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八十九章 最後關頭  
   
第十七卷 第八十九章 最後關頭

"是."一聲整齊的回答之後附近的玩家立刻開始指揮NPC防衛部隊結陣,盡管敵人很強,但我們是不會害怕的,畢竟我們又不是要把敵人全部拼光,只要守住最後這幾個小時就行了.

隨著金色的佛門部隊的沖鋒速度越來越快,雙方的距離很快就拉近到了幾米之內.嘩的一聲我方人員中的第一排戰斗隊伍突然全體蹲下,跟著一面面巨大的盾牌突然被從後面遞了上來從第一排士兵的頭頂上放了下去,然後隨著後面發令的玩家的呼喊,前面幾排的士兵全都一湧而上頂住了那面盾牌.

這些被架起的盾牌每一面都有三米多高,厚達一尺,盾牌主體為三層裝甲鋼,中間有兩層魔化龍骨用于加強盾牌本身的強度.在盾牌的背面是一層軟木緩沖板,和盾牌主體由強力彈簧連接,這樣可以盡量吸收傷害.盾牌的四邊和正面全部裝有猙獰的鋼刺,除了可以在心理上恐嚇敵人使其提前減速之外,盾牌下方的鋼刺更是可以抓住地面幫助後面的人更好的頂住它.當然,因為我們對付的不是一般行會的玩家而是佛門的神兵,所以這些鋼刺也不是一般貨色,每根鋼刺之上都被加了破魔和穿刺兩種屬性,就是為了保證即使面對的是神族也具有一定的傷害能力.

除了以上這些設置,其實在每塊盾牌的正面還有一層隱藏在包鋼外殼之下的秘銀魔法陣,只要打開正面的鋼板就能看到這層非常明顯帶有黑暗神殿風格的魔法陣圖,而如果你對魔法陣有研究的話,就能很容易的讀出它的功能——邪惡荊棘.這個純防禦類法術本來是任何戰士都會喜歡的東西,只是因為其本身的邪惡屬性會導致使用者在使用後不久進入狂化狀態喪失對自身的控制,因此逐漸被玩家們放棄了.不過黑暗神殿的高級法師們卻找到了利用這個魔法的方法,那就是將其轉化為魔法陣印在沒有生命的物體上,這樣就可以在規避副作用的同時依然保持強大的效能.事實上邪惡荊棘和它的孿生魔法荊棘光環在功能上非常類似,只不過荊棘光環是反彈部分傷害,而邪惡光環卻是在完全承受傷害的前提下給對手造成兩倍的傷害反彈.也就是說邪惡荊棘不產生任何防禦效果,它僅僅是一種被動型的攻擊技能,而且攻擊傷害完全取決于對手的攻擊力和他的魔抗水平.

以魔法陣技術加上本行會的機械技術融合出來的這種對神族用專用強化盾牌,其威力遠不是一般盾牌所能比的.就在前面那些金光閃閃的彪形大漢們速度不減的撞上盾牌的同時,突然發出了咚的一聲猶如鍾鳴一般的金屬撞擊聲,強大的音場沖擊波震的盾牌後面的人都是一暈,不過隨後而來的強大壓力卻迫使他們不得不咬牙頂住了明顯開始往後退的盾牌.不過至少最讓人擔心的第一波撞擊確實被擋住了,雖然現在我們的隊伍被連人帶盾的推著往後退,但至少擋住了被對方沖到陣地中的糟糕情況.

事實上在我們這邊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的同時,對面的佛門部隊也不好受.要知道我們的特制盾牌上可是加裝了單向緩沖以及魔法反擊裝置的,我們在盾牌後面尚且需要這麼辛苦的支撐,可想而知對面是個什麼情況了.第一排撞上盾牌的敵人本以為靠著自己金剛不壞的佛門金身完全可以將眼前的盾牌撞的粉碎,然而事實是確實有東西碎了,只是碎掉的不是盾牌而是他們自己.盾牌上的破魔和穿刺技能加上邪惡荊棘造成的雙倍反傷,直接導致了他們承受了大約正常值三倍以上的撞擊力,結果就是這些有著劣質金身的家伙瞬間被撞的粉碎,然後被後面的同伴踩在腳下痛苦的變成一堆爛肉,之後那些踩過他們肉體的同伴將重複他們的經曆再次撞上盾牌將自己粉碎並被後面的人踩碎.他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用生命對那面盾牆造成一定的擠壓力,迫使其後退而已.

