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八十三章 叛徒魔寵  
   
第十六卷 第八十三章 叛徒魔寵

"不要."一個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我們稍微轉移了一點注意力,但那個自稱寶寶的肥兔子卻完全沒有要停下的意思,一道光束突然從兔子的前爪上飛了出來.本來看光束的發射方向應該是打不中任何人的,但那個奇怪的光束卻突然中途轉了個彎正中我的腦門,就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自己全身一緊,跟著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靠,怎麼變成餅干人了?"我之前被變成布娃娃就不說了,好歹還能穿著魔龍套裝到處跑,現在到好,直接變餅干了.雖然魔龍套裝依然保持著正常形態,可變成餅干的我實在是太脆弱了,剛才躲閃動作過大,居然把自己的腿給弄折了.不過變餅干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受傷並不會感到疼,盡管我斷了條腿卻一點感覺都沒有.

"會長?"

"別管我,我沒事,快去干掉那只該死的兔子."

眾玩家聽到我的話立刻圍向了那只兔子誓要將其碎尸萬段,可惜兔子的戰斗力果然不是看上去那麼簡單的.只見那只肥兔子突然跳了起來,跟著身體猛的漲大了一圈.本來就算他變成只大兔子我們也沒什麼好怕的,可問題是這家伙剛一落地就原地轉了一圈同時單爪一揮:"大天輪斬."呼啦一下七八道劍氣連成一片向我們掃了過來.別人還好點,我現在連移動都成問題,只能抱頭趴在那里希望別被打中.

本行會的會員們原本還打算上去抓他,結果被一通劍氣掃倒了七八個,剩下的人身體微微一頓的工夫迎面又飛來一大片劍氣,嚇的他們全都像我一樣趴在了地上.

趴在我身邊的大鍋飯抱著腦袋沖我喊道:"老大,那不是你的技能嗎?為什麼這只死兔子也會用啊?"

"你問我我問誰去啊?快給我沖上去把他拿下."

"可是……"大鍋飯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大片劍刃風暴給覆蓋了."呸呸呸……"大鍋飯居然奇跡般的沒掛掉,剛才他被一通密集轟炸我們還以為他沒救了呢,誰知道煙塵還沒散開他就爬了起來."呸……我就知道他娘的是假牙.大家別怕,這只死兔子的技能沒老大的威力那麼大,就是看起來像而已."

能站這的都是高手,一聽這話全都把目光移動到了第一次被掃倒的那幾個人身上去了,結果果然發現那些人只是在地上哼哼,根本沒一個掛掉的.

"娘的,成心嚇唬老子嗎?這次要你好看."一個本行會的高級會員抓著柄戰錘就沖了上去,但那只兔子卻再次讓我們意外了一把.

"獸化."肥兔子突然喊出這麼一句,結果只見本就已經變大不少的肥兔子居然身形迅速拉長變大,原本變大過一次依然不足一米的身高竟然增長到了一米三,而且嘴部前突爪子也變長了,不過怎麼看怎麼別扭.他這技能明顯是狼人變身,可問題是人家變的狼人都是高大凶殘全身透著殺氣,可這家伙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這家伙原本是手長腿短的搞笑造型,而且臉原本是平的,可現在嘴是變長了卻不象戰狼那麼規則,而是略微有些皺巴巴的感覺,鼻尖還略微向下彎曲,怎麼看都像只老的不成樣子的土狼.還有這家伙的後腿.狼人的後腿是在人腿的基礎上加了一道關節所以變長了不少,可這家伙原本的腿就短的要命,這會加了一段依然還是很短.更搞笑的是他的肚子.我這是第一次看到挺著個將軍肚的狼人,而且由于腿太短,這家伙的肚子簡直就像是堆在地上的,看著要多搞笑有多搞向.

"靠,這是什麼怪物啊?"大鍋飯看到那只肥兔子變完身後評論道:"我怎麼覺得這家伙像只長了個土狼腦袋的袋鼠啊?"

"袋鼠好歹腿比較長,這還是只武大郎版的袋鼠!"

雖說我們誰也沒看好這只袋鼠能有什麼作為,可那家伙卻突然撲向了我們,當先一名玩家毫無反應就被撲倒了.雖然體形比較搞笑,但這家伙的速度和攻擊力明顯上升了一大截,那名玩家被撲倒之後立刻被咬了一大塊肉下來,雖然旁邊的人把他救了下來卻已經基本失去戰斗力了.

