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五十六章 天庭的應對之策  
   
第十七卷 第五十六章 天庭的應對之策

"為了這身裝備!"其中一人仿佛給別人打氣又像是在自勉.其他人也紛紛回應了他的勉勵,顯然他們都是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再扒下這身裝備了.

"這才像點樣子嗎."我滿不在乎的掃了一眼這八個人,然後拍了拍手,背後閃出一片白色的光影,當光影恢複正常時我的背後已經站了一大群人.當然,說是一大群人形魔寵更准確些."你們人這麼多,又是全套神器,不給你們點面子可不行啊!來認識一下我的魔寵們吧?"

"你不要……你干了什麼?"那個小白臉剛想說話就發現我身邊站著的一名美女雙眼突然閃爍起了迷人的光芒,但是他隨後就意識到了不好連忙閉

眼後退,然而這根本是沒用的.

公主站在我身邊指著那些人挨個介紹道:"那個煤炭一樣的女人是刺客類職業,速度快,攻擊不高.旁邊那個小白臉是高敏戰士,攻擊力還湊合,

速度也比較快.那邊那個瘦高個要當心,他是法師,主攻都靠他.之前那個說話比較囂張的家伙不用擔心,他是肉盾,專門負責挨打的,一會夜月姐負

責先定住他就行了.後面那個長的好湊合的女人是魔弓手,她是隊伍里的第二傷害輸出人員,需要優先打擊.再旁邊那個穿的破破爛爛的家伙是陰魂法

師,亡靈法師類的職業,不過是特殊進化職業,戰斗方式比較詭異,但主要還是亡靈法師那套東西,就是技能多了點.再後面那個和尚是治療輔助類的

,建議優先干掉.最前面那個特別矮的家伙會很多輔助移動類的技能,屬于騷擾型人員,可以先不管他."

"你……你怎麼會……?"對面的人聽到自己的家底竟然被人家一個不落的全部報了出來全都慌了起來.一般來說名不見經傳的普通人和我這樣的

成名高手戰斗時唯一的優勢就是自己的戰斗特性了.成名高手一般都會被別人熱切關注,就好象我這樣,幾乎全世界有一大半的玩家都知道我的戰術特

點和作戰習慣,甚至還有很多論壇專門研究分析我的每場戰斗的,可以說除了一些我自己都不怎麼用的大型技能之外那些人已經把我的所有屬性都給研

究透了.相反,他們這些以前並不出名的人就不一樣了.除了他們自己之外幾乎沒多少人知道他們的具體特征,和他們戰斗必須萬分小心,萬一他們突

然使出個什麼偏門技能搞不好就能讓我這樣的成名高手陰溝里翻船.可是現在不行了,只是對了一下眼那些家伙的特長和各種能力就都被報了出來,原

本的一點點優勢瞬間就蕩然無存了,怎能不讓他們驚慌?

公主接過那家伙顫抖的問話說道:"怎麼會知道你們的特長是嗎?就你那點精神抵抗力,想套和話什麼的還不簡單?"

"你會讀心術?"

"只是簡單的識人技能而已,不過還是滿實用的不是嗎?"公主說完又對我說道:"建議讓幸運或者坦克那樣體積夠大的對付他,或者干脆找個會

飛的上."

我點點頭,心頭微微算計了一下就分出了戰斗序列並傳給了各個魔寵.這些人的戰斗力都還算不錯,真要和他們靠實力硬碰硬還得費番工夫,為了

節省時間我干脆全部安排了克制他們的魔寵上去和他們打.

在我下達完任務的同時眾魔寵就各自按照我安排的敵人沖了上去,先動手的一大好處就是可以自由選擇對手.因為事先分析了對方的戰斗特點並根

據對手特點采用了有針對性的壓制組合,所以戰斗過程結束的出呼意料的快,從魔寵們沖出去到最後一個人倒下總共也就用了三分鍾不到.看著最後那

家伙躺下之後我很隨意的抬頭對遠處的虛空問道:"你還打算看多久?"

"你早知道我在這里?"一個全身金光閃閃看上去比我還拉風的家伙出現在了半空中.這個家伙穿了一身造型極度誇張的盔甲,盔甲從頭到腳幾乎

都是金色的,另外盔甲表面還鑲滿了各種顏色質地的寶石,看起來像珠寶公司的頂級奢侈品多過戰斗盔甲.他雖然漂浮在半空中,背後卻並沒有翅膀之

類的東西,反到是他的腳下有一個閃著金光的圓形法陣一亮一亮的,看起來不比他身上的盔甲樸素多少.

我沒有回答那家伙的問題,而是自言自語般的感歎道:"佛門為了武裝你們到底弄了多少東西啊?你這一聲大概比我身上這套都要多了!"那家伙

聽到我的話剛打算自誇一番我又接著道:"可惜再多也沒用.裝備只是實力的一部分,再說你的那身東西也未必就有我的好."

