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二十九章 變異聖甲蟲  
   
第十八卷 第二十九章 變異聖甲蟲

"那東西是顆卵."凌的回答剛剛說完就見那個女人突然松開了捂著胸口的手掌變成了雙手撐地的狀態,緊跟著她便像是著魔了一般拼命的嘶吼著,同時雙手在地上不斷的抓撓著,狀態極為瘋狂.我伸手示意凌和眾妖退後,躲的遠遠的看著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現在那女人身上的東西都已經被扒光了,唯一還剩下的就只有那枚金色的寶石而已,所以她現在的狀態如果不是因為她自身的原因,那就肯定和那塊寶石有關.剛剛凌說那寶石不是石頭,而是枚卵,再參照現在的情況,我立刻便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那東西該不會是要孵化了吧?"

"看起來很像."

我們正在那討論著,就見那個女人的背上突然股起了一塊來,跟著就聽到咔嚓一聲骨骼斷裂聲,女人的背部竟然被掀了起來,伸出了兩片金黃色的甲殼狀鞘翅.緊隨著鞘翅的出現,女人的胸口緊跟著也發出了一聲骨骼斷裂聲,一條明顯屬于節肢動物的長腿便從她的胸腔之中伸了出來,緊跟著第二根第三根長腿也陸續伸了出來.在連續伸出了八條之後,那個女人又突然向前仰起了腦袋,然後拼命的張嘴.突然,伴隨著一聲惡心的肌肉撕裂聲,女人的嘴巴突然張開到了一種誇張的程度,然後一對大鉗子一樣的口器從女人的嘴里伸了出來,接著女人的整張臉都被徹底擠碎,一只蟲子的腦袋從她的頭臉後鑽了出來,發出了一聲尖銳刺耳的尖叫.

"我靠,這東西也太惡心了吧?"一只妖怪說道:"雖然我們是妖怪,但是像這麼惡心的東西也不多見啊!"

我轉頭問凌:"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你認識嗎?"

"這個外形我確定從來沒見過,不過從能量波動上感覺卻非常熟悉."

"熟悉?記得是在哪里遇到過嗎?"

"有點像科荷普拉的能量波動."

"科荷普拉?埃及那只聖甲蟲?"我驚訝的轉回頭再次看向那個女人,哦不對,現在它已經不是人了,而是一只長著八條長腿,背後生有一對鞘翅,全身掛滿人體碎片的惡心蟲子.

"這應該是只幼蟲."凌說道:"雖然能量波動幾乎一模一樣,但這只蟲子的波動非常弱小,和科荷普拉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我想了想道:"不管是不是都好,先把它給我抓住再說."

"明白."凌隨手扔出了一張黑色的絲帶一般的能量網,瞬間便將那只蟲子給捆了個結實.本來我和凌都以為這道網肯定是困不住它的,最後肯定還得再打一場才能制住這個家伙,誰知道這東西出生時看著那麼嚇人,實際上卻絲毫沒有戰斗力,一張能量網就把它給徹底制伏了!

將那只蟲子打包又捆了幾道之後我便將破壞神殿的工作交給了身後的眾多妖魔,反正守衛都沒了,一座破房子還能搞出什麼事來?除了眼前的神殿外,我將俄羅斯的其他襲擊目標也分配給了眾妖,然後便啟動了愛之環.

玫瑰剛接通通訊顯得非常疑惑."你這麼快就完成破壞了?"

"不是,我這邊有點新發現,需要去趟埃及."

"你去埃及干什麼?"

"我們在這邊干掉了一個玩家,結果那家伙胸口居然寄生了一枚聖甲蟲的卵,我們打算去埃及問問科荷普拉是怎麼回事.我總感覺這里面有大文章."

"可是騷擾任務怎麼辦啊?"

"不是還有那二百多妖怪嗎?我已經給他們演示過怎麼干了,剩下的交給他們就行了."

"OK,那你就回來吧.哦,你聯系我是想讓我把你召喚回來吧?"