"當心."一個突然出現的提醒聲讓第二排的玩家得以閃開了這只新晉兔狼,但我們卻把注意力都投到了那個提醒的人身上.

"他就是那只兔子的主人."一個之前見到過他的玩家叫了起來.

"他是兔子的主人?"這個玩家不說還好點,他一說我更糊塗了.自己的魔寵和人家打仗,自己還去提醒對方,這不是腦子有病嗎?不過不管怎麼說他是兔子主人這點似乎是真的,那麼……哼哼……我的身形一動立刻撲向了那名出來提醒的玩家,兔子可能注意到了我的意圖,結果迅速的回身閃了過去擋在了那玩家的面前.其實他回不回來根本沒啥問題,反正我腿斷了根本跑不動,剛才借助手臂的力量向前蹦了一段已經是極限了,因為我只是想看下他是不是真的會回來保護自己主人,現在看來這點是沒問題了.

"所有人注意,那家伙是兔子的主人,集中火力干掉他就行,這家伙沒有忠貞之心,他的魔寵離開他戰斗力至少連降三級."我一邊提醒別人一邊把自己的鳳龍空間打開放出了所有的魔寵.

那個玩家看到這架勢立刻害怕的向後躲,可是兔子卻再次做了件讓我驚訝無比的事情,只見他突然跳到了那個玩家面前大喊了一聲:"絕對屏障."

各色魔法和武器像暴雨般撞上了那道光罩,但結果是無一例外的全都沒能奏效.我們這麼多高級魔寵和高級玩家的集中火力就算是城牆也該轟倒了,而一般的絕對屏障就是防禦強些並非絕對破不了.目前就我所知只有一種絕對屏障是真正無敵的,那就是我的翅膀上自帶的技能絕對屏障.雖然有時間限制,但那是唯一真正的無敵存在.之前兔子能用大天輪斬和狼人變身我就已經在懷疑了,現在算是徹底證實了,這家伙複制了我的技能,可問題是為什麼只有我被複制了?難道只是因為我最強?

答案顯然並非那麼簡單,但在弄清楚這個之前還得先想辦法制住這只兔子.旁邊的玩家和魔寵的連續攻擊停下後兔子居然拉著那個玩家連續幾個起落和我們拉開了距離,我氣憤的大喊著:"追上去,別讓他跑了."

眾玩家和我的魔寵呼啦一下全都沖了上去,而我則迅速切換到了銀月模式.但結果讓我非常郁悶,沒想到竟然連銀月這個小號也被食物化了!

"靠,彩虹,快出來幫忙."

一棵美麗的無法形容的大樹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樹枝上還坐著一位彩發飄飄的美女.我們行會每個人都有一棵大樹作為自己的守護樹妖存在,這是當初妖族贈送的行會守護之一.我因為有兩個號所以每個號都有一個樹妖.眼前這棵就是銀月的守護樹妖——彩虹.和一般樹妖比起來采用最大的特點就是具備超強的幻術技能,不過我現在只是想讓她幫忙把我帶上.身體變餅干我根本無法移動,只好找個力氣大的抱著我跑.樹妖雖然是女性行星,但人家以前可是樹,力量和硬度都非同一般,抱著我也能健步如飛.

聽到了我的召喚彩虹立刻從樹上跳了下來,跟著那棵彩虹樹立刻化為一枚彩色光點飛到了她的手心消失不見,然後她又過來抱起我向前追了出去.

說實話被個女人抱著確實不太雅觀,但我現在看起來就是塊大餅干,所以這個可以暫且不用考慮了,然而我卻忽略了一個問題."啊……快放我下來!"

真是郁悶到死,我本來以為有個人抱著我就沒事了,可我忘記餅干是易碎品,哪經的起這麼蹦高爬低的折騰啊?彩虹帶著我跑了還沒多遠我的腰居然也斷了,再這麼跑下去非散架不可,不過我很快發現倒黴的遠不止我一個,因為前方地面上還趴著一個玩家,只是他也變成了餅干人.

"靠,你這是怎麼啦?"

"中招了!"那個玩家看到我出現立刻道:"那家伙剛才對我也用了對你那招,然後我就成這樣了.不過說也奇怪,那只死兔子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會用我的技能."

