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三章 上位神的任務  
   
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三章 上位神的任務

"啊……我的脖子!"夜月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過跟著她就一臉疑惑的說道:"奇怪,我怎麼感覺身上好象充滿了一種很親切的力量啊?"

阿嫡娜那邊也叫了起來:"怪了,怎麼我身上有這麼密集的水元素啊?這濃度都快超過水下環境了,可是為什麼水元素沒有凝結成水滴呢?"

"哇哈哈,火焰之心."小鳳從坑里爬出來沒有喊疼反而是興奮的叫了起來."我身體里居然凝結出了火焰之心,難道剛才我升級了?"

"都別吵,我們這是在哪?"我疑惑的看了下周圍,跟著就發現我居然又回到了戰場上,更奇怪的是我的等級居然沒降,也就是說剛才的死亡沒有生效.

我正等著魔寵們的回答,忽然聽到阿修福德的聲音.抬頭一看發現阿修福德就在我上方的城牆頂上拼命向我喊著什麼,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但是阿修福德一直在指前方,明顯是讓我看那邊.我疑惑的低頭看向他指的方向,結果就看到漫山遍野的敵人向我沖了過來.

"靠,趁我剛解除和體想占便宜啊?"

事實上敵人也就是這麼想的,不過就算暫時不能和體我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捏的軟柿子.當然,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雖然屬性提升了,但我的生命值和魔力值卻全都是空的,這種狀態可不適合作戰.反正城牆就在背後,我打算進去先避一避,可是當我走到城門下的時候卻遇到了麻煩.不管我怎麼砸,城門居然始終毫無反應.眼看著敵人越來越近我也開始著急了."靠,阿修福德你到是快開門啊!"

"主人,看上面."夜月站在城門洞外指著城牆上面喊我,我連忙跑出來抬頭看上面,只見阿修福德的幾個手下正拉著一張巨大的白布,布上還寫著字.

"城牆被不明力場屏蔽了,我打不開城門!"念完白布上的字我立刻傻眼了.屏蔽?怎麼可能有人能把城牆給屏蔽掉?我張開翅膀飛上牆頂直接懸停在阿修福德面前,結果居然發現城牆上真的多了層東西,雖然我和阿修福德已經面對面了,但是不管我怎麼用力都無法飛過去,整個城牆都被一道看不見的力場擋在了後面.

阿修福德對著我拼命的喊著話,不過透過這層力場後聲音已經小到快聽不見了."紫日.你快走,這力場不是我們搞出來的,現在我們沒辦法控制它,你先跑吧!讓敵人抓到你就完蛋了!"

我點點頭然後大聲對里面喊道:"知道了,你們自己小心,我先閃."喊完話之後我先降落下去將魔寵都收了起來,跟著就打算跑路,可腳還沒邁出去就被一道突然出現的大門擋了下來.

"大地之門?"

擋下我的東西分明就是我存放召喚生物的大地之門,只是剛剛我根本沒召喚它,可它卻自己出現了.正當我疑惑不解的時候大地之門忽然自己打開了,而大地之門正站在門後看著我.不等我做出任何反應大地之母便先開口說道:"你進來,有事和你說."說完她便轉身走向了她的宮殿.

雖然不清楚大地之母找我到底有什麼事,但反正現在我也要跑路,干脆先進大地之母那里躲一躲先,等大地之母的事說完我的生命值和魔力也應該恢複差不多了.以我的屬性只要生命值和魔力恢複,想跑路那是根本沒人攔的住的,所以我也不怕一會出來會被人包圍.

帶著疑惑的心情走進大地之門,跟著大門在我身後自動關閉,追到跟前的敵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而無能為力,更郁悶的是他們這時候也發現了那道奇怪的力場,結果是鐵十字軍的人和英法聯軍的人只能隔著屏障互相罵,想戰斗卻根本碰不到對方.

在鐵十字城外亂成一團的同時我卻已經走到了大地之母的宮殿,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麼事要和我說,不過既然是上位神的事,那就絕對不是小事.

走進大地之母的宮殿我驚訝的發現大廳里居然懸浮著四個籃球那麼大的水球,看到我進來其中一個水球突然發出了聲音,伴隨著聲音的產生水球的表面還出現了一圈圈規律的波紋,感覺好象那就是聲音的頻譜變化一樣."紫日,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我搖了搖頭.另外一個水球也出現了一圈圈的漣漪,同時還出現了一個很柔和的女聲."我的聲音你總記得吧?"

"女媧娘娘?"這個聲音我之前只聽過一次,但以我的記憶是不會把聲紋信號弄錯的.

"你還能記得我的聲音真是不錯.這里的另外三位分別是火神,水神以及盤古大神.之所以在這里以這種方式見你是因為我們在人間的力量投影會嚴重影響人間的力量平衡,所以我們才借用了大地之母的私人空間連和你見面."

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跟著問道:"那麼諸位上位神找我有什麼事呢?"

之前的那個男中音再次出現,我判斷這個大概就是盤古的聲音."剛剛你是不是被一個很強的家伙干掉了?"

"沒錯.我甚至都沒搞清楚自己是怎麼掛掉的!"

"那很正常,因為和你對戰的那個家伙是空間神雷蒙斯的侍神思凡薩斯."

"上位神?"

"不是上位神,而是高等侍神."大地之母向我解釋道:"我們這些上位神也是需要一些下人幫我們完成一些不得不做的事情的,比如有時候我們需要處理一些凡間的事情,而我們的本體和力量投影都不是很適合出現在凡間,而侍神在這方面就比我們合適的多,至少他們對凡間的秩序的影響比我們要低很多,所以我們這些上位神或多或少都會有幾個侍神.不過嚴格來說侍神其實並不能算是神,他們只是神仆,但是相比之你們人間那些自封的下位神來說高等侍神其實已經非常之強了.他們的實力也就僅僅是比我們這些上位神低一些而已,對你們人間的力量體系來說依然是無敵的."

