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八十六章 外援外援  
   
第十七卷 第八十六章 外援外援

"各位還真是讓我失望啊!"所謂急中生智,在佛門眾古佛破空而出的瞬間我就進入了一種非常不屑的狀態.原本正准備把我大卸八塊的眾古佛被我突然冒出來的這句話給搞愣住了,連惱羞成怒的如來佛都停了下來.

"你什麼意思?"如來試探性的問道:"你難道不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嗎?"

"那可未必哦."如來剛要反駁我就邪笑著繼續道:"第一,我不是來和你們打架的,所以如果打不起來,我也就不用死了.第二,即使真打起來了,你們也不能保證一定就能干掉吧?我還是有活下來的可能的.另外,就算真打起來了,而且被你們追上給干掉了,那又能怎樣呢?你們可別搞亂套了,雖然我現在對神族的戰斗力即使在你們佛門神族中也能排進前五十,但我可不是神.我是個玩家,也就是你們口中的冒險者.我是可以無限複活的,即使被干掉一次,損失些實力而已,遲早是能練回來的.可你們就不同啦.相比于我的無限複活,只有一次生命的你們是不是應該比我更珍惜生命呢?"

"哼,即使我們怕死又能如何?難道你還能干掉我們不成?"跟在如來身後的一名古佛氣憤的質問道.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打的過各位古佛呢?就算我現在對神族戰斗有加成也不是你們的對手啊!不過呢……"我搶在那名古佛繼續說話之前說道:"我雖然不能干掉你們,但只要契約城完成了,你們的命也就不再屬于你們了."

"笑話.你覺得我們會讓你的那個契約城建立嗎?"

"你們覺得你們有能力阻止它建立嗎?"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我又繼續道:"不要為了面子和我說你們一定能阻止它的建立.不錯,你們確實有很強的實力,神族就是神族,整體戰斗力方面無人能比,但你們真的知道自己是在打一場怎樣的戰爭嗎?我們冰霜玫瑰盟雖然是個凡人組成的小行會,可我們的背後有天庭在撐腰,雖然無法直接參戰,但你們其實是在和天庭較量.順便告訴你們一條你們可能根本就聽不懂的知識.你們佛門只是個松散的神族勢力,內部實力參差不齊,戰斗起來無組織無紀律,加上你們的勢力太過龐大,雖然整體實力要強于我們,可短時間內你們能加到我們身上的壓力其實相當有限,要不然一場秋風掃落葉一般的城市殲滅戰也不會被你們打成一片泥潭似的絞肉機戰術了.不是你們不想,而是你們做不到.你們無法在短時間內聚集全身的力量用于一點,而我們行會則完全不同.我們冰霜玫瑰盟從建立之初強調的就是精英化,極端化.盡管整體實力要弱于你們,但我們卻可以在一天之內將分布在全世界范圍內的力量全部集中到一個點上,這就是直接導致你們前幾次攻擊相繼失敗的原因.因為你們准備不足,而我們已經聚集了整個行會的力量在對抗你們."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們可以在最初將整個佛門的力量集中起來一起壓上去,你們已經被擊敗了?"如來試探性的問道.

"當然.佛門比我們冰霜玫瑰盟要強很多,這點沒人會懷疑,可你們打到現在都沒攻下我們的城市,難道你自己不覺得奇怪嗎?"

"那你為什麼要告訴我們怎麼攻擊你們的城市?"

"因為你們已經無路可走了.等契約城建立之後天庭就會直接介入,到時候就屬于國家內部的神族戰斗,他們是不會受到任何限制的.你認為以現在傷筋動骨的佛門實力有可能是天庭的對手嗎?至于說攻破我們城市的方法……"我故意看了下時間,然後不緊不慢的說道:"只剩最後十八個半小時了,你覺得你們還有機會嗎?所以即使告訴你們方法,你們也已經錯過了時間."

"那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顯,給你們條生路."

"哈!"巨大的反差讓如來佛假笑了一下."給我們條生路?你是不是沒有搞清楚情況?"

