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七十二章 各就各位  
   
第十六卷 第七十二章 各就各位

正說話間,阿奴比斯神廟里突然一陣騷動,聽聲音好象是一大群人在奔跑.幾乎也就是我們剛注意到這個聲音的同時我就突然感覺到全身寒毛倒豎,似乎是有種強大的殺意籠罩了我的全身.幾乎是本能的我就突然一偏頭,一支羽箭擦著我的臉飛了過去.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到底出了什麼事,大殿之內又跟著飛出一支兩丈長矛.我一把把身邊的露巍推了出去,同時原地一個轉身反手接住那支長矛然後就著旋轉的慣性又給原路扔了回去.

"阿奴比斯你瘋啦?干什麼襲擊我?"

"看清楚再說."阿奴比斯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耳邊,但他的人並沒出現.我雖然有些疑惑,但仔細一看卻發現大殿里跑出來的兩個明顯是玩家而不是阿奴比斯的人.

"靠,搞什麼玩意啊?有人在你的神廟里襲擊我,你就不管的嗎?"

"我為什麼要管?"阿奴比斯的話問的我一愣.

說起來我遠來是客,在阿奴比斯的神廟受到襲擊,他這個做主人的自然應該管管.不過阿奴比斯這家伙整個就一大惡魔,性格絕對是屬于變態型的,所以理所當然的事情到他這里就不再理所當然了.

說話之間對面投矛之人已經沖到了殿外,我只看到那家伙拿著支血紅的斷矛再次沖了上來.從他身上的血跡來看這家伙剛才已經被我扔回的長矛所傷,而且長矛折斷變短也是證據之一.不過似乎這家伙傷歸傷,戰斗欲望卻絲毫不減,見了我就跟見到殺父仇人似的.

"西普爾退回來,你一個人打不過他的."神廟之內傳來一聲渾厚的喉聲,跟著就見一名身高兩米多的壯漢沖了出來."大家先圍住他."

神廟里呼啦啦沖出來一大群人,瞬間將我圍了個水泄不通,但更奇怪的是這些人後面居然又追出了大量死神衛隊的士兵.這些狗頭人身的死神士兵迅速將這些人和我一起圍在了中間,明顯和這些人也不是一路.

"這是搞什麼啊?"我對著神廟方向詢問著.剛剛阿奴比斯和我通話說明他距離不遠,至少是能看到這里的情況.

果然,不一會就看到阿奴比斯走出了神廟."這些是你的仇人,他們中有人發現你到了埃及,猜測你是要過來找我,所以提前來攔截你,只可惜他們跑太快了,先沖到這邊和我的人打了一仗才等到你來."

"你不是說不幫忙的嗎?"

"他們先主動攻擊我,難道我還不反擊嗎?再說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你管不著."說到這里阿奴比斯話鋒一轉."喂,雜兵我都幫你收拾了,剩下的你該自己處理了吧?"

我掃了下周圍的人,然後笑了笑."這點小意思,幾分種的事情.你幫我把你腳邊那位保護好了就行."

阿奴比斯聽我說完之後才驚訝的低頭尋找,結果果然發現腳邊躺了個人.剛才敵人突然發動襲擊,我情急之下推了露巍一把,顯然是用力有點大,結果把這家伙給摔的差點背過氣去.阿奴比斯之所以之前沒注意到他是因為露巍是非戰斗玩家,實力太弱,高級NPC很容易忽略這種生命反應低的跟觀賞動物一樣的生物.阿奴比斯對那些狗頭守衛一招手:"過來保護他,那邊不用管了."

狗頭守衛迅速的跑回去把露巍守在了中間,而神廟前那些人則因為不再擔心後面的守衛而把注意力全部移到了我身上.

帶隊的那個超級壯漢對著周圍的人大喊著:"大家一起上,干掉他."

"喂,我到底哪得罪你們啦?"我一把抓住一個家伙刺來的長槍槍杆問道.

"哼,不要跟他羅嗦,直接上."一名長相清秀的精靈弓箭手以便叫喊著一邊張弓射來了一支利箭.

我因為抓著那家伙的槍身所以移動不便,看到箭已經晚了一點.也僅僅就是一側頭的間隙,利箭擦著我的臉飛了過去.只感覺臉上微微一涼,我一把推開身前的家伙伸身一摸,臉上居然流血了!"媽的,跟你們客氣你們當福氣!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走了."用力的一點頭,頭盔面罩自動從頭盔頂上滑了下來護住我的臉,跟著兩側的面甲內又向中間滑出兩截面甲在我面前合攏形成了新的一層面罩.

"你包的到是嚴實."那名箭手得意的說道.

我根本不和她答話,抬手對准她一動手指,前臂上附著的龍頭形護臂的兩只鼻孔之中分別噴出一支短箭,那名精靈射手也僅僅來及閃開一枚就被另外一枚射飛了出去.

干掉射手之後我立刻轉身一個上勾拳將使用跳斬技能飛到我面前的野蠻人原路轟了回去,順手握住永睄C,原地一圈橫斬,只聽一聲雜亂的慘叫,沖上來的一群人同時身首異處的倒飛了回去.

"不要猖狂."一名女戰士舉著長矛突然從圈外跳了進來.她抓著矛尾,人還在三米之外矛頭已經到了我的身前.我回身一劍剛好頂在了她的矛尖上.矛劍的鋒銳之處本來並不適合承力,但我知道對方的兵器比我的長,如果不能頂住,吃虧的只能是我,所以只能利用自己的精確定位能力用劍尖頂住了對方的矛尖.