"難怪我一個照面就被干掉了,原來那家伙竟然是可以秒掉我們這些的神靈的家伙!不過那個思凡薩斯為什麼要襲擊我呢?"

"襲擊你的並非思凡薩斯."女媧的聲音讓我非常詫異,畢竟我和那道藍光僅僅是一個照面就被干掉了,之後雖然很多人都看到了顯形的維納斯可當時我已經掛了,所以我並不知道這些.

盤古的聲音解釋道:"思凡薩斯當時被另外一個意志操縱了,操縱他的生物是個女人,而且就是你們凡間的冒險者."

NPC口中的冒險者指的就是玩家,我對此消息當然是非常驚訝."你們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嗎?她為什麼能操縱思凡薩斯的力量?這也太誇張了吧?"

一直沒說話的兩個水球中的一個突然展開成了一道水幕,跟著一個女人的形象出現在了水幕上.忽然從水幕中傳出了水神努的聲音."這是我當時記錄下來的那個女人的影象,我們作為上位神並不認識你們凡間的冒險者,除了這個影象我們就沒有別的東西了."

"這個女人我認識."

"你認識?"

"嗯,她叫維納斯,是歐洲的第一美女,之前我們還打過一場."

"既然你知道她是誰那就好辦了."盤古說道:"上位神的力量出現在人間可不是什麼好事,我們找你來就是要你去幫我們查清楚她到底是怎麼借用上位神的力量的,把情況報告給我們並且保證他們無法再次使用這種能力,這就是我們要讓你做的事."

聽到這里我立刻笑了起來."那個……人家可是能召喚上位神的力量作戰的,之前你們也看到了,我一個照面就被干掉了,萬一他們再用那個方法召喚力量我可不保證能完成任務,所以這個……?"嘿嘿,敲詐上位神的機會可不多,這就叫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你這潑皮,什麼都還沒辦呢就想著要好處."女媧的話雖然帶著責備的意思,但是語氣卻並沒多少生氣的感覺."這些是給你的."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口大箱子轟的一聲掉在了地上.我趕緊跑過去打開箱子看了下里面.箱子里面似乎有很多層,因為看起來有兩尺深的箱子打開後只有薄薄的一層空間.這曾是個托盤,托盤上面用藍色絲絨包了一層,其上有六個凹坑,每個凹坑中放著一枚藍色的玻璃彈子,透過透明的外層似乎可以看到彈子里面有類似星云一般的東西在旋轉著.

"這是什麼啊?"

"這是空間神制作的法則珠,一旦你在執行任務過程中再次碰到對方借用了上位神的力量你就用這個珠子扔他."

"這玩意能把上位神的侍神都給干掉?這得多大威力啊?那我是不是扔完就要馬上躲起來或者干脆傳送走?"

"這又不是炸彈你躲個什麼啊?"女媧略微有些生氣的解釋道:"這是空間神雷蒙斯制作的法則珠,內部裝著一個獨立的空間法則.這個法則的內容就是將目標傳送到我們身邊."

我點著頭問道:"也就是說我只要用這個東西砸我的敵人,那個人一旦被砸到就會瞬間被傳送到你們面前是嗎?"

"對.這樣你就不用擔心對方有上位侍神的力量了.據我們猜測那些家伙應該是不能借用我們的力量的,他們能借用的也就是我們的侍神的力量,所以只要你用這個砸到對方,那個家伙就會被傳送到我們面前由我們來幫你解決.在我們的地盤上我們不用壓制自己的力量,所以不可能有人能威脅到我們."

我立刻點著頭說道:"我非常肯定各位絕對沒有人能夠戰勝,但問題是我萬一砸不到對方怎麼辦?那家伙實在太厲害了,我在他面前一秒都擋不住,先不說能不能砸的到,搞不好我都沒來及把這東西拿出來就被干掉了呢?"

我剛說完就見那六個玻璃彈子一般的東西突然飛了起來筆直的朝我的腦門飛了過來,我還沒來及做出反應它們就全部命中了我的腦門並鑽了進去徹底消失不見.女媧的聲音隨之出現."我已經將法則之珠和你的意識綁定了,你不用用手去扔,現在開始只要你看到或者感覺到目標然後想要使用法則之珠這些法則之珠就會自動飛出去攻擊你想的那個目標,而且它們將具備自動追蹤能力,只要你確定目標它們就會自動追上去完全不用你管."

"這還差不多,我想那個家伙還不至于快到我連反抗的意識都來不及出現就把我干掉."說完這些之後我立刻媚笑著問道:"那個……萬一這次任務沒用完我是不是可以繼續用剩下的啊?"

女媧對這種小事當然不會在乎,她很大方的回答道:"當然.反正我們就許可你這六次機會,不管任務結束後你剩多少都歸你支配,以後你有打不過的敵人都可以使用法則之珠將他傳送到上位神界,我們會幫你擺平對手,不過你最好記住你只有六次機會,用完我們不會再給你的."

"了解."我一邊得意的笑著一邊把那個裝法則之珠的托盤拿了起來.果然,這層托盤下面還有一層.這層里裝的是……一只懷表?"這是什麼啊?"我把懷表拿了起來疑惑的問道.

"如你所見,這是只懷表."

"這東西能干嗎?難道我這個任務還有時間限制?"

