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輕而易舉的滲透  
   
第十六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輕而易舉的滲透

經過幾次傳送我到達了鐵十字城附近的一個德國城市,然後在這邊找了家客棧鑽了進去.《零》這個游戲和一般的游戲不太一樣,這里不但有酒樓還有客棧.本來正常來說游戲內要客棧是沒什麼用的,但這里不一樣.因為《零》的基礎功能之一就是睡眠輔助.在《零》中如果你在正常游戲,那麼你的精力消耗速度大約是現實中的五分之四.簡單點說就是在玩《零》的時候你兩次睡眠之間的間隔時間可以略微拉長一些.另外,如果你不是在游戲中保持清醒,而是在游戲中睡覺,那麼你將得到大約三倍于正常睡眠效果的睡眠.一般來說基本上一個人的健康睡眠時間是八個小時,但是在《零》中只要睡兩個半小時到三個小時就能滿足一個人的正常睡眠需要了.因為這個高效性,所以很多玩家都會選擇在游戲內睡覺,甚至有很多有不喜歡玩游戲的老年人注冊了帳號就是專門進來睡覺的.因為進游戲睡覺的人很多,你又不能躺在大馬路上或者在怪物到處跑的森林里睡覺,所以私人住宅和客棧就成了一種必須品.但是私人住宅的價格偏高,而需要到處跑的玩家又不能在各個城市都買一套房子,所以在這種前提下客棧就成了一種很常見的城市建築了.不過我可不是來睡覺的.

關上房門之後我把能保持人形的魔寵們都放了出來,然後從鳳龍空間中翻出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服裝.由于本人從來不私人資金,外加鳳龍空間的容量又大的離譜,所以我一般喜歡把能買到的東西都在鳳龍空間里面預備一些,誰知道什麼時候就能用的上呢?

翻出大量服裝後我又把大地之門也給召喚了出來,不過斯哥特他們剛挖完礦,現在看起來一個個都跟煤球一樣.黑水晶這種東西的伴生物是一種黑色的岩石,質地和煤炭差不多,但是不會燃燒.由于剛才一直在開采黑水晶,所以現在鈴音騎士和麒麟武士一個個全都搞的黑漆漆的.

"阿嫡娜."我一聲呼喚阿嫡娜立刻會意的制造了一股巨大的水流,瞬間就將斯哥特他們都給沖乾淨了.

"斯哥特,挑三名鈴音騎士跟你一起出來."

斯哥特點頭回身叫了三個鈴音騎士一起出來,然後我又關閉了大地之門.讓斯哥特他們自己找了些看起來比較普通的玩家裝備套上,然後又把凌和公主也給打扮了一下,當然瑞貝卡和艾美尼斯是必須跟著的.完成了他們的裝扮之後我把其他魔寵都給趕回了鳳龍空間,然後又離開了客棧.

現在除非是和我極為熟悉的人,否則誰也別想把我認出來.首先,斯哥特現在是一身亮銀鎧甲,看上去就是個典型的聖騎士,而且我還讓他把頭盔掛在了戰馬的側面.雖然作為跟著我最久的妖仆,斯哥特的知名度很高,但鈴音騎士的盔甲都是全覆蓋式的,所以真的見過斯哥特的臉的人不多.當然,斯哥特現在騎的也不是他自己的坐騎,鈴音騎士都有強化的幽靈馬坐騎,不過你有聽過騎幽靈馬的聖騎士嗎?所以現在斯哥特騎的其實是我的魔寵小雪.盡管不經常參戰,但小雪畢竟是銀翼獨角獸王,配斯哥特的聖騎士形象是再合適不過了.另外三名鈴音騎士有一人被偽裝成了普通的黑騎士,看起來並沒有任何特殊之處,反正平時也很少有人會注意他們.凌還是當她的法師,不過換了一條帶有能遮住臉的兜帽的華麗法師長袍,而且由于她的刻意行為,在她的身邊總是燃燒著一層淡到幾乎看不出來的黑色火焰.當然,這個只是幾乎看不出來,並不是真的看不見,反正我看著就覺得她現在的形象要是大半夜的出現在某個陰森的地方絕對能把敵人直接嚇死.公主今天也是大變樣,以前她都是扮可愛的,今天卻換上了祭司袍改行裝聖潔,反正她沒有直接戰斗力,偽裝成輔助型人員最不容易暴露.艾美尼斯和瑞貝卡都比較簡單,這兩位都是最擅長改變形象的行家.艾美尼斯直接以超高級技能"幻象"將自己隱形了,而瑞貝卡更離譜,她直接把自己變成了一只有著血紅色瞳孔的烏鴉蹲在凌的肩膀上裝魔寵.

