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一章 老子要當鱷魚  
   
第十七卷 第一章 老子要當鱷魚

"有沒有搞錯,為什麼我每次下線都要出點狀況啊?日本人是不是看好了我不在所以特意來搗亂的啊?"

"老大,這次不是日本人搗亂,而是國內出了狀況!"

"國內?國內能出什麼狀況?"

"是國內的佛門勢力!"

"佛門?他們不是被我們趕出中國了嗎?"

"問題是人家根在印度那邊呢!我們把這邊的滅了那邊還有一大群呢!"

"難道他們又打回來了?"

"不但打回來了,而且還把我們行會剛盡力的一座後方的據點城市給干掉了!"

"啥?據點城市?"

"就是那種囤積物資的城市."這個說話的會員說道:"你平常不太管行會里的事情,所以這個不知道也屬于正常情況,我們行會里因為經常能搞到一些非常重要的物資,全都堆在艾辛格有些不方便,所以就建立了一些專門用來囤積物資的倉庫城市,這樣的城市就是據點城市,最近剛完工的這座城市前天才剛運進去一披星塵沙和精煉魔粉,價值好幾個億水晶幣呢!沒想到竟然被佛門給一鍋端了!"

"啥?幾個億的物資被佛門給一鍋端啦?"之前聽到佛門反擊我們的城市我還沒啥反應,現在一聽幾個億的物資被一鍋端了幾乎就要蹦起來了."玫瑰呢?"

"玫瑰小姐正在調集別的城市的物資應付這次損失帶來的供應鏈條斷裂,希望盡可能的減小損失."

"鷹他們呢?"

"兩位副會長現在都在前線回不來."

"前線?哪邊前線?"

"鷹副會長在歐洲前線,紅月副會長在日本那邊的前線."

"那這邊被襲擊的城市呢?沒人組織反擊嗎?"

"不是沒人組織,而是已經沒辦法組織了!"那個會員無奈的說道.

我雙手抓著那家伙的衣領幾乎將他從地上給提了起來."為什麼?"

"佛門那幫家伙根本不占領城市,他們破城之後就跟土匪一樣執行了三光政策,現在那座城市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佛門的人並沒有占領城市,我們就算想打也沒地方下手啊!"

我點點頭放下了這個會員."對不起,我太激動了!我先去軍神那里,你該干什麼自己去忙吧!"

"沒關系的,會長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我無力的擺了擺手然後猛的一個轉身,身後的披風呼的一聲甩了開來.那個玩家看著我風風火火的走掉了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而我則迅速的趕到了軍神所在的地方."報告情況."

軍神看到我進入他的行會總控制室也沒發出疑問,聽到我的命令之後立刻就開始執行了起來,整個房間的半球形瓊頂立刻變成了一面巨大的投影熒幕,一張中國地圖顯示在了正前方的屏幕上.畫面先是將一個點標了出來,然後又拉大到可以看的見城市山川河流的地步,然後軍神一邊對照著畫面的變換一邊解說了戰場情況.總的來說這次佛門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行會最近正在發展國外的戰斗,根本沒想到這種時候居然會後院起火,相比之我們行會駐紮在國外的那些跟刺猬一樣的要塞城市,國內的城市大多只建立了一層簡單的城牆,畢竟我們之前也沒想到這種時候還會在國內發生這種事情.

軍神在報告完了具體的損失和戰斗經過之後又將佛門的情況投射了出來."這是我們的情報系統最近剛傳回來的信息,顯然之前的滅佛行動進行的並不徹底,我們國家還剩余了不少佛門的潛藏勢力,但這只能說是一些火種,是他們誘發了這次的'大火’,但火焰的'燃料’卻不是這些'火苗’本身,而是我們國家內的一部分親佛門或者有著各種利益訴求,甚至只是為了一點點的眼前利益的普通玩家."說到這里軍神通了一下,回頭看了下我的表情.

"繼續."我陰沉著臉說道.

