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七章 威懾  
   
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七章 威懾

"小五,別大意,盛名之下無虛士,就算謠傳有所誇大,紫日畢竟是戰力榜第一,系統可是不會撒謊的!"站在隊伍中間的一名年紀稍大的騎士提醒道.

"哈哈哈哈……,既然知道我是戰力榜第一還敢搶我的東西,我還真是佩服你們的膽量啊!"伴隨著我的笑聲,那塊困住我的大冰砣子直接變成了一地的碎冰渣."小姑娘,你的冰系法術不錯嗎?可惜級別低了點,要是你能超過一千五百級,說不定還真能封住我一段時間."

"我……我跟你拼了."小姑娘突然從地上跳了起來,但是還沒等她站穩就因為重心不穩又倒了下去,好在後面有人扶著才沒摔的很慘.

"不錯,很有干勁."我拍了拍夜影,夜影立刻踱到了那群人的附近.我將胳膊架在夜影的脖子上,很隨意的低頭看著那個小姑娘,附近的幾個戰士連忙擋在了她的身前打算防止我的突襲."你們這是干什麼?擋在這里想保護她嗎?你們覺得我如果出手你們擋的住嗎?"

"你不要……"噗……,之前那個比較張狂的家伙剛說了三個字就突然捂著噴血的脖子倒了下去,而擋在我面前的那幾個人則是驚訝的一齊轉頭看向了那個家伙的方向,然後又轉了回來恐懼的看著我.若說之前他們對我的實力的了解還停留在數據的層面上的話,那麼現在這幫人總算對我的實力有了個比較直觀的了解.剛剛他們的那名同伴就在他們面前被我抹了脖子,而最重要的是這些人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們只看到我的影象模糊了一下,跟著那個家伙就開始噴血,至于我到底怎麼出手的他們是完全沒看清.那個囂張的家伙在這里既然是最囂張的,那多少總該有點實力,不然不可能這麼牛氣,然而就是這個小牛人卻被我一招放倒,這個實力差距已經非常明顯了.

"這下安靜多了."我看著倒在地上還在那抽抽的戰士,然後又對其他人道:"好了,玩笑也開的差不多了,是不是該把我的東西還回來了?"

聽了我的話那些人不自覺的互相看了起來,似乎是在用眼神交流著什麼,最後還是那個領頭的騎士走出來說道:"既然被你發現了,想跑也不大可能了,我們同意交出東西,但是你必須保證以後不追究我們的責任,而且要出一比錢贖買這些東西.放心,我們不要太多,一百萬水晶幣就行,我知道對你來說這不算什麼大錢."

"哼哼……!"我用鼻子哼出了幾聲笑聲."本來我以為你比較懂事一點,現在看來你和他們都是一樣的.你覺得現在你們還有和我講價的資格嗎?只要稍微有點腦子的人現在就應該跪下來懇求我的寬恕了!"

"哼."出呼我的意料,那家伙竟然也冷哼了一聲."紫日,我們知道你很強,但是你也別太得寸進尺了."他說著突然將一枚水晶石舉到了頭頂,看那質地分明就是我們行會研發的起爆水晶.

"你這是什麼意思?"

"哼哼,沒什麼意思,無非也就是爭取點利益罷了."那個騎士得意的說道:"你要是肯破點小財並保證不追究我們的責任,那我們就皆大歡喜,否則的話……你也看到了,這枚水晶就是遙控器,那些箱子里都裝有烈性爆炸物,只要我稍微輸入一點力量,嘭……,你的寶物就會全部化為烏有.怎麼樣?用這些東西換我們的命和一點點小錢,你也不虧了."

"哈……啊哈哈哈哈……!"我忍不住被這家伙給氣笑了.看著我仰天大笑,那個騎士還在愣神,但是下一秒他突然感覺到手上一涼,跟著就是大量熱乎乎的東西灑到了自己的臉上,而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看到我手里正上下拋著一截手臂,那只手臂前端連接的手掌上竟然還握著一枚起爆水晶."我到要看看現在你拿什麼引爆炸彈?"

