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五十二章 流氓版眾神大戰  
   
第十六卷 第五十二章 流氓版眾神大戰

就在我們一群人在後面被自己的想法嚇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我們的這位神秘客人卻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看著那三只小兔子跑了出去,然後當她轉過身來的時候才發現我們一個個表情不太對.她很疑惑的歪著頭看了會夜月的表情,然後又突然恢複了那種純真的笑容撲到了夜月的身上.

我們正打算說什麼,她卻突然像是收到什麼信號一樣變的異常興奮起來,然後她就拉著夜月向雕塑所在的方向跑了過去.現在已經很明白了,剛才突然出現的三只兔子顯然是為她探路去的,至于她的生命塑造技能是不是只能用來塑造兔子就不清楚了,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如果她真是女媧,那她能塑造的就絕不僅僅是兔子那麼簡單了.

我們一個個全都小心翼翼的跟著這位越來越讓我們擔心的蛇身鳥翼大美女向前走,很快就到了那座雕塑的所在地,然後她就在我們驚詫的眼神中縱身飛向了前方的那座雕塑.先開始我們以為她是想飛到雕塑上面去,可是當她越飛越快之後我們就發現情況似乎和我們想的有點出入.

"她為什麼還不減速?再飛就要撞上了!"

我們的擔心顯然是多余的,她就在我們驚訝的目光中一頭撞上了雕塑眉心的那塊巨大的寶石,接著就像滴在海綿上的水一樣滲了進去.幾乎就在她消失在雕塑內的同時,整座雕塑突然從眉心處向外擴散開一道沖擊波,這道沖擊波沿著雕塑的表面迅速向下蔓延,凡是它經過的地方全都恢複了以前我們第一次見到時的那個模樣.

整座雕塑僅用了十幾秒就完全恢複了之前那種珠光寶氣的樣子,然後它就當著我們的面動了起來.那巨大的翅膀緩慢的伸展開來,同時手臂也動了一動.

我們本來以為雕塑會回到我們第一次看到時的姿勢,但結果卻再次把我們嚇了一跳.它或者說她居然沒有回到之前的形態,而是突然轉頭看向了我們,並且彎腰向夜月伸出了一只手.

夜月有些害怕的看著面前那三層樓高的大手,但最後還是爬了上去,大手立刻把她拖到了雕塑的肩膀上,跟著我們就聽到了一陣隆隆的巨響,整個山洞都開始劇烈的震顫了起來.

一塊巨大的岩石突然從洞頂上掉了下來,我趕緊拉著同在攻擊范圍內的凌閃到了一變,可是更多的岩石卻接二連三的掉了下來.

"不行洞要塌了,快跑."

這句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同,我們全體以來時幾倍的速度向著出口跑了過去.夜月那邊我到不擔心,畢竟那個不明生物對她表現的非常友好,應該不會傷害她的.

就在我們跑出沒多遠,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了一陣巨大的金屬摩擦聲.我僅僅回頭看了一眼就徹底傻掉了,因為我發現那尊雕塑居然從基座上游了下來,然後擺動著她那巨大的蛇尾向著我們這邊滑了過來.

"快閃開!"我只來及喊出這麼一句,至于大家能不能閃的開就看他們各自的反應了,不過這里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應該都能閃的開.

雖然沒有腿,但蛇身的運動速度其實是非常快的,這一點從夜月的超高敏捷性上就能看的出來.女媧雕像雖然和夜月一樣也是蛇身,但她可比夜月大太多了.我們只感覺一陣風從身邊刮了過去,跟著就發現女媧雕像已經沖到我們前面去了.

"不好!"凌突然叫了起來:"快追上她,不然一會等她沖過去洞就全塌了,我們連出口都沒了!"

雖然凌提醒的很快,可我們依然還是比女媧雕像慢了一步,她根本就無視眼前的一切障礙物的橫沖直撞,那些原本根本不可能通過的通道居然硬生生的被她擠成了一條大通道.可問題是她擠出來的通道根本毫無穩定性可言,幾乎在她經過的同時就已經開始坍塌了.我們只能盡量緊跟她的後面避免被埋死在這個通道里.

