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六十章 被俘了!  
   
第十六卷 第六十章 被俘了!

"你所缺少的不是自身的實力,而是一制強大的後援團隊."我拍著松本正賀的肩膀說道:"放心,你以後在日本建立起行會之後自然是可以繼續吃香的喝辣的,想怎麼玩就怎麼玩,當然前提是你得努力配合我們."我說到這里轉頭問玫瑰:"我們現在還有多少可以調用的資金?"

"差不多四十億水晶幣."玫瑰回答的輕描淡寫,我們的人也都只是點點頭,松本正賀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四……四十億水晶幣?那就是四百億人民幣……"松本正賀撥拉著自己手指頭算了半天才驚叫道:"天啊!那可是五十三萬億新日圓啊!你們怎麼能調動這麼多資金?"(《零》的年代不是現代,各位路過的經濟學專家可別說我不知道人民幣對日圓的彙率!)玫瑰聽了松本正賀的話反而氣憤的說道:"都怪那個該死的鬼手信長閑著沒事計劃什麼反攻計劃,害的我們不得不緊急加強防禦,最近幾天行會里的NPC軍隊愣是闊編了五倍的人數,要不然流動資金起碼是現在的六倍以上!"

"你們也太有錢了吧?照這麼算你們的會員每個月要交多少會費啊?"

素美不屑的道:"收會費那是小行會的辦法,我們行會不但不收會費而且按月發放福利金,出門辦事還有獎金拿.從自己人身上撈錢那是最蠢的辦法,收會費只會越收越窮,想發財等下輩子吧!"

我對松本正賀道:"素美的話雖然極端了點,但道理是不錯的.賺錢的方法很多,沒必要靠會員來支撐行會的發展啊?再說了,你們日本人不是最了解以戰養戰的學問的嗎?怎麼碰到這種事反而糊塗了呢?"

松本正賀立刻向我鞠了個九十度的躬."受教了.那麼我現在要怎麼開始我的新行會?"

"新行會的建立還是要靠你自己.當初你能一手建立起黑龍會,就應該了解其中的各種手段和方法.資金方面我先撥一億水晶幣給你做啟動資金,其中兩千萬直接劃進你的個人儲蓄,剩下的由我給你安排的助手負責保管."我打了個香指,一名忍者從外面走了進來."這位是我們行會的資深會員語哲,他是在日本第一次登陸的游戲,而且以前也是日本國籍,長大以後才回的中國,對日本的風俗習慣了解的非常清楚,隱藏身份是不成問題的.他以後就是你的聯絡人,但是在你們的行會里不要給他安排太高的職務,這樣方便隱藏.有什麼需要盡管找他,他處理不了的自然就會來找我們."

松本正賀點點頭,然後接著問我:"可是這次我被你拉來,日本那邊的玩家有不少人都看到了,我這次回去對方要是宣揚出來,我還怎麼擴大行會?"

"我們之前在討論的時候你不是一直在聽嗎?"我反問道.

松本正賀疑惑的看著我不明白我的意思.素美實在看不下去了才幫忙解釋道:"你既然聽了就該知道,人民的傾向具有盲從和逐利兩個重大特性.盲從意味著輿論導向可以輕易的左右人民的思想,所以你的人品和愛國熱情根本無關緊要,只要有一群人說你愛國,那你就算是叛徒,人民還是會認可你是愛國者.鑒于你以前的失敗,看來宣傳不是你的強項,所以宣傳手段方面我們會幫你處理,這個你就不用管了.人民的另外一方面特性就是追逐利益,以目前日本的社會狀態來說就是給錢.如果你們的行會不收會費,而且還少量發放一些基礎福利,那你就可以快速的大量聚集人群.氣節高昂的英雄確實存在,但人民大眾只不過是一群普通人,也許在原則問題上他們會講氣節收底線,但只要不是原則問題,人民是很容易被利益所引誘的.我保證,你只要說不收會費,一個星期內至少能張羅起一個千人左右的行會,之後再打幾場小勝仗,然後發點福利下去,一個月內你就能拉起一支大型行會.再往後我們只要互相配合表演出幾場完美的攻防戰,你還愁拉不到人嗎?"

"是不是想的太容易了些?"松本正賀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那你以為有多複雜?沒錯,人類確實是高級物種,但我們依然是一種動物.是動物就免不了追逐利益.你們日本人不是對中國文化很有研究嗎?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道理總該知道吧?"