"對,這邊沒我們的傳送陣,飛回去太慢了!"

"你稍等."

啟動愛之環的傳送功能後我便被迅速召喚回了玫瑰的身邊.到了艾辛格就好辦多了,從這邊使用跨國傳送陣傳送到天宇城,然後借用臨近國家的傳送陣跨越一個個國家,中途以飛鳥代步穿越國境,雖然費事了點,但速度還算不錯,很快就進入了埃及境內.

剛到埃及我便找了座城市借用傳送陣直接傳送到了阿奴比斯的神殿,不過這邊現在卻是空無一人.阿奴比斯屬于冥神,白天肯定不會出來到處晃蕩,不過我現在趕時間,也沒空等到晚上了.

"阿奴比斯!阿奴比斯!喂,聽見吱一聲啊!"

"吵吵嚷嚷的你當我這是菜市場啊?"阿奴比斯的虛影突然出現在我的頭頂,聲音大的差點將我震聾.

"靠,聲音大了不起啊!"我朝天上的阿奴比斯比了個中指,然後臉色一正道:"好了,說點正事.你在哪呢?帶我過去,我要見科荷普拉."

"等下."阿奴比斯的聲音消失後,神殿側面便突然打開了一道石門,一名死神軍團的士兵從其中走了出來,然後示意我跟著他走.出呼意料,士兵並沒把我帶入神殿內部,而是走到了神殿外的沙漠中便停了下來,隨後我們兩個的腳下的沙子便開始旋轉著向下沉降,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流沙坑.我知道這是阿奴比斯的法力制造出來的傳送通道,所以並沒有掙紮,只是把面具放了下來防止吃沙子.隨著我的整個人完全陷入流沙之中後,我突然感覺腳下一空,整個人便進入了失重狀態.不過我的反應異常迅速,幾乎是在零點一秒之內便自動調整了身體平衡,最終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上.

"你這家伙還是像以前一樣討厭."阿奴比斯見我安穩落地沒能整到我似乎非常不爽,不過我知道這家伙就這性格.他肯和你開玩笑才說明他重視你,如果阿奴比斯真要殺誰,他不會和你說話,直接就會打起來.

"沒工夫和你開玩笑了,知道科荷普拉在哪嗎?"我直接問道.

"你找他干什麼?"阿奴比斯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他不回答我,我也不回答他,直接將捆的跟粽子一樣的那只聖甲蟲幼蟲扔了出來.阿奴比斯是正牌神靈,對能量的感應自然比我們強的多,何況他和科荷普拉關系比較近,在一起的時間長自然也就比較熟悉一些.

"這東西為什麼有科荷普拉身上的氣息?"

"我要是知道就不來這里了!"

"你在哪抓到這東西的?"阿奴比斯一邊圍著那只幼蟲轉圈一邊問道.

"你可以先把科荷普拉找來再問嗎?"

"哦,你先等會."阿奴比斯終于意識到了這個事情比較重要,他打了個響指喚來了一名冥神奴仆吩咐他帶我和那只幼蟲先去他的宅邸等待,他自己則快速的消失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跟著冥神奴仆來到了阿奴比斯的住所時間不長阿奴比斯就帶著科荷普拉回來了,後面跟著的還有一兩位,一位是長了個貓頭鷹腦袋的智慧神特圖,還有一位是天使一般的真理女神瑪阿特.

科荷普拉剛一進入我等候的大廳便直接沖到了那只幼蟲身邊,然後就見他伸手一揮,纏繞在那只幼蟲身上的束縛物便一起消失不見了.獲得自由的幼蟲反應極為迅速,身上的束縛剛一解除便猛的跳了起來,然後沖著我們一陣嘶叫卻不敢上前.在場的人員除了我之外全都是正神,其本身的氣息強大到幼蟲根本不敢靠近的地步,至于我,之前它就是被我給綁來的,再傻也知道不是我對手了.