這樣瘋狂的撞擊行動在城市周圍的各個區域同時發生著,佛門的隊伍根本不講戰術,他們使用的是全面包圍多點同時進攻的方式,根本就沒有攻擊重點和策應攻擊之說,每個地方都是一樣的以力博力.不過雖然佛門的戰術落後外加我方設備精良,但佛門愣是仗著人多夠傻的特點硬是推著我們的盾牌陣一路退了好幾百步,照這個速度下去等不到晚上十二點我們就被推回通天塔下面了.

"這樣防禦不是辦法啊?"一個玩家在我身邊說道:"雖然佛門傷亡很大,可我們沒有戰術機動空間了,再這麼壓下去遲早要被他們推回去的!"

"我知道,你放心,我們行會不是那麼容易打敗的,一會還有後招等著,現在先用這些盾牌消耗一下佛門的兵力也是好的."

"哦,我明白了."那名玩家聽說我們還有後招也就沒再問了,在他們心中都相信我們行會強大的後勤能力.本行會的玩家中戰斗人員只占總人數的四分之一不到,剩余的四分之三強全都是輔助人員,這樣的配置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戰斗力下降的很厲害,其實卻是大幅度提高了戰斗力.不說那些精良的裝備,單就是我們行會的附和型魔偶這一項就為我們爭取到了多麼強大的戰斗力,這一點外行會的人是不可能了解到的.

事實上我也並不是安撫那些會員,我們確實准備了後招.盾陣大約堅持到了晚上九點四十左右就開始頂不住了,盡管我們在不斷替換頂盾牌的人員,但由于盾牌本身架不住這樣連續的撞擊,盾陣已經明顯開始搖搖欲墜了.

我正准備讓大家使用第二方案,忽然通訊先響了起來.紅月略帶擔心的聲音道:"紫日,盾陣看樣子快不行了,是不是該換第二方案了?"

"我正准備發布命令呢.軍神,通知部隊,馬上更換第二方案."

"明白,第二方案啟動."

隨著命令發布,我方的盾牌陣後面突然多出了一大群女人.這些不是別人,就是那個女憎惡的分身.她們每個人手里都拿著一只像是氣球一樣的東西,只是看那重量,似乎里面裝的不是氣體而是某種液體.在這些女人走出來之後,地面突然震動了起來,一群以前從未在大家面前出現過的東西走了出來.

這些東西看起來就好象是機械天使的放大版.厚重但是線條優美的流線型盔甲,造型別致帶著美麗風翼的頭盔以及背後那對外形很像天使羽翼實際上卻是噴射推進器的翅膀,這一切看起來都是異常的華麗.如果他們不動完全可以放在賓館,城堡或者是公園里當雕塑用.流線型的外形設計配上特殊的塗裝配色,使得這些家伙雖然看起來很大,卻一點也不顯得笨重,反到透著一種靈動的感覺,特別是那巨大的黑色水晶面罩後偶爾閃亮的兩點暗紅更是使之充滿了一種暴力藝術的美感,冷酷而美麗的殺戮機器就是他們給人的主要印象.

這些放大版的機械天使從隱蔽的地方走出來之後立刻引來了會員們的一片驚呼,因為連他們之前也沒見過這種東西,畢竟這東西實在是太花錢了.別看這些家伙身高只有三米多,其實他們每台的造價足可以頂的上一艘小型戰艦了.當然,這種不惜工本打造的最強自動兵器也有著與他的價格相對應的強悍戰斗力.

當這些華麗的戰斗魔偶走到那些女憎惡身邊之後,他們立刻整齊的停了下來,同時位于關節處的幾個放氣點同時噴出了白色的蒸汽,而魔偶們的腦袋中則發出了滿是金屬感的話音."對神族用機動天使部隊已經就位,請求下一步指令."

"對神族用?"一些玩家機敏的發現了其中的關鍵."怪不然以前沒見過,原來是對神族用專用兵器啊!"

"看著和一般的機械天使也沒多大區別啊?"另外一些玩家反問道:"除了體型大了一圈,外加塗裝比較華麗之外完全就是那種機械天使嗎?"

"笨蛋啊你."之前比較聰明的玩家罵道:"那個外形是為了飛行而特別設計的,這東西顯然也能飛,所以用這個外形是肯定的.關鍵還看內部的裝備.你家的私人電腦和電影工作室專門做特效的小型工作站外形也差不多,難道都是一樣的東西嗎?"

