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五十九章 破計  
   
第十七卷 第五十九章 破計

"來……"那個發現我們的家伙僅僅是個普通的佛門成員,自身並沒有多少戰斗力.就像天庭的天兵戰斗力也不比玩家強多少一樣,佛門也不是所有人都比玩家強出很多的.這個家伙就是這種雜兵型的存在,在被我們沖到跟前之後甚至都沒來及喊出第二個字就被我一劍貫穿了咽喉.

孫悟空抱怨道:"怎麼不給我留點啊!"

"你和紫竹仙子有殺人數限制,能不出手最好別出手.一會要是再遇到佛門中人我不喊你們幫忙,你們就不要出手."

"唉,這個限制還真是麻煩!"孫悟空無奈的同意了我的意見.

紫竹仙子補充道:"其實你也不用太節約.之前我們實驗的方法應該是有用的,只要不給敵人造成太大損傷,我們是可以對多個目標發動攻擊的.況且現在已經九點多了,再有兩個多小時就是新的一天了,到時候我們的殺人數就可以清零了."

我點點頭."反正本著資源合理利用的原則,還是盡量先忍住,等到有價值的目標再下手.那個祭品身邊肯定有人保護,到時候你們還怕沒有出手的機會嗎?"

"說的也是."

將那個被干掉的家伙的尸體拖進鳳龍空間之後我們又開始繼續向前移動,路上還碰到了我們行會的其他幾組破壞小組.之前進來的時候我們是從很多個點同時發動襲擊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防止被佛門發現一鍋端了.人多分散開,就算某幾組被發現,剩下的小組還是可以繼續搞破壞的.

走了一段距離之後孫悟空這個急噪的家伙就有些憋不住了."喂,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個祭品到底在哪啊?"

"根據那個佛門分身的說法,祭品必須在祭壇上進行犧牲儀式,而祭壇必須建立在模型的幾何中心點上.契約城是個圓,其中心點就是那座通天塔.這個模型是按照契約城一比一的比例做出來的,位置應該是一樣的.祭品就算現在不在祭壇上,至少有不會離的太遠,我們只要順著通天塔找就行了."

"那要不要我們分頭行動?"

"還是算了吧!"我趕緊制止了他的想法."以你的性格,只要我們分開,不出三分鍾你肯定會和人家打起來.暴露了我們不說,用光了名額你也就沒用了."

"這個破限制,真是憋屈死俺老孫了!"

"行了,你還是認真點幫我屏蔽氣息免得讓佛門的人發現了."

根據我推測的目標可能位置我們很快就摸到了通天塔的下方不遠處.這個地方的佛門中人密度明顯比別的地方要高很多,我和孫悟空以及紫竹仙子只能埋伏在比較遠的地方不敢靠近,因為這麼多人的情況下就算有紫竹仙子和孫悟空使用的遮蔽術也難保不會被發現.

"喂,這麼多人,我們怎麼靠過去啊?"孫悟空問道."我和紫竹每天可是只有一個名額,這里起碼有好幾百人,我們殺也殺不過來啊?"

"你們兩個覺得如果現在你們中的某一個出現在這里,然後發現攻不進去轉身逃跑,他們會不會追出去呢?"

"好主意."紫竹仙子立刻推了孫悟空一下."你去把襲擊他們,然後假裝打不過把他們引開."

"為什麼是我?"

"你不是想打個過癮嗎?"

"嗯……好吧!"

孫悟空先是移動到了離我們比較遠的一個位置上,然後才裝模做樣的從那邊沖過來,結果還沒到我們身邊就被佛門的人發現了,雙方立刻打成一團.孫悟空將其中一人擊傷之後轉身就跑,佛門的守衛人員立刻有一大半都追了出去,最後祭壇附近總共只剩了三個人.這就是佛門山賊一般的上層結構造成的結果,如果是天庭,職責所在,不可能這麼多人都跑去追孫悟空的,至少會留下大部分人來看守祭壇,畢竟他們的任務是守衛祭壇而不是攻擊敵人.