在解放了幼蟲之後科荷普拉立刻開始小心的靠近那只幼蟲,而幼蟲似乎非常害怕他,見他靠近就是不斷的嘶叫並後退,不過因為他現在已經被我們圍了起來,想退也沒地方退了,最終科荷普拉還是成功靠近到了幼蟲的身邊.

"安靜孩子,保持安靜……!"科荷普拉像哄小孩一樣一邊小聲的說著,一邊伸手企圖撫摩那只幼蟲的腦袋.剛開始幼蟲還表現出了一點點的順從,但就在科荷普拉快要碰到它的時候,它卻突然張開巨大的口器沖著科荷普拉的手就咬了下去.

科荷普拉好歹是正牌神靈,眼前的幼蟲頂多在三百多級,能咬傷他才有鬼呢.雖然幼蟲咬住了科荷普拉的手拼命的左右搖擺著腦袋想撕下塊肉來,可惜科荷普拉身上的甲殼也不是好看的,任它咬了半天啥成功也沒出現,反到是科荷普拉等了一會後自己主動站了起來並將手上的幼蟲給拽了下來.

"科荷普拉大人,有發現什麼嗎?"

科荷普拉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是在發現它的?"

"在俄羅斯的一座城市里."

"俄羅斯?"

"是的.當時我正在和一個敵人戰斗,然後我用一些特殊的裝備把她的裝備給全部扒光了,最後在她的胸口發現了一枚橢圓形的金黃色物體.當時我以為那是塊寶石,後來我的魔寵凌卻感應到了那東西上面有生命波動,並猜測那可能是枚卵.隨後那個和我們戰斗的人便突然表現的很痛苦,然後她體內的那枚卵就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孵化了.當它撐破對方的身體出世後,我的魔寵發現了它身上有和你相同的氣息,所以我便將其抓到了這里.不知道您對此有什麼想法?"

科荷普拉聽完我的說法後又沉思了一會才開口說道:"這個小家伙是我們聖甲蟲一族不錯,但……!"

"但什麼?"

"但它卻並非正常個體."

聽了科荷普拉的話我反而更加疑惑了起來."什麼叫非正常個體?"

科荷普拉讓阿奴比斯的神仆們搬了張桌子出來,然後他便伸手一揮,桌子上立刻出現了五只聖甲蟲."你們看,桌上這些就是我們聖甲蟲一族的成員.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這種."科荷普拉伸手拿起了一只提表黝黑看起來很像屎殼郎的聖甲蟲."這是聖甲蟲一族中數量最多的一個種群,本身沒有多少智力,攻擊力也很一般,唯一的特長就是繁殖力驚人和環境適應性超強,可以在各種極端環境下生存.目前我們一族九成以上都是這種低級聖甲蟲."科荷普拉說完便將黑色的聖甲蟲放了回去,然後又將剩余的紅,綠,金,藍四只聖甲蟲放到了我們面前."和剛才那種野生的聖甲蟲比起來,其實這才是我們真正承認的聖甲蟲家族成員.雖然體表顏色不同,但他們其實都是一個品種,體表的顏色只是受外界環境影響而後長出來的一種特征.和那種黑色的品種不同,這些聖甲蟲都具備低級智力,行為類似于低等魔獸,有基礎判斷力,有記憶力,而且懂得思考一些簡單的問題.其華麗的外殼在其沉睡時會完全閉合,不注意的話很容易將其和各種顏色的寶石弄混."

"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抓到的這只又是怎麼回事呢?"我催促道.

科荷普拉解釋道:"根據你的描述,之前你看到的那枚金色寶石應該不是卵,而是這種金色的聖甲蟲."

"可是他們……?"

"我知道,他們的外貌差異很大."科荷普拉自己說道:"不管是什麼顏色的聖甲蟲,其體表都應該覆蓋有光滑的純色甲殼,表面沒有任何斑點和色彩變化.但是你們看紫日抓到的這只.它的提表不但長滿了堅硬的毛刺,而且除了背上的鞘翅之外竟然完全沒有甲殼,而且你們看,它的身材明顯非常的細長其極不勻稱,和聖甲蟲橢圓形的流線型身體完全不一樣."

