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五章 老君的幫助  
   
第十七卷 第五章 老君的幫助

國王的身體在二朗神離開之後突然開始不斷的抖動了起來,感覺就好象抽筋一樣,但是我知道這只是變化前的反應,所以我決定暫時不做處理,看情況再決定該怎麼辦.

在持續不停的抖動了一段時間之後國王的身上突然開始冒起了青煙,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有越變越多的趨勢.這個情況看起來似乎並不屬于正常情況,就在我打算采取措施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背後."你怎麼讓他在天庭進行魔化?"

我一回頭正看到太上老君正站在我背後."魔化?老君見過這種進化?"

"進化?進不進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個靈魂體吸收了太多的煞氣,沒有崩潰已經是奇跡了,你居然還讓他在這種地方呆著.要知道天庭可是專門克制各種妖魔鬼怪的所在,你讓他在這里魔化不是等于在大火之中制作蠟燭一樣嗎?東西都還沒做好就先被燒光了!"

"啊?那我馬上帶他走!"

"不要慌!"太上老君不急不慢的說道:"天庭的氣息對他確實不利,不過也沒那麼快就有麻煩,你不用著急.現在你就算帶他離開天庭也無非就是讓他的魔化過程恢複到正常狀態而已,如果你希望他變強,那就必須要到一處極陰極邪之處,只有吸收了那里面的邪惡氣息才能讓他控制住體內的煞氣從而魔化成功."

"老君既然能給我指點迷津,必然知道這樣的地方,請一定告訴我在哪里."

"哈哈,你到不笨.帶上他跟我來吧."

太上老君領著我一路轉到了他的煉丹之處,我本來以為他會帶我離開天庭去個什麼神秘的地點,沒想到竟然是他的丹房,而且等我們進去之後他居然直接走到了房間正中立著的三口爐子旁邊並打開了其中一個紫色丹爐的爐門."把他放進去吧."

"啊?老君你不是要把他煉成丹藥吧?"

"煉他做什麼?你放心,這是陰爐,不是用來煉丹的!"

"陰爐?"

"陰爐就是提純材料的爐子,專門用來將不純正的材料提純用的,真正生火的是旁邊那兩只爐子.我這只陰爐平日專門用來焚煉妖魔,將普通妖魔強化成道行高深的強大妖魔,然後再送入那邊的爐子熔煉成丹,我現在又不打算把他煉成丹藥,放在這邊只會越煉越強而已."

"原來如此."我說著就已經將國王給塞進了爐子里面,而太上老君則迅速的關上了爐門並打了個道符貼在了爐子上,爐子內部立刻就變的一片漆黑,好象有什麼東西在里面翻湧一般.我看著爐子內的黑氣問太上老君:"這需要煉多久才會出結果呢?"

"那得看你的手下運氣如何了!"

"為什麼?"

"天煞之氣本來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天地陰陽本就是互補的東西,所以極端不好的東西也可以是極端好的東西,關鍵就看你怎麼用了.你的這個手下乃是戰場之上死去戰士不屈的靈魂彙聚而成,本身就有著堅毅不屈的性格在其中,相比之一般的冤魂,他的意志力強大無比,所以不容易被動搖,也不會被迷惑,而天煞之氣最大的缺陷就是會使人發狂,雖然能刺激使用者獲得強大的力量,但最後都會因為瘋狂的發泄而最終耗盡力量而徹底崩潰.但是你的手下既然不會被其影響心志,那就不用擔心發狂失控的事情,這樣的話就只剩下強化多少的問題了.我的陰爐雖然可以幫助煉化天煞之氣方便吸收,但本身對天煞之氣有凝聚的作用,所以最後花多長時間出來以及強化到何種程度就得看他自己的運氣了.他若吸收的夠快,那就可以在天煞之氣凝結前多搶一些,如果吸收速度慢,那就只能吸收到很少的一點,而吸收量的多少將決定他的強化程度.至于時間嗎……他吸收的快自然出來也快."

"也就是說他越早出來效果就會越好?"

"正是此理."

"那就但願他能盡快出來吧!"

