人去處理,但是最後顯然是在交接過程中出了什麼差錯,以至于棺材居然被弄到了這里.我說怎麼這個箱子看起來這麼別扭,原來是當初的那口棺材.

我記得當時在那個空間里發現的那尊女媧神像非常的特殊,和很多地方傳說的女媧的形象都不一樣,所以當時我還一度懷疑過她的身份,只是後來的得到了身為女媧後裔的夜月的確認,所以才肯定那是女媧的形象,而眼前被地獄之眼照射後顯示出來的生物分明就是那尊塑像的縮小版,那麼這只神秘生物就算不是女媧也至少是她的同族.假設以上猜測都沒錯的話,那現在的狀況就比較麻煩了.我居然帶著這麼多人在這里包圍女媧或女媧的同族,想當初第一任朱雀爆怒之下都能隨手把艾辛格一劈兩半,如果換成比朱雀強了N倍的女媧娘娘,這個結果用腳指頭想也知道不太妙.

"為什麼終止行動?"軍神不解的詢問我.

"這個一時半會說不清楚,反正你們都別動."我趕緊跳出人群向著躲在牆角的生物走了過去.她和我們當初看到的那只生物完全一模一樣,連身上的鎧甲都沒有絲毫的差別,唯一的不同就是她比較小,而且是活物.

她此時顯得很慌張,因為她突然發現自己的隱身能力居然消失了,她急切的想躲起來,可是地獄之眼放射出的黃色光束始終籠罩在她的身上,不管她躲到哪里光束都會跟著她移動,而且這種光束會穿透牆壁,連建築物的陰影也無法阻擋光束的正常照射.

"別怕,別怕,我們不是想要傷害你,你看,我沒帶武器."我一邊伸出雙手做出安撫的動作一邊小心的向她靠近.很明顯,她的思維似乎很不穩定,至少在她身上看到的情緒化的東西比理智要多的多.

聽到我的話之後她稍微停了一下,接著就開始更加慌亂的四處亂跑,我怕刺激到她又不敢跟著後面追,只能讓人群向後退,至少現在看來她似乎並不具備任何的威脅性,讓這個多人圍著她只會把她搞的更緊張.

"軍神."我把隨身通話器移到了嘴邊.

"什麼事?"

"讓大部隊撤離,這里有我就行了,但是先不要讓隊伍解散,可能還會用的到也不一定."

"了解."周圍的魔偶和魔像突然眼睛一閃,跟著用整齊劃一的動作一起轉身排著隊離開了現場,NPC衛隊也在各隊隊長的指揮下逐漸撤離,現場的人數越來越少,對方的精神也逐漸安定了下來,看起來我的方法確實有效.

"夜月,公主."我打開了鳳龍空間,然後放出了夜月和公主.雖然她們兩個的外貌看起來差別很大,但按照公主的說法她和夜月都是女媧後裔,如果眼前這個生物真的和女媧有關系的話,那她們兩個即使和她不是同族也至少是近親.

公主和夜月一看到眼前的生物立刻就愣住了,跟著對面的生物也愣了一下,然後居然做出了從被發現到現在為止首個大膽動作,她居然向我們游了過來.

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她的體型實際上非常大,只不過因為她的上身是人類女性的樣子,加上後面的尾巴比較長,所以看起來很苗條,只是當她真正完全展開後才能發現她的實際體積遠比看上去的要大的多.

夜月在看到她游過來之後也主動迎了上去,兩個人靠近到只有兩米的距離後才停了下來,然後夜月就不再前進,對方卻放慢了速度依然在緩慢的向前移動.

夜月回頭看了我一下,我趕緊指了指那個不明生物."安撫她."

夜月點點頭,然後繼續緩慢的向她靠近,但是對方卻開始有些膽怯起來,似乎又害怕靠的太近了.我趕緊喊夜月先別動,對方看夜月不動了之後也停了下來,跟著她的肩膀上突然金光一閃,十二只手臂居然合並成了兩只,背後的十六只翅膀也合並成了兩只特大的蓬松羽翼.變身完成之後她忽然膽怯的將右手伸向了夜月,然後試著向前移動了一點.

