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九十一章 斗鬼神  
   
第十六卷 第九十一章 斗鬼神

"沒錯."

這下可糟糕了.說實話我還真不知道這麼個規定,之前我只是從天庭聽說過這個禁止本國神靈出國作戰的協議,但具體條款我並沒看過.我一直以為這只是個類似于口頭協議一類的東西,沒想到居然還有詳細條文.

"就算是可以神降,你難道還能將本體的力量全部降臨不成?"

"那到不能,但我可以降臨一半左右的力量,以你的水平即使是一半戰斗力的我,你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這個我到是相信,不過你有工夫和我廢話最好還是關心一下你的小朋友們.那些潛艇可是快化光了."可能是巧合,我剛說完這句話下面的潛艇居然就真的轟的一聲被水壓壓裂,潛艇外殼變成了大量巧克力碎片分散進了周圍的海水中,而其中裝載的人和貨物則一下子全都漂了出來,海水里瞬間就多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其實第一艘潛艇的破裂還只是個開始,巧克力潛艇的融化速度雖然有快有慢,但大致上都是差不多的.隨著第一艘潛艇的破裂,後面的潛艇開始陸續出問題.因為之前寶寶使用的技能是緩慢擴散開的,所以那些潛艇受感染的速度也不一樣,這就導致了時間上的不同.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眼睜睜的看著下面的潛艇紛紛爆裂卻沒有任何辦法,就連之前還很得意的天昭大神也沒了聲音,不過……我似乎搞錯了天昭不出聲的原因.

隨著潛艇的陸續暴烈,我忽然發現一個人形物體突然從其中一艘潛艇中沖了出來,跟著這個人形物體就一路以極高的速度朝我飛射而來.我知道這絕對不是好東西,只是沒想到居然會是那個天昭大神.雖說是神降,但天昭似乎在降臨後可以使用自己的面貌而不是被神降的那個玩家.

"你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天昭非常生氣的懸浮在我的面前."作為一個凡人,我不得不承認你是我見過最出色的一個,但今天我也不得不將你消滅在這里,否則我東土神族的發展大計必然會被你所影響."

"哎呀呀,這個真是不好意思,我暫時還不想為你們日本神族的發展添磚加瓦,所以我不會死在這的."

"玩嘴皮子我不如你,但殺人是不用嘴的."

天昭幾乎是在說話的同時就動手了.之前和這家伙交過手,所以我對天昭的攻擊方式比較了解,他基本上就是使用比較直接的物理攻擊來進行傷害,主要偏向于速度型戰士.不過人家畢竟是神族,下位神也還是神,法術自然也是會些的.這次神降我不確定天昭是不是帶了什麼新能力下來,所以想先拉開距離看看情況再說.

"以水神努的名義——禁錮,水之障蔽."

乒的一聲,我面前突然出現的水之障蔽瞬間粉碎,我自己則噴了口血,眼前一黑差點沒暈過去.不過天昭也沒比我好多少,他確實撞碎了水之障蔽,可是他自己也撞了個頭破血流,而且還被彈回去一大截.

"咳咳咳……你剛剛……用的什麼東西擋……擋住我的?"天昭單手捂著腦袋詢問著我.

"這個……你不用管……反正你只要……知道我也不是……可以隨便欺負的就……就行了."我一邊用力呼吸著借助水神之戒分離的氧氣一邊回答天昭的話.

剛剛我擋住了天昭的攻擊是不假,不過他畢竟還是個主神級的下位神族,不管這個神降怎麼打折,他的實力也不會比我弱.我之前借助水神之戒困住鬼手信長是真,但想擋住天昭就沒那麼簡單了.講起來水神的力量級別是在天昭之上,但我借用水神之力的方式是以我自己的魔力去催動的.說白了水神之戒就是個放大器,它能將我的魔力轉化為規則之力並加以使用,但天昭的力量總量太大,他的強行沖撞導致規則力量消耗過快,反過來規則之力就開始消耗我的魔力,而我的魔力一旦耗盡自然也就無法再驅動神力了.之前水之障蔽破裂的時候我會噴血就是因為魔力突然耗盡傷到了我本人,當然現在最頭疼的不是魔力而是接下來該怎麼打,好在天昭似乎剛才也撞的不輕,搞不好可以借此嚇住他也說不定.

天昭作為下位神族,其力量的性質雖然不能和上位神相比,但感應多少還是有些的,剛才這麼一撞他多少感應到了一些不同的力量."你隱瞞也沒用,那是規則之力,是上位神的力量."

