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奪權  
   
第十七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奪權

"軍神,支點城那邊其他行會進行到哪一步了?"我站在日本人修的城牆上看著對面的最後一道城牆詢問著軍神.

"除一些動作比較慢的小行會之外,大部分行會的部隊都已經秘密開出支點城集結在要攻擊的城市外圍了,按照他們自己事先確定的聯絡時間,應該再有二十三分鍾就會發動進攻."

"二十三分鍾?那都已經是明天了.看來明天一整天日本人都別想安穩了!"

"恐怕不止是明天,從明天凌晨算起,三天之內日本人大概都別指望閑下來了!"

"嗯,有道理.不過這樣的話我們也有的忙了!"

"大概吧."軍神說完突然語氣一變."會長,風尹飄渺聯絡說他們那邊已經開始了."

"其他行會呢?"

"還沒有通知我,不過從派發給他們的通訊器運動狀態來看他們應該是已經打起來了."

"了解,看來我們也該干活了."

此時在城牆的另外一變,日本玩家剛剛整隊完成突然又再次騷亂了起來.看到這個情況紅蓮鳳凰立刻憤怒的呵斥道:"怎麼搞的?下面的人都在搞什麼?為什麼還有人到處亂跑?"

"你也別發火,等我們問下再說."幾個原先鬼手信長的手下連忙命令傳令兵下去問問情況,只是傳令兵剛跑到門口就和外面猛沖進來的一個人撞了個滿懷.

"八嘎,你趕著投胎啊?"被撞倒的傳令兵看清楚撞倒自己的只是個普通玩家後便生氣的罵了起來,只是地上那人卻根本沒理他,直接連滾帶爬的跑到了鬼手信長身邊大聲報告了起來.

"信長大人不好了,支那人……支那人打到我們城下了."

"什麼?"一名鬼手信長的手下沖過來抓著這個家伙的肩膀一把把他拎了起來."你說清楚,什麼支那人打到城下了?"

"是……是這樣的.就在十幾分鍾前,一些閑散的玩家出城的時候突然遇到了大群正在行軍的中國行會,他們之中大部分人都被抓住並扣了下來,但還是有很多人強行下線換下號上來通知了我們,只是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他們就已經到了城下,並發動了突襲."

"中國行會?他們不是正在和我們爭奪國家通道嗎?"另外一名鬼手信長的手下疑惑的問道.

來報信的玩家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反正我們的幽鬼城現在已經被圍成了鐵桶,而且對方還啟動了傳送干擾裝置.我是第一個進傳送陣的,所以只偏了一點,跟在我後面的人一個都沒傳出來!"

"既然帶著傳送陣干擾器,那就不是一般行會的小打小鬧了.這應該是個大動作."鬼手信長的一個手下說道:"不過我們不是正在和中國人作戰嗎?他們哪來的……等等,不好,我們上當了!"不等其他人詢問,這個家伙便立刻沖到那個報信的人面前抓著他大聲問道:"圍攻我們城市的是哪個行會的人?"

"看旗號似乎是北方聯盟的隊伍."

"你有看到冰霜玫瑰盟的人嗎?"

"好象沒有."

他們兩個這麼一問一答,旁邊人也反應過來了."你的意思是現在和我們對峙的其實不是整個中國的行會,而是只有冰霜玫瑰盟一個行會?"

"恐怕他猜對了."紅蓮鳳凰出聲道:"雖然我們在前段時間已經將中國人基本趕出了日本本土,但還有一座支點城我們沒拿下來.這次襲擊你們行會城市的肯定就是從那里出來的部隊."

"不,不是襲擊我們行會."聽到紅蓮鳳凰的話,那個報信的玩家立刻糾正道:"被襲擊的不光是我們,我出傳送陣的時候遇到了很多報信的人,聽他們互相喊話,似乎是很多個城市同時遭到了襲擊."

還沒等眾人將這個消息消化掉,大門外忽然又沖進來一人.眾人看到她先是一愣,隨後轉頭看了眼依然站在那里的紅蓮鳳凰才反應過來這人應該是她妹妹,因為兩個人長的幾乎是一模一樣.事實上這些人猜的也不錯,剛沖進來的這個人正是紅蓮火鳳,紅蓮鳳凰的孿生姐妹.紅蓮火鳳剛一沖進來便立刻朝紅蓮鳳凰跑了過去,嘴里還在喊著:"不好了,不好了,我們行會遭到襲擊了,姐你快跟我回去救援啊!"

"什麼?我們行會也被襲擊了?"

"是的,對方來了很多人,我們城里的部隊都被調到這邊來了,現在城防幾乎都是空的,光靠城防衛隊根本擋不了多長時間!姐你快帶人回去吧!"

"可是這邊……"

"這邊?這邊怎麼啦?"