對方看長矛被我頂住先是一愣,跟著另外一只手也搭上了矛尾,然後兩只手用力一搓:"火龍穿炎."這顯然是某種技能,整支長矛瞬間被一層火焰所覆蓋,同時長矛在她的手上高速的旋轉了起來,就跟一根鑽頭一樣.永琱W傳來的劇烈震動震的我手都有點麻了,不過永琩拑M毫發無損的頂住了對方的長矛.

"雕蟲小技!"我突然將魔力灌入永,跟著大喊一聲:"破."然後猛的向前一沖.永痟N像切豆腐一樣直接破開了對方的矛尖一下插入了矛身之中.我在後面頂著永琱斷向前沖,長矛就這樣從中心被從頭破到了尾,整支槍瞬間爆成無數火星飛向四面八方.

在切碎對方的長矛之後我並沒停,永矬~續向前,一劍由女戰士的咽喉貫入,跟著我微微一挑,一顆美麗的人頭立即飛了出去正好砸在一名法師MM的臉上.法師MM受到驚嚇立刻摔倒在地,我抬手就是一箭射了過去.旁邊兩名戰士立刻飛身擋箭.戰斗中的法師可是團隊傷害輸出的主力,是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能放棄的角色,所以戰士甯可犧牲自己也要保住法師,只可惜他們的行為不過是為我對增加兩個戰果而已.

飛箭射穿了戰士之後還是將小法師釘死在了地面上,跟著我立即縱身跳到了剩余的幾人中間,猛的一個沖拳砸飛一個,回手一勾另外一個家伙的腦袋輕輕一帶,那家伙立即在空中轉了個圈被我狠砸在了地面上.直到這時候旁邊的人才反應過來,只是動作太慢了些.這些人在出手之前突然定在了原地,然後我從他們之中走了過去和站在他們身後的夜月擊了下掌.

"切,一群白癡.和我打架居然不注意周圍.不知道我是馴獸師嗎?"在我們走回阿奴比斯身邊的時候後面的那些雕塑突然轟然碎裂."露巍,過來.這位是阿奴比斯你應該認識,其他人你就不用認識了.現在你先在這里等著,我進去和阿奴比斯說點事,這邊的人會接待你的.要是一會漢克他們來了你讓他們在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回來."

交代完露巍之後我趕緊喊上阿奴比斯往後面跑.阿奴比斯跟在我後面完全搞不清楚我打算干什麼."喂,你跑那麼急干什麼啊?"

"重要事情."我四下看了看,然後問道:"有比較隱蔽的場所嗎?我需要那種絕對安全的房間,因為接下來的話被人聽到我就要倒大黴了!"

"這樣啊!那你站著別動."阿奴比斯走過來一把抓住我,然後我們身邊突然展開了一道黑色光圈.光圈迅速把我們包圍了進去,然後又迅速的打開,只是我們站的位置已經不是之前的神廟了.

"這是哪?"

"我的府邸,而且這是密室.除非是上位神出現,一般人不可能偷聽到這里."

"那好."我迅速打開鳳龍空間從里面摸出了最初由迪坦斯得到後來被菲林迪爾搶走的那枚戒律之石."認識這個嗎?"

阿奴比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戒律之石?你怎麼……哦對了,戒律之環在你那里,別人找到肯定也得送過去."說到這里阿奴比斯的激動表情立刻消失不見了.本來嗎!這戒律之石對他們這些神祗來說就像是巨額支票對我們的意義差不多,但如果眼前的巨額支票不屬于你,那當然就沒什麼好激動的了!

看到阿奴比斯的表情後我笑著舉起那枚戒律之石晃了晃."想不想要?"

阿奴比斯的眼睛瞬間一亮."這東西是無主的?"再怎麼說阿奴比斯也是個很有實力的神祗,智慧方面並不低,很快就意識到了其中的問題."等等.如果這東西是無主的,那你還能拿出來就說明這是你發現的.那你完全沒必要拿來我這里啊?那這東西還是有主,但你又拿到我這里問我想不想要……難道這是贓物?"

啪啪啪啪……我給阿奴比斯鼓起掌來."不愧是黃泉界第一猛神,智力也不低嗎!沒錯,這就是贓物.我拿它來就是等著你幫忙背黑鍋的."

"哦?"阿奴比斯的聲音瞬間充滿了玩味的意思."背黑鍋是嗎?那交換條件就是可以使用這個東西嘍?"

"又中."我笑嘻嘻的問阿奴比斯."怎麼樣?成交嗎?"

"先不忙."阿奴比斯這次到是認真了起來."先告訴我東西原本是誰的,還有誰偷了這東西,我需要評估一下利益與麻煩的價值是不是劃算."

"東西原本是是迪坦斯的,至于偷東西的人嗎……!"

"是瑪利蓮還是菲林迪爾?"阿奴比斯到是個明白人.

"你既然都猜到這了,知道具體是誰還有意義嗎?"

阿奴比斯點點頭."黑暗神殿的勢力雖然不小,但卻未見得能把我怎麼樣.這樣說來交換還是很有價值的.至于光明神殿這邊……勢力比我弱的多,那就意味著我可以獲得比較高的使用率.嗯,是比不錯的生意.不過我想知道一下為什麼你不找中國的天庭來幫你頂這個黑鍋?"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存心氣我?"

"我又說什麼嗎?"阿奴比斯裝的一臉無辜的表情.

"拜托你饒了我吧!你難道不知道我是中國的第十一殿閻羅王嗎?"

"那又怎麼了?"

"怎麼了?你想啊!能襲擊迪坦斯的人是什麼人?肯定是神祗是不是?可我也算是中國的神祗成員,雖然還屬于外圍存在,但畢竟是掛了個名.先不說迪坦斯會怎麼看我,單說天庭這邊會怎麼想?"