在這些玩家七嘴八舌議論著這些對神族用機動天使的時候,那些機動天使的面罩下突然猛的亮起了兩團赤紅並迅速整齊的回答道:"任務已接受."簡單的回答完之後所有的機械天使立刻動了起來.他們先手上前一步,然後抓起身邊的女憎惡將其拖在了手掌之上.那些女憎惡也配合的將身體團成了一個團蹲在了機械天使們的手掌之上.在女憎惡說准備好了之後那些機械天使突然集體加速向前猛跑了幾步,那個起步速度把周圍的玩家都給嚇了一跳,因為機械天使背後有噴射推進器,所以他們起跑的時候簡直像起飛,幾步之內速度就提到了恐怖的程度.但是他們並沒有真正飛起來,而是在達到極限速度時突然右手發力前伸,同時右手手肘處噴的噴出了幾米長的火焰,使其右手再次加速像推鉛球一樣將手上的女憎惡給扔了出去.

"我靠,這是要用生化武器啊!"

我們的會員都知道女憎惡的特性,現在這些機械天使把她們像鉛球一樣扔進了佛門的人群之中,用不了一會對面絕對會冒出一大群女憎惡來.不過機械天使們卻並沒有任何停頓,他們在扔完一個女憎惡之後立刻又開始扔第二個,很快就把身邊的女憎惡都給扔進了對方的人群之中.而這個時候大家才搞清楚那些女憎惡手里提著的兩個大水球是干什麼的了.原來那里面全是打成了肉糊糊一樣的女憎惡的尸體殘片.要知道她們的任何身體零件都是可以用來寄生的,現在她們提著兩袋子肉糊,那傳染起來還得了?當然,倒黴的只有佛門那些光頭黨而已,我們的人是不用擔心的,反正女憎惡能區分敵我,不會寄生自己人的.

那些被扔出去的女憎惡在空中的時候就捏爆了手里的氣球,大量血水和肉沫隨著她身體的滾動被甩的四處亂飛,簡直就像天女散花一般,下面一大片的佛門士兵都被沾了一身的血水.當那些女憎惡扔完血水袋之後她們自己也終于落進了人群,然後她們就開始毫不顧及生命的四處亂打.當然,這樣的戰斗只是送死,只是她們的死亡並不是終結,而是開始.被亂拳打死的女憎惡很快就會恢複回來,而她們的血水很快又滋養出了更多的女憎惡.佛門的大部隊竟然在短時間內被擋了下來.

由于機械天使的強大力量,那些女憎惡都被扔的很遠.當她們開始形成規模後就組成了一條肉體防線,將佛門的進攻部隊給切割成了兩段,其中比較靠前的一段佛門部隊被夾在了女憎惡和我們的防禦部隊之間成了孤軍.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些舉著盾牌的NPC突然接到了身邊玩家的命令要求他們快速後撤.

這些NPC都是天庭的天兵,一個個都是訓練有素令行禁止的,一聽要他們撤,二話不說扛起盾牌就往後跑,搞的前面的佛門大軍反到愣住了.他們都沒想到之前還磨死了自己那麼多人的盾牌陣竟然會主動撤退,不過這不妨礙他們立刻興奮的追上去准備屠殺沒有盾牌保護的敵人.只是他們的追擊還沒正式開始就被迫結束了,因為在他們的前面出現了一排整齊的機械天使.那些逃跑的NPC全都從機械天使的縫隙間鑽了過去,但顯然他們是不會讓這些佛門的人也鑽過去的.

本行會的玩家和NPC們鑽過了這些對神族用機械天使組成的陣線之後立刻就停了下來再次組成了防線,同時他們開始關注起了身前那些機械天使的動作,想看看他們到底和一般的機械天使有什麼不同.

就在玩家們就位之後機械天使突然再次發出了那略帶顫音的金屬音."目標確認.啟用B裝備."說著那些機械天使的雙手突然收進了手腕之中,跟著只聽呲呤一聲,竟然從機械天使的手腕中滑出了兩柄接近兩米長半尺寬的闊劍,然後又是叮的一聲,闊劍的邊緣竟然彈出了一圈恐怖的鋸齒邊.那些閃著藍光的鋒利鋸齒仿佛是一根根怪物的牙齒一般立在那里,光是看到就會讓人不自覺的緊張.不過,更震撼的還在後面.就在玩家們驚訝的目光中,那些矩尺邊竟然沿著劍刃開始緩慢的移動了起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就根本看不到矩尺了,就好象變成了一把擁有普通劍刃的闊劍一般,只是大家都知道,那其實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劍刃,因為不管是那刺耳的轟鳴聲還是機動天使那顫動的手臂都說明了那把劍正在以恐怖的速度運動著.

事實上啟動了劍還不算完,機動天使的聲音再次響起."判定目標為神族.啟用對神族用插件,啟用雙邏輯判斷插件,啟用破魔插件,啟用傷口破壞插件.插件選擇完畢.對神族用機動天使——開始攻擊."