夜月再次回頭看了看我,然後也向前移動了一點並伸出右手,兩個人的右手在空中僅僅相隔不到一尺的距離.她看了看夜月,又掃了一眼我們這邊,接著再次向前移了移.這次她的手已經能碰到夜月的手了,但她並沒有接觸夜月,而是有些害怕的把手縮了縮,可是看夜月完全沒有動,她又大著膽子把手伸了出來.

兩只潔白纖長的玉手在空中試探性的碰了一下,她像觸電似的又把手收了回來,可是在看了看夜月的表情之後又大膽的伸了出來和夜月的手指勾在了一起.

在兩個人的手完全交握之後她們兩個突然同時用力吸了口氣然後一起發出了一聲無比享受的喘息聲,那聲音慵懶而富于誘惑仿佛是在你的心上撓了一下般,我只感覺下身像觸電般流過一道電流,身上的寒毛全都根根站立,簡直爽的要暈過去了,但我還沒暈就聽旁邊撲通撲通連著倒下去十幾個人,而且全是雄性,不管是玩家,NPC還是魔獸,只要是雄性生物似乎全都在影響范圍內.

我只感覺兩腿發軟腳下虛浮,好象快癱了一樣.這感覺實在是太難以啟齒了,但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到也簡單.其實剛才那感覺就像是男人在射精的一瞬間的那種感覺一般,旁邊那幾位暈過去的顯然就是興奮過度了.我沒想到夜月和這個不明生物僅僅一聲喘息就讓我們這邊倒下一大片,這也太可怕了!

稍微集中了一下意念我的思維馬上清醒了過來,龍族在繁殖力這方面強化的不多,而且我們主要強化的是理智方面的能力,對于原始的本能沖動只要自己想要壓制就能很容易的壓制住,只可惜我的手下一個個都成了軟腳蝦,好象都快不行了.

我趕緊聯系軍神:"把男性玩家和NPC全都撤走,對方能釋放不明類型的精神干擾,對絕大部分雄性生物殺傷力巨大."

"我已經攔截到了剛才的信號,其實那只是一種擴散性原生能量,唯一的問題是這種能量直接刺激的是雄性生物的生命活力,結果就產生了這種類似性沖動的效果.如果非要分個類的話這其實算是一種祝福類魔法,而非攻擊性魔法."

"靠,還有這種祝福類魔法?"

軍神很肯定的回答道:"根據你之前的猜測,這個生物很可能跟女媧有關系,而女媧是主管生命的神,繁殖就是生命衍生的根本途徑,所以女媧具備這種能力再正常不過了."

"去,你這家伙還號稱超級電腦呢,居然把女媧說的跟淫神一樣."

"我是電腦又不是人類,淫不淫的是你們碳基生物的事情,在我看來繁殖不過是一種電化學反應而已,我實在無法理解你們為什麼這麼避諱這種事情.我……"

"等下,現場有反應."

我們前方不明生物突然再次向夜月靠近了一些,然後她將另一只手伸向了夜月的護目鏡,似乎是想把它拿掉.夜月趕緊伸手制止,但是對方卻很堅決的推開夜月的手把她的護目給拿了下來.夜月嚇的趕緊閉上了眼睛不敢睜開了,她的目光可是有著石化效果的.

對方似乎並不知道夜月的能力,或者她就是有意要看看這種能力,她居然微笑著撫上了夜月的面龐,然後逐漸將夜月的頭拉向自己,接著她把自己的頭也伸了過去.

一直站我身邊的曹恩驚訝的喊著:"她們不是要……!"

"噗……"坐在信息中心和軍神一起看現場錄象的鷹正在喝茶,結果看到場中的畫面後直接把一口茶全噴到了顯示器上.

剛剛曹恩還沒說完事情就已經發生了,對方居然真的吻上了夜月的唇,而且還是非常有技術的那種長吻.我只聽到旁邊傳來一片咽口水的聲音,這次跟我來的男性玩家今天算是徹底接受了一把極限刺激,目前大部分人都還在當機中回不過神來.

其實相比在旁邊看的我們,真正驚訝的應該是場中的夜月,就在對方吻上她的唇的時候她竟已經驚訝的睜開了眼睛,但在她驚覺自己睜開了眼睛的時候卻發現對方完全不受影響的還在專心熱吻著她,而且居然還把她給拉進了懷里摟著她纏綿的繼續親吻著.