松本正賀聽完之後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似的用力點點頭:"媽的,拼了.反正老子現在是光腳的乞丐,失敗了也沒辦法比現在更糟了,大不了賭一把!"

玫瑰毫不在意的說道:"這種事情根本沒有賭的必要,我們說行就一定行,你要是連這種十拿九穩的事情都能給我們辦砸了,那你還不如跳東京灣來的痛快些."

我接過話頭對松本正賀道:"既然事情說清楚了那就要盡快執行,所以你最好馬上在現實中動身來中國."

"我明白了.你們先給我兩天時間,我馬上安排好工作來這邊."松本正賀說著就要下線,我趕緊叫住了他.

"誒誒誒……你急什麼?你現在連吃飯都成問題了,要拿什麼偷渡過來?難不成你打算游到中國來?"

松本正賀尷尬的撓了撓頭."以前大手大腳習慣了,從來都沒考慮過錢的事情,現在這麼一說還真是……!"說到這里松本正賀忍不住臉紅了起來.以前他好歹也是一方梟雄,混到現在這份上也確實慘了點!

我從鳳龍空間里拽出一只布袋遞給松本正賀."這里是一萬水晶幣,你拿去存進銀行,然後在現實中取出來用做你偷渡的資金.到了中國之後找家網吧進入游戲,然後我再告訴你到什麼地方."

"明白,我這就去辦."松本正賀轉身就走.語哲立刻跟了上去叫道:"慢點,這邊是我們行會的核心區,你一個人亂跑當心NPC把你砍了!"

等松本正賀跑遠了鷹才說道:"紫日我真是沒話說了,以前光見你拐小姑娘,沒想到現在居然連日本鬼子也不放過了!"

"你這話我怎麼聽著這麼別扭呢?什麼叫拐小姑娘?我拐誰了我?居然還說拐日本鬼子,搞的我跟背背山下下來的似的!"聽了我的話屏幕里的各地方主管們一起笑了起來.我掃了一圈屏幕喊道:"你們一個個的都笑什麼?都沒事啦?還不快去工作,當心我扣你們工資.別拿我不當老板!"

看來威風是要靠平時積累的,我的話不但沒起到壓制的作用反而讓這些人笑的更肆無忌憚了,不過大家也都知道現在的工作比較緊,所以笑了一會也都紛紛切斷聯系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大家都離開後我也返回了日本,畢竟魔寵都還丟在那邊呢!好不容易跟著魔寵的心靈連鎖找到了他們,結果卻發現場面一片混亂.不光我的魔寵在場,連鈴音騎士和麒麟武士這些召喚生物也一個不少,全都在場地上混戰.他們的對手是一大群日本人,看數量起碼有七八千人,規模各位相當的大了.

這麼多人在一起混戰,凌居然還能在第一時間發現我的到來,立刻就轉移到了我的身邊.

"下面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本來是過來練級的,沒想到這邊正好有一大群日本人在准備著什麼儀式,于是理所當然的就打起來了!光靠我們這些魔寵還對付不了這麼多敵人,所以我連斯哥特他們也叫了出來."

"對方戰斗力怎麼樣?"

"中上水平,比一般玩家要厲害些,其中還有幾個是頂級人員,夜月帶人圍著的那幾個就是."凌指了下前方不遠處的戰團.

我掃了一眼夜月正在戰斗的敵人.那是個日本武士,一把長長的東洋刀舞的刀影亂飛,不過一點也不飄逸,反而非常的狼狽.對付一般人,他的刀法決定能撐的上是劍氣如霜,但是對夜月不行.好歹夜月也有六條手臂,六柄蛇劍一起舞起來就算不講劍法一起亂砍上去也足夠讓別人手忙腳亂的了,何況夜月並非亂砍.她的看家本領就是蛇舞,盡管和名字一樣這確實是一種舞蹈,但它卻是劍舞,而且確確實實是真的很厲害.六柄蛇劍像穿花蝴蝶一般互相交叉的吞吐不定,武士伶俐的刀法被封的只剩左支右拙的份了.