"哈哈哈哈,我當是什麼玩意,原來是種魔像啊!"對面的佛門士兵顯然並不把對神族用機動天使當回事,畢竟他們都是神族,從沒聽說哪個神被魔像給干掉的.不過,驕傲自大似乎已經成為佛門的一個通病了,現在也是一樣,盲目的貶低敵人除了證明自己的無知之外別無意義."你們這些鐵疙瘩能干什麼?我們就算站著不動你們能破開我們的不壞金身嗎?"

雖然佛門的士兵在嘲笑他們,但機動天使是沒有任何感情可言的,他們直接沖了上去,高速運轉的電鋸闊劍就仿佛是切豆腐一樣劈進了最前面那個嘲笑他們的佛門士兵的肩膀.沒有任何火星四濺之類的場面出現,就像是砍到了普通人身上一般,劍身毫無阻礙的穿過了那家伙的身體瞬間將其切成了兩段.

機械天使毫無感情的金屬音直到這個時候才響起來."防禦力判定:F.目標閃避能力:C+.綜合判定目標防禦:D."

看到機械天使這麼容易就干掉了一個佛門神兵,其他的佛門神兵和我們行會的會員全都愣住了,只不過雙方的反應不同而已.佛門的人是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他們沒想到這些鋼鐵鑄造的魔像竟然會這麼厲害,而我們這邊的人則是知道他們很厲害,卻沒想到能厲害到這種程度.

沒有感情的生物最大的優點就在于根本沒有延遲,在大家都在愣神的工夫那些機械天使又動了起來.巨大的電鋸闊劍轟鳴著橫劈豎砍,瞬間就放倒了一大片人.兩米長的劍身加上機動天使的臂長有著驚人的攻擊范圍,這些家伙本身速度又快,來回揮舞之下周圍的佛門中人被成片的砍倒,原本面對我方盾陣都沒有絲毫停頓的佛門部隊竟然被機械天使們給打退了.

大約過了十幾秒,在己方被放倒了一大片之後終于有佛門中人反應了過來,其中一個家伙跳起來大喊道:"別怕,他們不過是些比較厲害的鐵塊而已."

"發現首領型目標,設定優先打擊."幾台靠那家伙比較近的機動天使突然放棄了身邊的敵人一起向那家伙沖了過去,附近的人本來還想擋一擋的,結果發現他們的力量根本就不是這些鐵塊的對手,人家隨便一撥拉就跟推小孩一樣把他們都給推到一邊去了.至于那個喊話的佛門中人,也就剛剛喊完話落地就被幾台沖到面前的機動天使給直接分尸了.不過他的犧牲多少還是起了點積極效果,至少慌亂的佛門中人開始反擊了,只是效果實在是不敢恭維.

和一般的神族不同,佛門的部隊很少有穿盔甲拿武器的,眼前這些全身金光閃閃的家伙根本就是空身沖上來的,除了纏在身上用來遮羞的布片之外根本就是一無所有.他們的佛門金身本身就有金剛不壞的作用,完全可以替代盔甲的作用,而他們的拳頭則有神力加持,就算沒有一般武器的鋒利,光是巨大的沖擊力就足以致命.只可惜機動天使就是專門為了對付神族而設計的,既然是專業的,自然也就是最好的.佛門的金身在他們的武器面前就跟豆腐差不多,完全沒有起到任何防護作用.雖然佛門的人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但我卻是了解的很清楚.實際上這些機動天使之所以會如此生猛,完全是因為戰斗開始之前他們啟動的那個對神族插件的原因.不要以為那個對神族插件是我們為了增加機動天使的機械感而加上去的惡趣味成果,實際上那個插件確實是存在的,那個東西的本體就是上次天庭給我的那枚封靈珠.當初靠著封靈珠我愣是將全體佛門高手都變成了凡人一樣的狀態,可見其效果之顯著,只可惜那東西最後被打碎了.不過本著廢物利用的想法,我將那個封靈珠的碎片交給了本行會的研究部門,希望能研究出那東西是如何克制神力的.結果神力克制原理沒研究出來卻搞出了小范圍的神力壓制領域發生器,也就是所謂的對神族插件.這個插件的核心就是封靈珠碎片,不過不是當初打碎的那些大塊碎片,而是細小的幾乎和灰塵一樣的碎片.這些碎片是我們行會的研究部門特意搞出來的,是用當初的大塊碎片粉碎後得到的.之所以弄的這麼碎,主要是為了得到更多的碎片,因為我們發現激發神力抵抗系統只和碎片是否存在有關,和碎片的大小根本沒關系,所以只要你能切的開,再小都無所謂.雖然當初整塊的封靈珠被打碎了之後就失去了壓制神力的作用,但是在我們行會制作的啟動器的幫助下卻可以再次恢複能力,只是作用范圍變成了僅針對自身,也就是和我之前得到的那塊上界的石頭一樣,僅能覆蓋與其連接的一部分物體.就機動天使來說,也就是覆蓋機動天使自身和他們的武器而已.不過這也就夠了.因為插件的作用機動天使的劍也獲得了壓制神力的作用,結果就是相對于機動天使的劍來說佛門的金身其實僅相當于一般人的肉身,而以電鋸一般的闊劍劈砍普通人的身體那還有不一刀兩斷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機動天使會對這些擁有佛門金身的家伙給出了防禦力等級F-的判定,因為就機動天使看來對方確實軟的跟豆腐一樣,完全沒費勁就給切開了.

