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五十七章 最後的勝利者  
   
第十六卷 第五十七章 最後的勝利者

看到我的表情鬼手信長居然並未害怕,反而邪惡的笑了起來."哈哈,我也為你准備了一份大禮."隨著鬼手信長的笑容,紅蓮鳳凰突然從我身後的地面下蹦了出來.我驚訝的看著她一時反應不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之前明明已經看到紅蓮鳳凰被干掉過一次了,怎麼會又冒出來了?

戰場時間瞬息萬變,根本就沒時間給我發呆.紅蓮鳳凰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是好機會,她立刻將手中的紅色日本刀向我砍了過來,但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一柄鋼槍突然伸了過來,只聽當的一聲,鋼槍立刻一歪,橫著砸在了我的身上,但有它這一擋力量已經削減了很多,根本不構成多大威力了.

紅蓮鳳凰一擊不中立刻看了一眼出手搗亂的人,結果發現自己並不認識這個持槍的女騎士.就在她驚訝不已的時候忽然感覺背後有巨大的壓力砸了下來,她立刻向旁邊一滾,一柄戰斧轟的一聲砸在我們面前,要是紅蓮鳳凰還站在那的話現在她可能就已經變成兩片了.

"你們是什麼人?"

女騎士收槍玩了個花哨的動作之後平舉長槍對准了紅蓮鳳凰."我是紅獅勳爵,哥薩克騎兵,俄羅斯國器持有者."

那柄車輪戰斧此時也被一名身高近三米的巨型肌肉男輕巧的拿了起來."我是暴熊,野蠻人獸神戰士,俄羅斯國器持有者."

"我們對付紫日,你們俄羅斯人橫插一杠子算怎麼回事?"

"紫日不能死."紅獅勳爵擋在我面前說道:"我們和他還有共同利益沒有完成,現在我們是不會讓他死的."

我笑著撥開了面前的紅獅勳爵."我也不是那麼容易死的人.紅蓮,本來這是給鬼手信長准備的,現在就送你吧."我說著突然抬起一只手指向了她,紅蓮鳳凰以為我要放大招,慌忙想跑,可卻沒感覺到任何魔力聚集.她正猶豫著,忽然聽到側面有騷亂,連忙轉頭去看,結果不看不要緊,一看差點沒暈過去.

原來趁剛才在我們說話的時候我已經用心靈接觸命令鈴音騎士們帶著大群麒麟武士去側面結陣組成了一只三角形的騎兵陣,紅蓮鳳凰他們都不是傻瓜,一看這陣形就知道我要用騎兵沖陣了.麒麟武士的確是比他們這些國器持有者戰力低的多,但騎兵陣沖鋒時的戰斗力是按團隊戰力計算的,這種情況下別說個把高手,就算是防禦低點的城市也一樣撞倒了.

斯哥特騎著重甲座龍站在三角騎兵陣最尖端高舉著長槍大聲喊著:"標槍准備."

嘩啦一聲,後面的麒麟武士全部拿出了長標槍進入了投射姿態.

"方位十二,距離七十四,橫風三,定速四,三梯次投射.射"

我們這邊的國器持有者們只聽到呼的一聲紛紛轉頭去看,結果只看到不遠處的騎兵陣中飛起一大片黑壓壓的標槍,很多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嚇的不知道該干什麼好了.當面對一杆標槍時大家還知道躲,可這黑壓壓跟烏云一樣的一大片標槍罩下來,大部分都已經搞不清楚該干什麼了.這還不算完,第一披次的標槍還沒落地後面又飛起一大片黑壓壓的標槍,直到這個時候這邊的人才看到第一披次的標槍落了下來.

我現在的等級能召喚一萬一千多麒麟武士,之前對付美國的那個國器持有者也不過才損失了幾百麒麟武士而已,現在還有一萬多麒麟武士,就算分了三個梯次,每次也有三千多杆槍飛了過來,那聲勢可不是一般二般的.所有人只到到標槍群帶著嗚嗚的風嘯聲壓了下來,跟著就是一片穿透盔甲和人體的噗噗聲,過了幾秒慘叫聲才響起來,很多人到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要做出應對,可惜他們的應對太晚了點,因為第二梯次的標槍又到了.

紅獅勳爵站在我身邊張著嘴呆呆的看著眼前一片雨點般的標槍以我們身前三米為界准確的落在了目標區域,而在那片死亡之地,幾乎所有人都被釘在了地面上,哀號聲響成了一片.

由于投射的面積比較大,被殃及的人也不在少數,但這是最後只留一人的比賽,所以誰也不會說我什麼,畢竟就算先對付自己的敵人,剩下的人最終還是要一決勝負的.當然,作為投射目標的紅蓮鳳凰自然是不會有分號逃脫機會的,她可是目標中心點,不管向哪邊閃都沒的活.

我不再管這邊的情況,而是轉身看向鬼手信長.此時他正和二世以及夜月打的不可開交,之前我敢于不去管他就是因為我的兩個魔寵就在我身後,他們既是我的眼也是我的手,只要有我的魔寵在的地方就是我的觀察范圍之內,只要我召喚了魔寵,是否背對敵人其實並沒有多大問題.

一邊看著鬼手信長在那里和我的魔寵拼命我一邊打開了系統幫助."請問一下現在的戰斗情況如何?"

"剛剛已經出現了第三到第六個全軍覆沒的國家,目前正等待他們抽取懲罰,另外,目前剩余保持完整建制的國家只剩冰島,德國和贊比亞."聲音稍微停了一下突然又道:"新信息,美國國器持有者全體陣亡,成為第七支全軍覆沒的隊伍."

