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七十七章 真正的烏鴉  
   
第十六卷 第七十七章 真正的烏鴉

看到我准備大招烏鴉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三個分身小心謹慎的貼近我的身邊後又做了件讓我疑惑不已的事情.只件其中一個分身對另外兩個分身使了個眼色,然後另外兩個分身還互相打手勢交流了一下.這種情況讓我非常奇怪.按說分身之間就算不能互相通訊,好歹也是一個人的幾個分體,怎麼連協調攻擊都要互相打手勢呢?

雖然覺得奇怪,但戰斗中我也不好多想,只能是先小心戒備著等待出手的機會.終于,就在我的假動作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站在我背後的分身突然動手了.這個分身將手中大刀舉過頭頂來了個下劈,其動作非常之大,看樣子是故意暴露位置吸引我注意力的.

既然他們想暴露我也就順著他們的意思走,在那家伙攻擊的瞬間我猛的一個轉身向原本處于我前面的那個分身退了過去.這個分身一看我背對他退了過來立刻准備好了匕首准備從背後給我來個狠的,可我雖然是背對著他,但早就注意著他了,怎麼可能被襲擊到?

就在我們倆即將撞在一起的同時我們兩個同時動了起來.烏鴉的那個分身將雙手伸的開開的做了個仿佛擁抱的姿勢,他的本意是等我退進他懷里然後將雙手收攏從前面紮我的脖子或者心髒等要害部位,但我也提前做出了反應,他不但沒抱住我,張開的雙臂還使自己空門大露.

"啊!"本准備給我一刀的這個分身沒想到我會突然轉身,而且還准確的一劍紮進了他的脖子.驚訝的他只能盡力捂著噴血的喉管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另外兩個分身看到我轉眼之間放倒了一個分身都愣了一下,但他們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已經晚了.之前做假動作故意吸引我注意力的那個分身突然感覺背後有人,但慌亂中轉身之後也只看見一雙美的攝人心魄的眼睛,之後就再也無法移動了.

包圍我的三個分身中僅剩的那個分身發現情況不對就想跑,可惜還是慢了一步.他在後退的過程中突然踩中一個大坑,就在他身體向後仰失去平衡的瞬間十二柄長槍幾乎不分先後的從四面八方紮進了他的身體.這是早就隱藏在這里的十二名鈴音騎士的集體刺殺,艾美尼斯的幻象技能可比烏鴉強出太多了.

圍攻我的三個分身瞬間完蛋,遠處正在救治被打殘的那個分身的分身一看情況不對立刻背起傷殘的分身准備跑,然而一座小山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坦克的重錘猛的兜頭砸下,僅僅一擊就成功結束了戰斗.

"感覺不太對啊!"夜月從被石化的分身身邊繞了過來對我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世界第二?怎麼實力和我們差這麼多?"

剛剛干掉兩個分身的坦克也道:"對啊!剛才感覺似乎沒有什麼阻礙就搞定了,就算主人很強也不致意差這麼多吧?當初那個槍神也就是世界第三也沒他這麼弱啊?"

斯哥特走過來道:"會不會他的屬性全都集中到隱身和分身兩個能力上去啦?像他這樣能完全隱身並發動攻擊的能力對一般玩家來說確實很致命,尤其是槍神那樣的遠程攻擊型,找不到目標是鐵定打不過他的."

我皺著眉頭一邊思索一邊往城牆里面走.魔寵們提出的意見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我總覺得哪地方不太對.想了半天似乎最大的疑點就是烏鴉的戰力和戰力榜上的排名實在相差太多.雖說他的屬性很偏門,可也不至于爛成這樣啊?

事實上頭疼的不止我一個,英法聯軍那邊的首腦們也正在那發火.聖約瑟抓著頭發抱怨著:"真是的,我怎麼會相信這麼個笨蛋!這也輸的太快了!"

相比之聖約瑟的反應其他會長就更是反應激烈了,一群人不斷的在那罵烏鴉是個廢物,然而事實上烏鴉是根本聽不見這些的,因為此時他的本體正坐在鐵十字城內的一座鍾樓的頂端俯視著整個城市.

"哼,紫日那個笨蛋居然真的以為那就是我的本體了.我堂堂的戰力榜第二難道就真的那麼好對付嗎?哼,繼續藐視我吧!最終你們會為此付出代價的."說完這些之後烏鴉的身影逐漸開始淡化最終化為了一縷沙塵飄散在風中.