"你的技能?"我愣了一下,然後不等對方回答就立刻問道:"他除了使用你的技能還有用誰的技能嗎?"

"沒有."這個玩家回答的很肯定."他用的幾個技能我們都認識,不是你的就是我的,真奇怪他為什麼會用我們倆的技能的!"

"我想我知道了."

"你知道?"

我點點頭."現在我們前來追擊的人之中只有你我被他變成了餅干人,而既然能對我們兩個用那為什麼不把大家全都變成餅干呢?"

"有技能限制?"這個玩家也不傻,一聽馬上就明白了.

我點點頭."他的技能肯定是有冷卻時間之類的限制,反正沒法連著用,所以他只能從威脅最大的人開始逐個使用,而他的技能很可能來自我們這樣變成餅干的人.之前你沒變餅干的時候他可是只用了我的技能啊."

"這麼一說還真是的呢!可知道這個也沒用啊!"

"誰說沒用的?"我一伸手,大地之門突然在我身邊展開,跟著大量麒麟武士跑了出來.我指揮麒麟武士從大地女神那借了兩張床板,然後把我和那個會員抬著跑,這樣身體有支撐就不會散架了.

因為前面的人要邊打邊走,所以速度快不到哪去,很快就被我們追上了.那只肥兔子正和我們的人混戰中,我讓大家先不要靠前,反正我的魔寵都在那站著,這麼多人也不可能一起上,只能先站在外圍避免影響自己人戰斗.不過我也不是干看著,而是從背後的翅膀上召喚出了大量的燭蜂飛到了場中並且每個玩家頭頂跟了一小群.

我們的人都不太明白我為什麼在他們頭頂安排一群召喚生物,但畢竟是我的東西,他們也沒在意.就在戰斗持續了一會之後那只肥兔子突然再次射出了那種可以把人變成餅干的光束,但這次情況卻發生了變化.之前我安排在這名被當成目標的玩家頭頂的燭蜂突然迅速沖向了那道光束.盡管那光束可以自動跟蹤目標,但它卻無法躲避主動撞上來的燭蜂.當其中一只燭蜂撞上光束後光束立刻消失,跟著那只燭蜂就變成了一塊燭蜂形的餅干掉在了地上.

看到這個情況兔子愣了一下,跟著轉身就跑.我們的人也都反應過來了,原來這光束只能使一個目標變成餅干,所以只要能讓一些不重要的生物去擋住攻擊就可以了,而且兔子轉身逃跑已經說明了他確實無法連射,不然他完全可以再丟幾道光束出來把我們全都變成餅干就是了,何必被我們追的到處跑呢?

既然知道方法那就好辦了,我的召喚燭蜂開始圍繞著肥兔子四處亂飛,只要他打算使用那種技能我就可以立刻指揮一只燭蜂上去攔截,反正有我在他根本就別指望能命中我們,不過問題是老這麼追著他跑也不是辦法,我們總不能這麼多人跟只兔子玩捉迷藏吧?

"抓住那家伙."我忽然想起來那兔子的主人還在旁邊呢.

看到我一起沖過去兔子立刻再次跳了過來並且大喊道:"你們要是再欺負寶寶,寶寶可要自爆了."

"自爆?"我忽然想起來自爆是燭蜂的主要技能之一,而這只兔子顯然是可以複制被他變成餅干的目標的技能,所以他應該也是剛剛才具備了燭蜂的自爆能力.要知道一只體形不足這只兔子五分之一大小的燭蜂的爆炸力就已經足以讓槍神這樣的高手頭疼的了,那麼如此大的一只兔子要是自爆了……總之這個情況還是不要出現為好.

"都別動,他可能真的會自爆."

"那怎麼辦?"

"大家後退,用遠程攻擊."

"別,求求你們不要."這話是那個被兔子保護著的人喊出來的,但是我們卻越來越糊塗了.之前這家伙就曾提醒我們小心兔子的技能,現在居然又向我們求情,要不是兔子一直在保護他我還真懷疑他們是不是一邊的呢!

"喂,你這家伙到底什麼意思啊?"一個會員大聲質問道.

那個被兔子保護著的玩家非常郁悶的解釋道:"求求你們別殺我,這只兔子雖然是我的魔寵但完全不受我控制啊!我其實本來是天極盟的人,可是我的魔寵卻被日本人收買了,我根本就是被綁架來的."