其實現在這段通道我們都還並不怎麼在意,畢竟只要速度夠快也勉強跟的上,真正讓我們擔心的是外面的那口棺材.這個地洞可不是連著地面的,它的出口是通過空間連接直接連到那口棺材里的.通道里的泥土和岩石再堅硬,只要力量夠大還是能硬擠出一條路來的,可空間通道怎麼辦?我反正還沒聽說空間通道也能擠大的.

事實最終證明這個世界上任何意外都有可能發生,我們之前的擔心確實發生了,但和我們想的卻並不一樣.我們本來以為女媧雕像會擠在通道口把空間連接的烙印給撞散,最終導致空間通道崩潰,把我們全都給封在這個鬼地方.但實際情況是她確實撞上了空間烙印,而且也確實把那個只能允許兩個人並排穿過的烙印給撞散了,只是後面的情況有些不一樣.她竟然在通道即將崩潰的時候以自身能力強行連接空間,並以恐怖的力量將通道口給硬生生的擴大到了足夠她自己穿過去的程度.就這樣,她終于成功的擺脫了那個空間進入了這邊的戒律之城.

雖然通道是過來了,可我們的城市卻慘了!女媧雕像畢竟不是街頭雕塑,這家伙可是比人民英雄紀念碑還要高出一多半,體積大的難以想象.這麼大個東西突然沖出空間通道落在城市里,誰都能想到會是個什麼情況.

玫瑰看到外面的這一切後眼淚都快下來了,作為出口的那口棺材是早就沒影了,而組成放置棺材的那個房間的那些磚頭現在可能已經滿城都是了,連帶著這個房間附近的幾個街區也都基本變成了廢墟.看著那到處都是的殘垣斷壁,我和玫瑰能想到的就只有二戰末期的日本東京了!

"別動,快讓她千萬別動."我們發現剛沖出通道的女媧雕像似乎有要移動的打算,急的我和玫瑰趕緊叫了起來.

再次出呼意料的是,原本對我們的話毫無反應的那個不明生物在融合進女媧雕像之後居然聽懂了我們的話,而且還做出了回應.一個非常動聽,但音量足以掩蓋雷聲的聲音在我們頭頂炸響."為什麼不讓我動?"

"啊……你能說話了?"

女媧雕像忽然做出了一個很女性化的動作,她竟然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臉."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就能聽懂了!"

"算了算了,這個不是重點,現在的問題是你能不能小心的離開城市范圍?我們的城市再被你這麼破壞下去就要重建了!"

"啊?"女媧雕像驚訝的看了下腳下,然後突然叫了起來."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激動就忘記出口在城市里了!"

好家伙,你這一忘不要緊,我的城市可遭了殃了!雖然心里難受,嘴上我卻不能講,只好趕緊道:"沒關系沒關系,你小心點退出來就好了."

"哦,那我盡量小心點吧!"女媧雕像小心的把尾巴豎了起來,然後像蚯蚓一樣一躬一躬的爬了出去.雖然在這個過程中又有不少建築遭了殃,但總比她直接游出去要好太多了.

我們這邊剛把女媧雕像移出城,忽然就看到遠方的天空中一大團烏云翻滾著就壓了過來.其他人都在那詫異怎麼戒律之城這麼高的地方也會有云的,我卻已經想到問題所在了.

"這下熱鬧了!"我無奈的感歎著.

"出什麼事啦?"玫瑰他們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我指指那邊飛速接近的云團."我們的老朋友要來做客了!"

"老朋友?"見玫瑰還沒反應過來,我又指了指破敗的城市,玫瑰回頭看了一眼城市又看了看云團,然後突然張大了嘴."啊……!我想起來了!"

玫瑰的叫聲還沒落下我們就聽到了天空中響起的炸雷般的巨吼."何方鼠輩膽敢侵我華夏所屬?誒,這人怎麼看著這般眼熟!"

天空中喊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天庭的兵馬大元帥托塔天王,不過這家伙喊的實在不是時候.女媧雕像抬頭看了看云端上的天兵天將,然後詫異的指著自己問道:"你是在說我嗎?"

