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章 天庭內亂  
   
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章 天庭內亂

"你一個凡人也敢插手神族的事情?再不放手叫你灰飛煙滅!"那被我拉住的人一回頭便撂下狠話,企圖恐嚇我放手,然而這話不但沒能嚇到我卻起到了反效果.

雖然在神族之中我還算不上頂級存在,但不管是和我友好還是敵對的神族都不得不承認一件事,那就是我絕對是個麻煩的角色.盡管我干不過鴻鈞教主,如來佛祖這樣的大能,但對于一般神族來說我可是地地道道的神族殺手,那條對神族戰斗力翻倍的屬性可不是白給的.

以我這樣的身份地位,除了神族中那些有權有勢的大神之外誰不得賣我點面子?可是這個家伙竟然還敢跟我放狠話,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又不是傻瓜,南天門內那幫子追兵已經直接說明了這家伙現在的地位,對于這種落水狗我怕你個球啊?

"我到要看看你怎麼讓我灰飛煙滅?"我說著猛的一抖手腕,永琤艅閬^縮將那家伙給拉到了我的面前,而那家伙也不再叫囂,而是回手一道青芒掃過.我本能的一個後仰讓過那道青芒,同時手腕再次一拉,永睎間被我抽了回來,而那家伙本來正准備搶攻,突然腰上力量一緊,整個人像是被抽動的陀螺一般向後倒旋了出去,巨大的力量迫使他連續轉了十幾圈才穩住身形,而當他剛剛恢複穩定後卻發現我竟然已經撲到他面前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那家伙怒喝一聲.

"欺的就是你這種白癡!"我嘴上罵著對方手上也一點沒停,直接一招雙峰貫耳,雙掌齊齊拍向對方雙耳,不過被那家伙雙臂擋了下來.但是我的動作依然沒停,雙峰貫耳失敗立刻就是一個窩心腳將他直接踹飛了出去,不過那家伙卻滑的跟泥鰍似的,雖然這腳挨的不輕卻根本不做地方,反到借我這一腳之力拉開距離轉身就跑."我靠,有沒有職業道德啊?打不過就跑,你是不是神族啊?"我嘴上放狠話刺激那個家伙希望他停下來反擊,腳下也沒停頓,一個加速就追了上去.

那家伙雖然被我說的很生氣,但他現在也知道自己的處境,所以他根本不和我廢話,仍然是低著頭狂奔,企圖把追兵甩掉.眼看著那家伙跑的飛快我也知道不能和他比耐力.這家伙怎麼看都是個神族,雖然我的屬性對神族有兩倍威力,但追擊的時候靠的是速度,他能用神力加速,我卻不能,短時間到是沒什麼,時間一長我肯定跑不過他.不過他是落難的神族,只能靠自己的兩條腿,我可不像他那麼寒酸.

"夜影,給我追上那家伙."騎著夜影一路閑庭信步的追到那家伙身邊,我帶著戲謔的笑容看著還在那猛跑的家伙笑道:"這位仁兄還真是厲害啊!就靠自己兩條腿竟然能和我這夢魘神種跑個旗鼓相當,不知道仁兄本體是個啥動物啊?"

我這話當然是刺激那家伙的,其實夜影現在頂多算是在小跑,真要讓夜影放開速度以這家伙的奔跑速度估計幾分鍾就甩沒影了,不過我們這可不是在賽跑,所以我只是讓夜影保持了和他一樣的速度在那小跑著,逼的那家伙不得不一再加速.

其實神族的飛行速度是可以達到非常恐怖的速度的,真要達到極限的時候別說夜影,就算我把飛鳥召喚出來也不是對手.但是神族和我們不一樣,他們的速度是靠神力支撐的,而飛的越快消耗越大,有的特殊加速法甚至比光還快,但是副作用也同樣很大.如果只是一般加速還好說,頂多跑完之後神力空虛有點累而已,可要是使用了某些禁法,則可能造成法力永久性退階.當然還有更誇張的,比如天魔解體大發之類的能力,甚至會導致肉身崩潰法力全失,但是那種禁法一旦用出來,那個速度也絕對快到沒邊,基本上只要你定好目標,嗖的一聲就能立刻出現在那個地方,比傳送術還誇張.

