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越獄追緝令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越獄追緝令

"麻醉了也能跑掉?"我驚訝的問道.

"可能因為不是地球生物所以生理特性也和我們不太一樣,麻醉藥在他們體內的作用時間似乎非常短,結果那兩個人醒了之後就打傷了看守跑掉了."

"那現在知道他們在哪嗎?"

"不知道!"女媧有些沮喪的回答道:"不過他們應該跑不遠,那兩個人對我們這里的環境和社會情況都不了解,而且他們身上還套著那麼古怪的衣服,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到."

"你還是先告訴我們他們在哪跑的吧!大不了我們順著氣味追蹤就是了,頂多就是麻煩點."

就在我們和女媧交流信息的同時,一輛由黃山發往杭州的臥鋪大巴正在杭徽高速上的一處公路服務站休息,然而就在這輛大巴緩緩啟動准備離開服務站時,兩個打扮怪異的不速之客突然跳上了汽車.

"你們干什啊……"坐在車門邊上的乘務小姐見到兩個人跳上車便立刻擋住了過道准備阻止兩人登車,誰知道當先一人卻什麼話也不說抬手就是一圈將乘務小姐打的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司機一看來人竟然打人,立刻就以為這兩個是劫車的歹徒,當即就想要站起來將他們推下車好關上車門逃跑,誰知道還沒等他從座位上站起來就聽嚓的一聲,一柄寒光閃閃的長劍已經頂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跟在後面的那個人張嘴說了一堆話,結果全車沒一個人能聽懂的.這年頭各國之間交流頻繁,就算不懂,大家好歹能聽出來對方說的是英語還是日文啥的,可是眼前這兩個人雖然長的一副金發藍眼的外國人形象,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一點也不像英文,至于法語,俄語什麼的,雖然大家聽的少,但感覺也不太像.

"CanyouspeakEnglish?"一名看起來像是職業白領的年輕人站起來問道.

"○▲※§△▲……"

又是一段完全聽不懂的語言,大家都估計這倆不是故意跟大家開玩笑就是真不會說英語,不過那兩人似乎非常著急的樣子.之前拿劍架住司機的那個家伙見語言不通便用一只手指著前面的公路大聲重複叫喊著什麼,見司機依然沒反應,他又用手拍了拍車子,然後拼命往前指.雖然依然聽不懂,但司機好歹猜出來了這家伙要他開車.那司機到也不笨,他知道車子開起來就不好辦了,停在這個服務站好歹還能引起別人的注意,等警察來了就好辦了,于是他便開始裝糊塗,跟那個家伙連比畫帶說的打岔,心想反正你也聽不懂,我們就這麼耗著唄.你倆外國人竟然跑咱中國來搗亂,你當咱這是美國啊?想鬧事就鬧事?

司機想的是滿好的,可惜眼前這家伙實在沒啥耐心,看司機在那和他瞎比畫就是不動,他的火氣正在逐漸上升."※▲△※"那家伙突然喊了一句沒人聽懂的話,然後猛的將劍往旁邊一揮,只聽嚓的一聲,放在司機後面的自動飲水機瞬間被削掉了三分之一,里面的純淨水灑了一地.砍完這一劍之後那個人又將司機推到了座位上,然後再次將劍架上了司機的脖子並重複著之前那句話.

看到這個情況司機也知道那劍不是玩具了.雖然眼前這倆人的服裝看起來好象魔幻電影里的道具,但至少人家這劍絕對能砍死人,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持械綁架了.不過那司機隨後便注意到了車外有人正對著這邊指指點點的,好象還有人正在往外掏手機打電話,顯然有人已經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知道再堅持下去自己搞不好要挨刀,司機只好老老實實的啟動了汽車往公路上開去,不過他還是留了個心眼,雖然車是開起來了,速度卻被他控制在了六十公里左右的樣子.這個速度在高速公路上基本上算是比較慢的了,而且他還特意將車門開著沒去關,心里計劃著要是有機會就來個急轉彎將兩個人給甩出去.

