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八章 欺負人  
   
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八章 欺負人

看著那道僅有三米高的木制"城牆",我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現在的人怎麼一個一個都不知道天高地厚呢?對于這樣的防禦我根本連偷偷潛入的心思都沒了,直接騎著夜影出現在了村外.高高的瞭望塔上很快就響起了告警的鍾聲,大群人員奔跑著沖上"城牆"准備對抗我的沖擊.

"老大,那個紫日真的找來了,現在我們怎麼辦啊?"一名長想一般的戰士對身邊的另譯名戰士勸道:"聽說紫日非常的厲害,我們會里最厲害的也就只能勉強擋一擋而已了,這城怕是守不住吧?"

"膽小鬼,怕個什麼勁?就算再厲害他還不就是一個腦袋兩只手,他還能多長出點什麼來嗎?我們人多,大家一起沖上去,堆也把他堆死."

"哈哈哈哈……"另外一邊的一名女性玩家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惹的那名戰士惱火的轉頭看向了她.

"你笑什麼?"

"笑你夠傻."

"你……!"戰士一聽女人說他傻立刻就要發怒,結果卻被之前勸說他的那名戰士給一把抱住了.

"老大你要冷靜啊!"

那個女人不屑的看了眼那名戰士,然後帶著諷刺的口氣說道:"紫日可不是只有一個腦袋兩只手哦.他還有兩條腿和一對翅膀.另外,你好象忘記他是什麼職業了.不要看他打起來很猛就把他當戰士,告訴你哦,紫日可是游戲里極為罕見的全面發展型玩家,他的個人格斗能力雖然很強,但他的法術一點都不比他的格斗實力差,而他最強的攻擊方式卻還是他的那些召喚生物,所以你可不要以為紫日是可以用人海戰術拖跨的."

"你那麼崇拜他干嗎還鼓動老子去搶他的東西?"那個戰士憤怒的咆哮道.

"糾正一下,我當初只是說這樣有利可圖,最後做決定的可是你自己哦,我只是給了你一個提議而已.另外,是哪個白癡說要留下來據守的?我好象是建議轉移來著的."

"哼,我不和你一般見識!"那個暫時用力哼了一聲之後也停止了掙紮,轉而對身邊的人喊道:"大家都給我打起精神來.紫日並不可怕,只要大家齊心協力,總是可以戰勝他的,如果一上來氣勢上先被壓住了,那就真的算是失敗了.你們要是實在害怕,那就當我們是在出行會任務圍殺BOSS級怪獸就是了."

"對,就當他是個大BOSS,大家一起上,就不信搞不死他."

雖然這個會長有點缺心眼,但是鼓舞士氣到是做的不錯,很快行會里低落的士氣就恢複了回來,至少所有人現在都不在發抖了,而是帶著興奮的表情看著我,就好象我真是個大BOSS,殺完可以爆超級裝備一樣!

"老大,紫日已經進入陷阱范圍了."

"好,馬上啟動機關."

"是,啟動機關."

伴隨著一陣木制機關的轉動運轉聲,我腳下的地面突然抖動了一下,跟著轟的一聲整個一大片土地都塌陷了下去.原來我所站的這個區域整個就是一塊巨大的翻板,在其下是幾米深的大坑,而坑底則全是豎直朝上的長矛,要是一般人掉下去十有八九會被傷到,即使不死也得放點血,然而這些對我全都沒用.

伴隨著翻板的打開,對面"城牆"上的人下巴一起掉了下來,因為我腳下的土地雖然變成了一個大洞,但我和夜影卻仿佛沒事人一樣還停在之前站的地方,只是腳下是懸空的而已.

過了好半天那個會長才反應過來罵道:"我靠,那是什麼馬啊?竟然能懸浮在半空中?"

