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六卷 第二百零二章 超級訓練空間  
   
第十六卷 第二百零二章 超級訓練空間

在我消失在原地之後我的魔寵們也跟著一起消失在了我的附近,只剩下松本正賀他們幾個傻愣在那里沒搞清楚狀況,直到沒人控制的魅魔打算逃跑的時候金幣才想起來要先制住她.好在那只魅魔剛剛被折磨的時間太久已經十分虛弱了,很輕易的就被再次抓了起來,只是他們卻也找不到我和我的召喚生物了.而事實上,我現在其實就在原地,只不過被拉入了訓練空間,至于我的召喚生物,因為他們都是屬于我的力量,所以自然的也被一起拉了進來.

當我恢複視力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巨大平地.地面是由一種類似橡膠的材質組成的,雖然很硬,但多少還有點彈性,而四面八方的空間都是無限延伸的,根本什麼都看不到,頭頂也是一片虛空.

就在我剛觀察完這里的環境之後,我的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圈光環,光環閃過之後一只白色的光球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光球出現後忽然開始閃爍了起來,而且隨著它的明暗變化還發出了聲音."檢測到龍族使用者登陸,請確認身份編號."

"龍族?身份編號?"我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您不是龍族嗎?"沒想到那個光球居然對我的自言自語也有反應.

"我是多種族混血,最初的游戲登陸時選的是天魔族,後來曾被吸血鬼和狼人咬過,最後還融合了一部分妖魔的血統!"

"您的理解有誤.我詢問的是您在現實中的身份以及您的龍族編號."

"現實中……"我忽然反應了過來,這個光球說的不是游戲里我的身份,而是我現實中的身份.不過這反到讓我更疑惑了,游戲里為什麼需要我現實中的身份呢?不過最終我還是選擇了配合,畢竟這樣的設置肯定是有用意的."我是龍族,身份編號No.0001-0000-0000."

"身份編碼確認,系統核對無誤,開始連接主程序,孵化器系統啟動,操作系統交接."

光球的聲音突然一變,原本機械化的電子合成音突然變成了一個很陽光的女性聲音."Hi……沒想到是我吧?"在聲音出現的同時我面前的光球居然也開始逐漸變形,最終竟然變成了個大美女的形象,只是我看到這個大美女卻是愣住了."女媧?"這不是游戲里的大神女媧,而是現實中我們龍緣集團的人工職能體,也就是基地核心的那根通天塔一樣的巨型主機.

"你怎麼跑游戲里來啦?"

"因為先知系統的啟動,我對自己做了一次全面的升級,去掉了多余的部分,將我自己的體積精簡了一下,不過這樣並沒有讓我的運算能力下降,反到提高了計算速度."

"這和你跑到游戲里來有什麼關系?"

"當然有關系了!我們不是馬上就要開始進入移民倒計時了嗎?所以有些東西就得同步展開了.我現在正在大量制造自己的子系統並偷偷的殖入各國的各種網絡系統之中,以便于我隨時監控世界各地的各種信息.《零》既然有這麼多人口在使用,沒道理我不往這里插入一個子程序吧?何況《零》的服務器就是在我的基礎上簡化了功能的仿制品,反正都是自己的東西,干什麼不滲透進來呢?"

"那你跑來找我這是打算干什麼?"

"是這樣的.因為整個移民計劃是同步進行的,其中有一個項目就是需要提高你們這些龍族成員的戰斗力,因此我直接在游戲內設置了一個叫的連接程序,可以讓你們邊玩游戲邊訓練."

"所以就有了這麼訓練器?"

"不,這個訓練器本來就有,我只是利用了一下它的功能做了點擴展而已.以後你和你身邊的龍族成員都可以在空閑的時候進入這里參加訓練."

"那這里都訓練些什麼呢?"