"知道你還問."連續做了幾個深呼吸,外加緊急吃了幾顆藥丸,我總算恢複了一點.腦袋里一邊接著天昭的話一邊想著怎麼忽悠他."其實我看你這個神族在日本混的也不怎麼樣,不如干脆加入我們這邊吧?好歹我還是認識幾個上位神的,背靠大樹好乘涼嗎."

"哼,你真以為我不知道嗎?上位神是不能直接插手人間事物的,你也別拿他們來嚇唬我.至于說我在日本的地位,你覺得你們中國天庭那幫神仙在你們心中的地位有我在日本人的心中的地位這麼高嗎?要我說還是勸說你們中國的天庭投到我的麾下比較正確."

"你做夢去吧,就你那什麼高天原還沒我們天庭一半大呢,就算天庭肯過去,你那邊住的下嗎?"

"你居然敢藐視我們高天原神族,今天就讓你好看."天昭說完之後突然從背後翻出了一只盤子."知道這是什麼嗎?"

我搖了搖頭."你沒事拿個盤子出來干什麼?"

天昭被我一句話說的差點沒暈過去,他氣急敗壞的吼叫著:"什麼盤子,這是八雉神鏡!你這凡人真是沒見過世面!"

老實講沒認出來也不能怪我,因為這個八雉神鏡表面黑漆嗎烏的,怎麼看怎麼像只被熏黑的盤子,別說當鏡子了,這東西壓根就連反光都不會有.不過認錯歸認錯,這個八雉神鏡的名字我到是聽過.貌似日本有三件比較著名的神器,這八雉神鏡剛好是其中之一.另外兩件中的一件是天叢云劍,也就是傳說中的草薙劍.至于另外一件是什麼東西我給忘了,反正我就知道八雉神鏡是三神器之一,而且是天昭專用的東西.

我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有多大威力,甚至連它到底有什麼作用都不知道.不過一般來說能被稱為神器的都不會是什麼一般貨色,何況這件在神器中也是排的上號的東西,威力應該相當可觀.

"你不會是要用這東西對付我吧?我就一凡人,你個主神對付我還拿件超神器,這不明擺著欺負人嗎?"

"你想用話激我?"天昭可是真的一點都不傻,畢竟人家也是上位神,世面見的多,根本不吃我這套."實話告訴你,我這個神降體很不成功,雖然能夠發揮我一半的實力,但承載時間實在太短,降臨之後我只能干坐著,只要一動身體就會進入毀滅倒計時."

"所以你想找個能長時間承載你力量的肉體,並且你選中我了?"天昭聰明我也不傻,他還沒說完我就知道他什麼意思了.

"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我就不客氣了.乖乖讓我降臨吧."

"想的美."我忽然從原地消失,下一秒突然出現在幾百米外的海水中,跟著連續十幾個傳送迅速脫離了戰場.天昭的實力根本不是我能單獨解決的,更何況我的紫日這個大號現在根本沒法用,等于只有平時一半的戰斗力,就算留下也只能是給人家送菜.至于下面的那些潛艇,反正寶寶和小龍女已經下去了,應該很快就會全部完蛋,我到不是將天昭引走方便他們下手.

日本人的潛艇大隊雖然數量龐大,但在水下的防衛力量可以說是微乎其微,要是在陸地上,光這些潛艇里的士兵就至少需要我們派出十多萬精銳力量才擺的平,但是在水下我們卻只要幾個人就徹底搞定了這無數的士兵.對于潛艇被破壞這個事情,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是急的不得了,但天昭想的卻不一樣.

鬼手信長他們的目標是贏得局部戰場的勝利並從而使整個戰爭進程都走上勝利的道路,然而天昭想的卻是提高自身實力,一旦他可以將本體的力量完全降臨到人間,那他就能橫掃整個亞洲乃至世界,因為別國的神都無法直接參戰,他卻能繞開協議隨意干擾戰爭進程.

抱著這樣想法的天昭自然是不會去在乎那些雜兵的生死的,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放棄了回防潛艇編隊,而是直接朝我追了過來.

看到天昭直接追我我就知道目的達到,立刻加快速度向水面傳送,天昭也突然加速想把我攔下來,然而我已經閃到了海面之上.

"紅翎."一團紅色的火焰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跟著火焰迅速旋轉形成了一個火焰組成的旋渦,一只火紅色的狐狸從火焰旋渦之中躥了出來四腳踩著火焰懸浮在了我的面前.