那兩人看車終于動了起來神色便稍微緩和了一些,然後兩個人開始用那聽不懂的語言互相交流了起來.就這樣開了一段路之後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個交通指示牌,上面寫著青山湖風景區匝道減速區,司機靈機一動,忽然抬頭看向那個拿劍壓著自己的匪徒並滿臉堆笑的說道:"你他媽的混蛋."雖然這是在罵人,但司機說的時候那表情可完全不像是在罵人的樣子.拿著劍的那家伙顯然不知道司機在說什麼,所以他便張口說了句話,但是司機肯定是聽不懂的,只是從表情上看對方顯然是完全聽不懂自己在罵他了,也就是說這家伙根本不懂中文.搞清楚了這個情況之後那名司機便將車速放慢並一邊比畫著前方的大路和左邊的匝道,意思很明顯,就是在問到底走哪條路.但是他手上雖然這麼比畫,嘴里卻在大聲說著:"後面的趕緊打電話報警,這倆老外不懂中文,小心點別讓他們看見就行了."

聽司機這麼一說眾人也都反應過來了,于是車廂里位置比較靠後的人全都開始偷摸著打起了手機.反正臥鋪車的床位分上下兩層,而且還有床邊簾,不少人都把電話藏在簾子後面開始打電話,反正那倆老外聽不懂中文,只要他們兩兩對著打手機,聽不懂中文的人就會以為他們在聊天.

司機從後視鏡里看到有人在打電話便放心了很多,至少可以肯定警察一會就到了.果然,不一會有個比較機靈的小伙子忽然慢慢的從床上爬了下來,當然這個舉動立刻引起了那兩個老外的注意.拿劍的那家伙因為壓著司機無法移動,另外一個則立刻跑了過來並大聲叫喊著什麼.小伙子到也不緊張,他從床上摸出了一個空瓶子,然後比畫了一個喝水的動作又指了指車廂中間的第二台飲水機,但是他嘴上說的話卻是:"警察說他們已經跟蹤了這輛車的GPS,讓我們保持冷靜不要和匪徒對抗,他們正在布置警力在前面想辦法解救我們."

聽到這個話司機和那些位置靠前無法打手機的人立刻放松了不少,至于那個跑過來的家伙因為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便以為他是要喝水,于是啊便站在那里看著青年接了水又重新爬回床上才轉身走了回去.

在報警電話打完之後不到二十分鍾,一輛出租車忽然從後方高速追了上來然後超過大巴跑到了車前並保持和大巴差不多的速度開始穩定形勢.因為司機開的很慢,所以這一路上有很多車超過大巴,車上的兩個老外也沒多在意,他們都是緊張嘻嘻的看著車里的人生怕有人反抗只是偶爾才抬頭往車前看一眼.

那輛出租車開到大巴前面後速度便穩定了下來,然後車里的一個人轉身跪扒在了後坐上看著大巴車的內部.過了幾秒,出租車後窗上原本用于投放滾動廣告的電子顯示牌突然亮了起來.紅色的電子管組成的漢字異常的顯眼,大巴車的司機立刻便注意到了上面的字."我們是警察,看到請閃兩下大燈."

司機心中微微一高興,但卻沒敢表現出來,連忙閃了兩下大燈,跟著就見字模立刻消失並重新滾動出一條."不要緊張,保持車速.看到閃一次燈,以後每條信息看完閃燈一次."

司機再次閃燈,信息馬上就變了一條."車上只有兩名匪徒嗎?"車燈一閃,信息再變."匪徒有沒有槍支?不知道閃一次,有看到閃燈兩次,沒看到閃三次."看到信息車燈立刻閃了三次.電子顯示牌再次變換信息."我們會在前方制造一次假的交通意外,你們做好准備,一會先把車停下,假裝被堵住,我們會進行救援."車燈再閃,前方的信息再變."加速超過我們,然後保持車速.我們去把後面的車全部截住防止意外,你繼續向前."這條信息顯示完等司機再閃了一次燈後顯示牌便重新熄滅,然後出租車便開始減速,司機立刻加速超了過去.

趁著還沒到地方司機先把情況通知了車內的乘客,讓大家做好准備,然後便老老實實的開著車.很快就見前方的一處高速公路出口處橫著兩輛大卡車,旁邊還堵了幾輛小車,一大群人在那推推搡搡的好象要打架一樣.司機一看就知道這肯定是警察安排的那個假交通事故,于是他便開始減速,同時用手向前比畫著道路被堵住了,但嘴里卻說著:"大家注意了,就是這里."

看到前方的道路被堵住了之後兩個老外明顯都緊張了起來,等車子停穩之後那個沒有拿劍的人便跳下了車,發現前方確實無法通過後立刻又回到車邊和另外一個人說了些什麼.司機本來以為他們會讓自己掉頭,誰知道那個拿劍的人竟然收起手中的武器跟著那個人一起下了車.司機正在發愣,忽然就感覺胳膊被人拍了一下,低頭一看才發現有個人到了自己車門下面.那人看到司機轉頭連忙問道:"車上還有匪徒沒有?"