"開個玩笑你不用這麼大反應吧?"

"這種事是拿來開玩笑的嗎?"我很生氣的問道:"這戒律之石你到底還要不要了?"

"要,當然要.那說下具體怎麼個要法?背黑鍋也得有個限度吧?"

"事情是這樣的:……"我首先把迪坦斯被搶的經過都說了一遍,這樣萬一迪坦斯真找上門來起碼不會穿幫.接著我又對阿奴比斯交代道:"那麼你要負擔的責任就是萬一迪坦斯找上門來你就承認是你干的就行了,還有就是這個戒律之石的使用方面.一般情況是在你和菲林迪爾的要求發生抵觸的時候就雙方都不得動用戒律之石,而只要不發生抵觸,那麼你們的使用次數將是對等的.也就是說如果你們用了一次,那對方也必須用一次.如果發生你們想使用第二次但對方第一次還沒用的情況,你可以找對方商量,如果對方同意你才能用.反過來你也可以用這個要挾對方.當然,作為中間人,我的好處費就是我也可以使用這塊戒律之石,而次數和你們一樣.你覺得如何?"

阿奴比斯點點頭:"相當公平."

既然阿奴比斯肯背黑鍋那就好辦,繼續商量了一下細節問題之後我被阿奴比斯送出了神廟.露巍的父母和漢克都已經到了這邊,正在等著我出來.

看到阿奴比斯的形象露巍的媽媽很小心的問漢克:"那個長著狗頭的怪物是什麼東西啊?"

漢克嚇的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噓……你這張臭嘴就不能消停一會嗎?不貶低別人你會死啊?阿奴比斯你也敢罵,不要命啦?"

"切,我有什麼好怕的,反正這些電腦人又不能把我怎麼樣."

中年婦女說的事實上是有些道理,因為她是非戰斗類玩家,所以正規的NPC是不能攻擊或者為難他們的.相反,我們這些戰斗力很高的戰斗職業者才是真正需要小心這些NPC的人員,雖然一般NPC不會無端攻擊玩家,但有身份的NPC是絕對不能得罪的.不過,中年婦女可能是以前沒來過類似的地方,所以她不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擁有正規勢力的NPC是可以無視以上規則的.

系統開放這樣的設定僅僅是為了使游戲內的世界顯得秩序井然一些,要不然那些非戰斗類玩家沒人能制肯定會越來越囂張,最終他們肯定會影響到一般玩家的游戲.所以,有正規勢力派系的NPC都是可以攻擊非戰斗類玩家的.這樣的設定可以對非戰斗類玩家起到一定的壓制作用,而且由于有派系的NPC都有著大致固定的行為模式,不會主動招惹玩家,所以也不擔心他們肆意傷害非戰斗類玩家.

漢克顯然是知道有這樣的規定,要不然也不會去捂中年婦女的嘴了,可惜阿奴比斯這家伙長了個狗頭,連帶著還有對狗耳朵,雖然比較招風,但聽力絕對的好.漢克捂住中年婦女的嘴之後就立刻想觀察下阿奴比斯有沒注意到,結果一轉頭正好和阿奴比斯的目光對上,嚇的他立刻松開了中年婦女退開老大一截保持距離.

"你跑那麼遠干什麼?"中年婦女還不知死活的向漢克招手."你過來啊!別怕!他們這些電腦人是不敢碰我的."

"你真的這樣認為嗎?"阿奴比斯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中年婦女的背後,中年婦女一回頭正好對上一排獠牙,嚇的向後一跳."你干什麼啊?突然冒出來想嚇死人啊?長的丑就不要到處亂晃好不好?"

我拍了拍身邊露巍的肩膀:"去.把你媽拉遠點,別讓她在說話了!"在露巍跑過去拉開他媽的同時我也走到了阿奴比斯面前擋住了阿奴比斯."你可是大神,這種小人物的話你不會在意吧?"

"不,我很在意!"阿奴比斯的話讓我差點暈過去.居然忘記阿奴比斯這家伙有著大惡魔性格了!

"賣我個面子."

"我為什麼要賣你面子?"阿奴比斯一邊說一邊將我撥拉到一邊繼續向中年婦女走了過去.

"拜托,這可是我的保護人,你就算要殺她也等我的保護結束好不好?"

阿奴比斯看了看我,然後突然把臉湊到了我的面前然後用一只手指著自己的嘴."看著我的嘴形:我……不……願……意."

"媽的,就你會惹事!"我氣憤的瞪了那個中年婦女一眼,然後對露巍大聲喊道:"把你爸媽拉遠點.漢克,你也退後."

阿奴比斯饒有興趣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得意的問道:"哦?難道你打算和我動手?哈哈哈,這也不錯,能和你戰斗也不錯,只要你能讓我過癮我絕對會給你面子放了她的."

我嬉皮笑臉的說道:"你的提議不錯,但是……!"我突然往上一跳,飛鳥突然滑過我的上空,我直接單臂在飛鳥的翅膀上一點就攀上了飛鳥的背.阿奴比斯發現我逃跑急的立刻就想追上來,可惜的是飛鳥在我剛爬上去的同時就啟動了噴射加力,我們瞬間就加速到了音速以上,留給阿奴比斯的只有一圈圈的由音爆產生的蒸汽云.不過阿奴比斯很快就想到了漢克他們,只可惜他低頭的時候只看到遙遠的地方有團金光在閃,根本連人影都看不到了!

"哼,下次再來有你好受的!"阿奴比斯氣憤的轉身走回了神殿,我則心虛的擦了把額頭上的汗水."好了飛鳥,減速,我們回去找……咦?你這都飛哪來啦?"