我其實已經注意到了夜月的眼睛睜開了,但顯然石化被限制了,某種不明力量壓制了她的石化屬性.

"你是誰?"夜月費了好大勁才把對方從自己身上推開,她現在已經徹底糊塗了,讓她同時應付一百個敵人可能都比這要簡單.

對方對夜月的話置若罔聞,她看了看夜月,然後突然又再次把夜月拉向了自己,不過這次夜月有了准備,所以很迅速的擋住了她的狼吻."你到底是誰?"

對方雖然發現夜月不肯配合卻依然面帶笑容顯得很興奮的樣子,同時她的眼睛和夜月的眼睛對視在了一起.夜月靠的太近可能注意不到,我們在遠處反而可以看到夜月和她的眼睛之間居然出現了一道真實的電弧.

"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電眼美女?"曹恩拍著我的肩膀問我.

"不知道,反正我沒被這麼電過."

"等等,她在做什麼?那電有攻擊性嗎?"文蕊謹慎的問道.

軍神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警告,發現異常能量波動,第HR39-6100-1317區域能量隔離開始."

轟的一聲我們周圍的四個方向上突然升起了四根方形水晶柱,接著水晶柱的頂端突然各射出兩道光線和相鄰的兩根柱子組成了一個正方形的框架.在框架形成之後以這些光線為中心周圍突然出現了一層亮藍色的光幕,把我們這個區域給整個封閉了起來.

"這是什麼?"簡凡他們沒見過這東西.

"能量隔離器,防止有敵人法師在城市內搗亂用的,只要展開能量屏障,內部空間的魔力就會失去活力,正常魔法在這種區域內都釋放不出來,即使是高級魔法,威力也會下降到可接受的范圍內."

"真是好東西."曹恩感到道.

我點點頭."價錢也挺好."

場中那位對夜月的放電行為已經越來越誇張了,現在細小的電弧已經完全變成了藍色的光柱.夜月的眼睛幾乎變成了接收器,從對方眼中射出的藍色光柱筆直的射入了她的雙瞳.就在這個時候,附近剛剛展開的能量屏障卻突然又自動收了回去.

"軍神,怎麼回事?"

"我剛剛檢測到異常魔力聚集情況,所以升起了能量隔離罩防止不測,但現在看來對方不是要聚集攻擊魔法,而是在向夜月體內注入能量,她可能正在提升夜月的屬性."

幾乎就在軍神說完的同時,夜月和對方眼睛中的藍色光束突然消失了,但是夜月卻突然軟倒在對方的懷抱中.她很溫柔的幫夜月理了理頭發,然後在夜月的額上輕輕一吻,跟著她自己也倒了下去.

"怎麼回事?怎麼兩個一起暈了?"

軍神的聲音再次響起."生命指示都很正常,但是能量級別已經降到零了,兩個人都只是昏迷而已."

我終于大著膽子走了過去,首先拍拍一直站在夜月和那個不明生物附近的公主,雖然都是女媧後裔,但她好象明顯不如夜月和那個生物的血緣關系更親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從站到那里開始就一直沒動過,,沒想到我這麼一拍之後她居然也軟了下去,嚇的我趕緊一把把她抱了起來.

"喂,你怎麼啦?"我拍了拍公主的臉蛋,但是她毫無任何反應,除了呼吸正常之外和尸體沒有任何區別.

"這到底是怎麼了?"

"對不起,資料不全,無法分析事件原因,你可能得等到她們中的某個人醒過來才能了解事情的真相了,甚至有可能她們都無法回答你的問題.哦等等."

"又怎麼了?"

"是夜月,她的能量指數正在上升,她快要醒過來了."

我趕緊先召喚出凌和小純把公主交給她們照顧,然後跑過去把夜月扶了起來.夜月的眼皮微微動了動,然後突然睜了開來.驚訝!那是一種怎樣的美麗啊!夜月的眼睛里閃著猶如旋轉的星云般美麗的光芒,那光芒使人的意識不自覺的就跟著旋轉的星云一起旋轉了起來,然後你就會感覺自己的意識被那魅惑的力量所牽引著飛向那美麗的最深處.

咚.一切的美麗都在一聲突然出現水滴聲中粉碎,我懷中的夜月也不知去向,而我本人則出現在了一片彌漫著黑霧的森林之中,身邊除了一口井之外就只剩下大片茂密的森林而已.

