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八章 謊言之後的謊言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八章 謊言之後的謊言

在罷免了鬼手信長的職務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選舉的事情其實並沒有想象中的爭吵,在日本玩家看來出頭鳥就得有出頭鳥的實力,否則你憑什麼出頭?就目前的狀況來看,在日本的領袖級玩家中有實力和威望擔任領導者的無非也就是三個人.鬼手信長,松本正賀和紅蓮鳳凰.鬼手信長剛被罷免,剩下的就兩個人了.紅蓮鳳凰本身是女性,盡管大家都在喊男女平等,但在日本人的心里,女人永遠都是不能和男人比的,所以紅蓮鳳凰直接被排除在外.剩下的可選人物就剩松本正賀一個人了,除了個別鬼手信長的死忠拒絕參加投票和少數紅蓮鳳凰的支持者投了紅蓮鳳凰之外,最後松本正賀以絕對多數票成為了日本玩家中新的領導者.

新官上任的松本正賀並沒有想象中的意氣風發和志得意滿,因為現在的松本正賀已經不是當初的松本正賀了.雖然別人不知道,但是他自己很清楚.表面上他現在成為了日本玩家的領導者,但實際上情況遠沒有想象中那麼樂觀.首先,松本正賀並不是真正的獨立人員,他現在的另外一層身份是冰霜玫瑰盟派駐日本的間諜,所以盡管他現在都已經混到了日本玩家首領的地步了,但實際上他依然是個打工的.如果是狂妄的鬼手信長這個時候可能會得意忘形,但松本正賀不是那樣的人,性格中的沉穩也讓他想到了很多鬼手信長想不到的東西.從自己的跌落云端和再次上位中,松本正賀看到了很多普通日本玩家看不到也想不到的東西.能將他輕易的從日本玩家首領的位置上拉下來,然後又送上去,這都顯示出了冰霜玫瑰盟強大的布局和控制能力.

日本人研究中國文化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松本正賀作為一個智者型指揮人員自然也對這方面深有體悟.中國兵法中有這樣一個觀點:最好的將軍可以指揮敵人的軍隊,普通的將軍能指揮自己的軍隊,最差的將軍什麼軍隊也指揮不了.作為日本玩家首領的松本正賀被從自己的位置上拉下來又送上去,這無一不是在說明冰霜玫瑰盟有能力指揮日本人的行動.這個指揮當然不是說冰霜玫瑰盟發出命令,然後日本玩家就照著做,而是說冰霜玫瑰盟通過自己的一系列行為去影響日本玩家,從而讓日本玩家們按照冰霜玫瑰盟希望的方式去行動,這就是所謂的指揮敵人的軍隊.現在松本正賀自己又回到了這個指揮者的位置上,可他深刻的了解到自己不過是冰霜玫瑰盟手中的方向盤而已.汽車這個整體是不可替換的,但方向盤可以換,如果他自己不聽話,先不說他現實中的身體就在我的控制之下,即使沒有這點,他也很容易被再次拉下神壇.正是因為清楚這一點,所以松本正賀並沒有做任何過河拆橋的事情,那純粹是給自己找不自在.

除了來源于我們這邊的壓力迫使松本正賀表現出了異乎尋常的平常心之外,另外一個使之沒有過度興奮的關鍵就是日本玩家的反應.經理了松本正賀的第一個領導時代,和鬼手信長的第二領導時代,再到現在松本正賀複出的第三時代,可以說日本玩家已經經曆了最開始的狂熱死忠和後來的隨大溜時期,現在當他再次上位的時候,日本玩家的熱情和忠誠都已經基本消耗殆盡了.可以說現在的日本已經遠沒有當初的團結了,而他這個領導者的分量也較之前有了大幅度下滑.以前的日本玩家可以為了他的一句話前仆後繼的不惜一切,但現在不行了,日本玩家依然會聽他的話,但那得看是什麼情況,如果他們覺得行動是正確的,那自然會聽,如果他們覺得有什麼不對,立刻就會叛變.當初松本正賀的失敗,傷害的遠不止是他自己,還有這些日本玩家的熱情和向心力.