"紫日,你覺得烏鴉的戰斗力怎麼樣?"我回到城牆上之後一大群人立刻圍了上來詢問我戰斗感受.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感覺很不對,有種揮拳打棉花的感覺.我總覺得這不是烏鴉的真正實力,實在是弱的太不正常了."

"弱?"

"對,很弱."我想了一下解釋道:"這麼說吧.假設真紅的戰斗力是一百,烏鴉給我的感覺大約只有四十左右.之前能把真紅逼走只是因為真紅不想影響戰場走向而主動放棄了追擊,其實只要時間充足真紅完全可以搞定烏鴉,而且以烏鴉的戰斗力基本不可能把真紅怎麼樣.之前真紅被烏鴉的分身捅了一刀你們也看到了,傷口很小,而且很快就愈合了,這就說明烏鴉的傷害力太低.而且,我以前是曾經和槍神交過多次手.當時槍神是世界戰力榜第二,烏鴉既然能把槍神擠下去自然救應該比槍神要厲害一些,可今天一對比覺得完全不是那麼回事.要說真紅的戰力是一百,那槍神就是六百,我自己的本體大概是六百五十的樣子,加上魔寵後能到兩千以上,可烏鴉的分身加一起也才四十不到,你們不覺得這很奇怪嗎?"

"難道他的真身剛才根本就沒出現?"真紅逼近是和分身交過手的人,看法到是和我差不多.

我搖了搖頭."實在不清楚.艾美尼斯顯示的幻象中並沒發現第六個分身,也就是說本體要麼一開始就沒出現,要麼就是那五個的其中之一."

"那就奇怪了,按說系統不該給出這麼大的差距啊!"

"會不會是對方故意示弱呢?"阿修福德問道.

"應該不會吧!"我現在也有些說不准了,按說全世界都能拔尖的人不該像表現的這麼傻,反到是他真的有什麼後招可能性比較大."算了,這個先不想了,反正現在戰況還能穩定住,一時半會不會有太大問題."

"說的也是."阿修福德反正是只要敵人不攻破鐵十字城就不擔心.

雖說戰役已經爆發有近六個小時了,但你實在無法想象上億部隊打仗是個什麼情況.對于這麼大的一支軍團來說用一百萬人打上十個小時也只能算是試探性進攻,而現在雙方的損失人數大概也就一百多萬的樣子,所以這實際上還只是雙方在互相試探,並不算真正的攻城戰.

我正和阿修福德說著戰場上的事情,突然就感覺到一股寒氣卷了過來,順手就把阿修福德推了出去.一道亮光從阿修福德剛才站的地方閃了過去,要不是我動作快這會阿修福德肯定已經身首異處了.

"什麼人?"守衛大聲的叫了起來.

"都閃開,是高手."我一把抓起身邊的幾個樂隊的MM扔出老遠同時大聲提醒附近的人都別靠近.

"不愧是紫日呢,反應出奇的快啊!"一個突然出現的聲音搞的我冷汗直冒.聽聲音對方距離我絕對不到十米,但即使啟動了艾美尼斯的反隱形能力我依然什麼也看不見.

"你是……烏鴉?"我試探性的問道.

"當然.難道你認為還有人躲的過你的反隱形嗎?別懷疑,我非常清楚你有哪些魔寵,而且我也很清楚他們的具體能力."

"之前果然都是你裝出來的,看來我們還真是小看了你!"我一邊思索著該怎麼辦一邊小心的戒備著可能出現的突然襲擊.

烏鴉的聲音非常的得意."你能看見我的那些分身已經很不錯了,不過我的本體你是絕對看不見的,這是法則的力量,你的技能是不會奏效的."

"法則的力量?"我突然明白過來什麼了."你身上有戒律之石?"

"嗯?你知道?"烏鴉的聲音顯得很驚訝,我估計他之前肯定和我一樣一直以為只有自己才知道這個東西的存在.戒律之石嚴格來說不是為玩家准備的東西,它是高級NPC勢力之間爭奪的目標,對玩家來說夾在這些老大之間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所以正常玩家一般來說是沒有能力擁有這東西的.就拿我來說.表面上戒律之石目前都在我的控制之下,實際上那是一種高級NPC勢力之間避免大規模沖突而采取的妥協策略,真要憑實力去搶我自認為還沒到那水平.別說外國那些五花八門的NPC勢力,單就國內的天庭和妖族就不是好玩的.