除了夜月,旁邊還有幾個小戰團.我大略掃了一下.斯哥特帶著三個鈴音騎士正在圍攻一名劍忍,另外十幾個鈴音騎士則圍著一對雙胞胎姐妹花打的不可開交.晶晶,玲玲兩個人扛住了一名重劍武士,幸運和瘟疫則正在天空中追殺一大群飛行魔獸,似乎玩的還挺高興.

"看樣子你們玩的還挺開心的嗎?"

"敵人的實力剛剛好,當然開心了.哦對了,看下那邊."凌伸手給我指出了方向.

"那是碧姬絲?"我驚訝的看向了正在戰斗的新魔寵."她是這樣戰斗的?"

"剛開始我們也嚇了一跳.她的攻擊方式分為面覆蓋性攻擊和單體攻擊,剛才你看到的那招是對單個玩家用的攻擊.我們這會工夫一直在有意的把經驗值讓給她,所以她升級很快,不過畢竟現在才三百多級,看起來好象很有威力,實際上傷害力並不大.不過依我的判斷,只要等級升到八百以上,估計就沒什麼人敢正面抵擋這樣的攻擊了."

"不知道實情的人現在大概就不敢抵擋了.這光影效果確實也太誇張了點!"

凌笑著解釋道:"碧姬絲使用的是純能量攻擊方式,所以光影效果會比較華麗一點."

"她的智能方面有提高嗎?"其實這才是我最關心的東西.有智力的魔寵和高級魔偶的差別誰都清楚.

還好,凌給了我肯定的答複."智力提升還算不錯,現在已經具備基本的思維能力了,而且不像之前那麼生硬,對各種事情的反應開始出現了人性化的表現,相形等到五百級以後就基本和人類的思維差不多了."

"那就好."我再次掃視了一下整個戰場."你先去幫忙,我也該練練手了."

我選擇的目標就是十幾名鈴音騎士圍攻的那對姐妹花.鈴音騎士雖然因為是妖仆的原因戰斗力並不能和同級玩家相比,但他們畢竟有九百五十級,而目前大部分的玩家都還在八百五十級以下.僅靠兩個人的力量就能同時抵擋十幾名鈴音騎士,而且還穩占上風,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閃開."我大喊一聲沖入了陣中.鈴音騎士都是和我配合過很多次的,對我的戰斗方式都非常習慣了.聽到我的喊聲鈴音騎士們在不斷攻擊的同時還給我留出了條路.

這對雙胞胎雖然是日本玩家,用的卻不是日本的特色職業,而是一種魔音師系列的職業者.說起來魔音師在《零》的數量真的可以用鳳毛麟角來形容了,而且至今為止我都沒見過重樣的.好象魔音師每個人就是個獨立職業,很少有一種職業出很多個魔音師的,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我見到的魔音師比較少的原因.不過不管怎麼說,魔音師數量很少,而且每個都很強,這點是毋庸質疑的.

眼前這兩位雖然是魔音師,樂器卻比較特殊.她們兩個用的是鈴鐺,而且不是一個兩個鈴鐺.在她們倆的額前各有一只額鏈形式的鈴鐺,不過兩個人的鈴鐺形狀卻不一樣,其中一個是個圓形的鈴鐺,另外一個卻是個月牙.她們的耳環也和額頭上一樣掛著不同的鈴鐺,還有脖子上的項鏈,手上的戒指手環一體的手鏈,腰上的腰鏈,腳腕上的腳鏈,全都帶著鈴鐺,只要她們一動起來基本上是全身都在響.

我瞬間意識到這兩個並非簡單的魔音師,而應該是魔舞者.我們行會也並不是沒有這樣的職業者,比如說我從歐洲招攬來的舞蹈天使四人組.那四個四胞胎可謂是長的一模一樣,跳起舞來也出奇的協調,但是她們的舞蹈卻並非只能用于觀賞,與那優美的舞姿比起來,那隱藏還舞蹈動作中的殺招才是真正的點精之筆.眼前這兩位顯然也是類似的人員,雖然她們兩個沒有四人組人多,但有時候實力和人數並沒太大關系.

不管怎麼說我此時已經沖了進來,沒有給對方任何機會,我一上來就扔出了水晶泡泡罩住了鈴鐺成月牙形的那位,然後自己則沖向了另外一個.多人組合一般都帶著陣法的特點在里面,只要人數減少,威力就會按幾何級數的方式下降.