在重新當選日本玩家首領之後松本正賀立刻組織了他再次上位以來的第一次戰略部署會議,不但將之前鬼手信長留下的所有戰略構想全部推翻,而且還搞出了一個完全和以前那個計劃體系徹底背道而馳的計劃.

"什麼?放棄所有城市?"在聽到松本正賀的計劃後眾多日本行會的首腦幾乎從座位上蹦了起來."你到底什麼意思啊?"

剛剛被剝奪了權利的鬼手信長這個時候也跳了出來酸溜溜的說道:"很好,這就是你們推選出來的新領導者嗎?要我們放棄城市投降,還真是個偉大的計劃啊!"

"鬼手信長,你智商低就不要在那里亂噴."松本正賀毫不客氣的一舉話把鬼手信長罵的差點沒嗆死,不過還沒等他緩過勁來松本正賀便已經不再看他,而是對著其他行會的會長解釋了起來."請各位先不要著急,聽我把話說完.怎麼著我也是大和民族的一份子,自然不會做出傷害大和民族的事情."

雖然松本正賀說的都是屁話,他現在就在傷害著大和民族,不過在場的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可不知道這些,所以他們還是按照常理選擇暫時相信松本正賀.不過,他們所謂的相信,也不過是打算聽一下松本正賀的解釋而已,要是一會他們發現松本正賀的計劃完全沒有可行性,他們鐵定會利馬把松本正賀推下領導者的位置再換別人坐上去.這就是現近的日本與當初的日本的不同之處,要是在松本正賀第一次執政期間,不管他說什麼,下面的人都會立刻無條件的執行,哪用的到他來解釋啊?

"好吧!我們相信松本君不是笨蛋,那麼請說明一下你的計劃到底是什麼意思?"一名在各行會中地位比較高的行會的會長站出來說道.

松本正賀向這些會長們表示了一下對他支持的感謝,然後才開始解釋道:"其實在我說明鬼手信長君的決策錯誤的時候就已經給大家分析過了,現在的狀況是冰霜玫瑰盟已經沖破了限制其特長發揮的國家通道,接下來他們將可以在全日本的土地上盡情奔馳,以他們的機動力,我們將處處受制."說到這里松本正賀忽然又不懷好意的看了眼鬼手信長.原本就因為松本正賀重新提到他決策失誤而非常異常尷尬的鬼手信長突然感覺全身一顫,似乎有很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似的.接下來的情況果然印證了鬼手信長的猜測,只見松本正賀在看了他一眼之後又繼續說道:"除了冰霜玫瑰盟獲得了充分發揮其機動力的機會之外,更由于鬼手信長的自私,導致我們失去了這些具有戰略意義的重點城市.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目前日本還在我們手中,但實際情況卻是全日本最重要的城市幾乎都被中國人占領了.現在的情況可以說對我們是極端的不利,所以,不管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們做任何的戰略調整,最終恐怕也難逃被中國人逐步蠶食,最終像印尼那樣滅國的命運.這不是我沒有指揮能力的錯,也不是各位戰斗力低下的錯,而是因為之前鬼手信長的錯誤戰略已經把我們逼到了這一步,現在不管我們怎麼努力,也都是無濟于事的."

聽完松本正賀的話會議現場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靜,所有日本行會的會長全都是一臉的愁云慘淡.過了好長時間才有人出聲問道:"按松本君的意思,我們就沒有任何希望了嗎?"

"是啊!"另外一個人說道:"就算必定要滅國,我們也不能讓支那人好過,我們要和他們拼到底,讓他們多死幾個人也是好的!"

"不,我只是說我們逃脫不了滅國的命運,可我並沒有讓大家放棄啊."松本正賀糾正道.