剛鑽出火焰的紅翎只有一只家貓那麼大,不過這可不是人家的本體.在看了我一眼確定我的需要之後她立刻開始變大,在天昭追出水面的時候紅翎已經變成了一頭體長超過七十米,背後飛舞著十二條大尾巴的巨型生物.

"你……"天昭剛想開口說什麼就被紅翎張口噴出的一個火焰彈正面擊中,轟然巨響聲中他居然又被炸回了水里.

當初在天庭發現紅翎的時候我只是抱著幫她一把的想法把她拉出來的,之後我也很少召喚她作戰,畢竟人家做我魔寵也不是真的為了要給我打工.不過,不管怎麼說我畢竟是幫她脫離了天庭的監禁,而她也是比較知恩圖抱的,所以一旦真的需要她還是會出手幫忙的.雖說她只是只狐狸精,但人家畢竟是天狐之祖,是真正的第一代.現在日本傳說中和鳳凰並列的九尾狐也比她少了三條尾巴,可見力量等級上的差距是如何的巨大.

天昭降臨人間本身已經無法發揮全部力量,突然遇到個這麼強的大妖怪一時沒反應過來還以為是一般貨色,所以他剛才連躲都沒躲結果就被一下轟進了海里.

暫時轟掉天昭之後紅翎立刻回頭問我:"你怎麼招惹到這個家伙的?"

"拜托,我和日本打仗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碰上他也不奇怪吧?"

紅翎到是沒有怪我的意思,她也只是奇怪我怎麼會突然碰上這麼強的敵人."你還是先上來,我帶你離開這里,那家伙不是現在的我能對付的存在,除非恢複我鼎盛時期的力量,否則跟本不是他的對手."

我一個閃爍出現在紅翎的脖子上順手抓住一把絨毛固定自己."那還等什麼,快閃啊!"

"你可坐穩了."紅翎說完也不管我有沒有回答就把頭向下一低整個身體抱成個團原地旋轉了起來.紅翎本身就是一身火紅,一轉起來就像是團燃燒著的火焰,跟著這團火焰開始越來越小,最後縮成了拳頭大那麼一團.天昭從水里飛上來的時候就搞好看到這麼一團火,隨手拍了一下就給拍滅了,但是再想找我也沒了影子.

"可惡."天昭氣憤的罵了一聲,他現在是有勁沒處使,看著附近空蕩蕩的海面也不知道往哪追,不過他很快又笑了起來."好你個紫日,雖然你跑了,你的艦隊總還在這里吧!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是回不回來."

"算你狠!"周圍的空氣一陣波動,一只突然出現的小火團一邊飛速旋轉著一邊擴大,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大火球,跟著火球的轉速越來越慢,最後突然停下並完全伸展開來露出了紅翎的真身.

"嘿嘿嘿嘿……你小子有本事就再跑啊!"

我冷著臉看著天昭道:"本來這次你要是讓我跑掉了也就算了,既然你非把我往絕路上逼,那就實在沒辦法了."我說著召喚出了紫日那個大號的鳳龍.雖然現在不用使用紫日這個大號的身體,但鳳龍還是可以召喚的,畢竟我的兩個帳號是合二為一的.

天昭狐疑的看著我,完全搞不清楚我為什麼突然變的不怕他了.我輕輕的伸出一只手,小巧的鳳龍立刻落在了我的手腕上並用自己的小爪子在自己脖子上的項鏈上一抹,然後它的爪子上就多了個黑色的絨面小布袋.我伸手接過布袋然後將鳳龍放到了肩膀上,騰出手來拖著布袋緩慢的將其打開.那邊的天昭也很好奇我到底拿了什麼東西出來,可是我的動作太慢,急的他伸著脖子恨不得直接看到袋子里到底裝了什麼.

其實布袋里也沒多少東西,一共就八件,但任何了解它們的人都絕對會驚訝的合不攏嘴,因為這八件東西的名字分別是:玄武甲片,白虎裘毛,朱雀火羽,青龍逆鱗,白玉麒麟角,黃金天龍牙,翡翠碧凌爪,誅邪麒麟玉.

天昭雖然不認得這些東西,但上面的力量他卻能感覺的出來.盡管這些東西的力量相對他來說那是微乎其微的,但他也看出來了,這些東西都只是某個生物身上掉落的一個部分,如果僅僅是這一部分就有這樣的力量,那麼其本體是個什麼水平也就大致可以猜出來了.天昭不知道以自己現在的狀態能否戰勝這八個中的任何一個,但他知道只要這八個物體原本的主人有兩個同時到場,那他今天就鐵定別想活了,甚至于有可能連原神都跑不掉.

