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九十七章 挑戰高端武力  
   
第十七卷 第九十七章 挑戰高端武力

我被一擊轟飛之後一直飛到了通天塔里面.兩名對神族用機動天使還打算伸手接住我,結果和我一起被帶飛了出去轟的一聲砸在後方的牆壁上,然後像三塊爛泥一樣順著牆壁滑了下來.

站在我周圍的人都被這突然一擊給嚇到了,金幣最先反應過來回身對著那個攻擊我的家伙就是一劍刺了過去.那家伙根本毫不在乎,輕描淡寫的伸出兩根手指很隨意的一捏就將金幣的劍刃給捏在了手指之間,不管金幣再怎麼掙紮使力就是紋絲不動.

"閃開."聽到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金幣立刻松開劍柄向旁邊移了一步,真紅從她身邊一沖而過,閃著金光的拳頭猛的砸向前方那個只在身上圍了塊布的佛陀."大威天龍拳第八十一式——崩山."

看到真紅的拳頭猛砸過來那名佛陀也有些驚訝,不過他依然沒有移動,只是抬起了一只手用手掌接住了真紅的拳頭.不過,真紅的拳頭豈是那麼好接的?轟的一聲巨響,那名佛陀的手掌和真紅的拳頭接觸的瞬間爆發出了恐怖的威力,周圍站的比較近的人幾乎全被沖擊波掀飛了出去,而離的稍遠一點的人則是跌跌撞撞的向後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沖擊波的爆發來的快去的也快,幾秒之後風暴消失,只是出呼雙方意料,真紅沒能把那名佛陀給干掉,而那名佛陀也沒能把真紅怎麼樣.此時真紅正和金幣一起站在離佛陀幾步遠的位置,而她的表情顯然相當驚訝,因為從她獲得真武套裝以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打不動的人.她剛剛用的那招是大威天龍拳的第八十一式,名為"崩山",光聽這名字應該就能想到其威力,然而這能崩山裂石的一拳竟然沒能撼動眼前的這名佛門高手.不過,如果她知道眼前這家伙是佛門七大古佛之一應該就不會這麼驚訝了,畢竟那可是佛門最高端的存在了.

事實上對面的那名古佛也沒撈到好.佛門的通病就是太自大,這家伙仗著自己古佛的實力更是不把我們這些玩家放在眼里,所以剛才真紅的一記重拳他才會用單手去接.別看他現在單手背在身後站在那擺高手專用POSS,其實他內心的震驚一點都不比真紅少.如果你注意看就會發現他那只背在身後的右手正在無意識的顫抖著,顯然剛才那拳已經嚴重傷到了這只手,至少以佛門的法力都壓制不住傷勢了.

"你是什麼人?"真紅總算反應了過來,抬頭對那名古佛問了起來.別看這丫頭平時風風火火的,那是人家性格使然,真論到智慧真紅可是一點也不缺.她很清楚自己剛才那一拳的威力,而能擋下這一拳的絕非一般人員能夠阻擋的人物,現在我又被對方偷襲打傷狀況不明,因此真紅沒有急著和他開戰,而是先詢問起對方的身份來了.其實真紅不是真想知道他是誰,無非就是在拖延時間而已,反正離最後時限只剩六分多鍾了,能多拖一秒是一秒.要是能堅持到我恢複過來,那麼攔住這家伙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這邊這位古佛算計人的本事可能不小,論到臨場反應就沒辦法比了.聽大真紅的問話他還真回答了起來."我乃……"剛說了兩個字這家伙突然又反應過來了,連忙停了下來."好大膽子,竟然敢戲弄我.現在沒空和你們浪費時間,快給本佛讓開."

真紅和金幣聽到那家伙的話之後還真讓開了,不過不是要給他讓路,而是他們後方突然射出了一道巨大的仿佛火車隧道那麼粗的光柱,前方的古佛因為沒相當會突然遭到這樣的攻擊,因此根本毫無防備,不過幸好他的佛門金身也不是假的,雖然被打的比較狼狽,但總算沒受多大傷.