"哈哈,果然是樹大招風啊."我這麼說是因為我沒聽到殺死槍神和那個女人的提示,也就是說他們是在被我的召喚生物追殺的路上被別人干掉的,不過現在這地方兵荒馬亂的,誰砍到誰都不奇怪.

我正高興呢,忽然系統提示再次響起."注意,目前剩余國器持有者已經不足一百人,現已開啟獎勵模式.現在開始每殺死一名國器持有者可獲得五百點任何屬性獎勵,請各位努力吧."

"獎勵?"我皺著沒有看了一眼身邊的紅獅勳爵和暴熊,他們兩個也趕緊退到了一邊.本來我們還能合作一會的,可是突然冒出這麼個獎勵,連他們都開始動搖了.那五百獎勵說起來不多,可也絕對不少,但更關鍵的問題是這屬性是可以隨意選擇加到某種屬性上的.可以說游戲里就算是再厲害的玩家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屬性點分配的恰倒好處,總是會有些屬性點過高有些過低,這都是沒辦法避免的,相對的這種可以自己決定加某種屬性的點數就顯得更加有用了.

利益就是一切,雖然剛剛紅獅勳爵還救了我一次,但現在不是談交情的時候.出去之後我可以和他們交朋友,但在比賽中我不能放水.我迅速的把手指放進嘴里吹了聲嘹亮的口哨."斯哥特,這邊,騎兵陣沖鋒."喊完之後我立刻騰空而起.

斯哥特看到我已經升空也不再擔心什麼,立刻舉槍向前猛的一揮:"踏平敵陣."

"踏平敵陣."麒麟武士跟著一起大吼,上萬麒麟武士同時啟動,伴隨著麟獸的咆哮聲我們的重騎兵大隊終于緩慢的進入了加速狀態.

國器持有者這邊也開始注意到了地面的異常震動,剩下的除了個別運氣特好的都是高手,一看這情況能飛的全都飛了起來,可不會飛的就慘了.跑肯定是不行的,沒聽說誰比騎兵跑的快的.擋,這是沒辦法的辦法,但誰都知道高手就算再厲害也是絕對不能和城牆比的.飛在空中的人只看到一片整齊的三角陣沖入了雜亂的人群,一些人剛開始還像溪流中的頑石一樣抵抗著,可是很快就被淹沒在了這股黑色洪流之中.

騎兵陣從人群中跑了個對穿,我連續聽到了十個最先退出國家滿員的消息,再往後就是連續聽到我獲得五百獎勵點的提示,這一個沖鋒至少干掉了三四十人.

別看騎兵們一次沖鋒就讓國器持有者損失了三分之一,事實上這反而說明了國器持有者有多麼的強.你想啊!我的騎兵又不是一兩個人,那可是一萬多騎兵啊?這些人在經曆了之前的戰斗後居然還有五十多人頂了過來,這種戰斗力難道不叫恐怖嗎?事實上剛剛這次沖鋒反到是我的騎兵損失比較多,一萬多麒麟武士這麼一次沖鋒居然損失了四五百人,整整是敵人的十倍.不過我們人多,十倍也不在乎.

再次減員四五百人的麒麟武士大隊加上二十一名鈴音騎士剛好夠一萬,大隊人馬沖出一里多地之後轉身整隊之後立刻發起了二次沖鋒,這回國器持有者們已經徹底亂套了,之前的沖鋒即使飛起來的人也沒能討到好.麒麟武士都帶著繩子,不少飛起來的人都被套住拽了下來,之後被慘的更慘,還不如不要飛來的好點.

眼看著騎兵隊再次重近,不知道哪個國器持有者突然喊了一聲:"別怕,大家一起用大招,這些召喚生物防禦低的很."

其實這話也就他們這些國器持有者能喊的出來,麒麟武士就算再渣也有七百五十級啊,那是能用防禦低來形容的嗎?不過碰上這幫國器持有者確實不能叫防禦高,就好象在我們龍緣集團面前,資產不足一萬億人民幣的都只能算小型企業一樣.

那個國器持有者的喊話多少還是起了些作用,在騎兵隊即將撞上敵人時我只看到一片光影亂閃,這些家伙的技能是一個比一個花哨,各種光刃激術到處亂飛,我這邊的屬性讀數上麒麟武士的剩余人員數簡直比日本的股市跌的還快,瞬間就只剩下一半了.不過這片大招畢竟只干掉了一半的麒麟武士,剩余的五千麒麟武士依然還是沖了過去.

剛放完大招的國器持有者們正處于虛弱狀態,結果這次雖然沖擊人數下降,反而戰果還擴大了.系統突然提示我們現場剩余人員不足二十了,並且通知我們消滅一個敵人的獎勵從五百屬性點上漲到了一千點.

一千自由點,這絕對是個對任何人都有吸引力的獎勵,幾乎是瞬間所有國器持有者全都戒備的從別的國器持有者身邊自動讓到了一邊.

我再次打開幫助系統詢問道:"現在還有保持完整建制的國家嗎?"

"是的."系統的回答讓附近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因為我開的是廣播模式,所以周圍所剩不多的國器持有者全都聽見了系統的回答.

剛剛系統才提示現場的國器持有者已經不足二十人了,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有國家保持著完整建制,這樣的結果怎能不讓人驚訝?

真紅突然反應過來也打開了幫助系統問道:"剩下的是哪個國家?他們有幾個國器持有者?"

"剩余國家為冰島,該國擁有三名國器持有者,目前全部存在."

"什麼?"這聲不是我們喊的,而是鬼手信長喊的.這家伙雖然是我們的主要目標,但戰斗力真的很不錯,這樣強烈的打擊下還能堅持到現在,著實不太容易.也正因為他打的辛苦才會這麼大反應,他拼的這麼辛苦也只有自己活了下來,另外兩名國器持有者全部陣亡,可這個冰島怎麼看都不像是很強的國家,居然會有三個國器持有者,而且全部存活,這實在是讓鬼手信長的心里非常的不平衡.