"不是,這不是給你計時的."女媧解釋道:"這是時之神莫薩娜制作的片刻之鍾."

"片刻之鍾?干什麼的啊?"

女媧先開始可能是打算向我解釋這個東西的原理,不過剛嗯了一聲就停了下來,之後又頓了一會才接著道:"這個說起來很麻煩,反正你只要知道這個東西可以讓你和別人處于不同的時間流速之下就可以了."

"不同的時間流速?"

"對.當你需要用它的時候只要按下上面唯一的那個按鈕就可以了.你可以看到表盤上只有一根針,平時它是停著的,當你按下按鈕的瞬間它就會開始走時,而此時你不會有任何感覺,而你附近半徑一萬米之內的所有物體都將處于只有正常值四分之一的時間流速之下,也就是說所有物體的速度都變成了正常值的四分之一.不過在這個過程中你手中的懷表會繼續走時,當它那根唯一的指針走過一圈之後時間流速將恢複正常."

"我大致能明白它的功能,不過這根針走一圈要多長時間?還有,它走完一圈之後我能不能馬上再按一次?"

"這根指針走完一圈就是六十秒,每走完一圈就必須等六十秒才可以再按一次."

我明白的點了點頭."這樣啊.那就是每次生效六十秒,冷卻時間也是六十秒,還算不錯.那這個東西是給我的嗎?是不是以後都歸我了?"

"不."女媧只說了一個字就讓我的臉垮了下來."這個只是暫時借你用的,當任務完成後這個東西就會自動失效."

"我還以為是送我的呢!"我郁悶的抱怨著:"你們這是在打擊我的工作積極性,只要一想到一完成任務就沒有這麼好的東西用了我肯定就提不起精神來,到時候影響了工作效率我可不管!"

盤古的聲音突然插入道:"你不要以為這個任務是白給你的.我們給你准備了獎勵也就意味著同樣存在懲罰.從現在開始不管你再怎麼戰斗也得不到任何一點經驗值,而且你的經驗值將會以每天損失當前等級十分之一的速度下降,也就是說你每十天就會自動掉一級,直到你完成任務之前這個屬性都不會消失."

"靠,你們這是在害我!我不干了,我不接任務還不行嗎?你們再去找別人接吧!我不干了!玩不起我不玩了還不行嗎?"反正NPC又不能強迫玩家接任務,我才不怕呢!

果然,一聽我不干了女媧反到急了."這個是為了讓你盡快完成任務才設置的限制,只要你速度夠快就沒關系的.而且我們還為你准備了一枚一次提升十級的魔藥,只要你能在一百天內完成這個任務就還有的賺."

"那也太狠了!"

"你也別太過分了."一直沒說話的火神阿摩拉德忽然道:"時間法則是三大基礎法則之一,你就算再怎麼狡賴我們也不可能讓你隨便使用,要不是之前給你的空間法珠有次數限制我們也不會在任務完成後留給你繼續用的.畢竟我們的力量只要介入了人間就是不平衡的."

"可你們也不能光讓馬兒跑不給馬吃草啊?"

"誰說我們沒給草了?"努的聲音也出現了."你再打開箱子的下面一層看看."

我迅速拿掉放懷表的那層托盤,結果在下面看到了一枚閃著金色電弧的黃色寶石.

"這是什麼東西啊?"

"這是雷霆之王的幼體,神界的特產生物,由于從一出生就開始吸收神界的力量所以在人間也算是非常強的生物了."

"到底能強到什麼程度?"

"這個我們也說不准,因為之前沒人馴養過."

"啥?沒人馴養過?難道說你們不確定這東西是否能被操縱?"

"那到不是."女媧的聲音解釋道:"這是神界的生物,而我們這些高等神是不會去馴養這些東西的,所以我們也不太清楚他們的實際戰斗力.不過你可以放心.這個東西即使在我們那也屬于比較麻煩的存在,所以在人間他們應該會非常厲害."

我一聽這東西在神界都能算是麻煩東西立刻就來了精神,不過一個想法讓我很快又冷靜了下來.我拿著那枚寶石小心翼翼的看著代表女媧的那個水球問道:"這個不會也是完成任務後要收回去的吧?"

"這個不用."女媧的聲音很肯定的回答道:"這是給你的獎勵,以後就做為你的魔寵供你使用了."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得到肯定的答複後我立刻興奮的割破手指將血滴在寶石上,誰知道那枚寶石上電光一閃居然把我的血給蒸干了."靠,不是吧?"

女媧的聲音再次出現."不要著急.雷霆之王是很厲害的生物,即使是幼體也不是那麼容易收服的."

"那我要怎麼才能把他變成魔寵?"

"只要你解除自己的防禦直接用手抓住它,不過它會以電擊的方式進行反抗,這個過程你不能抵抗也不能放手,只能干耗著.最後如果是你先被電死,那就什麼也不用說了,如果你能堅持到它把儲存的電能用光還不死它就會承認你的實力,這個時候你再滴血上去就可以成功了."

"啥?還有這麼麻煩的過程啊?"撤除防禦被電擊可不是好玩的,這就跟沒事在家摸電門玩差不多,可惜我還非做不可.再次看了看四個懸浮著的水球,最後還有站在一邊的大地之母,在大地之母向我點了點頭後我才小心的把魔龍套裝的手套摘了下來直接用手捏住了那枚寶石.