烏鴉既然有戒律之石就說明他可以掌握某一種法則的力量,不過他和我不一樣.這家伙沒有戒律之環,也就是說他只能將法則作用在很狹小的范圍內,而且力量也會弱很多,沒有戒律之環的支持戒律之石只是塊有著低級戒律法則的石頭,沒有太大的作用.不過烏鴉現在擁有的這快戒律之石帶的屬性居然是完全隱形,這個實在是太讓人郁悶了!

"哼,沒想到你這樣的人也能得到戒律之石,不過以你的水平大概還不知道戒律之石真正的用法吧?"

"真正的用法?"烏鴉的聲音突然變的很激動,但是很快又冷靜了下來."耍我是吧?你能知道什麼真正的用法?"

看來烏鴉確實是不知道戒律之石真正的用途,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利用現在擁有的那塊戒律之石.我緊盯著烏鴉的聲音傳來的位置說道:"既然你承認自己有戒律之石那就不要怪我用戒律之環欺負你了."我說著突然一點背後然後向天上一指,背後的戒律之環突然彈了起來跟著立刻飛到了我的頭頂橫著玄停在了那里.

看到我的戒律之環烏鴉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畢竟他本來就不認識這東西."你就打算用這個對付我?"烏鴉的聲音雖然依然很囂張,但從聲音上聽的出來他已經退後了一些距離,這家伙顯然不像之前的分身表現的那麼囂張,相反他甚至謹慎的有些過分.

本來我的戒律之環是可以短時間借用法則的力量的,但影響范圍和時間都不高,最討厭的是還不能選擇戒律種類,但小戒律之環還有個特點,那就是可以通過暫時融合一枚真正的戒律之石而暫時發揮單一戒律的完整能力.之前瑪利蓮從迪坦斯那里搶來的那枚戒律之石我還帶在身上,現在剛好拿出來用一下.要是用戒律之石對付一般玩家我還擔心其他神族找我麻煩,但既然烏鴉也有一塊戒律之石,只要到時候我開放那塊戒律之石的使用權限,相信就不會有人說閑話了.

確定了處理方法後我不再猶豫摸出那塊戒律之石猛的扔向頭頂的戒律之環,烏鴉看到那枚戒律之石的時候也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我不但知道戒律之石而且還隨身帶著一塊.世上要不是小戒律之環一次只能用一塊戒律之石我身上到是還有其他集中屬性的,不過相比之下只有這塊最合適,因為這塊戒律之石代表的戒律是一項非常恐怖的法則——感知.

在游戲中感知是被以屬性的形式體現出來的,比如說在光亮度確定的情況下玩家的可視范圍,還有像之前我推開阿修福德時就是對殺氣有反應,所以才成功挽救了阿修福德的腦袋.這些感覺實際上都屬于感知,而且由游戲內的感知屬性來確定.之前我和眾神簽定代管協議時就曾了解過,戒律之環實際上就是支撐游戲運行的框架系統,也就是說它們是這個游戲世界夠成的基礎.如果我一旦屏蔽了某一區域的感知,那就意味著這一區域內的任何人都將變成睜眼瞎,或者說是比睜眼瞎更慘的存在,好歹盲人還能靠聽覺和觸覺行動,感知屬性卻會同時封閉所有感覺器官,等于是一項感覺都沒有了.當然了,我沒打算封閉自己的感知,也沒打算封閉烏鴉的感知,那種大范圍的感知操縱需要極端恐怖的能量支持.我的小戒律之環又不是戒律之城的那個大家伙還連著超級動力核心,這個小戒律之環可是靠我的魔力運行的,我的力量只夠支撐它對我自己生效而已,不過好處是我可以詳細調整每一項感知,而且能夠做到隨心所欲的任意控制.

在戒律之石和戒律之環撞在一起後戒律之石立刻融進了戒律之環中央的那枚大寶石中,跟著整個戒律之環突然解體,兩只半月自動飛出來環繞著我做著無規律飛行,而中央的八根戒律之杖和那枚核心則突然不見了.不過就在那東西消失之後我立刻就獲得了感知調整屬性,依靠這個屬性我就能隨意的控制自己的感知范圍以及強度了.

烏鴉的確是隱藏了自身的存在,但他並沒有真的消失掉,他的身體還在那里.他移動時還會帶動氣流,他走路時依然會造成地面的震動,這些固有屬性是不會消失的,只是這些東西不會被一般玩家察覺而已,不過我現在可以調整感知了,那麼這些都將變成非常明顯的破綻.