在孫悟空成功引走了大部分敵人之後我和紫竹仙子立刻開始向祭壇中心移動,最終靠到離祭壇還有一百多米的位置就無法再靠近了.這個地方周圍是片廣場,根本就是無遮無攔的,想悄悄靠過去除非隱身.可是守衛在祭壇上的那三個佛門中人一看就都是高手,即使用隱身術也未必就躲的過去.

"現在怎麼辦?"紫竹仙子問我.

我看了看情況道:"這邊已經沒辦法再隱藏了,我們兩個一起上,你負責制住他們,我來下殺手,三個人應該能搞定."

紫竹仙子有些擔心的道:"那三個都不是一般貨色,我怕我一個人對付三個未必搞的定,萬一時間拖久了會引來更多的佛門中人的."

"這個……!"我四下看了看,忽然注意到附近還有座比較高的小樓,大小剛好能擋的住坦克的身形.我連忙拿出了通訊器問道:"炸彈都裝的怎麼樣了?"

"一組已經完成."

"二組完成."

……

"三十六組完成."

"那就是都完成了?現在你們退到城外去,一會看我信號.我會讓坦克炮擊一個目標,你們看到爆炸就按順序啟動炸彈.先引爆第一組放的第一枚炸彈,然後是第二組放的第一枚炸彈,往下是第三組,第四組,每次一枚,間隔兩秒,每組都引爆一枚之後停頓十五秒再從頭開始引爆各組的第二枚炸彈,規律相同,直到我喊停或者炸彈全部引爆.明白了嗎?"

"明白."

"那好,現在給你們一分鍾,馬上撤出城外.然後等我信號."

一分鍾之後我估算著時間差不多了就把坦克召喚了出來.坦克那巨大的身體躲藏在樓房的後面剛好可以讓祭壇上的人看不到,不過坦克的能量聚集不可能不被發現,我要的只是一個緩沖時間.

坦克剛一被召喚出來立刻就進入了炮擊模式,背上的魔晶炮管立刻開始發亮.幾乎就在坦克開始聚能的同時台上的三名佛門中人立刻就發現了這邊的情況,三個人同時轉向了這邊,除了其中一個人站在祭壇旁邊沒動之外另外兩個人一起向坦克這邊沖了過來.

我和紫竹仙子此時都以隱身狀態隱藏在坦克身前的那座樓房旁邊.要是平時以這兩個家伙的實力不可能發現不了我們,但現在他們的注意力都被坦克背上那根高能量聚集的炮管給吸引了,我和紫竹仙子就好象是站在火堆旁邊的螢火蟲,輕易的就被忽略了過去.但是,就在那兩個家伙沖到樓房前面打算繞過去的時候,我和紫竹仙子突然同時動了起來.

因為這座模型城市本身對佛門很重要,因此這兩個家伙沒敢直接撞穿那座樓房模型穿過去,而是選擇了繞過去,而他們一繞,就等于是直接送到了我們面前.當那個由我這邊繞行的家伙沖到離我還有兩米多遠的地方時他突然感覺到了我的氣息,只可惜這個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幾乎就在他發現我的同時,我正好從房屋的陰影中躥出來.一把在空中抱住他之後我們兩個一起翻滾著摔了出去,轟的一聲撞穿了一座模型樓房後又滑出老遠才停了下來.那家伙反應奇快,剛一落地立刻單手一撐地面就著還沒完全消耗完的慣性翻了出去,然而等他站穩的時候卻發現我正趴在地上舉著胳膊對著他.

"永別了."嗖.一支黃金箭電射而出,正中那家伙的咽喉,他不可置信的抓著自己脖子上的半截箭尾另外一只手對著拼命的抓撓,似乎想抓住我似的.但他僅僅堅持了幾秒就撲通一聲倒了下去.

在這個家伙被干掉的時候祭壇上剩余的那名佛門中人已經看見了,但他卻並沒下來.看到他的反應我立刻往紫竹仙子那邊望了過去,正好看見她向我打出搞定的手勢.怪不然那家伙不沖下來.兩個人都被干掉了,他就一個人,不管攻擊哪邊,另外一邊來的人肯定就可以長驅直入了.不過他卻不知道一個情況,那就是紫竹仙子其實已經不能參戰了.剛才那個家伙是紫竹仙子獨立干掉的,也就是說紫竹仙子的名額用完了.到十二點之前她不可能再出手了.不過這個情況上面那家伙顯然並不知道.