司機馬上搖了搖頭."就那兩個."

"你馬上關門把車倒出去."

司機一聽也不回答直接就按了關門的開關並迅速掛上倒檔一腳將油門踩到底,大巴車轟鳴著倒出了擁堵區域,而那兩個老外卻好象完全沒看到一樣任由其退了出去.就在大巴車剛離開現場之後,原本正在互相推搡的人群突然集體一轉身,每個人都從身上掏出了一把手槍對准了那兩名白種人,同時公路引橋下面也突然響起了警笛聲,幾輛警車從高架橋下面的藏身處開了出來.一名穿著警服的警官拿著擴音器對著對面的兩個人用英語喊道:"對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刻放下武器趴在地上."

兩個人原本還准備徒步繞過事故現場,誰知道突然就被一群拿著沒見過的東西的人給圍了起來,兩個人立刻就緊張了起來,其中那個穿著一身長袍的家伙對另外一個人嘰里呱啦的說了些什麼,然後兩人便立刻靠到一起向馬路對面縮了過去,只是還沒等他們爬上隔離帶就見對面的路邊突然爬上來一群全副武裝的人拿著同樣的東西指著他們大叫著什麼.兩人雖然沒見過手槍,但也知道那肯定是某種武器.

大群警察將兩人包圍之後也不急著往上沖,而是逐漸壓縮他們的活動范圍並用話筒喊話,反正現在這倆歹徒又沒有人質又沒有槍,在他們想來也出不了多大事.別說老外頂隊也就會點拳擊或者近身格斗術啥的,就算他們是武林高手又如何?網上不是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嗎?武功再好,一槍撂倒.看這兩人一個拿著把長劍,穿了一套中世紀盔甲,另外一個一身長袍手里還拿根木頭棍子,估計也不是啥武林高手,要說他們是神經病到是有點像.不過,雖然警察們以為這倆人沒什麼危險,可事實卻並非如此.就在他們逐漸壓縮包圍圈的時候,那個拿劍的家伙突然大吼一聲向離的最近的一名警察沖了過去.

乒當.幾乎重疊在一起的兩聲,幾乎就在子彈出膛的同時那名拿劍的武士竟然神乎其神的突然橫劍擋在了身前,緊跟著就是當的一聲伴隨著一個火星閃過,子彈竟然被劍給磕飛了.這還不算完,擋開子彈之後那個家伙竟然再次朝開槍的警察沖了過去,而那個警察此時已經完全嚇傻了.我們國家相比之國外還算治安還算比較不錯的,平時警察都很少能用到槍,今天居然碰上個能擋子彈的主,一般警察哪有不傻的?不過還好,雖然嚇傻了不少人,好歹還有沒傻的.

啪當啪當啪當啪當.連續四聲槍神加上四聲撞擊聲,旁邊的一名老干警連開四槍,但是那名武士竟然連續將四槍全給擋了出去,不過好歹這名老干警的行動把別人從愣神中給拉了回來.後面那個拿著喊話器的警官直接用喊話器叫了起來:"開槍開槍."

命令一下,連沒反應過來的人也反應了過來,頓時附近的長短槍支齊齊噴火,那名武士卻在這個時候猛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向那個喊話的警官跳了過去.不過他剛起跳就被迫在空中連續做出了幾十個揮舞動作擋下了一陣密集的槍彈,然而他雖然擋住了子彈,身體卻被子彈的沖擊力給打了回去.落地之後的武士還想再來一次,可惜密集的彈雨卻如影隨形的跟了上來,打的他只能疲于招架根本無力還手.

"捕捉網."警官忽然喊了一聲,兩名拿著一種很粗的槍的警察走到人群前面對著那個武士一摳扳機,只聽嘭嘭兩聲悶響,兩團白色物體被噴了出去,武士發現兩個東西朝自己飛來立刻揮劍就砍,但是那東西卻異常的柔韌,一劍下去竟然沒砍斷,反到讓第一個東西把劍給纏住了.沒等他有所反應,第二枚捕捉網緊跟而至,瞬間將那名武士給裹成了木乃伊.周圍的警察看到他被纏住了剛想往上沖卻見那張網里的武士身上突然金光一閃,只聽哧啦一聲,筷子粗的尼龍網竟然被他給掙斷了,嚇的周圍的警員趕緊往後退.一個反應快的警員趁那家伙剛把網弄破還沒恢複過來的機會抬手就是一槍,而那個武士雖然看到了他開槍卻因為劍還被纏著而沒能及時阻止.但是情況卻再次讓警官們愣了一下,因為大家原本以為那家伙身上穿的是道具盔甲來著,誰知道那卻是真家伙,而且厚度顯然還不低.只聽當的一聲,子彈打在那家伙的大腿上竟然被彈飛了,其唯一的成果就是把那家伙給帶了一跤並在那套盔甲的大腿部分留下了一個明顯的凹坑.