一聽松本正賀這麼說,眾人都反應過來了.松本正賀肯定是還有別的計劃,不然他不會之前說讓大家不要抵抗,後面又說不要大家放棄的,這分明是完全相反的意思嗎.所以說,松本正賀肯定有別的什麼計劃.

"松本君你就直接說你到底是怎麼計劃的吧?別急我們了!"

松本正賀笑著解釋道:"好吧.我就直接點和各位說,我確實是要求各位放棄現在還掌握在各位手中的城市,但這並不意味著完全放棄抵抗.我的戰略計劃是先收縮兵力,故意示弱于中國人,讓他們把我們滅國,然後再進行反擊.各位之中可能有人不知道,其實在滅國之後被滅掉的國家的全體人員將得到一個為期一個月的保護時間,這個時間內系統會對被滅國的國家的玩家提供非常強力的規則傾斜.如果我們現在和中國人拼消耗,最後失敗的只能是我們,而到時候彈盡糧絕的我們即使獲得了系統的傾斜性幫助,也已經無力再和中國人正面較量了.所以,我們就應該趁著這段時間趕緊收縮防禦,把我們的有生力量都保存下來,等到滅國之後系統開始對我們進行輔助的時候,我們再一鼓作氣利用這個機會將中國人趕出去,徹底光複全日本."

"系統還有這樣的規定?"

"你說的是真的嗎?"

"太好了,照這樣說的話我們就有希望了!"

……

眾行會會長在聽了松本正賀的解釋後全都興奮了起來,因為松本正賀說的東西並不是什麼虛無縹緲的承諾,而是一個非常詳盡的計劃.這一點和鬼手信長喜歡喊口號有很大不同,松本正賀的比較務實,對各種因素都考慮到了,所以聽起來也更加靠譜一些.

等那些會長的興奮勁都過去了,松本正賀又接著說道:"戰略計劃就是這樣,但具體執行過程還得各位配合."

"那是一定的,只要能擊敗中國人,讓我們干什麼都行."眾行會會長這個時候到是叫的一個比一個歡,要是松本正賀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估計反對者的隊伍里他們也是排頭兵.

"好了各位,現在我來說下接下來的安排."松本正賀正色道:"首先,雖然我希望各位能撤出自己的城市,但也不能讓中國人猜到我們的戰略意圖,所以我們不能突然一下全部跑光."

"那要怎麼辦?分披次的撤離?"

"不不不,我們可以把城市賣掉."

"啊?賣掉?"眾日本行會的會長全都愣了一下."為什麼要賣掉?還有賣給誰?我們互相買嗎?這樣有意義嗎?"

"不不不,當然不能是日本人內部的買賣,那樣就沒意義了."松本正賀向眾日本行會的會長解釋道:"我的計劃是這樣的.首先,我們需要找一些和外國勢力有聯系的人作為中間人,然後想辦法把我們的城市折價賣給韓國,老撾,越南乃至是中國人."

"賣給中國人?"

"是的."松本正賀點頭道:"不管是哪個國家,只要把城市賣出去,那麼我們就不會損失什麼.就算我們被滅國了,反正錢我們已經拿到手了,等到將來複國的時候,我們完全可以再把城市搶回來,這樣的話,我們不但不會因為滅國而有所損失,反而會小賺一筆."

一個日本行會的會長皺著眉頭問道:"想的是不錯,可是有人會買嗎?中國人消滅了我們,那些城市在買家手里也會變的相當不安全,有人敢買這樣的城市嗎?再說了,城市是我們賣出去的,之後再搶回來是不是會傷害我們的信譽?"