"當然,這里除了你還有誰是神族?"

女媧雕像突然身形一正,然後無比威嚴的說道:"我是上九天萬生之主女媧娘娘座下侍女摩菱."

"原來是個侍女."李靖無所謂的說了出來正准備開罵忽然反應過來了."等等,你說你是誰的侍女?"

"我是女媧娘娘的侍女,屬兵天部,主管殺伐."

得,這次天庭算是踢到鐵板了.我早就猜到這家伙和女媧肯定有關系,她說自己是侍女我到不太驚訝,關鍵是我沒想到她居然是兵天部的,這基本就等于女媧手下的三軍總帥了,李靖這個天庭兵馬大元帥跟人家一比自然就矮了半截.

"你真是兵天部的?"李靖還在祈禱是自己剛剛聽錯了.

"當然.禮天部和持天部的姐妹是沒有資格下界辦事的."

"那個,請問一下女媧娘娘身邊到底有多少侍女啊?"李靖問道.

"一共就我們三個.我們上位神不像你們下位神這麼多,女媧娘娘這里一共就我們四個."

我聽到這個消息到是並不驚訝,一直和我關系不錯的大地母神不是也才兩個部下嗎?女媧有三個部下比起來還多了不少了,況且這位摩菱小姐也明顯比大地母神那倆部下強多了.至少大地母神的部下連我都打不過,這位卻能輕松的捏死我.

我們這邊麻煩還沒解釋清楚,西方和南方就開始亂套了,無數的神靈妖魔先後出現在城市上空,整個戒律之城瞬間就被各方神靈給擠滿了,至于原因自然是城市中心正在緩慢旋轉的那個巨大金環了.看到戒律之環還在那里安詳的旋轉著大家都稍微放心了一些,但是看到節律之城內一片狼籍的樣子這些家伙就又開始緊張了起來.戒律之輪可是大家的共有財產,連它的防衛城市都被破壞成這個樣子,他們能不急嗎?

"紫日,這里到底怎麼啦?是誰在襲擊你們?"迪坦斯第一個飛出來詢問了起來.

我趕緊做了一個羅圈揖."真不好意思害的各位白跑一趟,剛剛是個誤會."

"誤會?"

"嗯,是誤會.我們的朋友來玩的時候使用傳送陣失誤,結果一不小心把城市里的建築給壓倒了不少才誤觸警報,現在已經沒事了."

"原來是這樣啊!真是嚇死我了!"埃及的太陽神拉放心的拍了拍胸脯."既然是誤會那就沒我們什麼事了.對了,哪位是你的朋友啊?居然能把我們這麼多神合力布置的防禦大陣都撞出這麼大個窟窿來?"

"啊,是這位."我趕緊指了下摩菱."這位是女媧娘娘僅有的三位侍女之一,主管人間的殺伐決斷."

雖然這些神都不是一個國家的人,但上位神畢竟全世界一共就十位,沒有哪位神會不知道上位神是誰.女媧的排名在十位上位神中位列第五,也就是說至少是平均水平以上,再說上位神中就算排倒數第一對他們這些下位神來說那也是頂級存在,沒有誰能小看上位神.本著愛屋及烏的原則,就算是女媧的侍女到了人間也得像見到女媧一樣供起來.

本來那些神知道是誤會都打算撤了,一聽這位的身份呼啦一下又都圍了上來,反到把摩菱給嚇了一跳.

"你……你們要干什麼?"

"小神乃是天堂的主神耶和華……"可憐的耶穌話都還沒說完就被擠到了一邊.

迪坦斯搶到耶穌的位置上恭敬的道:"上位神使不要理睬這種鄉巴佬,我是歐洲黑暗神殿主神迪坦斯.沃克瑪,您叫我迪坦斯就可以了.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在小神的神殿接待神使?"

迪坦斯的話還沒有得到回答就被李靖給推到了一邊,迪坦斯想把位置搶回來,可是李靖比他精多了,一個眼色過去吶吒和二郎神就一擁而上一左一右的把迪坦斯給架跑了.之後的情況就徹底亂套了,各方神靈都想邀請摩菱去做客,結果互相搶著搶著就出了問題.