真紅忽然對我喊道:"不對.戰場根本沒那麼多人,那三個冰島的國器持有者根本就不在這里."

"什麼?"這聲幾乎是剩下的人一起喊出來的.現在不光是鬼手信長不平衡了,連我們也都不平衡了.雖說金幣掛掉有大意的成分在里面,但我們後來試圖保護的德國國器持有者居然還是有人掛掉了,盡管混了個倒數第二個保持著完整建制的名次,可畢竟不是最後一個保持完整建制的國家.我們如此努力之下居然都無法爭取到的東西竟然有人用耍詐的手段輕松獲得了,這怎麼能不讓人生氣?

"主系統,我們要控告冰島國器持有者耍賴."

"控告無效."系統的回答非常干脆."冰島國器持有者的所有行為均與規則無沖突,所以控告無效."

"大家,我們是不是先把手頭的事情放一放?"一個我不認識的國器持有者說道:"相信你們也不想我們戰斗到最後只剩一個人的時候才突然被三個冰島玩家聯合干掉吧?憑本身打,輸了也認了,這樣的失敗我實在是無法接受."

"我同意."立刻有一個國器持有者舉手表示同意.

我指了下鬼手信長."你們怎麼樣我不管,如果你們想先干掉冰島的國器持有者我可以先不和你們打,但他我要先干掉."

這邊的人大概都認識我和鬼手信長,也都知道我們兩國的恩怨,所以也都點點頭表示默認了我的話,跟著我讓麒麟武士閃開了一條路讓他們離開,自己則帶著大群召喚生物把鬼手信長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

鬼手信長這小子到也光棍,看到自己沒跑了居然突然對天空大喊了一聲:"我棄權,請傳送我回去."

"請求接受."鬼手信長在一片藍光之中被傳送回了日本,我卻只能看著他干瞪眼.這小子明知道自己打不過我的這麼多召喚生物,所以為了不讓我拿到他身上那一千點自由獎勵干脆主動退出了比賽,這樣對他來說雖然結果一樣,我卻會平白損失一千個獎勵點,這家伙還真是夠狠.

現在我們的敵人可謂已經是全部都沒有了,我暫時收回了召喚生物,然後把凱瑪榴斯叫了過來.巴哈姆剛剛已經在我派麒麟武士攻擊國器持有者們的時候被別國的國器持有者給干掉了,凱瑪榴斯因為有坐騎所以跑的快,到是沒有誰能傷到他.

"凱瑪榴斯,回去以後你跟阿修福德說,不是我不幫你們,實在是沒辦法."

凱瑪榴斯到是也很爽快."你不用說了,我知道.剛剛那種混戰你確實沒辦法把每個人都照顧到,能派這麼多人召喚生物保護我們已經是算是仁至義盡了.我們的盟友關系不會有什麼問題,鐵十字軍會記得朋友的.不過我要下說一下,一會要是那些人都被干掉之後我們要還都在,那我也不會留手的."

我點點頭."外人都淘汰了,咱們內部當然不用留手,大家盡管放開了比一下就是了."

凱瑪榴斯聽完立刻轉身走向了附近的森林,看來他也是被冰島的那三個國器持有者氣的不輕.要不是冰島的國器持有者使用那麼無賴的戰術,他們肯定是最後一個失去完整建制的國家.剛剛我已經查詢過了.最後失去完整建制的十個國家抽取獎勵的時候雖然不是說最後脫離的就一定最好,但卻最可能拿到最好的好處.規定中詳細的說明是越是堅持的長的國家,最後抽獎的時候抽到高等獎勵的概率就越高,像我們中國雖然也可能抽到最好的東西,但那必須更好的運氣才行.

冰島的國器持有者雖然借助計謀躲到了現在,但既然大家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想要找到他們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畢竟正式開始戰斗之前系統已經限制了比賽范圍,越界就等于自動棄權.

事實上事情也和我想的差不了多少,冰島的玩家很快就被剩余的國器持有者給翻了出來.

"你們到底還想藏到什麼時候?"一明非洲玩家站在一塊空地前大聲的問道,可是前方並沒有人回答他的話,甚至我們都沒看到那里有什麼人.

正當我們都盯著這位非洲的國器持有者不知道他什麼意思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了一個高貴而冰冷的聲音."既然被發現了,那就沒辦法了."只見我們前面的空地上空氣一陣扭曲,跟著一塊巨大的冰晶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然後冰晶又突然在我們面前爆成了無數碎片顯露出了其中包裹著的三個人.

"隱形冰晶?"我稍微驚訝了一下,然後問剛剛被召喚出的霜雪."這種技能你會用嗎?"

"這不是單純的冰霜系魔法,其中還混合了一些光明法術,我是純粹的冰霜系,無法使用這樣的技能,不過既然知道是什麼樣的法術了,我想我可以破壞這種法術的生成."

我點點頭,然後轉頭打量起了場中突然出現的三個人.這三人分別為一男兩女,而使用法術的顯然是中間那名女性國器持有者.這個女人的身材非常的高挑,看上去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一身帶著淡淡幽藍的白色拖地長裙邊緣全都點綴著雪白的毛邊,一眼看上去就讓人覺得高貴而充滿距離感.除了這身嚇人的衣服之外,她的頭頂上還頂著一只華麗的水晶王冠,而她的手中還拿著一根足有兩米多長的巨型水晶權杖.要是看到這些還想不到她的職業那就未免有些白癡了.

