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九十六章 全是神器  
   
第十六卷 第九十六章 全是神器

"是誰?"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我立刻警覺了起來.

那聲音到是並沒什麼緊張,反到是非常懶散的感覺."我是誰很重要嗎?"

"說的也是."我之所以不著急詢問不是我真的不在乎,而是我已經大概猜到聲音的主人是什麼人了.雖然我還是很想實際見識一下這個被天昭小心封印起來的家伙,但既然他肯和我對話,那就說明他對我沒什麼惡意,至少表面看起來沒有敵意.相比之下我覺得還是先把眼前的這些東西搞到手才是正事."你剛剛說這是借助上位神的力量建立的封印之柱,那你知道怎麼打開它嗎?"

"想打開除非有天昭的封印鑰匙,或者有著超越上位神的力量,不過在我看來似乎這兩樣你都沒有."

"有其他辦法嗎?"

"當然."

"可以告訴我嗎?"

"非常樂意."那個聲音不但沒有索要任何好處,反而很興奮的說道:"其實開啟這些東西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要去抵抗它們."

"不要抵抗它們?"我皺著眉頭想了半天才突然反應過來."啊,我明白了."

"不錯,你很聰明,這麼快就能想到答案."

我笑著解釋道:"我只是比別人知道的多一些罷了,不過我很奇怪你為什麼不和我索要好處就肯告訴我這些東西的開啟方法,而且聽起來你似乎還非常高興的樣子."

"沒錯,我確實非常高興.因為我就是被天昭封印在這里的,而這些東西全都是天昭的東西,只要這些東西被別人偷走天昭肯定會很生氣,而我就會和高興."

"我明白了,不過既然得到了你的好處,我是不會忘記的.作為報答,一會得到這些東西後我會去研究下有沒有可能把你放出來."

"我對此可不報太大希望.你在上面破壞的那個只是個很簡單的封印,封印我的這個可要複雜的多,我想你大概是沒可能打開的."

"那到未必,反正我會試試的,就算打不開封印,記住這里的位置我也可以找幫手來幫忙."

"好,我也希望你能把我放出來.如果我得到自由,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一言為定."

說好拯救這個神秘生物之後我就開始按照他說的方法去解決那些封印了.事情總是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雖然我也知道他說的不要抵抗封印的力量是什麼意思,但真要做到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所謂的不要抵抗實際上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封印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嚴密的能量體系,它會排斥一切不屬于自身的屬性,也就是說除非我使用和它一樣的力量,否則根本不可能進入到封印的內部,但是這個力量的轉換卻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我先從面前這第一根光柱開始下手,那個聲音則提示道:"這八根封印之柱借用的都是火元素的規則力量,所以如果你不擅長這個方面基本就不要指望了."

"火元素是嗎?"聽到這個答案我稍微放心了一些."要是別的可能還要費點事,不過既然是火元素,那就簡單多了."伴隨著我的話語,一道黑色的旋風從我腳下升起,瞬間卷過我的全身,七彩的誓約套裝散射出耀眼的魔力之光.

"哦……?你居然是二位一體?真是難得啊!"那個聲音似乎也對我的銀月小號非常好奇.

"這個不算什麼."我一邊說著一邊舉起了手中的太陽之杖."太陽召喚."轟,我突然變成了一團燃燒的人形火球,同時我的手已經伸向了那道光柱,而這次光柱沒有任何反應,就像不存在一樣讓我把手伸了進去.

召喚太陽之體之後我就等于是團人形的火元素,在火之規則之下,這種形態等于是規則的一部分,因此根本不會遭到排斥.因為這個狀態無法維持多久,所以我迅速的將里面的那套日本武士鎧甲給拽了出來,同時消除了太陽召喚狀態.一會還有七根光柱要突破,能節約點魔力總是好的.

取消太陽召喚之後我開始研究起剛拿到的這套裝備,沒想到這東西居然還是未鑒定物品,多虧我的附屬職業中有個宗師級鑒定師,不然非把我急死不可.經過鑒定之後這套裝備的屬性立刻顯現了出來.

這套東西名叫炎鬼套裝,屬于日本特色職業日本武士專用裝備,而且這東西居然和我的魔龍套裝一樣是全神器套裝,唯一不同的是它不是成長型裝備,現在看起來屬性已經比魔龍套裝要低一些了,以後差距還會越拉越大.魔龍套裝屬于成長型裝備,只要穿著它參加戰斗它就會單獨累積一種裝備專用的經驗值,然後它就會自己升級,不但基本屬性會不斷上升,還會時不時的冒出些新的追加屬性.不過,就算這件日本武士鎧不如我的魔龍套裝,它的屬性也絕對堪稱極品了.