松本正賀立刻解釋道:"這個世界上只有沒的賣,永遠不用擔心沒的買.任何東西都會有人想要買的.我們的城市在我們手里自然是不安全的,會被中國人襲擊,但我們的買家可就不一定了.中國人目前還沒有和附近的國家發生比較明顯的沖突,所以如果是這些國家買了城市,那麼中國人很可能會放過這些城市,畢竟他們要消滅的是我們不是那些城市.只要城市不在我們手里,中國人是不一定要親手把它們都打下來的.至于說中國人萬一哪根筋不對了想把全日本的城市都占領下來,那又如何?反正城市已經賣出去了,那都是新的城市所有者和中國人的事情了,要是能因此引發中國人和他們的矛盾,我們反到能多幾個盟友不是嗎?關于剛剛那位會長提到的傷害信譽問題,這個我看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首先我們賣城市的時候就可以先和買家說好,城市賣掉之後我們的關系就算結束了,之後再發生任何事情都與我們無關了,包括城市被其他任何勢力乃至我們自己再搶回來.當然了,在我們賣城市的時候那些買家肯定是不會相信我們有本事再打回來的,所以他們頂多把我們的話當成笑話,等我們真打回來了,他們也無話可說.再說了,我們為什麼一定要自己打自己賣的城市呢?你賣的城市可以讓他去打嗎.我賣的讓你打,反正只要不去襲擊自己的客戶,誰也不能說我們什麼不是嗎?"

"松本君果然是比某人聰明多了."聽到松本正賀的解釋,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忙不迭的拍起了他的馬匹,順便還損了一下站在一邊的鬼手信長,氣的這家伙在那咬牙切齒卻不敢發作,畢竟他現在算是國家罪人,大家沒找他麻煩就算念舊情了,哪輪的到他發飆啊!

大家正在那拍馬匹,一個日本行會的會長突然舉手問道:"松本君,我們要是把城市賣給美國人怎麼樣?到時候再想辦法挑撥中國人把那個城市打下來,這樣不就可以讓中國人和美國人結仇了嗎?到時候我們就多了個非常強大的盟友了,對我們複國可是有很大幫助的,"

松本正賀聽完立刻反駁道:"不,賣給亞洲國家可以,但絕對不要賣給美國人,而且就算你想賣,估計美國人也未必會買."

"為什麼?"

"第一,美國人和中國人之前就打過很多次仗.冰霜玫瑰盟在美國可是有不止一座城市的,你們覺得他們不和美國人正面干幾架美國人就會讓他們在自己國家建城市嗎?所以說挑撥中國人和美國人的矛盾這點不成立.根據我的情報網提供的情報,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和美國的幾個主要行會的會長都有不錯的私人關系,而冰霜玫瑰盟和一些美國行會也有各種各樣的聯系,因此不管我們是否賣城市給美國人,他們都不會因此改變他們的對中態度.第二,美國人和亞洲的其他國家不同,他們太強勢了,所以我們很難和他們站在公平的地位上進行交易,如果我們賣城市給他們,最後恐怕價格會被壓的很低,這點相信各位都是深有體會的.第三點,也是最麻煩的一點就是,如果我們把城市賣給了美國人,那麼我們反擊複國的時候怎麼辦?這些城市不收回了嗎?到時候把中國人趕出去了又引來了美國人,我們豈不是白忙活了?至于說把賣給美國人的城市再搶回來,這點我想在坐的沒有誰會抱有幻想吧?所以,鑒于以上原因,城市絕對不能賣給美國人,最好是賣給韓國人."

"為什麼最好賣給韓國人?"

"韓國人錢多人傻,這還不夠嗎?"

松本正賀的話立刻引起了哄堂大笑,之前因為鬼手信長決策失誤造成的低落氣氛幾乎都被掃的一干二淨,現在在場的日本行會的會長們都在計劃著複國之後自己能得到多少好處,哪還有一點失落的意思?

"好了好了."等大家都樂的差不多了,松本正賀又再次讓大家安靜了下來並接著說道:"除了賣掉的城市之外,我們手里必定還會剩下不少城市,畢竟我們不可能把全國都給賣掉.一來周圍這些國家沒那麼多錢,二來那樣的話意圖也太明顯了,所以我們最多只能賣掉五分之一的城市."