"靠,我怎麼到冥界了?"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趕緊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屬性,然後無奈的拍了自己腦門一巴掌!"真是關心則亂啊!"

我現在算是知道什麼叫陰溝里翻船了,因為剛剛我就榮幸的翻了一次.我的屬性查詢結果是掉了一級,現在只剩一千一百二十二級了.再加上我現在所處的環境,很簡單就能想到到底出了什麼事.不錯,事實就是我掛了一次,至于原因……很可能是因為和夜月對視了一眼造成的.

像我這樣的高手,連鬼手信長和槍神那種人想殺我都要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提前計劃陷阱外帶找一堆幫手,就這還未必能成功,沒想到最後居然被一只生物搞死了,而且還是我自己的魔寵,這虧吃的……真是有苦說不出啊!

還好我還是中國地區的代理閻王,多虧這個職務,我死亡一次除非受到特殊懲罰,否則只掉一級就可以了,不存在別的玩家複活失敗還要再掉一級的可能性.另外,閻王的最大優點就是在黃泉界可以隨意傳送.我僅僅想了下閻羅殿就直接出現在了閻羅殿內.正在這邊忙碌的小鬼看到我到來立刻上來行禮,但我卻懶得理他們,直接進入還陽道回到了艾辛格.借助市內傳送陣我很快就回到了事發現場,結果卻只看到簡凡一個人和本行會的會員,曹恩和文蕊都不見了.

"怎麼就剩你一個人了?他們兩個呢?"

"他們兩個去追趕你的腳步去了."

簡凡說的很幽默,但我卻笑不出來,因為那邊夜月正捂著眼睛在那哭.公主好象是醒了,正在那安慰夜月,但是小純卻變成了石雕,凌正在旁邊試圖把小純變化的雕塑平放到地上.我們剛剛所在的這條街大半都變成了石頭,連不遠處一處正在噴水的噴泉都變成了石雕,石頭狀態的水柱還保持著噴射的姿態凝固在半空中.

"這是怎麼搞的?"

凌看到我出現了趕緊跑過來道:"你掛了之後夜月一時沒反應過來,然後你的兩個徒弟又掛了.公主這個時候正好醒了過來,她好象知道情況,然後就喊夜月趕緊閉眼,夜月聽到聲音本能的就往我們這邊看,結果公主只來及把我推開,小純反應慢了一步結果就成這樣了.至于街道,那都是夜月目光泄露造成的.她的石化能力好象比以前強了好多倍,不但直接看到的東西被石化了,連一些沒有看到的東西也石化了,軍神分析說被石化的東西會像細菌傳染一樣逐漸使附近的東西跟著石化,這好象是夜月的一種新能力,只是她暫時還沒辦法准確的控制這種技能,所以我們一下子就有這麼多人遭了殃."

"那個不明生物怎麼樣了?"

"你掛了之後一直處于昏迷狀態,但是生命特征都很正常."

"好的我明白了."我點點頭走到了夜月身邊,示意公主先去幫凌的忙,然後坐在了夜月的身邊把她的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別哭了,不過是一次意外而已,至于哭的淅瀝嘩啦的嗎?"

"我不是因為這個哭."

"那你傷心什麼?"

"我傷心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好沒用,居然控制不住那一瞬間的欲望.你知道嗎?其實你本來不用死的,只要變成雕塑就可以了,之後我還可以用唾液還原的."

"那我為什麼直接就掛了一次呢?"

"是因為我沒忍住.我看到你的眼睛就想了解更多,結果不知道怎麼搞的就把你的意識都拖入了我的意識之中,結果我雖然了解了很多東西,你去白白死了一次."

我的身體猛的一震."你看到了我的思想?"

夜月靠在我的肩膀上很肯定的點了點頭."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了好多好多的事情,有你關于未來的設想,有你關于現在的決定,還有很多你小時侯的事情."

"什麼?我小時侯的事情?你到底看到了多少東西啊?"老實說我現在是真的很緊張.把自己的記憶和想法全部呈現在別人的面前,這可不是好玩的事情.讓別人完全了解你的全部意識,這比把你拔光了扔到大馬路上還要丟臉.很多社會心理學家都說人穿衣服不是為了遮蔽身體,而是為了掩蓋心靈上的羞恥感,可我現在連心靈都被看光了,這算什麼情況?