老實說這樣一套鎧甲要是出現在日本人的手里對我絕對不是什麼好事,但如果是我掌握那就另當別論了.研究完第一套鎧甲後我又陸續將剩下的七個光柱之中的裝備都給拿了出來.這八套裝備包括兩套日本武士鎧,兩套忍者套裝,三套忍兵套裝以及一套完全搞不清楚類型的裝備,不過這八套卻無一例外全都是全神器套裝,而且那套搞不清楚類型的裝備居然還是成長型全神器套裝.

這把套裝備中屬性最差的是那三套忍兵裝備,雖說是神器,但屬性也不過是略強于一般裝備,對一般玩家來說確實是求之不得,對我來說卻和垃圾差不多,至于那兩套日本武士鎧和兩套忍者套裝的屬性基本上都在一個水平線上,其效能都低與我的魔龍套裝,而且它們都有個最大的缺陷就是它們的原配武器都遠不如我的永,所以相對來說起來還是魔龍套裝要厲害的多.至于那最後一套不明裝備就比較奇怪了.

這最後一套裝備的屬性上標的名稱是光明皇帝套裝,但是根據我的了解,光明皇帝其實指的就是天昭.難道說這東西是天昭的裝備?貌似以前和天昭交手的時候天昭都是不穿裝備的,這個到是可以理解為他自視神體不屑穿裝備和我們打,可是這次連老窩都被端了他為什麼依然不穿裝備呢?

盡管想不通原因,但這卻並不影響我研究這套裝備.這套東西的部件非常之多,覆蓋程度也和我的魔龍套裝差不多把整個人都包了進去,甚至連面部都有一塊鬼面具遮蓋,連眼睛都不露出來,根本就是個密封的大罐頭.

裝備整體外觀類似日本武士鎧,但結構略有不同,主要特點是外形的棱角比較分明,幾乎沒有曲線結構,似乎是由很多個菱形截面拼接而成,而且這套光明皇帝戰甲的體積比一般鎧甲要大出很多,光看外表至少要有兩米以上的身高才能穿的起來,可實際上我實驗的結果是不管你身高多少,只要你穿上這套東西它似乎就能自動將你的身體放大.你感覺自己好象只是穿了一套很合身的鎧甲,別人看起來你卻已經變成了身高兩米以上的小巨人.

除了外表高大之外這套盔甲還有兩個比較明顯的特征,第一個特征是這東西的外表居然是銀白色的,而且其中還帶著閃亮的銀點,感覺就像一個人形的白金雕塑.第二個特征就是這件光明皇帝戰甲上有很多奇怪的寶石.這些寶石分別鑲嵌在鎧甲上的各個突出點,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太協調,感覺並非裝飾品,只可惜我不是日本忍者或者日本武士,所以這套光明皇帝戰甲能穿卻發揮不了特殊屬性.

當我大略研究完眼前這些裝備之後突然想起來一件更大的問題——沒帶空間裝備.我掉進這個空間之後大地之門和鳳龍空間全都打不開了,而我平時是鳳龍空間這個堪比萬噸巨輪的裝載工具根本就用不到儲物裝備,所以有鳳龍空間之前的那些儲物裝備全都沒帶.外面那些武器架上的東西或許可以不要,眼前這一下多出來的八套神器卻絕對不能放棄,這下可真是讓我郁悶無比了.讒貓遇上鮮魚卻沒有肚子吃,這麼囧的事居然都能讓我碰上,真夠郁悶的!

"那個……問下這里可有儲存物品的空間裝備?"這里好歹還有一個神秘生物,說不定他知道這里有什麼空間物品也不一定.

果然,那個聲音到是回答的很快."在你左邊的牆壁上有面壁畫看到了嗎?"

"看到了.好象畫的是一個人拿著個東西在收妖怪."

那聲音提醒道:"用力砸那人手里裝的東西,打穿之後後面有個機關,你拉一下就能見到我了.我身邊還有些東西,其中有件是可以當空間裝備用的,雖然不是專用裝備,暫時裝一下到也無妨."

"多謝."我迅速走到那面牆前看了看壁畫,然後對壁畫上那人拿的東西就是一拳.本來以為那牆肯定硬度驚人,所以我用了很大力氣,沒想到一拳下去卻像打在紙上,拳頭瞬間穿牆而過害的我把整條胳膊都該插進了牆里."靠,這什麼豆腐渣工程啊?"