果然,發現同伴被困住之後另外一個明顯發揮失常,被我一個沖撞給撞飛了出去.魔龍套撞的表面遍布收縮狀態的刀刃,在撞上她的瞬間接觸點上的刀刃驟然彈出,不但在她身上劃出了七八道口子,還在我們分開時從她的衣服上帶下了一大塊布料.不過布料下面不是雪白的肌膚,而是一片紅森森的血肉.魔龍套裝上彈出的刀刃都帶倒鉤,切進去容易,再想拉出來不拽下一塊肉是不可能的.

那個MM被撞出去之後立刻慘叫了一聲,不過她還算滿厲害的,這麼重的傷居然只是叫了一聲,當然也可能她的傷痛指數開的不高,女孩子好象都不喜歡把傷痛真實度調的很低,不過戰斗中這個指數也和傷害力掛鉤,如果你把自己調整成不管受多重的傷都不疼,那你在被敵人命中時就會額外多付出一些生命值.簡單來說就是死的比較快.所以很多人甯可忍著疼也要把傷痛指數開到頂,比如我就是全開的.

"你終于出現了."對方停穩之後沒有急于反擊,而是很鎮定的對我說道:"看到你的魔寵在這里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難道你們在等我嗎?"

"本來不是等你的,但既然你來了那也一樣."

"那麼你們想要做什麼呢?"

"做這個."女人突然把手指放進嘴里吹了一聲口哨.我立刻聽到遠方響起了一片彈簧彈開的聲音,跟著就看到幾十個木桶飛了起來.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木桶已經到了我們頭頂,但我們並沒有害怕.

辣椒突然抬手向控制發射了一枚光彈,光彈正中其中一只木桶,跟著嘭的一聲把木桶炸的四分五裂,但木桶雖然裂了,桶里的東西卻全都灑了出來.我們沒想到桶里裝的是液體,嘩啦一下就飛散開來.這邊的液體還沒落地,其余的桶居然也自動在半空中炸了開來,那些液體像下雨一樣澆了下來,把我們全都給淋了個透.

"呸."我吐掉嘴里的液體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現在已經找不到干的地方了.盔甲上全都粘了一層黏黏的仿佛果凍一樣的東西,雖然沒有什麼怪味道,但一團團的青綠色看起來還是相當惡心的.

"這什麼鬼東西?"

"哈哈哈哈!"附近的日本人全都得意的大笑了起來.站在我對面的女人說道:"這本來是為你們行會的精英戰隊准備的,不過拿來對付你也不算浪費."

"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你一會就會知道的."

"哼."我轉頭找到了下鳳的位置,然後對她喊道:"幫個忙."

小鳳立刻飛了過來落在我的身邊並變化成人形把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一團火焰順著小鳳的手燒到了我的身體上,緊接著我全身都被火焰包裹了進去.那些液體在高溫中開始冒煙,但對面的女人卻並沒有任何要阻止的意思.我立刻意識到了火焰應該不會影響這東西發揮效果,所以對方才有恃無恐.

"霜雪."我立刻換了個處理方法.

小鳳熄掉火焰後霜雪立刻給我降溫,那些液體果然快速凍結成了一塊塊堅硬的冰塊.對面的女人終于開始緊張了起來,她毫不猶豫的沖了上來,但目標卻不是我,而是我身邊的霜雪.現在看來低溫對這東西的影響很大,不然對方不會這麼緊張.

"別想搗亂."夜月放棄了自己的對手打算過來幫我們擋下敵人,可是她剛一動就發現了不對勁,速度遠沒有正常時候的快,而是受到了很大的阻力.

凌突然叫了起來."快把身上的東西甩掉,這是種凝固劑!"

凌喊的太慢了點,我們身上粘著的這些東西在落到我們身上之後就開始向四面延伸直到把我們整個包裹了進去,而現在這個東西則開始快速凝固變硬,我們的動作完全被限制了起來.雖然我已經讓霜雪幫我冰凍了身上的液體,可速度還是慢了點,幾秒之後除了霜雪本人之外我們全都被封在了這種東西里.霜雪身上本來也沾到了這些東西,不過低溫使它們變的非常脆,稍微一掙紮就全部碎裂掉了下來.我身上的凍的還不夠徹底,所以才沒有碎裂.

"哈哈哈哈!怎麼樣?我們准備的凝固劑效果不錯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五十九章 人性,政治,利益     下篇:第十六卷 第六十一章 我是災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