"錯.沒搞清楚情況的是你們而不是我."看到那些古佛審視的目光後我才繼續說道:"契約城的建立可能性超過八成,而一旦其建立完成,那麼你們這些古佛也就離完蛋不遠了.盡管你們的單體實力很強,但佛門的總體數量上要低于天庭,而且天庭的高端武力其實要遠超你們幾個的水平.即使佛門完蛋了你們可以出去令立門戶,那也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的.以前你們整體實力比較強,那還好說,現在這種時候,各地的勢力劃分都已經穩定下來了,你們又是這個樣子,誰會買你們的帳?肯定是被人追的到處跑.當然,如果不離開佛門,和佛門一起殉葬,那也是可以的,只是我覺得你們完全可以選擇一條更好的道路."

"更好的道路?你該不會是想要勸降吧?"如來終于聽出了我的意思.

"你要這樣說也是可以的,不過我可和你們先說好,不是我要招收你們,而是天庭,我只不過是個傳話的而已.決定還是要你們來做,這個我不干涉也干涉不了.不過,我可提醒你們一點.現在歸順和等到我們守住了契約城再歸順,那個待遇可就是兩回事了."

"這……!"

趁著如來在那猶豫的時候我偷偷的向後面打了個手勢,我的魔寵們迅速的聚集到了一起,然後紛紛回到了訓練空間之中,而我自己則繼續站在那里和如來說著話.現在對我來說只要搞亂如來的思想就行了,反正我也沒打算真的去勸降如來,大不了他們同意了我以後不認帳就是了.再說了,如果如來他們真同意了,天庭未必就真的不要.依我看之前天庭沒要求我勸降如來主要是估計如來肯定不會同意,所以才會沒有通知我這麼做,如果我真把如來勸降了,他們肯定會要,畢竟這麼強的高手可不是隨處都能撿到的.

躊躇了半天之後如來還是沒有下定決心,主要是現在就這麼低頭的話面子上實在是有些掛不住,而且他一個人也沒辦法做決定,所以干脆和身後的其他古佛商量了起來.趁他們商量的正起勁,我忽然喊道:"你們總這麼商量下去可不行,我現在也沒空在這等你們.干脆這樣吧."我順手扔了麼水晶過去,等如來接住之後才道:"這是我們行會專用的通訊器,你們想好了可以用這個東西聯絡我,那麼我先走了."不等如來他們反應過來我就召喚出飛鳥騎了上去,然後讓飛鳥向契約城的方向飛了過去.剛開始離的近我還不敢讓飛鳥飛的太快怕引起他們注意,等距離一拉大我立刻讓飛鳥啟動了超音速突擊,瞬間就將如來他們甩的不見影子了.

如來和那幾個古佛發現我跑的速度特別快之後略微疑惑了一下,然後如來突然叫了起來."不好,上當了!"

雖然如來他們反應了過來,但是現在為時已晚.在飛鳥帶著我飛出足夠遠的距離後我立刻啟動了傳送戒指,瞬間回到了契約城."呼,嚇死我了,總算還是跑出來了!"

"咦?會長?你這是從哪跑出來啊?"

"還能是哪?佛門的那幫變態那唄!幸好那幫笨蛋被我糊弄暈了,要不然指不定又得被干掉一次.對了,你是哪個部門啊?外面都打亂套了,你怎麼還在這里閑逛啊?"

"是紅月副會長讓我過來接人的."

"接人?誰啊?"

"我們."我的背後突然傳來這麼一聲,搞的我猛的向前一蹦,結果回頭之後卻看到了背後多出了兩個人.

"槍神?黑寡婦?"來的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戰力榜第二的槍神和第三的黑寡婦."你們……?"我問到一半就想到了原因,于是沒有繼續問下去.這種時候他們兩個能出現在這里,而且紅月還專門派了人來接,那就說明他們不是自己來的了,而這種時候會找他們來唯一的可能就是找他們來做外援.

"我們是來幫忙的."黑寡婦的回答乾淨而利落.

我點點頭."我大概猜到了.那麼跟我一起去前線吧?"

"不,小兵還是交給你們自己處理吧.我們只負責大頭目."槍神非常囂張的宣布道.

"大頭目?"我很詫異的看著他."你確定來之前我們的人和你說清楚了來干什麼?"

"當然."

"喂,拜托,和我們打仗的可是神族,不是印度的某個行會.小兵?大頭目?這邊隨便一個小兵放到一般的小行會都能當大頭目了.這里的大頭目全都是有名有姓的大神,舉手之間山崩地裂的存在,你確定自己沒搞錯?"