被拉開的迪坦斯不肯就范,隨手扔出一個黑暗轟炸,結果被李靖躲了過去,可憐的阿奴比斯這孩子反應慢了點被干個正著.

"你敢砸我?"阿奴比斯向來脾氣不好,舉起冥神權杖就扔出了一個靈魂剝離.迪坦斯此時正跟吶吒和二郎神在那較勁呢,三個人扭打在一起,靈魂剝離沒碰到迪坦斯卻砸到了二郎神背上.二朗神是什麼人啊?玉皇大帝是人家大舅,這位可是天庭里最典型的官宦子弟,那脾氣能好到哪去?我平時見到二朗神都是順毛摸,他自然和我關系好,這會被人無端砸了一下脾氣能好才見鬼了呢!

"你居然偷襲我?"二朗神也不管迪坦斯了,揮舞起自己的三尖兩刃刀就照著阿奴比斯劈了下去.

阿奴比斯再傻也不能站著挨打不是?人家會躲,可後面還站著人呢!二郎神的攻擊都帶劍氣的,那攻擊范圍怎麼可能就一點點?一刀不中,多余的力量立刻直線向前飛正中還在那生悶氣的耶穌腦袋上.人家雖然窮了一點,但窮人也有脾氣啊!于是我們偉大的上帝同志也發飆了.

"上帝自怒."一道閃電飛下,可惜阿奴比斯和二郎神早打到別的地方去了,閃電沒打中他們倆,反到把光明女神瑪利蓮差但炸成烤雞,人家小MM可是很注意形象的,現在被燒的全身漆黑能罷休嗎?

場面瞬間就失去了控制,剛剛的推搡怒罵立刻就升級成了集體暴力事件,一群神仙妖魔在上面開啟了全武行,那打的叫一個熱鬧.你一個閃電丟過來,我一個光球扔回去,比小流氓打架好不到哪去.

看著上面在上演眾神大戰,我在下面急的直擦汗,這滿天的都是神,我想拉架也要能插的上手才行啊!虧了這是在戒律之城有三百多層神級防護罩頂著,要是在艾辛格,這會估計已經只剩廢墟了!不過照他們這個打法,我很懷疑喜馬拉雅山脈是否頂的住,別到時候把山給打塌了壓死個百八十萬人又算我頭上,那我真是比竇娥還冤了!

"你們都給我住手."摩菱的一聲大吼把這些神全給鎮住了,耶和華手里還托著個雷球都忘記扔了,結果一下在自己手上爆了開來,疼的他在那里直蹦達."看看你們一個個都像個什麼樣子了?"

眾神這個時候才有空自我檢查,不過這個時候還能有什麼好樣子?剛剛魔法彈滿天飛,每個人最少也中了三四個,說盔歪甲斜那是輕的,破衣爛衫或者衣不蔽體才是他們現在真實的寫照.男神們還好點,女神們一個個都頂不住了,只好嬌羞的先行告退,請神也不能不要臉啊!這個樣子怎麼見人啊!

場面一下就變的尷尬無比,只有大鍋飯這個沒心沒肺的家伙還在那里一個勁的抓拍精彩鏡頭."哇!這個鏡頭難見,瑪利蓮的雪白大腿,靠,菲林迪爾的內褲居然是蕾絲鏤空的!咦,我怎麼流鼻血了?"

摩菱看看都安靜了下來才繼續道:"你們都給我聽著,我們上位神懶得管你們這些下位神的破事,以後別來煩我.我這次下來另有任務,你們都別打聽,知道的太多對你們不好."

我現在算是看出來了,這個摩菱的身體和之前的不明生物應該是二位一體,少了誰都不行.之前她不會說話而且反應遲鈍可能就是因為缺了這半身體所以導致神智不健全,至于她非常親近夜月,這個可能只是本能反應,畢竟怎麼說也能算是同類嗎!

真是形式比人強啊!眾神被摩菱無端的一頓劈頭蓋臉的痛罵反到一個個嬉皮笑臉的離開了,要是我在這里罵這麼一頓估計就該是我離開了,而且不是自己離開,而是被人打飛的.