雖然沒能一擊制敵,但接下來附近的人也反應過來了,大小槍支一起開火,那家伙身上立刻就像綁了鞭炮一樣閃個沒完,雖然因為怕誤傷的原因,警用手槍彈的威力都比較小,但這麼連續的打擊也不是一般東西擋的住的.聯系十幾秒的攻擊之後那家伙身上那套原本相當華麗的盔甲就變成了一套極具抽象意義的裝備,雖然至今為止還沒有子彈真正打穿那套盔甲,但可以肯定那東西已經離散架不遠了.不過,就在周圍的警察打的正過癮的時候,卻見那個一直站在旁邊嘀咕著什麼的家伙突然將手中的法杖向地面上輕輕一磕,只聽轟的一聲一道火焰環突然毫無征兆的從他的腳下擴散開來,周圍的警員瞬間便被砸出去幾十米遠,一個個摔的七葷八素的.

一擊搞定了周圍的警察後那個拿著法杖的家伙連忙跑過來扶起那個武士一起向路邊沖去.本來周圍的人都以為他們要往下跳,誰知道那個法師身上的一枚寶石突然一亮,然後他竟然架著那名武士一起飛了起來朝著高速公路旁邊的森林飛了過去.之前那名武士能擋子彈這個好歹還能用反應快來解釋,可是現在居然看到有兩個人在飛,這可把那幫警察給搞暈了.等了好半天才有警察反應過來開了幾槍,只是距離太遠似乎都沒打中.

這次離奇的劫持城際大巴事件因為兩名主犯的逃脫而暫時告一段落,不過所有目睹了整個過程的人都感覺自己像在做夢,而就在這些人還沒從迷糊中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和維娜他們已經在趕往此地的路上了.

"現在情況如何?"

女媧的聲音說道:"目標剛剛和當地警員發生了交火,其中一名戰士似乎是能用劍擋子彈,而另外一名大概是個法師.他在交戰中釋放了一個類似于火焰環的東西將當時包圍他們的警員全部打飛了出去,然後帶著那名戰士一起飛進了公路旁邊的山區.現在附近幾個區域都已經被我們的人監視了起來,我已經讓地方警力不要介入了,這兩人的戰斗力太強,一般警員碰上他們太危險.而且我推測他們只是在漫無目的的逃跑,一般情況下不會傷害平民."

我有些驚訝的問道:"他們真的會使用魔法?"

"是不是魔法暫時還無法確定,但根據當時在場警員的描述和他們上傳的執法錄象來看,很可能是真的."

"法婭娜不是說我們這里感應不到魔法能量嗎?"我們在來這里之前已經聽取了法婭娜的一些介紹,畢竟我們要抓的是他們那邊世界的人,所以我們至少也要知道人家有什麼能力才行啊.當時法婭娜說我們這邊似乎沒有魔法能量存在,然後她又說了一大堆我們根本聽不懂的魔法理論.不過按照我們這里的話翻譯過來的話,大概意思就是她體內有一種相當于魔力電池的東西叫做魔核.就像電池能儲存電能一樣,這東西能儲存魔力.法婭娜現在之所以還能用魔法是因為她的魔核現在還有剩余魔力,但因為沒辦法補充,所以這個是用一點少一點.按照她的說法,他們那里的人類應該是沒有魔核的才對,那個法師現在既然能用魔法,那就說明他是可以得到魔力的,問題就在于他是怎麼得到的呢?

"我也是剛從法婭娜那里知道的.那個法師之所以能用魔法大概是因為他身上有從別的魔獸身上挖出來的魔核,不過那個只是相當于外部電池而已,只要找不到補充方法,遲早還是會用光的.因此你們和他遭遇之後如果短時間內無法拿下他,那就干脆逼他不斷的使用魔法,只要把他手上的魔核都耗光了他也就放不了魔法了."

"我明白了,有什麼最新消息隨時通知我吧."