"那剩下的怎麼辦?"有人問道.

"剩下的當然就用來讓中國人攻陷了."松本正賀說道:"我們需要一些城市來迷惑中國人,因此我們必須要保證讓中國人攻陷一些城市,不過也不是說他們一打我們就撤,那樣未免也太假了些,很容易被中國人發現問題."

"那我們要怎麼辦?"

"很簡單.我們只要讓中國人感覺到我們在抵抗就行了,但不要抵抗的太激烈,可以裝成我們因為大局已定而士氣低落的樣子,最後留點炮灰部隊在城市里執行玉碎行動,和中國人同歸于盡.我們收縮防禦後沒辦法隱藏那麼多的部隊,所以我們只要精銳,炮灰全部用來執行玉碎行動."

"那是不是要像之前在國家通道里那樣把城市里全部埋上炸藥吭中國人一把?"有腦子靈活的日本行會會長出聲問道.

松本正賀搖了搖頭."用一次是出奇制勝,再用就是畫蛇添足了.不過我們可以用炮灰部隊攜帶炸藥進行自殺襲擊,相信會有些意想不到的驚喜的.另外,即使是要被中國人攻占的城市也不是說就要完全讓給他們,我建議在城市里做先提前處理.首先,城里能帶走的值錢物品全部帶走,但是不要去破壞建築物."

"帶走貴重物品我們可以理解,可是為什麼不要破壞建築物呢?"

"因為我們自己還要用啊."松本正賀解釋道:"除了礦產資源的開采設施之外什麼建築都不要破壞.礦產設施需要破壞是為了防止中國人在我們離開這段時間開采我們的礦產,反正等他們占領了城市之後還會修建礦產設施,到時候我們搶回來的時候就算他們也破壞一遍,估計多少總能剩下一些,所以不用擔心影響我們自己的開采.至于其他建築物,反正那些東西對我們將來的反擊也沒有影響,要是破壞了以後還得我們自己重建.就先暫時借中國人用一段時間又怎麼樣呢?那些商店什麼的建築物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根本產生不了什麼效益,所以不會便宜了中國人的.本來城牆是應該拆掉的,畢竟對我們將來的攻城有影響,不過我考慮了一下還是算了.一來我們在撤離時還是需要城牆幫我們進行抵抗的,二來我們自己拆城牆未免放棄的意思太明顯了點,所以還是留下的好.不過我建議在所有城牆上都設置一些隱藏的爆破點,不要太多,只要能在我們反擊時轟開一兩個缺口方便我們攻入城市內部就行了.為了防止被中國人發現,這些爆破點最好修的隱蔽一些,而且數量一定要控制,多了沒用,還容易被發現.埋炸藥的時候你們也最好小心點,盡量讓心腹人員去處理.中國人現在在日本有不少間諜,被他們發現了的話我們就算白忙活了."

"說的有道理."眾日本行會的會長紛紛拿出隨身的記事本將松本正賀的安排都給記錄了下來.松本正賀和鬼手信長畢竟是不同類型的人,因此他們的特點也都很明顯,要是鬼手信長指揮是絕對不會把事情分配的這麼細的,像埋炸藥這種事他能想到才有鬼呢.

記完這段事情之後又有會長問道:"松本君,那麼撤離之後我們的人怎麼安排呢?"

聽到這個問題松本正賀詭異的一笑,然後有些得意的樣子說道:"嘿嘿,其實這個我早就安排好了.各位可能不知道,我和我手下的人在這段時間做了很多事,其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我們在深山之中修了很多的地下城,不過這些城市全都沒有申請系統確認,所以它們只是具備城市的結構,卻不是系統承認的城市,頂多算是個臨時營地.不過大家放心,那些地方我都設置了傳送陣,所以交通是肯定能保證的,而且我還囤積了不少東西在那邊,省著點用的話一個月是足夠了.只要我們能打下一兩座城市就能馬上恢複物資供應,到時候就什麼都不用擔心了."