我舉著那些東西對著天昭說道:"這些是我憑借自己的苦心經營換來的人情,但每件都只能使用一次,說實話我真不想浪費在你身上.現在我還沒有使用它們,你還可以做出決定,放棄對我的攻擊馬上回國,那我就省下這次使用機會,我們相安無事.如果比非要逼我……!"

天昭當然知道我使用這些東西絕對會讓他很危險,但這家伙是日本最高神族,當然也有著日本人的典型性格特征,那就是充滿了冒險精神.不過我個人認為這種冒險精神叫做莽撞或者瘋狂的野心更為合適,至少天昭顯然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他居然打算趁我還沒用出這些東西之前先把那包東西都給搶過去,盡管他甚至都不知道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麼用.

在天昭動作開始的瞬間我就發現了他的意圖,這種時刻我也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而且以我的力量在正常情況下就算反應了也等于白費,所以我毫不猶豫的使用了最直接的不正常手段.只見我當時正好摸到的玄武甲片突然一閃,跟著消失不見,幾乎在同時天昭已經到了我的面前.我順手一收布袋就往身後藏,天昭則伸手想搶,我另外一只手立刻抓住了天昭的手腕.

對于我的進攻天昭向來是無視的,畢竟我只是個凡人,然而這次卻注定他要吃大虧了.

"啊……!"伴隨著一聲慘叫天昭的胳膊被我咔嚓一聲捏斷並整個翻了過去,巨痛之下天昭迅速的拿出了之前那面八雉神鏡對著我一晃.轟的一聲我們兩人之間發生了大爆炸,沖擊波迅速將我們給完全炸開.不同的是我僅僅是被炸開了一段距離而已,身上不但沒受任何傷,甚至還順手把天昭那條斷胳膊給拽了下來.

相比之下天昭可就慘多了,沖擊不但傷到了他的身體,甚至還讓他的胳膊也被拽斷,可以說天昭從參戰以來就沒受過這麼重的傷.

"你你……你到底是誰?你不是紫日,你們的力量不一樣!"

輕易捏碎了他一條胳膊,然後以零距離狀態正面硬接了八雉神鏡一次攻擊,而且還半點傷也沒受,天昭當然不相信這些是我一個凡人所能做到的.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我在他接觸我之前已經啟動了玄武甲片的變身功能.

剛剛我拿出的八個東西每件對應一個我認識的最強生物,這些都是他們送給我的禮物.使用這些東西我可以直接變身成他們的本體並具有和他們相同的實力.不過這個能力並不算逆天,因為它們就和水神戒一樣,使用的前提是消耗我自己的魔力.所以就算我變成青龍,也不意味著我能和青龍一樣戰斗,因為雖然變身後我可以具備青龍一樣的實力,可是以我的魔力,在這種狀態頂多能撐幾秒,要是玩大招甚至一招都放不出來就會因為魔力耗盡而退回原來的狀態.簡單點說這種能力就相當于你獲得了一台變形金剛,但動力部分卻只能依靠五號電池,所以你雖然有變形金剛的全部戰斗力實際上卻沒法亂用,因為稍微動作大點就會把電池用光.不過鑒于這些東西威力確實可觀,我還是曾經研究過一段時間的,當時總結出來的使用方法就是短暫變身.只要我變身後不使用特別強的力量就不怎麼消耗魔力,以這個狀態可以維持很長時間.只要能精確的將力量用在需要的點上,那就可以充分利用這種變身狀態.比如剛才,我在和天昭接觸的瞬間啟動了玄武甲片變成了玄武本體的實力,然後用玄武之力捏折了天昭的胳膊,跟著又用玄武的防禦硬接了八雉神鏡的攻擊,不過除了這兩下之外我沒有任何其他多余的動作,所以力量消耗依然還在我的控制范圍內.事實上趁著爆炸的間隔我還偷偷吃了一把補充魔力的藥丸,這樣我就能多維持一段時間了.

雖然我知道這個變身是怎麼回事,但天昭不知道.他反正就知道我捏折了他的胳膊還擋了一記八雉神鏡的正面攻擊.