軍神又轉了回去開始解說起來,但我的臉色卻是越聽越糟糕.我真的沒有想到人類的劣根性居然能頑固到這種程度,難怪老爸他們要頂著各方面壓力進行龍族的發展計劃,如果放任人類再這樣發展下去遲早有一天人類會把自己全部害死.聽起來這次佛門襲擊我們只是簡單的一次報複事件,但仔細看一下就會發現其實這次事件暴露了很多我們國內玩家本身的問題.佛門雖然是牽頭的,但這次進攻中的主力卻不是佛門的人.他們通過開空頭支票的方式以我們行會囤積的物資為誘餌將很大一群普通玩家給拉上了他們的戰車,而這些人顯然是知道我們行會是目前開始的國戰中擋在中國和日本之間的最強之盾和最鋒利之劍,然後就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有人會為了一點點的物資去襲擊我們這只保護他們的盾和捍衛他們的劍,這是一種什麼樣的人能干出來的事情?這根本就是一群傻子才能干出來的事情,而偏偏這樣的傻子居然還多到了能夠將我們行會的城市給打下來的地步.雖然我不知道那個被攻陷的城市防禦力量到底有多少,但我們行會的城市就算只是二線城市其防禦力也不會真的弱到不堪一擊的地步的,最起碼對手的數量要足夠的多,否則光是我們行會每座城市外部的守護'晶菱’這一關就過不去.這些魔法生物是我們行會建立城市後第一道的防禦線,雖然其等級不高,但數量異常恐怖,如果對手不付出一些慘痛的代價是肯定不可能突破這層防禦線的,而這幫傻子還就突破了.更讓我氣的渾身發抖的是在城市被洗劫之後竟然還有很多零散的玩家來城市里撿破爛,並且還因此和我們行會之後趕到的救援隊打了起來.聽到這里我簡直想把這些人抓過來敲開他們的腦袋看看里面裝的是不是大便,這簡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嗎!

"能查出參加這次行動的具體是哪些人嗎?"

"大致能分析出一些,但是肯定會有疏漏的."

"能發現的人都列為黑名單,設定這些人為本行會的敵對人員.通知本行會全體成員,以後不管在任何場合,一發現這些人立即予以消滅,如果實力不如對方可以叫增援,這種先例絕對不能開,殺不住這陣風我們行會以後就要把本行會以外的中國玩家全都當成敵人看待了!"

軍神也點了點頭."我的邏輯分析單元也贊成你的決定,我會下發命令並且啟動每個會員身上帶的信息系統,這樣只要名單上的人出現在我們行會的人員身邊就會被識別出來,即使我們的會員記不住那麼多人我也可以通過他們的個人信息水晶發現那些人."

我點了點頭."你馬上去辦,我要去現場看看情況."

"明白."

這次的事情真的是把我氣的不輕,在我們行會為整個中國的玩家擋住了外部壓力的情況下居然還有人在背後捅我們刀子,這是什麼情況?這比漢奸還要漢奸.二戰時期日本人入侵的時候雖然也出過不少漢奸,但他們是因為怕死,多少還能算是有個理由,而這些人呢?佛門又不是什麼超級勢力,也基本不可能威脅到他們的安全,他們居然會為了那點空頭支票就公然洗劫我們的城市,我就想不通怎麼這年頭白癡這麼多!

帶著一肚子氣出現在被襲擊的城市的傳送陣中後我簡直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望著這滿目瘡痍的城市我簡直不敢想象這是我們國家的人自己干的,這哪是對自己國家的城市該干的事?這簡直比當年的南京大屠殺還要過分,城市里基本上沒剩一座完好的建築,到處都是被大火熏黑的殘垣斷壁,雖然已經過去兩天了,但不少地方至今依然還在冒著濃煙,一些本行會的勞工和NPC士兵正在清理廢墟,在那些廢墟下面時不時的還能翻出一些自由NPC的尸體,這些玩家居然連自由NPC都沒放過,要知道游戲中的玩家雖然也有輔助職業,但總體來說玩家都是不適生產的,而《零》又是一個完全模擬的真實世界,其中的物資並沒有一絲一毫是變出來的,全都是通過自由NPC的各種勞動生產出來的,而且自由NPC本身也是玩家行會征集NPC士兵的主要來源,對一個游戲內的國家來說這些自由NPC就是一種資源,而且是最重要的一種資源,我很難想象任何一個智力正常的人會把本國城市內的自由NPC給殺光,就算我們和日本人打來打去的也都沒有故意殺過任何一個自由NPC,這些我們自己國家的玩家居然連我們城里的自由NPC都給殺光了,這還是人類的行為嗎?野獸都知道要保護自己的食物資源,這些人居然破壞起自己國家的資源就跟玩一樣,他們還是有智力的人類嗎?