"不要以為天底下就你一個人能對付神族,我們也有自己的特殊能力的."槍神鄙視的說道.

旁邊的黑寡婦看我們就快吵起來了,搶先開口說道:"槍神最近做了個特殊任務,獲得了一件槍的組建,可以射殺神族.我原來就有一件克制神族的東西."

我點點頭道:"這樣說的話到還說的過去,你們跟我一起過去吧."

槍神這家伙和我的關系可以說是競爭對手,雖然和鬼手信長那樣的死敵不一樣,我們有時候也會合作,但和阿修福德那樣的盟友比起來關系卻又差了很多,至少我們雙方互相看對方都不太順眼,一路上不是他找我麻煩就是我找他麻煩,總歸就是摩擦不斷,要不是還有個黑寡婦從中斡旋估計這一路上我們非打起來不可.

好容易到了前線之後紅月和玫瑰他們也都迎了上來,先是和槍神以及黑寡婦寒暄了一下,然後簽了份高級協議,按照協議從現在開始槍神和黑寡婦每殺死一名佛門的普通成員我們就得支付十枚水晶幣給他們,而高級人員的價錢則會更高,至于具體獵殺數字則是由那份協議自動統計的,這個有系統擔保,絕對不會出錯.

搞定了協議之後我本打算先休息一會為之後的戰斗養精蓄銳,誰知道槍神那家伙卻湊了過來挑釁我."喂,賭一把如何?"

我斜著眼睛看了他一眼."賭什麼?"

槍神拍了拍手中的槍道:"到戰斗結束,看看我們誰殺的目標多.怎麼樣?"

"高級人員和低級人員怎麼能一樣計算?"

"那就按對手的實力分下級,一個高級的戰斗力頂多少個低級的就按多少個低級的數字乘以五計算,這可是通用計算法,算是比較准的了.我們也搞分協議,自動統計結果."

"你輸了我能得到什麼?"

"太一般的東西我們雙方都看不上眼,而且玩起來也沒激情,不如我們玩大點."槍神說著從身上拿出了一只水晶眼球."這是我做的一個超級任務搞到的獎品複制之眼,可以讓使用者從目標人員身上複制出三條最強屬性並加到自己或者自己的裝備上.不過這東西有個限制,那就是複制屬性需要目標同意才行,沒辦法強行複制.這樣,如果我贏了,你就讓我從你身上複制出三條屬性,而且這次戰斗的雇傭費用翻倍."

"那要是你輸了呢?"

"這東西歸你,你自己去找人複制屬性,或者從我這里複制也可以."

我想了想問道:"這東西是不是什麼人都能當成目標?比如說高級NPC,像神族那樣的存在?"

"不行,只能是玩家."

"只能是玩家的話那麼能否分別從三個人身上采集屬性呢?"

"也不行,只能從一個玩家身上一次性提取三條最強屬性,而且這個最強也是系統判定的,和你自己認為的最強也許並不一樣."

我點了點頭."好,我賭了.完事之後你要讓我采集屬性."

"贏的了再說吧."槍神說著就拿出了合同和我分別簽上了名字,然後一句話也不多說轉身就往放著城市核心的那個浮空島跑了過去.槍神的武器是槍,戰斗方式類似弓箭手,但是因為他的槍不但威力超強,而且射程也極端變態,所以沖到敵人跟前其實反而不利于他的戰斗.那座浮空島懸浮在城市上空正好可以居高臨下的狙擊下面的佛門中人.以現在城市外圍的人員密度,槍神只要不斷開槍,估計想打不到人都不太可能.

和槍神不同,我的戰斗方式就是儲存的接近戰了.將所有魔寵和召喚生物全部釋放出來後讓他們自己組隊出去幫我殺敵,我自己則帶著凌殺入了佛門的隊伍之中.因為我身上的屠神屬性可以延伸到我的所有召喚生物身上,因此我的召喚生物在對付起佛門大軍來完全沒有任何吃力的感覺,反到覺得比一般的敵人更好對付一些,畢竟百分百屬性強化可不是白送的,那就等于是雙倍戰斗力了.一般的佛門中人碰上我的召喚生物就只有跑的份了.