"啊……!"就在我剛摸到寶石的瞬間那東西就跟碰上鐵條的磁石一般自己吸了上來,跟著我就感覺一陣陣的電流瘋狂的湧入我的身體,那滋味真是……強電壓產生的高壓電流瞬間穿過我的身體,我整個人都像震動棒一樣抖了起來,而且我的身上開始迅速的滕起一陣青色的煙霧,其間還夾雜著一些烤肉的味道.雖然我感覺時間似乎很長,但實際上前後也就五六秒的時間寶石上的電流就消失了.我就這麼抓著寶石冒著青煙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旁邊大地之母似乎在忍著笑,至于那四個球……沒辦法,看不到本體,但是我敢肯定他們也在偷著樂.

"噗……啊……!"我一張嘴吐出了一團青煙,跟著才跟幾個月的嬰兒一般艱難的控制著四肢勉強讓自己坐了起來.強電擊帶來的後遺症是四肢僵硬兼協調性喪失,反正我現在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好象是幾年沒動過,全都硬的跟木頭一樣."這啊……啊就是……是雷……雷霆之王的力量?"電流導致我的面部肌肉也變的不利索了,現在說話感覺有點口癡,不過說了幾個字後明顯正在恢複.

女媧的聲音再次出現."這只是一個小考驗,你現在已經通過了.趕緊把血滴上去吧."

我努力的從地上爬起來,然後用牙咬破手指將血滴在了寶石上.其實我本來打算用永痝峟茪p傷口的,無奈現在四肢都不利索,我怕一不小心把手指都切下來,所以只好用牙咬了,雖然很疼,至少不會把手指整個弄掉.

這次沒有了之前的狀況,血水滴在寶石上瞬間滲透了進去,跟著那枚寶石突然啪的一聲再次閃出了一個電弧,我的手一抖寶石自己飛了出去.落地之後那枚寶石開始瘋狂的震動起來,而且幅度越來越大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後只聽啪的一聲那東西突然整個爆開並從中彈出了一團黃色的光球,那個光球突然猛的一閃消失在我們的面前,跟著他又突然出現在大廳的拐角,跟著再次一閃又到了另外一個拐角.就這麼來回閃了幾次之後那東西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並徹底停了下來.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看清楚這是個什麼東西.

眼前的生物有著類似人類的身體結構,而且顯然也是直立行走的,看上去就像個穿著緊身鎧甲的人類,不過他的腦袋明顯比人的腦袋大,而且還是狹長形的,看起來像個包了層盔甲的鳥頭.在他的腦袋邊緣還掛著一圈不太長的甲片,看起來就像掛了一圈風鈴.

這個家伙的兩只手肘後面都生有長長的刀刃,而且他的爪子也很長,看起來他是以近戰為主的生物.另外,除了以上特征外,這個家伙還有一點和人不一樣,那就是他的背後還有條尾巴,不過不是很長,但是其上卻長著很多黃色的晶體,看起來是有特殊用處的.

"雷霆之王向您致敬我尊敬的主人."這個家伙居然會說話,而且顯然智力很高.

"嗯,以後我就叫你雷了.我現在有事,你先和同伴們熟悉一下."我說著將雷送進了鳳龍空間,而我自己則大致看了下他的屬性.雷的屬性到是不多,比較突出的就三條.第一個是這家伙身上有琠w的雷擊效果,也就是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只要他和敵人發生了接觸,敵人就會遭到電擊,不過幸好這個屬性可以自動判定敵我,所以我不用擔心自己人被電到.另外一個就是重要屬性是速度.這家伙的移動速度居然是光速.聽起來很嚇人吧?不過仔細看就會發現其實並沒想象中那麼誇張.

表面上如果一個人擁有光的移動速度,那他就可以任意的蹂躪對手,反正以他的速度對方幾乎就是靜止的,想怎麼打就怎麼打.但是,實際情況遠沒想象中那麼理想.雷確實具備光速移動能力,但問題是由于他自己的速度是光速,所以他在移動的過程中接收不到任何感覺信號,也就是說他在移動中基本上就是瞎子加聾子,因此他不能像我們一樣走曲線繞到敵人背後襲擊,他只能站在一個地方先看好一個目標地點,跟著以光速移動到那個點,跟著停下來再次確認下周圍的環境並確定下個移動目標,接著再次進入光速開始移動.他如果想襲擊敵人就必須不斷的在光速與靜止之間來回的切換,這就導致了他的實際戰斗速度並不是光速,只要對手反應足夠快還是能躲開他的攻擊的.當然了,雷本身切換移動和靜止的速度是很嚇人的,所以以我的經驗判斷,除了極個別的高手,大部分人是跟不上雷的速度的,尤其在遠距離的直線移動中雷將占據絕對優勢.

除了以上兩條屬性外雷還有一條相比之下比較平凡的屬性,但是實際計算就會發現其實這才是雷的最強屬性.這個屬性是能量吸收.只要有他在就會自然吸收空間中的游離能量,其效果是使所有敵方人員在釋放法術或者斗氣時要額外多消耗百分之十的魔力或斗氣,另外這個吸收也不是無底洞似的吸收.雷吸收能量後自己的魔力會快速上升,當他的魔力蓄容量滿了的時候他就會開始向我或者我的其他召喚物輸送魔力,甚至于只要我指定目標他都能直接給別人傳輸能量.簡單點說雷就是個移動的魔力電池,而且還是專門在敵人那里偷偷充電的移動電池.

我檢查完屬性後忍耐著沒有馬上把雷叫出來實驗他的能力,畢竟讓五個上位神一起等我不是什麼好主意.

"這個雷霆之王還算不錯,我接受這個任務了."

"你這個家伙!"努接著說道:"再看看下面一層,我們的禮物還沒完呢!"