除了防禦力的問題,佛門的這些人的攻擊力也有很大問題.因為他們不用武器,所以只能靠拳頭戰斗.對一般人來說這些包裹了神力的拳頭可謂是勢大力沉,一拳下去就算打不死你震也把你震死,但是對機動天使就不一樣了.這些家伙身上有對神族插件,所以佛門中人的神力等于是完全作廢了,他們靠的就是自己的拳頭,並且是純粹依靠肌肉力量發動的攻擊.就算他們的力量很強,用拳頭打鋼板難道還能把鋼板打穿不成?如果你力氣夠大,碰上像紙片一樣的薄鋼板連續對著一個地方多打幾次或許還有點希望,但機動天使身上的那跟坦克裝甲一般的鋼甲豈能是拳頭就能傷到的?至于說震傷內部零件,那個更不要想了.機動天使本身就是戰爭武器,其鋼甲並非直接穿在內層骨骼上的,而是使用了一種類似車輛避震系統的結構掛在機動天使身上的,就算有震蕩力也別想穿過這層彈性防護傷到里面的本體.

綜合以上兩點,最後出現的實際結果就是機動天使完克神族士兵.機動天使對付神族士兵就像砍瓜切菜一般,神族士兵的攻擊卻完全傷不到他們.這種一面倒的戰斗自然不可能持續很長時間,事實上也就十幾分鍾的時間那些被隔斷在機動天使和女憎惡之間的佛門成員就被全部消滅了.在干掉這些被包圍的佛門士兵後我們行會的會員立刻得到命令開始向前移動,直接抵達女憎惡們的背後,而這個位置差不多也就是之前盾陣開始抵擋佛門入侵的位置.也就是說佛門付出了那麼多傷亡和那麼長時間所獲得的一點點成果又給打沒了.

"哈哈,沒想到又回到這個位置上了."一名玩家說道:"現在都已經十點多了,就算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只使用盾牌陣一直這麼擋下去也能堅持到十二點以後了."

另一名玩家教訓道:"別想的太美好了,佛門不會那麼簡單就認輸的,估計過了十一點他們的高級兵種就會全部壓上來了,那個時候才是真正需要拼命的時候呢!"

我插入他們的談話道:"說的沒錯.現在可不是放松的時候,再過兩個小時你想怎麼放松就怎麼放松,但是在這之前都給我睜大眼睛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盯好了對面的敵人."

雖然我嘴上讓大家注意,但心里其實和會員們的想法也差不多,畢竟現在前面還有那麼多的女憎惡擋在那里呢.說起來也不知道是那個女憎惡比較幸運還是我們比較幸運,她的缺點竟然到現在都沒有被人發現,本來我還以為到了晚上她的缺陷肯定會被發現,到時候就指望不上她了呢,誰知道她的缺陷不但沒有被發現反到因為數量爆增而強大到了可以一個人把整個城市都保護起來的地步了.現在我們的整個契約城外面足足圍了一圈近十米厚的女憎惡隔離帶,雖然這個隔離帶看起來比較薄,但佛門的人想穿過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至少在發現她的缺陷之前應該是沒人能過的來才對.

就因為女憎惡這個意外因子,原本預計應該很艱難的最後幾個小時竟然變的比之前幾天還要輕松了,我們的人幾乎都在看熱鬧,除了炮兵等遠程打擊人員還在工作之外其他人幾乎都找了個地方坐在那休息,照這個進度,要是佛門再找不到女憎惡的缺陷我們就可以這樣坐著一直等到天庭參戰了.不過,夢想永遠是夢想.大多數情況下現實都會比夢想來的殘酷.