光柱來的快去的也快,轉眼就消失無蹤,克利斯締娜得意的看著前面狼狽不堪的古佛道:"哈哈,誰說我只能玩速射魔法的?單體攻擊我也是最強."

"快閃開."克利斯締娜正在那得意的笑著,金幣突然撲了上來一把抱住她滾了出去,一道金光直接穿過她剛才站的位置將她後方的鐳射霰彈炮給轟成了一地碎片.

"竟然敢把我們行會的重要武器給破壞掉,我和你拼了."紅月突然從旁邊沖過去舉著法杖對著那名古佛就丟出了一串魔法,只可惜威力和克利斯締娜沒的比,對方根本連躲都不躲輕松就給擋了下來.紅月的實力雖然還是比較強的,但面對古佛這種級別的存在就有些不管用了.

"一群螞蟻,待我今天將你們全部捏死在這."那名古佛中了克利斯締娜一記大招被烤的跟非洲雞一樣,現在終于發飆了,也不管什麼任務不任務了,直接就沖了上來.不過,就在他即將沖到還在地上坐著的金幣和克利斯締娜面前的時候突然一道黑影從前方電射而來,在沖到那名古佛面前之時黑影之中突然探出了一只劍尖直刺那名古佛的左眼.雖然佛門中人大多有不壞金身,像他這樣的古佛更是防禦力驚人,但眼睛始終是要害,本能反應不經過專門訓練是無法克服的.在看到劍尖朝自己眼睛刺來時那名古佛立刻選擇了退讓,然而就在他剛剛後移了半步之時卻突然沒來由的感覺一陣寒毛戰栗,趕緊硬生生的停住了後移動的趨勢.也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一道勁風刮過後背,雖然沒被碰到,但光是這道風就讓他感覺皮膚生疼,想象一下要是被帶起這道風的東西碰到,那絕對不會是好事.

連續解決兩個危機之後那名古佛剛准備發怒顯示自己的威風,突然就發現前方的黑影突然散了開來,而之前黑影攜帶的那股殺氣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移到了自己背後,不過護體金身使他並不擔心,只是微微前移了一步轉身打算攻擊對方.讓他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做了反應的同時殺氣卻突然消失了,跟著又出現在他的側面,還沒等他有所反應一道冰冷的氣息已經到了他的脖子附近.危急時刻那名古佛連忙將金身護體開到最大,但結果卻只聽到嚓的一聲,脖子微微一涼之後就感覺到了火辣辣的疼.驚訝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卻發現脖子上多了道血痕,雖然只切破了一點皮膚,但在他集中力量開啟金身防護的狀態下還能破開他的防禦,這本身就已經相當驚人了.

雖然心里想了很多,但時間實際上只過去了一秒不到,那名古佛在摸到血跡之後隨即突然怒喝一聲,一道金色的光圈立刻從他身上蕩漾開來.伴隨著一聲悶哼,一個苗條的黑色身影在空中完成了一個轉體翻身之後以一個相當漂亮的姿勢穩穩落地.

"黑寡婦?"直到這個時候大家才看清楚襲擊那名古佛的是何許人也,不過隨後大家就想到了之前的雇傭協議,所以也就釋然了.

"這個要額外計費."黑寡婦眼睛盯著那名古佛嘴里卻在說著不相關的話,搞的周圍的人都是一愣,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不過我的聲音隨後接上了她的話.