"不是牆的問題."那聲音說道:"雖然被封在這里我卻無時無刻不在想放設法離開這個地方,那面牆是我用自己的力量腐蝕了幾千年才變成這樣的,如果你再不出現,再給我一千年時間應該就能打開面前這道牆了."

"原來如此."我邊說著邊摸出洞里的一根金屬線,用力向外一拉,只聽喀嚓一聲,本以為機關要打開了,誰知道居然是把線給拽斷了."這個……是不是腐蝕的太厲害了點?"

"不好意思,我沒想到腐蝕時間長了連機關的啟動裝置也變成了這樣.既然這樣,那還是麻煩你將面前的牆壁完全摧毀吧!"

"早說啊!"伴隨著一道旋風卷過我已經切換回了紫日形態.略微活動了下手腳做了個簡單的准備運動."暴力破解可是我的強項."說著我已經一拳打在了牆上.那面牆被里面那家伙的力量腐蝕了這麼多年早就跟豆腐渣一樣了,紫日形態的力量和銀月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一拳下去不但整條胳膊,連我的半個身體都插進了牆里.我看牆壁既然這麼軟干脆也不用一拳拳打了,直接喊了出來:"半月."嘩啦兩聲兩只半月從我背上浮了起來,然後一左一右的旋轉著撞上牆壁,只聽轟隆一聲伴隨著土屑亂飛,面前的牆壁終于土崩瓦解完全崩潰.

震碎牆壁之後後面的情況立刻印入我的眼簾.和前面不同,這邊的環境簡直就像剛經曆過世界大戰一般.無數奇怪的裝備亂七八糟的堆在地上,附近還有很多不知名生物的遺骸,不過目前剩下的只有骨頭而已.房間周圍的牆壁和柱子上遍布恐怖的傷痕,其中一根四人合抱的純鋼支柱竟然被紐的跟麻花一樣斜插在地面上,就算是我這種破壞王看了也覺得心驚肉跳.

"怎麼?害怕了?"那熟悉的聲音突然將我的注意力移到了房間中央.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個巨大的房間中央正盤臥著一只巨大的鳥形生物,然而這家伙的形象卻未免奇怪了一些.乍看起來這家伙的外貌到是很像鳳凰.紅羽,雀首,彩尾,鷹爪,這個到是和一般鳳凰沒啥區別,但這家伙偏偏長了九個腦袋,而且顏色還各不相同.

"你是……鬼車?"我猶豫了一下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測."不對,你不是鬼車."

"哦?"面前的巨鳥玩味的反問道:"你怎麼確定我不是鬼車呢?"

"鬼車雖然和你一樣也是九個頭,但當年禍害人間曾被斬了一首,現在應該只剩八頭而已,再說我之前聽說過鬼車的消息,你並非我聽說那只鬼車,難道……?"我的眼睛突然睜大.

"你想的沒錯,我和鬼車是同族."

"鬼車不是變異的鳳凰嗎?哪來的同族?"

"誰告訴你鬼車是鳳凰的?"

"當然是……!"我本來想把網絡上的各種研究資料說出來,忽然想起來那些東西無非也都是人編出來的,《零》自己就是個游戲,劇本當然沒必要全部照抄那些東西.這樣說來難道《零》中的鬼車是單成一族的?

"為何不說了?"

"因為我忽然想到就算搞清楚了你的種族特征對我也沒什麼意義."我大著膽子走向了眼前這傳說中代表災難和不詳的凶鳥,可是眼前的這個家伙卻毫無任何力量波動,難道是被封印壓制了?靠近觀察這個大家伙似乎沒什麼精神一樣,九個腦袋到是都豎著,但眼睛卻半睜半閉一副沒睡醒的樣子,而且據說鬼車是鳳凰族分出來的,就算游戲劇本有所變更起碼基礎設定還是會有的,所以鬼車身上應該有澎湃的火焰之力才對,這會卻連個火星都看不見."與其關心你的出身到不如研究下如何才能把你弄出來."

"你真的要把我放出來?"

"我和你又沒仇,放你出來總算是多個朋友,再說你最大的敵人天昭剛好也是我的敵人,就算你不幫我,只要你去找這個老仇人的麻煩對我來說就算是得了好處了,這麼有利的事情干嗎不做?"

"說的有道理."

