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一百九十二章 囂張的巫妖  
   
第十六卷 第一百九十二章 囂張的巫妖

經過我的提醒夜之子總算明白了原因,不過我卻開始頭疼了.很明顯那個亡靈已經發現我們了,而他並不想見到我們,或者說他對我們懷有敵意.一個亡靈如果他不想見到誰,那麼隱藏或者逃跑都比別的生物要強的多,最起碼亡靈可以穿透物質這個特性絕對是逃跑的最佳技能,而且亡靈可以不吃不睡,它們可以在一個地方一躺幾千年不帶動一下的,自然生物哪有這個耐信?因此跟他們玩守株待兔或者困守圍城都是沒用的.即使以我身邊這麼多的黑暗生物,干掉一個亡靈軍團都很容易,找到一個不想見我們的亡靈卻是困難無比.

"你在想什麼?"發現我半天不說話,松本正賀似乎注意到了些什麼.

"我在想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們見到那個亡靈."

"等熔岩噴發結束了我們再沿著通道去找不行嗎?"

"熔岩噴發結束是很快,可是通道里的岩漿怎麼辦?地表的熔岩可以用水冷卻,地下的部分只能等它自然冷卻,沒有一兩個月時間根本別指望它會冷卻,再說冷卻的熔岩就是石頭,到時候熔岩會封住整個通道,難道你要我們在旁邊沿著凝固的熔岩一路打洞去找?再說你怎麼就能確定那只亡靈他不會馬上搬家呢?"

松本正賀被我一連串的問題轟的滿頭金星,他是真的沒想到還有這麼多問題.

我正想接著批松本正賀,忽然就感覺到夜之子在拍我,回頭一看夜之子正指著前方."干什麼?"

"我覺得你不用考慮怎麼見到那個亡靈了,因為我覺得你只要抬頭就能見到他了."

"嗯?"我一抬頭果然見到了那只亡靈,不過見到這家伙的樣子卻讓我愣了一下."怎麼是個歐洲亡靈?"

亡靈這東西全世界到處都有,唯一的不同是各地的亡靈種類不太一樣,像歐洲的骷髏和巫妖,埃及的木乃伊以及中國和日本的幽靈,這些都是比較出名的亡靈,可問題是日本這地方從來就不會出現巫妖這種東西,可偏偏我面前就站著一只巫妖,而看它的面孔居然還是亞洲人種.他要是個白人的形象,我到是會懷疑這是歐洲的亡靈因為某些特殊原因跑到了日本,可他偏偏是個亞洲人的形象,這可就奇怪了.雖說玩家中因為移民的問題在歐洲地區出現亞洲人種也很正常,但游戲中的NPC可是絕對地源化的,這亞洲版的巫妖就比較古怪了.在中國地區到是有巫妖這種亡靈生物,但是日本這地方的亡靈排他性可是很強的,即使有巫妖也應該被干掉了才對啊?

"你們是什麼人?"沒等我想明白他的身份,那只巫妖居然就先問起了我們的來曆.

"關你唔……"麻宮雅典娜的後半句話被我捂回了她的嘴里.

"我們是來找一個強大的亡靈的,他在幾天前干掉了這片地區的山鬼首領."

"沒錯,那是我干的.你們過來難道是想為它報仇?真沒想到一只山鬼也能請來這麼強的幫手."

"那個,我們其實不是他請的幫手,再說他都被你干掉了還怎麼請幫手呢?"

"這個我不管,既然出現在我的地盤,那就要接受我的測試."

"測試?測試什麼?"

"測試你們是否夠資格做我主人的手下."

"你還有主人?"

我的頭盔目鏡上的負能量檢測一直就沒關閉,眼前的巫妖能量強度高的驚人,即使是我在黑暗神殿碰到的那對巫妖兄弟都沒有這家伙實力強大,可是他居然說自己還有主人,這可就問題大了.黑暗神殿那倆巫妖的主人就是迪坦斯,也就是黑暗主神,也就是說夠資格當這種級別巫妖的老大的至少也得是迪坦斯那種級別的存在,那也就是說……"這里還有一名神靈?"

"什麼?"這聲是我周圍的松本正賀他們問出來的,因為他們顯然被我的話嚇了一跳.

那個巫妖略帶驚訝的說道:"就算你猜到了又怎麼樣?接受我的測試,或是死,你可以自己選擇."

"我選擇先把你打服了再問清楚情況."在我說話的同時我已經消失在了幸運的背上,一道旋風卷過之後我突然出現在那只巫妖的背後.那只巫妖反應也不慢,一個死亡幻影閃出去能有七八米遠,連我的刀氣都沒能沾到他的邊.

"速度不錯."那只巫妖囂張的評價道.