"心劍——無限飛輪."我將永琱@拋,然後縱身沖入了人群,永琣b離開我的手之後立刻飛了起來自動分裂成了幾十把沒有柄的雙頭劍,然後每柄劍都開始緩慢的旋轉了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最後變成了幾十只高速旋轉的刀輪向我飛了過來.不過這些刀輪並沒有撞上我,而是在即將撞到我之前突然一個轉彎從我身邊繞了過去,不過它們很快又繞了回來.三十六只刀輪在我身邊帶著淒厲的嗚嗚聲上下翻飛,凡是靠近我十步之內的人沒有一個可以留下全尸的,那些高速旋轉並來回穿梭的刀輪全都是永硠靰,也就是說它們都是永,具有永琲漱@切攻擊屬性,凡是被碰到的東西都像豆腐一般被輕易切開,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它們哪怕一分一毫.看到我的攻擊如此犀利,附近的佛門中人都本能的想要躲開我的身邊,結果卻在我身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真空區.但是我是不會站在那不動的,反正現在有這些刀輪幫我殺敵,我干脆是哪人多就往哪鑽,只是我鑽的爽,佛門的人卻倒黴了,不管我鑽到哪都是一陣腥風血雨,斷肢碎肉漫天亂飛,搞的簡直就像地獄一般.

看著周圍的佛門成員被我秋風掃落葉一般的一片片的刮倒,我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槍神的槍再厲害也得一槍一個的慢慢轟,除非他把自己的武器變成多管航炮,否則絕對追不上我的速度,就剛才這一段路我已經少說絞碎了幾百人了,我就不信他能比我快.

我這正得意呢,突然聽到一聲怒吼:"看箭."跟著就是一道金光朝我面門直射而來.我根本沒做任何躲避動作,就在那支箭飛到我面前一米多遠之時兩只旋轉的刀輪突然豎著從兩邊一閃而過,羽箭瞬間變成三斷分別向不同方向飛了出去,根本連我的盔甲都沒碰到.不過那支箭顯然只是誘餌,在射箭之前還提醒人家注意的那不是菜鳥就是在拍電影,這個家伙能跟著佛門大軍一起參加最後的總攻顯然並不屬于前者,他之所以叫那麼一聲完全就是有意吸引我的注意力在給同伴打掩護.

聽著後方的破空聲我突然一抬手握住了一只握刀的手腕,但是對方也不是一般貨色,手掌一松,刀身下落,另外一只手立刻接上握住刀柄繼續下劈,只可惜他的速度還不夠快.就在握住他的手腕的同時我迅速的轉了過來猛的將那家伙向自己身上一拉,由于和那家伙的身體運動方向一致,我這一拉立刻大幅度加快了那家伙的運動速度,同時我的右腿略微向後弓步支撐住身體,左腳前滑,一個側身,左肩狠狠的撞在了那家伙的胸口之上.只聽一聲悶哼,那家伙被我撞的立刻倒飛而出,手中的大刀也脫手飛了出去.

盡管被打的這麼慘,那家伙依然沒有絲毫的遲疑,就著我的撞擊力在空中翻了個身,尚未落地就已經把重心調整了過來,只要落地他馬上就能再次彈起沖回來.以他這樣的反應對付一般玩家絕對是誰碰上誰死,只可惜我不是一般玩家.就在他調整好姿態准備在落地的瞬間立刻反撲回來的時候,一只刀輪突然呼嘯著沖了過來.就在那家伙雙腳落地的瞬間刀輪從他的雙腿腿彎偏上一點的地方一閃而過,尚未感覺到疼痛的那個家伙首先就是感覺到重心不對,由于腿被削斷所以身體沒有出現預期的著陸感覺,看著越來越近的地面那家伙本能的伸手就想撐住地面,只可惜一左一右兩只刀輪突然在這關鍵時刻沖到,唰唰,那家伙的兩只胳膊立刻齊根而斷,沒了手腳的高手和一般的殘疾人是沒有任何區別的,那家伙毫無支撐的大臉就這麼直接撞到了地面之上,巨大的沖擊力還讓他在地面上彈了兩下,同時向後的慣性導致他以臉和胸腹部在地面上摩擦滑行了好長一截.身上有鎧甲保護還好,無遮無攔的臉卻遭了殃,滑行中地面幾乎將其整張臉上的肉都被撕了下來,當他被同伴接住翻過來的時候整張臉已經變成了半骷髏的狀態了,而直到這個時候那個家伙才感覺到疼,淒厲的慘叫聲讓周圍的人都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