"松本君果然是比某人強多了,這麼大的工程竟然就靠自己的勢力秘密的就給建起來了,真是令人欽佩啊!"

"哈哈哈哈,過獎了."松本正賀得意的笑著道:"其實也不全是我一個人的功勞,還有我的一幫子部下的努力在里面.哦對了,有個事情還得講一下.雖然我們在地下城囤積了不少東西,但是各位使用的時候還是要給錢的,畢竟那是我和部下們把自己的全部資產都湊起來才置辦的,各位總不能讓我們傾家蕩產吧?"

"那是那是."眾人連忙附和著.

見大家沒意見之後松本正賀又補充道:"實際上各位也不一定要從我這里買,趁現在自己先准備點也是可以的,這樣到時候物資就能更充足一些.不過各位這段時間要撤離貴重物品,所以我估計你們也沒多少剩余運力了,但是能准備大家就盡量准備吧.好了,各位還有什麼不清楚的盡管問出來."

一名日本行會的會長舉手問道:"松本君說地下城沒有申請系統確認,那麼城里萬一刷出怪物來怎麼辦?"

"這個不用擔心,《零》中的怪物刷新並不像其他游戲一樣會憑空往外冒怪物,這里的怪物都是以生育後代的方式出現的,雖然這個繁殖速度很誇張,但絕對不會突然從一片空地上冒出個怪物來.這些城市本來就是我們在地下開鑿出來的,里面原本就沒有怪物,即使偶爾打通了一些天然洞穴,里面的怪物也都被我們清乾淨了,只要守住城門一般是不會再有怪物出現的.而且為了防止萬一我在各城市內部都部署了應急部隊,萬一真有怪物以某種方式突然出現在了城里我們可以第一時間發現並消滅它們,所以安全是絕對有保障的."

接下來的時間又有不少日本行會的會長問出了這樣那樣的問題,松本正賀全都一一解答了他們的疑問.這個戰略計劃可是我想出來之後交由本行會的智囊團完善後才告訴松本正賀的,內部的細節雖說不能說是算無遺策,但至少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漏洞存在,而且對于一些需要注意的細節我們也都全部找到了對應的方法.只要這次的龐大計劃得以順利實施,松本正賀在日本的地位就將無人可以撼動.以後我們完全可以通過松本正賀來操縱日本玩家的行動,雖然不會像指揮自己的部隊那麼方便,但利用一下還是可以的.

所有日本行會的會長都問完之後松本正賀又再次說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然後便宣布會議解散.和開會之前灰暗的氣氛完全不同,現在的各日本行會的會長們一個個全都是意氣風發的樣子,哪里有半天吃了敗仗的感覺?那些在會議室外面沒有資格進來的小行會會長和大行會會長的跟班們看到各位會長的表情全都一臉的問號,然後紛紛圍了上去詢問會議情況和眾人為什麼這麼開心,而那些參加了會議的會長們則是得意揚揚的開始炫耀起之前聽來的那個計劃.

這些日本行會會長們的情況暫且不提,會議室內此時卻是一副劍拔弩張的狀態.松本正賀帶著自己的一幫人正和鬼手信長的人對峙在一起,情況大有一觸即發的征兆.

"鬼手信長,你現在已經不是日本玩家領導者了,再霸著那鬼軍的指揮權你想干什麼?"松本正賀的一個手下站出來指著鬼手信長叫囂道.