"剛剛好象穿過了一片奇怪的云團,跟著就這里了."

"你的定位能力還能用嗎?"

"能.根據我的觀察,我們好象沒飛多遠,這里應該是開羅附近的某個空域,不過我也不清楚為什麼那團云里會有傳送陣的!"

"這個先別管,馬上掉頭回去,我們要找到漢克他們."

"了解."

因為距離本身就不太遠,飛鳥很快就返回了開羅附近,我們老遠就看到了一團金色的光團在地面上高速移動著.飛鳥迅速的接近了光團所在區域,然後降低速度到和他們平行.我對著光團里面喊道:"碧姬絲,減速."

"遵命."光團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最終停在了沙漠之上.我從飛鳥身上跳了下來正好降落到了碧姬絲身邊.雷神碧姬絲說是神,其實和依佛里特一樣都屬于機械生命體,而和依佛里特不同,碧姬絲除了戰斗能力外體內還有個不小的儲物空間.這個空間內接壓縮空間裝置,外面看著不大,其實里面很寬敞,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這里能裝活人.剛才我就是讓碧姬絲帶著大家逃命的,要不然以他們的速度就算提前一個小時出發也能被阿奴比斯輕易趕上.

"會長."漢克一看到我就立刻跑了出來."見到您就安心了!剛才真是嚇死我了,居然能從阿奴比斯的手下跑掉,我們也算是高人了!哈哈哈哈……"漢克明顯有些激動的不太正常了.

我轉頭看向中年婦女,然後走過去很嚴厲的對她說道:"我依然會帶著你們去體驗生活,但你最好管好自己的臭嘴.貶低別人並不能抬高你自己,尤其是貶低一個本身就很強大的存在,那除了能體現你的愚蠢與無知之外不能為里帶來任何好處,所以……你只要再多說一句廢話我就立刻把你丟到再也看不到的地方去.現在,明白了嗎?"

中年婦女心驚膽顫的看著我拼命點頭,我無奈的轉身對露巍道:"看好你爸媽,尤其是你媽,我會見的人不管是敵人還是盟友都沒有一個是你們可以得罪的起的人物,所以最好別給自己和我找麻煩.明白嗎?"

"我明白,可是我媽……!"

"就算她不明白也要保證在她說出來之前控制住局勢."

"我盡力吧!"

我點點頭,然後轉身道:"漢克,我對你還不錯吧?"

漢克聽到我的話心里一緊,心道身上的裝備果然不是白拿的,現在該是償還債務的時候了!"那個……總會長大人,我這個實力也就這樣了,是不是可以准備些我能完成的了的任務啊?"

"那是當然.你完不成我還派你去干什麼?"

"哦,那我就放心了!"漢克嘴上說放心,但表情卻一點放心的樣子都沒有."不過,那個,我具體要干什麼啊?"

"你的任務很簡單."漢克緊張的看著我等著下文."任務的內容就是去襲擊光明神殿."撲通.漢克在聽到我的任務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喂,你別暈啊!喂……喂……好……你不起來是吧?那我把你的裝備全部收回!"

漢克就像詐尸一樣突然蹦了起來緊緊的抱著我的腿不放."拜托老大你就繞我一命吧!光明神殿那是我能隨便襲擊的嗎?您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嗎?"

"別說的跟我要逼良為娼一樣,我又沒要你把光明神殿怎麼樣,只是一點小小的驚擾就可以了!"

漢克帶著哭腔抱著我的大腿使勁求饒."我到是想把光明神殿怎麼樣,可我得有那實力啊!就算是簡單的驚擾一下,憑我這點本事也肯定要交代在光明神殿里面啊!"

"真是笨啊!我有說讓你襲擊總殿嗎?你不會找落單的下手啊?"

"落單的?可是這樣有用嗎?"

"唉……現在的新人啊!算了,你照我說的做.你只要去……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好了,明白了嗎?"

"原來如此啊!"漢克的表情總算是舒展開了."那您放心,這點小事我保證能完成."

其實漢克的任務並不複雜,我給他安排的任務就是冒充黑暗神殿的高級人員襲擊光明神殿的外出人員,當然,目的不是殺死這些人員,而是讓這些人員帶回一個消息.至于這消息的內容嗎……嘿嘿,反正是好處大大的就對了.

交代完漢克的任務之後我又迅速的帶著其他人回到了天宇城.露巍和他的父母都不是戰斗類人員,而一旦離開城市,系統對他們的保護將大幅度降低,到時候連普通玩家都敢動他們,所以帶著他們非常的麻煩.至于說露巍要體驗的戰斗場面,我是打算等英法行會襲擊鐵十字軍的時候在帶他去體驗,反正那種亂軍之中他們必定會死,也必定能體驗到露巍希望的那種感覺.至于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先從光明神殿再敲點東西出來.

漢克在我的交代下迅速的找到了一小隊光明神殿的外出人員,然後就開始按照我的交代發動了襲擊計劃.我在遠處看了一會,這小子表現還算不錯,完全不用我再插手了.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基本上是真空期,我突然感覺似乎沒什麼事可做了.軍神給的任務都已經完成,唯一還需要考慮的就是到底要不要知會樸銀知道.

樸銀的天極盟雖然是韓國行會,但在政策方面屬于完完全全的親中國行會,這次日本人的絕地大反擊計劃中韓國有不少行會都參與了其中,如果樸銀的天極盟能幫我們擺平這些行會,至少我們就不用再費心守衛聯合城了!其實按照一開始的計劃聯合城屬于那種可要可不要的中小型城市,但問題是我們行會在韓國就這麼一座城市,而且它還是我們對日賺錢計劃的重要一環,屬于生命線城市.所以現在的問題就是,守聯合城勢必會分散我們的兵力造成漏洞,而不守又似乎不太合適,這麼重要的城市丟了實在可惜.