"冰雪女王?"一名國器持有者搶先說了出來.

沒錯,這個女人的職業就是冰雪女王.雖然有一種野生怪物也叫冰雪女王,但玩家中也確實存在冰雪女王這種職業,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冰雪女王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干的職業.首先你必須是個女人,人妖和男人全都靠邊站,當然,起碼你還得是冰雪系法師.最後,你必須去申請職業進階任務,然後順利通過任務並獲得最高評價,否則只能進化成冰雪女妖而非女王.

在冰雪女王身後站著的兩個人中的那個男子一身白銀戰甲,不用看就知道是冰島的特殊職業暴風雪騎士了.至于另外一個女人,這丫頭的一身紅黑相間的盔甲在人群中顯得有些突兀,不過這也是冰島特色職業的代表職業——煉獄獵手.這個職業其實很類似魔劍士,不同的是這個職業只允許你使用火系和土系魔法,但是就這兩系法術已經非常要命了,其他系法術不會也沒多大問題.

三個冰島的國器持有者和我們僵持了一會之後那個女王首先發話了."既然已經沒的躲了,那就靠實力來爭取勝利吧."

另外兩個冰島的國器持有者點了點頭."之前的躲藏只是因為我們更有腦子,不是我們比你們弱多少,現在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們冰島人的厲害."

一名法國的國器持有者突然站出來說道:"大話誰都會說,真有本事就接他一劍試試."我被這家伙搞的一愣,因為他居然是指著我說的這番話.他剛站出來的時候我還以為他要自己去和那家伙單挑呢,沒想到這混蛋卻卑鄙的把我推了出來,更糟糕的是這種情況下明知道他有拿我測試敵人戰斗力的意思我還必須去,否則就不是丟我一個人的臉而是讓國家丟面子了.這里都是各國的國器持有者,真正需要維護的其實是自己的國家的尊嚴.

我瞪了一眼那個法國的國器持有者,然後向前走了一步,被永琤]裹著的法杖用力向地下一頓."我知道你可能不認識我,但我相信你一定認識我的另外一個帳號.我是中國的紫日,如果你確定要第一個挑戰我,我當然願意接受.那麼,請選擇吧.我,還是那個家伙?"

那個冰島的國器持有者忍不住把我上下打量了一遍,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要戰就找最強的對手去戰,和那些臭手打只會越打越廢.我就和你打,你敢應戰嗎?"

"哈哈哈……居然還有人問我是否敢應戰?你真是太勇敢了!我很佩服你的勇氣,所以我答應你,我不用我最強的攻擊手段."

"不用你讓."那個冰島國器持有者突然縱身跳了過來.我微微一側身閃過了他的劍,然後法杖在地上輕輕一劃,一道火焰牆立刻升起來將我們隔在了兩邊.那家伙到也不像完全是在吹牛,技術真的很不錯,一招不中立刻彈跳而起從火焰上方跳了過來打算開始二段追擊,只可惜他在對付的不是那些普通玩家.和高手過招很多平時耍起來很順手的東西卻是絕對不能用的,否則就只能等著被踩了.

這下這位暴風雪騎士剛跳過火焰牆就迎面撞上了一串火焰彈,整個人被打的在空中翻了十幾個跟頭才一頭栽在了十幾米外的地面上.要是對付一般玩家他這樣連續的搶攻絕對能壓制的敵人連還手都沒機會,可我是高手,所以我的速度比他更快,他這樣不顧一切的連續搶攻只會使自己沒有時間分析我的戰斗方式,這絕對是重大失誤.

對方落地後也意識到了不能拿我當普通人對待,所以他沒有馬上再次沖上來,而是站在了那里."以一個女人來說你做的真的很不錯."

"什麼?"我身上轟的一聲騰起了熊熊烈焰."你居然敢嘲笑我?"

周圍的人稍微愣了一下之後大部分人都意識到了出了什麼問題,當然也有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的,比如說那邊那個說錯了話的家伙依然是一臉迷茫的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得罪到我了.

我根本不給他任何解釋的機會,雙臂一張,整個人立刻緩慢的漂了起來,背後的長發隨著熊熊燃燒的火焰也開始緩緩飛舞了起來.

"我說什麼啦?"那家伙依然沒搞清楚狀況.

冰島的那個女王這個時候終于想到問題所在了,她趕緊對著自己的隊員喊了起來:"他剛剛說自己是紫日你沒聽到嗎?"

那家伙一臉問好的反問道:"我聽到了啊!可是那和她的表現有什麼關系嗎?"

女王身邊的那個女人大叫了起來."你個笨蛋難道不認識紫日是誰嗎?"

"難道我應該認識嗎?"

那個女人本來還想說什麼,最後還是無奈的說了句:"你沒救了!"

此時我已經快飛到了那家伙身邊了,他不得不全心全意的應付我的攻擊,誰知道我根本不給他機會.我將法杖一舉."太陽召喚."我整個人身上金光一閃,跟著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發光體,強烈的輻射使的周圍的空氣開始迅速升溫,地面上的植被迅速被烤干脫水然後燃燒了起來,最後化為了一堆灰白的灰燼,連泥土都快速干裂粉化最後又再次結晶成了別的物質.周圍的空氣也開始逐漸變的躁動起來,滾滾熱浪中連光線都變成了波光粼粼的樣子.

"喂,你不是說不用最強的招數嗎?"那個家伙這時候也開始害怕了.

一開始慫恿我出戰的那個法國人笑著大聲喊道:"哈哈,他的最強技能就是召喚獸,你只要沒看到他召喚戰斗生物那他就沒有動用最強技能."

"什麼?"