既然已經達成一致我就開始仔細研究眼前這疑似鬼車的家伙的狀況.為了讓我看到他現在的情況,他特地在陣中掙紮了一下,誰知道本來看似什麼都沒有的空地上在他掙紮的瞬間突然布滿了閃亮的紅色魔紋,同時陣中開始電弧亂閃,愣是電的那只大鳥慘叫不止.

"好了,你先別動,讓我來看看從外面有沒有辦法滲透進去."

"你不用試了,這個封印是限出不限進的,任何東西都能毫無阻礙的進來,但再想出去就難了."

"這樣啊!"我托著下巴沉思了一下,然後問道:"這個下面的封印是僅僅地面上這一層還是下面都是一個整體?"

"不知道.我當初是被弄暈了帶進來的."

"那我就來試試吧."

其實我的想法非常簡單.既然暫時搞不開這個封印,那不如直接連封印陣所在的地面一起給整個搬走.這種方法可不是蠻干,而是我經過多次實踐總結出來的真理.《零》的任務關卡中總是喜歡推薦玩家使用非正常手段突破,也就是說最笨的辦法才是按照一般處理方法做事,聰明人都會想些歪門邪道.比如說遇到上鎖的大門,一般人都會想著去找鑰匙,稍微聰明點的就直接砸門,更聰明的干脆直接砸牆,連門都不走了.眼前這個封印也是類似的東西,想把它打開估計沒有一定實力是不可能辦到的,但要把它整個搬走到不是不可能,至少這個方法要比直接打開封印簡單的多.

沒有魔寵在身邊什麼事情都得我親自動手了,費了好大勁才在地面上挖了個不太深的坑,結果才挖了一尺深就下不去了,下面似乎被一層能量封印保護著,根本無從下手.

"看來設置封印的家伙也不完全是個笨蛋嗎!"

"要是簡單封印我早就跑出來了,哪還等到現在?"

"沒關系,不能用簡單辦法咱就用笨辦法.對了,你之前說的那個空間裝備在哪呢?我先把外面那堆東西收起來再說."

"就在你腳邊那具尸骸旁邊,就是那只葫蘆."

我聽到鬼車的話立刻低頭看了下腳下,果然有個葫蘆被一具尸骸抓在手中.我彎腰去撿葫蘆,誰知道剛碰到尸骸那尸骸立刻變成了一堆粉末."這些人是怎麼回事?"我指了指地下的尸骸問道.

鬼車有些傷感的道:"一部分是我的朋友,他們當初追到這里開企圖營救我,誰知道這里的守衛實在太強,結果雙方發生混戰,最後雙方全都拼了個全軍覆沒."

"你的朋友也太不頂用了."我隨口說道.

鬼車對我的話非常生氣,立刻質問我:"你怎麼能這樣說?他們都是高級妖魔,力量並不在你之下,如果他們不頂用你就狗屁不是了!"

"高級妖魔?力量在我之上?"我疑惑的又看了看遍地的尸骸."可是天昭的手下非常之弱,你的朋友居然和這種垃圾角色拼了個同歸于盡,這樣也叫厲害?就算是我對付天昭的手下也是一人橫掃十幾個的!"

"誰跟你說這些是天昭的手下了?"

"不是?"

"當然."

"可你不是說你是被天昭封印在這里的嗎?"

"沒錯,我是被天昭封印在這里的,但這些死在這里的卻不是天昭的手下.如果是天昭的手下戰死在這里你認為他會不清理自己手下的尸體任他們的遺骸在這里腐爛嗎?"

"說的也是,可如果不是天昭的人這些人又是什麼人呢?"

"說起來你應該知道,他們是神界的人."

"神界?哪個神界?"

"中土還有幾個神界?"

"廢話,中途神界多了去了,再說誰知道你說的是什麼層次的神界啊?"

鬼車非常驚訝的問道:"難道在我被封印之後中土又出了很多神界嗎?"

我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說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反正我知道的神界就有很多.鴻均教主居住的鴻蒙界域可以算一個,太上老君的老君府也可以算一個.當然了,這兩個都比較小.天庭所在的云霄界也算一個."

"天庭?"鬼車若有所思的道:"可能你口中的天庭就是我說的神界,不過我被封印的時候還沒有天庭的說法,不過云霄神府到是沒錯."

"靠,你到底什麼時候被抓進來的啊?天庭都還沒建立嗎?那好象應該算是鴻蒙時代了吧?"