鬼手信長沒有回答,到是他身邊的一個手下站出來和那人對罵道:"哼,一條狗也敢出來叫?不要以為你們現在得到了那些傻瓜的支持就可以在日本橫著走了.告訴你們,這里是靠實力說話的,鬼軍還在我們手上,論戰斗力還是我們最強,你們想和我們來硬的,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

松本正賀的手下剛想回嘴就被松本正賀給攔住了.他自己開口說道:"鬼手君,我們都是明白人,我也不和你說什麼狠話,就和你說兩件事.第一,你我都是日本人,我們都是大和民族的一份子.你應該清楚這種時候如果我們自己內部打起來,最後得利的絕對不會是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第二,鬼軍確實是在你手里,但那本就不是屬于某個人的,而是屬于整個大和民族的.所以我如果想要從你那搶回來,是不會有人幫你說話的.至于出手攔我,你覺得你們有那個實力嗎?"

松本正賀前面那段話鬼手信長的人都沒當回事,大道理誰不會講啊?但是最後這句卻仿佛一記重錘砸在了眾人的心窩上.是啊!松本正賀如果打算動手搶,誰能攔的住他呢?他可是才和紫日打成平手啊!自己這幫人恐怕還不夠人家一刀劈的.

鬼手信長被松本正賀的話氣的不行,可是技不如人他也不敢跟松本正賀硬頂,只能氣呼呼的在那直喘粗氣.松本正賀的手下見老大的氣勢壓制住了鬼手信長便更加囂張了起來.這些人中除了我當初安排給松本正賀的輔助人員之外,基本上都是當初跟著松本正賀一起被趕落神壇的鐵杆,可以說當初松本正賀受到的欺壓他們也都體會過,只不過因為身份本身不象松本正賀那麼高,所以他們受的氣並不像松本正賀那麼多而已.不過,不管怎麼說,這些人畢竟是跟著松本正賀一起吃過苦的,而且他們並不象松本正賀知道上面還有一個我的存在,在他們心里現在就是真的翻身做主人了,所以一時之間釋放出來的情緒遠比松本正賀要多的多.

在松本正賀的手下們咄咄逼人的話語之下,鬼手信長和他的部下們最終還是沒挺住,在交出了指揮鬼軍的信物後便灰溜溜的離開了.不過,鬼手信長雖然現在也算是跌落神壇,但卻不象當初的松本正賀那麼倒黴.一來松本正賀不會像鬼手信長那麼無聊去打擊對方,二來鬼手信長也不像松本正賀那麼大公無私.

當初的松本正賀之所以會被搞的那麼慘,完全是因為他當初太大公無私了.可以說他在職期間獲得的利益全都是日本人全國性的利益,他沒給自己落下任何東西,反到自己貼了不少錢進去.但是鬼手信長卻不一樣,他雖然也是日本領導者,卻利用職權把自己的小行會給發展的像模像樣,就算現在他不是日本領袖了,但他的行會畢竟還在,所以也沒什麼人敢招惹他.另外,除了自己的行會,鬼手信長手里還捏著一樣至關重要的東西,那就是魔晶蒸汽武器的資源.日本人自己根本沒有生產魔晶蒸汽武器的技術,那些東西全都是俄羅斯人給的,而作為中間的牽線人,鬼手信長是完全有能力掐斷這條線的.因此就算他現在不是日本領袖了,日本人也還是得仰仗他.

看著鬼手信長帶著他的人離開後,松本正賀便悄悄的潛回了自己的行會駐地,然後進入了那個秘密的房間.在啟動大型水晶通訊器後,我的形象第一時間出現在了畫面中.

"恭喜你了松本君.重新爬上日本玩家的顛峰有何感想?"

"物是人非啊!"松本正賀一副憶當年的樣子冒出了這麼一句,不過在看到我愣住之後他便馬上轉換口氣道:"不過還是感謝您的栽培,要不是您的幫助,我現在說不定還在哪里當車夫呢!那個,現在我已經重新登頂,是不是可以開始第二步計劃了?"

我非常嚴肅的肯定道:"可以啟動第二步計劃了."

"嗨……馬上啟動第二部計劃."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七章 松本正賀的野望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章 計劃中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