"啥?是我耳朵出問題了還是你腦袋出問題了?"我們所有人都擺出了一副堅決不信的表情.只要是正常人應該都不會信.魔寵不聽話的情況我到是見過,並且我自己還遇到過,可不聽話也僅僅是指揮上有些不靈便,比如魔寵有時候會抵抗命令或者消極怠工,可我從來沒聽說有誰的魔寵會和主人對著干的,更別說魔寵和主人的敵人結盟加入另外一個陣營的情況了.

"喂,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對那個玩家說道:"我也是馴獸師,你可別想在我這里蒙混過去."

那個玩家看我們不相信急的眼淚都快下來了."不是啊紫日會長,我是真的沒法控制他啊!而且你們可千萬不要攻擊我啊!我死一次不要緊,這只兔子一單主人死亡就會吸收主人的經驗值自動晉級的,到時候你們就更難對付他了."

"什麼?吸收主人的經驗值?你快詳細說說."

"不許你說話."肥兔子突然跳起來給他的主人嘴上貼了張大膠布,然後又對著我說道:"想打聽我的弱點是嗎?跟你說,沒門."

"那咱就開個窗戶."我向前一揮手,公主慢慢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可愛的小兔子,來姐姐這邊玩吧?"公主一邊說一邊露出了一個美到極至的微笑,連那只古怪的兔子都愣了一會.

看到兔子的眼神呆滯,公主立刻用一只小手在背後對我比了個OK的手勢,我向後一點頭,地面突然微微一震.那只兔子感覺到震動就馬上清醒了過來,但此時已經來不及了.他的技能雖然很厲害,但畢竟就一個人,何況我們這邊也都不是一般人.

一堆綠色的藤條瞬間翻開地面將那個玩家拉入了地下,兔子發現後立刻想要跟著跳下去,可是他剛跳起來就看到一張大嘴從洞口鑽了上來,嚇的他趕緊一扭身閃了過去.那張大嘴在他身邊轟的一聲咬合在一起,只差一點就把他給咬碎了.開拓者和玫瑰藤的配合成功的將目標給弄了過來,兔子非常著急,只是無奈我們人太多根本過不來.

等玫瑰藤把那個家伙送到我身邊之後我立刻問道:"你先告訴我有什麼辦法能制住他的,然後再說別的."

"這個……這個……"那個玩家似乎很為難的樣子.

"干什麼吞吞吐吐的?不想說?"

沒想到那家伙居然還真的點了點頭,不過他很快接道:"其實我也不是不想,只是……這個……哎呀算了,死就死了!其實那只魔寵是我從別人那里搶來的,只是後來我才知道那只兔子早先就已經換過N多個主人了.這是一種非常神奇的生物,他可以通過主人的死亡而進化,而且戰斗時還會不斷吸收主人的經驗."

"吸收經驗?怎麼個吸收法?"

那個玩家苦著臉說道:"這麼說吧!這東西根本沒有魔力,他釋放的所有技能都是直接消耗我的經驗值的,要是我的經驗值被吸的不足本級最低要求了,我就會降級,然後他接著吸.事實上我剛擁有這只魔寵的時候已經接近一千級了,可現在你們應該也看出來了,我已經快降到八百級以下了!"

"什麼?你被他硬給吸掉一百多級?"所有人都忍不住再次看了一眼那只兔子,說實話這麼可怕的生物我們都是第一次見到.

那個玩家說完這個又更加悲傷的說道:"其實這還不算什麼,更討厭的是這個魔寵有著自己的性格和思想,他的忠誠度非常難以提高,反到是稍微做的不好就會降的很快,而一旦忠誠降到三十以下就會變成現在這樣,不但不聽我的話,還經常威脅我."

"等等等等,你不是說他可以通過主人的死亡來晉級嗎?那為什麼他還要保護你?讓你被我們砍死他不是可以獲得更強大的力量嗎?"

那個玩家一聽連忙解釋道:"雖然理論上是這樣,但我死的瞬間他會出現一分鍾的停頓,這個時間段他會變的非常脆弱,因此他不會在一般的戰斗中讓人殺死我."

"原來如此.那麼如果在沒人的時候你死亡他會如何?"

