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抹黑計劃  
   
第十七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抹黑計劃

在我的命令下冰霜軍團開始伴隨著軍樂隊的鼓聲排著整齊的方陣向前推進,而我們這邊的動作立刻將日本玩家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不過,就在日本玩家慌里慌張的整好隊准備對抗我們的沖擊的時候,我們這邊的部隊卻突然一個整齊的踏步停了下來,而此時隊伍最前面的那排士兵剛好就站在日本玩家遠程武器的最大射程上.

"靠,怎麼又停啦?"本來還以為馬上就要開打的日本玩家立刻發出了一片噓聲,他們好不容易才提起一口氣准備拼命,被我這一下搞的上不上下不下的別提多難受了.

這邊日本玩家的噓聲還沒結束,我就已經站在一台攻城樓車的頂端被推到了陣前,而我的面前還放著一部魔法擴音器.對面的日本玩家看到我跑到陣前就知道我肯定要有所行動了,于是他們又再次憋足了勁准備迎接隨時可能到來的攻擊.不過,等了一會之後我並沒有發出進攻指令,而是對著擴音器喊了起來.

"鬼手信長,你成年了沒?"我這突然的一句問話把對面的日本玩家都給搞懵了.問鬼手信長成年了沒?這是啥意思啊?不過,就在日本玩家正在想我到底什麼意思的時候,我卻又開始說了起來."鬼手信長,男人就應該有男人的樣子.男人就應該去證明自己的存在,如果你是男人,那麼出來和我決斗吧?咱們一個是中國最大行會的領軍人物,一個是日本的領軍人物,我和你單挑也不辱沒你的面子.怎麼樣?想好了沒?出來和我單挑吧?"稍微停頓了一下,我又繼續喊道:"哦?為什麼這麼長時間你還沒有出現?難道說你不想和我單挑?是你怕了嗎?還沒打你就怕了?你不是已經成年了嗎?那你就應該是個男人.哦,難道說……你不是個男人?難不成你是母的?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是我眼神不好,沒搞清楚你的性別.哦?你在生氣嗎?那是說你是個男人?那你是還沒斷奶?所以暫時不算男人?哦,也不是啊?那難道是你知道日本男人不如我們中國男人,所以你根本不敢上前接戰?或者說之前我猜對了?你是女人?或者還沒斷奶?"

我這番話完全沒帶髒字,系統根本不會屏蔽,鬼手信長算是完全聽了個真切,不過他也不傻.我們之間也不是打過一次兩次了,他知道自己和我的差距,現在他要是敢冒頭要不了多長時間就得被我打扒下,所以不管我再怎麼刺激他他就是死活不動.不過,不做回應歸不做回應,他的心里可是早就翻江倒海了,被罵成這樣卻只能忍著,他也憋的難受,只是他不想當傻瓜,所以咬牙聽著就不出來.

雖然鬼手信長還算沒笨到家沖出來和我拼命,但他的不反擊卻明顯打擊到了日本玩家的士氣.從鬼手信長剛剛掌握日本玩家勢力的時候我們行會的智囊團就專門分析過他這個人.和松本正賀不同,鬼手信長突出的不是他自己的智謀,而是一種勇武和強悍的表象,也就是說他實際上是個莽夫型領袖.對他這樣的人,想要打擊他在日本玩家心目中的地位,最好的方法就是從武力上擊敗他,因為莽夫的特長就是武力,如果連這個也被擊敗了,那就真的是一文不值了.

看他半天沒反應,我又開始繼續罵,不過話題卻換了.這次我不說他的實力了,開始罵他的指揮能力.這方面就不用玩什麼文字游戲了,鬼手信長本來就不擅長指揮,我完全沒必要捏造事實,只要把他實際做過的事情說的誇張點就足夠了,反正就是把鬼手信長說的一點腦子也沒有.不管下面的日本玩家信不信,總之我先在他們的心里埋顆種子再說.以後隨著鬼手信長的每一次失敗,這顆種子都會一點點的生根發芽,等種子長成大樹,鬼手信長也就徹底完蛋了.

數落完鬼手信長的指揮能力見他依然沒反應我又開始罵別的,反正和我的武力值比起來,其實我罵人的工夫還要更厲害些,盡管從頭到尾都是文明用語,但只要智商不低于七十的基本都聽的出來我把鬼手信長給罵慘了.

本來鬼手信長還以為我隨便罵一會也就結束了,誰知道我竟然搬了把椅子開了瓶飲料坐在了攻城車上罵開了,而且是一口氣罵了他近一個小時,聽的那邊的日本玩家都開始幫鬼手信長流汗了.當然,我們這邊的玩家也被震撼了一把,以前他們光知道我打架厲害,今天算是見識到我的真正特長了.