我向紫竹仙子使了個眼色,然後縱身向祭壇跑去,而就在我快要從到祭壇頂上的時候,一發紫色的炮彈穿過了我先一步命中了祭壇.我知道那是坦克的炮擊,所以在看到炮彈的同時已經先一步往地下一趴,爆炸引起的沖擊波瞬間將祭壇上那些泥糊的建築全部吹飛,只剩下了一些斷裂的木頭架子.沒有了建築的遮擋我到是可以清楚的看到祭壇上面的情況了.此時的祭壇中央正放著一朵潔白的玉石蓮花,而一名長的相當美豔的女子正盤腿坐在花心之中.顯然,她就是那個'祭品’.

剛才那發炮彈雖然轟飛了祭壇的外牆,但卻沒有傷到里面的蓮花和那個佛門中人,不過臨時支撐起那麼大個防護罩畢竟還是很費勁的,那家伙此時也不能說是全盛狀態了.我爬起來對身後的紫竹仙子喊了一聲:"你先別出手,找好機會再下手."

"明白."紫竹仙子也不傻,立刻回應了我的要求.雖然她現在實際上已經不能戰斗了,但是那個佛門中人卻並不知道.我們這麼一問一答自然會讓他把紫竹仙子也防備進去,這樣一會和我戰斗的時候他就不敢出全力了.畢竟紫竹仙子也曾被扣壓在佛門一段時間,佛門中人大多知道她的實力.現在有這麼個強大的高手在旁邊站著,那個佛門中人又怎麼可能敢于全力攻擊我呢?

和紫竹仙子演完戲之後我立刻沖了上去,那個家伙雖然很怕紫竹仙子偷襲,卻並不擔心我會把他怎麼樣.盡管之前我已經多次給佛門造成了重大損失,但老觀念是不會那麼容易改變的.在佛門眼中我只是個凡人,和紫竹仙子這個神族比起來還是有比較大的區別的.不過……今天我會讓他改變自己的看法的.

眼看著我已經沖到他的身邊了,這個穿了一身僧袍的家伙立刻朝我伸出一只手,看動作是想捏住我的臉,但就在他快碰到我的時候遠處突然轟的一聲發生了爆炸.一個巨大的火球騰空而且,而且還有很多小火球飛了出去落到城市各處引燃了多個火頭.爆炸讓眼前的家伙略微分了下心,紫竹仙子也聰明的趁機做出了想偷襲的樣子,結果嚇的那家伙臨時變招收手後退,然而我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既然已經沖到跟前了,長兵器就不如段兵器好用了.雙手刃爪瞬間彈出,一個漂亮的斜切,那家伙反應迅速的後退,但胸前的僧袍卻被切開了三道大口子,而且袍子上還燒了起來.那家伙慌忙脫掉僧袍扔了出去,露出一身岩石一般的肌肉.

我一擊不中立刻向側面閃出一步,然後突然甩手打出了三柄飛刀."爾敢."和尚的一只手臂斜著擊出,瞬間將三柄飛刀全部擋了下來.看到飛刀被攔了下來我不但不死亡反而微微一笑,剛才不過是做個實驗.那三柄飛刀是朝那名"祭品"發射的,目的就是為了測試祭品的價值.現在看到這個祭品不但重要,而且是非常之重要,否則那個和尚是絕對不會去用自己的身體擋飛刀的.

"都出來幫忙."我隨手一揮,周圍的空間中突然出現了大群魔寵,而且他們不是出現在一個方向上,而是圍著那個祭壇出現的."用遠程攻擊."

"接受命運的裁決吧."維多利亞最先出招,金黃色的命運之箭聲勢驚人,把那個和尚嚇的不輕,但是當他飛身阻擋的時候卻發現那箭竟然穿透了他的身體依然朝祭品飛了過去.維多利亞的命運之箭是存在之箭,它的目標就是針對每個人的,就好象你不能去承擔別人的命運一樣,命運之箭也是根本無法閃避和阻擋的.祭壇上那名一直淡定的閉著眼睛的美女祭品在被命中的瞬間終于睜開了眼睛,不過看到我們之後她卻沒有絲毫的驚慌,好象我們不是來殺她,而是來救她的一樣.

