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三十二章 兩個大騙子  
   
第十八卷 第三十二章 兩個大騙子

我和松本正賀說的話其實也很簡單.松本正賀現在之所以覺得我在人前找他單獨談話不好,那純粹是做賊心虛.就因為他知道他和我是一伙的,所以他才會盡量避免落人話柄讓別人發現我們的關系的機會.但實際上,這種擔心根本就是多余的.正常人的思想都是,如果這兩個人之間有鬼,必然會背著人偷偷摸摸的聯系,像我這樣光明正大的找上門來,別人反而不會說什麼.

松本正賀聽到我的解釋也明白了過來,不過想想還是問道:"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萬一他們問我和你商量了些什麼.我要怎麼回答呢?"

"我說你現在膽子真是越來越小了."松本正賀被我罵的一愣,就算他不知道怎麼回答,也應該罵他笨才對啊.這關膽子什麼事啊?見松本正賀似乎還不理解,我便直接說道:"這都想不明白?你回去要是有誰問起來,你根本什麼都不用回答,用你的鼻子哼他就是了.就算對方問的急了,你只要用把腦袋仰到天上去,然後丟一句'你算老幾啊’就可以徹底搞定.我保證沒人敢再問."

"那要是萬一有二百五非問不可呢?"

這次換我被松本正賀說的一愣,不過想想這種人也確實不少,畢竟和聰明人一樣,白癡也是不能小看的,因為他們白癡起來能讓你吐血."要是真有二百五非跟你問,那你只管出手揍他就行了,只要你不把他干掉,那就沒關系,打再重都不會有人說你什麼的.要是萬一碰上傻的比較厲害的,這樣還要問,那你就只管把整個日本國民和大和民族全都罵一邊,然後說這是我說的,告訴他們我用這話讓你直接投降就行了."

松本正賀聽完之後先是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雖然我現在在你手下辦事,但我不得不說一句……紫日你真是壞的沒救了."

"哈哈哈哈……不壞怎麼可能做到這個位置上?"我說完又接著道:"對了,之後的安排還得和你說一下."

"嗯,你說."

"那邊幾個玩音樂的MM知道嗎?"

松本正賀點點頭."以前聽說過,好象是全世界唯一的一支魔樂戰隊.聽說屬性很偏門,不少高手都在她們手里栽了跟頭."

我點點頭確認道:"我的實力你也清楚,如果她們組成戰陣,只要我不召喚魔寵,照樣不是對手."

"這麼強?"

"廢話,我這次可是來幫你鎮場子的,不帶點厲害的怎麼鎮得住那幫白眼狼?哪,你聽好了.一會呢,她們會負責把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那幫人打的滿地找牙.然後呢,等鬼手信長他們快不行了的時候,你就假裝發現了那邊的情況,然後你就大聲和我吵起來,裝做想要過去幫忙的樣子."

"嗯,這個好辦.然後呢?"

"然後你就放大招,先把我逼退,然後沖過去和她們打,把那幫日本會長和鬼手信長都給救下來.不過不要去救紅蓮鳳凰,我會讓她們把她干掉."

雖然比較奇怪為什麼要單單干掉紅蓮鳳凰,但松本正賀知道這不是重點,所以也沒多問,而是說道:"我明白.之後我救下他們再和那些漂亮MM對戰,然後她們裝做打不過我被擊敗,這個時候你在上場,我們拼個兩敗俱傷,然後各自放狠話閃人."

"不錯不錯,腦子還是挺聰明的嗎,不過最後稍微有點不一樣.你一會去救他們之前放大招的時候我會裝著沒有防備被你打傷,然後在我救下那幫MM後我會因為'有傷在身’而'發揮失常’,這個時候你再突然爆發,我會在發現情況不對的時候啟動傳送技能逃跑,然後你朝著逃跑的我放大招,我會把這個東西扔給你."我指了下手上的那個儲物手鐲說道.

"這不是你的儲物手鐲嗎?"這東西跟著我時間很長了,也算很著名的裝備,所以松本正賀認得.