"白癡."之前那個女人從鼻子里哼出了兩個字,然後在那個會長發飆之前補充道:"紫日的坐騎就是他的魔寵之一,名叫夜影,是一只夢魘,具備虛空奔馳的能力,雖然飛不高,但是可以完全忽略泥沼,雪地以及水面等不良地形的影響.而且那只夢魘其實並非只能當坐騎,根據我們的情報,那只夢魘至少能單挑一名八百到九百級左右的玩家,並且可以在情況不利時以絕對速度優勢逃跑,所以你最好別把它當馬看,那基本上就是個馬形BOSS."

之前勸說會長的那個年輕戰士聽了之後忍不住歎息道:"一個紫日就這麼麻煩了,這下又多個BOSS馬,我們肯定要完蛋了!"

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之後那名小戰士被直接扇飛了出去.那名會長憤怒的罵道:"膽小鬼,怕了就趕緊滾吧.我們猛人聯合會不要孬種."罵完之後那名會長立刻對四周的人大喊道:"還愣著干什麼?弓箭手給我射啊!"

仿佛才反應過來一樣,那些"城牆"上的弓手立刻射出了一片五花八門的箭矢.由于玩家的技能不一樣,有些箭是直射的,有些則是拋射的,不過畢竟目標就我一個人,那麼多的箭密密麻麻的飛過來看起來到是還滿有氣勢的.

"晶晶."

"聖盾防禦."一面巨大的銀色光盾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密密麻麻的箭雨打在光盾之上就像是撞在玻璃窗上的雨點一般,雖然打的叮當亂響卻沒有一根能射進光盾分毫的.我就這麼端坐在夜影背上看著那漫天的箭雨連著射了足有三分多鍾才停下來,除了被光盾擋住的部分外,我周圍的一圈地面上已經被插的跟草地一樣了,只不過地面上密集豎立著的不是青草而是箭杆.

"實力真爛."晶晶收起盾牌看了眼"城牆"上的弓箭手後留下了這麼一句評價.

雖然我和晶晶覺得對方不怎麼樣,但"城牆"上的人自己卻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雖然他們的箭威力不大,但這麼多箭竟然完全沒有一支射進去的,這和他們之前的估計差距未免有些大.本來他們都知道我很強,所以也預計到了我不會被一輪箭雨給射死,但按照他們的想法怎麼著我也得中個一兩支箭,而且還是在拼命隔擋之後,可現在我卻連動都沒動就這麼把所有的箭都給擋下來了,這個和他們之前的估計差距實在是太大.

"他他他……他身邊那妞是個天使?"那個會長很驚訝的問道.

旁邊的女人這次到是沒諷刺他,而是直接回答道:"那是晶晶,紫日的防禦型魔寵,最初是亞洲光明神殿七大神天使之一的聖盾天使,擁有號稱最強防禦的聖盾,只要魔力充足,理論上是可以擋下任何攻擊的."

"我靠,還有這麼牛的魔寵?"那個會長很驚訝的說道.

聽到那個會長驚訝的語氣,那個女人以更驚訝的語氣說道:"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以前都在干什麼?就算你對紫日不了解,起碼得知道點大概情況吧?你要是個才進游戲的新人我也就不說什麼了,可你偏偏都練到這麼高的等級了,竟然對紫日的消息一無所知,我還真是佩服你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管練等級的精神啊!看在你能傻到這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份上,我提前給你掃下盲.紫日的天使魔寵可不止這一個,他還有兩個天使."

"什麼?七大神天使他一個人收了仨?"

"不,他只收了兩個."

那個會長很詫異的問道:"你不是說他還有兩個天使嗎?"

女人游戲不耐煩的說道:"沒錯,他確實還有兩個天使,但是其中只有一個是神天使.她叫玲玲,也是七大神天使之一,只不過她是聖劍天使,擁有最強之聖劍,如果她能完全恢複她的實力,一劍就可以把你們這個村子給切成兩半."

那個會長終于開始有些害怕的說道:"老天,幸好他只有兩個神天使,要不然我們還真不好辦了!"