在我重新設置過感知之後立刻看見了前方一個由紅色和藍綠色組成的彩色人形物體,事實上這就是烏鴉,不過我看到的不是可見光而是紅外線.是人都會有體溫,而有溫度的物體就會輻射紅外線.在現實中我是存在紅外視力的,但在游戲中我只有夜視能力卻沒有紅外視力,現在借助感知戒律獲得紅外視力之後我立刻就看見了烏鴉的體溫射線,現在除非他有辦法把自己的體溫降到和周圍的環境一個溫度,否則我就能很准確的發現他的存在.盡管紅外感覺下看不清楚面貌,但至少我能看到烏鴉的每個動作,對戰斗來說這就足夠了.

"你做了什麼?"烏鴉發現我搞了半天他什麼感覺都沒有略微有些緊張.他既然能用戒律之石自然是知道戒律之石的力量是多麼的恐怖,可是現在他明明看到我使用了一塊戒律之石卻沒感到任何的效果出現,自然是覺得非常的不安.

"我沒對你做什麼,只是增強了自己的感知,現在你的隱形對我沒用了."我說著將永琱え高虃C遙遙指著烏鴉.烏鴉看到我的劍指著他還左右閃了兩下,結果發現我的劍尖始終跟著他就不再移動了.

"戒律之石的力量果然只有戒律之石能夠克制."烏鴉說著突然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烏鴉剛一消失我就愣了一下,按說戒律之石的感知能力不應該發現不了烏鴉才對,但很快我就意識到自己陷入思維陷阱里了!烏鴉根本就不是啟動了什麼別的隱形能力而是使用了類似傳送的技能,不管我感知再強,只要不在我的感知范圍內還不都是一樣?

幾乎在我反應過來的同時就感到背後傳來了強大的風壓,原來這家伙傳送到我背後去了.絲毫沒有遲疑,我閃電般的一蹲身跟著就是一個掃腿.烏鴉沒想到我反應這麼快,瞬間被我掃倒在地.我一個掃腿結束跟著雙手撐地一個側翻,當雙腳越過頂點時雙手借助慣性離開了地面一瞬間並抓住了烏鴉的身體.烏鴉還沒反應過來出了什麼事就被我借著慣性從地上一起提了起來,當我再次變成雙腳著地的時候他已經被我舉過了頭頂,跟著我在空中松開了他,趁他還沒完全控制住身體順手又抓住了他的腳腕.

這一連串動作把烏鴉徹底搞懵了,嚴格來說烏鴉以前都是在按正規的游戲套路在玩游戲,他根本就沒體驗過真正的高手之間的交戰.像我和槍神這樣成名已久的高手在戰斗時實際上並不完全依賴屬性,我們大部分時間是在用戰斗技巧在進行戰斗,像我這套動作實際上已經是標准的實戰技能了,只要力量和反應速度足夠你在現實中也能用的出來.但烏鴉則基本是靠屬性點在作戰.要說他完全不懂技巧那當然也不可能,只是水平上和我還是差的太多.

就這一秒多點的時間烏鴉就從背後偷襲變成了被我舉過頭頂還被抓住了雙腳,我根本沒給他任何反抗的機會,就著剛才翻身起來的慣性抓著他的腳就向地面砸了下去.烏鴉雙腳被抓根本無法保持平衡,就這麼被我平平的摜在了地上,巨大的沖擊力將城牆頂上巨大的條磚砸的紛紛碎裂.烏鴉轟的一聲整個人都陷入了磚石之中,要不是他一身重甲看起來級別不低,單這一下就足夠要他命的.

事實上這根本不是我的全部連招.烏鴉剛被摔在地上立刻被震的內髒翻湧,這還沒緩過勁來就突然覺得腳上傳來一股巨力將他又從地上提了起來,跟著身體不由自主的向上飛了起來.

我抓著烏鴉的腳像掄大錘一樣把他整個從地上帶起來之後一個轉身就勢對著地面再次砸了下去.之前烏鴉是背部著地,這次變成正面向下立刻本能的雙手護臉,結果還是沒能擋住巨大的慣性.又是轟的一聲烏鴉被我再次重重的摔進了城磚之中.

"噗……"

烏鴉支撐著想爬起來,結果嘴里突然一甜噴出一口鮮血差點又趴回了地上的坑里,不過背後突然響起的聲音逼的他不得不再次咬牙爬了起來.因為他聽到了我的聲音.

"永琚X—雷霆閃耀."