我這邊正發愁,忽然愛之環里響起了玫瑰的聲音.

"老公,在哪呢?"

"在法國.干什麼?"

"趕緊回來一趟,樸銀來了."

暈.別人都是說曹操曹操就到,我這才想了一下她馬上就出現了,還真夠迅速的!

"讓她等下,我馬上到."

傳送回艾辛格之後我迅速的跑到了接待廳,結果一推開門才發現里面亂哄哄的跟菜市場一樣!玫瑰看到我出現立刻走了過來貼著我的耳朵小聲說:"這些都是樸銀帶來的人,據說是韓國的所有親華行會的代表."

我微笑著點點頭,然後主動走向樸銀."今天怎麼想起來跑我這里來啦?"

樸銀有些不太高興的看著我."按我的意思本來是不想來的!不過父命難違,我也只好跑這趟了!"

"你父親?"

樸銀點點頭."雖說你非常厲害,領導能力也很不錯,但你上次在韓國的表現未免有些太過出名!"

樸銀說到這里玫瑰趕緊貼到我耳朵上小聲說:"上次我們幫韓國人進行的驅逐外敵行動雖然很成功,但你知道這個……總之是傷了他們的自尊心.所以最近才會有很多韓國人幫助日本人和我們作戰."

玫瑰和我的默契程度非常高,而且我也不傻,玫瑰這麼一說我也搞清楚了樸銀的態度是怎麼回事.說起來這並不怪我們,只能說韓國人的心理非常奇特,他們的虛榮心實在是異呼尋常的強,基本上已經強到變態的地步了.上次韓國本土遭到日本人入侵,然後韓國人就請我們來幫忙,結果我們以壓倒性的力量輕松把日本人給趕下了海.這件事情看起來似乎應該是韓國人記下我們一個人情,畢竟不管怎麼說我們幫他們把敵人趕走了,雖然我們也拿了好處費,可總歸是幫他們辦事了.但韓國人的想法不是這樣.他們認為他們打不過日本人,然後我們很輕松的就把日本人擺平了,這樣就顯得他們非常沒用,然後他們就認為這傷害到了他們的自尊心,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這種想法不但沒被理智所糾正居然還越來越強烈了!更糟糕的是這種變態的自尊心居然還致使韓國人由戰爭結果推論出中國人的幫助行為傷害他們很嚴重,而日本人因為被打敗了所以就無罪了,于是他們理解為現在應該和日本人合作來打我們,理由是上次我們幫他們的時候用力過猛.

相信大部分中國人聽到這樣的理由肯定都會覺得莫名其妙,但這就是韓國人的想法,而且他們中很大一部分人還將其化為行動了!至于說樸銀他們這些親華勢力,雖說他們還保留著理智,但態度上對我們依然很不客氣.最糟糕的是這種情況下我還不能直接說,因為如果你以平等的身份批評一個韓國人,那就只能挑起兩者之間的戰爭.想批評他們的前提是你和他們是本國人,或者你比他地位高很多.

在理解了韓國人的心理之後眼前這些人的行為就好理解多了."我們的出兵只是應你們的要求,如果你們覺得我們做的有什麼不好的話大可以直接和我們說出來,我想作為長期的盟友我們是可以改進的."

我這話說的相當的謙虛,但也沒有低三下四的效果,相反我卻反將了對方一軍.韓國人確實有超呼尋常的自尊心,但他們並不是沒有理解判斷力,我詢問我們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讓他們生氣就是把他們生氣的地方提出來通過他們自己的理解再反過來和他們的理智發生矛盾.一方面他們知道自己生氣的地方是中國人做的太好了,另一方面他們的理智又告訴自己這似乎是不該生氣的東西,結果不管他們分析出什麼結論,反正頭疼的是他們.

在我這句話問完之後所有的韓國會長都陷入了一陣沉沒,他們也確實如我所料的全部陷入了思考狀態.我等了一會才拍了拍手把他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過來."其實我覺得有些東西我們完全沒必要如此去在意,各位能做到一個行會的會長相信也都不是一般人,多少都是有些學識和見識的.韓國朋友的問題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問題,而是你們自己的問題."我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凡事多用這里去想"我又指了指心髒位置"別總讓它主導自己的行動.那麼現在,我覺得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我們眼下即將面臨的問題而非為了這些虛無的東西去傷神是沒嗎?"

"落的不是你的面子,你當然說的輕松!"一個韓國行會的會長終于說了出來.

"當然,落的確實不是我的面子,但你們是怎麼想面子問題的呢?"我頓了一下才接著說道:"你們有想過自己為什麼會為了面子而這麼大反應嗎?你們可以試著用換位思考的方式想象一下如果是美國人或者我們中國人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我們的反應.事實上第一是我們不會遇到這樣的事情,第二是我們根本不會介意.因為什麼?因為我們有實力."我拍了拍樸銀的肩膀說道:"巨人不會因為別人罵自己是矮子而生氣,只有真正的矮子才忌諱別人說自己矮.你們認為自己這樣的行為除了展示自己的不足還能獲得什麼?當有一天你們不再需要我們的幫助;當有一天你們可以輕松的把小日本打的滿地找牙;當有一天你們可以成為真正的強者,到那個時候,你們將不再忌諱任何汙蔑和貶低.珠穆朗瑪峰不會介意別人說自己不夠高,因為不管別人怎麼說它永遠是世界之顛,永遠可以站在那最高的頂點俯覽蒼生."