"沒什麼什麼的,因為你馬上就會了解到我們的實力到底有多大的差距."我在空中邁步走向了那個家伙,隨著我的靠近他開始不斷的後退,因為附近的溫度已經使他無法站立了,高溫正在迅速融化他的盔甲.暴風雪騎士的盔甲雖然看起來像白銀,但實際上卻是冰做的,溫度太高是會化的!

那家伙邊退還邊說著:"不要以為你用這種技能讓我不能睜眼我就怕你了."說著他突然向著我的方向用力揮出了一劍."寒冰風暴."

"哈哈哈哈!你這個笨蛋居然對著太陽使用寒冰風暴,難道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在我說話的瞬間他的寒冰風暴已經在半路就蒸發光了.

"我……我……我……!"那家伙終于開始害怕了.

我抬起法杖向他一指:"日珥噴射."一道火焰突然從法杖尖端噴射而出迅速繞過那家伙轉了一圈又飛回了我的法杖尖端,那家伙被環在火焰環之中還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可就在這時候,火焰環突然一亮,那家伙連慘叫都沒來及發出就瞬間化做了一縷青煙消失在了環中.

干掉那家伙之後我隨手一揮法杖,周圍的火焰突然全部消失,我也平穩的降落到了地面,只有結晶化的地面還在訴說著之前的可怕高溫.可我剛轉過身就突然發現剛剛被我干掉的家伙居然又出現在了那個女人的身邊.

"你……?"

那家伙心有余悸的看了看我,然後問身邊的女王道:"大姐頭,她剛剛用的是什麼招啊?威力也未免太強了吧?我感覺生命值一瞬間就全部被抽空了!"

"那不是什麼招數,而是用絕對的溫度瞬間把你汽化了,你當時沒看見,你的身體只留下了一縷青煙."

"難道是那個光環?"

"白癡,那是日珥,號稱可以瞬間汽化一個星球的巨大能量環!當然了,他的技能不可能發揮出真正日珥的力量汽化掉一個星球,但燒掉你這個白癡是絕對夠用了."

"我到底哪里出錯啦你們一起罵我白癡?"這家伙居然到現在還沒明白過來到底哪出錯了,還真是白癡的夠徹底的.

那個煉獄獵手實在忍不住向他解釋道:"他之前不是說了他的大號叫做紫日嗎?你難道沒聽到?"

"我當然聽到了,可是我不知道紫日是誰啊!"

"我……!"那女人氣的敲了這家伙一個暴栗."真被你氣死了!紫日就是那個全游戲第一玩家,世界第一行會冰霜玫瑰盟的會長,動動手指就能平掉一個小國家."

"是他?可是紫日怎麼變成女人啦?"

"你是要氣死我們是不是啊?你都不看論壇的嗎?紫日本人長的非常漂亮,游戲內的大號和小號又是按照互補方式設置的,他的大號為了強化男性特征,所以小號就更加的女性化了.不過這個紫日的性格極端陰暗,最恨別人說他是女人,現在知道為什麼她發火了嗎?"

"原來是人妖啊!"

"我……算了,我不認識你!"那個女人做了一個想掐死他的動作,想想又放棄了!她轉身對我喊道:"這家伙是白癡來著,你要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反正我們國家已經是最後保留完整建制的國家了,少他一個也沒什麼影響!"

我這個時候已經冷靜了下來,因為我已經知道了剛才那家伙冒犯我的原因,況且我現在更關心那家伙明明被我干掉了為什麼會突然重新複活過來,這如果是個技能未免也太強了些吧?這不是等于平白多了條命嗎?小鳳的複活技能也才只能複活一次而已,而且還只能保留一半生命值,這個家伙居然能完整複活,這技能實在是太強了!

看到我盯著那個家伙,中間的女王突然說話了."想知道他為什麼能從剛才的攻擊中逃脫嗎?"

我搖了搖頭."別想欺騙我.如果在日珥完成前他確實有逃脫的可能,但日珥完成後就具備了空間切割能力,絕對的能量是可以連空間法則一起切斷的東西.他絕對不可能從中間跑出來,所以——他剛剛根本就不是逃跑,而是再次複活了."

被我揭穿的女王並沒有絲毫的緊張,而是很平靜的說道:"不錯,他確實複活了,但那不是他的能力,而是我的."

"你這樣是要和我談條件嗎?"聽她的口氣我就知道她絕對是想要利用我.

果然.女王開口道:"我的要求很簡單.你先不要參加這些人圍剿我們的戰斗,當戰場上只剩你和我們之後我會告訴你他為什麼可以再次複活而不被踢出任務."看到我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看了眼真紅和凱瑪榴斯後她立刻又道:"當然,你的朋友也可以保留下來,只要他們不參加對我們的圍攻.等到只剩我們這邊三個和你們三個的時候我們再公平一戰如何?"

"交易……"我故意停了一下."拒絕."

"為什麼?"對方顯然相當驚訝.

"因為……我不喜歡太聰明的敵人,那會讓我額外費很多事."

"你不能這樣!我會記得你的!你會為此後悔的!"女王的表情到現在為止第一次出現了比較明顯的情緒波動.

"事實上威脅我對你毫無益處,如果你之前就表現的這麼不冷靜且愚蠢我或許會考慮和你合作,但那是你表現的太過聰明了一些.放松女王大人.這只是個比賽,失敗了也不過是損失一些獎勵而已,你覺得為此得罪我這樣的人很值得嗎?"

"你……真是讓人氣憤!"女王最後想想還是忍了下來."那麼你是要聯合這些人先干掉我們了?"

"不."我的回答讓大家都傻眼了.

一明國器持有者忽然問道:"難道你想坐山觀虎斗?"

我依然只回答了一個字:"不."