雖說《零》是以裝備外觀來區分級別的,但也不是說越華麗就越好.其實真正的外觀分類應該是先看華麗程度,破爛的肯定就是不好的,而一旦達

可以被稱為華麗了,那就應該使用第二套鑒別方案了.只要是華麗的裝備,那就一定是好裝備,但華麗之中也分庸俗的華麗和高貴的華麗,我的魔龍套

裝是黑色為底,表面輔有金,紅二色的線條和魔紋華麗固然是華麗,更多的卻是一種威嚴壓抑的沉穩之氣,而眼前這家伙的一身東西卻是寶石黃金一起

上,閃的人眼發花,整個一爆發戶裝備.兩者一比較自然就能分出高下來.貴族和爆發戶在富有程度上可能區別不大,但貴族卻不會把所有東西都表現

在名面上,爆發戶則正好相反,這就是兩者最大的區別.高級裝備實際上也遵循這條規則,珍稀級的神器和泛濫型的神器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一個把好東

西都包起來了,另外一個卻全都堆在外面了.

對面那家伙聽到我的話顯然是氣的不輕,我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說他沒本事,就靠佛門給的裝備在那囂張.雖然我說的是事實,但事實往往是最難

以讓人接受的.

"哼.紫日你聽到了.我現在是代表佛門給你下最後通牒.再怎麼說佛門也是神族勢力,你只是個玩家,不要真把自己看的太高了,佛門想要撚死

你不比撚死一只螞蟻困難多少,你要是聰明就馬上取消這次的建城行動滾回中國去."

"哪來的瘋狗到處亂吠?"我裝做沒看到他一樣四處亂找把那家伙氣的再也不願和我多廢話,抄起武器就沖了過來.

"你自己上還是我們一起上?"凌站在我身邊問道.

我還沒回答公主就補充道:"那家伙身上好東西可不少,主人一個人能搞定嗎?"

"切,傻瓜才和他硬碰呢!"雖然我平時喜歡不用魔寵幫忙自己參戰,但那是為了磨練戰斗技巧,並非我真的傻到有魔寵不用.一般碰到不好對付

的人我還是會使用魔寵的.眼前這家伙是佛門豁出臉皮用高級裝備堆出來的,哪怕他就是個白癡,單看這一身神器裝備的面子我也不可能一個人上的.

聽到我的話魔寵們也都明白了我的意思.看到那家伙沖過來幸運和瘟疫首先從兩側噴出兩道龍炎,瞬間就將我面前的空前給完全封閉了起來,那個

家伙要想保持這個方向沖過來除非是從龍炎中穿過來.就算他一身頂級神器,硬頂著龍炎沖過來也絕對要扒層皮.這才剛開始動手,他還沒傻到一上來

就讓我們把他燒成重傷.不過這家伙畢竟有一堆好裝備,在半空中硬生生的臨空停了下來,然後隔著火焰朝我扔了一枚造型很奇怪的東西.那東西穿過

龍炎之後幾乎已經沒了力道,竟然自己就掉在了我面前的土地中.剛開始我還以為是他隔著火焰扔錯了方向,可是很快我就意識到了不是那樣的.那東

西在落地後突然裂開一道縫,然後幾百根頭發絲般的細線從其中爆發式的冒了出來.那些線瘋狂的紮入周圍的土地之中,然後開始拼命向下鑽,然後那

個殼里又突然冒出了一個綠色的嫩芽並以恐怖的速度迅速向上生長變大.

"後退,那是魔魂樹!"凌的提醒讓我們全部退到了一邊,而那棵種子則在短短十幾秒之內長成了一棵參天大樹.乍看起來這數和正常的大樹並沒

什麼區別,但是很快我們就見識到了它的與眾不同.只見那棵樹在長成之後突然開出了幾百朵紅色的花朵,然後又在幾秒之後全部掉了下來,花朵掉落

後樹上開過花的地方迅速長出了一枚枚西瓜那麼大果實,但恐怖的是那些果實卻沒有任何果實的特征,反倒像是一枚枚人頭掛在樹上.每枚果實上都一

張人臉,相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是無一例外的全部表情扭曲瘋狂丑陋,看的人從腳下往上冒寒氣.

"佛門怎麼會有這麼惡心的東西?"我驚訝的看著這棵大樹問道.

凌搖搖頭道:"這我就不清楚了,但是這個魔魂樹我到是很了解.樹上的果實可以遠程操縱人的意識,不過對我們應該沒什麼影響,我們的等級超

過它太多,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

雖然凌說我們的意識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但事情也有例外,只見那樹上的人頭果突然全部轉動了起來,一齊將目光鎖定在了幸運的身上.剛剛結

束龍炎噴射的幸運立刻抱著腦袋滿地打滾並不住的慘叫了起來,瘟疫怕他傷到別人只好上去按住了他.

"不好,他們是想集中攻擊一個目標增強控制力."凌立刻就發現了對方的意圖並對公主喊道:"用精神屏障."

"明白."公主隨手打了個響指,一道看不見的屏障突然出現在大樹周圍,幸運的頭疼立刻就停了下來.

"小心."我突然閃到公主身邊抬手擋下了一只突然從虛空中伸出的刀刃,可問題是刀刃雖然差點削掉公主的腦袋,可刀刃的後半部分卻還在虛空

之中,而對應遠處的那個家伙的動作,刀刃的後半部分應該還在他的手上握著.也就是說他利用一道空間縫隙將刀直接伸到了公主的脖子旁邊.這種詭

異的攻擊方式還真是不多見.

"那家伙的刀有問題."公主提到道.

"不要分披了,大家一起上,盡快干掉他."隨著我的一聲令下眾魔寵立刻一湧而上.