紅蓮鳳凰伸手向前一指:"冰霜玫瑰盟的大軍就在城牆外,只要我們一亂,他們馬上就會殺過來."

"可是我們行會的城市怎麼辦?"紅蓮火鳳焦急的問道.見紅蓮鳳凰半天不回答,她又再次說道:"這邊我們走了不是還有其他行會頂著嗎?又不是缺了我們不行!"

紅蓮鳳凰搖了搖頭給紅蓮火鳳解釋道:"對,就傷害輸出來說我們在這里確實占不到多大比重,沒了我們也確實不會多防線的整體戰力造成多大影響.但現在的情況卻根本不允許我們撤退.你看到下面慌亂的人群了嗎?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亂嗎?"不等紅蓮火鳳有所表示紅蓮鳳凰便繼續自問自答的說道:"幾分鍾前我也不清楚,但我現在知道了.因為他們的城市也被襲擊了."

"啊?被襲擊的不止我們一個行會嗎?"紅蓮火鳳問完這話之後眼睛立刻掃到了房間里的其他人,此時他們都在默默的點著頭.

紅蓮鳳凰抓著紅蓮火鳳說道:"現在大家都想撤回去保護自己城市,可是只要有一個行會跑了,剩下的行會就會接二連三的跑,最後防線肯定會崩潰.到時候我們就真的全完了!"

紅蓮火鳳不解的問道:"為什麼?就算國家通道被中國人再次占領也不過是把戰斗態勢調整回了幾天前的狀態,反正通道被中國人控制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們先回去保住自己的城市再想辦法對付中國人就是了!"

"問題就出在這里,就算我們跑了,也根本就回不到城里!"

"為什麼?"

"因為冰霜玫瑰盟的高端武力太強了.紫日不說,就是真紅,金幣,紅月以及他們行會的那個戰斗舞蹈團,那些人的實力都太可怕了.他們完全可以搶在我們的大部隊前面破壞掉我們的傳送陣,以他們的實力人多對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我們根本攔不住他們破壞傳送陣,除了比他們先到傳送陣的極個別人能傳送走之外,其他人根本就跑不掉.到時候沒有城牆保護,我們的人又都在想著盡快回到自己的城市,根本無人迎戰,冰霜玫瑰盟的人只要追在後面一路殺過來就可以把我們的部隊全部殺光.最後我們一個也別想活著回到自己的城市,而等我們複活之後再去支援城市估計對方至少已經把城牆打下來了.你們覺得我們倉促間沖上戰場,沒有陣形,沒有組織,沒有藥品,甚至連裝備都不完整,我們還能擋下中國人的進攻嗎?退一萬步說,就算我們的城市監守到了我們回去,那又如何?戰場主力是NPC,玩家只是起到了中堅力量和指揮官的作用.我們是可以複活回去,那些NPC怎麼辦?他們都是花錢買的,死了到是可以再買,可是我們有錢這麼折騰嗎?"

紅蓮鳳凰的一番話將眾人心里的小九九全給說沒了.之前在場的一些行會首腦確實想到了帶自己行會先走,反正守城牆有別人呢,不缺我一個.可是現在一想果然就是如紅蓮鳳凰所說,要是他們真敢跑,那最後絕對沒一個行會能順利保住自己城市的.不過,雖然他們明白了這個道理,可惜下面的人卻不明白.就在紅蓮鳳凰和他們還在想到底該怎麼辦的時候,下面突然就亂了套,很多日本人開始脫離城牆往傳送點跑,而且這些人還不光自己跑,他們把自己指揮的NPC也給帶著一起跑向了傳送點.現在傻瓜都知道這些人肯定是打算回城保護自己的城市去的,只是,他們真的跑的掉嗎?

就在這些人跑下城牆之後,更多的人開始主動從城牆上往下跑,而一些沒得到消息的人則是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不過,就在這些人剛跑下城牆的時候,一陣更大的騷亂突然出現在了日本玩家中.

"快看,中國人進攻了!"呼啦一下還沒逃跑的人全都湧到了城牆邊上,放眼往外看去,前方的國家通道內密密麻麻的全是軍隊,雖然現在是夜里,光線很糟糕,但那些士兵的數量實在太多,就算光線不好也能明顯看出來大片的黑影在移動.隨著法師團將戰場照明術使出來之後,整個戰場便被徹底照亮,當城牆上的日本玩家看到成片的重裝步兵和攻城車時也是一愣.

"現在可怎麼辦啊?"指揮塔內眾人看向紅蓮鳳凰,都等著她拿主意呢.

紅蓮鳳凰此時也是著急了,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來回的走動.大概是動物在緊急關頭都會爆發,反正紅蓮鳳凰這個時候是突然就開竅了.在來回轉了十幾圈之後她突然叫道:"馬上命令傳送陣旁邊的守衛把傳送陣炸掉."