雖然加速逃跑的方法在神族中很常見,但眼前這家伙卻不敢用,因為他是從天庭逃出來的.一般敢用天魔解體大法那種法術的都是大勢力的成員,而且基本上都是遇到了虎落平陽的情況,他們使用完這種法術雖然也會元氣大傷,但逃回自己勢力之中就不用擔心生命安全了,他們的敵人是肯定不敢追上門去的.可是這家伙就不一樣了,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哪個勢力的成員,但既然天庭出兵追他,那就絕對有本事追到他的老家去,不使用那種傷元氣的法術他還能拼一拼,一旦用出來,那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嘿嘿,這位仁兄你怎麼不說話啊?老這麼跑也不是個事啊!不如停下來聊聊天喝喝茶吧?"

那家伙聽到我的話還當我在故意分散他注意力,所以根本沒搭理我,可是下一秒他就知道麻煩到了.只見他的前方光芒突然一閃,一道劍氣將空間撕裂從裂縫中飛射而出,硬是逼的他不得不收住腳步轉身閃避,但是那道劍氣飛過之後空間裂縫附近卻仿佛被打穿的玻璃一般出現了大片蜘蛛網一樣的裂痕,跟著只聽啪的一聲那片空間突然被完全絞碎,一道凜冽的劍氣伴隨著一道白色的身影從空間裂縫中殺了出來.

"聖劍——光芒萬丈."沖出空間裂縫的玲玲瞬間釋放了一個大招,天空之中突然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那個家伙只感覺周圍的整個空間都崩潰了,萬道劍光混在一起從四面八方將他包圍,根本就是避無可避.無奈之下他只好撐起法力防護硬頂這招的威力,然而與想象中的不一樣,那一劍的威力竟然並不太強,雖然也算是比較厲害的招數了,但絕對和看起來的威勢不相稱.

"糟糕!"在發現威力不對之後那家伙立刻意識到自己上當了,而事實也確實就像他猜的一樣.當光芒斂去之後他卻發現另外一名天使正拿著一面精美的猶如藝術品一般的盾牌朝他的臉砸了下去.

晶晶清脆的聲音在他的頭頂響起."盾擊!"當的一聲響,那個囂張的家伙就被這麼簡單的一招給拍下了云端,而且就在他搖晃著滿頭金星的腦袋想要盡快恢複平衡感的時候,另外一個清脆的語音突然響起.

"以我之名為引——黑暗束縛."

黑暗束縛是個很簡單的低級法術,一般來說只能起到干擾對方行動力的作用,但凌可不是一般人,她可是曾經的黑暗女神,雖然現在不能和以前比,但由于我現在的級別很高,她的實力已經恢複了大半,這個黑暗束縛由她用出來那可就不是簡單的束縛那麼簡單了.

那個家伙本來還想恢複平衡來著,突然就覺得身上仿佛多了一道鎖鏈,瞬間將他的手腳全部收到了一起,雖然使勁的時候還是能拉開手臂,但卻要用很大的力氣,而且稍微一不注意就會再次被收束到一起.

本來被盾擊敲暈之後又中了一個黑暗束縛就更倒黴了,但是那家伙的黴運卻沒有就此結束.就在他試圖掙脫束縛的時候,一陣突然出現的鈴聲突然響了起來,他本能的感覺鈴聲有問題,但人卻根本不受控制,只感覺眼皮越來越重,最後竟然完全睡了過去.