"他不會受任何限制.這個家伙不用跟著主人掉級,他的等級可以升到我之上,而且完全獨立,除了不能直接或間接攻擊我之外我們之間根本可以說是沒有任何限制關系."

"果然是個不聽話的魔寵."

"你還知道他有些什麼特性,全都告訴我們."

那個玩家連忙說:"還有就是這個魔寵在主人死亡後複活前這段時間內擁有有著百分百召喚成功率,也就是說只要主人不在,別人從你這里強制召喚他的成功率就是百分之百,這也是為什麼他之前會有很多個主人的原因.他的曆代主人都是被他帶著到處跑,然後等他的主人死了他就會陷入一分鍾靜止狀態,這個時候一般對方會選擇抓捕他.我和他的上任主人就是這樣,他的主人被我偷襲殺死後我就發現他不動了,然後我就想試試能不能召喚過來當自己的魔寵,沒想到居然一次成功,可是之後……唉……!"

這個玩家的意思我也算是大致明白了.這只兔子在戰斗中表現的特別突出,所以一般人很難戰勝他,于是別人就會考慮先把他的主人干掉.在正常情況下除非是擁有像凌這樣有忠貞之心的魔寵,否則只要主人一死魔寵就會全部死亡,但這只兔子雖然沒有忠貞之心卻不會隨主人一起死亡,而是會出現短暫的暫停時間.你想這個時候只要有捕捉技能,會有人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嗎?這就好象你和別人打仗,對方拿著沖鋒槍卻被你用小刀捅死了,難道你會把沖鋒槍扔那不管?正常人的思維方式肯定是先拿起來試試能不能用了.結果這只兔子還恰好就是百分百捕捉成功率,所以只要擁有他的人掛了一次,那這只兔子多半會被對方弄走,而這個過程反而會刺激兔子進化出更強的能力.這樣一來二去之後兔子自己也意識到這種方法對他有利,于是開始主動尋找這種換主人的機會,直到眼前這個倒黴蛋擁有了這只神奇的兔子.

雖然被這個玩家說的話給雷到了,但我對這只兔子還是滿看中的.盡管這家伙的問題不少,但有一點是絕對不能否認的,那就是實戰價值.這只兔子能把我們這麼大一群精英耍的團團轉足見其可怕的戰斗力,至于他的缺點……,貌似只要擁有足以鎮壓他的實力就完全沒問題.

盡管這只兔子非常的不聽話,但他畢竟還是魔寵,依然受到最高規則的限制.他不能直接攻擊主人,只能依靠自身實力強制把主人帶走.那麼如果我的實力強到足以鎮壓他的話,那麼他就根本沒法跟我搗亂.至于說不聽話這個問題……我想以我的魅力值應該不算問題.

看到我們聽完了自己主人的介紹之後那只兔子現在可是非常的緊張,因為他最大的把柄已經被我們捏在了手里.沒錯,他確實很厲害,可問題是他的主人完全是個普通人,這里任何一個玩家都能單手搞定他.如果我們殺死他的主人而不去召喚他,那他就會進入一分鍾僵硬時間,這個時間足夠我們干掉他了.之前他沒被殺過並非僵直時間無法被干掉,而是因為敵人的貪心所以沒殺他.可我們知道了他的情況就不太可能動收他的心思,只會一遍遍的殺他,這樣的結果就是讓他好不容易累積起來的實力迅速消失.

《零》實際上還是個公平的游戲,盡管有些人實力超群,但他們都遵循兩大規則.一是實力等于危險規則,只要你敢冒險,勝利後就可以獲得對應的實力.這些實力可能以魔寵,裝備以及屬性點等方式給你,但不管怎麼說只要你敢一次次的賭下去就肯定能成長起來.另外一種規則就是平衡規則,也就是在不付出努力什麼的情況下突然得到某種超級突出的能力,但這個規則會導致你在獲得突出能力的同時獲得一個巨大的弱點.世界戰力榜第二的那個烏鴉和眼前這個兔子都屬于平衡規則的獲得者,他們的特點就是瘸腿,有一項特別強的能力還有一項特別弱的弱點.特強的能力可以輕松戰勝任何敵人,比如我這個世界第一都被陰到了,而那個最弱的弱點則弱到只要別人知道你就沒活路了,比如現在兔子的處境.只要我們殺掉眼前的這個玩家,之後就可以隨意蹂躪這只兔子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犧牲一次吧."我們行會的一個會員磨刀霍霍的看著我面前這個玩家.