"說到最新消息,剛剛還真收到一條."

"什麼?"

"剛剛在青山鎮方向有居民打電話報警說他家護院的狗不知道被什麼人打死了,而且還丟了兩套衣服,家里桌子上放的剩菜也不見了."

"看來我們的客人是餓壞了."從被傳送到地球到現在已經過去二十四個小時了,之前他們到底多長時間沒吃東西還不清楚,不過按照法婭娜的說法,那邊的人類應該也是一天吃三頓飯的,所以這倆家伙肯定是餓了.不過說起來他們的危機意識到是很強,居然這麼快就想到了自己的服裝和本地人差異太大,所以偷了人家的衣服,不過他們卻不知道地球上的通訊網絡實在是太密集了,他們前腳作案離開我們後腳就知道了消息.要是他們知道自己這麼做馬上就會暴露行蹤,打死他們也不會去偷衣服的.

在我們的直升機向目標地點飛去的同時,我們的兩位異界來客正藏在一戶人家的閣樓中拼命的往嘴里塞著食物.其實說起來二十四小時不吃東西雖然會餓,但也不是真的不能忍受,眼前這兩人之所以吃的像餓死鬼投胎一樣,完全是因為他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以前民間就有句話叫做"隔鍋飯香",意思就是說別人家的飯吃起來總覺得好吃一點.其實這個主要是因為自己家的東西吃多了有些厭,突然改換一下口味,只要不是太差的東西都會覺得比較好吃.眼前這兩位本身就是突然換口味有新鮮感,而且中國菜的味道本身就比較好,加上這兩個人已經餓了一天了,所謂一餓百味鮮,吃起來自然是特別的香.

直接用手劃拉完飯菜之後兩個人便隨便用一條順手偷來的穿不上的衣服當抹布擦了擦手,之後兩名異界來客便湊在一起開始商量起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說起來這倆人原本還算是有些小仇的,雖然還沒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能看到對方倒黴絕對是很高興的.不過現在他們卻不得不把以前的仇恨全都扔一邊去了,因為就在一天之前,從他們被莫名其妙的弄到這個詭異的地方開始,一切都變的不對勁了.這里的空氣十分汙濁,兩人剛開始在森林里還好,一離開森林就感覺呼吸都變的費勁了起來.他們如果學過自然科學肯定知道這是因為地球大氣中的氧氣含量比他們星球要低很多的原因,但很可惜他們沒學過自然科學,也不知道啥叫氧氣,只是知道這邊的空氣有問題.除了空氣的問題,兩人還發現這里完全沒有魔法元素存在.對于那名劍士還好點,好歹他不靠魔法吃飯,也就是身上的魔法裝備威力下降,而且變的有次數限制了而已.另外一位法師可就慘了,沒有魔法元素就意味著他的魔法全都成了擺設,雖然手上還有幾塊魔核可以用來補充魔力,但那東西遲早是會用完的,而一旦魔力耗盡,再強大的魔法師也干不過一個經常干體力活的平民.當然,兩個人的麻煩還不止這點.語言不通,對環境不了解,文化差異,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們感覺自己是那麼的無助.這里的魔獸比他們那里的強好多(其實他們說的魔獸是指幸運他們),而且這里的高級戰士的個體實力都異常強悍.之前在路上遇到的城衛隊(警察)到是普通人,但他們卻有一種很厲害的遠程武器,發射速度快不說威力還大的驚人,連劍士身上那套著名的魔法重鎧都被打成了一堆爛鐵,要不是對方似乎沒見過魔法,估計兩個人當時就得交代在那了.

一邊感歎著這個世界的恐怖,兩個人一邊計劃著一會怎麼辦.不過這兩個人本來就是有仇的,雖然現在被迫暫時合作,卻根本談不上任何默契.戰士堅持認為這里是人家的地盤,還是躲到沒人的深山里安全一些,而法師則認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最安全,藏在平民的家里反而比躲在山里安全.兩個人正在那爭執不下,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低沉而快速的咚咚咚咚聲,而且聲音還有越來越大的趨勢.兩個人立刻結束爭吵撲到了窗戶邊上往外看去,結果第一眼什麼也沒看見,隨後他們才發現聲音似乎是從頭頂上傳來的,于是他們又把目光投向了空中.

"快跑!"法師剛一抬頭就發現一雙眼睛正好和他的目光對上了,嚇的他趕緊拉起戰士就跑.