"還有?"由于上面幾層占用的空間已經相當之大了,所以我一直以為下面已經沒東西了,誰知道箱子下面居然還有東西.將最後一層板拽出來之後箱子底下出現的不是什麼禮品而是一個大洞.我以後的把箱子整個從地上提了起來然後檢查了一下箱子的下面,結果發現下面是好的,可是把箱子放下來後從上面看進去卻能看到一個一直向下延伸的洞,深度絕對超過箱子本身應該有的深度."這是空間通道?"

大地之母走過來說道:"這是我為你做的空間通道,當這個箱子被放在地面上時空間就會接通,你只要順著這個洞爬下去就可以進入另外一個空間,那里是我們聯手為你制作的修煉區."

"修煉區?難道是有雙倍經驗?或者怪物全都很好殺而且經驗爆高?"

"不,這個區域內你殺任何東西都不加經驗."

"啊?那我要它干什麼?"

"雖然不加經驗,但它可以直接強化你的對應屬性."

"什麼叫對應屬性?"

"簡單點說就是直接強化你的基礎屬性.在這個空間里也有一些智慧生物的存在,你可以從他們那里接到各種各樣的任務,只要你完成了任務就會有獎勵.一般來說殺死怪物會直接增加你的基礎屬性,而具體增加多少和怎麼增加則取決于你殺的是什麼怪物.就像這里的生物都有對應的經驗值一樣,那邊的生物都有對應的屬性增強值.比如那邊有一種像兔子一樣的生物,屬于最低級的生物,你每殺死十個這種兔子你的基礎攻擊力就會加1."

聽了大地之母的話我緊跟著問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能干掉十億只兔子那我就能平白增加一億點攻擊力?"

"正確.不過兔子加的是物理傷害,你想增加別的傷害需要找專門的生物去殺,至于說從那邊的智慧生物那里接到的任務則不會加基礎屬性而是會直接給你提供各種基礎或者特殊屬性,也可能是實際的物質獎勵,比如裝備和鍛造材料什麼的."

"了解."聽了大地之母的解釋我算是徹底明白了,這個地方的規則可謂是相當的簡單.戰斗等于加屬性,就這麼簡單,而且這里加的不是經驗,所以不影響我在這邊主游戲場景的升級,而且可以讓我比同級的玩家厲害很多.不過我這個人一向是喜歡將所有東西的剩余價值都榨干的,所以我又接著問道:"那個……請問一下這里有沒有礦藏什麼的?還有我的敵人會不會跑進來啊?"

"這個空間是為你專門准備的,所以除了你和你指揮的召喚生物,外面的任何生物你都別想帶進這里面.這個空間里的礦藏也是有的,你想開采也沒問題,但只有你自己動手開采,別人絕對不能幫你.就算你想用沒有生命的魔偶也不行,因為這里的世界法則就是除了你自己和你的召喚生物獲得的勞動成果外,別的東西都會在離開空間的瞬間消失掉."

看來把這里當成本行會的安全大後方的希望破滅了,不過這個也不用擔心,至少冰霜玫瑰盟目前為止所擁有的基地都算比較安全,而且就算沒有這些功能,單是能夠增強屬性這個特點就已經算是超過之前的所有條件了.

"OK,獎勵我都看到了.現在來談談任務."我對幾位上位神道:"你們的要求就是讓我找到對方的行動方式並加以阻止是嗎?"

"如果能阻止你就自己阻止,實在不行可以找我們幫忙."盤古的水球中又浮出了一枚白色的珠子."這是我給你准備的眩暈球,如果你能自己完成任務我會把這個東西交給你作為額外的獎勵,如果你自己無法解決而需要我們出手,那在任務結束後這個東西我會收回."

"了解.如果沒有其他事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我想馬上開始這個任務."

"你怎麼突然變的這麼積極了?"火神很詫異的反問我.

"一天掉十分之一的經驗值,我不急行嗎?"

"你快去吧.記得越早完成任務你的好處越多."女媧的聲音傳來的時候我已經快到大地之門附近了,一天掉十分之一經驗,這個限制簡直像把鍘刀一樣在我頭頂晃蕩著.萬一這個任務的執行遇到麻煩多耽誤幾天我的等級可就完蛋了.對《零》中的大部分玩家來說十級並不算什麼,畢竟《零》的基礎等級是一千級,也就是說相比于其他網絡游戲,《零》單純的每一級所要消耗的時間相對要少不少.但問題是這條規則對我不適用,主要原因就是我已經一千一百二十三級了,升到這個級別上想再升一級所需要的經驗值比那些一千級以前的玩家升五百級的經驗都要多,可以說過了一千級之後我的等級基本就不是靠練級漲上來的.

玩了這麼長時間的《零》我早就發現了《零》的核心設定.這個游戲的基礎觀念中就有著叢林法則的存在,而且游戲的基礎架構中就到有優等人和劣等人這樣的底層思想.表面上看起來似乎《零》對大家都是公平的,雖然有人運氣好一些,但那畢竟是運氣,基礎觀念上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平之處,但實際情況是《零》從一開始就把人分了三六九等,而且明確的為各種人設定了不同的游戲目標.就好比我現在的經驗值.自從過了一千級我的經驗條就突然出現了幾何倍數式的增長,現在每升一級需要的經驗值,即使以我召喚生物多如狗的狀態依然要連續練級幾個月才有希望升一級,要是一般的玩家就算他到了一千級,靠自己一個人再帶兩三只還算湊合的魔寵,估計一年能升一級也就算你勤奮刻苦了.可見一千級之後的升級根本不是以練級為前提的,但一千級之後的人不光有,而且不只我一個.我們這些千級以上人員的升級實際上就靠兩條——軍團戰經驗+特殊任務.