"主要是格斗技巧的訓練.我利用各種通訊手段從世界各地收集了很多關于格斗的知識,然後我又利用虛擬演算的方式結合各種運動學原理對各種格斗技巧進行了優化組合,最後搞出了一套最適合龍族的綜合戰斗技巧."

"原來如此.那我們是不是先在就要把這套技巧學會?"

"那到不用."女媧說道:"戰斗技巧我會通過數據終端直接傳輸到你們電子腦內的記憶芯片中,之後你們要做的就是熟悉它並將其融合到你們的二級行為芯品中,一旦融合完成,你們就算閉著眼睛也能完成各種複雜的動作了."

女媧說的二級行為芯品其實就是類似人類的神經反射弧一樣的東西,人類對于一些習慣性的動作有可能會在緊急情況下不經過大腦而直接由身體做出反應,這種反應由于省略了大腦思維判斷的過程,所以一般響應速度比較快,我們把這種反應稱為本能反應或神經反射.但是人類的神經反射是通過二級神經元細胞和肌肉組織產生作用的,可我們體內還有一套類似機器人的金屬骨骼,我們的動作實際上是由肌肉和這些金屬骨骼的關節部位安裝的強磁馬達共同驅動的.我們的神經系統僅負責肌肉的動作,這些馬達實際上是由二級行為芯片控制的,因此要讓我們的動作能夠協調並發揮最大力量,那我們的二級芯片就必須具備和肌肉組織類似的反射概念,而二級芯片為了安全考慮采用的是獨立行為分析模式,也就是說二級行為芯片不能直接接受數據複制,而要靠我們訓練來使之自己記住一些習慣性的動作.

"如果這個訓練器是為了鍛煉我們在現實中的戰斗力,那麼我們游戲內的獎勵還有嗎?"

"這個自然是有的."女媧解釋道:"我只是在這個東西的基礎上增加了現實訓練同步功能,它原本的功能並沒有受到影響.對了,還有一個要注意.你們最好盡快回艾辛格的職業聯盟學習一下自己的專署技能,因為我設計的格斗技巧是配套你們現實中的能力來作戰的,因此游戲中的技能拿來在訓練中使用就很容易亂套,所以你們必須盡快去學會那些現實中你們可以使用的技能."

"這個沒什麼問題.不過現實中的技能在游戲中的技能威力如何呢?"

"基本上都是參照現實中的威力計算的,你們不會感覺到太大區別."

"那就好.不過,這個東西到底允許幾個人在里面訓練?"

"理論上它是可以支持無限多人同時訓練的,當然必須有持有者也就是你個人的許可才行.平時你用不到你的那些手下時就把他們都丟進來訓練就行了,還能幫你加經驗,多劃算啊?"

"這也行?"

"當然可以了."

"好的,我明白了.那我先去學技能,等學完了再來訓練."

"好的,不過和你說一下,以後你進來的時候就是訓練系統在這里了,沒事的話我是不會出現的."

"明白了."

我們說完之後我又退出了那個訓練空間,結果剛一出現就聽一串金屬摩擦聲,七八柄刀刃同時架到了我的脖子上.

"真沒想到能在這碰到條大魚吧?"一個帶著戲謔的女性聲音出現在我的背後.

"紅蓮鳳凰?"

"哈哈哈哈!沒想到吧?"

"你怎麼會在這?"

"這好象應該是我要問的問題吧?"紅蓮鳳凰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後說道:"老實交代,你跑到這里到底想干什麼?"

"我自然有我的事情."我嘴上說著敷衍的話心里卻在想別的事情.我剛剛在訓練空間里等于對外界的事情是一無所知,現在的情況有些變化太大,一時之間搞的我有些無所適從.我現在比較關心的問題有兩個,一是松本正賀他們到底如何了.看現場這個情況松本正賀他們似乎並沒有被抓到,可是他們應該在原地守著才對啊?第二個問題就是紅蓮鳳凰到底有沒有看到我們和松本正賀在一起,萬一被她看到了,那我們和松本正賀的關系就算是徹底暴光了.不過反過來一想似乎又不太可能.我被訓練空間裝進去之前我的魔寵都在附近,也就是說紅蓮鳳凰在我和我的召喚生物被收進訓練空間之前應該還沒到附近,不然肯定會被我的召喚生物發現才對.