我的話算是徹底把韓國人都給震暈了,雖然我的聲音並不大,但那是靈魂的震撼.說實話這些東西的道理很簡單,很多人都會在看了之後覺得自己以前也明白,但大部分人卻無法避免的會陷進去無法自拔,確切的說這就是人性,能理解只能說明你具備一個人的基本智力,但能做到只能說明你具備非人的克制力.

在韓國行會的各位都理解完了之後我才繼續說道:"你們這次來的恐怕不止是興師問罪這麼簡單吧?"

樸銀似乎才想起來自己是來干什麼的,不過由于想通了其中關節,她的態度明顯跳了一級."那個……我爸說你們才是真正的希望之族,跟著你們總會有好處,所以我決定帶著我能調動的人過來和你們一起反抗日本人以及我們那些不爭氣的同胞.用你的話說,我們要做那不會介意別人說自己矮的巨人."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想法不錯,但這個路途會非常遙遠,不過你們要記住,你們每向前走一步,你們就離終點更近了一步.這樣你們就不會覺得路途是多麼的漫長了.好了,現在來說點實際的."我打了個響指."圖靈."

一只水晶球突然從房頂掉了下來,但它沒有落地,而是在半空中懸停了下來,然後水晶球突然射出了萬道霞光在離地一米的高度上投射出了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圖.

"選擇韓國地圖,放大至全景模式."

地圖突然放大,以韓國地區的邊界為標志,外部的區域全部消失,韓國地圖卻放大到了全景面積.

我對那些會長說:"告訴我你們的勢力控制的范圍和人員數量,去地圖上指給我看."說完我又對圖靈道:"標記己方人員控制區,顯示兵力配置."

那些會長開始一個個的指點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兵力情況,圖靈一一記錄了這些信息並標記在了地圖上,這樣簡單的地圖上就出現了幾個綠色區域並顯示了內部的行會名稱以及兵力配置.

看他們都標記完了我又對那些會長道:"現在把你們知道的所有打算參加這次對華戰爭的行會的勢力范圍和兵力都標記出來.圖靈,開始標記敵人區域兵力配置."

韓國人只是自尊心比較強,辦事效率還是可以的,一大群人很快就把敵人的位置和兵力也標了個七七八八.我看著紅紅綠綠的韓國地圖再次道:"圖靈.轉換立體地圖,標記地形,突出顯示道路及通過能力."

眼前的平面地圖突然開始向上突起,瞬間就變成了高低不平的立體沙盤形態,不但山巒河流,就連道路的具體走向和路面情況都有詳細標記.

我沒管那些韓國會長的詫異表情,而是指著我們行會的聯合城道:"這是新聯合城.雖然之前在戰爭中曾被摧毀過一次,但現在已經重建完成,防禦力和運輸能力都非常強,這也將是我們行會能幫助各位的唯一支撐點,所以它是絕對不能丟失的,否則戰後我們將失去聯絡,而我現在要應付全世界的大混戰,恐怕沒辦法派遣專業的航空部隊給各位運送兵力."

一個韓國會長看了之後擔心的問道:"那你們能分出多少人來守衛這個城市呢?這里的地理位置實在是不怎麼樣啊!"

另外一個韓國會長也插嘴道:"就是啊!怎麼把城修在交通路口了呢?這四通八達的要怎麼守啊?"

玫瑰沒好氣的說道:"修在這里還不是為了你們?"

"你們把城修在這里關我們什麼事?"一個韓國會長馬上反駁道.

"怎麼不是為了你們?我們中國人好好的在你們韓國修城市干什麼你們有想過嗎?要是像美國或者歐洲的國家還可以說是為了交通方便,可韓國和我們這麼近,按說根本沒必要再修一座城市當傳送陣."

"那你們修它干什麼?"

樸銀伸手制止了那些會長的插嘴."修這座聯合城是為了方便傳送韓國玩家到日本作戰,等于是為我們修了座橋.不過既然是橋當然得修在交通方便的地方,如果修在僻靜的地方還怎麼走?現在不是在討論各位的責任,而是在研究如何更好的保衛這座城市.你們大家各自多想想這方面的事情,別再給我們韓國人丟臉了!"

畢竟是自己人,樸銀的話比我的話管用多了,至少她一說這些人馬上就安靜了下來.

"你們看這樣怎麼樣?"一個會長說道:"我們各自抽調一部分人手到聯合城市幫助冰霜的人守城如何?"

"笨啊!"不等我反駁,旁邊就有另外一個韓國會長反駁道:"我們韓國玩家的戰斗力雖然都不錯,但你把這麼多行會的人全都集中到一起就成雜牌軍大集合了!這樣的部隊能有什麼戰斗力?"

"就是啊!"

"你怎麼也不動動腦子?"

那些行會的會長七嘴八舌的一通亂罵立刻就把這個會長給說蔫了,我實在看不下去才插嘴道:"你們就別說他了,這不是集思廣益嗎?想的不好總比沒想好吧?"

這位會長一聽我的話立刻反應過來了."對啊!你們罵我干什麼?至少我有在想,你們到是放個屁出來讓我們聽聽啊?"

我無奈的搖搖頭,然後回身對玫瑰耳語了幾句,玫瑰立刻轉身跑了出去.那些韓國行會的會長看我把玫瑰給支走了就奇怪的看我,不過我沒理他們,而是站在那里繼續思考對策.他們看我沒有解釋的意思也沒再看,但很快他們就得到了答案,因為玫瑰帶了一大群人走了回來.