只要你翻一下游戲等級排行就可以發現,凡是一千級以上的玩家如果不是戰斗力異常強悍的孤膽英雄型人物就一定是行會老大.一般人一聽到這兩個身份都會認為這兩種人升級快是正常的,畢竟一個實力很強另外一個有行會支持,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超強的孤單英雄並非因為戰斗力強殺怪快而導致他們能在升到一千級之後繼續升級,他們之所以能升級的關鍵是這些人往往能接到各種希奇古怪的特殊任務,而這些任務要麼是經驗值翻十幾倍就是最後給出的獎勵能直接讓你升級,至于一千級以下的人,這種任務你想都不要想,那根本不是給你安排的,一來你接不到,二來接到也完不成.至于行會老大,這個就更簡單了.行會戰和國戰中行會老大不但有特別經驗可以拿,而且戰後系統會自動計算本行會所有玩家戰斗中獲得的經驗值總和,然後根據這個行會的行會等級將其中一定比例的經驗值加到行會會長頭上.這個經驗是額外加的,不會減少本行會玩家的經驗,而且行會等級越高越劃算.像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這個比例就高達千分之三.聽起來是不是很少?但你想想我們行會有多大規模?一場戰爭下來雙方互拼掉幾千萬NPC和玩家那只算是普通戰役,大型會戰投入上億單位的戰斗個體都是正常的.消滅這麼多敵人產生的經驗值有多少?其中的千分之三足夠將一個剛出新手村的二十級新人一次刷到八百級以上,不過對我來說這些經驗值連升一級都不夠.現在基本上我們行會必須要連續參加三次比較大規模的會戰我才有希望升一級,就這在全世界范圍內也算很快的了.

從這些方面可以看出,我們這些高端玩家接受的游戲內容就和一般的底層玩家不一樣,練級拿經驗對我們基本上意義不大.光靠自己練級取刷怪根本不可能成為一千級以上的存在,必須要能拿到特殊經驗才有希望.

基于以上原因,我對目前的經驗算是看的非常緊的,一天掉十分之一那就和一般玩家一天掉二百級差不多,這麼嚴重的懲罰我哪敢偷懶啊?而且最後女媧給的補充一共就十級,要是我耽誤超過了一百天那不但一點好處沒有還得倒過來損失經驗,那才叫虧呢!

帶著巨大的壓力我迅速的離開大地之門准備去找維納斯搞清楚她之前到底是怎麼借用高等侍神的力量的,要不是盤古他們告訴我我都不知道襲擊了我的那道藍光居然就是維納斯操縱的,當時她的戰斗力絕對是我的十倍以上,否則不可能用兩秒就把我給搞定了.進游戲這麼久我也掛過幾次了,但這麼容易就被干掉的情況可是不多.

剛一出大地之門我就迎面撞上了一名玩家,對方被我撞倒也是非常意外.剛才我進入大地之門已經有半個多小時了,本來以為有那層防護罩隔著,英法聯軍應該已經撤離了才對,可實際情況卻恰好相反.英法聯軍不但沒有撤離,反而把軍隊全部調到了前線,更恐怖的是他們居然把大炮這種明顯應該擺在最後的東西推到了城牆下,很多大炮的炮口距離城牆還不到一百米,以大炮的射程來說這種距離基本上就等于是大炮在拼刺刀了.不過阿修福德也不是好惹的,這家伙也把城里的大炮都搬到了城牆邊上,而且還臨時弄出了一些固定架方面大炮向城牆下面的敵人開火.要知道大炮這種東西一向都是仰射的,對于近在咫尺的敵人反而不好瞄准,而且因為鐵十字軍的大炮是在城牆頂上,所以如果沒有特殊的固定架將整個大炮都斜過來是根本沒辦法攻擊城牆下面的敵人的.不過阿修福德能搞出這樣的支架也多虧了他們和我們行會用的都是線膛炮,要是以前的老式滑膛炮以這種角度俯視射擊,估計還沒等炮手把炮門關上炮彈就已經從前膛滑出去了.當然了,魔晶大炮不用擔心這個,不過它們反而是最不能抵近射擊的,畢竟那些家伙威力太大,這麼近的距離一炮下去敵人完蛋了城牆也完蛋了.

我的突然出現讓周圍的玩家都是一愣,跟著我們雙方同時反應了過來.和我撞了個滿懷的那個玩家順手抓起身邊的一根火把就砸了過來,這家伙剛才顯然正在紮營,英法聯軍大概是打算利用這個機會把軍營整個搬到城牆下,這樣一會等屏障消失後就省掉了沖鋒過程直接就可以開始攻城了,這樣的話傷亡將會下降很多,只是他們顯然沒想到我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在他們中間.

對于面前玩家的行為我根本沒多做關注,這家伙無非也就是個普通玩家而已,他剛摸到火把就被我一腳踹了出去.回身看看城牆,顯然屏障還沒消失,跟著我張開翅膀用力一拍立刻飛到了空中.借著高度優勢一眼掃過前方的戰場,目力所及都是連片的軍營,大量部隊密密麻麻的排在一起,其數量根本無法估算.