"主人."夜月突然發出了一聲甜的發溺的聲音.

"嗯?什麼事?"

"你好偉大哦!"

"啊?"夜月的話把我徹底搞糊塗了."我?偉大?"

"嗯!你真的很偉大.我從來都不知道你一生中做了那麼多的事情.但是我從其中也看到了你的內心深處,那里藏著一個非常偉大的目標.主人你放心,我一定會幫助你走到那個地方的."

這下我更暈了."喂,你都看到什麼啦?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什麼遠大的目標,你到底是看到了什麼東西?"

"嘻嘻……我是不會說出去的."夜月突然推開我站了起來."放心吧主人,以後我會很努力的."

暈,夜月該不會大腦受刺激了吧?怎麼講了半天我一句沒聽懂啊?

"主人,她怎麼辦?"凌指著地上躺著的那位問我.

我稍微思索了一下."我現在就把她送到戒律之城去,在那邊萬一她失去控制,至少我還可以啟動戒律之輪徹底控制她的行為,總比在艾辛格打起來要好."

我把事情都通知了玫瑰,善後的事情全都交給了她來處理,我自己則帶上魔寵和簡凡一起送那個不明生物去戒律之城,至于曹恩和文蕊我已經派了鬼差去接他們了,相信很快就能回來.

直接傳送到戒律之城市後我們把這位不明身份者送到了城市最核心的封印區,按照當初建設這里的各方神靈的說法,在這個地方即使是上位神也頂多能發揮出比普通人略強一點的力量,所以就算她是女媧本體,在這里我也不用怕她.當然了,這里的封印只針對外來人員,我並沒有被壓制,這就是我不怕她的原因.

在曹恩和文蕊被送到我這里來之後不明身份者也醒了過來,事實證明我是過于擔心了.她除了一如既往的對夜月表現出超呼友誼的親熱之外,幾乎就像個孩子一樣.不管我們問她任何問題,她都只是睜著一雙好奇的大眼睛看著我們,但是對我們的問題她完全沒有要回答的意思.如果由夜月來問她問題,她就會沖著夜月笑,但依然不回答.由于這期間她曾發出過幾個單音,所以我們確定她的發音系統是正常的,問題可能出在語言上,她很可能不會說話,至少不會說我們能聽懂的話,而且她似乎也聽不懂我們的話.

"有什麼別的方法進行交流嗎?"我把自己的高智慧魔寵都召喚了出來幫我想辦法,當然,軍神和玫瑰也在通過遠程連接和我交流著,他們這樣的智囊團不用就太浪費了.

"試試意識連接怎麼樣?"凌忽然道:"艾美尼斯的光學幻象加上我的心靈傳輸再配合辣椒的念動力場我想突破精神防壁直接進行意識對接因該沒問題."

"我相信你能連接的上她的意識,關鍵是辣椒能否突破她的精神防壁."每個生物都有腦電波,這層電波除了進行思維和傳輸精神信號之外還有個能力就是產生類似地球電離層的隔離屏障保護大腦不受外界電場的影響,否則的話人的思維就會變成外界電場的玩物根本無法形成穩定的思想.但是這個精神防壁還有個問題,那就是腦部活動越劇烈的生物防壁越強.以上這些還只是現實中的測試數據,在游戲中這種屬性是以實力來衡量的,就是說越強大的生物大腦越難入侵,至少目前為止我們還沒遇到特例情況.眼前的生物就算不是我們所公認的那個女媧本人也至少是個同族之類的什麼東西,由她之前的表現就可以大致上判斷出這個家伙的實力絕對是恐怖級別的,想進入她的思維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不如讓我來試試?"辣椒主動請命.

"那好吧,試試也無妨."

我讓夜月把那個不明生物扶到了房間正中坐下,然後辣椒站到了她的對面.我們看著辣椒緩慢的閉上了眼睛,接著對面正看著夜月笑的很燦爛的不明生物卻突然眉頭一皺,跟著就見辣椒慘叫一聲整個人都道飛了出去,轟的一聲牆壁被撞出了一個大洞,辣椒直接飛到了房間外面才落地.