維多利亞放完大招立刻對我道:"主人,抽到的是哀愁屬性."

這個祭品只是個玩家,我本來是希望能抽到死亡屬性直接感到她的.哀愁屬性雖然會導致目標全屬性下降,但她本身就不是什麼強大的目標,削弱一只螞蟻對于食蟻獸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不過維多利亞在射完那個祭品之後立刻開始瞄准那個和尚,這次和尚發現目標是自己反而開始躲閃了起來,他為祭品擋箭是逼不得意,既然這次是直接射他的,他當然要躲了.不過命運之箭是根本躲不掉的,他人還在半空就被命中了,落地之後卻變的異常的憤怒,原因就是維多利亞抽到了憤怒屬性.這個憤怒會使人攻擊力上升防禦下降,一般來說這個屬性會導致目標比較容易掛掉,但同時在他沒掛掉之前由于擁有了三倍的攻擊力,因此目標會變的異常危險.經過我的戰場經驗總結,總體來說這個憤怒屬性其實還是好處比較大的.不過,今天卻有點不同.

那個家伙要負責保衛祭品,所以當我們攻擊祭品的時候他就必須用自己的身體去擋下那些攻擊.也就是說他現在不但不能躲閃我們的攻擊,反而還要主動迎上去.以他現在只剩一半的防禦和生命值,這實際上跟找死差不多.

"集中火力."在我的提示下大家紛紛拿出自己的遠程攻擊技能朝那個祭品扔了過去,那個和尚則是左跳右蹦的飛身擋攻擊,雖然攻擊都被擋了下來,但他自己也被搞的跟掉進水里的非洲難民一樣了.身上除了被燒出來的傷口之外還有爆炸和腐蝕液造成的傷害,而且最後還遭到了霜雪的冰凍覆蓋,結果就成了現在這德行.

"你還滿不錯的嗎?這麼多攻擊都擋下來了."看到他的眼神正在四處亂瞄,我立刻打擊他道:"在看援軍什麼時候到是嗎?別妄想了.聽到爆炸聲了嗎?我們在城里裝了炸彈,現在你們的人正忙著四處救火呢!這里當然會有援軍,但那是很長時間以後的事情了.至于現在……你可以去死了."在我說完之後凌和小純立刻聯手扔出了一個混合魔法,光暗兩種屬性的碰撞最終造成了大爆炸,瞬間將那個家伙給徹底解決了.

跨過那家伙的尸體,我向台上的那名祭品走了過去."雖然我們並不認識,但很可惜,你在一個不合適的時間站到了一個不合適的位置上,所以我不得不干掉你了."

那個女人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後從蓮花上站了起來."干掉守護者你是不是以為我已經是你砧板上的肉了?"

"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那個女人突然從蓮花上跳了下來.之前被蓮花瓣擋著我一直沒注意,原來她身上的服裝和一般的玩家一點也不一樣.這個女人身上穿的不是盔甲,而是布服.那是一種很普通的白色衣服,袖子和褲腿都比較寬大,但也不是很肥,腳下沒有鞋子,只在腳腕上綁著一串鈴鐺.整個人看起來就好象是准備做晨練的普通人,而不是一個戰斗人員.

"沒看出來,你的身材還不錯.可惜色誘是沒用的.我是不會上當的."

因為《零》有女性保護系統,以前經常有女性玩家利用這點先誘惑男性玩家產生不良企圖,然後她們再利用保護系統擊敗男性玩家.雖然後來系統改進了很多次,但多少總還是有點漏洞可鑽的.當然了,只要你不動心就絕對不會造成系統誤判,但是反過來說,如果有個美女誘惑你,你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那還是男人嗎?管的住自己不去做是正常的,連相法都沒有那絕對是心理有毛病.