如果把我個人的戰斗力計算成一百的話,我的魔寵們的戰斗力基本上都在四十到一百五十之間,當我和任意一到兩個魔寵配合的時候這個數字就會

上升到五百以上,而當我的全部魔寵同時出手,而且目標只有一個的情況下,實際戰斗力可能會飚升過萬.對面的那家伙固然是弄了一身好裝備,但和

我的魔寵們比起來實在是差的太遠.凌和小純的聯手魔法轟炸遮擋了他的視線,等他擋下兩人的魔法之後卻碰上了國王的近距離快攻,兩人在短時間內

過了幾十招之後各自分開,那家伙連喘口氣的工夫都沒有就被突然從地下鑽出的玫瑰藤給捆了個結實.不等他有所反應,夜月的石化技能就將他的一條

胳膊和半個肩膀都變成了石頭,然後玫瑰藤將他拋上了半空.幸運和瘟疫左右夾擊一通龍炎將他烤了個外焦里嫩,最後還剩一口的那家伙在下落的過程

中被坦克一發魔晶炮彈在半空轟成了碎片,最後連個全尸都沒剩下.裝備固然重要,自身技術跟不上的話其實威力也有限的很.

搞定了這個家伙之後周圍的本行會玩家都是一陣歡呼,我讓他們打掃了一下戰場,然後收回魔寵和克利斯締娜一起返回了城里准備應對佛門的下一

次攻擊.現在的契約城可以說就是佛門的催命符,對我們來說這不過是個任務,完成固然是好,完不成也就是損失一些利益而已,可對佛門來說意義就

完全不同了.對他們來說這是生死存亡的關鍵,因此他們是絕對不會這麼簡單的就放棄的.這幾個用神器裝備武裝起來的人只是一種嘗試,成功了佛門

自然高興,失敗了他們也不損失什麼.那些神器套裝都帶了契約在上面,任務失敗就自動收回了,根本剩不下來.

"搞定了?"當我回到城里的時候本行會的幾個主要首腦竟然都到了.

"你們怎麼都回來了?"

"該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剩下的也不用我們了,還不如在這邊盯著進度能快點."鷹說完指了指城外問道:"那些是佛門派來的?"

我點點頭."前後一共九個人,都是全神器套裝,不過那些人的自身素質都只是二流三六一級的,即使有全神器套裝,威力也發揮不到三成,根本

就是佛門派來惡心我們的."

玫瑰搖頭道:"其實我看佛門給這些人這麼好的裝備是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他們還能有什麼目的?"

"千斤買馬骨."

雖然玫瑰只說了五個字,但我們瞬間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因為我和印度的主要行會簽署了關于這次事件的協議,因此凡是在印度排的上號的行會全

都聯名發出了通知,勸告其他印度玩家不要介入這次的事件.這些大行會本身就已經占了印度高端武力的一大半,加上他們的影響力,可以說印度有實

力的人就算沒有和我直接簽署協議也基本上被排除在了本次事件以外.佛門雖然很想召集廣大印度玩家給我找麻煩,但是因為這份協議使得佛門幾乎找

不到像樣的人來幫助他們給我搗亂.所以佛門不得不采取措施,而這次來的這九個自大狂外加白癡二愣子就是這個計劃的核心.佛門的意思很明顯,那

就是連這樣的垃圾人員我都願意拿這麼好的東西來雇傭他們,如果是高手來了,待遇自然更好.佛門這是在樹立榜樣,關鍵不在于他們能否把我怎麼樣

,關鍵在于他們能讓印度玩家動心.

"佛門的算盤打的到是滿響的."紅月轉頭問玫瑰."你覺得印度玩家被收買的概率有幾成?"

玫瑰沉思了一會道:"說實話我真的不太清楚.印度人和我們中國人的價值觀和看問題的方式都有些區別,對我們沒用不一定對他們也沒用.我只

能大概的猜測印度的最尖端玩家可能不會被吸引,但是一些實力較強手頭卻不寬裕的人就很難說了."

就像現實中的亡命徒大多是窮人一樣,游戲里裝備差沒魔寵的人也是最容易收買的.不是說窮人和富人比起來意志更薄弱,而是因為富人不缺錢,

他們會衡量是否值得,而窮人指望那錢活命,他們沒的選擇.游戲里有錢有裝備的人本身已經有不少好東西了,佛門給出的東西即使更好,他們也會先

衡量一下是否值得,而那些沒裝備沒魔寵的運氣很爛的高手們則會鋌而走險,反正他們也沒什麼可失去的.

"雖然知道佛門的打算,但是我們就算知道又能用什麼辦法應對呢?"鷹問道.

"我們高調出手報複那些給我們搗亂的人你們看怎麼樣?"坐在鷹身邊的百靈說道.

"不行."玫瑰否決道:"如果是在本國到沒什麼,可這是印度,如果我們這樣做了,反而會激起印度人同仇敵愾的思想,恐怕到時候不但沒有好

處反而還會起了反效果."

"那我們要怎麼辦呢?找印度的那些大型行會幫忙?"

玫瑰接著道:"找他們幫忙是肯定的,不過只能是讓他們加大控制力度盡量壓制那些少數份子參與到對我們的襲擊中來.不過……這只是輔助手段

,至于克制佛門行動的方法我暫時還沒想到.你們誰要是有想法就提出來,人多說不定能想出什麼好辦法也不一定."