在夜里大約十點半左右的時候,一個意外突然發生了.一名佛門的妖類成員在戰斗中不小心被女憎惡的肢體給沾到了,本來按照之前的經驗,他是應該會直接被寄生變成女憎惡才對,但結果卻是他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佛門的指揮人員早就頭疼那個女憎惡了,現在居然突然發現一個無法被感染的個體,于是他們立刻把那個家伙帶到了一邊開始研究.先開始他們認為是這個家伙的力量比較強,抵抗了女憎惡的魔力,結果一查發現那個妖族出身的佛門成員其實只是個雜兵級的存在,根本沒有任何力量可言.後來又有人猜測可能這家伙生命力比較強,當他的生長速度超過女憎惡的寄生速度時就可以抵抗寄生,結果測試證明這家伙的恢複能力也很一般,至少不高于佛門成員的平均水平.在兩個方面測試全都無效的情況下佛門的高層就開始打算把這個家伙切開看看他是不是內部結構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結果那家伙當然是要反抗了,結果無意間被他抓到了一塊用來做測試的女憎惡的肉塊,結果那塊肉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一堆灰塵.這個發現很快就注意到,並著重研究了一番.經過二十多分鍾的研究,佛門高層終于興奮的發現原來女憎惡的弱點竟然這麼明顯.

"她怕毒!"

就是這麼簡單的弱點.在無限再生和超強寄生能力的背後,女憎惡的缺陷竟然是被毒素完克.在《零》的攻擊體系中毒素系恐怕是威力最小的一類了,幾乎就沒有人拿它當主要攻擊手段來用,因為《零》中九成九的生物都有毒素系抵抗,因此大部分人只會在武器上附帶一些毒素傷害,或者練個一兩種輔助類的毒素系法術,總之這是個相當邊緣化的攻擊類法術系統.但是,所謂一物降一物,強大到幾乎不可戰勝的女憎惡竟然就怕這小小的毒素.不過經過進一步測試得出的結論也不是像剛開始想的那麼簡單,女憎惡確實怕毒素,但不是什麼毒都行,真正對她生效的毒素就只有少數幾種毒性極強的毒素,不過因為她的超強再生能力對應的超強吸收能力,只要你能找到對她有效的毒素就可以在極短的時間里將她徹底殺死.

佛門研究出針對性殺滅方法和尋找毒素大約用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在快到十一點的時候佛門的大軍後方突然沖出了一大群全身綠油油的生物.這些東西長的跟癩蛤蟆差不多,但卻是雙足行走的,兩條前肢非常的巨大,而且其上有著暗紅色的巨爪.本來我們這邊還沒有把這些東西當回事,誰知道那些東西剛一沖入女憎惡的隊伍里就立刻引發了巨大的混亂.女憎惡們就好象平時一樣被那些怪物給干掉之後卻並沒有寄生成功,而且一些僅僅是被擦傷了的女憎惡也紛紛全身冒著青煙化為了一灘一灘的血水.

"不好,看來佛門找到憎惡的缺陷了!"我趕緊通過軍神下達命令道:"所有會員注意,我們的雇傭兵遇到克星了,一會就得看我們自己的了!她能幫我們擋到現在已經是我們賺到了,我們不能指望她一個人幫我們打贏這場戰爭,下面所有單位進入戰斗位置,准備好拼命吧各位."

那個女憎惡在發現自己的分身大量死亡後就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她自己顯然也知道自己的缺點是什麼,現在看著成片成片倒下的分身她到也沒慌,而是有條不紊的指揮著自己的分身開始分段抵抗,最後面的分身則向一直站在戰場之外的本體跑了回來.當第一個分身撞到本體身上的時候她們兩個立刻就變成了一個大肉團,跟著後面的分身紛紛沖進了這個肉團,而肉團也是越變越大,同時肉團下面還流淌出了大量帶有白色懸浮物的不知名液體,看上去異常的惡心,好在沒有什麼異味散發出來.

隨著分身的逐漸融合,那個肉團下面分泌的液體開始越來越多,不過肉團本身到是維持在了一個集裝箱那麼大的體積上沒有繼續增大.由于有部分分身留下來阻擋住了那些佛門的特殊兵種,所以女憎惡的大部分分身都成功跑了回來,而在女憎惡留下的分身全部被干掉後我們行會的對神族用機械天使立刻頂了上去.