看著眾神都跑光了我才想起來城市的修繕經費還沒跟他們要呢!這里的設施都是應對神靈入侵而准備的,我們在這邊可買不到材料!可惜他們被摩菱罵過之後一個個跑的比兔子還快,想追都沒法追了.想想還是算了,反正他們住哪我都知道,等這邊事了了我再一個個去催帳去.找神仙要帳,想想我這工作還真是刀頭上舔血啊!

摩菱看著我在那直轉圈不解的低頭問道:"你在干什麼呢?"

"我在想這城市要怎麼辦!這修理材料可都不是便宜貨,我一時上哪找那麼多錢去啊?"

"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這個我來幫你修吧."

"你能修?"我驚訝的看著摩菱.

"應該行吧!我可以創造出工人,讓他們幫你修就是了,材料什麼的我造點動物幫你找,應該能收集到吧!就是時間上可能要多慢點.我只是女媧娘娘的侍女,要是盤古大神的手下就好了,他們造東西好快的."

暈!聽她這意思她是要造出一幫工人幫我蓋房子,問題是工人我不缺,我就缺材料,不過換過來想想,我需要的其實並非材料,畢竟那些東西神靈們遲早會給的,也不在乎這會工夫,不如充分利用下摩菱的特殊能力.

"那個,我想問下你是不是什麼生物都能造啊?"

"剛才那些神靈以下級別生物我都能造,要是需要造他們那些低級神就得像女媧娘娘申請,然後借用女媧娘娘的力量重塑生命."

"那你如果真想幫忙的話我希望你能幫我造些士兵.工人我自己也有,讓他們修城市雖然慢了點但也不會慢到哪去,可是我們行會馬上就要打仗了,我的人手不夠,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幫忙?"

"這樣啊!"摩菱稍微有些為難的道:"按照女媧娘娘的吩咐我是不能過度干涉你們這里的平衡的,我只被授予了少量自主權,如果你要大量士兵我可能沒辦法,但我能幫你弄幾個不錯的生物,相形能幫上不少忙的."

"那也行,只要能幫上忙就好."

"那我盡量吧!"

把這邊的工作交給玫瑰善後,我自己則帶著曹恩他們三個一起和摩菱去了鋼城.這邊反正地方夠大,足夠摩菱幫我們制造生物所用.另外這一路上我們還發現了一個新情況,那就是摩菱的體積其實是可以縮小的.之前她剛剛和體完成,腦袋還不太靈光,所以才會忘記了自己還有這這種能力,結果害的我白白損失了那麼多建築物,不過人家是大神我又能怎麼樣呢?反正人家都說了要幫我做生物道歉了.

摩菱的意思是用最少的能量完成最多的事情,所以與其直接制造戰斗生物,還不如直接制造繁殖母體.這就好象讓你選擇造超人還是母異形.超人肯定比母異形厲害,但超人就一個,萬一碰上更強的對手超人也會死,可母異形不一樣,人家會繁殖,就算遇到強敵也不過是死幾個兒女而已,只要本體不死還能再繁殖起來.再說摩菱幫我們造的生物最高實力都是限定過的,所以不存在超人和母異形那麼大的差距.

按照摩菱的說法,她可以隨意控制生物特性,所以只要我能想到她就能做到.考慮到之前我們想到的直接生產母體再通過繁殖增加數量的想法,結果我第一個想到的生物就是阿拉奇母蟲.

阿拉奇蟲類的想法來源于一部很著名的科幻電影,在那部電影中擁有高科技的人類被蟲子們打的一敗塗地,可見這種蟲子的戰斗力有多麼可怕.事實上還有一部名為《星際爭霸》的早期電腦游戲中也曾出現過阿拉奇蟲類,而且其中的很多設定也非常全面.我通過這兩部作品中提到的阿拉奇蟲類的基本特性要求摩菱幫我直接改造母蟲,而非全新創造.