"別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了."紅蓮鳳凰看到我不肯說實話的樣子就得意的說道:"哼哼,我剛剛看到松本正賀和她的小情人了,還有你們行會的那個什麼金幣鬼鬼祟祟的跟在後面.老實交代,是不是你們發現了松本正賀的什麼秘密打算趁機占便宜?"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身為俘虜就要有俘虜的自覺,你現在可是我的俘虜,難道不應該說實話嗎?"

"你怎麼就認定我是你的俘虜呢?"我在問話的同時突然人影一閃,圍著我的那七八個日本玩家就一起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嘁,一群廢物!"

"你……!"紅蓮鳳凰對眼前這個景象真是沒話說了,七八柄刀架到我的脖子上本來以為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了,沒想到居然頃刻之間就攻守異位了!"算了,我早該想到這些廢物控制不住你這樣的高手的!"

"知道你還讓這些廢物上?"

"可是你就算從他們的控制下跑出來了又能怎麼樣?"

"難道你還有什麼後招嗎?"我有恃無恐的問道.

"當然."紅蓮鳳凰突然拍了兩下手,只聽嗚的一聲沉悶的風壓聲,一棵大樹從很遠的地方筆直的朝我飛了過來,促不急防的我瞬間被樹干撞飛了出去.那棵大樹就這樣頂著我一路砸進了旁邊的樹林很深才徹底停了下來,紅蓮鳳凰得意的順著那道被撞出去的通道看向前方那棵大樹大聲喊道:"感覺如何啊?我的紫日會長?"

"一點也不好!"伴隨這聲回答,那棵大樹竟然在紅蓮鳳凰驚訝的目光中緩緩的豎了起來,跟著樹冠突然一擺被扔到了旁邊的樹從中,而我則毫無無損的站在那里拍著手上沾上的木屑."這個岩石巨人就是你的最後底牌?"我不屑的看向樹木飛來的方向,那里此時正站著一個身高十米以上的岩石巨人,剛才的大樹就是他扔過來的.

"怎麼?難道他不配做你的對手嗎?"

"就憑它?"我再次看了眼那個大塊頭,然後隨手一指,一道黑影閃過之後那尊石居然突然被一個巨大的黑影猛然撲倒在地.紅蓮鳳凰驚訝的回頭去看時只看到一只機械大猩猩正在揮拳猛砸地上的石巨人,那個石巨人幾乎是沒有任何反應就被砸成了一堆碎石."好了,我覺得玩笑開夠了,我現在可沒心情和你在這玩過家家,你還是另外找人陪你吧!我要先閃了!"在我說完的同時我的腳下突然爆開,一大團綠色的蔓藤從地下彈出將我拉入了地面之下,等紅蓮鳳凰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完全消失了.

借助玫瑰藤的幫助我在地下快速移動到了很遠的地方才重新回到地面,然後召喚出夜影騎了上去瞬間就在森林之中跑出了很遠.一邊讓幻影全力奔跑,我一邊接通了松本正賀的水晶通訊器.

"紫日?你出來了?"

"你們在哪?"

"呃……反正還在這片森林之中!"

"我為什麼會看到紅蓮鳳凰?你們被抓了嗎?"

"沒有.金幣小姐提前發現了他們,然後我們就想了個辦法,由我和雅典娜偽裝成正在做任務的樣子,然後金幣小姐他們裝成是盯梢的跟在我們後面."

我不自覺的點了點頭,這個辦法到是不錯,既可以一起移動,又可以避免被別人發現松本正賀和我們是一伙的."很好."

"呃……不太好.那些人還在跟蹤我們,我們不得不保持這樣在圍著你消失的地方繞圈子!"