真說起來這個變身其實還不是這八件東西最強的能力,其實這些東西真正的用途是讓我可以召喚他們的本體過來助戰,但問題是每件東西就一次召喚機會,所以我才不舍得用.要是這東西可以無限召喚,哪怕是一個月召喚一次我也不用像現在這麼小心了,直接把四聖獸都召來,一個大招就能讓天昭灰飛煙滅.當初圍攻佛門的時候通天教主和大輪冥王兩個超神級的家伙也被四聖獸打的滿地找牙,天昭再厲害也頂多能和大輪冥王打個平手,何況他現在還是個神降之後的半調子狀態,鐵定一招就死.

趁著天昭有些心虛的機會我開始嚇唬他."我當然還是我,不過你也看到了,這東西可以讓我借用它們本體的力量.就算是你那什麼破鏡子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我看你還是不要再和我打了,反正你也殺不死我,何必這麼辛苦呢?"

"不,不對."天昭突然反應過來了."你既然不想打,那就說明這樣的戰斗對你不利,所以你的技能肯定有問題."

"誰跟你說我不想打就是因為不利的?我承認,這樣打下去確實對我沒好處,可也還談不上不利的地步,只是純粹的浪費時間而已,所以我不想和你打."

"不,你的技能肯定有問題."

"你這家伙腦袋讓驢踢了?怎麼聽不懂人話呢?"

"哼哼,你別想騙我,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我們高天原神族的厲害."天昭這次依然采用了速度型攻擊法,好象日本人都對速度有所偏好.日本的特色職業忍者就是速度型職業,現在連他們的主神也是速度型的.

盡管斷了條胳膊,而且被八雉神鏡的濺射傷害搞的全身都是傷,但這並沒有影響天昭的速度,他幾乎是瞬間就到了我面前.這次吸取教訓,他沒用手,而是用了一柄通體漆黑的劍一下紮了過來.

叮……非常清脆的一聲,劍尖頂在了我的肚子上.不是我不想躲,實在是他速度太快跟本躲不開,不過玄武的力量不是擺假的.刺是刺中了,但沒捅進去.天昭自己也嚇了一跳.他手上拿的那柄可是日本三神器之首天叢云劍,按說這東西紮個人就該跟切豆腐差不多才對,沒想到居然被我擋住了,而且還是用人體最柔軟的腹部擋的.

天昭愣神我可沒愣,趁他拿著劍發呆的機會我上去就是一拳正中他的腦門.天昭雖然是個神,可現在用的身體卻是個玩家的,被玄武敲一下那還不跟大象踩西瓜似的?只聽啪的一聲,紅的白的噴的到處都是.天昭大概到死也沒弄明白剛才那下為什麼會沒捅進去,不過他以後還有的是機會想這個問題,畢竟我滅掉的只是他降臨的玩家的肉體,死的又不是他的本體.我能借用玄武的力量讓他的降臨體掛掉已經是奇跡了,想滅掉他的原神那基本等于做夢.不過……為什麼他手上的東西沒有跟著一起消失?

重大情況!

我突然意識到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按說神降過程中降臨的應該只有神的靈體而已,至于武器,好象神的武器都是可以招之際來揮之即去的,那麼天昭的草薙劍為什麼沒有帶走?難道說這柄不是草薙劍?或者……天昭將草薙劍的本體召來了?

不管怎麼說那也是件神器,眼看著天昭的降臨體被殺,尸體隨著草薙劍一起墜向海面,我連忙一個俯沖下去接住了那柄劍,順便在尸體身上摸了一遍,竟然連八雉神鏡也在尸體身上掛著,真是讓我不知道怎麼說好了.這樣都能隨便撿到神器,這運氣也好的太過了點吧?一腳踹開那堆沒用的爛肉,我直接拿著草薙劍和八雉神鏡飛上半空,大致辨別了一下方向,結果發現艦隊居然不知道到哪去了.現在我變成一個人懸浮在茫茫大海之上,視線所及除了海水還是海水.

"小龍女,寶寶."我直接使用心靈接觸召喚自己的魔寵,結果卻讓我非常意外.心靈接觸居然無效.

心靈接觸這個技能可謂是馴獸師終極技能,除非受到特殊限制,否則可以無視距離的直接和自己的魔寵進行溝通.如此強大的能力絕對比很多直接攻擊性的技能都要實用,可是現在在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海面上我居然和自己的魔寵失去聯系了.