雖然我的手下們偽裝的都不錯,但這里其實最容易暴露的就是我,因為和他們比起來我才是知名度最高的那位.但是我也有狠招.為了我的經驗值不再流水般的往下掉,我今天算是豁出去了.首先我切換到了銀月形態,然後使用了誓約套裝附帶的變形技能將誓約套裝變成了一套非常華麗的女性法師袍,而且我還特地讓幾個女性魔寵幫我做了下發形.沒錯,我的偽裝方法就是裝女人.這招絕對比一般的偽裝更能迷惑人,而且根據我的人類行為學知識,漂亮的女性比男性更容易讓對方放棄戒備心理.

在完成了這一堆偽裝之後我們就出發向英法聯軍的所在地走了過去.這一路上來往的人非常多.軍隊可是消耗物資最恐怖的存在,英法聯軍過億的部隊堆在鐵十字城外面,這消耗可不會少,所以我剛才出現的那座城市就成了重要的補給基地,這樣一來來往于軍營和城市之間的道路上就變的非常繁忙了.另外,玩家不是軍人,雖然會組織起軍隊進行戰爭,但紀律性是肯定沒法和正規軍隊比的,所以很多玩家在沒任務的時候就會返回這最近的城市補給些東西,或者干脆先傳送出去練練級,等輪到他們的時候才回來參戰.反正幾億大軍攻城又不能一起上,每次沖擊真正能和鐵十字軍交戰的也就那幾萬人而已,這些人不死完後面的人是絕對沖不上去的.

有玩家離開就會有玩家回來,加上運輸物資的車隊,這條路上來往的人群就顯得異常之多了.而我是非常善于把握人類心理的,所以我們幾個離開城市之後不但沒有躲躲藏藏的前進,反而和一小隊正在往回走的法國玩家聊了起來.

經過簡單的聊天我從他們口中搞到了不少有用的情報,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知道了維納斯使用的那個召喚高等侍神的能力確實是一個由好多人共同完成的大型技能,而且我還知道了這個技能的發動時間非常之長.不過很可惜,這幾個人屬于前線的直接參戰部隊,他們對後面的後勤部門不是很了解,所以更深層的資料就完全不清楚了.

我們並沒有跟著這幾個人回到軍營,而是在半路找借口脫離了他們,原因也是來源于從他們那得到的情報.原來英法聯軍雖然屬于很多個行會,但是在軍營管理上卻異常的有條理.他們這里規定離開的玩家必須到指定的幾個記錄點去報備一下,然後等他們回來的時候還要注銷報備信息,這樣就可以防止外面的人混進軍營,因為離開和回來的人都是有數的.不過制定這個規章的玩家顯然不太經常和NPC打交道.

習慣了網絡游戲中玩家之間互相聊天的那些玩家在接觸《零》之後依然會習慣性的忽略NPC的作用,但他們卻不知道《零》中智能化的NPC並不光是一個噱頭,這也是游戲元素之一.比如說像我們現在正在做的這樣.

"真的嗎?我干."一名NPC民夫接過我遞過去的金幣之後就跑回了運輸隊,然後他和其他幾個民夫說了幾聲,之後那幾個民夫就說想上廁所,然後就從隊伍里跑了出來.

這些民夫跑過來之後就把身上的衣服脫給了我們,然後他們各自拿了錢直接離開了,我們幾個則再次以幻術化裝成民夫的樣子混進了車隊.像這樣大規模的運輸隊用戰斗NPC實在是浪費,相比之下NPC民夫的性價比就要高的多,所以運輸隊除了有少量武裝的戰斗NPC護衛之外基本上都是民夫,而在一個這樣的隊伍中其實戰斗NPC是根本不認識這些民夫的,所以即使有幾個民夫被換掉了也不會有戰斗NPC注意到.當然,前提是你不能當著他們的面換人,而且之後必須偽裝成民夫.戰斗NPC只是不認識那些民夫,他們又不是傻子,你搞的太誇張當然會被發現.