我點點頭道:"你也知道,我們行會的人全都有鳳龍可以當儲物裝備用,這個手鐲在我這里等于就是浪費,相反,你現在到是正好需要.雖然你實際上是我的人,但因為你的身份,鳳龍肯定沒法給你,這個手鐲又太出名了,要是你突然拿出來,別人肯定會懷疑.一會等我進入傳送通道後,你就對著我放大招,我在臨傳送前會把這個東西扔出去,別人肯定會以為我在傳送通道里被干掉了,然後把這東西爆出去了,反正只要進了傳送通道別人就看不見了,也不怕穿幫.這樣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光明正大的從我這里拿到這個手鐲,別人不但不會懷疑,你還是可以拿它去壓服那些不聽你話的人.想想,這可是從我這個超級大BOSS身上爆出去的東西,在日本人心中這玩意簡直就是紀念碑啊!以後你只要帶著它,全日本誰看到你不得伸大拇指啊?"

松本正賀被我說的差點沒笑起來."我看剛才說你壞完全是低估你了,你簡直就是個惡魔!專門玩弄人心!"

"哈哈哈哈……我平生最大的愛好就是玩人,最討厭的就是被別人玩,果然最了解自己的還是自己的敵人,你當了我那麼久的敵人,現在又當我的手下,恐怕整個游戲里除了我老婆就屬你最了解我了!"

松本正賀忍不住打了和寒戰道:"別說的那麼惡心好吧!不知道還以為我們兩個性取向不正常呢!"

就在我們這邊聊的火熱的當口,那邊紅蓮鳳凰和鬼手信長已經快要招架不住了.冰冰她們的魔音樂團就是專門針對高手而設計的特種戰斗小組,連我這樣的頂級存在不召喚魔寵都打不過她們,紅蓮鳳凰和鬼手信長這幫二流高手就更不要提了.要是槍神或者黑寡婦說不定還有點希望,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根本想都不要想.

"啊……"不出意外,在激戰了十幾分鍾後,紅蓮鳳凰剛剛跳起來准備施展大招,卻被水晶火焰的一記音刃從半空轟了下來.後面的一個日本行會會長打算用法術掩護她,結果水晶公主的巨大管風琴卻突然傳出一個最強音,震的他當場噴血.

剛開始戰斗勉強還能維持平衡,現在紅蓮鳳凰被打傷,後方的支援隊伍又被水晶公主的管風琴控場給壓的完全無法出手,兩邊的形式立刻開始出現了明顯的偏移,再加上魔樂的特點就是會累積傷害,戰斗時間拖的越長對鬼手信長一方就越不利.

眼看情況危急,鬼手信長正打算爆發,誰知道冰冰卻先他一步站了出來將笛子往嘴邊一搭."鎮魂曲第一章——靜默旋律."悠揚的音樂聲突然響起,而鬼手信長正打算爆發的大招卻像是突然沒了燃料的火箭一樣,啟動時到是聲勢驚人,可還麼到一秒就突然萎了,巨大的動作後竟然只打出了一道紅色的絲帶一般的東西,而且還是飄飄悠悠的,跟鬼火一樣飛到半路就突然消失了.

這巨大的反差把鬼手信長給搞愣住了,但這邊的姑娘們卻沒發呆.真紅借著這個機會成功干掉了眼前的一個行會會長,然後一下跳到鬼手信長面前,不等他反應過來便一拳砸了過去.鬼手信長發現真紅出現也是猛然驚醒,慌忙後退了兩步雖然勉強閃開了攻擊正面,卻還是被巨大的力量帶飛了出去.不過更大的力量卻是打中了地面,轟的一聲震的整個廣場都是一陣地動山搖.

這超重的一圾就是我們事先約好的暗號,只要紅月他們成功壓制住了那些日本人,並把他們打怕了,那個時候真紅就會故意打偏一招,並且引發強烈震動通知我們上場.