"辣椒!"我們慌張的跑出去卻看到辣椒坐在一堆磚頭之中正在那里揉太陽穴.

"你沒事吧?"

"還好,只是被反擊能量扔了出來.我看這個方法不行,就算我的精神力場再強化十倍也無法突破她的外層防壁,至于里面那才層,我連看都沒看到!"

當我們重新回答房間里時靠在夜月懷里的她突然坐了起來瞪著辣椒,她顯然是把剛才的滲透行為當成了某種攻擊行為.夜月一看氣氛不對趕緊把她再次攬入懷中安撫了起來,對方似乎感覺到了夜月的意思,又重新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像個撒嬌的孩子一樣笑嘻嘻的看著夜月.

"現在怎麼辦?像她這樣我們永遠也別想搞清楚她的來曆了!"

"我到覺得我們因該先去查一查當初看到的那座巨型雕塑."夜月建議道.

說實話我們都被這個不明生物可能的身份給嚇到了,所以才搞的這麼緊張,以至于連正常的判斷力都沒有了.其實按照一般流程我們早該想到先去檢查那尊雕塑的.被夜月這麼一提醒大家都反應過來了,趕緊跑去查看那座雕塑.

當我們到達雕塑旁的時候這里已經有不少人了,事實是軍神這家伙果然沒有人類神經,他在那麼混亂的情況下居然還有空派了些人來這里看看到底里面連著什麼地方.他派來的人當然是發現了那座巨型雕像,然後在軍神的通知下本行會的首腦們就集體跑來這邊瞻仰偉大的人類祖先了.

"你終于想起來要過來看看了嗎?"玫瑰看到我好象一點都不驚訝的樣子.

玫瑰雖然不驚訝,我卻很驚訝,而經驗的原因不是發現這里站著一大群人,而是眼前的雕塑居然完全變了一個樣子.如果不是周圍的建築以及這尊雕塑的體積讓我確定它真的無法移動,我都要懷疑是不是有人進來把那尊超級值錢的東西給搬走了又換了一個偽劣產品回來充數.

眼前的雕像在體積上和當初我看到的那尊幾乎沒有區別,但我不用檢查就能確定它絕對不是當初我們看到的那尊,因為它從材料到姿勢都和原來那尊不一樣.之前我們第一次看到它時,她的身體幾乎完全是由無數價值高的無法計算的貴重物品組成的,然而現在出現在我們眼前的只是一尊上了色的白玉雕像.雖然白玉勉強也能算貴重材料,但和之前那些東西一比那就絕對可以忽略不計了,況且這尊雕塑的形態也不對了.當初我們看到的雕塑的手臂上都拿著武器,而現在武器全都不見了,手臂也由伸展狀態變成了下垂狀態.當初的雕像背後的那些翅膀都是展開的,看起來非常的巨大,現在看到的卻全都是折疊在一起的,好象是想把自己包起來的樣子.除非有人能證明這尊雕塑自己會動,否則我絕對不相信這就是原來那尊雕塑.

"它被人換掉了?"凌看到眼前的雕塑時也想到了和我一樣的答案.

"這東西這麼大,沒可能被偷偷運出去而不被人發現的."小純道:"我看偷換是不可能的."

我點點頭同意了小純的觀點."替換掉原物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在盡量長的時間內不讓失主發現物品已經丟失,可這尊雕塑和原來的那尊差距太大,所以根本就沒有替換的意義.如果偷竊的人只是想把東西偷走,那他為什麼還要放個一眼就能認出來的假貨在這里呢?"

走到我們身邊的玫瑰已經聽到了我們的對話,僅僅這幾句她就已經明白了我們所說的事情."聽你們這麼說,難道這尊雕塑是活的?"

"《零》可是魔法類游戲,不能排除有這種可能哦."

"不如我們來證明一下?"凌提議道.

"你想怎麼證明?"

凌指了指那尊雕塑."根據生物基本准則,防衛反射是第一重要指令,深藏在每個生物的基因最深處,所以如果這尊雕塑確實是活的,那麼當它受到攻擊的時候絕對會有防衛反應,這個時候我們就知道它到底是活的還是死的了."

"否決."我一句話就駁回了凌的想法.