"當然."伴隨著這聲回答,我也從通天塔內走了出來.其實剛才那下並沒把我怎麼樣,魔龍套裝升級成神龍套裝之後表面上說防禦力不變,可實際感覺起來似乎是強了很多,我自己估計大概是裝備協調性的問題得到了改善,所以才會感覺比以前好用了.另外,由于現在神力對我無效,所以剛才那名古佛打出的一擊造成的實際傷害應該是去掉神力以後的數值,所以看起來威力很大,實際上我卻沒怎麼受傷.之所以會在塔內搞了這麼半天主要是那兩台對神族用機動天使把我給壓住了,所以稍微花了點時間.其實我剛剛在塔里也沒躺多長時間,之所以感覺時間長是因為外面的戰斗頻率太快,實際上從我被轟進塔到現在不過也才過去幾十秒而已,一分鍾都還不到.

"那個家伙也要."聽到我的回答黑寡婦又補了這麼一句.

"沒問題."

"那就讓我們活動一下吧."黑寡婦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完全不是她風格的話語,不過很快她又補充道:"是他說的."

我了然的點點頭.那個他自然就是槍神了.現在我們戰力榜前三都在這里,我們所代表的就是玩家中的顛峰力量,如果連我們聯手都不能干掉那名古佛,那就只能說明系統設定中神族根本就不是玩家可以挑戰的,而反之則說明系統其實是把神族歸類到了NPC怪物的行列中,只不過他們級別比較高,外加會報複攻擊者而已.

就在協議達成之後那名古佛立刻就想諷刺我們兩句,只可惜他剛張嘴還沒來及發出任何聲音就突然感覺空氣一陣收縮將他整個人都給壓住了.突然的變化讓他一陣緊張,不過這種壓力對他來說還沒多大影響,只是在這壓力產生後他卻本能的感覺不妙,于是他立刻向後又退了一步.就在他退開這一步之後,一道紅光突然從他面前滑過,強大的風壓割的他雙眼生疼,要不是剛才退了那半步,那道紅光就會正好撞上他的太陽穴,雖然不知道那東西的威力如何,但那名古佛依然對自己的戰場反應慶幸不已.

"FUCK,又沒打中!"槍神氣憤的拍了下地面,然後迅速拉動槍栓,當啷一聲,一枚冒著青煙的金屬制品彈出了槍體,不過那東西顯然不是彈殼,因為體積太大了,而且形狀也不對.重新拿出了一枚類似的東西塞入槍管,槍神再次瞄准了目標."上帝保佑,這次可一定要中啊!"

在那名古佛閃開子彈之後的零點幾秒,也就是他還在為自己的反應而慶幸之時我和黑寡婦就同時動了起來,我們兩個人就仿佛兩道虛影瞬間閃到了那名古佛的身邊,而那名古佛則在發現我們之後突然左右手向兩邊一伸掐住了我們兩個的脖子.不過他剛掐住之後就感覺不對,因為入手的根本不是人脖子的感覺,而是兩個奇怪的物體,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卻可以肯定不是人脖子.意識到不好的那名古佛立刻將法力運轉到眼睛之上,周圍畫面突然一陣恍惚然後變了個樣子,原本被他抓住的我們兩人突然消失不見,而他手中捏著的脖子卻變成了兩只金屬水壺.那名古佛驚訝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水壺,再抬頭向前看時卻發現我這拿著塊水晶朝他揮手.

"洗澡愉快."我微笑著捏碎了水晶,在那名古佛反應過來之前只聽啪啪兩聲,他手里的兩只水壺突然爆炸,不過威力很一般,僅僅是把壺體炸碎開了而已.不過那水壺爆炸的威力雖然不大,里面裝的東西卻是全部噴了出來,嘩啦一下將那名古佛給澆了個透.本來被水淋一下也沒什麼,不過這壺里裝的可不是一般的水.只見那些黑色的液體剛一濺到那名古佛身上那家伙身上立刻就像是被潑了硫酸一樣開始哧哧作響,而且還青煙直冒,那家伙立刻疼的開始滿地打滾,雙手想護住眼睛卻又不敢碰,只能在那做鷹爪狀來回顫抖.