烏鴉剛爬出自己砸出的大坑就聽哧的一聲一柄劍插進了他剛剛趴著的那個坑中,但是還沒等他來及慶幸就見天空突然落下一道水缸般粗細的白色落雷.轟……呲呲……噼啪…….高壓電流瞬間產生了一個白色的光環向四面八方迅速展開,但奇怪的是光環在擴散到半徑十米後突然就消失了,不過這個距離已經和烏鴉無關了,因為他距離劍刃落點還不到一米.

幾乎是光環剛一接觸到烏鴉的身體立刻烏鴉就蹦了起來,到不是他恢複體力了,而是劇烈的肌肉痙攣造成的抽搐使他蹦起來的.強電擊帶來的麻痹和刺痛讓烏鴉眼淚鼻涕口水一起噴了出來至于有沒有尿褲子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不過這家伙也光棍的很,頂著肌肉痙攣居然還能利用我技能中無法移動的問題抱住了我,等技能一結束這家伙立刻抱著我向後一個下腰來了個過頂摔,不過我的魔龍套裝的頭盔和胸甲有連接機構,雖然摔的我七葷八素的卻沒傷到脖子,因此傷害並不大.

烏鴉之前大概是被電糊塗了,摔完才想起來我似乎不怕這招,不過他也夠狠,這招剛一使完趁我還沒從眩暈中恢複過來居然抱著我沖到城牆邊一下跳了下去.真紅他們緊追而來想救我,可他們看不見烏鴉,只看到我飄在空中飛到了城牆邊上然後又掉了下去.

鐵十字城的城牆雖然沒有艾辛格那麼誇張,但好歹也有二三十層樓高了,這個高度要是平躺著摔下去可不是鬧著玩的.我發現自己摔出城牆時就已經從眩暈中恢複過來了,趕緊轉身一勾城牆,刃爪瞬間彈出插入了城磚之中,無奈下墜速度太快,刃爪在城牆上帶起一溜火星就是無法阻止下落的趨勢.

本來現在這個狀況就夠危險的了,可是烏鴉這混蛋居然還嫌不夠刺激,竟然順著我的腿爬了上來抱著我的腰雙腿在城牆上一蹬.巨大的力量瞬間將我們送離了城牆,沒有地方借力,我的翅膀又被抱住打不開,結果只能眼睜睜的和烏鴉一起墜向地面,不過這種高度我並不太擔心,何況沒有翅膀我也不至于真的直接摔落地面.

就在我們離地還有十幾米的時候地面突然裂開無數大洞,幾十根藤條飛舞著鑽出地面瞬間接住了我,只可惜烏鴉這混蛋抱的太緊,玫瑰藤接住我的同時連他也被接住了!

"滾開!"我在玫瑰藤的幫助下一個扭身利用肘關節上的刀刃一下劃傷了烏鴉的肩膀,烏鴉吃疼之下手勁一松玫瑰藤趁機把他卷起來遠遠的扔了出去."媽的,你這個混蛋打架怎麼跟瘋狗一樣啊?"我看著被扔出去後平穩落地的烏鴉罵道.

"只要能咬死你我不介意當會瘋狗."

烏鴉說完突然甩手扔出了一排什麼東西.玫瑰藤揮舞的藤條突然在我面前合攏,只聽哚哚哚三聲玫瑰藤的觸手上多了三柄飛刀,刀刃直沒入柄,可見力量非常之大,不過玫瑰藤對這種傷害幾乎無視.玫瑰藤雖然不是主戰魔寵,但防禦性能卻出奇的好.其實玫瑰藤的防禦力並不高,之所以說他防禦性能好是因為玫瑰藤對物理傷害有個削弱作用.只有命中玫瑰藤主體的傷害才會按正常傷害計算,命中藤條的傷害只計算十分之一的傷害值,再加上玫瑰藤超快的回血速度,一般除非被大范圍火焰魔法直接命中基本很難消滅玫瑰藤.

"哼,紫日會長的魔寵果然名不虛傳."烏鴉說完之後竟然輕輕的拍了拍巴掌,我本來還以為他在為我鼓掌,結果卻發現他的背後突然多了個黑洞,一頭熟悉而又陌生的生物正從黑洞中緩慢的爬出來.

"小強?"我被眼前的生物徹底搞傻掉了.沒想到烏鴉的魔寵居然是只蟑螂.記得我們行會有個會員叫路人甲,他的魔寵就是一只巨型蟑螂.和同級生物比起來這種大蟑螂的防禦力一般,攻擊力偏低,但有兩項特長——自愈和抵抗.這種大蟑螂的傷害恢複能力絕對恐怖,不管什麼樣的傷,只要當時沒死,幾分鍾內就能完全恢複.還有就是這種蟑螂抗性高的嚇人,可以說魔防不比巨龍低多少,根本就是法師克星.