"會長!"一聲問候的聲音出現,接著周圍就會長會長的喊個不停,所有看到我出現的人都停了下來,顯然很多人都沒想到我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我只能向路邊大致的點著頭算是回應大家的問好,只是看到現在的場面我的心情實在是好不起來.一路走過來除了廢墟還是廢墟,這里簡直比當年被空氣燃料彈摧毀的新南京還要慘,我後來不得不提前返回了艾辛格,因為這邊已經基本沒什麼可看的了,除了廢墟我實在找不到還有什麼可以看的了!回到軍神身邊之後我又補了一條命令."命令所有情報機構給我找出那些參與襲擊的個人或者行會的位置,調二十支獵殺小隊專門負責對這些人的鏟除工作."

"命令已經下達了."軍神快速的搞定了命令的發布,然後轉而問我:"人類是不是認為叛徒比敵人更加可惡?"

"我已經不是人類了,所以我的回答未必代表人類的思維,但至少我覺得是這樣的."

軍神點了點頭又轉回去忙他的工作去了,似乎剛才從未說過話一樣.我想了想還是覺得這事似乎並不是我們自己的事情,因為佛門就算卷土重來也沒必要把目標定在我們身上,真正滅了佛門的其實應該是天庭而不是我們行會,所以佛門要報仇也是找天庭的麻煩,找上我們只不過是一個開始的信號,我們在這次的事件中就是那因為城門失火而遭殃了的池魚而已,怎麼想都冤的很.

"哼,居然敢拿我當池魚!"我想了想再度對軍神道:"馬上給我把佛門所有可能的藏身地點都給我列出來,我非把這幫耗子翻出來不可.老子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冰霜玫瑰盟不是池魚,就算是,我們也是條史前巨鱷,敢打我們的主意就要有被老子咬下塊肉來的覺悟!"

軍神的速度超快,很迅速的就給出了一份綜合分析了我們行會所有的情報後得出的佛門可能的藏身處列表,而我則在拿到了列表之後立刻轉身跑去了傳送陣.我當然不是去直接找佛門的麻煩去了,雖然氣的不輕可我還沒到暈頭的地步,龍族的最大好處就是感情不會影響理智.就算佛門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龐然大物了,但它畢竟曾是可以和天庭分庭抗禮的存在,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爛船還有三千釘,即使是現在破爛不堪的佛門也不是我一個人就能跑去踢館的.既然這次我們是被殃及的池魚,那就沒道理什麼損失都由我們來承擔吧?天庭這道城門不頂前面總不能真讓我們這些池魚去頂吧?就算我們是大鱷魚也不能傻了吧唧的幫別人忙吧?

當我到達天庭之後守衛南天門的天兵看到我立刻就迎了上來,其中一個神將擋住我的去路說道:"原來是紫日會長,不知道這次有什麼哎呀……!"

"閃開."

那家伙話還沒說完就被我一把撥拉到一邊去了,不過那家伙看著我氣勢洶洶的走進了南天門也沒追上來,反正他也就是走個程序,我現在天庭基本上就是混世魔王那種類型的存在,傻瓜都知道惹了我沒好果子吃,反正我又不是老找他麻煩的,他才懶得管呢.

"玉帝,玉帝.人哪?都哪去啦?"我一邊往靈霄寶殿走一邊大喊著,反正現在我是來討債的,態度橫一點才有氣勢,這叫先聲奪人."喂?有人沒有啊?佛門都打上門了,你們有沒有人管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二百三十七章 龜息大法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章 老子要當鱷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