"你……你……"那家伙一邊拼命的忍著斷臂處火燒一般的劇痛一邊咬牙盯著我想說些什麼,只是現在形式大逆轉,他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微笑著看著那名騎士,嘴里玩味的說著:"你瞪著我到底是想說什麼呢?難道想說我偷襲很卑鄙?"看到他准備答話我直接搶先說道:"那好,這次不算,東西先還你."我說著將那只斷手和手上握著的水晶一起扔還給了那家伙.

騎士詫異的看著我,但還是迅速將斷手接到了手里,並且將水晶拿了下來握在僅剩的左手之中.

看著他猶豫不決一臉驚恐的樣子我又催促道:"怎麼不引爆了?沒關系的,你盡管引爆就是了,來,快輸入魔力啊?"

"哼,你會那麼好心?"那名騎士突然將水晶往地上一丟."你剛才肯定做了什麼手腳,那東西已經被你破壞了,要不然你會還給我?"

"你果然是個真小人."罵完這家伙後我又重新坐正了起來並將永畬釵b了手里變成了一杆長槍."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地上那枚起爆水晶我根本就沒動,之所以不怕你引爆它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只要我不想,你根本就無法引爆.這東西原本就是我們行會生產的,難道你認為我們會沒有克制措施?"

"你有干擾器?"

我點點頭."你總算還沒傻到家.不過,就算沒有干擾器我也不在乎你是否引爆炸藥.說起來我很好奇,不知道你可否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你們在偷我的寶貝的時候難道就沒看看自己拿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嗎?"

那個騎士聽到我的話先是一愣,隨後又道:"我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屬性鑒定根本無效,但是那東西既然能被一名高級神族藏在自己家的密室里,那就肯定是寶貝."

"寶貝確實是寶貝."我的話讓那幫人都是一陣騷動,之前他們似乎都是在賭運氣,現在聽到我親口證實他們才確定自己拿的不是什麼垃圾.不過我接下來的話卻嚴重的打擊了他們的積極性."只可惜你們實在是太不專業了,竟然都沒搞清楚自己拿的到底是什麼就以為可以用這東西威脅我?實話告訴你們,你們偷走的東西是一種稀有金屬原胚,先不說以那東西的硬度你們大概根本就無法破壞,即使能破壞又怎麼樣?反正那些只是礦石而已,我拿回去也是要重新熔煉的.你們覺得我會在乎它們被炸碎嗎?"

"你……你……!"

"你什麼?難道你們還有什麼別的計劃不成?"

"哈哈哈哈……"我說到這里那些人突然一起笑了起來,反到搞的我有些莫名其妙了.

"你們笑什麼?"

"笑你啊."最先釋放冰凍法術攻擊我的那個女孩子突然站了起來,然後得意的說道:"你這個大白癡,還以為自己有多帥呢!告訴你……"

她的話還沒說完我就已經先動了起來,一抬手一根龍筋索直接射入了其中一只箱子中,不等對方反應我就猛的向後一拉,箱子應力而起,然而我卻感覺到了大事不妙.那只箱子竟然非常之輕,要知道那些金屬可是極為沉重的,這一箱子絕對不會這麼輕.當箱子飛到我手里之後我立刻一把拽斷箱子上的掛鎖將箱蓋掀了起來,然而箱子里的情況卻讓我差點沒暈過去.

轟的一聲我將空空如也的箱子扔在地上摔的粉碎."說.里面的東西呢?"

"哈哈哈哈!你覺得我們會說嗎?"那名騎士看我似乎有所動作連忙補充道:"別想著用我們的生命威脅我們說出東西在哪.這是游戲又不是現實,掉一級固然損失不小,但是和那些東西的價值比起來,我們也值了."