"其實我覺得我們把方向搞錯了."素美忽然沒頭沒尾的插了這麼一句,大家的目光瞬間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雖然年紀不大,但素美的智商在行

會里絕對是能排進前五的,我們行會可沒人會把她當小孩看.看到我們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素美只得接著解釋道:"之前佛門派來的人一

直在說和談啊,最後通牒啊什麼的,你們難道沒發現什麼嗎?"

"佛門不想和我們打?"玫瑰試探性的說道:"可是就算知道這點又如何呢?"

"知道這點就意味著我們抓到了一個關鍵."素美解釋道:"這次行動說白了是天庭想要那些佛門分身成為自己手中的力量,所以才會有這次的建

城圈地行動.從這一點上分析,天庭其實並不想和佛門來場大決戰,之所以會這麼安排其實是因為佛門搞的太過火了.襲擊我們行會,把紫日大哥氣的

找他們麻煩,後來又破壞天庭制作解藥的努力,這一切行為最終將我們和天庭都逼上了絕路,使得我們都不得不下定決心和佛門決一死戰.但是現在呢?佛門不想打了,他們意識到了保住分身所要付出的代價超過了他們的承受極限,因此他們才會想要和談.那麼,既然我們雙方都不太想打這一仗,我

們為什麼還要將這場戰爭進行下去呢?"

"你的意思是不建城了?和佛門和談?"紅月驚訝的問道.

"不是不建城,城市都已經這樣了,停下來的話投入就全白費了.我們只是取消和佛門的敵對狀態,這樣的話建立城市就變的無關緊要了."

就在大家都在思考這個可能性的時候玫瑰忽然說道:"我想素美搞錯了點事情."

"啊?"素美很驚訝的看著玫瑰等待她的下文.

"第一,你說佛門意識到了付出比他們所能承受的極限要大,從而希望和談,這個其實並不正確.佛門之前破壞我們的行動只是不想失去他們的分

身而已,之後發現我們打算把大雷音寺整個圈進中國領土才是他們真正意識到危機的原因.第二,當方面和佛門商議停火其實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素美很好奇的問道.

"因為佛門的老巢是沒法移動的."

聽到這個解釋我們都開始思索了起來,跟著大家幾乎同時叫了起來."哦!"

其實想明白了的話這個是非常簡單的.我們現在為了建立這麼一座城市,已經投入了這麼多資金,雖然天庭答應幫我們報銷一部分,但也不是全額

的,另外還有一些非物質投入也是沒法報銷的,也就是說我們自己也在這座契約城中投入了不少,因此放棄建造城市是不可能的.那麼,剩下的問題就

是天庭和佛門了.佛門當然希望停火,可是如何保證呢?他們的老巢無法搬遷,一旦契約城建成,則大雷音寺必然會被圈進中國國土,而一旦佛門變成

徹頭徹尾的中國神族勢力,天庭就必然會發動戰爭.一山不容二虎,以前是因為雙方實力差不多,不想兩敗俱傷只好隱忍克制,現在佛門和天庭根本不

是站在一個高度上的,天庭沒道理會手下留情.既然天庭不會容忍好不容易才被趕走的佛門回到中國,那麼戰爭協定就肯定完成不了,所以素美說的和

談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明白了這個問題,和談就成了泡影,除非天庭的那幫神仙突然集體大腦短路,或者我們行會願意放棄契約城的建造.然而事實是本行會是絕對不

會為了天庭和佛門的利益而自我犧牲的,而天庭也是絕對不可能所有神仙一起抽風同意和談的.

"這樣的話問題就變複雜了!"素美繼續沉思了一會道:"如果不和佛門和談,那就只能想辦法不讓佛門請到高級玩家幫忙了,否則的話紫日哥再

厲害,只要佛門不要臉皮的瘋狂強化一個或者一群具備一些戰斗技巧的倒黴蛋,那紫日哥是肯定擋不住的.況且佛門也未必就會一棵樹上吊死,他們可

能還會想別的辦法和我們找麻煩."

"既然佛門可以用裝備突擊強化出一些高手來,我們為什麼不找天庭要些好裝備也強化出一支高手軍團呢?別的不說,本行會的精英小隊和獵人小

隊只要換上全神器套裝,戰斗力其實並不會比會長不借用魔寵的時候弱多少啊."克利斯締娜建議道.

"不可能的."玫瑰說道:"佛門現在是生死存亡之際,自然會不顧形象無所不用其極,但天庭不一樣,他們還沒到那地步.贏了多些好處,輸了

無非就是到嘴的肉飛了而已,沒必要再把自己苦心建立的形象也給賠進去啊."

"這樣啊!"克利斯締娜聽完有些失望,不過她很快又跳了起來說道:"對了,我突然想到一個辦法.雖然比較無賴,但效果應該會不錯."

"什麼辦法?"大家一起看向克利斯締娜等待她的辦法.

"很簡單啊!就算那些人被這次佛門的行動給誘惑到了去接佛門的任務,他們總得進入大雷音寺接任務吧?我們派人破壞掉大雷音寺的傳送陣,然

後再讓人攔截從路上進入大雷音寺的印度玩家不就行了?沒人進的去,自然也就接不到任務了.哪怕那些人得到裝備後會變的多強,只要不讓他們拿到

裝備就行啦."

