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八十八章 云蟲  
   
第十六卷 第八十八章 云蟲

"怎麼感覺這聲音好象在哪聽過啊?"我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阿修福德也點了點頭."好象是風聲,又像是氣流高速流動的尖嘯聲,好象還有水燒開了的聲音.""不好,是岩漿!"

最後那句是我們兩個一起喊出來的,因為下面的那個地洞口已經開始往外冒煙了.淡黃色的混合著臭雞蛋氣味的氣體從地面上的洞口向歪狂噴,一開始還能看出是半揮發狀態,到後面就干脆變成像火箭尾氣一樣的柱形射流,期間不斷的能看到大塊的岩石隨著氣流一起被打上幾千米的高空再砸向某個地方.

伴隨著越來越恐怖的高壓蒸汽,洞口附近的泥土開始不斷的剝落並被氣流裹夾著一起沖上高空.隨著泥土的消失,地面上的洞口開始越來越大,但出口的增加卻並未減小氣流強度,反到是噴射變的越來越恐怖.洞口的氣流由于高壓噴射已經開始發出一種刺耳的怪叫聲,附近的生物都開始盡量後退,連那些尸蟲都紛紛操縱著尸體向後跑,至于那只大家伙卻一直沒見動靜.

地面的震動越來越強,附近地面上的泥土和石塊都開始在地面上蹦跳起來.突然轟的一聲巨響,在之前的洞口附近一塊足球那麼大的泥團突然飛上了半空,而泥團下面則出現了一個等大的洞口.高壓蒸汽迅速從洞口噴出並逐步擴大洞口,但現在已經沒有人再關注這個洞口了,因為新的洞口接二連三的出現在附近.以之前的那個大洞口為中心,大量小洞陸續出現,而且多出的洞口不但沒有任何氣壓下降的跡象反而越噴越快,空氣中到處都彌漫著一股硫磺的臭味.

"你的蟲族軍團到底召喚出什麼來啦?"阿修福德看著眼前的景象緊張的問道:"該不會冒出一座小火山吧?我可不想我的鐵十字成變成第二個龐費城!"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麼,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畢竟我的蟲族大軍是知道我們是防衛一方的,所以不管派什麼蟲子出來都不會傷到你這邊的."

幾乎也就是在我剛說完的同時地面突然發出了一聲撕裂的聲音,跟著地表就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縫,伴隨著裂縫的出現開始有大量的岩漿從地下湧了出來.阿修福德看到岩漿就開始急的團團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只能先安撫他讓他放心.不過還好岩漿的湧現速度並不快,伴隨著裂縫的進一步擴大突然湧出的岩漿猛的向上飛起了一截,然後再度砸落地面,同時地下的大片燒紅的岩石都開始向兩邊翻滾,岩漿仿佛開鍋了一般劇烈翻湧著.忽然岩漿中出現了一道黑線,然後黑線迅速向上升起並將岩漿擠到了兩邊.我們很快確認了那是某種生物的脊背,不過能從岩漿里出來絕對不是一般貨色.

黑色的脊背光滑而閃亮,伴隨著它的上升附近的岩漿全都滑向兩邊,我們很快就看到了一大片黑色的脊背,其上光滑的甚至能照出人的鏡象.粘稠的岩漿在這種光滑的脊背上根本沒有任何附著力,我們只看到紅色的火花不斷從脊背上向下滑.

伴隨著脊背的升高其下的支撐腿也終于冒了出來.我第一反應就是驚訝,因為這東西長的瓢蟲很像,整個身體完全就是個半球,頭部和身體緊密的連接在一起連脖子都沒有.

黑色的瓢蟲很快鑽出了地面,跟著大家只看到它的腦袋上紅光一閃,跟著附近的岩漿就迅速凝結成了岩石,只有少量地方還在冒著熱氣.我真沒想到一個從熔岩中出來的怪物居然是汗冰系的,剛剛冷卻岩漿的手法明顯是冰凍系的.

敵人的陣營此時也在密切關注著眼前的生物,他們也很想知道這個大家伙到底有什麼能力.出于試探的目的對方很快派出了一小群尸蟲做了一次試探性攻擊,然而這些尸蟲卻在走到那只怪物面前的時候突然莫名其妙的人間蒸發了.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消失,而是真正的蒸發,除了一團煙之外什麼都沒剩下.

"這東西到底是火焰系還是寒冰系的啊?"