"不,就是因為他只有兩個神天使才麻煩,如果是三個到沒什麼了,只是三個比較強的打手而已.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因為他的第三只天使就是亞洲光明神殿的前任光明女神,她精通所有光系法術,一個人就能頂的上一個祭司大隊,除非你能一招把紫日干掉,否則在她魔力耗盡之前你基本不要指望能干掉紫日."

"太陽的,這麼說來紫日不時打不死了嗎?"

"所以我早叫你轉移嗎!"

"不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那個會長原本已經開始動搖的意志有突然變的堅定了起來."就算他再強,我也不會轉移的.這里是我們行會的發源地,如果一開始就對挫折對頭,我們就沒有再發展起來的機會了!"

"說實話我真的很佩服你能傻的這麼徹底,不過這一切都與我無關.反正我就是來拿貨的,順便近距離觀察一下紫日的戰斗情況,等你們頂不住了我就會先閃人."

"哼,本來也沒指望你為我們做什麼."那名會長氣憤的瞪了一眼那個女人,然後對身邊的人說道:"不管怎麼說,這是我們的村子,大家省吃簡用湊夠了建設費,又到處搞材料建起了這麼個村子,當初怪物攻村,我們頂的有多麼費勁大家也應該清楚.我們怎麼能因為一個敵人就讓這些努力付之東流?"

"不能,我們和他拼了!"

再次被激起血性之後眾多的玩家終于徹底爆發了,只不過這種爆發還不如不爆發,因為不知道是誰帶的頭,突然有人打開了"城門"怒吼著沖了出來,而後更多的人跟著前面的人沖出了村子的范圍,最後竟然變成了整個行會的人集體殺了出來.雖然他們出不出來對我都沒什麼影響,但看到現在這個狀況我還是忍不住搖了搖頭.

"殺啊!"跑的最快的玩家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那家伙離著我還有三四米遠就怒吼著跳了起來,手中的大刀朝我當頭劈下,但是最終他的刀還是沒能砍到目標,因為晶晶已經主動擋在了他的身前,那只大刀砍在聖盾之上立刻被震的四分五裂.

晶晶的聖盾和玲玲的聖劍都是同一級別的裝備,想當初玲玲能用聖劍把我的龍牙劍給拼斷,晶晶的盾牌自然也有差不多的威力.雖說盾牌本身不如劍的破壞力大,但那把刀畢竟也比我的龍牙劍差了N個檔次,被震斷也是理所當然的.

震碎了那家伙的刀之後晶晶非常乾淨利落的順手用盾牌照著那家伙的腦袋就拍了下去,噗的一聲紅的白的立刻就濺的到處都是,不過晶晶自己有防護罩保護到是一點沒沾上.

"這家伙真弱."晶晶感歎道.

"我知道.你可以先休息了,我自己能搞定."

"那好吧."晶晶點點頭回到了訓練空間,而我則直接將永硠雃角F長長的鉤鐮槍並驅動夜影向對面的敵人迎了上去.

"看招,雷霆斬."在晶晶消失後後面的玩家就沖了上來,當先一名戰士還使出了特殊技能,一道閃電直接砸在了夜影的身上.這家伙到是懂些兵法,還知道射人先射馬的道理,只可惜夜影不是馬,他用的也不是弓箭.那道電光雖然命中了夜影,但卻只是讓夜影稍微抖了一下,跟著我們就沖到了他的面前.大概是想報剛剛的一雷之仇,夜影直接一個急停,揚起前踢人立而起,前踢照著那家伙的面門就踢了下去,吧唧一聲將那家伙的腦袋給踩爆了.

雖然那家伙死的很慘,但後面的人並未因此減速,反而更加瘋狂的沖了上來.夜影在我的催促下再次跑了起來,我一手抓著缰繩一手拿著鉤鐮槍橫掃豎劈,靠上來的人無一能進入我身邊兩米范圍內,全部被我精准的鉤鐮槍挑飛了出去.