玫瑰也同意我的觀點."如果它真的是活的,我很擔心它防衛之後會做什麼,再說就算它不是活的,這尊雕塑的秘密也太多了,就這麼被你拿來測試,萬一弄壞了怎麼辦?"

"難道我們就這樣看著它干瞪眼?"

"或許我們可以把夜月叫來,讓她來勸說那位不明生物幫我們解答一下."這是文蕊的提議,因為現在誰都看出來了那個不明生物對夜月有著超越一般的依戀.

"那就這麼辦吧."

因為怕對方回到愛辛格再搞出點什麼事來,我只好讓大家抬著那口爛棺材去了戒律之城,玫瑰他們因為分析不出什麼來只好先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當我們把事情和夜月說完之後夜月立刻把那位不明身份者給帶進了棺材里的特殊空間.對方對夜月可謂是言聽計從,只要夜月有辦法能正確傳達自己的意思對方就肯定會配合.只是這次對方卻表現的有些出呼我們的意料,到不是說她看到那口棺材後不願意進去,事情恰恰相反,她在看到棺材之後居然表現的非常興奮,然後反過來拉著夜月跑了進去.我們一直認為她既然從里面跑了出來就應該不想回去才對,沒想到她反而表現的這麼興奮,這和我們的推論根本就是完全相反.

我們跟在夜月和她的身後一直向前跑,可是剛到那段地下迷宮般的居住區夜月就停了下來.我走過去看了看那個不明生物,結果發現她正站在一個三岔路口在那里托著下巴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問題.

"她怎麼了?"

"不知道.我們走到這里之後她就停了下來,好象是在思考到底從哪邊走."

聽到我們兩個的對話,凌忽然插嘴說道:"你們這麼一說我到是想到了一個可能."

"什麼可能?"

"也許我們一開始就把事情給想複雜了."看我和其他人都擺出一副等待解釋的樣子,凌立刻開始解釋了起來."我們從一開始就把這次事件當成了與某位大人物有著緊密關系的重要事件,所以我們一開始就盡量的在把事情往複雜的方向去想,這導致了之後我們的一連串錯誤.首先是我們可能錯誤的理解了她的想法.她從箱子里出來並不是要對我們不利,而可能純粹只是好奇.從她到我們這里這麼長時間的表現你們就應該看出來了,她的行為表現的很像個孩子,也就是說她可能根本就行不成過于複雜的想法.我們可以試著把她想象成從雕塑中生出來的某種生命體,她可能是剛剛才形成意識,至于離開那口棺材可能純粹就是因為對外界的好奇,這一點從我們抓住她的地點就能看出來.如果她是帶著目的來的,為什麼要跑到埃心格天空城的外圍區域去?停在核心區不是能發現更多的秘密嗎?所以說她離開那口棺材進入艾辛格之後的行為可能純粹只是孩子般的探險行為,至于她的隱身狀態,我想那只能算是一種自我保護本能吧!如果是你們突然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肯定也不希望自己暴露在大家面前,躲藏是最基本的生存本能,不能被認為是敵對行為."

夜月立刻道:"對啊!這樣說的話我就能理解為什麼她看到那口棺材那麼高興了.之前她在城市里亂跑可能只是迷路了,突然看到那口棺材之後她就認為自己找到了回家的路,所以才那麼興奮."

"這都說的通,但現在她在干什麼呢?"

凌很鄭重的說道:"我看她還在迷路之中,如果她確實如我推測的一樣是由某種力量新產生出的新生命,那只能說她是個有著成年人外表的嬰兒,所以她記不得回家的路也很好理解,況且這里的路本來也比較難記."

"那就別讓她再費勁想了,我們帶她過去吧."

我說完之後剛准備讓夜月帶她過去,就發現那個不明生物居然做了一件極度驚人的事情.只見她突然蹲了下去,然後把手放在離地一尺的距離上,跟著她的手心射出了三道彩色光芒,然後地上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三只兔子.

"這算什麼?魔寵召喚?"

凌搖搖頭."不是召喚.我沒感覺到空間波動."

夜月顫顫巍巍的說著:"好……好象是生命塑造!"

"生命塑造?創造生命?女媧的獨門技能?"這下除了那個不明生物本人,我們在場的人全都傻了.現在我們都在想一個同樣的問題——她該不會真是女媧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五十章 阿奴比斯是個神經病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五十二章 流氓版眾神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