"看樣子是雙系的!"我將阿修福德的擴音法陣搶了過來對著前面大喊著:"沖上去,把那些尸蟲都給燒成灰."

大蟲子果然是女王繁殖出來的東西,對我的聲音反應極端靈敏.幾乎在我喊完的同時它的腦袋上就突然伸出了兩根小犄角,跟著那兩只犄角之間就開始閃耀起了耀眼的白色電弧.那段小小的電弧在兩只犄角之間閃爍飛舞著,跟著突然在電弧的中間打開了一個黑色的小洞,伴隨著電弧的閃耀洞口開始迅速擴大,最終變成了一個直徑一米多的大洞.大蟲將那個洞口對准了一大片尸蟲,然後突然身體向下一趴,那個洞口同時突然變成了白色.所有人只看到一道刺目的光柱直射入尸蟲群之中,所有被白光照到的東西不管是生物還是土地全都瞬間消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在這家伙的照射先堅持哪怕一秒時間.

"好可怕的威力!"阿修福德張著嘴巴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誇這東西了.要不是這玩意不會掃射,估計敵人就該選擇撤退了,畢竟這麼強的武器實在是太誇張了些,要是當時那只大蟲子移動身體使光柱橫想掃過一個扇形區絕對能放倒一大片敵人,可惜它只能發射直線的光束,而且時間僅有一秒多就結束了.

盡管威力過于集中,但大蟲子的強力攻擊還是讓敵人受到了不小的驚嚇,然後對方瞬間放棄了以尸蟲來對付這個大家伙的打算,他們開始派出了遠程的重型兵種對大蟲子展開了猛烈的轟擊.

大蟲子的攻擊力雖然很強,但防衛能力卻並不好,而且攻擊手段似乎過于單一了.在敵人的炮火中它顯得相當無奈,只能一次次的發射那種白光進行還擊,盡管威力巨大無比卻因為數量太少而無法干擾整體戰局.我也看出來了這個大家伙的缺點幾乎和他的優點一樣明顯,干脆讓女王直接把它召喚了回去.這種東西只能拿來震懾下敵人,真的浪費在戰場上可是太不劃算了.

伴隨著大蟲子的撤退對方的尸蟲大軍又開始了猖狂的沖擊,不過我們這邊很快又出現了新的生物.之前地面上的岩漿層忽然再次爆開,然後就看到大量黑色的煙帶從地面下冒了出來.

"這又是什麼東西要出來了啊?"阿修福德把黑色的煙霧當成了地下冒出的煙.我直接伸手召了一下,然後有一團黑煙突然從其他的黑煙中脫離了出來飛到了我的手上.我把手伸到阿修福德面前讓他看了一下他才驚訝的叫了起來."這是蟲子."

我點點頭."這是一種蟲子,我的寄生體剛剛告訴我這些小東西叫做云蟲,因為它們的體積比正常的螞蟻還要小很多,而且數量又過于龐大,所以當它們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就會像是一大片烏云,因此取名云蟲."

"這東西有什麼用?"

"吃."我很簡單的說道:"他們什麼都吃,而且速度很快."

"我想我大概明白它們的用處了."

就在我們說話這段時間內地下鑽出的云蟲已經在空中聚集成了一大片黑色的云團,而後方的洞口還在不斷的向外冒著黑色的云蟲.這些小家伙在空中的飛行速度並不快,頂多也就和人全速奔跑的速度差不多,要是敏捷些的魔獸都能跑的掉,不過這些家伙遮天蔽日的數量實在嚇人,一般人很容易被其包圍,而一旦被包圍那就已經沒有跑的可能了.

前方的尸蟲大軍依然在向前沖,它們也是靠數量取勝的種族,所以並沒有在乎這些云團,然而就在第一排尸體接觸到黑云的瞬間異變就發生了.只見沖在前面的那些被尸蟲控制的尸體突然開始迅速的消失,就仿佛是風化一般.首先是尸體的表皮消失,跟著肌肉層開始迅速變薄.那些尸體中的尸蟲還伸出腦袋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它們剛一伸出腦袋立刻就仿佛觸電般縮了回去,但就這一下它們的腦袋上就已經被掀掉了一層皮.尸蟲們控制的尸體迅速消融,最後因為肌肉無法支撐骨骼行動而紛紛倒地.那些無處可藏的尸蟲只要一暴露在黑色的云霧中就立刻開始劇烈的掙紮起來,但因為它們控制的尸體已經沒有地方遮擋它們的身體,所以它們的掙紮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幸運的是這種掙紮通常不會持續太長時間,因為一條暴露在黑云中的尸蟲最多不超過十五秒就什麼都剩不下了.