接到暗號之後松本正賀才裝做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和我大罵了起來,那邊的日本行會會長們聽到松本正賀的聲音,再看到他往這邊跑,一個個就像災難幸存者發現救援隊一樣,心里那個激動啊!不過,他們的激動很快便被擔憂給壓了下去,因為他們發現我竟然攔在了松本正賀面前.他們很怕我把松本正賀拖住,因為他們這邊情況已經糟到一定程度了,只要松本正賀稍微晚過來點他們就得全部完蛋.

就在眾日本行會行會心里糾結之時,松本正賀卻出人意料的突然抽出武器發出了一招威力驚人的劍芒,而我則因為"毫無准備"而在近距離內承受了這強悍的一擊,整個人就像出膛的炮彈一般突然飛了出去,轟的一聲將廣場中央的大蛇雕塑撞的粉碎後還一直飛過了半個廣場摔進了旁邊的建築群中.

由于我幾乎是從交戰雙方中間穿過去的,所以兩邊的人都看到了這個情況沒,而紅月她們這邊則是"驚訝"的全都停了下來.正因為這短暫的停頓,松本正賀終于有機會沖到了戰場中央.不過這個時候我們這邊的MM們也反應了過來,立刻就要攻擊.松本正賀一下蹦到了鬼手信長面前,然後在鬼手信長錯愕的目光中一腳將這家伙給踢進了日本行會會長們的人群,然後轉身沖向了受傷倒地的紅蓮鳳凰,只可惜襲擊紅蓮鳳凰的是金幣,她的動作比較快,先松本正賀一步用掌心雷將紅蓮鳳凰給轟飛了出去.

"噗嗤……!"躲在一堆廢墟底下觀察戰況的我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松本正賀這家伙還說我壞,其實他比我更壞.剛才那一腳踢的那叫一個狠,要不是游戲里的治療術啥都能治,估計鬼手信長就要變成游戲內的第一個太監了!不過呢!雖然松本正賀那腳踢的不太是地方,但是鬼手信長不但不能找松本正賀的麻煩,明面上還得感謝松本正賀,因為當時的狀況下松本正賀要同時救他和紅蓮鳳凰兩個人,也確實沒多余的時間慢慢來.哪怕那一腳踢的不地道,但總歸是救他,他不感謝也就算了,要是再找人家麻煩,以後還要不要做人了?

看著被踢進人群後就弓的跟個蝦米似的鬼手信長,我使勁的憋著笑,漲的滿臉通紅.松本正賀這家伙的演技真是越來越好了,按照我設計的劇情表演,竟然還能自由發揮給鬼手信長加戲,真乃人才也!當然了,我現在還能在這偷窺,也要感謝松本正賀的傑出演技.別看剛才那招打的很誇張,其實松本正賀根本沒打中我.當時真正的情況是我和松本正賀對了一招,然後兩道攻擊在我面前相撞.我其實是被反震力給轟飛的,攻擊傷害本身並沒碰到我.當然了,撞柱子砸房子那段都是真的,不過以我的防禦這點東西根本就跟撓癢一樣.

發現沒能救下紅蓮鳳凰的松本正賀,因為"悔恨"而怒氣值爆棚,像惡狼一般撲入了眾MM的羊群.剛才襲擊那些日本行會行會的時候跟一群狼似的眾MM這會卻突然變身大綿羊,被松本正賀趕的滿場子跑,攻守之勢完全顛倒了過來.

本來看到松本正賀得勢之後還有幾個日本行會行會的沖上去打算趁機占點便宜,誰知道剛加入戰團便被轟飛了出來,落地之後鮮血狂噴,幾秒之內就斷氣了.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反應過來,松本正賀之所以殺的對方到處跑,那是因為人家實力高,自己就一普通高手,進去純粹屬于送菜.