聽完克利斯締娜的辦法我們幾乎都是眼前一亮.之前我們一直在想的都是如何搞個大行動大方針來克制佛門,卻沒想到從小處下手,真是失敗!克

利斯締娜的方法雖然簡單,但效果卻肯定好.

"既然定下了那就要動作快,不然一會佛門再搞出一堆強化玩家我們又有的忙活了!"玫瑰說道:"老公,破壞傳送陣的事情還是你親自跑一趟吧!傳送陣修在大雷音寺內部,我們現在是很難進去的,只有你才有希望了."

克利斯締娜忽然又舉手道:"其實我覺得這個也不用會長親自去."看到我們疑惑的目光她連忙解釋道:"找那些和我們簽了協議的印度行會的人

裝做去接任務混進去扔個炸彈就跑就是了.紫日會長再怎麼厲害畢竟不可能和一堆神族正面抗衡的.大雷音寺本身就是佛門老巢,內部肯定都在他們的

感應范圍內,紫日會長想混進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我點點頭道:"那這樣.克利斯締娜你帶人去封鎖走路進入大雷音寺的人,我去通知印度行會幫我炸掉大雷音寺的傳送陣."

事情確定之後我和克利斯締娜就各自分頭去做事了,剩下的人留下督促城市建造.我這邊的事情辦的異常的容易,因為本身就不算什麼太大事情,

所以印度行會的人答應的很爽快,而且在我的督促下辦事效率也快了不少,幾乎是在一個小時之後就成功轟掉了大雷音寺的傳送點.不過這個任務不能

就這麼簡單的結束,因為傳送點是可以重建的,炸掉它頂多能支撐十個小時左右,甚至不用那麼長時間就可能恢複.所以我們安排了一些印度玩家不間

斷的實驗大雷音寺的傳送陣是否恢複了功能,只要一恢複就立刻傳送過去炸掉它.雖然這個方法不能常用,但是反正我們也沒打算要長期封鎖大雷音寺.只要契約城建立確認,天庭就可以開始進攻佛門了,等到那個時候就可以不用管傳送陣了.

等我回到契約城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不過契約城的建造場地依然還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此時的城市主體框架已經基本完成,城牆都快修到

頂了.城市內部的一些輔助民用設施已經開始建設,各個炮台都已經就位,城市中央的通天塔已經完全修好,上方的空中城市核心也建造完畢.在城牆

上方十二個正在進行最後安裝的輔助空中炮台已經進入了收尾階段,等城牆完工就可以接通牽引裝置使其在空中沿著城牆移動了.不過雖然現在還不能

移動,但是射擊已經可以了,只是各個炮台目前都均勻的分布在城牆上空,暫時無法集中到一個方向上進行阻截而已.

我進入城市召喚出大量的轉換生物開始幫忙修建城市,雖然不是專職的施工人員,幫幫忙還是可以的.本行會的會員們看到我在現場親自參加施工

也都是干勁十足的在努力搶修,不過這種和諧的氛圍僅僅保持了不到一個小時就被打破了.

"什麼?你再說一遍?"我看著紫竹仙子驚訝的問道.

紫竹仙子絲毫不介意的重複道:"根據天庭的內線傳回的消息,由于你們封鎖了印度玩家進入大雷音寺的道路,佛門無法強化大批玩家前來破壞城

市建設,因此佛門想出了一個更不要臉的辦法.他們派出了很多小沙彌到處聯絡那些印度行會的會長,許諾只要對方肯幫忙就給對方全行會強化,而且

每個會員都送裝備."

"幫忙?幫什麼忙啊?"站在旁邊的玫瑰問道.

"說是幫忙其實就是個借用一下名頭.佛門是打算以每只神獸或者神佛以一個銅板的象征性價格硬塞給一個行會,然後利用這個行會的名義直接出

兵攻擊你們."

"靠,這也太不要臉了吧?"我和身邊聽到紫竹仙子敘述的人一起罵了起來.佛門這簡直就是狗急跳牆的行為.一個銅板一只神獸,那叫賣嗎?現

在佛門的這個行為就好比我去天庭買天兵作為我們行會的NPC部隊,天庭卻用一個銅板的價格把二郎神啊,哪吒啊,孫悟空啊之類的強人全都賣給了我.你說我要是帶著這麼一群所謂的天兵去打哪個國家,那有失敗的可能嗎?當然了,天庭是肯定不會這樣干的,除非他們也被逼到佛門這個份上了.可

是佛門現在確實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也難怪他們會想出這麼個不要臉的無賴戰術.不管哪個行會接受了這個條件,那麼就相當于佛門實際上可以借

用這個行會的名號來直接出兵了.要是如來夠無恥的話他甚至可以把自己和觀世音都以一個銅板的價格賣出去,然後一起跑來前線冒充人家行會的NPC

部隊攻擊我們的城市.如果真發生那種情況,別說紫竹仙子和孫悟空每天只能幫我殺一個人了,就算他們倆的限制解除可以無限制參戰也絕對搞不定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啊?"紅月焦急的問道.

大鍋飯忽然蹦了出來興奮的說道:"我知道一個辦法,不但能解除這次危機還能大撈一票."

"什麼辦法?"雖然不太相信大鍋飯這個說話向來不靠譜的家伙也能想到辦法,但我們還是認真的聽了下去.