看到玫瑰帶著大群人回來我首先介紹了起來."好了各位,想不出辦法也沒關系,我給各位介紹一下我們行會的專業戰術戰略參謀小組.這位是軍神,本行會的主要智囊兼分析師.這兩位小美女是素美和小瑤,別看她們年齡小,她們可是本行會的高級智囊.還有這六位也是我們新發展的高級分析人員,全都是專業人士."

其實後面這六位嚴格來說根本不是普通玩家,因為他們是軍方的人員,是我在訓練的軍隊參訓人員.《零》的規模完全適合進行大規模的戰略測試,而且這里的環境決定了戰術的多樣性,比在模擬訓練室跟電腦對戰要實際的多,所以軍方也喜歡把成績優異的戰術分析人員都派來我們這里參加實戰訓練.當然了,這些人在我們這里訓練我不但沒有任何損失反而獲益良多,至少我有了一組專業的戰術預報分析人員.

眼前這六個就是我的戰術預報人員中最突出的六個,他們到了這邊剛開始還有些不適應,不過很快就被眼前的一切所征服了.雖然這里滿是魔法和怪獸,但實際上你只要把法師想成是火箭兵或者手雷兵,把戰士理解成標准步兵,把騎士理解成機動化步兵,把地面魔獸理解成坦克和裝甲車,把飛行魔獸根據速度理解成各類飛機,大致上也可以用現代戰爭的模式去套,反正是萬變不離其宗,只要掌握了規律,具體戰術都差不多.不過他們到這里最驚訝的還是軍神和素美以及小瑤的能力.小瑤相對還好點,畢竟她只是比較聰明而已,除了偶爾蹦點好點子出來到也不算太驚人,但另外兩位就嚇人了.素美看起來和小瑤差不多,實際上卻強悍的多.初見到小瑤的時候這些人總算見識到了什麼叫神童,但認識素美之後他們又立刻明白了神童也是分級的.素美在他們認為才應該剛剛開始學會迷戀明星偶像的年齡上卻做出了他們目前都無法達到的成績,每次做戰術預報,素美總是能找到他們的漏洞並加以改進,而且她那來自小孩子的奇怪思考方式卓識是太跳躍了一些,以至于別說敵人,連我們自己的戰術分析員都聽的頭皮發麻.當然,除了這倆小妖怪之外軍神就更不是人了.事實上軍神本來就不是人類,不過這些分析員級別太低並不知道這點.在他們看來軍神不過是個玩家卻具備了近乎國家計算機庫一般的運算能力,任何事情他都能事無巨細的分析到每個人的頭上,連戰術指導都能詳細大每個士兵,簡直比神還神,搞的這些天之轎子在他們面前一個個都跟弱智似的.要不是本行會的其他人都一致認定這三位都屬于非人類,這些預報員搞不好就直接精神錯亂了.

現在這六位和三位非人類一起到達自然是幫我們分析戰術的,我簡單的介紹了一下之後就把事情的前後說給了他們聽.對于本行會將遭到襲擊的事情這九位都是知道的,只不過原計劃中不包括韓國的攻防戰,所以現在只是具體一下戰術而已.

九個人聽完之後也不問我們自己聚在一起交頭接耳一陣之後素美站了出來.她看了我們一圈確定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了過來之後才拿起根教鞭似的東西指著地圖說道:"進攻就是最好的防禦,所以我們的意見是放棄防禦,直接進攻."

"啊?"周圍的韓國會長們聽的齊聲叫了起來.

"不防禦?"

"直接進攻?"

"沒搞錯吧?"

"就是啊!這算什麼啊?"

樸銀再次一揮手."安靜,聽她說下去."

素美看這些人都安靜了下來才接著說道:"韓國之戰看起來是個別地區戰役,但我們不能把它放到一個地方去想,必須把它帶入到整個星球上同時發生的整個戰局中去思考.首先我們要清楚這次的戰斗本質是日本人針對我們行會的戰斗,而你們韓國的這些行會和那些英法行會一樣都是幫助日本人戰斗的幫手,所以他們必然會按照一個大致通一的戰略來進行各個戰斗步驟."

"可我們不知道對方怎麼安排戰斗的啊?"一個韓國會長問了出來.

"錯,我們知道."素美繼續解說道:"雖然我們不能知道敵人是怎麼計劃的,但我們可以推測出來.首先我要告訴各位的是據可靠情報,我們知道日本人的總體戰術是調虎離山,而這個首先要做為攻擊目標的則是德國的鐵十字軍.這也就是說在我們行會的主力被吸引到鐵十字軍那邊之前別處的日本同盟都不會有任何動作,甚至于就算和我們發生些小摩擦他們都會選擇沉默和退讓,因為為了整體戰局他們必須忍,而這就是我們進攻的前提."

樸銀立刻道:"我好象有些明白了."

"我再說你就更明白了."素美指著地圖道:"因為敵人要防止干擾整體戰局,所以整個戰術調動都必須小心謹慎,任何一點意外也是他們所承擔不起的.這也就給了我們出兵的時間.你們各個行會完全可以利用這個時間集中兵力先干掉一兩個敵人行會."

這次又一個韓國會長道:"我明白了!因為日本人怕額外的戰斗會分散你們冰霜玫瑰盟的注意力導致調虎離山計失敗,所以他們會約束這些盟友不讓他們亂動.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提前出兵,除了被襲擊的行會,其他行會即不能出兵攔截我們也不能增援被襲擊的行會,更不能偷襲我們的後方,因為計劃中不允許他們有計劃外的行動以免打草驚蛇."

另外一個會長笑著道:"哈哈,那不就是說我們可以隨意襲擊這些行會而不用擔心別的行會了嗎?"