成功冒充民夫回到車隊之後我們在先開始買通的那個民夫的帶領下繼續拉車,然後我們就很容易的通過貨物通道進入了軍營.嘿嘿,沒想到吧?雖然那些英法聯盟的人把營地關卡搞的那麼嚴,卻沒注意貨物通道的NPC.他們習慣性的認為全是NPC的場所玩家很容易暴露,可卻不知道其實NPC比他們這些玩家好糊弄多了.

進入營地後就開始卸貨,但是這個時候護衛的戰斗NPC就會離開去護衛那些准備去城里拉物資的空車隊,而貨場里除了個別NPC監工之外根本沒有武裝人員.這些監工其實也不能算武裝人員,他們頂多算是精英級的民夫,在我的金錢攻勢之下很快就腐化了負責我們這片的監工,讓他把我們安排到了物資分發隊中.這種分發小隊的任務是把貨場的物資分發到各個部隊里,但是因為本身是在營地內部,所以這種小隊除了有一個監工帶領之外根本沒人管.我們很簡單的通過這個監工腐化了一個帶隊的監工,然後就被帶進了營地內部.隨便找了個機會脫離這個小隊之後我們會換回了原來的那身行頭.

現在可以說只要我們不當眾搞破壞就絕對不會被識破了.英法聯軍本身人就多的要命,而且分屬不同行會的玩家之間根本不可能互相認識,甚至于都沒人能記得具體有哪些行會在這個聯盟之中.就算有人來盤查你是哪個行會的,你只管胡亂報一個行會名,只要別湊巧報到這個盤查的人自己的行會一般都不會有問題.

我們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在敵人的軍營里晃蕩,結果發現和我們一樣到處亂躥的人到處都是,根本不多我們幾個.在我的授意下斯哥特直接走到了一個看起來像是這地區的負責人一樣的玩家身邊,然後故意用非常粗魯的口氣問道:"嘿哥們,你這里他媽的是哪個區啊?這杖打的!老子出趟營回來就找不到我們行會了!"

那家伙可能已經不是第一次碰到我們這樣迷路的玩家了,所以他毫不在意的一邊繼續看著遠處打的正激烈的前線一邊說道:"這邊是E分區24號營地."

"啊?E區24號?那我們的遠程火力部隊呢?"

大概是這個問題比較離譜,那家伙一聽立刻驚訝的叫了起來."靠,你們火力營的怎麼跑我們這來啦?G編號以後的都在那邊,你們自己過去找吧!建議你們還是一路多問問地區主管,就你們這認路的本事別跑前線去了!"

就這樣,我們在那家伙的嘲笑聲中找到了目標所在的大致方向,然後用這個方法一路為過去不但搞到不少情報還真的找到了遠程火力營地.這邊拍著成片的大炮,不過全都處于待命狀態,而且好多炮明顯是剛運過來的,還在組裝中.場地上一大堆工程技術類的玩家和戰斗職業玩家忙的不亦樂乎.

從這一路上搞來的信息中我們一眼就看出了這是器械火力營,而我們要找的那個其實應該是法術火力營.《零》是一款混合游戲,科技和魔法兩個方面都可以發展,所以遠程火力方面就分出了科技系的火藥武器和魔法系的戰略魔法.

"喂,你們幾個在那站著干什麼?"一個像是負責人的家伙跑過來問道.

"我們是法術火力營的."

"靠,你們法術火力營的跑我們這邊來干什麼啊?我們這邊都忙死了,你們快回自己的營地,別在這邊添亂了!真是的!"

那家伙罵罵咧咧的走了之後我們很容易就打聽到了法術火力營的位置,然後直接穿過這邊的器械火力營向那邊走去.其實兩個火力營之間並不是靠在一起的,這主要是因為器械火力贏的科技系武器動靜都比較大,而法術系這邊又需要相對安靜的環境,而且為了防止整個遠程火力體系都被敵人一鍋端掉,所以兩個火力營地是分開的.

當我們找到法術火力營的時候天已經基本黑了,遠處鐵十字城的城牆看起來就像一條黑線.那時不時閃亮幾下的光點就是一些大范圍魔法或者是重炮的炮彈爆炸產生的光芒,不過由于距離太遠,我們這邊是聽不見什麼聲音的.黑夜給我們的滲透計劃提供了不少好處,其中比較重要的一條就是敵人的主要指揮人員都下線了,現在正是換班時間,也是最混亂的時間.嘿嘿,讓我看看從哪里下手比較容易打聽出那個技能的相關信息.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對自己說的話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 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