尸蟲大軍在黑云中迅速的消失,阿修福德則興奮的大喊大叫給云蟲們助威.尸蟲的首腦最終也被迫鑽了出來,它開始大量噴吐酸液,效果也非常不錯,有大量的云蟲被消滅掉,然而云蟲的數量實在是多到一種讓人恐怖的程度,盡管尸蟲母體能瞬間干掉幾十萬幾百萬的云蟲,但這樣的殺傷速度對于云蟲來說依然是不夠快的.剛剛我已經查閱過云蟲的屬性,這些小東西的級別分類居然不是一級而是一百級,然而這個一百級不是云蟲個體,而是云蟲群落.在系統屬性中根本就沒有云蟲個體這種單位,它們一出生就是以群落為單位的,而屬性中只說一個群落包括了一到十萬只個體,根本連具體數量都沒說.現在戰場上的云蟲都是以百萬個群落為單位發動沖鋒的,所以消滅幾百萬個體根本什麼意義都沒有.

黑色的云霧在迅速變大,吞噬生物並非什麼效果沒有.云蟲會在吞噬生物的過程中進行繁殖,屬性上說它們是吸收敵人的生命值繁殖自己.一個云蟲群落的生命值是一萬,而它們只要吞噬並使敵人減少兩萬生命值自己就會發生分裂變成兩個群落,消耗的敵人生命越多自己的繁殖就越快.

英法聯軍之中的人員很快就認識到尸蟲根本無法對付這些黑色的云霧,他們反應迅速的將母蟲撤了回去.剩下的尸蟲沒了指揮後也開始本能的向後跑,然而云蟲並沒有就此罷休,它們也跟著尸蟲向英法聯軍的陣地卷了過去.

英法聯軍這邊發現黑云卷了過來也出現了一些慌亂,遠程打擊對這些小東西根本沒用.弓箭手的箭一路上確實能撞死不少云蟲,然而被撞死的數量相對于云蟲的總數實在是少到可以忽略的地步,因此射了等于沒沒射.至于帶爆炸的大炮,那個殺傷效果到是不錯,不過英法聯軍到底有多少炮彈能這樣浪費就是個問題了.相對之下法師們的攻擊效果還算不錯,尤其是威力小但是面積大的法術,比如說氣系的震蕩波.這種法術對一般玩家來說效果微乎其微,但對云蟲卻效果卓著,一次釋放就能干掉一大片.可問題是這種以前看來很不實用的法術會的人太少,僅有的幾個會這招的法師根本無法干掉這麼多云蟲.

阿修福德在這邊城牆上看著黑云卷向敵軍本陣高興的就差沒跳舞了,不過我可沒他那麼樂觀,畢竟云蟲這種以極端數量制勝的方式我在以前就曾實驗過,凡是這種極端的東西基本上屬性也都很極端,對伏起一般的敵人效果是極端的好,可是碰上克星之後死的也是極端的快,所以我並沒指望云蟲能把敵軍全部趕走,頂多也就是能騷擾他們一下而已.

在我們雙方的觀望中云蟲終于成功的卷入了敵軍本陣.前排的拒馬和長槍陣對這些小東西根本沒有任何意義,重盾手當然也拿云蟲沒有任何辦法,相反他們的武器武器和盔甲卻在黑云之中迅速的消失著.一名戰士伸入黑云中的長槍簡直就像伸進刨子中的鉛筆一樣迅速消失在了黑云中,連那金屬的槍頭都完全被啃的一點沒剩.

由于對這種恐怖的攻擊方式完全沒有反擊能力,英法聯軍的軍心開始變的很不穩定,一些前排的人想要使用大規模法術殺傷云蟲,可是隊列之中根本不允許他們使用這樣的法術,因為一旦用出來死的最多的絕對是自己人.

隨著云蟲的推進慌亂的情緒很快席卷了敵軍的整個前陣,由于盔甲快速的被啃噬,一些人的身體也開始遭到了襲擊.比之前尸蟲被襲擊的情況更糟,玩家一旦被咬到立刻就會感覺到鑽心的疼痛,但是由于沒有被啃完之前玩家又不會死,所以隨著而來的慘叫就不足為奇了.可是這淒慘的叫聲卻極大的影響了後面人的情緒,整個軍團都因此開始變的混亂了起來.

