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四十二章 神界  
   
第十八卷 第四十二章 神界

被我追問的神仆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其實我們也不確定那里面是不是有戒律之石的成分存在,只是我們自己估計大概會有吧!具體的事情我們知道的也不多!"

對于對方辯解說自己知道的不多,這個我到是不懷疑的.甚至于如果不是因為他們要負責直接和俄羅斯行會進行聯絡,我都懷疑他們怎麼可能知道戒律之石的事情.神仆在神族中的地位極為低下,連我們行會的外圍會員在行會里的身份都要比神仆在神族中的身份好很多,而像我們這樣的行會都會有很多秘密連精英玩家都不告訴,神族又怎麼可能把戒律之石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地位低下的神仆呢?

"你們兩個表現不錯,作為獎勵,你們可以滾了."我說便站了起來,兩人都是興奮的站了起來轉身就跑,只是還沒等他們跑出兩步,兩個人便突然同時倒了下去.

夜月抽出還在滴血的蛇劍轉身對我道:"你覺得他們說的事情是真的?"

我還沒回答,凌便幫我解釋道:"我覺得這事情還是可以相信的.只是事情恐怕沒我們想的那麼簡單."

"你指什麼?"我轉身問道.

"俄羅斯神這的野心."凌解釋道:"首先是俄羅斯行會的隱忍.以一個世界頂級強國來說,你不覺得俄羅斯人表現的太平凡了嗎?就算他們在游戲內發展的不怎麼樣,也不至于這麼默默無聞吧?即使是人口遠低于俄羅斯的不少歐洲國家都比俄羅斯要火熱很多,惟獨這里就像是他們的天氣一樣,好象整個都被凍結了一般.這是第一點不正常.第二點就是我們之前抓到的那只幼蟲.對于生物武器的研究,即使是進行簡單的雜交培養和誘導變異,我覺得也絕對不是游戲里的設備就能搞定的東西.我不敢說整個游戲里都沒有比冰霜玫瑰盟技術實力更強的行會,但即使有,也不會超過我們太多.連我們都只能有限度的進行生物融合實驗,你覺得別的行會能有多少精力研究生物技術?那麼,如果不是一個行會在支撐著這個生物技術研究,那麼會不會是一個神族呢?別忘了,游戲里的神族可是會創造生物的哦."

凌說的事情讓我聽的一怔.是啊!聖甲蟲幼蟲的實驗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至少我們行會暫時還做不了這個,別的行會應該也不至于開展的了這種負責的研究,除非他們得到了神族的幫助.但是,既然是神族插手,那麼他們的目標就絕對不會是我們.雖說游戲內的這些神族和玩家行會的實力對比還不至于到人類和螞蟻的區別,但至少也是人類和小狗要貓的區別.你說一個人會為了對付一只貓而去專門幫助另外一只貓嗎?顯然不會.那麼,這個人真正的目標就應該不是那只貓,而是貓的保護者,和他同級的存在.

我正在想這層關系,凌忽然又說出了第三個證據."這第三就是這次的特殊武器事件.那東西里面絕對有神力存在,而且還有法則力量.根據剛才那兩個家伙的證詞,俄羅斯神族確實是在研究戒律之石,而那東西的威力,顯然不會是用來對付我們的."

凌的話讓我更加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俄羅斯神族正在計劃一個天大的計劃,而他們的目的搞不好是全世界的神族,而根據就是這戒律之石.正如凌所說,戒律之石的力量是法則之力,這東西和魔力以及神力都不一樣,在它面前神力和魔力都是個渣,兩者的區別就像是核武器與步槍的區別.神族與玩家之間的實力對比就像是獵人與動物一樣,對付普通動物只要有獵槍就行了,要核武器干什麼?但是在這種情況下獵人依然在研究核武器,那麼他們就肯定不是想打獵.

夜月聽凌說完這些顯然也反應過來了,她有些擔心的問道:"我們現在怎麼辦?去通知別的神族還是怎麼樣?"

"我覺得最好還是先去深入調查一下情況."凌說道:"這個事情關系重大,不是光靠一點點推測和兩個無關緊要的神仆的話就能算數的,我們必須掌握確鑿的證據才行."