坐在武裝直升機外掛架上的我非常湊巧的一眼就看到了那座小樓閣樓窗戶里的目標,而對方也在同一時間發現了我,當然,我根本不怕他逃跑.就算你速度再快又怎麼樣?再快你能快的過直升機嗎?

這個時候兩個人也根本不管什麼路不路了,直接從小樓另外一邊破牆而出,由那名戰士扛著法師跳了下去.雖然知道現在魔力是用一點少一點,但法師還是咬牙給戰士加了兩個增益性法術:強壯和迅捷.這兩個法術消耗很低,但作用卻很明顯,這種時候用絕對是低投入高回報.

得到法術輔助的戰士感覺自己一下變的力量充沛了起來,扛著法師剛一跳下地就再次起條,一步跨過院牆跳到了後面的小巷中,然後順著小路一直向前跑.不過就在他們從小路沖出來拐上大路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一聲刺耳的怪叫,戰士猛的一轉身就見一台之前在路上見過很多的那種鐵殼子車朝自己沖了過來.雖然已經被加了迅捷,但那車的速度實在太快,根本沒給他反應時間兩者就撞在了一起,好在法師在危難時刻激活了法杖上帶的一個防護法術.

咚的一聲巨響,那輛汽車就好象撞到了牆上一樣,整個車頭瞬間變成了手風琴的形狀,而戰士和法師則化做了兩個皮球一直飛出七十多碼才落地.

看到那倆倒黴蛋被撞飛,我的腦袋里立刻響起了斯哥特調侃的聲音."看來地球上的交通情況必須要改善一下了,好不容易來倆外星人剛到地球就讓車撞死了,這以後進入宇宙時代了誰還敢過來啊?"

"去,少貧嘴了.趕緊干活."

"OK,干活干活."斯哥特一邊叫喊著一邊從直升機後艙跳了下去,其他的鈴音騎士也跟著相繼跳了下去.不過讓我們意外的是那倆倒黴蛋反應也不慢,一看鈴音騎士往下跳便立刻拉開旁邊一輛為了躲他們而停下的面包車的車門鑽了進去並順利的劫持了那輛車."我靠,老子剛下來你們就跑,成心給我們找麻煩啊!"

看著對方上車跑了我立刻對斯哥特他們道:"你們自己找車追上來吧,我們先跟著."說完我便拍了拍駕駛艙玻璃,飛行員會意的加速朝那輛面包車追了上去.

大概是被那倆笨蛋嚇的,面包車司機一路都沒敢松油門,結果愣是把一輛長城面包車跑出了蘭博基尼雙座跑車的速度,而且人家還不是在公路上跑的,而是在路邊的沙石帶上跑的.不得不承認國產車還真是經折騰,要是進口車估計不是底盤被卡住就是被顛散架了,至少我知道那什麼法拉利,保時捷肯定不敢在這搓衣板一般的土公路上跑這個速度,除非他們打算盡快去和閻王他老人家彙報這一輩子的工作成果.

面包車一路狂奔順著02號省道又拐上了杭徽高速,我們的直升機幾次打算靠近都被對方發射的魔法球給逼開了,不過發現對方會發射魔法阻擋我們靠近後我們就開始更加頻繁的靠近他們了,當然目的就是耗光他們的魔力.反正那個劍士對我們不構成任何威脅,就是那個法師太討厭.有那家伙在就相當于他們隨身帶著個火箭筒,而且還是可以多次發射的那種.現在趁著在郊區把他的魔力耗光,一會就算打起來造成的破壞也能小點.

由于速度非常快,面包車很快就越過杭州市的繞城路順著西溪路一直向東,再往前就是人口密集地區了,我們不得已只好先想辦法把車弄停.簡單計算了一下危險系數後我們決定先把汽車油箱打漏,至少萬一發生翻車,車里沒油能相對安全點.

雖然對方速度很快,但我們龍族的優秀控制能力可不是吹出來的.位置最好的凌最先開了一槍,面包車後面立刻多了一道明顯的油跡,雖然不知道車里還有多少汽油,但照這個速度它也跑不了多遠了.

果然,在油箱被擊穿之後不到三十秒面包車的速度便明顯慢了下來,然後汽車開始按照慣性滑行,最後直接停了下來.

"我靠,怎麼停在學校門口啦?"因為不知道車里還有多少油,所以沒辦法計算攔截區域,沒想到那輛破車最後竟然停在了杭州萬向職業技術學院的大門口,而學院對面和側面都是一大片住宅區,顯然這個地方非常不適合戰斗,可是車就停在這了我們也沒辦法.總不能跟人家協商個地方公平決斗吧?