一只癩蛤蟆一樣的怪物看到機械天使根本毫無停頓就直接沖了上去,大概之前屠殺女憎惡讓它以為眼前的東西也一樣好對付呢.不過這次情況卻是截然不同了,看著撲過來的癩蛤蟆機械天使只是簡單的一抬手,嚓的一聲,分成兩半的癩蛤蟆尸體直接從機械天使的身邊飛過摔在了後面的地面上,不過它的尸體之中卻灑出了大量的綠色液體濺的到處都是.機械天使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噴了自己一身的綠色液體,然後手腕一翻,右手上的鏈鋸斬劍突然收了回去.然後他將一根手指伸到了綠色液體上方,紙尖突然打開了一道小門,一根細細的針管伸了出來采集了一些液體樣本後又收了回去,跟著機械天使的雙眼猛的一亮."高濃度腐蝕性毒素,可導致有機質迅速脫水並引發蛋白質變質反應,還有微量魔力反應,可引起魔力失衡."

在機械天使報出數據的同時我和軍神也收到了傳回的信號."原來女憎惡的缺陷就是無法抵抗毒素啊!不過看樣子這種毒素也不是一般貨色,能同時干擾物質和能量平衡,算是很強的毒素類型了."

軍神道:"那個女怪物的生理結構類似一大堆癌細胞組成的聚合體,其主要特點就是具有高速分裂和快速感染的能力,不過超強的分裂能力是以強大的新陳代謝為依托的,因此只要找到對應的毒劑,以她的新陳代謝速度確實可以快速致命."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缺陷啊!不知道的時候覺得很神秘,知道了其實也就那麼回事."

"這個世界上的事情大多是這樣的,不知道就覺得神秘,知道了也就沒什麼奇怪的了.不過那個女憎惡不能參戰了,你可就有的忙了."

"為什麼?"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軍神直接給我投影了一個畫面,看上去好象巴貝爾塔傳輸的畫面,因為圖象是實時的,而且還是從空中俯視的畫面.畫面中的景物顯然就是我們的契約城了,而在城市外圍那圈金光閃閃的就是佛門的部隊,黑夜之中這些跟燈泡一樣的家伙不但不會和黑夜的背景融為一體反到是更顯眼了.

"你想讓我看什麼?"

"這里."畫面中突然多了個圈,然後畫面開始移動並放大,很快就將那個區域拉大到了足以看清人臉的地步.

"這是……?餓鬼?"

佛門的餓鬼並非是一種鬼,其實他們應該算是一種神族,就像日本的鬼也不是鬼而是神一樣.不過和日本人直接將鬼神拿出來供奉不一樣,佛門覺得鬼的形象沒有親和力,所以一直拒絕承認自己的勢力中還有這麼個種族的存在.當然了,他們不承認歸他們不承認,我們可是清楚的很.佛門的真正組成不但有正規的佛力持有者,還有大量的妖魔鬼怪的存在.事實上這種多種族混雜的情況在各個神族勢力中都不罕見,只不過佛門是唯一比較虛偽不肯承認的一個神族罷了.

本來我對佛門這些餓鬼的了解也僅限于知道佛門有這麼個種族的存在,不過這次因為要和佛門開戰,所以我就惡補了一番有關佛門種族構成和各兵種戰斗特性的知識,其中當然也包括餓鬼一族.按照佛門自己的神話傳說中,餓鬼應該是一種生存在冥界的邪惡生物,他們專門吞吃地獄之中的亡魂壯大自身,不想被他們吃的人生前就要信佛,信佛了就能上極樂世界不用被鬼吃.當然了,以上只是佛門宣揚的傳說,正確的情況其實是這樣的.餓鬼是一種強大的神族,他們可以通過吞噬靈體來強化自身實力,他們本身並不住在冥界,之所以經常能在那邊看到他們是因為他們經常到那里去尋找食物也就是人的靈魂,而他們實際上的住所應該就是佛門所謂的極樂世界,因為餓鬼本身也是佛門的一員,和其他大佛住一起也是理所當然的.至于所謂的餓鬼很邪惡,這個不過是佛門的傳說,這些家伙其實根本就談不上邪惡,因為他們完全沒腦子.餓鬼雖然看起來像人形生物,實際上智力卻和野獸差不多,也就勉強能聽懂人話而已.這種生物除了生存需求之外根本沒有多少感情,所以善良和邪惡這種複雜的情緒和他們是沒啥關系的.不過現在看到一大群餓鬼往契約城跑可是把我嚇壞了.根據記載,這些家伙雖然腦袋不好使,打起架來卻是非常厲害的.不知道是不是腦袋變聰明了身體自然就會衰弱,聰明的人形生物好象戰斗本能都不怎麼強,反之餓鬼這種傻大個卻是能打的要命.

"靠,佛門還真是夠狠的,居然連餓鬼都放出來了,這要怎麼擋啊?這些家伙可是跟泰坦巨人一樣物理攻擊幾乎完全無效的啊!"