不過,就在眾MM眼看就要"支撐不住"的時候,只聽轟的一聲,廣場邊緣倒塌的建築瓦礫突然全部飛了起來,捂著胸口用劍支撐著地面的我正慢慢的從瓦礫中走出來,看的在場的日本行會行會眼皮直跳.心里都在想:眼前的這群小惡魔還沒干掉,又來了個大的."誒,不對啊!"終于有人發現了問題所在,本來還異常緊張的眾日本行會會長這個時候才發現我的狀態似乎不對.不管是胸口那道巨大的傷口還是以劍撐地的行走姿態,都說明了我的狀況很不好.

"紫日受傷了?"眾日本行會會長驚訝的叫道.在他們看來我就一不死大惡魔,能讓我受傷那簡直是出現了神跡.

"松本正賀!動我的人,你有問過我嗎?"

"我不但要動你的人,連你也要一起動."松本正賀王霸之氣四處亂噴的說道.

"好,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世界第一."

"哈哈哈哈……平時你確實是世界第一,但是現在嗎……你還有力氣打嗎?"

"哼,你這個只會玩偷襲的小人,這點小傷還不妨礙我把你打成殘廢."

"大話誰都會說,最後還得看實力."松本正賀說著便沖了上來.

眼見松本正賀沖上來,我便立刻小心的開始應付了起來.別誤會,我不是應付松本正賀,而是應付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松本正賀和我都是串通好了的,又不可能跟我真打.再說就算真打,我不放水松本正賀有勝算嗎?所以說松本正賀不是問題,關鍵得把那幫子日本行會的會長騙過去.我現在一方面要做出拼命的樣子,一方面還得裝出受傷影響戰斗力的樣子來,而且不能讓人看出破綻,這個難度可比放開了打要難多了.現在表面上我的胸口有道很大的傷口,而其實那傷口根本就是用幻術偽裝的,而我其實一點傷也沒受,要是我表現的太正常,那反而就是不正常了.

就這麼辛苦的來回對攻了幾招之後我突然向松本正賀打出了暗號,松本正賀立刻加強攻勢,飛起一記重劈朝我的肩膀砍了下去.我慌忙舉劍隔擋,結果卻因為"傷勢"過重而慢了半拍,刀劍相撞後我又裝做受傷使不上力的樣子向後摔去.

松本正賀見我倒地,立刻沖了上來,但是一道空間門突然打開,小純出現擋在了他的面前.不過松本正賀反應更快,甩手就是一記飛刀將小純擊傷,讓她暫時無法為我進行治療了.事實上松本正賀是沒有那麼強的反應力的,我召喚魔寵只要想一下就行了,所謂思維的速度可以瞬間千里,你反應再快也不能跟的上思維的速度.松本正賀之所以能准確攔截小純使之不能給我治療,只要是因為我在召喚前和他打好招呼了,他根本就是提前做好了准備了,所以才能在第一時間將小純擊傷.當然,小純放水也是原因之一.人家好歹是前任光明女神,雖然一直干的都是護士的活,但你不能真把人家當小護士啊!想當年人家也是彈指之間推山填海的主,幾把飛刀就想把她打傷,那是做夢.

擊傷小純後不等我召喚其他魔寵,松本正賀立刻沖了上來,一刀向我劈來,我慌忙站起用劍去擋,但因為剛爬起來還沒站穩,所以又被打飛了出去.不過這次我卻沒有頑抗,人還在半空便甩出了一張傳送卷軸,同時喊道:"哼,今天有傷在身先饒了你,下次再找你算帳."

"想跑?沒那麼容易!"松本正賀叫囂著追了上來,然後突然在原地站定,猛的揮出一道巨大的光刃跟著我穿入了傳送光圈,而就在光圈與劍芒接觸的瞬間,兩者便同時消失了,但是,一枚青色的手鐲卻從虛空中飛了出來,當的一聲掉在地上直接滾到了松本正賀的腳下.

現場的日本行會會長們全都傻在了當場.這是什麼情況?那東西是怎麼回事?紫日掉東西了?不可能.儲物空間又不是皮口袋,怎麼可能掉東西?那這個東西是……?所有日本行會的會長突然同時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個我讓他們想到的可能——紫日被爆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三十一章 約見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三十三章 連哄帶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