"擋住他們別讓他們進學校!"

仿佛是聽到了我的命令一樣,那倆倒黴蛋跳下車之後竟然不往小區里鑽,偏偏往學校里面跑.還好現在不是下課時間,學校門口總共也就五個人而已,不算太多.

雖然這年頭直升機不算很罕見,但武裝直升機畢竟還是不常出現的.正在學校門口的幾個學生都被我們的飛機吸引了注意力,完全沒注意背後停下的那輛破面包車和車上跳下來的兩個……"乞丐"?不知道是不是太匆忙的原因,這倆笨蛋竟然把偷來的衣服套在了盔甲和法師袍外面.那法師還好點,勉強是穿進去了,就是看起來別扭,戰士的盔甲卻是把衣服全給撐破了,掛在身上很有行為藝術的感覺.

凌所坐的那架直升機最先抵達學校門口,凌,維娜,小純和辣椒一起從飛機上跳了下去,但動作還是慢了一步.我和霜雪到是有開槍阻攔,但卻被法師的護盾擋了下來,兩個人最終沖到了三個女學生旁邊將其中兩人架在了身前,搞的我們十分的被動.

"不要過來."因為從法婭娜那里學會了對方的語言,所以我們都能聽懂這兩個人的話.

"好好,我們不靠近,你們別激動."我們說完之後那倆家伙明顯一愣,他們剛才也只是習慣性的喊了出來,沒想到我們竟然聽的懂,而且還會說他們的語言.要不是我們現在明顯是敵對關系,估計這倆人就要沖過來抱住我們大喊老鄉了!"你們別激動,保持冷靜.我可警告你們,你們要是傷到人她們,我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哼,我們不傷到她們你們就會放國我們嗎?"

"看來你們還是挺明白的嗎.不過你們不覺得這樣抵抗毫無意義嗎?在這里你們語言不通,就算我們不抓你們,你們也會因為無法和人交流而不斷惹出麻煩,最後被本地的執法機關圍補.雖然他們沒我們這麼厲害,但是想要干掉你們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說了,不許靠近."那個戰士看我一邊說一邊往前靠,連忙警告性的壓了壓劍刃,結果那個被她抓住的女孩的脖子上立刻滲出了血水.原本大概是被嚇傻了,這會脖子上一疼那女孩子反倒反應過來了,頓時聲波武器啟動,連那個戰士都給嚇了一跳.啪.戰士煩躁的給了女孩一巴掌."不許叫."女孩雖然被打了,可畢竟聽不懂他說什麼,所以叫聲是停了,哭聲卻起來了.

看那個戰士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我很怕他情緒失控,雖然我們龍緣在執行某些任務的時候是可以不考慮人質的安全的,但是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還是以保護人質為最優先.現在這個情況完全沒必要造成傷亡,所以我也不想那個女孩因為哭聲而被戰士死掉.

"那位同學,你別哭,抓住你的家伙脾氣不好,你再這麼吵很容易激怒他,你現在要保持冷靜,千萬別刺激他."

雖然我們都穿著盔甲,看起來有些另類,但我們一個個都拿著槍,頭頂還有直升機盤旋,所以女孩自然將我們劃歸到了正義的一方,畢竟在國內能有武裝直升機的不是軍隊就是特警了,而不管是哪一個都應該算是保護平民的.

在我勸說後女孩終于稍微安靜了些,雖然還在哭,卻盡量壓著聲音沒敢刺激後面那倆外國人.三個女孩中沒被抓的那個女孩這會也反應過來了,突然爬起來就往我們這邊跑.那個戰士似乎還想把她也扣下來,但是我迅速的跑過去擋在了他和女孩之間,讓他不得不退了回去.

救回女孩之後我讓她趕緊到學校門口的崗亭那邊去,然後便對那個戰士道:"你這樣和我們僵持著也不是個辦法啊!你說說你有什麼條件,我們可以考慮和你交換人質."

"我們要魔核."法師突然大叫了起來.

"抱歉,你說的東西我們這里沒有.可能你們也注意到了,我們這根本沒有魔法元素,你說的魔核我們這也從來沒發現過."

那法師很聰明,他知道我們不會放過他們,所以他就想要點實惠的保命東西.魔核能提供魔力,而身為法師的他有了魔力就有了依靠,有了和我們對抗的本錢.不過很可惜,他的算盤打錯了.別說我們這真沒那東西,就算有我也絕對不會給他們.這就好象銀行劫匪被警察圍住之後跟警察要武器彈藥一樣,警察肯定不會給他們送的,就算他們有人質也一樣.