"啊?"聽到這個命令周圍的人都是一愣."炸掉傳送陣我們不是沒辦法離開了嗎?"

"就是要讓誰也走不掉,所以才要炸掉傳送陣."

"可是……!"

"你們不用派人了.我已經讓我的人去了."一個響亮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指揮部的門口,眾人的目光瞬間便轉了過去.

"松本正賀?"看到來人眾人都是一愣.因為松本正賀和鬼手信長的矛盾這些人都清楚的很,本來他們以為這個時候松本正賀是絕對不會來這里的,畢竟國家通道是鬼手信長負責的,他來了只能被鬼手信長指揮的團團轉,作為互相之間有仇的兩人是絕對不可能在這里合作的.況且照現在的情況推測,日本的很多城市都遭到了襲擊,松本正賀的城市很可能也在被襲擊,這個時候他不在自己的城市守城卻跑到這邊來,這是什麼意思?按照一般情況推斷,這種時候還往這里跑,完全就是在犧牲個人利益保護國家利益.聽起來簡單,可實際上有多少人真能做到這一點呢?至少在場的這些人沒幾個敢說自己能做到的.

愣了好半天之後突然有人反應過來了."等等,你剛才說什麼?你的人去了?去干什麼了?"

"當然是炸掉傳送陣了."跟在松本正賀身後的一名日本玩家站出來說道:"你們這些懦夫就是在這里扯皮,如果讓下面那些人逃跑,這邊的城牆根本就別想守住.再說光靠那幾個傳送陣的那點運輸能力,就算拼了命的傳送,這會工夫才能傳走幾個人?估計等這里的人全被殺光的時候,能有千分之一的人跑掉就算你們速度快了.還有,一旦那些互不統屬的行會為了爭奪傳送陣而自相殘殺,我估計人會死的更快,到時候不用中國人殺過來,我們自己就把自己人都干光了.所以,與其讓大家互相爭奪傳送陣最後被中國人一鍋端,還不如直接炸掉傳送陣讓大家無路可退.這在中國人的兵法中叫做背水一戰,我們就是要用這種沒有退路的絕望將這些人全部逼瘋.一群牛遇到一大群狼,最後肯定會有一部分年老體弱的被吃掉,但狼卻不會有多大損失,因為牛怕狼,不敢和狼打.可如果我們把這群牛全部逼瘋,你們覺得一群瘋牛和一群狼遭遇會有什麼結果?"

"牛可能傷亡很大,但狼群也絕對好不了多少."接話的是紅蓮鳳凰,這里就數她還算有點見識.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鬼手信長是個莽夫,他的手下也都和他差不多.

在紅蓮鳳凰說完之後松本正賀又繼續道:"我在這里也有眼線,聽說鬼手信長被紫日打傻了之後我就帶人來了.我知道,我的城市可能已經被中國人占領了,但我不後悔.只要日本還在我們日本人的手里,哪里不可以建城?但如果讓中國人占領了日本,哪里還有你們的城市?國家國家,沒有國,哪來的家?我現在就站在這里明明白白的和你們說,我要這里的指揮權,你們要還想要你們的城市,想要你們的行會,那就聽我指揮,把所有人都集中起來和中國人干.如果你們要是不願意,那我也不和你們廢話,馬上我就離開這里,我會去組織自己的抵抗組織,而你們,就准備好和你們的行會,你們的城市說再見吧!"

松本正賀的一番話將在場的人全都給鎮住了,雖然因為他們都是鬼手信長的人,所以對松本正賀多少有些抵觸,但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了了.之前紅蓮鳳凰分析的和很詳細,炸掉傳送陣按松本正賀的說法背水一戰或許還有一線生機,要是返回去保衛各自的城市,那就等著大家一起完蛋吧.

"我不會完全聽你指揮,但我會協助你進行抵抗."紅蓮鳳凰率先開口說道,但她還是保留了一些權利.

看見紅蓮鳳凰率先說話了,其他人也紛紛有樣學樣的開始承諾暫時聽松本正賀指揮,只是大部分人都沒把話說死,反正就是覺得對就聽你的,不對就不聽.

松本正賀也沒和他們多做計較,伴隨著幾聲巨響之後他便走出了指揮塔用事先准備好的括音魔法對著城牆內混亂的日本玩家說道:"你們這些懦夫都給我冷靜一下.我是松本正賀,你們應該還記得我,在鬼手信長當權之前,我還曾是你們的領袖.我知道,之前因為我的連番失利導致了日本國很多地方被中國人占領,但我也為此付出了代價.我的行會麼了,我的地位也沒了,甚至連我的裝備都被扒掉了.但是現在,我依然站到了這里.不是以指揮者的身份,而是以一個日本人的身份,一個大和武士的身份站在這里和你們說話.我知道你們的城市遭到了中國人的無恥偷襲,我也了解你們急于回城保衛家園的急迫心情,但我必須告訴你們,你們不可以回去.因為和你們解釋需要時間,所以我干脆下令炸掉了傳送陣,你們現在不用再往傳送陣跑了,因為那里已經不存在了,除非用腿跑回城去,否則你們誰也不能離開這里."

