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如來佛是複制人?  
   
第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如來佛是複制人?

搞定了黑蛇之後我將其掛在了二世的名下,並且給其取名黑炎.叫黑自然是因為他那身漆黑的鱗片,至于炎,這個是因為黑炎成為魔寵水晶後我們發現了他的另外一個特征而起的名字.雖然之前和寶樹王以及那些怪物的戰斗中他一直都在使用物理攻擊,但最後看到屬性的時候我們才驚訝的發現這家伙居然還會法術.盡管他會的法術種類很少,但威力全都出奇的大.尤其是他的冥炎噴射,比起巨龍的龍炎噴射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另外我們還發現了黑炎的一個很奇怪的屬性,那就是他本身可以攻擊到一切虛幻的個體,至于原因就不清楚了,反正知道有這麼個屬性就行了.

收服了黑炎之後我和凌又下到了若水之中翻了半天才把國王所在的那塊黑水晶給拖到了淺書區,之前的戰斗實在是太激烈了,也不知道是誰踢到了水晶,要不是我和國王的心靈接觸能讓我確定他的位置估計想打撈還得費番工夫不可.雖然對我來說若水只是一種黑色的非常寒冷的液體,但對大多數生物來說若水其實就跟急凍硫酸差不多,就算不被馬上燒成灰也會凍成冰然後碎成一地的冰渣.

在若水之濱又等了幾個小時之後國王所在的黑水晶表面突然傳來了咔嚓一聲響,我和凌趕緊跳了起來跑到水晶旁邊觀察了起來,只見水晶表面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紋,而且還在不斷蔓延擴散,很快整塊水晶上就爬滿了蜘蛛網一樣的裂紋,最後只聽啪的一聲爆裂聲,整塊水晶突然崩裂成無數碎片掉落海面,而國王則以一個全新的形象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國王?"凌試探性的問了一聲,因為眼前的國王實在是和進化之前差別很大.以前的國王看起來就像是個穿著盔甲的武將,雖然總是板著臉,但總歸看起來好比較像人,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現在的國王依然穿著全身甲,但是甲胄的外形卻變的異常的華麗.滿是棱角的盔甲看起來就像是用黑水晶做的,乍看起來似乎是透明的,但你使勁去看的時候卻只能看到一片漆黑,而甲胄的表面卻奇怪的反射著黑色的流光,配合甲胄表面的金色線條看起來異常的華麗.這還不算,在這套甲胄外面竟然好包裹著一層紫黑色的火焰,火焰之中偶爾能看見一些金色的光點在閃動,好象全身都在閃光一樣,尤其是在黑色甲胄和火焰的襯托下那些金色的光點更顯華麗.如此囂張的外形也就算了,更要命的是國王的頭盔上竟然多了兩個大洞,一對彎曲的犄角從其中向前探出並轉過一個弧度向後彎去.我怎麼看怎麼覺得那東西看起來特眼熟,仔細一想才明白凌的真身也有這麼兩根犄角,也就是說這東西基本上可以被認為是大惡魔的標志.

事實上進化的遠不止是國王一個,因為國王本身就帶有兩個伴生魔寵,魑魅和魍魎,現在國王進化了連帶著魑魅和魍魎也跟著進化了.原本的魑魅魍魎是一對看起來只有幾歲大的男女童子,但是現在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魍魎從原本還帶著點嬰兒肥的小妹妹變成了十五六歲的完美少女,雖然看起來依然非常年輕,但和之前的小女孩已經有了本質上的不同,至少現在的魍魎看起來異常的誘人,帶著妖異美感的漂亮臉蛋配合那精致的五官,簡直就是個少女版狐狸精.不,應該說魍魎比狐狸精還要魅,還要邪.狐狸精再邪也是有生命的活體,魍魎則是徹徹底底的怨靈之體,那個邪勁可不是狐狸精能比的.魑魅和魍魎的變化差不多,只不過小女孩形態的魍魎變成了十五六歲的少女模式,而小胖墩形的魑魅則變成了十七八歲左右的陰柔型帥哥,或者按照現在流行的說法說他是偽娘型的美男子也比行.