"嘿嘿,其實這個辦法很簡單.我們只要找一些絕對忠誠于我們行會的印度人,然後組成一個小行會去和佛門談判把他們的高級神都給買下來,然

後不來攻打我們就是了.反正買過之後那些神佛就算是那個行會的手下了,干什麼都得聽他們的,到時候我們指揮那些印度人,那些印度人再指揮那些

佛門中人,不就得意佛門中人都成了我們的手下了嗎?哈哈,這麼劃算的買賣真是讓人興奮啊!哎呦……"

大鍋飯正在那手舞足蹈卻被紅月一腳踹飛了出去."興奮個屁啊!你當佛門都是白癡啊?這種買賣簽署之前肯定就會有附屬條款,佛門只要加一條

打完我們之後自動解除隸屬關系就足夠了.還劃算的買賣呢?你以為佛門的人都和你一樣笨嗎?"

雖然事實證明了大鍋飯的話永遠是那麼的不靠譜,但至少他把壓抑的氣氛給活動開了.之前聽說佛門動用這麼無恥的計策我們都被嚇住了,畢竟一

旦有印度行會同意把自己行會的名號借給佛門使用,就等于佛門可以直接對我們行會發動任何級別的襲擊了.那基本上就意味著我們要單獨對抗整個佛

門了,在契約城附近這片區域還沒有成為中國領土之前天庭根本給不了我們太多支持,而我們正面對抗佛門的勝算幾乎為零.幾個小時前還以為穩壓佛

門一頭,沒想到一下就攻守異位了!

跟紫竹仙子一起來的孫悟空對我們道:"其實你們也不用太擔心,佛門這次的計劃雖然無恥,但也不可能真的肆無忌憚,至少如來和觀音是不大可

能直接參戰的.另外,天庭也不是真的完全幫不上忙,如果佛門真的派出了高手,我們也會想辦法支援的."

"你那個如果應該換成必定."我說道:"只要佛門肯給好處,絕對會有印度行會願意借他們使用自己的名義出兵的.甚至于一些散戶玩家為了好

處臨時組個行會也不是不可能,反正就是借用下名號,又不用他們打頭陣,傻瓜才不干呢!"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鷹問道.

我想了一下道:"目前沒什麼好辦法,只能是以不變應萬變了.你們繼續督促加快城市建造速度,我們這邊越快需要承受的壓力就越小.玫瑰你回

艾辛格去趕緊調集部隊過來,光靠這邊這點人肯定是守不住的.紫竹仙子,大聖,我們先回天庭商量下天庭如何支援我們吧?"

"好的.你隨我們來吧."

安排好契約城這邊的事情後我又和孫悟空和紫竹仙子一起傳送到了天庭,看到我出現玉帝到是一點都不驚訝."怎麼樣?被我猜對了吧?我就說他

肯定會跑過來跟我們要好處的."

"陛下果然神機妙算."太白金星跟著後面猛拍馬屁.

"喂,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有心思開玩笑?真是氣死我了!你們到是說說你們能給點什麼支援?我可先說好,靠我自己是肯定擋不住佛門那幫不要

臉的家伙的.到時候佛門分身保不住可別怪我."

"別生氣嗎!其實對你們的幫助我們已經商量好了."

玉帝的話讓我微微一愣."商量好了?怎麼安排的?"

玉帝給了太白金星一個示意,太白金星立刻對外面叫道:"抬上來."幾名天庭的黃金力士抬著八口大箱子走了出來,他們把箱子抬到大殿正中間

,然後放下箱子又退了出去.太白金星等那些黃金力士退出去之後對著我朝箱子比了比,顯然是讓我自己過去看.

我走到其中一個箱子旁邊掀開了蓋板,入眼的是一層蜂窩狀的隔箱,里面全都是六邊形的格子,每個格子里都放著一只白玉瓶.看瓶子的高度,顯

然箱子里並不止這一層隔板,下面肯定還有不少層.

太白金星在我打開箱子之後就解釋了起來."每里每只箱子裝有一萬三千支瓷瓶,每個瓶子之內有三枚龍精虎魄丹,不管任何人,只要服下一枚即

可獲得十二個時辰也就是二十四小時的龍虎之力,在此時間段內可以強化十倍戰力,而且能部分抵抗神力效果.八只箱子夠你湊出十萬神力戰士了,擋

住佛門三日你的城市就可以正式生效,屆時我們就可以直接出兵幫你滅了佛門.怎麼樣?有此物相助還需要擔心佛門搞鬼嗎?"

"糾正一下,我是在幫你們對付佛門,不是你們幫我對付佛門.另外,十萬神力戰士說起來不少,但神力戰士真就擋的住佛門的人嗎?那些可是神

族,即使我們的人都強化十倍再抵消一部分神力也達不到神族的平均戰力吧?"

"這龍精虎魄丹畢竟只是外力輔助,自然是沒辦法把你的人都變成神族一樣強的,不過只要吃了這丹就有了一戰之力,幾個打一個還是能贏的.佛

門那邊也不可能全員出動,你有十萬神力戰士應該足夠應付了."

"幾個打一個?反過來說就是我們的傷亡人數將是佛門的幾倍嘍?這損失算誰的?"

"算我們的,算我們."玉帝連忙補充道:"這次的事情結束後我們會給你們行會按人數發人頭數雙倍的升級丹藥,每枚丹藥可以補一級,你們該

不至于全行會每個人都犧牲兩次吧?這樣算下來你們是絕對穩賺不虧的."

