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攔截失敗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攔截失敗

雖然我們知道不應該讓那倆逃跑的家伙進入上海,但是這倆人卻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好象故意跟我們對著干一樣.我們一路上設計了好幾個攔截點,結果他們不是繞了過去就是硬沖了過去,最可氣的是那個法師中途竟然還用魔法光球擊落了一架直升機,要不是飛行員反應快只被打掉了半截尾巴,那損失可就不得了了.

就這麼一路磕磕碰碰的那倆混蛋愣是把那輛重型拖掛給開到了上海市郊,為了防止他們進入市區,我們還特地在A8公路上用水泥路障做了個攔截點,心想著就算拖車動力大,這麼多水泥塊總能擋一下.可是讓我們意外的是不知道是不是那倆混蛋運氣好,他們竟然在A8公里和A7公路交接的地方轉到了A7公路上,害的我們不得不改道去追他們.

"這樣不行啊!老跟在他們後面追也不是辦法啊!"我在電子網絡中對女媧說道.

看我們辛苦追了一天女媧也覺得好象這樣確實不太方便,于是道:"要不然這樣,你們先不要追了.他們反正在車上,我派無人偵察機去跟蹤,你們先到這個地方去接收一套裝備,然後再追吧!"

"了解."按照電子地圖上的標示,我們乘坐直升機直接飛往目的地.這個地方是龍緣集團下屬的一處技術支援部門,簡單點講就是專門負責外圍設備開發的.雖然和南京的總部比起來這邊的研究項目要相對簡單點,但畢竟也是我們的基地,而且他們本身就是專門做輔助器材的,所以在一些小玩意的開發上這里可是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當我們到達的時候這邊的負責人已經帶著一幫人在門口等著我們了,看到我們從飛機上跳下來那個負責人也不和我們客氣,直接一揮手讓身後的人將放在旁邊的箱子給打了開來.伴隨著一聲引擎的轟鳴聲,一輛造型極度誇張,體積比一般的比賽用摩托車還要大了近五分之一的黑色重型摩托自己從箱子里開了出來.

這輛摩托在外觀上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酷.黑色的車身基本成流線型,整體看起來非常低矮,而且似乎比一般的摩托車要長出不少,寬度也要略大一些,當駕駛者坐上去的時候感覺整個人好象都被包進了車身中.那巨大的車身前方有個看起來很像是鳥頭的車頭,而在車的前輪兩側則各安裝了兩只長條形的盒子,也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車身後部基本上就是一體化的設計,流線型的防風設計加上巨大的車輪整流罩看起來就像個花哨的大尾巴,不過如果你從後面看就會發現這個大尾巴里面還有四個噴射口,顯然這東西是帶火箭加速功能的.

那名負責人趁著工作人員還在開其他箱子的工夫先從旁邊的另外一個箱子中拿出了很多個一模一樣的小箱子遞給了我們."這是飛行背包,可以對接到你們的盔甲上,先試試吧."

我和維娜她們也沒說什麼,直接接過那東西就裝到了背上,由于使用的是固定爪對接的方式,所以穿戴比較方便,只要往背上一靠,固定爪就可以自動抱緊我們的盔甲使之和我們的盔甲連為一體.雖然這樣不如用螺絲固定牢靠,但好處是裝卸快速,而且通用性強.

這個所謂的飛行背包其實也就是個可控制的噴射器外加一對很小的折疊機翼,不用的時候折疊起來也就跟書包差不多大,展開後能有一米多的翼展,勉強可以飛行.說實話要不是趕回南京基地來不及,我更喜歡我們的那種天使翅膀,至少那玩意是軟的,可以自由控制,不象這個這麼機械.

安裝完背包之後那些特殊的摩托也被弄了出來.但是一共就只有三輛,也就是說最多就只能坐六個人.考慮到戰斗適應性方面的問題,最後我重新安排了一下人員配置.玫瑰雖然已經是龍族,但她不擅長戰斗,所以讓她帶著多余的人先回基地.夜月因為現在用的是人身蛇尾的結構,所以也不太適合出現在市區,因此也跟著玫瑰他們一起返回.最後三輛車的安排是這樣的:我和維娜一輛摩托,凌和小純一輛,晶晶和玲玲一輛.

見我們都分配好了位置後那個負責人才對我們說道:"你們坐的這三輛其實不是普通的摩托,它們真正的名稱是城市警用機器人."

"機器人?"