我在爐子邊上緊張的祈禱著,爐子內則好象刮起了風暴一般,透過爐門上透明的觀察口可以看見其中聚集了大量的雷電閃爍不定,還有團團烏云翻滾湧動,感覺就好象爐子內有著一個獨立的世界一般.我正看著那閃電出神,太上老君忽然從後面拍了我一下."你也不用這麼盯著爐子看吧?就算你的手下資質奇高,沒個三五天也是決計出不來的."

"啊?要這麼長時間啊?"

"哈哈哈哈……老道我煉制一爐丹藥少則數月多則千年,三五天你就等不急啦?"

"哎呀,你是神仙嗎!我的命哪有你長啊!"

"哈哈,說的也是.對了,如果你覺得等著無聊可以先去忙自己的事,等他出來我會通知你的.或者你想守在這里的話也行,覺得悶的話我還可以給你個好玩又好用的東西解解悶."

"什麼叫好玩又好用?"

太上老君笑著伸出一只手,然後拂塵一揮,手中立刻多了一只極精致的香爐.這只香爐比尋常的水杯還要略小一點,爐體黑色也不反光,六只龍形爐腿支撐著印滿符文的爐身,頂上還有一個繪有八卦陣的暗紅色爐蓋.

"此物名為蠱鍾,功能就如名稱所言,可以將其中的生物以煉蠱的方式進行融會.你要有興趣可以找些強大的生物放進去,然後自己也跳進去參與撕殺,只要你能最後勝出就可以獲得那些生物的一部分力量,怎麼樣?是不是好玩又好用?"

"真有這樣的功能?"我不太相信的接過那只小小的香爐看了又看.

太上老君說道:"騙你有好處嗎?"

我自己也搖了搖頭,然後看了看爐子問道:"總覺得這東西問題滿多的,如果我抓很多低級生物放進去慢慢殺不是可以無限制的刷經驗把自己的實力提上天去了?這東西不可能這麼厲害吧?"

太上老君笑著解釋道:"你可不要小看這東西,不管你放進去的是什麼,你和他戰斗時那個東西的戰斗力都會得到提升,其提升水平會根據你的實力變化,大體上會保證和你的實力持平,也就是說不管你變多強,挑戰里面的生物成功率也就頂多是五成."

"挑戰失敗有沒有懲罰啊?"

"懲罰當然會有.如果失敗你就會被扣掉一點點的實力,但是比例不大,所以只要你認真的去打,多半是有好處的.還有哦,這里面的戰斗可是非常有趣的,和一般的戰斗不一樣哦."太上老君說到這里居然一改一貫的嚴肅風格笑的特別的賊,感覺就好象在說什麼很下流的事情一樣.

"這樣啊?玩玩到也沒什麼.這玩意怎麼啟動?"

"沒必要啟動,把東西放進去然後自己跳進去就可以了,放心,別看它外面小,內部可大著呢!"

聽了太上老君的話到是想進去看看,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只是一時半會找不到合適的生物用來挑戰,最後還是太上老君幫我從他的煉丹材料里找了條近百米長的蜈蚣精當對手才啟動了那個爐子.看著那麼大條蜈蚣都被吸了進去我也確定這玩意內部確實夠大了,于是把香爐放在地上縱身躍了進去.

因為那條蜈蚣是先被放進去的,我怕一進去就遭到襲擊,所以在跳進去的時候就做好了應付突然襲擊的准備,誰知道進去之後居然掉到了一片奇怪的草原之上,而那條大蜈蚣則靜靜的趴在我旁邊不遠處的草地上,不過這都沒什麼奇怪的,最奇怪的是在我們的面前居然橫著一條由小石頭擺成的橫線,而在那道石頭組成的橫線後面則是兩排緊密排列的紅旗一直延伸到遠處的森林之中,看起來就好象是一條跑道,而前面那條石頭組成的線分明就是起跑線.就在我看清楚了這些東西之後頭頂突然響起了一個古樸的聲音."速度比賽現在開始,參賽者在看到眼前的石頭陣消失後方可起跑,奔跑過程中不得超出紅旗所夾之范圍,否則直接判定失敗.比賽中不得使用任何輔助道具,不得飛行,可以設置陷阱或互相攻擊以拖慢對手,不能召喚幫手.比賽以先到終點者為優勝,其他情況不列入考慮.下面,比賽開始."