在那家伙徹底睡著之後幸運突然從他身邊飛過,一爪抓住了他還在下墜的身體帶著他向南天門方向飛了回去,而此時站在幸運背上的正是我不太經常使用的魔寵小妖.小妖是歌唱女妖,一種在現代已經已經絕跡的上古種族,可以說她們就是NPC中的魔舞者,擅長音系法術,心靈法術以及物理格斗,剛才那陣鈴音就是小妖的技能之一,可以在敵人狀態不佳的情況下將其催眠.雖然這是第一次看她用,但這個效果卻出呼意料的好,竟然一下就成功了.

我收回大部分魔寵騎著幸運飛向南天門,不過只飛到一半就碰上了追過來的天兵天將.二郎神老遠看見我騎著幸運返回先是一驚,隨後發現幸運爪子上抓著的俘虜便放下心來.一開始他看我一個人返回還以為我沒追上那個目標,所以才會擔心,現在看到俘虜自然也就放心了.

我指揮著幸運將俘虜仍進了天兵之中,然後便將他收了回去,自己則輕飄飄的落在了二郎神面前.

"二郎真君這次可真是危險啊!"

"是啊是啊!"二郎神一臉討好的笑容說道:"要不是紫日老弟來的及時就讓那家伙給跑了,那我們這幫執行任務的神兵可都有麻煩了!幸好今天老弟攔住了這厮."

"我也是順便."我一邊和二郎神客套一邊問道:"對了,這家伙是什麼人啊?"

"這個……我看你還是跟我一起回去吧!等到了大殿你就明白了."

雖然我很疑惑為什麼二郎神讓我回去才說,但還是跟著他返回了天庭,反正我也是打算來結帳的.不過等進了南天門我才發現天庭里面現在可謂是一團亂,到處都是仙童和仙女在收拾被打的一塌糊塗的建築,而另外一邊則有一些高級神仙正在對損壞的結界之類的東西進行修複.整個天庭看起來就好象剛剛發生過一場混戰的戰場,而且戰斗雙方還用火箭炮對轟過.

"靠,我這才幾天沒來啊?怎麼搞成這樣啦?"

"別說你都幾天沒來了,就算昨天下午你來也不是這樣啊!"二郎神抱怨道:"總之這次事情搞大了,上頭很生氣,我們這些打雜的都要受牽連.不過你不用擔心,你不是天庭正規編制,就算上頭找麻煩也不會怪到你頭上.相反,你這次搞不好還能大撈一票呢."

"哦?還有這種事情?"

本來我就對之前抓的那個俘虜很是疑惑,現在聽二郎神這麼一說我就更疑惑了,不過既然他之前說了有人會給我解釋,那我也就不急了.

跟著二郎神一路走到凌霄寶殿,這邊的情況要比外面好一些,不過一進門的一根柱子上面卻印著個明顯的掌印.看來這里也是戰斗場所之一啊!帶著滿腦袋的問號我終于見到了天庭的那幫子首腦們,不過讓我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的是玉皇大帝那家伙今天竟然沒帶他那個黃金冠,而是在腦門上纏了一圈白布,中間位置還頂著個紅巴巴,要不是明顯能看出來那個紅巴巴的形狀不怎麼規則我還以為玉皇大帝加入了日本浪人的行列呢!

"玉帝您這是怎麼啦?"好不容易將笑意壓了下去之後我連忙殷勤的詢問了起來.

玉皇大帝一邊單手捂著腦袋一邊氣憤的說道:"唉……別提了!佛門那幫家伙真是一群養不熟的野狼啊!"

我聽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用眼神瞄了一下旁邊的太白金星,想讓他出來解答,誰知道太白金星卻用嘴指了指旁邊的位置上坐著的如來分身.在我將目光移過去之後那個如來分身才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紫日你就不要再問了,總之這次我是丟人丟大發了!你現在只要知道印度本土佛門招降的人中有人反悔就行了,其他的細節你想知道就去問太白吧!"

本來二郎神說我到這邊就能知道情況,誰知道天庭這幫子人一個兩個的都在那跟我打太極,問了一圈竟然還是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總算知道是佛門那幫投降的人里出了狀況.