本來看到小強出現我還不怎麼在意,畢竟這玩意我以前見過,雖然屬性比較討厭,但也不是太難對付,何況這大家伙居然還不能隱形.烏鴉的戒律之石是借助特殊方法直接使用的,其效果非常之差,跟本沒辦法展現完全的實力,連個隱形也只能覆蓋自己而已,轉嫁到分身身上就會變成反隱形可以探察的那種低級隱形,至于這些魔寵似乎是一點效果都沒有了.不過零之中一直有個未經官方證實的說法說魔寵一般像主人,雖然不知道對不對,但我覺得我的魔寵跟著我之後好象確實是性格都在向我靠攏.今天看來這個話還是有些道理的,因為眼前的蟑螂也做了件讓我很意外的事情,其突然性跟烏鴉之前偷襲阿修福德那下不分上下.只見那只巨型蟑螂竟然突然來了個原地轉身用屁股對著我,跟著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到底怎麼回事就聽噗的一聲巨響,不過它到不是對著我放了個屁,但是卻比放屁更惡心.只見它的屁股上打開了一個洞,隨著那噗的一聲噴出了漫天的……小小強.

"靠!快閃!"玫瑰藤突然伸出無數的藤條把我一裹就給拉入了地下,幾乎也就是我們潛入地下的瞬間地面上就被小蟑螂完全覆蓋了起來,那可怕的數量絕對能把人惡心死.

據說人類的恐懼大致可以分兩種.第一種是真實恐懼,也就是人類對危險的預判.第二種則是假想恐懼,也可以說是幻想出來的恐懼.第一種恐懼主要來源于本能,只要是人類都會有,但第二種則來自人類後天的學習和知識積累,這種恐懼會根據個人的理解和認識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表現.像是對蟑螂的恐懼就屬于第二種恐懼,大家都知道蟑螂不會咬人,但很多人都會怕蟑螂,這種恐懼與其說是危險預判到不如說是對髒東西的一種潛意識的拒絕行為.剛剛我也屬于這種情況.游戲內的小蟑螂當然應該是會咬人的,不過我想以我的防禦應該沒什麼問題,可我就是受不了.想想那麼多小蟑螂爬的滿身都是就全身不舒服!

"哈哈,想不到紫日也不過如此."烏鴉囂張的大笑著嘲笑我.

轟,烏鴉身後的地面突然爆開一個大洞,一枚銀灰色的巨蛋被彈到了半空中,跟著蛋殼嘭的一聲展開變成了一對翅膀.我就這麼旋停在半空中憤怒的看著烏鴉."你喜歡吃屎不代表我也要跟著你學,你這個拿惡心當高雅的低等生物!這麼喜歡玩蟑螂是嗎?好,我今天就為滅四害做點貢獻.小鳳,幫我燒了這些惡心的東西."

伴隨著一聲清麗的鳳啼,一團小火焰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並高速旋轉起來.火焰在旋轉中開始迅速變大,很快就變成了一個直徑三十多米的大火球.跟著火球突然轟的一聲從中爆開,伴隨著漫天火雨小鳳破焰而出.火焰四射的小鳳在我面前迅速凝聚成人形,跟著打了個響指."火焰."一團小火球在小鳳的手指間出現,隨後被她輕輕一彈便飛了出去.

小鳳剛喊完這兩個字烏鴉就不屑的道:"哼,一個小火球就以為能燒掉我的蟑螂嗎?"

小鳳沒搭理他,而是跟著念道:"燎原."

那只小火球突然加速撞上了地面,跟著轟的一聲仿佛爆炸一般那個火球突然向四面八方擴展了開來迅速把附近近千米的地面全部覆蓋進了火焰的范圍之中,烏鴉自己也被火焰嚇了一跳,不過他迅速召喚出了一只造型很像蚊子的東西騎了上去脫離了地面,那些小蟑螂也紛紛張開翅膀飛了起來,貼著地面的火焰立刻失去了目標,雖然面積很大卻沒起到多少實際作用.

烏鴉剛打算再次羞辱我們,沒想到小鳳又念出了兩個字:"焚天."

噗……地面上的火焰突然爆漲成幾十丈高的焚天烈焰,大群的小蟑螂瞬間在烈火中化為灰燼,連那只大蟑螂都被燒的吱吱怪叫最終炸成了漫天綠色的黏液,不過那些黏液還沒落到地上就被完全蒸發了個乾淨.