"呼,咱會長這也太厲害了吧?我估摸著當年諸葛亮舌戰群儒那會也就這狀態了吧?"一名會員滿眼崇拜的說道.

旁邊的人一邊點頭一邊感歎道:"真夠狠的啊!我要是鬼手信長還不如直接拿刀抹脖子算了.不過我現在到是挺佩服他的了,這樣都能忍住,一般人早吐血了!"

"指不定他一開始就被咱會長氣暈過去了,只是我們和會長都不知道,白罵了這麼久."

鬼手信長當然沒有暈,他只是不在現場而已.開始他以為我罵一會看他沒反應就會停下的,誰知道我會一罵一小時不帶重樣的,後來實在堅持不住了他干脆躲到通道那頭去了.所以後面我具體罵了什麼他是一點也不知道的.不過我反正也沒打算全讓他聽到,罵他只是個手段,目的可不是罵他.當領導的就必須學會隱藏自己的真實目的,你想要達到什麼目的都不能直著來,除非你確定已經沒有人可以再威脅到你了.

實際上在鬼手信長被罵跑之後我立刻就知道了他離開的消失,畢竟松本正賀這個釘子可不是白放的,通過他那邊的渠道我們在鬼手信長的隊伍里可是安排了不少間諜,只是這些人都不知道他們其實是我們行會的間諜,還都以為自己只是松本正賀的間諜呢.要是讓他們知道消息最後都送到我這里來了,這些當間諜的日本玩家搞不好會郁悶的自殺.

在確定鬼手信長不在前線之後我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對著前面說道:"綜上所述,鬼手信長是個極度白癡,無恥,……"我一口氣數了他十多個缺點後又補了一個."……,貪婪,丑陋和極度沒有公德心的家伙.比如說現在,他讓你們這麼多日本玩家在這里守著,他自己卻跑到後面去找他的小女朋友逍遙快活去了.不相信的話你們自己看看,鬼手信長根本就不在第一道防線後面.你們身後的指揮部里根本一個人都沒有."就在我說完的同時,那個建在第一道防線後方的臨時指揮塔突然轟的一聲散了架,當然,里面就像我說的一樣,確實沒有鬼手信長的身影.聽到我之前的話,加上背後的巨響,此時第一道防線上的日本玩家紛紛回頭查看,結果當然是看到了空無一人的指揮塔.可以說現在日本玩家的心情是極度複雜的,戰場之上最忌諱的事情就是主帥先逃跑,雖然鬼手信長並沒跑,但日本玩家們並不知道,他們就知道主帥真的不在防線上了,這點極大的傷害了他們的感情.雖然以後鬼手信長可以想辦法解釋,而日本玩家多半會暫時性的諒解他,但是有了這個事情做養分,我之前埋下的種子應該會長的更快吧?

鬼手信長雖然不在前線卻有在前線留下聯絡人員,在我說出那番話之後不久他便知道了這個消息,只是他這個時候再往前線跑顯然是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我根本就沒打算給他解釋的機會.

"我說鬼手信長你這家伙也太膽小了吧?不敢和我單挑也不用逃跑啊?你不是大和民族的希望嗎?你這希望就這水平嗎?那好,既然你不敢出來,那我進去好了.你大可以讓你們全大和民族的武士一起上,我不介意一對多,因為我是龍的傳人.龍,無所畏懼;龍,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在說完這句話之後我突然翅膀一張,直接飛向了對面由日本玩家占領的中國一側的國家城牆,而此時城牆上卻是一片混亂.總指揮不在現場,大部分日本玩家又被我的輿論攻勢給搞的不知所措,加上我長期以來的威名,愣是嚇的幾十萬日本玩家和上百萬的NPC沒一個敢攻擊我的.雖然那城牆上和城牆後面黑壓壓的站滿了人,我卻一招未放的直接飛進了防線後方,等最前面的低級指揮官反應過來的時候我都已經越過了六七道城牆快到防線那頭了.

"你給我去死!"我正飛的好好的,突然就見一枚白中帶紫的光球從下方射了上來,不過因為速度不快被我輕松閃了過去.

"呦.這不是鬼手信長君嗎?怎麼不在前線呆著跑後面來溜達啦?"我故意在自己身上加了擴音魔法,在通道里加上回音自然能傳出很遠.前線的日本玩家回頭一看發現我竟然都快到通道那頭了才碰上鬼手信長,于是更加相信鬼手信長之前跑後面逍遙去了,總之鬼手信長這次就是跳黃河也洗不清了.

"我要殺了你!"鬼手信長就算再沒血性,被罵了這麼久也會有火氣的,何況他本來就不是個冷靜的人.之前是因為戰局決定了他不能出城和我決斗,現在我既然都沖進來了,他就算能忍下這口氣也不得不和我拼命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 松本正賀複蘇計劃啟動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八十七章 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