我的身體上本來就寄生著一只女皇蟲,她的召喚小弟們在之前的戰斗中也確實為我幫了不少忙,尤其是在進行滲透偵察等非戰斗任務中更是表現卓著.現在我的要求就是直接將女皇改造成阿拉奇母蟲,這樣不但解決了忠誠度的問題,還可以解決能量.摩菱只願意使用一定量的能量幫我創造生命體,根據越複雜越強大的生物消耗能量越多的原則,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找一種具備基礎生命能量的生物,然後再加以強化.強化前後的生物能量差距越小,摩菱需要消耗的能量也就越少,而不管使用多低級的生物也總比憑空制造要省能量.

為了便于計算摩菱幫我把能量單位數字化了一下,目前可使用的總能量設置為十萬點,這樣便于我精確計算消耗量.女皇的改造過程需要消耗八千點能量,還不算太多.這主要是因為女皇本身能量級別就很高,而需要改造的目標特性本身就只是增加了定向繁殖和可控變異兩個技能,因此實際上並沒做多大改動.

我召喚出人形狀態的女皇,現在的她一身火紅色的晶體鎧甲,看上去到像個身材火辣的美女戰士.摩菱用了近一個小時才把我的意圖徹底弄明白,然後世界操作只用了幾分鍾.改造完成後的女皇和之前根本沒什麼變化,但我這邊卻接到了一長串的屬性更改報告.

"感覺怎麼樣?"

我也只是隨便一問,沒想到她卻皺著眉頭回答道:"很難受!我胃里絞的厲害,好想吐!"似乎是為了證明她的話,她剛說完就突然轉身跪在地上干嘔了起來.

"摩菱,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是按你的要求改造的,如果有問題也不關我的事."

聽了摩菱的話我趕緊跑到女皇的身邊幫她拍著背."好點了嗎?"

女皇嘔了半天其實什麼也沒吐出來,但是看起來臉色的確很難看."我……我感覺呼吸困難!"

"什麼?呼吸困難?"我站起來想幫她找點什麼東西,可是忽然想起來這是在游戲里,根本就沒有醫療器械可用.

我正在那急的團團轉,女皇突然慘叫著倒了下去,跟著就見她的雙腿之間流出了大量血水.雖然這個情況很嚇人,但我反而明白過來了.她這不是改造失敗,而是要生了.我們之前說的就是要制造繁殖類的母蟲,所以女皇才會有這種不良反應出現,她那根本就是妊娠反應!

現在的情況只要有點生理知識的都該了解是什麼情況了,曹恩和文蕊他們全都驚訝的看著這邊不知道該干什麼好了.講起來我和我的魔寵都很厲害,可我們誰也沒生過孩子啊!女皇這麼突然的要生孩子,我們哪知道該怎麼辦啊?

正在我們一個個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亂轉的時候女皇的叫聲突然達到了一個頂點,跟著我們只看到一枚紅色的像椰子一樣的肉團滾了出來.

"靠,不是小孩,是個蛋!"曹恩第一個喊了出來.

"管他是什麼,先把人拉開再說."這是文蕊的提議.

我們一大群人七手八腳的把女皇扶到了一邊,而那枚紅色的肉球卻被我們留在了沙地上,因為誰也不敢去碰那惡心的東西.我們正打算看看女皇的狀況,她突然又是一聲尖叫,跟著第二枚紅色的肉球滾了出來.我們還沒反應過來,第三枚和第四枚肉球也相繼滾了出來.女皇在產出四枚肉球之後突然就不再尖叫了,看樣子這就是全部了,不過女皇現在還很虛弱,只能躺在地上猛喘氣,我們要不扶著她她連坐都坐不起來.

"這四個肉球該不會就是我的士兵吧?"我把女皇交給小純照顧,自己跑去問摩菱.

摩菱搖搖頭:"我只是按你的意思加入了類似的能力,至于具體是個什麼情況我也不太清楚."

我剛想回去問女皇是否知道自己生了些什麼出來,腦子里卻突然多了一個陌生的聲音.這個聲音很古怪,但畢竟還是漢語.我的目光瞬間就聚集到了那四個都蛋上.這些意念明顯是它們傳過來的,而且它們正在詢問我進化方向.