"什麼?你們在繞圈子?"我想了想道:"等下,你們是在順時針繞圈還是在逆時針繞?"

"順時針."

"距離我之前進入訓練空間的那個地方的半徑是多少?"

"大約五公里吧!"

"好的,我知道了,你們繼續,我來搞定那些尾巴."

既然知道大概的范圍就好找多了.松本正賀他們在繞正圈我就反過來繞,這樣應該很快就能碰上.翅膀一抖大量銀色的羽毛飄落下來瞬間變成巨大的燭蜂分散飛了出去,它們就是我的眼睛和耳朵,我可以借助它們監視附近很大一片區域,絕對不會漏掉任何一個經過的生物.

借助燭蜂的幫助我很快就找到了松本正賀他們,正如他所說的一樣,金幣和夜之子他們正裝的鬼鬼祟祟的跟在他們後面,而在夜之子他們後面還有一群日本人在跟蹤,儼然一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架勢,但他們卻沒發現樹木的陰影中一道更加危險的目光已經注意到了他們.

我小心的找了個地方潛伏了下來,然後放松本正賀和夜之子他們走了過去,等到那些跟蹤夜之子他們的日本人也走過去之後我才從藏身的地方鑽出來悄無聲息的跟了上去.跟蹤者一共七個人,四個忍者,弓箭手,戰士,法師各一名.走在隊伍最後面的是法師,相對前面的人來說他比較不容易隱藏行蹤,所以不得不跟的遠了一些,這也正好給我下手的機會.

悄悄的摸到那名法師側面靠前一點的一處位置,走在他前面的戰士還在小心的向前摸索著前進.我小心的將複仇者上的弩箭拿了下來將龍筋索掛了上去然後裝回了複仇者上,跟著瞄准最後那名法師前方一點的一棵大樹,手指一動弩箭就帶著龍筋索飛了出去."哆"的一聲輕響弩箭就插進了那棵大樹的樹干之中,戰士和法師都聽到了聲音,但是因為聲音太小,加上一下就消失了,所以兩個人也沒太注意而是繼續向前走.我將龍筋索拉緊使其繃的筆直,跟著向龍筋索上輸入魔力.我的龍筋索沒有魔力的時候就是根超級堅硬外加超細的絲線而已,但只要輸入了魔力之後它就是根超級鋼絲鋸,能夠瞬間將金屬制品削斷,至于切人那更是簡單不過.近乎透明的龍筋索細如絲線,不注意根本無法發現,那名法師還在向前走,但是突然他的脖子就撞上了龍筋索,雖然他立刻感覺到了疼痛,但由于太過突然,所以在他反應過來要減速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繼續先前移動了差不多十幾厘米的距離,而就這十幾厘米就已經足夠了,畢竟人的脖子也就那麼點粗細而已.

走在前面的戰士忽然聽到了咕咚一聲,跟著就感覺到有熱熱的液體灑到了自己身上,他摸了一下頭上的液體在將手拿到面前一看立刻嚇的猛然轉了過來結果只看到自己的同伴無頭的尸體噴著血倒了下去.

"有敵人!"那家伙壓低聲音喊了一聲,那樣子既想讓自己的同伴注意到又怕前面跟蹤的人聽到,實在是搞笑,不過此時我已經收回了龍筋索退到了很遠的地方.趁他們向被襲擊的人那里聚集的時候我又跑到了最靠前的那個忍者附近.他本來是走在隊伍最前面的,現在大家一起往回跑他就變成了最後面的一個.我迅速移動到了他的背後,這家伙反應還不錯,竟然提前感覺到了我的接近,就在我打算發動攻擊前他突然猛的一個轉身打出了一排手里劍,但是很可惜,所有的暗器都被我面前的水銀盾自動擋了下來,甚至連聲音都沒發出一點.那家伙看到我之後剛想出聲提醒同伴就看到我猛然貼到了他的面前,手腕一翻,三根刃爪瞬間穿透了他的咽喉,他只能拼命的抓住我的手腕想把我的手拔出來,但快速流失的血液也帶走了他的力量.他想喊,可是最終只能無奈的噴出大量血沫.我就這麼看著他完全軟了下去之後才嚓的一聲收回人刃爪向後退去最終消失在了森林的陰影之中.