"好機會."遠處的槍神看准時機扣動了扳機,轟的一聲槍身猛的向後一頓,槍口周圍的灰塵瞬間被吹向四周,而幾乎與此同時那名古佛的右手手腕處突然炸裂,整只手掌連著半截手臂都一起飛了出去.不過這還不算完,被打斷的手臂傷口處突然開始變黑,跟著黑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迅速沿著那家伙的胳膊往上蔓延.盡管全身疼痛無比,那名古佛卻還是發現了這個不對之處.那家伙到也果斷,揮手朝自己的手臂上猛力一揮,將剩余的半截胳膊也給砍了下來.脫離身體的那半截手臂在幾秒之內就變的一片漆黑,跟著喀嚓一聲碎裂開來,隨後一陣微風吹過,碎裂的手臂全部化作飛灰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我靠,這什麼子彈啊?"看到這個反應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黑寡婦的反應到是不太大,不過她也搖了搖頭."不知道,之前只見他用過一次,聽說他手里也不多."

我點點頭,以這東西的威力確實不可能多.連古佛這麼厲害的角色都被腐蝕的這麼厲害,要是一般人那還不擦著就完蛋?不過相對來說我手里的若水卻更厲害一些,雖然若水對亡靈和黑暗類生物無效,但這東西量夠大,又不用花錢,不夠了只要去寂靜之海裝一些回來就可以了.相對于槍神那個只能少量使用的特殊子彈,我這個不是武器的武器還要更變態一些.

被我潑了一身若水又中了一發特殊彈之後那名古佛已經被搞的非常悲慘了,不過更慘的還在後頭.黑寡婦突然沖了上去,還沒到那名古佛身邊人已經跳了起來,在空中翻了個身之後直接大頭沖下舉著兩柄劍朝那名古佛落了下去.因為身上的佛門金身遭到若水黑暗能量的侵蝕,此時那名古佛身上的金身已經失去了應有的防禦力,只聽噗嗤一聲,兩柄劍幾乎同時貫入那名古佛的兩邊胸口.盡管體表被燒的直冒泡,但胸口中劍的傷害顯然還要更大一些,那名古佛立刻慘叫著坐了起來,僅存的一只手猛的向前推了出去,但是黑寡婦早在攻擊完成之時就已經一推劍柄靈巧的跳了回來,結果那名古佛這一掌打了個空,根本什麼也沒碰著.

"啊啊啊啊……"由于之前被噴灑的若水澆到了眼睛,所以現在那名古佛已經完全失去了視力,一擊不中他又在那一邊喊叫一邊四處亂打,雖然威力很大,但打不到目標威力再大也是沒用的.眼看著一名古佛被我們欺負的這麼慘,周圍的玩家都在那直擦冷汗.在他們的認知中古佛這種神族中的老大可以說是屬于不可戰勝的敵人,沒想到碰上我們之後會被搞成這個德行.雖然我們實際上是用了外力才把那名古佛搞成這樣的,但不管怎麼說能使用這些外力本身也算是實力的一部分,所以大家還是對我們佩服不已.

在重創了那名古佛之後我們本以為大局已定,誰知道關鍵時刻竟然又出了意外.本身和那名古佛折騰到現在已經用掉了好幾分鍾時間了,現在離最後的時間限制就只剩四分十幾秒了,要不是因為敵人是神族我都可以直接宣布戰斗結束了,而眼前那名受傷的古佛現在根本就是一瞎子,哪怕我們不攔他,以他現在的狀態想爬到通天塔上面至少都要十幾分鍾時間,剩余時間明顯不夠.可就是在這種局面下竟然還能出意外,實在是讓我郁悶不已.只見兩道金色光芒突然從城外飛了過來,然後一左一右的落在了那名受傷的古佛身邊.其中比較胖的一人看到受創的同伴立刻釋放出一道金光給他治療了起來,另外一人則走上前來擋在了我們和他們之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九十六章 死守通天塔     下篇:第十七卷 第九十七章 挑戰高端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