"這真是好東西."阿修福德拍著我的肩膀誇獎著.

"別太興奮,我感覺到敵軍背後有異常能量集中,可能要出大招了.我的蟲子大軍的數量是和能量掛鉤的,所以如果不是必要我也不會讓它們用生命去填這個坑的."

"反正你自己看著辦,我只要城市不丟就沒事."阿修福德對我的說法到是很理解,畢竟他也是一會之長,這些東西他也非常清楚.一般行會里能用于作戰的東西都不會是免費的,除了個人戰力之外任何東西都是要和錢掛鉤的,越是強大的戰斗力就越花錢,這基本就是定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像購買商品一樣從眾多的商品中選出性價比最高的那款進行購買,我們這些會長基本上天天都在干這種事,所以想不了解都不行.

果然,我的猜測很快應驗.敵軍的大面積殺傷性法術很快就出現了.伴隨著一道紅光閃過,大片燃燒的火云幾乎是貼著敵人的頭頂卷了過來.黑色的云蟲體積太小,根本沒有任何抗火能力,幾乎是在沾到火云的瞬間就被燒成了灰.為了徹底清除云蟲,敵人甚至不惜讓火云從自己人的隊伍里卷了過去,不過由于火云推進速度很快所以玩家們都只是被輕微灼傷,根本不會影響行動,可體積太小的云蟲卻被全部燒死在了空中.

"看來你的云蟲也就能幫我們這麼多了."看到這個場景阿修福德只能無奈的讓我提前招回云蟲大軍.

我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將云蟲全部招了回來.女王的兵種雖然好用卻太花錢和浪費時間,我暫時還沒打算讓它們大規模參戰.隨著我將意圖傳達給女王,戰場上的黑云立刻轉了回來重新從之前的洞口鑽入地下消失不見.

看到黑云消失對方也終于將火云收了回去.我們從城牆上可以看到敵軍開始快速變陣,整排的重盾步兵被調到了戰陣的最前方,這些全身都包在鋼鐵之中的家伙簡直就是一個個會移動的鐵皮罐頭,當然這樣做的好處就是除非被大炮轟中,一般的法術和弓箭都不會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跟在這些人形罐頭後面的是一手持劍一手持盾的重裝步兵方陣,這個兵種的防禦和攻擊都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速度偏慢,在整個軍團中也屬于防禦比較高的兵種之一.

阿修福德看到敵人擺出了這麼一個陣形覺得非常奇怪."他們這是在干什麼啊?"

"標准攻城編隊.怎麼?這都看不出來了?"

"不是.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可他們為什麼會擺出這樣的陣形?"

我詫異的看著阿修福德."敵人神經病你可別神經啊!"

"我怎麼了我?"

"拜托你們是歐洲人好不好,不要老學我們中國人的戰術行嗎?"

"什麼意思?"

"你難道沒發現嗎?"我故意裝做很吃驚的樣子看著阿修福德."都打了這麼長時間了你也該注意到了,你的對手並沒有使用你們歐洲最常用的攻擊方式.這場戰斗從一開始就很奇怪.最先的佯攻就很不正常,你們歐洲雖然也有佯攻的說法,可你們並沒有使用炮灰兵種混雜高級兵種的習慣,這是典型的東方策略.還有後來的攻擊,你看看你的敵人都使用了些什麼戰術?從頭到尾都在出奇兵,你有看到任何一樣歐洲式的攻擊方式嗎?"

"你的意思是對方統帥是日本人?"

"是不是日本人我不知道,至少對方接受過相當程度的東方文化熏陶.不過這個你已經不用擔心了,因為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對方似乎是換統帥了.之前的連續失利讓這位指揮者已經無法左右大家的意見了,所以英法聯軍的戰術又換回了歐洲式的風格.沒想到你適應力這麼好,一下就適應了東方式的進攻,居然還覺得歐洲式的進攻陣形很奇怪."

"哈哈哈,你不說我還真沒注意,這個好象才是我們最常見的戰陣嗎!"

"不,不對."我的笑容突然收斂了下來並迅速指了個方向給阿修福德."看那邊.他們根本沒換指揮,這個混蛋居然想迷糊我們.哼,想模仿我們中國人的戰爭理論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既然你們想玩我就陪你們玩好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阿修福德一腦門問好的看著我等待我的解釋.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八十七章 蟲對蟲     下篇:第十六卷 第九十章 沒想到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