聽說傳送陣被炸了,下面的人群瞬間就亂套了,有站在原地目光呆滯的,有憤怒的往指揮塔沖打算干掉松本正賀的,還有坐在地上哭的,總之是完全一片混亂.

看到下面這個情況,松本正賀根本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他依然保持著自己的語速平靜的說著:"我知道現在你們的心里充滿了憤怒,沮喪和不知所措,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冷靜下來聽我把話說完.沒錯,我確實炸掉了傳送陣,但你們有沒有想過?光靠那幾個傳送陣一個小時之內能傳走多少人?三萬?還是五萬?這點人鋪開到全日本的各個城市,一座城還能剩下幾個人?就靠你們擋的住中國人的入侵嗎?"

被松本正賀這麼一說下面憤怒的想殺松本正賀的人也都愣住了.之前他們光想著回去保護城市了,現在一想也對,傳送陣就那麼幾個,這麼多人能走掉幾個?

趁著下面的人冷靜了下來,松本正賀又繼續說道:"別說三萬,五萬人,就算是三五十萬又如何?那麼把這些人合理整和一下,能救下兩三座城市也就頂天了,要是分開,那就屁都不是.這三五十萬不行,三五萬就更不夠了,況且三五萬還是按照正常流通情況下大家有秩序的排隊通過來計算的.你們想一下,剛才以你們的狀態,沖到傳送陣旁邊會怎麼樣?大家都想回家,你要去東京,他要去大阪,到底聽誰的?傳送陣每次啟動只能設定一個目標點,意見不統一是不是要耽誤時間?還有外面的人互相擁擠,你們得花多少時間才能到達傳送陣旁邊?萬一要是誰脾氣上來了你們再來個互相撕殺爭奪傳送機會,那就不用等中國人沖破防線了,你們自己就把自己人都殺光了."

聽到這里下面的人忍不住集體倒抽了口冷氣.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剛才狀況有多危險,要不是松本正賀及時炸掉傳送陣,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好,就算我們不考慮傳送陣的問題,假設天照大神降臨現場把各位全都瞬間送回各自的城市,你們又能如何?每個城市外都有中國人,你們和他們只能進行城市拉鋸戰,戰斗將變成曠日持久的消耗戰,沒人能休息,沒人能得到補給.這還只是應付你們城市外面的那些人,現在就在你們身後的那道城牆外面,還有一支冰霜玫瑰盟的大軍.冰霜玫瑰盟有多厲害你們不比我了解的少多少,在我們被分別圍困在各自的城市中的時候,他們卻變成了機動部隊,他們可以隨意支援任何一個中國行會,而被盯上的城市鐵定守不住.我想這一點應該沒人會懷疑吧?"

看下面沒有人有反應,松本正賀又繼續說道:"到時候,冰霜玫瑰盟到哪個城市,哪個城市就會被攻破,我們雖然暫時擋住了城外的中國人,可遲早會被一個個的推掉,我們還是要完蛋.而以上這個情況還是我按照奇跡發生天照大神下凡助戰來計算的最好情況,但實際情況是我們根本回不到自己的城市,就算我不炸傳送陣,你們大部分人依然會被堵在這里,最後會被沖過城牆的冰霜玫瑰盟軍團全部殺光."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松本正賀事先安排好的一群人在人群中裝成普通玩家的樣子大聲詢問道.聽到他們的問題,周圍的人也都把耳朵豎了起來,等待松本正賀的回答.

"怎麼辦?我們還能怎麼辦?我們只能戰斗.回到城牆上,借助國家城牆近乎無敵的防禦力,我們或許還能和冰霜玫瑰盟一分高下.只要把他們打跨,我們就能從容的調集部隊回援各自的城市.盡管到時候各位會損失很多城市,但至少我們還能保住一些,不至于被徹底滅國,這已經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結果了.好了各位,想要跟著我一起和中國人戰斗到死,還是屈辱的被他們屠殺,你們自己決定吧."

"聽松本君指揮,和中國人戰斗到死."事先安排好的那群托再次喊了起來,附近的人受到帶動也開始紛紛叫了起來,最後所有人都叫喊著沖回了城牆上,而這個時候,松本正賀的嘴角正掛著一抹誰也看不到的邪惡笑容.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九十六章 輕松而又艱難的推進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九十八章 進攻與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