跑在第二的忍者因為聞到了血腥味而回頭看了一眼,結果只看到自己的同伴躺在遠處的大樹邊,他立刻叫了起來."該死,襲擊者不止一個!"

其他人一聽也不再往那個被干掉的法師那跑,而是迅速聚集到了一起圍了個小圓圈將那名箭手放在了中間.在目前這個情況下法師被干掉了箭手就是團隊最強傷害輸出人員,因此這個隊伍無論如何也不能再損失弓箭手了,只是他們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一些.就在他們完成了圓圈陣的同時地面突然發生了坍塌,十幾根藤條猛然穿出地面將那名弓箭手拉入了地面下,外面的忍者和戰士聽到聲音猛人回頭卻只看到弓箭手的一只手抓著卡住了洞口的長弓,他們剛打算去救就聽咔嚓一聲弓身被整個拉斷,箭手的最後一只手也消失在了地面上的那個洞中.

"該死,該死,該死,到底是什麼人在襲擊我們?"戰士忍不住大吼了起來:"有種就出來和我們正面對抗,這樣藏頭露尾的算什麼本事?"這種連續的襲擊對人的心理壓迫太強,玩家雖然經常戰斗,但畢竟都是現實中的普通人,能有多好的心理素質?

戰士正在那發狂,忽然就看到一支箭遠遠的飛了過來噗的一聲從他的口中釘了進去並從他的後腦穿出了半截,就這樣箭的余勢仍然沒有耗盡,硬是帶著那個戰士的尸體飛了起來哆的一聲釘進了旁邊的一棵大樹將戰士的尸體釘在了樹干上才徹底停下來.

七人小隊眨眼之間就剩下三個忍者,這種損失速度讓剩下的三個忍者徹底失去了和我戰斗的勇氣,他們全都朝來時的方向拼命跑了過去希望可以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只是這種沒有任何防備的瘋狂逃跑其實才是最危險的行為.跑的比較快的兩個人從一棵大樹旁邊急匆匆的跑過,跑在後面的第三個人也跟著跑了過去,只是輪到他的時候樹後突然閃出一個全副武裝的人猛然橫著揮出了一劍,借助他自己的沖力將他自己給攔腰切成了兩斷.

那名忍者的尸體落地的聲音並未被前面正在拼命逃跑的人注意到,但是他們兩個也沒啥好家伙,一根繩套突然飛了過來套在了後面那個家伙的腦袋上,繩索剛一套住他的脖子立刻被拉緊,嚓的一聲那家伙的腦袋就掉了下來,他的身體繼續跑了幾步之後才被樹根絆倒.最前面的那個家伙不是沒聽到同伴被襲擊的聲音,只是他現在已經嚇破了膽,根本不敢回頭去看只知道要拼命跑.

我看著那家伙跑出很遠才遠遠的射出一箭,然後就看到那家伙一下摔了出去.我的複仇者可是帶精確瞄准的,只要是在射程內一般就不會射偏,何況那家伙連躲都沒躲.