"難道這只不是聖甲蟲?"

"不,這正是我所奇怪的."科荷普拉說道:"雖然外形差異很大,可這只卻是實實在在的聖甲蟲,因為其體內有我們聖甲蟲一族的聖紋核心,這個是無法偽造的."

我皺著眉頭問道:"如果說這只是真的聖甲蟲,那他為什麼會長這麼大呢?"目前為止我見過的聖甲蟲只有兩種大小,一是科荷普拉本人,他的體型基本上就是一個人那麼大,而除了他之外,我見過的其他聖甲蟲都只有饅頭大小到鵪鶉蛋大小之間.我抓到的這只能把那個女人給撐的爆體而亡,可見其體積相當之大,雖然還沒到科荷普拉那麼大,但已經比一個成年男子的體積小不了多少了.這麼大的科荷普拉還真不多見.

科荷普拉聽到我的問題便解釋道:"這個不是什麼問題.正常情況下那種野生的黑色聖甲蟲大概有十年的壽命,不過這個指的是它們的活動壽命,如果它們被困在某個密閉環境中無法獲得食物,那它們就會進入休眠狀態.一旦進入休眠,聖甲蟲就將擁有近萬年的壽命,除非它再次被喚醒,才會繼續開始以正常速度計算它的壽命.這些彩色的聖甲蟲比野生的黑色聖甲蟲要高等一些,其壽命取決于他們本身的努力.一般情況下只要不是遇到太大問題,這些正式的聖甲蟲都可以活五十到一百年,當然,休眠期不算.如果運氣好,或者夠努力,能在死亡前修煉到二階聖甲蟲的狀態,就可以多獲得五十年的壽命.到了二階,聖甲蟲就會獲得比較高的智力,而且以及也會增加到西瓜那麼大.因為獲得了比較高的智力,其修煉速度會大幅度上升,如果能在多出的這五十年時間內修煉到三階,則體積和壽命都會進一步增加.理論上只要一直修煉下去,聖甲蟲是可以做到不死的."

"那就是說體積比較大的聖甲蟲實際上也是存在的是嗎?"

科荷普拉點點頭道:"只要升階,聖甲蟲就會長大,不過有一點很奇怪."

"什麼?"

"看你抓回來的這個小家伙的體積,他的實力至少在七階以上.可是眼前這個小家伙卻只有一階和二階之間的實力,而且智力水平似乎比一階還要低,好象退化到了野生的黑色聖甲蟲的狀態.總之這家伙就是很不正常,感覺像個發育畸形的怪胎一般."

聽到科荷普拉這麼說,我便試探著問道:"您覺得有沒有可能是有人在試圖人工培養高階聖甲蟲呢?"

"不知道,但是我覺得不會."科荷普拉解釋道:"聖甲蟲雖然可以無限升階,但消耗的時間太長,你們這些冒險者哪個有耐心花幾十年時間訓練他們?再說聖甲蟲強悍的戰斗力靠的是數量不是質量,五階之前的聖甲蟲可能連三百級的魔獸都打不過,要想用于戰斗,至少也得將其升到七級以後,有那個精力不如抓條龍回來培養還快一點."

"照這麼說就不是人工培養的嘍?"我問道.

"不,我覺得應該是人工培養的."一直沒說話的特圖突然說道.

"為什麼?"

"原因有兩個."特圖說道:"第一.聖甲蟲雖然培養不易,不適合用來作為戰斗力發展,但我們並不能確定對方是否有別的用途.畢竟聖甲蟲的能力可不只是用來打仗那麼簡單啊!第二.紫日說這只幼年體的聖甲蟲是在俄羅斯發現的,可是聖甲蟲是我們這里的特產,除了埃及別的地方根本就沒有.如果是成體還好說,一只幼年體的聖甲蟲是怎麼從埃及跑到俄羅斯去的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十八章 搶劫搶出麻煩了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三十章 一只蟲子換來的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