除了外形上的變化,實際上魑魅魍魎的能力變化比外形變化更加的大.以前的魑魅魍魎是沒有直接攻擊力的,他們兩個的能力就是瞬移到目標身邊抱住目標的雙腿,然後一個陰笑一個抽泣,作用則是吸收目標的生命和魔力值,要是吸干了屬性還不能甩開的話目標就會死亡.雖然看起來這種屬性已經相當恐怖了,但實際上除了精神壓力外真正的威脅到並不是很嚴重,畢竟吸收速度比較慢,而且現在的玩家和怪物的生命和魔力都不會太低,吸干也需要不少時間,有這麼長時間應該做使用N多次高級驅散的了.但是現在魑魅魍魎的技能卻發生了改變,不是抱著腿哭和笑,而是直接遠距離的對著目標或者目標群進行魅笑或者裝酷,也就是說以前的魑魅魍魎的技能是單體攻擊型的,現在卻變成了可以同時對多個目標下手.不過這里面有個區分,那就是開始分性別了.魑魅的裝酷只對女性有效,魍魎的魅笑也是最能影響男性,至于無性別的種族則兩者全都可以產生效果.之前魑魅魍魎的技能效果是吸血吸魔,現在稍微發生了一點變化,吸血吸魔的效果依然存在,只是吸收速度略有提升,但是以前魑魅魍魎是一個吸血一個吸魔,現在變成兩個人都同時具備吸血和吸魔的效果了.另外,魑魅魍魎的技能中還新增加了一個能力,那就是削弱.當魑魅魍魎出現後,只要敵人不能將其擊殺或者驅除到視線以外的距離,那麼目標人物就會不斷的虛弱下去,其表現就是反應變慢,外加力量下降,施法失敗幾率上升.這個能力看起來沒啥直接作用,但只要時間一長估計就算是神仙也得載跟頭,畢竟老這麼削弱下去遲早神仙也會變的比普通人更弱,到那個時候就徹底沒的救了.不過也是因為這個技能,魑魅魍魎以前的無敵屬性也消失了,只是相對的增加了物理攻擊的能力,就是實力不太出眾罷了.

看完屬性之後將魔寵全部收回,然後回到了艾辛格,只是我也沒有在這邊呆多久,因為手頭還有不少事情沒收尾.首先我先跑了趟云霄城看了看亞特蘭締死附屬種族的合並情況,確認建設進度還不錯之後我又順道去見了阿修福德和他商談了一下近期歐洲這邊的各種行會情報.離開阿修福德那里之後我又殺奔日本,和這邊的本行會首領們交代了一下近期的行動問題之後一直忙到深夜.傳送回艾辛格之後我又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天庭,來這邊的主要原因是我們從佛門得到的那些高手們目前都被封印在這邊,我現在是來看看情況的.

我一出天庭的傳送陣就直接跑到了太上老君那里,不過這次不是去煉丹房,而是到了另外一個房間,這邊雖然看起來和別的地方沒啥區別,但里面卻是內有乾坤.剛一推開那座大殿的大門我的眼前立刻就變了樣,原本應該看到的殿內環境根本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堪比天安門廣場的巨大草坪,在草坪後面還有一片很大的湖泊,而湖泊上方則是條瀑布,只不過瀑布並非來源于高山之上,而是從上空的一座浮島之上傾瀉而下,仿佛一條掛在空中的銀色鍛帶.瀑布附近飛濺的水霧將後方的一大片建築群完全籠罩在了水汽之中,從我這邊還能看到一條彩虹懸在建築群的上空,看上去要多夢幻有多夢幻.

"主人?"我正在那發呆,忽然聽到了小龍女的聲音.之前在佛門偷聽到原來我們抓到那些佛門中人都是佛門中人的分身之後我就讓小龍女回來報信了,然後小龍女就一直在這邊看著這些佛門中人的分身,直到我來到這里.

"那些佛門中人的分身都在這里嗎?"

"在.不過情況有些複雜,和我們之前想的不太一樣."小龍女說道.

"複雜?"

"怎麼說呢?總之你來看看就清楚了."

跟著小龍女走過湖泊上的一座小橋到達那片建築群中之後我才發現這里的建築結構比較類似蘇州園林,其中小橋流水假山怪石隨處可見,不過最特別的地方卻不在這些死物上,而是那些活的東西.前方的水池邊上站著一群仙鶴,而一座比較大的假山之上居然還趴著一只水麒麟在那睡覺,更驚人的是不遠處的房頂上竟然還躺著條龍."神仙的家果然就是不一樣啊!"

小龍女以為我說這里地方大,所以解釋道:"太上老君是仙界比較牛的大人物之一,一般神仙是沒這個氣派的.前面很快就到那些佛門中人分身所在的地方了."