我正在觀察敵情,一道紅色的流光突然從遠方電射而來,我腦袋一偏順手接住了那道紅光,原來是根雙頭長矛.手上微一用力,長矛立刻從中間彎成了個7字形.隨手丟掉長矛我用力煽動翅膀迎著遠方的幾個亮點飛了過去.那些亮點顯然都是高手,而且目標就是我這里,他們的速度快我也不慢,雙方很快碰面.因為我們飛的都不高,下面又都是英法聯軍的人,所以對方只敢以精確性的單體技能攻擊我,而我則沒有那麼多顧忌,各種大威力的面殺傷性法術四處亂扔,雖然沒把那些迎上來的高手怎麼樣卻把下面的英法聯軍炸的人仰馬翻.鐵十字城的城頭上鐵十字軍的玩家全都興奮的在那看著我蹂躪英法聯軍的人,他們在城牆上看著敵人又不能打,只能干著急,給我助威是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我這邊正打的熱鬧,城牆上卻發生了一件意外的小事,然而這件小事卻很快引發了全面混戰.本來只是一群鐵十字軍的玩家在給我助威,然後有人太激動就拿著手里的武器舉在頭頂上亂揮,之後不知道是手滑了還是怎麼回事,反正那家伙手里的武器突然就掉了.結果那柄武器就向前飛出了城牆掉到了下面的英法聯軍之中,而且由于下面的人太密集,那把戰斧體積又大,然後就不出意外的砸到了一個正在建造攻城梯的建築類輔助玩家的腦袋上,而且居然還無巧不巧的出了要害攻擊,一斧頭把那家伙給劈死了.隨後城頭上掉了武器的那個玩家就是一愣,因為他看到了殺死敵人的提示,系統居然判定他剛才的情況算是投擲傷害,而且還秒了敵人.當然,戰場上死個人不算什麼大事,可能殺人就代表……"屏障消失啦!"不知道是誰喊了這麼一嗓子,然後雙方的人就突然瘋狂的抓起武器開始了戰斗.炮手們直接拉響了早就調好角度並裝了炮彈的大炮,一時之間轟鳴聲響成一片.英法聯軍方面由于采用了抵近射擊的方式,所以炮彈命中率高達百分之百,而且威力大的嚇人,一時之間城牆上碎石亂飛險些將整段城牆都給轟倒.不過人算不如天算,本來以為借助這次密集炮擊可以讓自己方的人登上城頭,誰知道屏障消失的太不是時候了,城牆下站的不是一線部隊而是正在建造階梯的工程兵.本來英法聯軍的想法是趁鐵十字軍的人不能攻擊干脆直接在城牆外面建一排台階,等一會屏障消失後他們就可以無視城牆的存在直接踩著樓梯沖上去和鐵十字軍的人玩命了.不過這個屏障消失的時間太早了,階梯剛建了一小半,突然的炮擊又造成了城牆坍塌,大量碎石把工程兵部隊全給砸在了城牆下,剩下的工程兵瘋狂的向後跑並沖亂了自己的前鋒,結果就是他們沒能在炮擊後的第一時間沖上城牆反到被城牆上的大炮給轟的倒退了一截.

雖然暫時吃了點虧,但英法聯軍畢竟把城牆轟的不成樣子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被重點關照的城門已經被轟開了,現在完全是靠鐵十字軍的精銳部隊在那堵著門才能勉強把敵人全都擋在城外的.

阿修福德對于眼前的情況除了著急還是著急,講起來這道屏障只是把兩邊的人隔了開來,似乎是公平的,實際情況卻是它把英法聯軍需要犧牲大量部隊走過的那段距離給屏蔽了,結果使得英法聯軍不費一兵一卒就到了城下,而且還把重武器都拉了上來.不過雖然戰況不利阿修福德卻不能放棄,這里可是他們的大本營,一旦淪陷,那可就是傷筋動骨的大問題了.

"紫日."我突然聽到了城市擴音法陣里傳出了阿修福德的聲音.雖然他只喊了我一聲,我卻知道了他是什麼意思,因為城牆上的情況明顯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了.

"他娘的,你喊我我也沒辦法啊!這麼長的城牆,我就一個人,你讓我守哪里?"不對.我忽然想到一個方法或許可以幫到阿修福德,不過這個投入就有點大了.但是反過來一想,一旦鐵十字城失守,先不說阿修福德的損失,就算是我們的連帶損失也會很大,而且一旦讓英法聯軍這多如螞蟻的兵力得出空閑來參與其他幾個戰場,那我們的整個大戰略可能都會受到影響,這種間接損失不是我能承受的.

這次我們行會在全世界范圍內的這麼多地方開戰,其中敵方力量最強的就是歐洲,而現在的鐵十字城就是我們釘在歐洲的釘子.借助這座要塞式的城市鐵十字軍以相對較少的兵力將英法聯軍的大部隊拖在了歐洲戰場,因為有這根釘子的存在他們不敢離開歐洲,因為一旦自己老家被端了,那別的戰場就算贏了損失的也會比獲得的多很多.而一旦歐洲得到確保,英法聯軍就可以抽身出來參與亞洲或者美洲等地的戰斗,這樣的話我們的那些戰場必然是承受不住的,這樣多米諾骨牌般的連鎖反應肯定會讓我們徹底喪失全世界戰場的主動權.

權衡利弊之後我覺得即使用掉一些珍藏的東西也是值得的,所以我翻出了中國的聖獸們提供給我的那些東西.

玄武甲片,白虎裘毛,朱雀火羽,青龍逆鱗,白玉麒麟角,黃金天龍牙,翡翠碧凌爪,誅邪麒麟玉.看著手里的八件東西我猶豫了半天最終才將除玄武甲片之外的七件東西又放了回去.這八件信物分別來自八位聖獸老大,除了可以讓我短時間變身成這八位之一外還可以召喚他們的本體來幫我作戰.變身需要的是魔力,只要魔力夠就能無限使用,但是以我的魔力變身狀態最多只能撐幾秒,相比之下召喚本體的威力就要大的多,因為召喚是按次計算的,只要一次任務不完成他們就不會回去,但是召喚只有一次機會,如果我召喚了他們的本體,那以後就再也不能召喚了,所以我對這僅有一次的機會可謂是珍視無比,要不然之前那種情況我早拿出來用了.