"你既然不想幫他們,又不肯幫我們,還不想坐收漁人之利,難道你打算主動退出不成?"

"不不不不,你們都搞錯了.我是想要把你們全部干掉,由我自己,而不是讓你們互相殘殺."

"你要一個人對付我們全部?"那些國器持有者全都驚訝的看著我.

我看著他們反問道:"你們這樣看著我干什麼?我知道你們在想我很傻居然要一個人挑戰你們全部,但我反到覺得你們比較傻."對方一聽就要發火,但我卻沒給他們說話的機會而是搶先繼續說道:"難道你們都忘記了嗎?我們這幾個人每人可是都價值兩千自由點啊?"

我的話簡直就像是在平靜的湖面中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彈.之前這幫家伙光記得氣憤了,的確是把獎勵這茬給忘了.現在我一提這幫家伙才忽然想起來自己這些人身上都有獎勵點的,這種時候不應該把其他人看成敵人,而應該看成是攜帶特殊獎勵的"高級怪物",所以現在要做的不是劃分陣營,而是抓緊時間"搶怪".

"這麼說的話……!"一名國器持有者突然發了瘋一樣的攻向了身邊的另外一名國器持有者,其他人看到之後也開始跟著做,場面瞬間就亂了套,原本還算完整的同盟瞬間就變成了大亂斗.

"干的不錯."冰雪女王向我比了個大拇指.

我向她笑了笑,然後問道:"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沒錯.剛才的一切不過是為了讓那些國器持有者之間打起來,因為我的確是很想知道剛才那種不死的能力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我正等待著對方的回答,誰知道冰雪女王卻突然臉色一變."不,我不會告訴你的,這是我的特殊能力,但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所以我不能告訴你."

聽了她的話我開始轉身正視她,然後把法杖拿了起來."本來我以為你會是個聰明的朋友,沒想到居然會這麼的愚蠢."

"不要用自己的標准去衡量別人."

"我知道說什麼你也不會改變主意了,但是我不得不再次告訴你,你的做法實在是太讓我吃驚,如此愚蠢的行為居然會出現在你這樣的人身上.那麼……"我把法杖平舉指向了冰雪女王."讓我們用武器來交涉吧."

"正和我意."

冰雪女王正要上前忽然被身邊的煉獄獵手給攔住了."還是我來吧.我很想了解一下他這游戲第一玩家到底是個什麼實力."

冰雪女王點點頭:"那麼交給你了,不過你要小心一些,如果你想掂量他的實力我就沒法為你再准備一個不死之身了!"

煉獄獵手點點頭,然後用手中燃燒著火焰的長刀指向我道:"我叫莉莉絲,你最好記住這個名字,免得別人問你到底敗在誰的手上你都不知道."

"好大的口氣.那麼……現在讓我看看你的實力是不是像你的信心一樣強大."我將法杖猛的向天上一拋,然後迅速原地轉了一個圈,一道金色光圈以我為中心迅速擴散了開來."日冕光環."

冰雪女王在後面大聲提醒莉莉絲:"千萬別碰他的光環,那東西不能擋!"

莉莉絲本來就沒打算碰日冕光環,她之前已經知道了我的攻擊技能溫度高的可怕,所以一開始就想好了躲避的計劃.在光環經過她身邊時她整個人突然一閃,跟著就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光環之內.我被她的技能搞的一愣.這算什麼能力?難道是瞬間移動?

莉莉絲顯然不想浪費這個好機會,一次瞬閃之後立刻又是一次閃亮,下一秒已經到了我的面前,不過她太高估自己的速度了.我就算是愣神也不會太長時間,這會我在反應過來了.她的長刀剛一劈下來立刻就被一根法杖擋了下來,她立刻在刀上加力企圖壓制我的力量,可是沒想到不但沒能壓住我反而被推了出去.趁她驚訝的時候我已經一杖敲在了她的肚子上,把她打的踉蹌著退了幾步才算站穩.

"很驚訝是嗎?"我笑著說道:"你看我長的細嫩就把我當成弱不經風的小姑娘了嗎?我可是地地道道的男人,而且,這法師職業也不是完全不能近戰.你難道不知道我練的都是逆向職業嗎?"

"逆向職業?"莉莉絲顯然並不太清楚我的特點.

冰雪女王向她解釋道:"他的大號紫日明明是召喚師平時看起來卻像個戰士,但據說他的最強技能卻是個法師技能,而且公認的最強能力就是召喚生物.他的這個小號銀月也差不多,除了臉蛋漂亮的讓女人都嫉妒之外,這個法師之身也是裝樣子的,他的近戰能力並不戰士差到哪去,而且一旦他進入太陽神狀態再張開領域敵人就根本無法近身了."

莉莉絲點了點頭:"也就是說這家伙的實際戰斗方式和表面看上去完全都是反的嘍?"

"基本上是的!"

"那我就明白了."莉莉絲突然一甩手把手里的刀扔了出來.

看她的樣子似乎是打算用那把刀吸引我的注意力,所以我根本都沒躲那把刀,而是提升周圍的溫度企圖融掉那柄刀,可事情卻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那柄刀居然穿過了太陽般的高溫領域直接射到了我的身上.當然,就算命中也沒什麼.誓約套裝可是上位神器,一把刀就能紮的穿那就不叫神器了.

火焰長刀在誓約套裝上擦出一溜火星之後掉了下來,我的眼睛則動也沒動的依然緊盯著對方的移動.莉莉絲果然在刀飛出之後就動了起來,但這次她沒有使用瞬移技術,而是迅速的潛入了地面下.就在她完全沒入地面下的瞬間我猛的將法杖舉起用力向下一頓,法杖帶著槍尖的底端猛的插進了地面."熔岩地獄."