"我不知道你們怎麼稱呼那個時代的,反正我被封印之前還沒這麼多說道.被封印起來之後我一直與世隔絕,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我自然是不知道的."

"那麼說來就是天庭的人幫助天昭封印你是嗎?"我一邊問一邊走到了外間開始使用那個葫蘆裝那些裝備.這東西感覺和西游記里那個能收妖的紫金葫蘆差不多,但它卻是用來裝東西的,不過原本好象是某個神仙裝酒用的,一打開蓋子就一股子酒氣,過了這麼長時間居然一點沒變質.不過我現在也沒別的裝備能裝東西了,只好拿這個葫蘆先湊合著裝一下.

我在這邊一邊往葫蘆里裝東西一邊聽著鬼車的敘述."其實當初確實是天昭封印了我,但是天庭當時也在找我,結果被他們找到了這里,之後我的朋友剛好趕來救我,兩邊本就是敵對關系,雖然都是來找我的,可目的不一樣,一見面就打了起來,反到讓天昭收了漁甕之利.當時兩方人馬如果只來其中任何一路我現在就不會在此了!"

"你還真是倒黴啊!"我收好裝備又走回了這邊的大房間,順便開始檢查起地上散落在尸體旁的那些東西,還別說,居然真有好東西.我非常驚喜的從地上撿起了一枚藍色的珠子.這東西大約有一個乒乓球那麼大,外表光滑如鏡,拿在手里感覺略微有些紮手的感覺,但表面卻沒有任何毛刺,感覺好象是被低壓電流持續電擊一樣.我一邊看這東西的屬性一邊問:"當初天昭既然左收了漁利,那他為什麼不把這里掉的這些東西也一起帶走呢?"

"因為有我在這里."鬼車的回答相當奇怪.

"你不是被封印了嗎?"

"是,但是我的武器還在封印陣外面.我的朋友雖然沒能將我救出來卻將封印弄松了一些,我可以滲透出一小點力量來.雖然這點力量不足以直接傷人卻可以操縱我的武器進行攻擊.天昭根本對付不了我的武器,所以不敢過來撿這些東西,最後他只能將這里完全封閉再也不管這里了."

"你說的可不全對,至少天昭還是經常會從這里飛一圈的,只是沒有下來而已."我說著將手上的圓珠舉了起來."對了,這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我無法使用?"

"那是雷珠,上面被加了封印,只有以主人的法力才能開啟."

"它的主人已經死了,這東西豈不是變成了廢物?"

"那到不至于.你只要使用密咒解開封印就可更換主人."

"可我不知道密咒啊!"

"但是我知道啊!"

一聽鬼車知道我立刻懇求他告訴我,結果鬼車也大方的告訴了我.經過簡單的密咒開啟重新認主之後我才看到這東西的屬性.裝備級別居然顯示這東西是神器,使用方法是直接輸入一丁點魔力然後把它扔出去砸人就可以了,到是超級簡單的東西.不過這玩意的屬性也未免太簡單了點,居然除了使用方法和等級之外就什麼標注都沒有了.

既然搞不清楚屬性,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直接試一下.我立刻興沖沖的開始輸入魔力,結果發現這東西的確是只要一點魔力就能啟動,我剛輸入了五點魔力值它就飽和了,要知道一級的新人就有二十點基礎魔力了,五點魔力對我這種級別的人根本是九牛一毛.不過和超低的消耗不同,在我輸入完魔力後那枚雷珠立刻亮起了耀眼的藍光,同時表面立刻閃耀起了耀眼的藍色電弧,看起來到是聲勢驚人.既然這東西啟動了我當然就想立刻扔出去試試威力,可是鬼車一看到我的動作立刻嚇的叫了起來."千萬別扔."

很可惜,他喊的太慢了.事實上從我輸入魔力到我把那玩意扔出去前後總共也就一兩秒而已,這個速度別人當然是喊不住的.鬼車一見我已經把那東西扔了出去立刻對我大叫道:"快跑,用你最快的速度."

"啊?"我雖然沒完全反應過來到底為什麼要跑,但既然鬼車說了我還是決定先跑再說,大不了一會再回來,可我根本沒跑出幾步那球就已經落地了,跟著只見一道藍色的光幕瞬間爆發開來,但那光幕並不是沖擊波,至少不是實體沖擊波,我的身體沒有感到任何力量,可是緊跟而來的東西卻是能實實在在感覺到的.