"其實主體還是摩托,就是加了個控制系統,可以自動駕駛.當遇到摩托上不去的地方比如樓房內部這樣的環境時,警員可以下車徒步追擊,而這種摩托則會自動在樓下等待,萬一匪徒從樓頂跑到了別的樓上,這輛車也會自己跟著移動,這樣一旦什麼時候警員需要再用到它的時候它就會立刻出現在旁邊,相當于警員有了個專門負責開車的搭檔.而且摩托本身對路面的適應性也比較好,你別看這輛摩托好象很重的樣子,其實像一般的樓梯什麼的它都能開的上去,而且車下面還有火箭緩沖裝置,十米以下的垂直落差可以直接從上面沖下來而不會有任何危險,有必要的話還可以使用火箭引擎輔助跳躍,能輕松越過大部分路障和溝壑,最長可以跨過十五米以下的障礙物."

"聽著是很牛."

"具體東西你們上車之後可以連接它的電腦,然後慢慢了解."負責人說完便急匆匆的把我們給趕了出去,也不知道女媧跟他說了什麼這麼著急把我們哄走.

出了那個分部之後我們便一路狂飆向定位地圖上的目的地,雖然人數變少了,但因為摩托的原因我們的速度反到快了很多.不得不說這三輛摩托的運動能力真的很誇張,我們為了測試它的速度一口氣將油門擰到了最大,結果就感覺自己好象被人踹了一腳一樣猛的躥了出去,後面的分部大樓還沒離開視線車速竟然就已經飆到二百公里了,而更嚇人的還在後面.隨著車速提高,車頭後面的電子顯示器上的一個進度條開始逐漸往右跑,當它走到頭的時候就聽轟的一聲摩托尾部突然噴出了四道火柱,而整輛車就好象又沒人踹了一腳一般,原本已經逐漸平緩下來的加速度再次猛然拔高,速度表上的數字就跟馬表一樣開始瘋狂往上跳,前方一輛原本離我們很遠的汽車唰的一下就到了我們眼前,嚇的我趕緊一擰車頭讓了過去.

"哪個混蛋跟我們說這是警用摩托的?"凌的聲音直接出現在了我們的無線網絡中."這速度是一般警察能開的嗎?"事實上凌說的一點沒錯,如果現在你能空中看,就能發現我們的三輛摩托就好象三枚導彈一樣在密集的車流之中左閃右避的瘋狂沖刺.這也就是我們龍族的反應神經跟的上,要是一般人開這車,除非馬路上就他一輛車,不然絕對跑不出五百米就得撞散了架.

我們騎著這超級摩托一路狂飚,最終終于在大港立交橋附近追上了那輛重型拖掛,不過也不知道那個法師是怎麼開車的,在立交橋上三繞兩繞竟然轉到了昆港公路上,等我們從立交橋上繞下來的時候那家伙又從昆港公路拐上了思賢路,然後加速向東開去.

"我靠,這家伙怎麼盡往人口稠密地區鑽啊?"看到車子拐上思賢路凌忍不住抱怨了起來.根據地圖顯示前面就是一大片連綿的住宅區,面積非常的大,而現在的時間正好是下午五點十分.知道這個時間在中國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你將看到無數私家車和恐怖的人潮從商業區向住宅區移動,簡單點講現在就是下班高峰的開始,一直到六點半之前路上都將一直保持著半擁堵狀態.

果然,我們剛拐上思賢路就看到前方的那台重型拖車將一輛擋路的本田SUV轟出了馬路.和一般的轎車比起來SUV可能還算比較皮實的,但是在這種專門用來進行城市間大宗物流配送的超級拖車面前別說是本田SUV,就算你是軍用版悍馬也得乖乖到路邊躺著去.

掀翻了SUV的拖車僅僅是稍微晃了一下便沒事人一樣繼續往前沖,不過那部SUV的犧牲至少給前面的人提了個醒,看到轟飛了一輛車之後依然速度不減的拖車傻瓜都知道司機肯定有問題,這種時候可沒人會去想給人讓路是不是丟面子的問題了,一個個全都快速的把車閃到了一邊讓出了中間的馬路.當然了,這里面也有個別技術不到位的司機,有的把車開上了人行道,有的撞了別人的人,還有的因為沒讓出足夠的距離結果被拖車給掛翻在地,總之這一路可謂是雞飛狗跳人仰馬翻,而我們則只能無奈的加速趁中間的通道還沒被重新堵上趕緊沖上去.

"現在怎麼辦?這邊都是人口密集區,又是下班放學高峰,這個時間段我們要打起來很麻煩啊!"維娜提醒道.

我無奈的說道:"我也知道很麻煩,可問題是必須想辦法讓他們把車停下來啊!那輛車的破壞力我看比那個法師還要大,要是再這麼跑下去還指不定要撞死多少人呢!"

"哎!早知道這樣路上就該和那家伙拼了!"