"哦?我有說過只讓你們掉一級嗎?"我說著從身上拿出了一只小瓶子在他們面前晃了晃."知道這是什麼嗎?"雖然那些人沒有配合我詢問這是什麼,但我依然解釋道:"這個本來是一種升級用的仙丹,吃一顆就可以升到仙丹對應的等級.不過呢……這些東西稍微點過期,當我們還只有二三百級的時候如果吃一枚,立刻就能升到三百多到五百多級,可是現在我們大家顯然都不止這個級別了,不過很可惜,這個仙丹不是在你現在的等級基礎上提高多少級,而是不管你現在多少級,吃完之後必定變成仙丹對應的等級."說完之後我直接打開瓶子倒了一粒仙丹出來,轉動仙丹找到上面的標志後我再次看向眾人邪惡的笑道:"你們運氣不錯,這枚等級挺高的,有五百八十四級呢.你們誰想做第一個?"

那些人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那名騎士突然大吼了一聲:"拼了."

在騎士大喊的同時我就迅速射出了四柄飛刀,分別命中了騎士的雙肩和雙腿,本來以為這樣就可以封住他的行動了,誰知道他那聲不過是提醒別人,並不是他自己打算拼命.在他的提醒之下隊伍中的一名一直不怎麼起眼的法師突然將法杖往地上用力一砸."獻祭."

轟的一聲在場的所有人突然集體發生了大爆炸,每個人都炸成了無數塊碎肉,別說命了,連哪些是誰的殘片都分不出來了.不過,在這些人集體爆炸之後,場地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而黑洞旁邊則漂浮著一個淡淡的白色身影.發現我注意到他之後那個白色身影先是一愣,隨即又平靜了下來."既然被發現了,那我就不藏了.都說你是黑暗系職業進化,現在看來果然沒錯,竟然連我的靈魂都能看的見."

在這個家伙說話的這會工夫我終于認出了他.他就是剛才那個使用技能把他自己和大家一起炸成了碎肉的那個法師,而場地中的這個黑洞顯然就是那個所謂的"獻祭"技能召喚出來的.

"你這個技能看起來還滿不錯的嗎?竟然可以召喚出這麼大個空間門,你到底召喚了什麼生物啊?"

"哼,你今天就等著受死吧.我的獻祭技能可以利用周圍所有同意參加獻祭的友方單位的生命召喚出一個強大的存在為我作戰,而犧牲的生命越多,召喚出來的生物就越強大.這次你害我們損失了這麼多人,肯定會出現非常強的生物,你一定會被干掉."

"誰在召喚我?"那個法師的靈魂正在那發瘋,忽然就聽到一聲甜膩的女聲從黑洞中傳了出來.在聲音出現後緊跟著黑洞突然一閃,一名穿著一身火紅色長袍的女性從其中走了出來.

"哈哈哈哈,總算召喚到強大的存在了."那名法師癲狂的指著我大喊著:"來自遠方的不知名存在,我命令你消滅眼前的敵人,將他徹底吞噬掉."

本來按照正常的劇本,這會應該是召喚生物朝我殺奔過來,但是現在似乎我們並沒有在正常的劇本之中.那名美女聽到法師的話後並沒有朝我撲過來,反到轉向了那名法師."喂,雖說收了你的祭品,就得幫你干活,但我們也就是雇傭關系而已,你別搞的跟我上司一樣好吧?現在你先給我閉嘴,讓我看看你到底惹上什麼人了."那名美女說著就轉了過來,但是在我們四目相接的時候她卻頓了一下."呦,這不是紫日弟弟嗎?"

"銀謠?"被召喚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妖族四大護法之下的銀謠.身為妖族的四大護法,銀謠的戰斗力絕對可以用強悍來形容.雖然剛從乾坤葫蘆里出來那會他們四個護法加一起也沒干過我一個人,但那是因為他們在葫蘆里呆了太長時間,法力損耗過大所致.現在他們已經逐漸恢複了全盛時期的法力,那個戰斗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了,只不過現在的我也不是當初的我能比的了,真要再干一架也指不定誰贏誰輸.不過,以我們的關系有可能打起來嗎?"沒想到被召喚來的竟然是你!"

"嘻嘻,可不就是我嗎?說起來紫日弟弟你好久沒來我們妖族總壇做客了,這麼長時間不見你的實力又上升了很多嗎!"