整個地面都瞬間融化,高溫將地面完全烤干然後迅速結晶化最後又因為高溫突然融化成了一坑的紅色岩漿,然而就是在這種可怕的環境中莉莉絲居然又冒了出來.她完全沒有受到影響熔岩的影響,突然從熔岩中鑽出來一把抓住了我的法袍下擺用力一拉整個人都飛了上來.

被她抓住的瞬間我就意識到自己到底哪里出錯了,可是這種時候想到已經來不及了.莉莉絲已經飛到了我的身邊,然後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不過她並沒有掐下去,因為她在碰到我的脖子瞬間已經感覺到了一樣堅硬的物體頂在了她的咽喉上.

莉莉絲用緩慢的速度低頭看了看咽喉上那柄閃著璀璨光芒的漂亮匕首,然後再次看向我的臉."我不得不說你的反應很快."莉莉絲無奈的說道.

我也笑了笑."你也不錯,居然能想到用囂張的語言讓我放松大意.我早該想到煉獄獵手是火系免疫的!"

"對,我不光火系免疫,而是光明系全免疫,你的太陽神技能對我全都無效.只是我沒想到你的動作這麼快,這樣都能制住我."

我忽然偏過頭越過她看向後面的冰雪女王."嘿,我現在又發現了你的一個特點."

冰雪女王很平靜的反問道:"哦?真的嗎?"

"是的,我發現你複制的不死能力存在缺陷,不然這位莉莉絲小姐就不會害怕我抵住她的咽喉了,她完全可以和那位暴風雪騎士一樣再次複活嗎!"

"但是你想錯了一點."掐著我的咽喉的莉莉絲突然眼光一變,但是我沒聽完她的話就先把一枚水晶泡泡按在了她的身上,她的後半句話嘎然而止,整個人瞬間被一只水晶泡泡所包圍,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

我抬手在泡泡上輕輕一彈,那個包裹著莉莉絲的水晶泡泡立刻滾了出去,莉莉絲在里面拼命喊叫錘打,可是卻毫無作用.她整個人就像漂浮在太空中一樣懸浮在水晶泡泡的中心,不管怎麼掙紮扭動都碰不到泡泡的邊緣,也就是處于一種有勁無處使的狀態,急的她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後說道:"能夠有機會殺我的人並不多,你算一個,可惜你沒把握好機會.現在你先在那里玩一會吧,我要先把別人都干掉再回來對付你."

"你快放我出去!"剛才還很自信的莉莉絲被困在了泡泡里立刻就變的情緒紊亂了起來.其實這是人的共同特點,就好象很多戰士都不怕死,但面對即使用生命也無法撼動一絲一毫的超級敵人很多人都會失去反抗意志一樣,被困在泡泡里的莉莉絲雖然實力不錯,卻無法忍受這種禁錮方式帶來的精神壓力.

冰雪女王看同伴被封了立刻向我射出了一道藍色的寒冰之槍,同時命令那個剛複活的暴風雪騎士去救莉莉絲,只是寒冰之槍還沒碰到我就變成了一團水蒸汽,而那名暴風雪騎士也在沖到水晶泡泡旁邊之後變的束手無策起來.這水晶泡泡畢竟是高級獎勵,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好.那暴風雪騎士一劍下去到是砍進去很深,可是劍一拔出來泡泡立刻又愈合成了一個整體,根本就像沒有受到任何攻擊一樣.碰上這種軟硬不吃的泡泡那騎士算是徹底沒主意了,他甯可和我對戰也不想和這個泡泡在那里對抗.

發現攻擊無效同伴也無法得逞之後冰雪女王突然喊道:"先別管莉莉絲了,那只泡泡大概是有時效性的,也許一會自己就會爆開,你過來幫我護法,我用大型技能干掉他."

"明白."暴風雪騎士立刻沖過來打算暫時擋住我為冰雪女王爭取時間,可是我根本都沒給他機會.一道旋風卷過我的身體,我整個人迅速切換到了紫日形態,跟著手腕一翻,一堆小球滾了滿地都是,然後又是一陣旋風卷過,我又切換回了銀月狀態.

三百六十八枚魔力跳彈剛一落地立刻就開始四處飛射,而且在飛射過程中不管碰到什麼都會立刻開始加速反彈,每反彈一次速度就會翻一倍,十幾次反彈之後就已經快的只剩下一片光影了.

我一指那名暴風雪騎士,所有小球全部在地上一次反彈之後閃電般向暴風雪騎士撞了過去.暴風雪騎士一下看到這麼多小球立刻揮舞起自己的長劍向把小球擋開,可是那些球居然在同一時間一起撞上了他的劍.要說一次打飛一只球,那不過就和打棒球差不多,大三百六十八只球同時命中一把劍,那沖擊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了.所以,理所當然的,騎士的劍瞬間脫手,反彈的力量居然還把他也掀翻在地.被劍隔開的小球落地之後立刻四下彈開,一接觸物體之後它們立刻再次彈了回來.騎士慌里慌張的爬起來打算防禦,沒想到一枚小球突然以極其刁鑽的角度正中他的腳腕,跟著他就覺得膝關節後面也中了一下,兩次力量剛好使他的腿向前一彎,整個人立刻失去重心再次倒了下去.他翻了個身一撐地面想再爬起來,可是一只跳彈卻突然撞上他的手腕,疼的他手腕一抖,又趴回了地上.這下不等他再次爬起來立刻就是一堆小球一起撞了上來,瞬間就把這家伙打的出氣多進氣少了.

"你們是不可能戰勝我的."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暴風雪騎士居然硬撐著又爬了起來.