我點點頭."這些丹藥算是夠用了,只是佛門除了雜兵必然還會有些高手參戰.如來,觀音這樣的就算不會參加也難保寶象王,不動冥王這樣的家

伙不參戰,萬一這些人中出來一個兩個的,你讓我拿什麼擋?"

"用這個."太上老君忽然從我後面走了進來,他走到我身邊從袖子里拿出了一只紅色的葫蘆,然後問道:"你有裝仙丹的容器嗎?"

"有."仙丹不是一般東西,普通瓶子是不能裝的.不過當我拿出我的容器後卻把太上老君嚇了一跳,因為那是個立在地上足有一米多高的巨型葫

蘆.

"你就沒有小一點的嗎?難道你想把我這葫蘆里的東西都給倒光嗎?"

"不好意思,我身上的大多是凡瓶,不能裝仙丹.這只是我們行會的生物實驗室嫁接的新品種,就是因為個頭夠大我才帶了一個在身上玩的."

"罷了罷了,還是用我這個吧!"太上老君看到我那個比他的葫蘆大了N號的葫蘆就心里發毛,轉手從袖子里又抽了一只紫色的小瓶子出來,然後

讓我拿著瓶子,跟著他又從紅葫蘆里倒了十二枚黑紅色的仙丹出來裝進了我的小瓶子里.

我看了看瓶子里的丹藥隨口問道:"這是什麼丹藥啊?"

"暴烈丹."

"啊?這不是吃的啊?"

"當然是吃的了.不吃下去仙丹怎麼發揮作用?"

"可這東西不是叫爆裂丹嗎?從名字上分析應該是吃了以後會爆炸的,難道你要我派人去當人肉炸彈搞自殺襲擊?"

"你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太上老君解釋道:"這是暴烈丹,暴是暴躁的暴,烈是烈火的烈.叫暴烈丹是因為它藥力狂暴效果強烈,所以才叫暴

烈,不是會爆炸的意思!"

"原來如此!明白了.那這東西的作用如何啊?"

"作用嗎……!"說到這里太上老君意外的頓了一下,眼睛也到處亂飄不敢和我對視,明顯有問題."這個……實際上這個東西的作用就是強化里

的戰斗力,讓你在短時間內獲得非凡的實力.反正你碰到靠人數優勢無法壓制的佛門中人時再吃就對了."

"你當我三歲小孩子嗎?看你眼神躲躲閃閃的,這東西肯定有很大副作用,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別到戰場上關鍵時刻掉鏈子."

被我直白的話問的沒辦法了,太上老君只好無奈的解釋道:"這個……其實這種暴烈丹是我無意中煉出來的殘次品,一共就這麼十二粒."

"殘次品?"

"其實也不是完全殘次,最初的設計目標都達到了,就是多了點副作用."

"到底啥作用?"

"就是……就是……唉……實話和你說了吧!這東西的作用就是讓你在短時間內獲得百倍以上的力量,不管是什麼屬性全都百倍的提高,即使是一

個凡人吃下去也可以立刻和神族打個旗鼓相當,像你這樣本身就快趕上神族實力的凡人吃了更是可以超越眾多神族橫掃天界,只是這東西的藥效過于剛

猛了一些,在吃完之後你會感覺全身肌肉像火燒的一樣疼,而且會隨著時間增加逐漸加強.另外就是,當藥力到達最後階段時你會不受控制的特別想要

和異性行天地陰陽之道."

"靠,怎麼聽起來功能這麼像偉哥呢?"

"偉哥是什麼仙丹秒藥?我怎麼沒聽過啊?"太上老君好奇的問道.

偉哥是狀陽藥,他一個游戲里的神仙自然是沒聽過的了.不過說起來他煉的這東西確實是和偉哥超級的像,短時間內增加人的體能,讓你可以爆發

一下,之後還有點春藥的作用.當然了,我是不可能告訴太上老君偉哥是什麼的,不然讓他知道我把仙丹比成偉哥他非拆了我不可.

"聽你這麼說這東西就是吃了特別難受,外加每次吃完要和女人那個那個是嗎?"

"差不多吧."

"那也不算太麻煩啊!"我疑惑的說道:"我又不是光棍,大不了讓老婆在後面等著就是了.至于一點點疼痛,男子漢大丈夫,咬咬牙就過去了."

"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太上老君解釋道:"這個藥就是用極端的神經刺激強化你的實力,等于是把你的潛能都給逼出來了,那種痛苦絕對不

是咬牙就能忍住的.不過疼痛會讓你發狂,而這個時候你對傷害的感應也會變的很低,所以在戰場上就會表現的異常神勇.不過因為會一定程度上失去

理智,所以自己受傷是肯定會的,還有就是這個東西的藥力比較短,吃下去五秒之後才會生效,而且功效只能持續三分鍾."

"三分鍾?"

"事實上連三分鍾都不到.因為過了之前的兩分鍾三十秒之後你就基本上已經失去理智了,後面你還得往回跑去找你老婆解決後遺症問題,所以…

…!"

"所以實際上就只有兩分半鍾的有效時間是吧?"

"差不多吧!部分人因為身體差異時間會有長短變化,但最多誤差不超過十秒."

"行,我明白了.不過你可一定要確保這東西能讓我在兩分半鍾內干掉一個高級神,否則我要是掛了任務失敗你們得負責."