搞定了這些家伙之後我才追向了前面的夜之子他們,很快追上他們之後又叫停了松本正賀一起向著一個方向走了過去.在和他們交談的過程中我才知道原來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他們居然還遇到了很多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魅魔居然跑掉了,不過這個是因為任務的原因.這個地方的一個高級生物突然出現救走了那個魅魔,然後留下了一個線索.原來那個魅魔不是松本正賀的那個任務的終極目標,那個任務並沒這麼簡單,救那個魅魔的家伙才是關鍵人物.那是一名鬼神.日本人說的鬼和我們國家的鬼意思是不一樣的,我們國家所說的鬼在日本其實應該叫幽靈,而他們說的鬼應該是指那些青面獠牙的惡鬼和部分神族分支.救走魅魔的這個家伙就是神族,他的實力應該是鬼神級的,也就是具備了正統的神級實力,應該會比魅魔還要樣一些才對,而且這個家伙還是個戰斗型的神級,和魅魔那種靠外力的還是有很大區別的.那個家伙雖然救走了魅魔,但是卻囂張的報出了自己的住址和名號讓松本正賀他們不服就去找他單挑,勝了的話可以再把魅魔搶回去.

我做任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這樣的強力生物突然橫空殺出不是任務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他一定代表著任務的下個環節,松本正賀的超級技能就算不在他身上也得從他身上找線索才行,所以我們是無論如何都得去見見這個家伙了!

聽完他們說的事情後我就和松本正賀他們計劃了一下,大家還是先分開,讓夜之子他們先和松本正賀去做任務,我自己則先回趟艾辛格,那個訓練空間要先把技能學了才能用,所以我想先抽空回去學技能.和松本正賀他們說了一下之後我們就分開行動了起來,而松本正賀和夜之子他們則繼續使用之前那種一個走前一個跟在後面的方法向目標地點前進,這樣計算碰上別人的日本人也不會出岔子.

回到艾辛格這邊之後我就直接殺奔職業技能管理所,要說起來本行會的職業技能管理所我還真是第一次來,這地方傳授的都是大眾化的技能,偏偏我還是另類到沒變的職業,所以這里的技能我是基本用不上的,干脆就全都沒學.不過今天既然來了,那也就不用省錢了,直接找這里的負責人帶我進去把所有能學的技能全給學了一遍.

職業技能管理所的技能屬于大范圍的通用技能,就好比基礎劍術這個技能,明顯就是再普通不過的技能,學習的要求也是范圍很大,只要你可以使用戰士類的戰斗方式就可以學,根本不限定特殊職業.不過這些通用技能也有些很強的特點,那就是凡是基礎技能基本全都是無限升級型加全被動型.還拿基礎劍術來說明,這個技能就有基礎技能的普通特點.首先它是全被動技能,也就是只要你學過就能用,不需要主動啟動,也不消耗你任何的魔力或者體力值.這種完全被動型的技能一般玩家都會盡量學全,因為這畢竟是一次投入終身受益的東西,誰會嫌自己戰斗力太強呢?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無限升級,只要你學會了基礎劍術這個技能,那麼只要你以後用劍戰斗,那就會不斷的鍛煉這個技能,而且這個技能是沒有上限的,它會一直提升下去,只要你夠勤奮,理論上是可以做到靠這一個技能打天下的.

當然了,職業技能管理所的這些被動基礎技能我也基本都學過,只不過不是在艾辛格這邊的管理所學的,因為我學那些技能的時候艾辛格還沒被我們重建起來呢!

今天到這邊掃蕩了技能列表中所有我能學的技能後我就立即跑到行會會議大廳打開了訓練空間鑽了進去.我現在非常想看看這個訓練空間的具體效果如何,要是真的像女媧說的那樣就好了.可以像空間裝備一樣把我的召喚生物全都放進去,還能讓他們在里面隨時的幫我賺經驗值,這簡直跟掛機外掛差不多了!

再次進入訓練空間後那個光球又出現了,只是這次他說的話卻是不一樣了."請選擇您要進行的訓練等級."

"有哪些級別可以選擇?"