站在一邊的太上老君這個時候突然插進來說道:"紫日啊!這次事情比較複雜,牽連甚廣,對天庭來說屬于家丑,你也不要多問了.不過現在我們卻有些事情需要拜托你去辦."

"啊?又要我辦事?上次打天竺的帳你們可還沒結呢?"

"這個不是問題,一會你離開的時候跟太白去珍寶洞領取便是.不過,這次的任務你必須保證盡快幫我們完成."

"先說說是個什麼任務吧.要是太紮手,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圍,那我可就幫不上忙了."

"對別人可能算是比較麻煩,但對你絕對很簡單."太上老君說道:"聽說你剛剛抓住了一個逃跑的俘虜,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在你到這里之前已經跑出去三十多人了."

"你們不會是想讓我去抓人吧?"我瞬間猜到了天庭眾人的意圖.

"沒錯."太上老君說道:"這次的事情很烏龍,說出來太丟臉,反正天庭現在是一團亂,必須要調整一下內部問題,所以短時間內根本沒辦法集中精力去抓人."

"所以你們就想到我了?"

"你不是正好有個神族殺手的屬性嗎?"

"那到是沒錯,只是我這個神族殺手也不是萬能的啊!最起碼你們總得讓我知道到底是讓我追些什麼人吧?我可先說了,最高不能超過二郎真君這種級別的,要是有孫悟空那猴子那樣的你們就另請高明吧!那種級別的找不到還好說,真碰上了還指不定誰抓誰呢!"

"這個你放心,天庭也不會讓你去送死的."太上老君說著拿出了一面太極八卦鏡扔給了我."這是返天鏡,遇到目標後你只管用這東西反射陽光照他一下便可以暫時封住對方的法術,以你的近身格斗能力,只要用不了法術,即使是孫猴子碰上你也得栽跟頭,何況那些家伙之中並沒有那麼強的存在."

"東西不錯,但是還有別的嗎?"

"當然."太上老君說著使了個眼色,旁邊的一名神將立刻端著一個托盤走了上來.

等那神將走到我面前之後我便伸手掀開了托盤之上的紅布,只見其上放著一枚白蒙蒙的珠子和一根鐵尺."這是什麼?"

"那枚珠子名叫困仙珠,只要微弱的力量便可啟動一個特殊法陣將法珠作用范圍內的所有高級生命體全部拉入一個空間之中,而持有法珠之人則可以在啟動時按照自己的意願設定珠內世界的環境.當你發現目標後便可以啟動它將那人拉入其中,這樣就不怕對方逃跑了.當然,啟動之後你自己也會被困在里面,除非你能制住對手,否則是出不來的.至于另外一件寶物,那是定型尺,當你遇到敵人後可以先用這把尺攻擊對手,它可以將你的對手定型在某一形態."

"定型?"

"嗯,就是定型.因為這次你的目標之中有異類存在,一旦他還原成本體形態會很麻煩,所以你最好趁他還是人形將其定住,這樣就沒什麼危險了."

"東西都不錯,不過全都是針對這次人物的專用物品,除了追捕之外平時對我根本沒多大用,你們總得給我點報酬吧?"

太上老君和玉皇大帝他們一邊在心里罵我貪心,拿了這麼多東西還不知足,一邊卻又裝做理所當然的樣子盡量克制住了自己的脾氣."這個報酬嗎……說實話,天庭最近實在是困難,上次支持你打天竺已經把我們的積蓄都用的差不多了,一會付了尾款我們也就不剩什麼了,所以……"

"喂,你們可不能耍無賴啊!我這可是小本經營,經不起拖欠的!"

被我這麼一說玉皇大帝和太上老君也是無奈,兩個人眼珠子到處亂轉,然後玉皇大帝的目光突然停在了一個地方,跟著太白金星的目光也鎖定在了那里.我看他們一直看那個方向也疑惑的把頭轉了過去,然後驚的下巴險些掉下來."你們不是要用她當報酬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 討債去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天庭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