帶著疑惑的心情我伸出了兩只手,跟著兩只鳳龍分別出現在我的兩只手上.大號紫日的鳳龍和小號銀月的鳳龍都能召喚,我還打開了鳳龍空間看了下,沒有接受召喚的魔寵都在里面,只有最先被召喚出來的寶寶,小龍女以及阿嫡娜失去聯系.跟著我又試了召喚大地之門,結果發現連大地之門也打不開了.再試我隨身帶著的水晶通訊器,結果發現信號區一片空白.我記得我們當初為了應對通訊機發生距離的問題曾在太平洋一線以及日本和中國所夾的海域投放了大量的中轉器,沒道理會沒信號啊?收起通訊器我又試了下愛之環,結果別說召喚玫瑰了,連接都接不通.最後我嘗試著和蟲族女王的思維聯系了一下,結果卻發現仿佛寄生關系已經失效了一樣,我居然感覺不到任何女王的信息.

一瞬間我所有的對外聯絡方式都失靈了,這絕對不是偶然,不過目前我也只能想到附近有限制通訊的結界這一種可能了.不過貌似這個說法也不太合理,畢竟這里是大海.誰都知道水上是沒法布置魔法陣的,而在海底布置的話影響距離未免太大了些,再說誰會無聊到在海上布置這麼個限制通訊的結界?海上的區域那麼大,又不知道敵人從哪走,就算擺個結界也未必就有人從上面過啊!

怎麼想都覺得不合理,可是我又實在想不到別的可能,沒辦法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找地方登陸,不管是中,日,韓任何一國,只要能登陸我幾能迅速找到路,老這麼在海上亂飛可不是辦法.

召喚出速度最快的飛鳥,然後騎上去讓他朝北飛,反正這地方離三國距離差不多,直接飛韓國還能省的我到日本或者國內再轉用傳送陣.

飛鳥全速飛行的速度是相當可觀的,很快就已經能看見海岸線了.大致確認了一下地形之後飛鳥開始向聯合城前進,然而我總覺得哪不對勁,直到到了聯合城我終于徹底傻眼.

"人呢?"

偌大的聯合城居然又空了.之前剛剛發生過一次,全城的人都被寶寶拉進了那個甜點空間,結果給我上演了一出空城計.可現在寶寶已經是我的魔寵了,就算失去聯系也不應該會跑回來禍害自己人的行會吧?

我打開兩個鳳龍空間對里面招了招手."全都出來幫忙."

"這是怎麼啦?怎麼又空了?"凌一出來就發現了空蕩蕩的城市.

"我去看看."幸運張開翅膀騰空而起,在城市上空盤旋了幾圈之後又落了下來."整個城市都空了,就好象是所有人突然消失了一樣,很多生活用具就擺在街道上,仿佛之前還有人拿著他們在走路一樣."

"看來這下又有的麻煩了."小純感歎道.

夜月一邊往旁邊的房頂爬一邊說著:"至少我們可以肯定不是正面攻擊了,要不然不會沒有戰斗的痕跡的."

"可問題是人都哪去了呢?難道又是特殊魔法?"凌邊想邊說:"我不認為有這麼多的特殊法術持有者.寶寶的情況屬于特例,這種強悍的偏門魔法不會有很多人掌握的."

"真是傷腦筋."晶晶對我道:"我覺得應該先讓大家分散搜索下附近地區,也許靠的近的地方會有人知道,再不濟也能發現點線索也說不定."

"嗯,有道理."我對周圍道:"速度快的全都上天,把附近都搜索一遍.速度慢的把城里搜索一下,也許和上次一樣有類似寶寶的生物存在."

得到命令後我的魔寵立刻一哄而散,速度快的選擇了最外圍的搜索區域,慢的就在城里轉了起來.大約也就二十來分鍾他們就全都回來了.白浪最先道:"我在城里大致看了一遍,什麼痕跡都沒有.有些飯店或者玩家使用的居住房里甚至有喝到一半的飲料或者是吃了一半的食物,感覺就好象人是突然消失的.而且我還發現,失蹤的不光是人,只要是動物都沒了.除了植物這里已經沒有活著的生命體了."

玲玲跟著說道:"我把城市周邊也看過了,和白浪看到的一樣,沒人,沒動物."

幸運直接道:"遠離城市的地方也沒人."

夜影道:"我剛才跑了附近的三個城市,全都空了,和這邊一樣."

飛鳥也道:"我剛才一直飛的直線,最遠的地方離這里三百多公里,所有路過的城市都看了一下,全都是空的."

凌站在那里道:"如果是一座城市受到襲擊還可以理解,可是這麼多城市的人全體失蹤,這個我想不太可能吧?"

"你們剛才路過的城市是不是都是親中國勢力?"小純問道.

"不是."

"那就怪了!到底是什麼人會同時襲擊我們和非親中勢力的韓國行會呢?難道是外來勢力?難道是俄羅斯那邊的人過來了?該不會是國戰吧?"