我點點頭沒再說什麼,很快我們就轉到了一個位于建築群邊緣的院子,一過院門我就明顯感覺到了這邊的環境有重大變化.原本美麗的水榭假山通通都不見了,朱瓦紅牆的建築也變成了一種白色的石料建築,而且每塊石頭表面都有一個奇怪的印記,就好象商標一樣.當然石頭是不可能有商標的,所以這些東西只能是某種法術印記,搞不好有類似魔法陣的作用.

在這個院子的大門後是一片小廣場,廣場周圍是一圈平房,奇怪的是每間房子的大門前都掛著一柄劍,而且每柄劍上還都穿著一張寫滿了符文的黃紙.我進來的時候太上老君正在其中一間屋子里和一個背對大門的人在說話,看到我出現後太上老君立刻走了出來,和他說話的那人發現太上老君離開也轉了過來,而我看到那張臉則是嚇了一跳,因為那不是別人,正是如來.

嚓的一聲雙手刃爪同時彈出我瞬間進入了戰斗狀態,黑色的冥焰轟的一聲騰起來有兩丈高,愣是把太上老君給嚇了一跳."冷靜冷靜.他不是和你戰斗的那個如來!"

"不是?"太上老君的話讓我愣了一下,但是我並沒有取消戰斗形態.

"我馬上給你解釋,你先把冥火收起來,我的抗魔地磚啟動要能量的,消耗你賠啊?"

"啊?"我一低頭才發現腳下一大片石板表面的那個符文竟然發出了耀眼的金光亮了起來,而附近的幾塊地板也都發著不同程度的亮光,顯然是因為我的魔力而啟動了."靠,我的魔力!"看完那些地磚的變化我才想起來看下自己的魔力,結果發現魔力值竟然下去了能有三分之一還多.剛才我可只是啟動了戰斗狀態,根本連技能都沒來及用就損失了三分之一的魔力,這要是真打起來估計一招都用不出來魔力就該見底了,這也太變態了吧?

太上老君看我收起了身上的冥火立刻主動解釋道:"這里是我研究危險生物的地方,為了方便研究所以這整個院子都是用抗魔材料建造的,在這里管你有上天入地的神通也只能像普通人一樣."

"那你自己……?"

"我有這個."太上老君亮了下身上的一塊玉佩."這個是法陣的鑰匙,帶著它就能不被壓制,否則就會像你一樣,剛一啟動戰斗狀態魔力就會被吸干."

我點點頭收起了戰斗形態,然後指著他背後的那個家伙問道:"他不是如來嗎?"

"是.也不是."太上老君說了句讓人莫名其妙的話,然後不等我詢問就解釋了起來."他就是之前的中土神戰中天庭擊敗的那個佛門勢力中的如來,但他只是真正的西天如來的一個分身.事實上要不是你派龍女回來通知我們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只是個分身."

"啊?"這個答案還真是出呼意料,但是我卻能很好的理解這個情況.雖然我對法術中的分身不是很了解,但是可以用科幻片中的場景進行類比.現在我面前這個如來就好象經常在科幻片中出現的克隆人一樣,其意識和身體細胞全部來自于最初的那個真正的如來,但問題是現在這個如來在被"克隆"出來後卻並不知道他自己是"克隆"出來的,他甚至都沒有自己進行過脫胎分身這個過程的記憶,也就是說他一直以為自己就是如來,是唯一的真正的如來,關于脫胎分身的事情他根本一點都不知道."你不知道自己是假的?"

那個如來垂頭喪氣的說道:"之前太上真人告訴我的時候我也不敢相信,但現在已經證明了!哎!想我拼死拼活的在中土之地為佛門打拼,原來全是為他人做嫁衣.哎……"

聽到如來的解釋我疑惑的看向了太上老君,太上老君立刻給我解釋了一下,也也很快明白了過來.雖然這個如來是個脫胎分身,但除了關于分身的那段記憶之外真如來有的記憶他一樣也不少,也正是因為這點他才能完全按照真的如來一模一樣的行為去發展佛門在中土的力量.之前他不知道自己只是個分身是因為真正的如來並沒有給他發送任何的命令之類的東西,而他自己又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對自己進行分身測試,就好象我們平時不會突然認為自己是個假的自己一樣,這個假如來根本就沒往那方面想過.不過雖然平時想不到卻不等于他不懂這種分身的特點,在天庭的人告訴被關押的這個假如來這個消息後他就對自己進行了測試,結果真的發現自己就只是個分身而已,這一發現可以說簡直就是當頭一棒將他給敲的滿頭金星.知道這個消息的假如來立刻就徹底放棄了任何抵抗,天庭這邊讓干什麼他就干什麼,甚至還主動幫忙說服了那些同樣是脫胎分身的佛門中人.之所以這個假如來會這樣配合主要是因為他心里不放心,因為他雖然是分身卻有著獨立的思維,他認為自己是個獨立的存在,並不是那個真如來的附屬品,而偏偏真的如來是可以隨時抹殺假如來的,所以這個假如來才會這麼配合的希望幫助天庭,無非就是希望我們盡快搞定那個真如來,這樣他們才能活下來,要不然哪天一旦真如來想要消滅他們只要一個意念他們就會徹底化為飛灰,根本連反抗的機會都不會有.