"只要你別放水我就敢保證."

既然太上老君都拍胸脯保證質量了我也不好再懷疑什麼了,不過本著能撈就撈的精神我硬是從太上老君那里又騙到了一枚大道金丹.這東西和剛剛

太上老君給我的那個殘次品的暴烈丹可不一樣,這是絕對的一級優等品,在天庭的神仙中都算是非常珍貴的東西.這個東西的功能是可以永久性的提升

服用者一成的修為,而且在服用後三天之內實力會上升到正常值的五十倍以上,雖然沒有暴烈丹效果那麼誇張,但這東西的優點就是無副作用,而且還

能永久性的提升部分實力,比起那個暴烈丹真是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騙到了這枚大道金丹我也不好再下手了,直接拿東西走人.契約城那邊眾人看到我回來連忙把我圍了起來.

"怎麼樣?天庭怎麼說的?"

我將龍精虎魄丹全部拿了出來放到地上,然後把天庭的安排跟他們解釋了一下,眾人聽完反應不一.玫瑰是在計劃著能不能少用點,扣下來的龍精

虎魄丹就相當于賺到的.鷹則是計劃在考慮這些龍精虎魄丹到底夠不夠用,而紅月想的卻是有了這些龍精虎魄丹就可以和佛門的人大干一場了.

我打斷眾人的小心思宣布道:"紅月,你負責盡快挑選出一支精銳部隊並把這些龍精虎魄丹發到他們手上,佛門的人一到,就只有靠服用了龍精虎

魄丹的人抵擋了.一般人碰上神族絕對是砍瓜切菜一般,數量再多也不頂事."

玫瑰一聽要全發下去立刻建議道:"最好把發到的人分下隊,萬一佛門來的人不多就不要一起吃了,浪費了的話就可惜了.我們可以根據佛門老的

人數絕對讓多少人吃下龍精虎魄丹,剩下的可以囤積起來,以後說不定還有用."

"有道理.那就這麼安排吧."

有了解決佛門無恥行動的辦法大家也就安心了不少,但是放松是絕對不行的.城市建設不但不能慢下來還要加快,好在大部分防禦工程都已經竣工

了,剩下的民用設施可以等城市確立以後再慢慢修.另外,雖然有了對付佛門無恥戰術的方法,我們卻不能在這邊干等著佛門自己找上門來,因此在把

事情都交給玫瑰他們後我就一個人離開了契約城去聯絡和一下和我們簽約的印度行會的人.我的計劃是盡量跟佛門搗亂,不讓他們過早的找到願意出頭

的行會,畢竟晚一點讓他們發動進攻我們的勝算就大一點.

其實我本來是想自己秘密組建一個印度行會去接佛門的任務的.反正已經可以肯定印度人中必然會有人把自己行會的名頭借給佛門,那麼與其讓他

們得到佛門的好處,我還不如自己拿這份好處呢.可是想想又不行,因為過早的接佛門的任務就會增加我們自己的防守難度,可是不接的話讓別人接了

又怪可惜的.最後我只得讓我們行會在印度的情報人員臨時組建了一個小行會去佛門的聯絡人員附近等著,一方面由我來破壞別的行會和佛門達成協議

的機會,一方面讓他們做好隨時接任務的准備.萬一我沒攔住,他們就要搶上去和對方比賽看誰先接到任務,要是接成功了當然最好,失敗了也不損失

什麼.事實上如果真的接成功了還會有另外一個好處,那就是佛門雖然會和這個行會簽署一系列協議防止這個行會干擾他們的行動,但至少有一點是肯

定的——他們沒辦法瞞著這個行會的人行動.如果一個行會連自己的NPC部隊跑哪去了都不知道,那也太誇張了.所以如果是我們的間諜組建的行會接

到了任務,不但可以拿到好處,還可以順便監視對方的人員組成和動向,絕對是一舉多得.

我在進入地界後就開始聯絡我們的間諜組織,在他們的指引下很快就找到了佛門的對外聯絡人員.其實一開始派出來的聯絡人員都是些小沙彌,佛

門是用亂槍打鳥必有一中的辦法在找合作者,而我就是要攔截這些小沙彌.雖然佛門很強,但不是每個人都很強.這些小沙彌在佛門中就相當于是雜役

,連天庭的天兵都可以被普通玩家干掉,小沙彌這種雜役就更不要說了.被我盯上的小沙彌幾乎沒有走過一招的,全部都是一擊斃命.短短半天時間我

就先後干掉了三百多小沙彌,根據情報,佛門當初一共就派出了這麼多小沙彌,去掉被我干掉的頂多還能剩下十幾個不得了了.而且我在襲擊的時候是

特地挑選最有可能談出的沙彌先下手的,所以剩下的十幾個也不大可能帶回好消息.

果然,根據情報部門的情報,佛門在發現沙彌大量遇害後就跑出了十幾名戰斗力很強的金身羅漢出來聯絡,雖然人數變少了,但是這些人實力比較

強,只要挨個行會問過去總能找能願意合作的行會.

考慮到佛門使者實力上升,我立刻開始進入第二階段,專門攔截前來合作的玩家.羅漢打不過玩家我可不怕.不過,攔截任務竟然剛上來就出了問

題.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五十六章 天庭的應對之策     下篇:第十七卷 第五十七章 應對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