"啊……"一名玩家怒吼著沖到了我的面前,在我的鉤鐮槍刺入他的身體之後他立刻一把抱住了我的槍身,然後死死的捏住不放,同時還大喊了起來:"大家快上,我抓住他的武器了."

"殺!"被他這麼一喊周圍的人立刻更加興奮,一個個都怒吼著沖了上來.

看到他們玩的這麼高興我也不好意思掃了他們的興,直接從松開永琲犖j柄從夜影背上跳了下來,而夜影也被我收回了訓練空間.落地之後我雙手用力一甩,嘩啦一聲刃爪出鞘,跟著一個轉身閃開一名端著槍就沖過來的戰士,並在錯身而過的瞬間在他的肚子上開出了三道一尺多長的大口子.不過剛閃過這名戰士,後面的人又殺到跟跟前.我單手揚起用力向下一抓,刃爪直接將面前的人劈倒,跟著手腕一翻向上一揚又將後面一個人的咽喉撕裂開來.左腿支撐地面,右腿離地一個旋轉側踢將側面撲上來的一個人踹飛了出去,順道撞翻了一片人.右腿剛一落地我立刻原地起跳,右腿膝關節在前,噗嗤一聲護膝部分的長長尖刺直接穿過一名玩家的腦門,然後帶飛了他的半個頭蓋骨.完成撞擊動作後我右腿伸直在那家伙尚未完全倒下的尸體上用力一蹬,整個人像一只大鳥一般倒飛而出,只是剛飛到半空忽然聽到後面有聲音.在空中一轉身雙手前伸搭上了那個同樣跳起來的家伙的肩膀,然後在他驚愕的目光中按住他的肩膀一個借力前空翻從他的頭頂上翻了過去,不過在我翻過去之後他卻驚慌的發現自己的脖子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根細線,不過他並沒有驚慌多久,因為那根線在我飛過去之後就穿過他的脖子收了回去,而他的腦袋也就此和身體兩地分居了.

玩出一個高難度的空中借力前空翻之後我直接以一個漂亮的半跪姿勢落地,同時在落地的瞬間完成了一個十字交叉斬將擋路的那個人變成了一地碎肉.

"為什麼會這樣?"

城牆之上的那個會長看著我在人堆之中像條游魚一般翻轉騰挪並帶起一片腥風血雨,驚的他幾乎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而他身邊那名女玩家大概是覺得他還沒有完全認清現實,又繼續刺激他道:"紫日顯然並沒把你們當回事啊?"

"你什麼意思?"那名會長身邊那個看起來很膽小的年輕戰士憤怒的質問道.

女人對他們的怒氣完全無視,依然用那種調侃的語氣說著:"還沒看出來嗎?到現在為止紫日根本就沒用任何技能,他只是在用自己的格斗技巧在你們的人中不斷的閃避搏殺,他那根本就不是戰斗,他是在玩,在用你們的人鍛煉他自己的戰斗技巧而已."

"怎麼可能?"那個青年戰士不服氣的辯解道:"就算他沒用技能也是因為我們的人沒給他施展的機會,大家在用生命壓制著紫日不讓他有機會使用大威力的技能."

"哈哈哈哈,小弟弟你還真是夠純真的啊!"那個女人很不屑的說道:"你覺得紫日需要你們給他機會嗎?他的那套盔甲上可是至少附帶了二十種以上的瞬間爆發型法術,只要他激發其中的任何一個就可以在他身邊清出一大片安全區了.哦對了,還有一點你們可能沒注意到,不過我卻看的很仔細.戰斗打到現在你們的人可是連一次也沒命中哦."

"什麼?"那個會長和身邊的小戰士一起驚叫了出來.所謂人海戰術,其實就是利用大家的你一劍我一刀慢慢的耗掉高手或者大BOSS的生命值,畢竟不管防禦再高,系統默認的基礎扣血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只要慢慢磨遲早是能把強大的敵人耗死的.但是,如果完全沒有命中,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八章 欺負人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九章 意外出現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