拿著手里烏龜殼一般的玄武甲片我將手指咬破然後用血在上面寫出了玄武兩個字,跟著我下方的地面突然劇烈的震動了起來,周圍一大片區域內的英法聯軍士兵都被震的站立不穩,很多人都倒在了地上.震動持續了幾秒之後地面突然開始向上隆起,很快就股起了一個兩米多高方圓十幾米的大土包,土包頂端突然破裂,化身人形的玄武從破裂的土包里升了上來.

玄武一出來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後才問道:"要我做什麼?"

我指向了鐵十字城."保護他,別被攻陷就可以了."

玄武回頭看了一眼鐵十字城,然後說道:"這樣你很吃虧的,你確定要我這麼做?"

我對玄武的話非常的詫異."吃虧?"

玄武點點頭."我們給你的召喚機會都只有一次.保護這個城市並不是什麼大事,所以你為了這種事浪費一次機會相當不值得."

我沒想到玄武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不光是因為我奇怪為什麼召喚他來幫忙是浪費,而且我還奇怪他為什麼會告訴我這是浪費,要是一般人肯定會順勢完成約定結束這次召喚,他卻反過來幫我思考.不得不說玄武這家伙真的是個老實人!

"那個……雖然我知道對你來說保護這里不是難事,但不召喚你難道我還有別的辦法嗎?敵人太多了,我就算再厲害也不能變成城牆擋住這麼多人啊?"

玄武略微想了想然後對我說道:"這樣吧!我給你出個點子,一會我走了你自己搞定,這次我不出手,就當你沒召喚我吧!這次機會我給你省下來了."

"啊?"我的下巴險些掉下來."這樣也行啊?"

"反正就是個承諾,我說行自然就行."玄武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說道:"一會我走了之後你用我的甲片暫時變身,然後使用土元之力將這個城市所在的區域整體向上抬高不就行了?"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啊?聽了玄武的話我忍不住拍了自己一下.雖然玄武這家伙是個老實人,但老實不等于笨,人家只是心地善良對人實在,真的需要動腦子的時候他可一點不比人差.雖然以我的魔力變身只能維持幾秒,但玄武的特長就是土系法術,所以抬升地面這種非攻擊性法術對他來說其實非常簡單.鐵十字城現在的問題不是沒有人員防守而是城牆被轟倒了沒地方可守,我只要變身玄武然後將城牆連著地平一起向上抬升起來就等于又多了一層新城牆,那就恢複到了原先的狀態,想要繼續守住根本不是難事.

確定了方法後我千恩萬謝的告別了玄武,然後拿出了玄武甲片將全身的魔力猛灌了進去.周圍黃光一閃,我直接以玄武的人類形態出現在了戰場之上.現在不能浪費時間,變身只能維持幾秒,必須要快.我單手向著城市的方向伸出,然後手掌朝上做著虛拖的姿勢,口中大喊一聲:"起."只聽轟的一聲,以鐵十字城的城牆外側為准突然爆起一片漫天的塵土,伴隨著塵土的飛揚,所有人都看到煙塵中的城牆正在迅速向上長高.

實際上大家看到的不過是城牆的地基部分,並非城牆在長高,只是因為整個地面在上升把地基都給一起帶了上來,所以在外面的人看來就好象是城牆長了起來一樣.事實上長起來的不完全是城牆,隨著城牆地基完全升到了地面以上後下面開始出現了被壓的很致密的泥土層.直到這個時候英法聯軍的人才明白過來不是城牆在長高而是整個城市都在上升.

由于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英法聯軍的人攻入了城門和部分小段的城牆,所以現在城牆分界線上到處都是人,隨著城市的抬高這些人一時間沒了後援全都被里面的鐵十字軍玩家趕到了牆邊最終被推了下去.

我用了五秒時間將整個城市向上抬升了七米多,加上原先的城牆並沒有完全倒塌,所以現在鐵十字城的實際防護牆高度在十米以上,下面的敵人根本就夠不到上面的鐵十字軍人員,只能在下面干著急.完成了抬升之後我並沒有馬上退出變身,而是對城牆下面的泥土層使用了一個玄武自創的法術——硬化.這個法術可以瞬間將松散的泥土變成類似花崗岩一般的堅硬物質,我使用這個法術就等于把抬升的地面全都變成了岩石,這樣就算英法聯軍再進行炮擊應該也能頂上一段時間了.

完成法術後我的變身時間剛好結束,沒了魔力我也不敢在外面瞎晃蕩了,趕緊張開翅膀飛到了城牆上.阿修福德一臉興奮的表情跑過來一把抱住我大喊著:"你太偉大了紫日,我愛你!"

"打住打住,我對男人不感興趣."一邊開著玩笑一邊推開阿修福德,然後我指了指外面的英法聯軍."知道之前襲擊我的那道藍光去哪了嗎?"

"你說維納斯?"阿修福德的回答出呼我的意料.

"你知道那藍光是維納斯?"阿修福德一聽我這問題就明白我的情況了,然後他就把我掛掉之後複活之前這段時間的事又和我說了一下,我也算是明白了情況.搞了半天這里的人都知道那道光是維納斯,合轍就我最後知道啊!"你現在知道她在哪嗎?"只要找到維納斯查清楚她使用高等侍神的方法我的任務可就算完成一半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二章 發飚時間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四章 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