"小小爬蟲也敢在我地獄火鳳凰面前耀武揚威,幫你火化是給你面子."小鳳也不是甘願受委屈的主,之前不搭理烏鴉是想用實力說話,這會當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說實話烏鴉自己也嚇的不清.他確實知道鳳凰是火系頂級聖獸,只是他沒想到鳳凰控火的能力能強到如此程度.

看烏鴉不回答小鳳突然一招手,地面上的火焰像錄象帶倒帶一樣迅速收回了她的手里並化為了一杆完全由火焰組成的長槍.小鳳手持火焰槍原地轉了一圈突然把火焰槍投了出去,烏鴉看到火槍飛過來趕緊一翻身從自己的坐騎上跳了下去,火槍從他的那只大蚊子身邊擦了過去瞬間將那只蚊子燒成了一縷青煙,連灰都沒剩下.

"哈哈,這下知道厲害了吧!"看著因為跳的太倉促而摔的灰頭土臉的烏鴉,小鳳得意的嘲笑了起來.

烏鴉不服氣的從地上爬起來反駁道:"別得意,難道就你有魔寵嗎?出來吧水晶."

"水晶?"我的魔寵里有條仙女龍就叫水晶,沒想到烏鴉的魔寵也有叫水晶的.我聽了這個名字開始還以為是什麼很華麗的生物呢,結果等那東西出現我差點沒把自己舌頭咬下來.烏鴉召喚出來的"水晶"居然是巨型只鼻涕蟲,而且還是青綠色的,那樣子要多惡心有多惡心!

"啊!"小鳳一看到這東西嚇的立刻繞到了我的背後.

"喂,一只鼻涕蟲而已你躲什麼啊?"我抓著小鳳拼命向前拉可她就是不肯出來.

"不行不行,我拿這種軟軟的東西沒辦法,主人你還是另外想辦法吧!"

"我又沒讓你上去砍,你躲遠點放火燒不就完了?"

"不行,我看到這東西就覺得惡心,我不敢靠近啊!"

"真麻煩!坦克,你上."

轟的一聲坦克從鳳龍空間里鑽出來猛的砸在了地面上,那巨大的重量震的地面都跟著一抖.

"不錯嗎!"烏鴉看著坦克的身體道:"沒想到你也有蟲類魔寵."

"哼,我可沒你那麼惡心.坦克給我干掉那條鼻涕蟲."

坦克得到命令後立刻轟隆隆的沖向了鼻涕蟲,跟著一頭撞上了鼻涕蟲.要是一般的生物這一下就算不死也能去掉半條命.要知道坦克可是有撞塌過城牆的記錄的,撞死個把生物完全屬于正常反應,不過今天顯然坦克碰上克星了.中國有種理論叫以柔克鋼,不知道鼻涕蟲是不是正好具備這種能力,反正坦克一頭撞了上去居然仿佛轉到了個水袋一樣,盡管半截身體都插到鼻涕蟲身體里去了,可卻沒有對鼻涕蟲造成任何傷害.

"坦克,別用蠻力,那東西身體是軟的,用你的刀足撕了它!"

坦克突然退後了幾步,跟著揮舞起幾丈長的刀足砍向了鼻涕蟲,只可惜結果卻像是拿手指插氣球.坦克的刀足只要稍微一用力就可以陷進鼻涕蟲的身體里,但只要一抽回來鼻涕蟲就又會彈起來,根本一點作用都沒有.

我剛想指揮坦克換別的方法試試,誰知道那鼻涕蟲居然先動了.那家伙像蠶一樣昂起頭突然噴出了一口綠色的黏液,坦克靠的太近躲閃不及被噴了個滿身都是,跟著就看坦克的背上突然開始冒青煙.距離這麼遠我都能聽到嘶嘶的聲音,顯然那液體有很強的腐蝕性.

"坦克退回來.小純,阿嫡娜出來幫忙."

阿嫡娜一出來就使用了個噴泉術,巨大的水柱砸在坦克的背上立即將大部分黏液都沖了下去,剩下的也由于被水稀釋過而降低了效果.小純的強效單體治療術隨後跟上,總算把坦克的小命保了下來.看來這只該死的鼻涕蟲還不能太小看它了.

"凌,你來對付它."

"小意思."凌雖然也是女性,但她對鼻涕蟲的抵抗力比小鳳要強多了,站的遠遠的丟出了一小團黑霧.