"如果你覺得自己的表現比較普通可以按照自己的級別設置等級,但是如果您的實力超越同級玩家很多,那麼這種設置可能會不太准確,您也可以往自己的級別上加幾個級別上去,這樣就會比較接近您的個人實力了.當然,如果您一般打不過自己的同級玩家,也可以在自己的現有等級上減幾級試試.不過只要不超過您的目前等級,您完全可以隨便定個級別,因為本訓練空間是逐漸提高難度的,就算初始設定有問題,多贏幾場之後自然就會調整到您對應的實力級別了."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說道:"那麼我希望先從一千二百級開始訓練."我現在是一千一百九十級,離一千二百級差距並不大,何況我本身的實力比同級玩家強出很多,定一千二百級還算我比較保守了.要是以我自己的完整估計,大概一千三百級才是真正適合我的等級,只是我不敢設定的太高,萬一太多,一上來連著失敗可就不好玩了!

"測試等級確認,開始生成測試訓導員.第一次測試將是沒有懲罰的實力評估回合,本空間將根據比賽情況測算出您的各種數據,以便于以後制定有針對性的訓練計劃.現在測試開始,您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和技能進行攻擊,空間內的技能使用不會影響到外界,退出訓練時除了獎懲結算之外不會影響您的任何屬性,所以您可以放心使用各種技能和一次性物品.訓練結束後它們都會還原.您在訓練過程中可以隨時要求中斷訓練,場地將被保存,下次登入時將自動從上次保存狀態開始繼續.本局最終勝負以完全消滅地方為結束.測試正式開始."

隨著光球的提示,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只全身晶瑩璀璨的骷髏兵,好象他的每根骨頭都是水晶一般,漂亮的簡直像個藝術品,而且這家伙的腦門正中心還鑲嵌著一塊很大的紅寶石,看起來相當的漂亮.不過漂亮歸漂亮,我可不敢因為這家伙是個骷髏兵就掉以輕心.我可是黑暗系出來的,那些骷髏什麼的我不比亡靈法師了解的少.眼前這只骷髏兵一看就是鑽石級骷髏,而且最討厭的是他的額頭上的那塊紅寶石.一般的骷髏就算進化到鑽石級額頭上也是光禿禿的,只有一種骷髏會在腦門上長寶石,那就是骷髏召喚師.

一般人可能不了解骷髏召喚師,這些家伙的特長就是召喚骷髏,而且和亡靈法師的召喚骷髏不一樣,他們可以召喚最高比自己低一級的骷髏,而且幾乎沒有數量限制.如果說亡靈法師召喚的那叫骷髏海,那骷髏召喚師召喚的那就是骷髏海嘯,而且還是末世天災級的.

作為一個將戰斗意識強化到本能狀態的龍族,同時作為全游戲戰力榜第一的強人,我的戰斗意識是非常之強悍的,在看到這東西的同時我就意識到了不能讓他召喚骷髏,否則就算最後戰勝他我也得累個半死.

"追魂箭."嘭的一聲一道金光射出,那個骷髏召喚師身邊一閃,突然多了一大片骷髏,但是那片骷髏卻在出現後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又消失在了空氣中,因為那個骷髏召喚師已經被那道金光爆頭了.

光球的聲音緊跟著響了起來."第一次測試完成,因為完成時間過快導致測試數據不夠全面,因此增加一次無懲罰測試,根據勝利情況下一測試等級將提升至一千三百級."

"靠,不是說每次一級嗎?怎麼一下就跳了一百級啊?"

"每次一級的提升是在您的實力達到測試對應級別後,因為您的實力提升是漸近式的,因此本訓練空間也會以比較緩慢的速度增加難度以便于培養您的實力提升,但是目前本空間正在測試您的基礎實力,因此需要大范圍的調整難度以便盡快找到合適的難度.由于您剛才的勝利,您將得到一次勝利獎勵."

"勝利獎勵是什麼?"

"勝利獎勵就是每次訓練勝利後的獎勵,具體內容根據每次勝利的情況不同會頭所變化,您的訓練成果越優異,獎勵越高.本次獎勵是使用遠程攻擊時增加一萬點額外傷害值."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二百零一章 果然如此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二百零二章 超級訓練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