"銀謠你的實力也沒差多少啊!"

……

"喂."我和銀謠是故人見面,閑聊起來就沒個完了.那個法師在那發了好半天的呆終于恢複了過來,忍不住大喊了起來."你們有沒有搞錯?喂,我召喚你出來是打架的,不是讓你和人聊天的!"

"嘁,熟人見面總要聊和兩句的嗎."

"那你聊完了沒啊?"那個法師都快哭了.

"完了完了."銀謠說完轉身就往黑洞里走,結果剛邁進去一只腳就被拉住了."你拉我干什麼?"銀謠一臉不解的問那個法師.

那個法師憋著氣反問道:"那你這是打算干什麼?"

"回去啊."銀謠一臉的理所當然.

法師一聽好不容易召喚出來的強力打手要回去立刻就不干了."回去?你們還沒打呢!"

"對啊."銀謠理直氣壯的說道:"當初我和他交過手,我們四大護法一起上還被他揍的倉皇而逃,現在你就召喚了我一個出來,難道要我自己上去送死嗎?打不過當然是先進行戰略轉移嘍.你沒學過兵法嗎?"銀謠說完直接就跑回了空間黑洞之中,而那個黑洞也在她進入後重新消失無蹤.

那個法師被銀謠一通數落氣的天旋地轉,要不是他現在已經是魂魄狀態了,肯定還得再掛一次.

過了好半天那個法師才緩過勁來,他氣憤的轉身對我放狠話道:"哼,你等著,總有一天有你倒黴的時候."說完之後那個法師就打算回去複活,誰知道剛一轉身就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離開.掙紮了半天之後那個法師終于發現了一直坐在一旁看著他傻笑的我,然後他立刻憤怒的沖我吼道:"你笑什麼?我為什麼不能移動?"我微笑著指了指地面,他低頭一看才發現地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個一閃一閃的法陣."這是什麼?"

"天師鎖魂陣.專門用來抓鬼的.只不過很不湊巧,玩家死亡後的靈魂體正好也在鬼魂的范圍之內."

"你你你……你什麼時候布置的啊?"

"就在你剛剛發呆的那會啊.你別看這東西好象很複雜的樣子,其實施展起來很快的,一秒就夠了."

"你你你困住我的靈魂打算干什麼?"那家伙現在終于開始害怕了.

"嘿嘿,我也沒打算干什麼,就是想知道一下他們到底把我的東西帶到哪去了?"

聽到我的問題那家伙立刻又變的堅定了起來."哼,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你別白費心機了."雖然這家伙說的到是義正詞嚴,可惜他的靈魂卻總是抖個沒完,要不然還真有那麼點英雄的感覺呢.

"哦?這個可是很難說的哦."我說著又把那枚仙丹拿了出來.

那家伙一看我手里的仙丹立刻就放松了下來,原本抖個沒完的靈魂也安定了下來."我現在已經是靈魂狀態了,你那枚仙丹可嚇不到我,別告訴我那東西靈魂也能服用."

我邪笑著反問他."你怎麼知道仙丹和普通丹藥一樣只對有肉體的生物起作用呢?要知道很多神仙都是靈魂修煉成仙的,肉身可都沒帶上天庭哦."聽到我的話那家伙剛聚集起來的那點勇氣立刻又沒了,現在這家伙抖的比之前還要厲害了.不過,就在他快要崩潰的時候,我突然又說道:"嘿嘿,嚇唬你的,你還真猜對了.雖然有些仙丹對魂魄也能生效,但那是經過特殊處理的,這枚就是普通仙丹,靈魂狀態是用不了的."

我這麼一解釋那家伙立刻松了口氣,剛才他可是嚇的半死.要知道雖然他只是個小行會的成員,可現在整個游戲里的玩家普遍都在八百級往上跑,突然讓他掉回五百多級,那跟要他的命其實沒多大區別.

"你這個惡魔,就會玩弄別人的靈魂!"法師忍不住罵道.