那個女人一步步向我走了過來,我卻絲毫沒有被她所迷惑.這個女人雖然很漂亮,卻還麼到那種能讓我失去理智的地步.眼看著距離差不多了,我突然揮手一劍橫掃而過,但是那個女人卻詭異的一個後仰,劍刃擦著她的肚子滑了過去卻根本沒碰到她.一擊不中我沒有絲毫停頓,抬腿一腳踹向那女人的膝蓋,但是那個女人卻雙腿膝關節往外一分讓過了我的這腳,跟著她借助剛才向後下腰的慣性直接雙腳離地向後翻了過去,但是在雙腳離地的同時她還把腳伸直順便踢向了我的下巴.我慌忙一抬頭並後退半步讓過了這腳,但她也因此得意安全的翻過了那個跟頭站了起來.

"柔術?瑜伽?"

"你怎麼看我的功夫是你的事,你只要知道我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就行了."

"哼.佛門神族都干掉了,我就不信還搞不定你一個女人."我突然將永琣V上一拋,然後迅速向她沖了過去.快到她面前的時候我猛的蹲了下去,一個掃腿滑過她的下盤,然而那個女人卻僅僅是隨意的向旁邊邁了一步就跨過了我的腿成功的避開了這腿.但是我並沒有就此放棄,掃腿不成,我立刻就著慣性繼續轉了半圈過來單拳猛的朝地下砸去.轟的一聲,地面被我整個轟裂.由于地面都是木頭和泥土做的,震動直接轟塌了地基,我們兩個一起掉了下去.但那個女人卻在下落的木頭之間幾下輕點,就好象走台階一樣又回到了平整的地面上.

"有沒有搞錯?"站在一邊觀戰的凌詫異的問小純:"那女人是不是太強了些?"

"鬼知道怎麼回事!"

這個時候我突然從地面上的大坑里跳了出來,人還在半空就突然甩出了一排飛刀.那個女人幾乎動都沒動,僅僅是微微側了一下身,飛刀竟然全部射空.我現在是越來越感覺這個女人不對勁了.她就好象事先知道我的所有動作一樣,每個動作似乎都是提前計劃好的,而且已經演示了無數遍,感覺她總是能找到我的攻擊盲點,然後不緊不慢的走到我的盲點上,之後不管我再怎麼累的死去活來就是根本攻擊不到她.要說這是戰場反應,以我數千倍于普通人類的神經反應速度竟然都跟不上她的反應,那她還算是人嗎?要不是確定印度沒有類似我們龍緣這樣的大公司,我都懷疑印度也在開發人造人技術了!

在她成功閃開我的飛刀之後我瞬間便落到了她面前的地面上,下落姿態還沒定型我就腳尖猛蹬地面.轟的一聲腳下的木板地面全部飛了出去,而我整個人則以恐怖的速度向她飛射而去.就在我們即將撞到一起的時候,我突然將身體繃直並在雙臂展開,整個人在空中旋轉了起來.我的雙臂展開的寬度加上旋轉形成的切割面,破壞面積不可謂不大,不管那個女人反應再怎麼變態,身體速度跟不上,無法退到安全區域也非死不可.然而那個女人卻再次給了我當頭一擊.她並沒有躲,而是單手前伸輕易的頂住了我的腦袋.沒錯.我確實是高速旋轉的,但旋轉的中心點卻是幾乎不動的.而那就是我的頭部.她單手按在我的頭上,並頂住了我的前進勢頭,然後我就感覺一股巨力將我按向了地面.只同轟的一聲我直接一頭撞進了地面,在地上犁出了一道十幾米長的大溝才停了下來.