"也不能這麼說."素美道:"你們的行動也不能太囂張.首先我們不清楚敵人具體什麼時候會發動反擊,所以要避免被敵人半渡而擊,戰斗必須快,從頭到尾都要來如風去如電,一旦我們這邊的戰斗打響你們還沒撤回各自防線那就不是你們偷襲別人而是被人反偷襲了!其次,為了避免暴露我們已經知道他們的計劃這件事,你們的襲擊目標不能太多,而且最好不要有所關聯,最好是跳躍式的,盡量偽裝成普通的行會攻防戰,要是事先能派幾個會員去對方城市惹事搞出點麻煩尋個由頭那就更好了."

樸銀點點頭."做戲做全套,我們會把所有東西都安排好的."

"很好.但是這之後還要注意.襲擊完之後不要占領這些城市,最好是把能搬的搬走,不能挪動的就地掩埋或者破壞掉,總之讓敵人短時間內無法再次利用就可以了.至于城市,主要是把城牆的防禦打掉,但別打倒,只要造成那種一碰就倒的形態就行了.這樣敵人要是重新占據城市你們進攻也方便些,要是敵人不再回來,那戰後這就是你們的城市了,到時候只要恢複下耐久度就OK了."

"高啊!"聽到能得到額外的城市那些會長一個個都興奮了起來.

"那我們是不是現在馬上就開始行動?"

"時間不多了,要動就盡快,我建議你們最好馬上開始安排人手."素美的話讓那些韓國行會的會長再也做不住了,一個個立刻向外跑了出去,動作那叫一個快.

我看了看那些亂糟糟的會長無奈的搖了搖頭並把樸銀叫了下來."你們這麼多行會一起發動襲擊是不是太誇張了?"

樸銀看了看外面已經跑出去的那些會長,然後道:"我會盡量約束他們的,不過你們也別有太多期望,這麼大的便宜不會有哪個行會願意主動放棄的!"

"我明白,但日本人要顧及整體戰略,你們也不能為了那幾個城市把別我們大家全都拖下水吧?"

"這個我會盡量督促的!"

素美走了過來道:"不是盡量督促,而是要絕對壓制住,否則的話你們失去的將不僅是幾個城市而已.我建議你必要的時候來幾招狠點的."

"狠點的?"樸銀看著素美問道:"你什麼意思?"

"很簡單.如果有行會不服從管理非要去進攻別的行會搶城市,你可以強令其中幾個最不能出動的行會撤回,如果對方不照辦你就出兵攻他們的城市."

"什麼?你要我們自己打自己?"樸銀驚訝的反駁道:"你們到底會不會打仗啊?哪有戰前自己先內亂的啊?"

我幫素美解釋道:"就是因為我們不但會打仗而且善于打仗,所以才要你這麼做.一支部隊不是光人多就行的,戰斗中決定勝負的因素有很多.如果一支部隊中有不服號令的士兵,那這樣的士兵與其留著不如提前干掉來的好.況且我們也沒讓你把所有部下都打一遍不是?你只要找幾個關鍵性的行會象征性的懲罰一下就可以了,一方面這是在嚴肅自己一方的軍紀,另一方面也可以迷惑親日勢力的韓國行會,讓他們搞不清楚你們到底是在干什麼."

樸銀聽了之後點了點頭."你這麼說我到是能明白一些.好吧!我盡量約束他們,實在管不住的話我會照你們說的辦的!"

送走了樸銀之後素美又轉而對我說道:"你這邊准備的怎麼樣了?"

我點點頭:"基本都准備好了,你們呢?"

玫瑰插上來道:"所有該准備的都准備好了,現在就看各部分表現的如何了,反正我們是沒什麼能做的了!"

"那就祈禱一切順利吧!"素美說到這里忽然道:"對了,紫日哥哥,行會里的幻象器我們決定調到鋼城那邊用來隱藏伏擊部隊,那個鐵十字城那邊我們就沒辦法制造幻象欺騙英法聯軍了!"

"這個沒什麼,鐵十字城那邊我會讓艾美尼斯來制造幻象的.哎呀糟糕了,艾美尼斯現在還不在我這邊啊!"

"啊?拜托,這個時候你可不能掉鏈子啊?"

"沒關系,我這就去接艾美尼斯回來,你們先安排你們的工作去吧.誒對了,順便問下,戰斗打響之後我該干什麼啊?"

"你?"軍神忽然從後面走了過來拍著我的肩膀道:"你的任務就是充當目標."

"目標?"

"對.明天早上開始你就在鐵十字軍里多晃晃就可以了."

"為什麼?"

素美道:"因為需要迷惑英法聯軍,所以鐵十字城不能提前清場,這就勢必造成戰斗打響後鐵十字城內將混進大量敵方內應人員,而你這個戰力榜第一剛好特別適合清理這些混在城內的高級內應人員.以你的戰斗力估計他們沒一個能擋的住你超過十秒,所以有你在就可以把鐵十字軍的傷亡降到最低,這也是我們答應阿修福德的條件之一.另外,你這個冰霜玫瑰盟的會長大人本身就是個招牌.只要你在鐵十字城,就算我們不設置幻象敵人也會認為我們肯定在想辦法增援鐵十字城的,所以明天戰斗打響後不但要清理城內敵人內應,還要負責找個比較顯眼的位置盡量暴露自己,只要把敵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你身上,那我們的瞞天過海計就成功一半了."

"了解,這個我在行.不就是盡量玩些華麗點的招數嗎?我保證明天之後讓所有英法參戰行會的人都記得我."

玫瑰拍拍手道:"那麼現在大家各就各位吧?明天有的你們辛苦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七十一章 魚餌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七十三章 大軍壓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