那只該死的鼻涕蟲剛才欺負起坦克到是猛的很,但現在卻完全倒過來了.它開始還不太看的起這團小黑霧,但剛一碰到就知道壞事了.只見它在地面上開始劇烈的掙紮扭動了起來,同時還發出了一種奇怪的叫聲.那團黑霧對鼻涕蟲的掙紮完全沒有反應,只是繼續貼著鼻涕蟲漂在那里,不過我們能看出來那團黑霧正在以幾何倍數的方式迅速擴大中.

凌看到我們投來的詢問的眼神便解釋了起來."這其實不是霧而是黑暗原蟲,它們會通過蠶食正面能量來擴充自己.鼻涕蟲惡心是惡心了點,但它畢竟不是亡靈生物,它依然屬于生靈,所以構成它身體的一切物質都屬于正面能量.對黑暗原蟲來說它就是一個大蛋糕."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坦克在旁邊感歎著:"看看我這身黑亮的外殼,都快變漏勺了!這得多久才長的好啊!"

"你就知足吧!要不是我們動作快你這會都化成水了!"小純一邊繼續著治療術一邊打擊坦克.

看到黑霧制住了鼻涕蟲烏鴉似乎也著急了,他看著我們大聲說道:"紫日,這樣打下去沒多大意義,不如我們兩個都不要用魔寵,我們只靠自己的力量分出勝負如何?"

"哈哈哈哈!"我和我的魔寵一聽全都笑了起來.小鳳一邊笑一邊還在說:"你還真夠搞笑的!拜托!我主人他可是馴獸師,你跟我們說不用魔寵單挑?你不如去和拳王說不許用拳頭然後再跟人家打擂台!啊哈哈哈哈……"

"哼,別太自大了!"烏鴉很自信的說道:"實話和你說了吧.我和你一樣也有馴獸師這個主要職業,而且和你一樣,我有三個主要職業.魔寵方面我也不比你少多少."

說實話烏鴉這話我是相信的.雖說像我這樣有三個主要職業而且帶著一堆魔寵的人確實不多,但你要考慮到烏鴉畢竟是戰力榜第二,他並不是普通人.這就好象讓你在大街上找到一個能舉起一百公斤重物的人是件很困難的事情,但在奧運會舉重運動場你隨便拉一個運動員過來都能舉這個重量.烏鴉既然能上戰力榜,那就說明他的機遇不會太差,否則單靠努力是到不了這個水平的.他說魔寵比我多我不相信,但要說只比我少一點我到是可以接受.

我伸手打斷了烏鴉的話."不用說了,我知道你什麼意思."

"那你是同意啦?"烏鴉興奮的問道.

"同意個屁!你小子到是會算帳!靠,你不就是不想暴露實力嗎?我成名已久,有些什麼屬性和戰力早就被人研究的徹徹底底了,我又不怕暴露實力,為什麼要為了你而隱藏實力?我們可是敵人誒!你要是之前不提這事,說不定我還有可能不能魔寵,現在想通這點說什麼我也得拖你下水啊!哈哈,今天之後你就別想再當隱士了,試試成為焦點的感覺吧."

"好,算你狠."烏鴉惡狠狠的說道:"既然你非要把我逼到這份上,那我也就沒什麼好隱藏的了,大不了以後少露面就是了.但是,今天我一定要讓你在我手里掛一回.你不敗的神話必然將由我來打破."

"與其現在說大話不如把魔寵都召出來讓我看看,數量不夠的話可就不好玩了."

"好,我會讓你全部見識一遍的,但是現在……!"烏鴉話說到一半突然消失在了原地,我正奇怪發生了什麼事情突然就發現自己的位置發生了變化.本來我是和自己的魔寵站在一起的,可是突然我就出現在了烏鴉剛才站的位置上,再回頭卻看到烏鴉正站在我的魔寵堆中,可問題是我們交換位置之前烏鴉也已經把他的魔寵都召喚了出來.

烏鴉剛才用的顯然是一種能和目標人物互相交換位置的技能,可表面上看我們是換了位置,實際上吃虧的只有我.烏鴉和他自己的魔寵顯然早有准備,我和我的魔寵卻是毫無防備的突然遇到這個狀況.結果就是烏鴉的魔寵們齊齊對我發動了襲擊,而我的魔寵卻反過來被烏鴉偷襲了.

"該死!"我剛把狀況理順就發現頭頂一個巨大的腳掌踩了下來,這該怎麼躲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七十六章 奇怪的分身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七十八章 被打斷的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