"阿育!"射箭的人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我打成那樣,立刻擔心的叫了起來,只是那個家伙現在除了慘叫根本無法發出別的聲音,當然也沒辦法回應自己的同伴."你這個混蛋!"發現同伴已經沒辦法回應自己了,那個射箭的家伙立刻又把注意力轉回到了我的身上,只是當他說完那句氣憤的詛咒准備出手攻擊時卻發現我的臉上正掛著得意的笑容.當他驚慌的回頭並掉轉箭頭准備攻擊自己背後可能的敵人時,卻只看到一只巨大的黑色光球迎面撲來.無聲無熄的滑過那家伙的身體後光球立刻消失,而同時消失的還是那家伙的上半身.沒有了腦袋和胸部的半截身體晃了兩下之後才撲通一聲向後倒了下去.

凌從那家伙的尸體邊走了過去,隨手丟了個光球將想偷襲的另外一個敵人轟成了一團血霧,然後就像散步一樣悠閑的逛到了我的身邊."看來佛門的高手都還沒出現呢!"

我掃了眼地上的尸體和躲著我遠遠的那些佛門雜兵後說道:"估計他們會把最強的隊伍留在最後幾個小時,所以天黑之前應該不會碰上太強的敵人."

"所以你才讓大家分開行動?"

我點點頭,同時指了指天上."當然還有那家伙的那個賭約的原因."

"既然是賭誰的戰績比較多,那我就試試那招吧?"

"那招?"我疑惑的問道,但是凌卻用實際行動回答了我的問題."我靠!"看到凌手中逐漸成型的黑洞我趕緊撲到了地上同時緊緊的抱住了凌的雙腿.這個人造黑洞和一般的法術不一樣,除了凌自己之外它幾乎是不區分敵我的,不管什麼東西它都會一視同仁的全部吸進去,至于怎麼出來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那只小黑洞剛剛成長到足球那麼大時凌就將其猛的向上一扔,同時黑洞外圍的限制防護罩突然爆裂,強大的吸力瞬間出現,原本正在那猶豫要不要沖上來的佛門中人突然感覺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猛的拉了起來向天上那個已經漲到磨盤那麼大的黑洞飛了過去.隨著黑洞的成長吸力開始越來越大,現在契約城的外圍區域到處都是佛門的人,而天上那個黑洞簡直就像吸塵器一樣將地面上的佛門部隊全部拉離了地面吸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哈哈哈哈,還是這個東西快."我拿著之前簽的合同看著上面屬于我的那個獵殺數字正在以馬表一般的速度瘋狂上漲心里別提多高興了,其實那個複制之眼我到不是很在乎,真正讓我高興的是能讓槍神顏面掃地,這個才是讓我最高興的.槍神那家伙平時就特別囂張,今天我就要讓他知道什麼叫謙虛.

看著周圍驚慌失措被成片成片吸入黑洞的佛門大軍我正在高興呢,忽然就聽咔嚓一聲,身邊的建築上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縫,跟著裂縫之中立刻開始往外噴起了沙子,隨著那些沙塵一起被吸入黑洞之後整座建築突然咔嚓一聲脫離了地基翻滾著向天空飛了上去,在接觸到黑洞之前就被分解成了無數碎片卷了進去.這座建築還只是開始,隨著它的消失周圍的建築仿佛得到了信號一般紛紛開始斷裂,眼看著就要一起飛起來了.我趕緊拉住了凌."快停,快停,見好就收吧!再這麼吸下去城市就要被我們自己給摧毀了!"

"我也想啊!可是它失控了!"凌的回答讓我差點沒暈過去,不過很快凌就艱難的指向了一個方向說道:"那里有個高級神族在搶奪我的控制權,多虧他不太了解這個法術的構成,我現在還能勉強壓制住他,你快去把他干掉,不然一旦法術被搶奪我們就有大麻煩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八十六章 外援外援     下篇:第十七卷 第八十七章 佛門的大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