一道巨大的電弧瞬間通過的我的全身,強大的電能讓我整個人都猛的一抽,肌肉瞬間僵直,我整個人像跟棍子一樣倒了下去.伴隨著這第一擊之後密集的電弧開始瘋狂的橫掃整個空間,牆壁和房頂在恐怖的能量中土崩瓦解,就連封印鬼車的那個封印陣都劇烈的閃爍了起來.

事實上我看到的也就到此為止了,原因自然是我掛掉了.好久沒有掛過的我居然在完全狀態下被干掉了,而且還是屬于誤傷的類型,可想而知如果被直接命中會有什麼後果了.

當我再次恢複意識的時候我已經站在一座複活殿之中了,手里還抓著臨時裝備的那只葫蘆.突然的場景變換讓我愣了一下,跟著我就被一陣騷亂所驚醒,因為我剛剛發現我居然是在一座日本城市中複活的,面前的日本玩家就沒哪個不認識我的.突然發現我這個大魔頭哪有不亂的?周圍的日本玩家幾乎全都本能的抽出了武器,而這個時候我和魔寵們的聯系也突然完全恢複了過來,眾魔寵的心靈呼叫瞬間響個不停,我很自覺的轉動傳送戒指消失在複活殿中.這種時候還是不要和這些日本人沖突為好,我又不是來找人打架的,必須先搞清楚狀況才行.

剛剛傳送的坐標就是支點城,我一出了傳送陣立刻接通了魔寵的通訊.最先說話的是凌."主人你怎麼被干掉了?"魔寵和主人之間是可以互相感應的,所以凌他們既然能和我通訊就說明他們能感應到我的位置,當然不會再問我在哪里了.

我沒回答凌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們都在什麼地方?小純和夜影找到了嗎?"

"大家已經集合了,現在我們都在往你那邊趕,一會就能到了."

"你們有看到天昭嗎?"

"不知道,你被困住之後我們就失去了和你的感應,因為確定留在原地也沒有辦法幫到你,所以我們都離開了那個地方返回了天昭府找到了那口井回到了這邊的正常世界."

"我明白了.你們先回來吧."

"是."

切斷通訊後我很郁悶的走到了支點城的本行會駐地,隨便找了間房間把門關起來之後我開始整理起那個葫蘆里的東西來,順便等待魔寵們的回歸.說起來真是郁悶.直到剛才我才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剛我扔出去的那個雷珠十有八九是一次性裝備,所以才會把我自己也給炸了回來.一般來說《零》中的裝備都會有基礎屬性標示,剛剛那個雷珠卻只有個使用說明和等級標志,這說明它根本不是一般裝備而是典型的一次性裝備.我之所以會中招是因為我沒想到那會是個一次性裝備,畢竟只能用一次的神器級裝備實在是太罕見了.《零》中的一次性裝備到是不少,可基本上都是羽箭之類的低級物品,以前我根本沒聽說過還有一次性的神器.不過一般來說一次性裝備由于只能用一次,所以在屬性上普遍是高于同級裝備的.就好比白裝備中的劍和起爆水晶.白裝備的長劍攻擊力一般不超過五百,最高的也只聽說過七百多的,可是同為白裝備級別的起爆水晶基礎傷害就快三千了,這個一對比就能看出來一次性裝備的威力.剛剛那枚雷珠說白了就是枚超級手雷,一來其本身就是神器級的東西,再加上其屬于一次性裝備,所以威力遠超一般神器,結果就是我嚴重低估了它的威力,最終連自己一起給干掉了.早知道那是一次性的神器打死我也不舍得扔啊!要知道現在的神器級裝備的黑市價都抄到近千萬水晶幣一件了,就這還是神器中的垃圾,像我的魔龍套裝這種級別的沒有十億水晶幣以上你連摸也別想摸.可是一想到我剛剛隨手就扔出去近千萬水晶還把自己干掉了一次就郁悶的想吐血.

"還好,還有你們在."我收拾心神對著手中的葫蘆自言自語的說著.想想還是趕緊把東西拿出來轉到鳳龍空間中比較好,怎麼說這個葫蘆也不是放裝備的東西,別給搞出什麼問題來就麻煩了.按照之前鬼車說的方法我將葫蘆倒過來念動咒語,然後猛的拔開了瓶塞,誰知道裝備沒出來卻先噴出一股帶著濃烈酒味的液體,在我反應過來之前房間里的液面高度已經沒過了我的腳踝."靠,這東西難道是酒神的裝備?"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九十五章 天昭的寶藏     下篇:第十六卷 第九十七章 計劃與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