看他嚇的直往後退我趕緊攔住了那個要殺他的會員並和他商量了起來."你也看到了,現在如果我們不殺你根本沒辦法對付這只兔子,所以殺你是唯一辦法."看到他繼續向後退我打了個響指,玫瑰藤立刻把他卷了起來又給送回了我的面前."你放心,雖然我這個人做生意的時候喜歡利益最大化,但只要不是我的敵人,我是不會故意侵占別人的利益的.所以,我想和你談比生意."

"你的意思是殺了我之後再補償我?"這家伙到不笨.

我點了點頭並拿出了一枚紅色的丹藥以及一只錢袋."這枚是魔力凝固藥品,可以增強魔法攻擊力,不過需要賭運氣,走運的話最多能增加到百分之十,但最少也有百分之一,在外面你是有錢也買不到這東西的.等級掉下來了只要有時間還是可以升回來的,這個東西卻能永久性的提高魔攻,讓你每一級都比別人高一些,怎麼樣?是好東西吧?不過你別急,這里還有一袋錢,里面一共有一萬水晶幣,足夠彌補你的損失了吧?"

"夠了夠了."對一般玩家來說這些東西已經非常珍貴了,何況我還能幫他把那只討厭的魔寵處理掉,這個便宜他沒道理不撿啊."好了,你盡管殺吧,不就是死一次嗎?有這些值得了."

得到了對方的同意後我立刻出手准備干掉這個家伙,反正我是超級紅名,根本不擔心再加一個邪惡值.那邊的那只兔子之前一直打算沖過來,可惜一直被我的會員和魔寵們死死擋在外面過不來,現在看到我要殺他主人更是拼命沖殺,結果也無非是多變出了幾個餅干人而已.

由于對方主動尋死,我很輕松的解決了這個玩家,那只兔子果然也像他說的一樣突然停了下來.時間寶貴,我沒有多浪費時間,迅速的使用捕捉技能直接捕捉那只兔子.就像之前那個玩家說的,只要主人掛掉了,他的捕捉成功率就是百分之百,我只用了一次就搞定了那只兔子.

"靠,這是什麼?"通常捕捉成功會有兩種情況,最普通的是生物直接卵化成初始形態,高級一點的有可能直接變成魔寵不需要孵化,可眼前這只兔子雖然捕捉成功了卻似乎不太正常.

事實上在捕捉成功的同時我們就退出了幻境,不過我和那些精英玩家都已經出現在了城外,也就是說幻境中的移動是有效的,而且之前被我們打壞的那些巧克力樹木都並沒有破損的情況,也就是說在幻境中破壞東西,對現實中的物品是沒有影響的.不過現在需要關心的不是這些,而是地上那塊個或者是那塊東西或者是生物.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個玩意,他或者是它黑漆漆的,看起來質地很像黑巧克力,而且聞起來也差不多.不過這個東西卻有著之前那只肥兔子的外貌特征,樣子說不出來的奇怪.

"這難道就是魔寵蛋?"一個玩家小心的靠上去用根小棍捅了捅."怎麼會是塊巧克力啊?"

"誒……這個……!貌似我也不太清楚啊!"在游戲里我不但是戰斗力第一,而且絕對稱的上魔寵知識第一.畢竟我是全游戲第一馴獸師,魔寵數量最多,接觸過的魔寵也多,所以大部分有關魔寵的知識我都懂,可眼前這個實在是太另類了."

之前那個膽大的會員幫我把巧克力兔子拿了過來,然後問我:"這東西要怎麼孵化啊?難道也是用滴血的?"

"等下,讓我看看先."

雖說造型古怪了點,但魔寵蛋一般會有屬性顯示的.盡管沒孵化前是看不到魔寵的全部屬性的,但至少能看到如何孵化的提示.不過就算沒看我也大概能想到不會是什麼一般的方式的.

果然,看完之後我差點沒暈過去,這只兔子的孵化方式竟然是……※※※※※※※※※※※※※※※※※※猜猜看這麼極品的魔寵到底要怎麼孵化?反正吃下去是肯定不對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八十二章 甜蜜幻境     下篇:第十六卷 第八十四章 超級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