其實這一路上我們試過很多次希望把車弄停,但都失敗了.本來以我們的手段想搞壞一部汽車實在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畢竟我們的電磁控制能力對機械是最有效的.但是讓我們意外的是那個法師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總之他在汽車周圍制造了一片能量真空區,我們的電磁控制能力完全碰不到那輛車.本來電磁控制不能用到也沒什麼,我們也試過用槍打車輪,或者用電磁導彈把車上的控制電路燒壞,只是都被那個法師給擋下來了.感覺那家伙簡直就是個萬金油,根本沒什麼他不會的東西,要不是他魔力有限,我估計他根本就不會逃跑,搞不好他會和我們直接硬碰硬也說不定.

在我們追擊那個法師和那個戰士的時候,女媧那邊到是也沒閑著.她從法婭娜那里幫我們問出了不少東西,其中比較重要的一條就是我們追擊的那兩個人並非無名之輩.

那個戰士在他們那邊一個很強大的國家的一名軍團長,大概相當于我們這邊的軍區司令一個級別,基本上軍隊系統這邊除了國王和只在戰時才會任命的元帥之外這就已經是最高指揮人員了.不過雖然他的特長不是戰斗,但據說他的個人實力已經達到了大劍師這個等級,而根據法婭娜的說法,大劍師其實是個非常強的級別.他們那邊的戰士評級一共就只有八個級別,其中大劍師上面還有兩級,分別是劍聖和劍神,其中劍神好象就是個傳說,反正光知道有這麼個級別,但是沒人見過.至于劍聖,這個級別雖然有,但卻比大熊貓還稀罕,只有一些實力比較強的國家才會出那麼一個兩個.至于大劍師這個級別,雖然不象上面兩個級別那麼少,但一個國家也絕對不會超過一百人,有些小國家甚至全國都湊不出十個大劍師.所以說,那名戰士雖然很厲害,但在他們那邊本身就已經算是高端武力了.

相比之那個戰士的身份,那個法師好象更誇張.據法婭娜說這老頭是個法聖,而法聖就是魔法師中僅次于法神的一個級別,就像戰士類中的劍聖一樣,法聖也屬于國寶,不管哪個國家只要有那麼一兩名法聖,那就跟我們這邊有核武器一樣,平時根本不用派出去,只要在談判的時候提一聲,那就足夠讓那些沒有法聖的國家嚇到尿褲子了.當然法神比法聖還要強,只不過那也是和傳說中的級別,反正法婭娜說她自出生以來這七百多年是從來沒聽說過哪個國家有法聖誕生.

本來按照這兩個人的實力,應該比現在表現出來的還要厲害一些才對,但是實際上真正能發揮出全部實力的也就只有那位軍團長而已.那名法聖因為我們這邊沒有魔力所以一直受到限制,不但不敢亂用魔法,而且連法術威力也變小了很多.不過就算威力變小了很多,那家伙的實際破壞力也已經快和我們差不多了.

其實真說起來那個法師的戰斗力並不如我們,只要給我們准備一塊空地,然後進行公平決斗,我們這邊不管派誰上場,絕對都能在十分鍾以內搞定他.之所以和他折騰了一下午完全是因為這里是我們的地盤,我們又要保護無辜市民,又不想造成太大的經濟損失,所以才會畏手畏腳被他們連連逃跑.這里要不是人口稠密地區,換成一片沙漠,我直接讓幸運他們上去拍也把他拍死了,哪還用追這麼久啊?不過現在想什麼都白搭,這種地方要是幸運冒出來,那明天的新聞可就熱鬧了.

眼看著拖車橫沖直撞的一路向前,我們跟在後面也是提心吊膽.本來按交通管理規定,像這種拖車是不允許進入這個區域的,但那個法師能把車開起來就已經是奇跡了,指望他遵守交通法規那就跟指望大灰狼說他愛吃胡蘿蔔一樣.

"這樣不行,必須截停那輛車."我說道.

凌忽然提醒道:"前面有座橋.要不然我們把它炸了吧?"

"不行,橋上人太多,這要是炸塌了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再往前還有一座小點的橋,如果讓直升機過去先把人群驅散再炸橋說不定來的及."

我略微想了一秒便道:"讓直升機驅散那里的人群,但是不要急著炸橋,等他們的車快沖上去了再炸,要不然他會提前轉到別的路上去的."

"明白."