"因為我們還沒有出手."凌從我身邊走了過去."我知道戰斗中需要集中注意力,所以很多人都會在戰斗中忽略一些平時不可能忽略的問題,但忘記我的主人是名召喚職業者卻是你們最大的失誤.那麼……現在……讓你們好好的明白一下,這失誤到底有多大."

伴隨著一聲嘹亮的龍吟,小龍女突然以龍形沖出了鳳龍空間,強大的氣流將已經快要准備完攻擊魔法的冰雪女王給整個帶翻在地,原本即將完成的魔法也因此而突然中斷.瘟疫跟著小龍女後面鑽出鳳龍空間,然後一腳將暴風雪騎士踩在了爪子下面.冰雪女王看情況不對爬起來想跑,卻突然感覺脖子一涼,一柄閃著寒光的華麗長劍已經頂在了她的咽喉之上.玲玲低頭看著腳下的冰雪女王冷冷的說道:"下次記住,沒有看到我們出現,那就是說主人他只是在和你們玩游戲."嚓……話音結束的同時玲玲的劍猛的一挑,幾滴鮮血隨著劍刃一起飛了出去.玲玲抓著手中的聖劍耍了個華麗的劍花然後還劍入鞘,而冰雪女王則不可置信的捂著脖子倒了下去.

"你……!"暴風雪騎士看到冰雪女王被干掉了還憤怒的想反抗,可惜被巨龍踩著的身體沒能移動分毫.

瘟疫看著腳下的騎士說道:"就算是白癡也該知道被巨龍踩在腳下就沒有翻身的余地了,你看來還不如白癡,那麼……游戲結束了."瘟疫把全身的重量全部集中到了這一只爪子上用力向下一踩,只聽咔嚓一聲,暴風雪騎士的身體瞬間變成了一堆肉醬.

小純用手指戳了戳還包裹著莉莉絲的水晶泡泡."這個怎麼辦?"

凌對著水晶泡泡一抬手,水晶泡泡立刻收縮成一團飛入了凌的手心.莉莉絲因為水晶泡泡消失而突然掉在了地上,但是還沒等她有所反應,一枚黑色的光彈已經先一步撞上了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爆炸和光影效果,光球剛一接觸莉莉絲就瞬間擴大,包裹住莉莉絲整個人之後光球又再次縮小最終消失在了原地,而莉莉絲也跟著不見了.

我這邊得到了消滅三名國器持有者的提示,六千自由點進帳,這聲音還真是不虧.可是當我轉頭准備去對付其他國器持有者的時候卻得到了系統提示."目前國器持有者數量進入十人倒計數狀態,現在起每消滅一名國器持有者可獲得三千自由點,請各位努力爭取最後的勝利以換取更大的好處."

真沒想到國器持有者的混戰速度這麼快,我才干掉三個人那邊已經有七個陣亡了.剩余的十人中我和真紅還有凱瑪榴斯算是一伙的,那麼剩余的七人都要優先干掉了.等只剩我們三個的時候我會先和真紅一起干掉凱瑪榴斯,至于真紅,反正只剩我們兩個了,大家各憑本事,輸贏都沒什麼大不了的.

雖說要先對付另外七名國器持有者,但畢竟這七人值兩萬多點自由點,所以誰搶的快還得看個人本事.真紅毫不相讓的沖向了一名國器持有者纏斗了起來,能堅持到現在的都不是菜鳥,即使是真紅也不可能像對付普通玩家一樣一拳一個.凱瑪榴斯自己也找了個敵人打了起來,只是結果稍稍有點意外,因為凱瑪榴斯自己居然先被干掉了,成了剩余十人中第一個被淘汰的.

剩下的我們九人中真紅一對一和一個國器持有者打了起來,我和自己的魔寵同時對上了五個人,還有兩名國器持有者互相在打.雖然是一對五,但我這邊反而是最快的,因為我的魔寵並不止五個,人多欺負人少本來就比較快.我搞定這五個敵人不久真紅也搞定了自己的目標,剩下的兩個人我和真紅一人分了一個.我這邊人多,速度當然比較快.就在我的敵人倒下之後系統提示又響了起來."最後三強爭奪戰開始,現在每消滅一名國器持有者可獲得五千自由點及一個抽獎輔助技能,請各位加油."

五千自由點這個我們只是感覺比較多,但後面那個抽獎輔助技能卻把我們搞糊塗了.從字面意思翻譯,抽獎輔助技能可以理解成抽獎用的技能,可問題是抽獎能用什麼技能?難道是像電視問答節目打電話求助?

雖然搞不清楚功能,但既然作為三強決賽的獎品就不會是太差的東西.現在應該專心戰斗.

由于我認為真紅基本不可能戰勝我,所以我沒去攻擊碩果僅存的那個國器持有者,想把這個人的獎勵讓給真紅.我承認真紅的戰斗力相當可怕,但我畢竟魔寵太多,如果我無恥一點不和她接觸,就算光用召喚生物耗也能把她耗死.

真紅知道我有意讓她,三下兩下解決了面前的敵人後反而停了下來."老大,就剩我們倆了!"

我笑著點了點頭."你是直接認輸還是要試一下?"看真紅要說話我立刻搶先道:"先說清楚,和你打我不會輕敵的,召喚生物我會一個不剩的全部召喚出來,你要確定這樣都能干掉我可以考慮打一次,反正這里戰斗死亡也沒懲罰."

真紅搖了搖頭:"不用了,我認輸.雖說我很相信自己的實力,但你的召喚生物實在是多的有點變態了,我還不想被人群毆."

"哈哈,你們居然還在."一個囂張的聲音突然出現打斷了我和真紅的談話.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五十六章 國器不是那麼好拿的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五十八章 抓到個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