"不可能.就算俄羅斯人打過來韓國人也會抵抗的,不可能突然之間人都不見了吧?再說我們才離開多久啊?韓國玩家再不行,也不至于幾個小時就讓人家把全國都攻下來吧?"

魔寵們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我則在皺著眉頭邊聽邊想."停停停,我們肯定是哪里想錯了."我制止了無意義的猜測."現在給你們分派下任務.飛鳥你帶上凌向中國大陸飛,去中國境內看看情況.夜影你帶小純去日本,小龍女你自己往俄羅斯飛,其他人跟我把韓國整個搜索一遍.自己的任務完成回這里集合."

"明白."

"了解."

"……"

眾魔寵各自接受任務然後分開行動,這次我們把搜索面鋪的很開,幾乎是以輻射的方式成扇行分開搜索,然而我們所能遇到的除了空曠的原野和無人的城市就是安靜到可怕的森林.生命,仿佛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幾小時之後我的魔寵們紛紛返回了聯合城,飛鳥和凌已經從國內返回了.

"情況如何?"

凌表情凝重的搖了搖頭."很不好."

"具體什麼情況?"

"消失了."凌很認真的說道:"所有人都不見了.我們沿著海岸線一路飛過去觀察了很多個城市,結果全都一樣.沒有任何一個玩家和NPC存在,連野外的怪物都沒了.森林,平原,城市,海洋,所有地方都一樣.除了植物和沒有生命的自然環境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樣看來應該就不是被襲擊那麼簡單了."小純說道:"至少我不知道有什麼魔法能強大到將這麼大范圍內的生命全部抹去."

一直很少在魔寵會議中說話的紅翎忽然道:"我覺得問題不是這些地方出了問題,而是我們."

紅翎這麼一說我們的目光自然就集中了過去,大家都期待的看著她等待她的下文.紅翎略微停了一下接著說:"剛剛主人在和那個天昭戰斗時曾被那面鏡子近距離命中過,當時我感覺到了附近有強大的空間能量變化.而且,這麼多地方同時受到襲擊的可能性很小,那麼反過來想,出問題的可能就不是這些地方而是我們自己."

"那麼你的結論是什麼?"小純問道.

我直接代替紅翎說道:"你的意思是在八雉神鏡攻擊我們的同時就已經將我們拉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紅翎點了點頭.

凌跟著道:"這樣說的話到是也解釋的通.八雉神鏡畢竟是神器,而帶有鏡像世界類魔法的鏡子並不少見,我們曾經遇到過的就有三面之多,如果說八雉神鏡也有類似的鏡內世界到也不奇怪."

夜月道:"那就是說我們現在其實不是在真正的空間內,而是在八雉神鏡的鏡子世界之中是嗎?"

"大概是這樣吧!"小純也點點頭認可了這個說法.

凌看著大家說道:"如果是這樣,那我們現在要思考的就不是如何找到人,而是該怎麼離開這個世界了."

小龍女接口道:"鏡子世界的入口一般就是鏡子本身,它會同時存在于鏡內世界和鏡外世界,這樣想的話,其實入口一直就在我們身邊."小龍女說著將目光投到了我的身上.

我立刻意識到了八雉神鏡就在我手上,趕緊將它拿了出來."這個難道就是入口?可是我們要怎麼用啊?"

"讓我看看."出身日本幽靈界的沙夜子接過了八雉神鏡仔細看了一遍,然後道:"這不是八雉神鏡."

"啊?不是?"

"對,不是."沙夜子將那面假的八雉神鏡交給我道:"八雉神鏡的真名應該叫做虛,它的本體其實是團黑色的煙霧,這面應該是形態具現後留下的殼,頂多算是八雉神鏡的碎片."

"那我們不是永遠也出不去了嗎?"

"那到未必."我忽然道:"記得天昭降臨體被消滅後他的原神嗎?"

紅翎立刻道:"對啊!當時他的原神沒有馬上消失,而是朝著日本方向飛了過去."

凌跟著接道:"那就是說天昭還在這里,那麼他一定有辦法離開."

"等等,你們說天昭去日本了?"小龍女忽然道:"小純和夜影不是去了日本嗎?為什麼他們沒回來?"

"糟糕!出事了!"

從知道小純他們開始算起,也就是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我們就到了日本.說實話到這邊之前我曾想過很多種可能,但惟獨沒有想到眼前這種情況.

"快看,好多鬼啊!"