很快拖車便穿過了松江區政府前面的道路繼續飛馳向前,而前方不遠處的橋上則已經被直升機上下來的人給隔離了起來,此時橋面上空無一人,而拐向兩邊的道路卻被車輛堵的死死的.當拖車開到上橋之前的最後一個路口時雖然法師已經注意到了橋上的情況不太正常,但由于兩側的道路被封,他不得不硬著頭皮往橋上沖.而就在他那輛拖車快沖上橋的瞬間,一枚導彈突然從高空以近乎垂直的角度高速俯沖而下,轟的一聲將橋身中段炸出了一個直徑近四米的大窟窿.因為速度太快,拖車根本來不及刹車,猛的沖上了那個大洞.不過正因為速度太快,車子並沒有從洞口掉下去,而是直接飛過了那個窟窿,不過以那個法師的駕駛技術自然是沒辦法控制這種狀態下的拖車的.只見飛過大洞的拖車在地上猛的一蹦,隨後便偏離了路面向著路邊的建築物撞去.

本來我們以為這下鐵定能把車弄停了,誰知道我們還是太低估龍緣重工的技術水平了.那輛重型拖掛竟然在撞倒了一堵牆之後又返回了路面,然後推掉了一根消防栓又連續撞倒了一排防護欄,最後竟然重新爬上了公路.不過這枚導彈到也不是啥成果沒有,雖然車是回到了路上,但它的右前輪卻明顯爆胎了.

重型拖車就算再結實,那也是為正常行駛設計的,當初也沒誰打算把它設計成坦克來著,所以在經過了那種撞擊和蹦跳之後車輪終于先頂不住了.法師反正開的不是自己車也不心疼,就這麼拖著一側爆裂的輪胎還在往前沖.拖車畢竟動力大,爆胎之後只是速度慢了點外加方向不好控制了而已,只要不松油門照樣能跑.一路向前到達了施賢路與茸梅路的T型路口後車輛一個左轉拐上了茸梅路,不過法師畢竟是個業余車手,操作他是看會了,理論知識卻是完全不懂.結果他是明知道右輪不對勁還往左轉,了解汽車的人都知道車輛轉彎時位于外側的輪子負擔比較大,所以右輪爆胎的時候絕對不能往左轉彎,但問題是別人知道法師卻並不知道,所以他就憑直覺往左打了一把方向,而且是在完全沒減速的情況下.只見整輛拖車以一個非常恐怖的角度硬生生的扭了過來,然後在刺耳的摩擦聲中突然側翻,巨大的慣性使得車體直接撞斷了路邊的大樹沖上了人行道,然後一路滑出去十多米才徹底停了下來.

"快快快,驅散人群."

雖然法師把車開翻了是好事,但這個翻車的地方實在不是我想看到的.在翻車點旁邊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就是中山小學茸北分校的大門,此時又是放學時間,學校門口擠滿了來接孩子的家長和剛剛放學的學生,加上翻倒的拖車和路過的車輛,現場怎一個混亂了得!

大概是因為被樹擋住,所以撞擊並不嚴重.在拖車剛一穩定下來法師便和戰士一起跳了出來,我看准機會一個急停,然後將背後掛著的步槍端起來瞄也不瞄就是一槍.距離這麼近,對方又是那麼大個目標,以我的直覺想不中都難.

戰士剛從翻倒的車里鑽出來就感覺到肩膀仿佛被人用錘子敲了一記,整個人瞬間便脫離車頂被砸飛了出去,而本來正打算往外拽人質的法師看到戰士飛了出去才發現我們已經追到了附近.他放棄了繼續往外拉人質,而是轉身舉起法杖對著我們一指,一道火龍瞬間形成並朝著我們迎面撲了過來.

"開火."看到火龍我根本連躲都沒躲,而是抓住這個機會大叫了起來.凌和晶晶她們的兩輛車也迅速停了下來,四個人同時舉槍對著法師就是一陣密集的掃射,雖然子彈都被防護罩擋了下來,但沖擊力卻是無法抵消的.我們使用的步槍本身口徑就大,加上裝藥夠足,每一發的動能都是相當可怕的,如此密集的彈幕瞬間便將法師也給轟下了車身.至于我和維娜這邊則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雖然我們不會魔法,但是我們的電磁力場也不是擺設,洶湧的火龍在我們面前被一道無形的牆壁所阻擋,除了烤的我們皮膚生疼之外完全沒起到任何效果.

初一交手雙方便是互有得失,不過我覺得我們的便宜比較大,因為剛才這一次短暫交火至少讓那幫學生家長反應了過來.我趁幾用車上的擴音器對著學校那邊喊道:"都別亂,全都到學校里面去."

因為本身就隔著條馬路,家長們倒沒怎麼慌亂,現在聽我這麼一喊都拉著自己家小孩開始往學校里面跑.我喊完話便沒工夫再管他們了,直接從摩托上下來跳到了車上,而凌和晶晶她們則分別從車頭和車尾迂回了過去.然而就在我們繞過車身之後,眼前的情況卻讓我們愣住了.

"人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越獄追緝令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意外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