"如果你覺得擋不住,我建議你動用艾辛格移動要塞."軍神建議道.

我看了下時間,現在已經十一點一刻了,也就是說還有四十五分鍾天庭就能參戰了,即使艾辛格移動要塞現在參戰應該也不會增加後期的防禦難度了,反正看這時間不管我們是否提前打出底牌,佛門的底牌也應該就要翻出來了.

"傳令部隊就地做好抗沖擊波准備,讓艾辛格移動要塞過來給我轟掉佛門的餓鬼軍團,注意控制時間和位置,別讓佛門把艾辛格移動要塞給我打下來了."

"明白."

在我的命令下達的同時,遠在中國的艾辛格全城都響起了巨大的警報聲."警告,警告,艾辛格移動要塞即將開始釋放.艾辛格天空之城與艾辛格移動要塞的連接通道即將封閉,請全部人員盡速撤離通道區域."連續三便警告之後警告聲變成了十秒倒數,最後當數字倒數到一的時候艾辛格天空城和艾辛格移動要塞突然一起猛烈的抖動了一下.在巨大的機械轟鳴聲中幾百根粗如海底隧道一般的巨大金屬固定器開始一邊旋轉著一邊緩慢縮回固定鎖中,艾辛格移動要塞和艾辛格天空城之間的連接管道也開始陸續斷開,各種通道紛紛自動封閉.當所有連接器都斷開之後艾辛格移動要塞終于開始緩慢的升了起來,同時要塞下方原本折疊起來的的裝甲板也自動展開開始封閉城市下方的各種設備.隨著艾辛格移動要塞升到云層之上,整個要塞周圍突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罩,然後光罩內的圖象開始越來越模糊,最後整個城市都被光幕遮擋從外面再也看不見任何影象了.當光幕完全變成不透明之後,它突然開始縮小,幾秒之內籠罩整個城市的光幕就變成了一個光點,然後啪的一聲破裂消失在了空氣總,而一同消失的還有整個艾辛格移動要塞.

契約城這邊,佛門的大部隊因為沒有了女憎惡的干擾而恢複了進攻節奏,雖然那些大型機械天使也是非常讓人頭疼的,但至少戰線正在一步步的往後壓縮,只要繼續推進下去遲早是可以摸到城市核心的.況且後方的餓鬼軍團已經到了城市外圍,只要這些沒腦子的家伙沖到城市里來,那麼佛門就離勝利不遠了.

就在佛門的眾人帶著這樣的思想興奮的戰斗著的時候,他們的頭頂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點,跟著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光點就迅速擴大變成了一座城市那麼大的巨型光球,跟著光球在幾秒之內變成了完全透明的狀態,其中顯露出了一座城市的樣子.在城市逐漸顯形之後外面的光幕突然全部消失,剩下的只有一座巨大而猙獰的城市.

"我靠,艾辛格移動要塞!"佛門之中的個別打算混水摸魚的印度玩家一看到這座城市立刻就叫了起來,畢竟這座要塞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當初那東西可是曾經轟平過一座城市的啊!

就在佛門的眾人看著那東西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聽到隊伍後面傳來一陣混亂的聲音,回頭一看才發現是那些沒腦子的餓鬼沖了上來.本來按計劃前面的佛門部隊應該給這些餓鬼讓出攻擊路線才對,只是現在因為突然出現的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影響,導致下面的佛門部隊忘記了讓路,結果傻了吧唧的餓鬼軍團也不知道等一下,就這麼直接穿插進了自己人的隊伍中.雖然餓鬼們好歹知道區分敵我,沒有攻擊自己人,但是兩支隊伍這麼一穿插指揮系統就算是徹底癱瘓了,在這樣的混亂情況下各隊完全就只能各自為戰,根本沒法統一指揮了.不過他們也不太需要指揮了,因為頭頂上那座巨大的懸空城市底部中央正在逐漸展開,一個造型很複雜的發射塔一樣的東西從里面逐漸伸了出來.

之前認出了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印度玩家一看這架勢哪還能不知道我們要干什麼,于是他們一邊喊著快逃命一邊扔出了傳送卷軸,希望能趕在艾辛格移動要塞開火之前跑掉,只是看那逐漸閃亮的發射器,他們都知道自己這次大概是沒救了.不過,就在下面的近十萬佛門大軍站在那里看著即將開火的超級武器時,突然意外出現了.一道金光從戰場之外直沖而來迅速飛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底部的發射器下方,然後朝著發射器直接撞了過去.

"不要……!"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八十九章 最後關頭     下篇:第十七卷 第九十章 一城換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