"這里現在有多少經過脫胎分身法分出來的佛門中人?"

"大概三千多個吧!"太上老君說到這里又轉身對那個假如來道:"你先回去吧."那個假如來默然的行了個禮,然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太上老君等假如來回去之後便拉著我走出了那個院子,等我們出來後他才小聲的說了起來."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這些脫胎分身產生的佛門中人雖然實力不如本體,但是短時間內的戰斗力還是能達到真正本體的水平的.所以……!"

"所以天庭想要保住這些人?"

"你猜出來了?"太上老君多少有點驚訝.

"這不明擺著嗎?"看到太上老君一副我聽著呢的表情我只好解釋道:"原本這些被你們控制住的佛門中人即便不與你們合作,你們都沒有趕盡殺絕,這其中必然存了利用一番的打算,否則你們天庭這幫首腦肯放一群不定時的炸彈在身邊?"

"說的有些道理."

"前面這個我說對了,後面就更加可以肯定了.既然現在這些佛門中人都知道了自己只是個脫胎分身,那麼以己度人,如果你我突然發現自己是別人的複制人,而且生死都被控制在別人手中,你會怎麼想?"

"那自然是要想辦法擺脫這樣的環境了!"

"所以啊!這些佛門中人單靠自己是肯定搞不過真正的那幫佛門大佬的,畢竟他們的小命都捏在人家手里,只要他們打算反抗,對方根本連動手都不需要,只要一個念頭就把他們都給搞定了.那麼再推想一下.他們自己不能和佛門抗衡自然就只能靠外力,而現在有這個能力且願意幫忙的也就只有天庭了.所以他們必然會想要投靠天庭獲得幫助.在此種情況下天庭會不動心?打死我都不信.那麼保住這些佛門中人就成了天庭的唯一想法."

"玉皇說你狡詐如狐,我看狐狸和你比可差多了!"

"你這是誇我還是罵我呢?"

"哈哈哈哈……兼而有之吧!"

"能被老君下個評語不管是好是壞都算不容易了,不過讓我干活就得給好處,這是原則問題."

太上老君驚訝的看著我問道:"你怎麼知道天庭又要你辦事了?"

"這還用問嗎?我又不是老君你的上司,你就算有研究成果也不用向我報告啊!可是你現在把事情和我說的這麼詳細,這不明擺著要我幫忙嗎?其實就算你不說我也大概知道你們要我干什麼."

"啊?這你都能知道?"這次太上老君是真嚇到了.

"要保住佛門這些人無非就是兩條路,第一條就是把真正的那些佛門中人都干掉,這樣假的也就變成真的了.不過這種事情一來我干不了,二來你們也不會找我,所以不做考慮.那麼就只剩第二方案了.你們肯定從某種渠道搞到了方法解除佛門這些脫胎分身和他們的本體之間的聯系,但是這個方法大概是需要某些東西,而你們不方便下手或者根本搞不到,所以你們就找上了我.我猜的沒錯吧?"

太上老君驚訝的看著說道:"本尊得窺天道之後也不過如此了!你果然不是凡人!事情和你說的基本一樣.這個方法是那個如來的脫胎分身給的,如來本尊的記憶他都有,自然也知道如何斬斷脫胎分身和本體之間的聯系,只是解除聯系需要用到很多材料,其中大部分我們都能搞到,只是有三種東西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說吧.是什麼東西?在什麼地方可以搞到?需要多少?有什麼困難沒有?"

"第一樣是浩云石,這東西產自西域,我們和那邊沒什麼交際,況且需求量比較大,所以得麻煩你去收購一些回來."

"浩石?這個沒問題.要多少?"浩石是一種不算很貴重的魔法材料,阿修福德那里就有這種礦,基本上是要多少有多少.

"總共有一百來斤就差不多了."

"沒問題,明天就可以送到.還有兩種是什麼東西?"

"這個……"太上老君有些為難的說道:"這下面兩種東西就比較麻煩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二十五章 當漁翁最爽     下篇:第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如來佛是複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