"沒有魔核那你們就讓出條路來,讓我們走."

"這個沒問題,不過你們要先放人."

"哼,我們放了人你還會放我們走嗎?"戰士威脅性的又壓了壓手里的劍,搞的女孩的脖子又開始流血了.

"好好好,你別激動."我揮了下手,維娜他們立刻讓出了一條路來讓他們兩個慢慢的往路上移動,而我們則保持著距離一點點的跟進.

當他們移動到路上之後正好有輛車開了過來,戰士立刻往車前一擋,那輛車的司機嚇的連打方向盤總算是沒撞到他和那個女孩子.等車停下之後兩人立刻抓著人質拉開車門爬了上去並一腳把司機給踹了下來.他們的這個舉動把我們搞的一愣,隨後這倆混蛋再次向我們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千萬別把別人當傻瓜,因為那個法師竟然自己坐上了駕駛位置,稍微折騰了幾下之後竟然真的把車開了起來.

"我靠,他什麼時候學會開車的啊?"

"估計是這一路上劫持司機的時候看的."凌猜測道.

廣告里有句話叫科技以人為本,現代技術的產物基本上都遵循了這句話的意思,不管是什麼設備,都盡量造的簡單易用,汽車顯然也屬于其中之一.說起來駕駛技術博大精深,想漂移過彎那得學個年把年才有可能,但是如果你只是想把車搗鼓動起來,那就簡單多了.那個法師既然能當魔法師,腦子肯定不笨,畢竟按照法婭娜的說法魔法應該是很難學的東西,能學會的人不光要有魔法天賦,智力和毅力一樣也不能少.這個法師的智力顯然就不低,劫了兩輛車,看著司機開了一段也就摸清楚汽車的大概操作方法了.不過這家伙的技術畢竟是業余級的,而且他還很不會選車,竟然搶了部龍緣重工生產的超級拖掛車.會開車的都知道,所有車里最難開的就是拖掛,而且這種大家伙動力賊大,不拉貨的時候等閑一般的小轎車都跑不過它,這法師也就是剛看懂了怎麼操作而已,手上和腳上完全沒一點感覺,油門一腳悶到底,整輛車轟的一聲就躥了出去,得虧這是重卡,要是一般轎車估計就直接熄火了.不過車是動起來了,方向卻根本穩不住.你不要以為把方向盤打到中間車就一定會沿著直線跑,其實車真跑起來的時候方向是必須輕微的左右調整的,像他這種第一次上手的人根本就控制不住,不是轉多了就是轉少了.于是我們就看到那輛二十多米長的重型拖掛在路面上跟條蛇一樣一會左一會右的游了起來.

"我靠,這簡直就一馬路殺手啊!女媧,你在嗎?趕緊通知前面的交通部門把路讓出來,就這家伙的技術沒車都指不定撞點啥,有車鐵定撞一塊."

女媧的聲音在我說完立刻響了起來."我已經讓交通部門封鎖了前面的道路,不過你們最好盡快把它攔下來."

"我也想啊!可是他有人質啊!再說了,那是我們我們集團生產的重卡,發動機用的是特殊材料,一般子彈打不進去的.油箱也在車身中央,想打漏都打不到,打車胎我怕他沖人家房子里去.以那輛車的動力估計把樓推倒了都不一定停的下來,到時候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得,那你們先跟著,可以試著挑釁他,讓他多扔幾個魔法出來,耗光法師的魔力剩下戰士就好辦了."

"這個我知道."

因為飛機動靜太大,我們怕引起圍觀,到時候就更容易造成傷亡了,所以我們讓直升機全都升到高空遠遠的監視著給我們導航,而我們自己則迅速跑到了附近征集了幾輛民用車輛,雖然都是破車,但好歹不用甩腿跑了.

追著重卡一路向東,那個法師的車是越開越溜,卡車的蛇行幅度逐漸縮小,最後竟然勉強也能跑直線了,就是拐彎還有點滲人,看著隨時會翻車一樣.一路七扭八彎的那家伙竟然愣是把車開出了杭州市,但是現在我們卻更擔心了,因為這家伙竟然把車開上了滬杭高速,照這個速度跑下去一個多小時之後就能到上海了,那可是大城市,這要是在市區打起來那麻煩可就大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四章 清場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攔截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