"別站那麼高!"剛剛伸出半個腦袋的小貓又被我給按了下去.

沙夜子在旁邊給小貓掃盲."那不是鬼,是鬼神.日本這邊的神和中國那邊不一樣."

"哦."小貓咬著手指看著外面那些雖然長的和人差不多,但卻有著一身紅皮膚以及一對牛角的巨型生物直發呆.

剛剛我們到了日本這邊就是被眼前這些生物給嚇到了.之前返回中國的凌和去俄羅斯的小龍女都確認兩國都沒有活的生命體,而韓國那邊是我親自查看的,確定也是沒有生命的.本來我們以為到了日本這邊應該除了天昭之外也會是空蕩蕩的一片,可結果卻截然相反.日本這邊不但有生命,而且還是多到嚇人的那種.這地方和現實中的日本環境有很大不同,地貌方面到是一樣,可是卻沒看見城市,本來的支點城所在的位置卻是一片空地,而本來是空地的地方卻多了很多村子.這些設施簡陋的村子大都住著一些紅皮膚或者黑皮膚的鬼神,其中甚至還混雜有很多不知名的妖怪.

現在我們躲著的這個地方就是靠海的一個村子,這里有差不多三十多名鬼神.這些大家伙身高都在十米以上,而他們的服裝卻簡陋到只有腰間的一塊獸皮,至于武器,我很懷疑他們到底有沒有那東西.

剛剛我們在這里偷偷觀察了一段時間發現這些大家伙似乎就和普通村莊的農民差不多,他們也在勞動,有些鬼神會去田里種一些奇怪的莊稼,另外一些則在編織魚網,還有的在砍柴,總之和一般的村莊沒多大區別.要是把這些家伙的外貌都換成人類的樣子,那這里完全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小漁村.

"我們要不要去抓個舌頭回來問問情況?"幸運變成人類形態蹲在我後面小聲建議著.

還沒等我回答瘟疫就先敲了他一下."你認為自己有本事無聲無熄的把那麼大的家伙拖回來嗎?雖然看起來這些家伙做的事都很無害,可那些畢竟是鬼神啊!況且我們連他們是什麼級別的鬼神都不知道!"

正常來說低級鬼神的戰斗力很一般,以幸運和瘟疫這樣的頂級巨龍一對十應該都有很大贏面,可問題是鬼神這東西的實力從外表是完全看不出來的.萬一這些跟農民一樣的鬼神是高級貨該怎麼辦?據我所知最強的鬼神完全可以一個人單挑一群龍,所以在沒搞清楚狀況之前確實不適合貿然動手.

"那我們怎麼辦?總不能一直在這趴著吧?"幸運性子比較急,老這麼呆著他確實受不了.

"要不然我去試試?"公主自告奮勇的站了出來."鬼神的戰斗力基本都集中在肉體方面,論精神防禦,這些家伙也就是平均水准,只要這群不是最強的鬼神,我想我應該能夠搞定."

"這到可以試試."凌也贊成讓公主去試試.

我想了想似乎也就她合適了."那好吧.你小心點,不行你就跑,我讓飛鳥在那邊的斜坡後面等著,萬一你需要跑路就往那跑.相信以飛鳥的速度應該沒人追的上."

"其實我也沒必要跑那麼遠,反正鬼神也不會飛."

公主這說的到是事實.鬼神這種日本特色神族在肉體戰斗力方面還是比較強的,最大的缺點可能就是不會飛了.說起來貌似全世界也就日本的鬼神這一種不會飛的神族,至少我知道的他們是唯一一種不會飛的神.

我交代完之後公主立刻繞了個大彎從離我們很遠的地方走向了那個村子,這樣萬一發生意外也不會暴露我們的位置.

可能是因為相對于鬼神近十米的身高,公主顯得過于渺小,反正直到她走到村口都愣是沒一個鬼神注意到她.公主實在沒辦法,只好主動出聲提醒他們注意.

"喂,站在那里的大哥哥們,可以幫個忙嗎?"公主的雙眼閃著璀璨的光芒對前方的鬼神大喊著.

雖然公主只喊了一聲,但情況完全出呼意料.只見全村的鬼神都跟發了狂一樣迅速扔掉手中正在干的活以閃電般的速度沖到了公主面前.公主嚇的直往後退,甚至連逃跑都忘記了,而我們則一個個趕緊跳出藏身地打算上去救援了.誰知道緊跟著情況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九十章 沒想到的敵人     下篇:第十六卷 第九十二章 紙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