"不不不,我不光會玩弄別人的靈魂,還會摧殘對方的肉體.順便跟你說一聲,雖然這枚丹藥只對有肉體的生物有效,但我可沒說就此放過你哦.下面讓我隆重的為你介紹我親愛的老婆血紅玫瑰小姐."我說著身邊突然閃出一個心形光圈,玫瑰從其中走了出來.

那名法師看到玫瑰的美貌立刻就愣住了,直到我和玫瑰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他才回過神來."哼,你不要以為用女色就可以誘惑我."

噗嗤.玫瑰忍不住笑噴了."這家伙還真逗."她走到那個法師面前,然後微笑著說道:"你好,我是紫日的老婆血紅玫瑰,我們是真的夫妻哦,在現實中也是夫妻.所以呢……色誘這種事你就不用想了.我現在過來呢,其實是幫你複活的.正如你所見,我是一名複活法師,而且我的級別非常高哦.我可以在戰場上原地複活戰死的玩家,甚至可以讓你不掉級哦.怎麼樣?我很厲害吧?不過呢,你現在不要這麼得意哦.雖然我幫你複活可以抵消一次死亡,但是我老公手里的那枚丹藥你可就跑不掉嘍."

那個家伙本來聽說能不掉級複活還挺高興,現在一聽這話總算明白過來我把玫瑰叫來是打算什麼的了.複活之後他可就不是靈魂了,那個時候我手里的丹藥也就能派上用場了.至于說再用一次犧牲,這個根本想都不用想.以我之前出手干掉那個最囂張的家伙的速度,他絕對沒機會再用一次獻祭.

"准備好了嗎?那我們開始吧."玫瑰不管那個家伙拼命叫喊直接使用了複活術.複活法師的複活術本身就是系統專門安排來給玩家複活用的,雖然複活法師為此喪失了大部分戰斗力,但不得不承認,有個複活法師在隊伍里絕對能讓其他人的戰斗力提升三四倍.眼前這個家伙雖然極力抵抗,但複活就是複活,再抵抗也沒用,伴隨著一道白光閃過那家伙終于變回了活著的玩家,而就在他剛准備使用獻祭的時候我就搶先一步一劍削掉了他拿法杖的那條胳膊.不用我提醒玫瑰和我配合默契的治愈了那家伙的胳膊,雖然沒長出新胳膊至少已經不再留血了.

沒了法杖就無法使用技能,那家伙呆呆的被我按在地上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邪笑著將那枚丹藥拿到了他的面前,為了防止他不相信,我還特地跟他開通了個交易模式將那枚仙丹放到了交易面板上,主要是讓他看看仙丹的屬性是不是真的.

"看到了嗎?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仙丹哦."

"別,別給我吃."看到那枚仙丹的屬性不是我瞎編的之後那個家伙就開始劇烈的掙紮了起來.他現在的等級是八百六十六級,如果我把這枚仙丹給他硬灌下去,那他就會變成五百八十四級,一下掉二百多級,這個巨大的落差可不是誰都受的了的.

"嘿嘿,想不吃也行,告訴我東西到底在哪?"

"我……我……!"

"哦?難道你打算舍身取義?那太好了,來,把它吃下去吧.吃下去你就不用感到良心的譴責了."

"不,我不要吃."

"你不要嗎?那就告訴我東西在哪?"

被我反複的折磨了幾分鍾之後那個家伙終于精神崩潰了,一次掉二百多級的威懾力確實太大了,對于一般玩家來說那差不多就是近一年的辛苦練級才能換來的結果,沒有誰願意白白損失這麼多等級.即使之後得到的寶藏數量很大,也絕對彌補不了他這二百多級的差距.

在被我折磨的精神崩潰之後那家伙終于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把什麼都說了,不光是他們偷的東西的位置,還有他們老窩的地點,人員數量和大致戰斗方式,以及最重要的,他們如何搞到我們行會的行會徽章的.