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麼太上老君說這個東西里的戰斗很奇怪了,我本來還以為會進來和蜈蚣精大戰三百回合,誰知道居然是和人家比賽跑步.不過貌似這個比賽過程是可以互相攻擊的,所以也不是真的比速度,關鍵還是看綜合實力.

那個提示音剛一消失我們面前的石頭起跑線就突然消失了,而我身邊那條近百米長的巨型蜈蚣則跟裝了火箭一般噌的一下就躥了出去,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到出了幾百米遠,只留下張著嘴吧在那發呆的我."靠,腿比較多爆發力果然是占便宜啊!"感歎完之後我也連忙發力狂奔,還好那只死蜈蚣速度雖然快,卻還比我差了一線,在到達那座森林外圍的時候我已經追上了它.

跑道進入森林之後就開始變的複雜了起來,倒伏的大樹,突然出現的泥潭等等一系列陷阱紛紛出現,一不小心就可能會遭殃.我仗著自己完美的身體控制力在地上飛奔,前方突然出現了一棵倒伏的死樹,但樹干並未完全倒下,而是一頭架在旁邊的樹上形成了一個三角形.跳過去不是不行,只是會影響速度,我果斷的一低頭,整個人仿佛一條魚一般從樹干下方的縫隙中鑽了過去,但是沒想到樹干後面卻是一大片爛泥,結果我只能是撲通一聲摔了進去,好在我速度夠快,因為慣性我沒沉下去,而是在泥潭表面打了個水漂飛過了泥潭,爬起來也不管身上的泥了,繼續發力狂奔.在我的身後隨即傳來轟的一聲巨響,那條蜈蚣仿佛一列脫軌的火車一般在森林之中橫沖直撞,剛才我躲開的那棵大樹被它一頭撞斷,腐朽的樹干瞬間變成了漫天碎片四散紛飛.撞斷爛樹的蜈蚣也和我遇到了類似的問題,不過這家伙的體型太占便宜了,雖然有不少條腿陷進了泥漿中,但它好歹有一百多米長,後面大半截身子都還在地面上呢,後面的那些腿一使勁前面的身體立刻就出了泥潭輕松的沖了過去.

在蜈蚣精沖過泥潭的時候我已經到了一處懸崖下面,由于有旗幟做路標,所以我根本沒辦法繞道.要在平常我能飛,還可以使用抓鉤,這種懸崖根本不是問題,但現在我卻只能無奈的徒手攀爬,因為規則中已經明確說過了,不許使用輔助工具.

我這邊辛辛苦苦的爬到一半的時候就見森林里一陣隆隆之聲由遠及近,那條之前在森林路段中被我甩開老遠的大蜈蚣終于沖到了懸崖之下.和我費勁的攀爬不同,這家伙爬懸崖就跟走大路一樣,直接順著懸崖壁就游了上來,最可惡的是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那條死蜈蚣居然還用屁股後面的大鉗子襲擊我,害的我差點掉下去.不過那條蜈蚣似乎也知道勝利要靠速度決定,因此沒和我多耗,一擊不中立刻專心趕路.本來我以為等我爬上去的時候蜈蚣精肯定已經跑遠了,誰知道剛上來就發現情況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只前前方是一條長長的緩坡,而坡道上則覆蓋了厚厚的一層積雪.蜈蚣精雖然已經成精了,但蜈蚣這種生物天生就不是在冰雪之中生長的,遇到這樣的雪坡它簡直比剛剛爬懸崖的我還要不如.它的那些細腿雖然數量很多,但尖端太細,在雪面上根本不成承重,相對身體的大小它的腿又太短,每一步都要費勁的把腿從雪地里拔出來,而且移動的時候由于震動過大導致斜坡上的雪往下滑,帶著它一起向下出溜,好不容易爬出十幾米又被雪給沖回來七八米.

"哈哈哈哈,原來你也有吃鱉的時候啊!"我站在懸崖邊上得意的大笑著,誰知道這一聲笑卻笑出了麻煩!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四章 古怪的靈氣     下篇:第十七卷 第五章 老君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