"你的速度可不那麼令人滿意?"我也突然說了這麼一句,那只巫妖剛想反駁,忽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殺氣,趕緊向下猛的一降,結果還是沒能完全躲開,肩膀上被帶出了一道大口子,雖然很快就恢複了,但畢竟是受了點傷.

那只巫妖繼續下沖了很遠之後才敢回頭張望,結果就看到國王站在他剛才站的地方正凝視著他.那只巫妖看到國王的眼神就是一愣,跟著立刻皺起了眉頭死死的盯著國王的眼睛.實際上國王看他的那一眼不是普通的眼神,而是亡靈系高端生物特有的技能——死亡凝視.和大部分人想象的不一樣,死亡凝視對亡靈其實也是有效果的,只是沒有對活人那麼強烈而已,這個巫妖既然是高等亡靈當然也會這招,所以他就不自覺的和國王開始了死亡凝視的對抗.死亡凝視說白了就是從敵人那里吸取靈魂力量補充自身,他們兩個現在在那對著吸,于是就形成了一個循環通道,但是國王畢竟不是擅長這方面的亡靈.嚴格意義上講國王類似亡靈騎士,比較適合物理類的戰斗方式,而死亡凝視卻屬于靈魂技能,雖然作為英靈這種高級亡靈國王也會這個技能,但用起來威力就大不如那只巫妖了.不過雖然不如巫妖的死亡凝視厲害,但僵持一段時間還是可以的.這就好比兩個游泳池互相抽水,其中一個游泳池的水泵比較大,最終可以把另外一個水池完全抽干,但畢竟這需要很長時間,要是單對單這到沒什麼,反正遲早能把國王吸死,可問題是現場又不是就他們兩個在?

"給我下去."沙夜子毫無征兆的突然出現在巫妖身邊,一記鬼爪就把那只巫妖打的慘嚎著摔了下去.那只巫妖本來被鬼爪抓一下到問題不大,可他正在和國王拼死亡凝視,他這邊突然遭到攻擊,自然就遭到了兩個技能的聯合沖擊,所以傷的相當嚴重.

我張開翅膀輕飄飄的落在那個巫妖身邊,那個巫妖還想飛起來,結果剛離開地面就被一道黑色光柱給命中了.光柱打中他之後也沒造成什麼傷害,而是在他身邊形成了一個光圈,而光圈上則連著一道黑線,黑線的另外一頭就在凌的法杖尖端.凌操縱著黑線像條繩子一般把那只巫妖給拽回了地面,任他怎麼掙紮也無法撼動分毫.

"一個小小的巫妖就想在這囂張?"凌將黑線越收越短,最後變成了直接連接到法杖的尖端,變成了好象是用法杖在頂著那個巫妖的樣子,偏偏那個巫妖還根本無法掙脫.

"你是誰?為什麼會束靈咒?"那只巫妖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傲慢和囂張,在凌面前黑暗神級以下的黑暗生物是沒有囂張的本錢的.退役的神那也是只比神低一級的存在,一般的亡靈哪是她的對手?

凌單手握著法杖,另外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啊?還是讓我來提醒你一下吧.你現在是我們的俘虜,所以有權提問的是我們而不是你.當然,你有權利選擇配合我們還是不配合我們,但是我們也有權利選擇是使用點不人道的手段還是不用."那個巫妖剛打算說話凌又補充道:"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亡靈也是可以被折磨的,以你的級別應該知道其實折磨亡靈也是有很多方法的."

凌的美麗本來就是那種很妖異很邪惡的類型,現在說著威脅別人的話,臉上再帶上那似嘲諷似誘惑的笑容,簡直就像個高貴的女王,將一切敢于挑戰她權威的人都玩弄于鼓掌之間.那個巫妖顯然也被凌的氣勢給震懾住了,一般的主宰者那種簡單的帶有恐嚇效果的威勢和凌的這種冰火兩重天的氣勢完全就是兩回事,再高的抵抗力蹦上她都得乖乖的跪倒在她的腳下.

"好了,現在告訴我,你的主人到底是誰?"

"這……!"那個巫妖顯然還是在猶豫,畢竟簡單的靠氣勢可以震懾一個人,但卻不能立刻改變他的思維方式.氣勢僅僅能抵消對方的傲氣和心理防線,但氣勢再前也不能當洗腦用,對一些根深蒂固的思想作用也很有限.

"你不想直接說也可以,我們可以猜,你告訴我們對不對就行了."

可能是那只巫妖不相信我們能猜出來他主人的身份,所以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凌的提議.看到他同意了,我立刻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因為凌的話根本就是個幌子,我們可沒打算真的去和他玩猜謎游戲,我們要的只是他精神松懈的那一刹那.有這一刹那的松懈就足夠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九十二章 囂張的巫妖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巫妖的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