按照系統設定,行會徽章是受系統保護的特殊裝備,不可掉落,不會磨損,而且無法仿制,畢竟那東西算是一種系統設定,不屬于可以讓玩家自己發揮的范圍,所以系統對其監管異常嚴格.不過這幫人還真是天才,他們雖然不能仿制行會徽章,卻可以制作類似的徽章.其實只要仔細看就可以發現他們的那種仿冒徽章和我們的徽章根本就不一樣,其上的結構和花紋都有很大區別,只不過因為花紋走向方式和我們的徽章類似,因此不注意很容易就會和我們的徽章搞混掉.系統為了防止玩家搞類似的仿制行為,特別限定了各種行會徽章的結構相似度,只不過這些相似度並不是以人眼為標准的,而是用幾何數據來進行計算的.這些人愣是用陶土照著我們行會的徽章一點點的修改,硬是讓他們給搗鼓出了看起來像我們的徽章而系統又不會判定他們仿冒我們行會徽章的冒牌徽章.這種徽章在幾何數據上和我們的徽章差異很大,但人眼看上去卻很容易混淆,這就是數字系統和人腦的思維模式不同造成的差異.而這些人就愣是用這種仿冒的徽章騙過了具備人類模糊思維模式的NPC天兵從而混進了佛門的主戰場把我的目標給搶先一步運了出來.

除了徽章的事情外,我還從這個家伙這里搞清楚了他們是怎麼搶在我前頭搞到那些東西的.實際上這個應該算是運氣,只不過不知道是我運氣背還是他們運氣好.其實他們之前仿冒我們的行會徽章也只是打算利用這些徽章去招搖撞騙而已,並沒真打算直接跟我搶東西,但是後來發生了我們和佛門的那場戰爭,于是他們就敏銳的發現了其中的機會.不過他們一開始也沒有明確目標,只是估摸著既然兩大神族開戰,他們說不定可以趁機混水摸魚撈點東西,至于後來把金石聖母的寶藏給搬空了,那個純粹是意外.他們當時也是不認識路,亂走亂摸之下無意中跑到了金石聖母的住所,之後他們在祭壇底下發現了密室.據這個法師說他們剛進入密室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堆擺的很整齊的球狀物和少量珠寶,他們雖然不知道那些球狀物到底是什麼東西,但心想既然能被神族放到密室里保管的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于是他們就全都給搬了出來.再往後的發展我也都清楚了,他們一路逃跑,然後被我給追上,最後逼不得已使用了事先准備好的寶箱.

說起來這幫家伙當初進入那個空間的時候本來並不打算只跑一趟的.他們當時抬著的那些箱子都是有特殊夾層的,在夾層下面有一次性傳送陣.按照原先的計劃他們會不斷的來回搬運物資,只要不被發現他們就會不停的搬,而萬一被發現了,則可以啟動箱子里的傳送陣將箱子里的寶貝先傳回老巢,至于他們人能不能跑掉他們根本就不在乎,因為他們以為即使被發現了也無非是掉一級而已,之前他們根本就沒想到我會有那種能把高級玩家一下子變成低級玩家的仙丹.

在搞清楚了整個計劃後我直接出手干掉了那個法師,雖然沒給他吃藥,但是讓他掉一級也算是對他這個汙點證人的小小懲罰了.

根據那個法師提供的信息,對方的窩點離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並不遠.世上他們行會自己也有個小村子,就在這座城市旁邊,只不過因為他們的村子實在太小,連傳送陣都沒有,所以他們才不得不從這邊轉道返回,要不然估計這次我還真抓不到他們了,畢竟那種小村子除了他們自己人之外很少會有外來人口出現.

當我騎著夜影到達那個小村子附近的時候對方已經明顯進入了戒嚴狀態,那圈看起來跟土匪窩差不多的木制外牆上站滿了弓箭手,整個村子唯一的出入口也已經封閉,通過天空中飛鳥的彙報,村子里現在也是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很明顯對方已經猜到我大概會追過來了,只是這些人未免也太自大了一點吧?明知道我會來竟然還不跑,而只是把村子封了起來.我真懷疑對方到底憑什麼認為就靠這種小村子就能擋住我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六章 渾水摸魚的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七章 威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