我還沒搞清楚什麼意思,那邊女皇就先對我說了起來."這四個是原蟲,他們可以進化成半蟲半植物狀態,然後以他們為核心繁殖更多的後代."看我一直看著她,女皇又補充道:"我也是剛知道的.我只會生這四個蛋,以後的繁殖就都靠他們了."

"我還以為整個跟異形一樣,整個族群都靠你來繁殖呢!"

女皇生氣的抓了把沙子扔了過來."你當我是老母豬啊?"

"你是母蟲,母豬哪有你厲害啊?哈哈,好了好了,別生氣,開個玩笑嗎!你好好休息,我來研究一下這個到底要怎麼用."

我試著溝通了一下那四只肉球,結果發現它們只能接受直接的有效命令,也就是說除了移動,進化這兩個特定單詞之外它們幾乎聽不懂任何語言.沒辦法,只好啟動幫助系統尋求幫助,結果系統說這個屬于自行探索內容,不與回答.得,轉了一圈還得自己摸索.

反正有四個肉球,在實在沒辦法的前提下我打算用其中一個實驗一下.

"一號肉球,現在開始進化."

"進化.請選擇目標."

嘩啦一下我的面前突然多了一個巨大的菜單,但是我詢問了附近的人,好象除了我誰也看不見,那就是說這不是顯示在我面前的菜單,而是直接顯示在了我的腦子里,所以別人看不見.菜單項目到是不多,而且還是根據功能分好類的.第一類是能源建築,目前里面有一個化學能采集器,一個輻射能采集器,一個熱能采集器共三個選項.第二類是主建築,我一共就一項,叫做植物化幼蟲繁殖器.這樣看來兩大類加一塊也才四個選擇.我把我看到的菜單講給大家聽,簡凡和曹恩一致認為這是個即時戰略類游戲的建築物建造面板,而我現在操縱的這些肉球可能就類似于建築物生產單位.

簡凡對即時戰略游戲了解的不多,我和他也差不多,曹恩到是比較精通這方面的東西.他給我的建議是把四種東西全造一遍看看到底是干嗎的,但是最好先造那個植物化幼蟲培育繁殖器,因為他懷疑那個建築能生產這種肉球.

我先對其中一只肉球發布了進化成繁殖器的命令,結果那個肉球立刻開始劇烈增生,很快就從一個籃球大的肉球長成了一棵十多米高的巨大蘑菇.這個蘑菇頂上花花綠綠的看起來似乎有毒,而它的根部還有一圈小洞,也不知道是干什麼的.

按曹恩的指點我查看了一下這蘑菇的屬性,果然,這個東西就是生產那種肉球的,不過前提是它需要足夠的能量.現在不用曹恩指導我也知道前面那三種能量采集器是干什麼的了.我迅速選擇每樣造了一個,結果很快就多了三個采集器.那個化學能采集器長的像朵花,只是體積有點大,直徑可能在二百米以上.根據說明,只要把含有能量的物體扔進花心就能提取能量傳輸給幼蟲繁殖器.那個輻射能采集器比化學能采集器要丑一點,這東西還是個肉球,無非就是比之前大了N多倍.它比較省事,只要立在那里不用管,自然就會收集光線,熱輻射和魔法能量等各種輻射能.最後一個熱能采集器比較特殊,這東西不是向上長而是向下長,它居然只在地面上留了一段一人高的莖,但地下的部分到底有多大就搞不清楚了.按照說明上寫的,這個植物應該是會深入地殼吸收地熱能.

有了能量後我們就開始生產新的肉球,然後發現選擇項目列表里多了好多新建築.這下不用一個個試了,我已經能肯定這就是個類似即時戰略類游戲的建造發展系統,只要把建築物都造出來就能在對應的建築內生產不同的兵種,不過看這些東西的生長速度,第一批兵可能得等到明天早上才能看見了.

摩菱看我們已經摸清了情況,立刻對我道:"既然這邊你已經弄明白了,那我來幫你生產下一種生物吧?你還有九萬兩千點能量,想想要造點什麼?"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五十一章 疑似女媧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五十三章 掉鏈子的神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