"他媽的……"我現在是徹底爆怒了.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遇到如此情況,就算被敵人打敗,那也是人家的絕對實力強出我太多造成的,自認為在技巧上我並不輸任何人,然而今天卻在一個我本以為會是待宰羔羊的女人手里輸的體無完膚,這個刺激實在是太大了點.不過我的爆怒剛一升起就突然停了下來.身為龍族,我有一項別人所沒有的優勢,那就是我的理智是可以完全掌控情緒的.我瞬間意識到了似乎有哪里不妥."他娘的中招了!"我突然想明白了哪里不對.問題的關鍵就在那個女人的動作,動用大腦中的電子模塊進行純機械式的數字模擬就會發現那個女人的動作看起來是對的,實際上根本不可能做到,除非她的行為快我一步,在我出手之前就有所反應,否則根本來不及.而這個實際上根本就沒人可以預測未來,能猜測對手的動作也要有個限度,不可能像這樣如此的精確,決不多用一絲一毫的力量.那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到的.那麼排除了她實力超群的可能性之後,唯一剩下的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伴隨著我的突然醒悟,周圍的環境突然一變.我正站在祭壇旁邊,而地面上並沒有我之前砸出的那個大坑和被我掃出來的那道溝.我的魔寵們全都東倒西歪的躺了一地,唯一的一個例外就是公主.她正在和之前我戰斗的那個白衣女子在地上扭打,只是因為公主本身不是戰斗類魔寵,所以現在兩個人的戰斗看起來就像是學校里的女生打架,而不是生死戰斗.兩個人抱在一起抓頭發扯衣服,根本一點形象都沒有了.

如果看到眼前的情況我還想不通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那我還不如直接買塊豆腐把自己拍死算了.很顯然,在我干掉那個和尚之後這個女人使用了某種類似精神沖擊的攻擊性技能,我和我的大部分魔寵都中招了,然後我們都陷入了夢境一般的世界中.剛才在戰斗中我之所以打不過那個女人,不是因為我的技巧問題,而是因為她實際上就是我在夢境中自己創造的人物.之前的精神沖擊顯然帶有暗示作用,使我們相信在那個真實的夢中她就是無敵的,所以她的動作總是快我一步.那不是她真的比我快,而是我的大腦創造的思維中都是先幫她設定好動作才開始思考我自己的動作,所以我再快也追不上她的反應.不過還算幸運,雖然我們大部分人都中招了,但我的魔寵中還有個特別擅長精神魅惑的公主.那次精神爆發放倒了我們大部分人,卻沒能讓公主中招.然後公主發現大家都倒了,就只好硬著頭皮沖上來保護我們了.不過之後的事情就比較搞笑了.當公主沖上去准備用自己的生命保護大家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那個女人其實和她是一類人.精神技能強大到可以輕易把神族放倒,但肉體戰斗方面卻低級的跟小朋友一樣.于是就出現了祭壇附近所有的強大戰斗人員全都躺倒了,惟獨兩個不會打架的人在那PK的搞笑情況.

"斯哥特."訓練空間被我召喚了出來,斯哥特和其他的鈴音騎士紛紛從里面走了出來.因為之前沒有召喚他們出來,鈴音騎士們因而躲過一劫沒有被放倒.現在正好放他們出來幫忙.

其他的鈴音騎士迅速分開把還在夢中的魔寵喚醒,而斯哥特則直接走到了公主和那個女人身邊一手抓著那個女人的後頸將她提了起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反正這個女人的技能似乎是只能用一次的,也有可能技能冷卻時間比較長,不能連著用,總之在被斯哥特提起來之後她並沒有再次使用技能.那個女人被抓住之後公主也被旁邊的鈴音騎士扶了起來,平時一直屬于支援型人員的公主今天竟然當了把先鋒,真是超級大反串.不過還好,除了衣服和發行搞亂了之外公主到是沒受多大傷,由此可見那個女人的戰斗力也屬于幼兒園級的.

既然目標已經被捕獲,那就沒必要再留在這里了.喚醒被放倒的魔寵之後我就開始准備撤離,不過在喚醒魔寵的時候我們還發現一個異常情況,那就是紫竹仙子竟然也暈過去了.剛才那個女人的技能顯然是無差別的,而且強度之高實在是令人恐怖.紫竹仙子即使在神族中也算高手了,竟然會被她的精神沖擊給放倒了,這個發現實在是有些嚇人.不過現在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我趕緊收回魔寵一手提著被捆的跟粽子一樣的那個女人一手扶著紫竹仙子從地道離開了這座即將完蛋的模型城市.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五十八章 佛門的新手段     下篇:第十七卷 第五十九章 破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