我點點頭道:"凌說的不錯.你們兩個先回訓練空間,我去調查清楚情況再說."

收回了魔寵之後我轉身便想去調查俄羅斯神族的秘密,但是剛走兩步卻突然一拍腦袋."糟糕,忘記問他們的到底住哪了!"現在我可不是在神族聚集地,而是在神界.各個國家的神界是各有各的特色,但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一個字——大.天庭的地盤表面上看起來就一座天府而已,實際上不然.其實我經常去的天庭不過是整個天庭的辦公地點而已,真正的中國神界其實比那大的多,這里有大量的神山和湖泊,幾乎不比地面上的面積小多少,你要不知道地方,想靠運氣找到人家的居住地,那簡直就跟大海撈針差不多.俄羅斯這邊的神界我是沒來過,但是根據以前去過的中國天庭還有日本的高天原以及埃及的大神界的經驗,俄羅斯的神界絕對也是個超大的世界,而且以神族的人口數量,估計幾萬平方公里都分不到一個神族,況且人家也不會真的分的那麼散.如果估計不錯,俄羅斯神族大概也是跟中國神族差不多,有一個類似天庭的辦公地點,然後各大神帶著自己一幫小弟各有各的宅邸.但是他們聚在一起居住,對我來說卻成了麻煩.望著這茫茫大世界,我到底要怎麼才能找到對方呢?

"凌."

"怎麼回事?"剛回到訓練空間的凌又被叫了出來自然是一臉的莫名.

"我們好象忘了點事."

"什麼?"

"你之前有問他們住哪嗎?"

"這個……"所謂馬有失蹄,我們這一幫自稱高智商的家伙竟然也有番這種低級錯誤的時候,路都還沒問就先把向導給干掉了.略微沉思了一會之後凌忽然道:"要不然我用大搜魂術把對方的靈魂抓回來再問問?"

"你覺得大搜魂術在神界能管用嗎?"

"這到是個問題.不過你可以先離開這座山,神界又不是只有神族,這里也是有不少土著的.如果你能抓到些當地土著,搞不好能問到路也說不定呢."

"嗯,方法可行.你先回去,我試試看吧."

再次收回凌之後我便召喚出飛鳥跳了上去,然後騎著飛鳥迅速的離開了山頂向著一個方向筆直的飛了過去.之所以選擇這個方向並不是我在亂跑,而是因為地面上的痕跡說明被我干掉的神女那幫人就是從這個方向過來的,所以這個方向遇到神族的可能性最大,大不了再抓個俘虜問問,反正現在我已經和俄羅斯神族鬧翻了,真打起來也不怕.

以飛鳥的速度,我們竟然愣是飛了幾個小時才離開這片雪山,可見這該死的山區到底有多大.離開山區之後進入視線的不再是皚皚白雪,而是一片蒼翠的森林.雪山之上融化的積雪在山腳彙聚成一條銀白色的河流彎彎曲曲的穿過森林一直延伸向看不見盡頭的地平線,而森林的面積也一直覆蓋到了天邊,看來這片森林面積也不小,搞不好甚至整個神界都是這樣的密林也說不定.

一般說來各國神界的環境和本國的環境其實沒啥關系,就好象我們國家的地理環境是啥樣都有,而我們國家的神界卻到處都是云,有限的幾個聚集點也不是山就是自己會飛的浮島.其實像我們國家這還算好的,埃及的神界更誇張,雖然人家國家大部分都是沙漠,陽光充足到可以把人曬成人干,但是埃及的神界卻跟地下世界一樣,不但黑漆嘛烏不說,而且連棵草都看不見.這俄羅斯雖然冰天雪地地位寒冷,但是這神界除了那座雪山,似乎也沒見有多冷的樣子.相反,自從進入了森林上空,反到覺得有點熱了.

因為我想找個土著問路,因此飛鳥一直在按照我的意思沿著那條河在飛.不管是神界還是人間,自然規律總是不會變的,水這種東西在哪里都是生命之源,所以如果這里有土著,那就一定不會離水太遠.

我騎在飛鳥背上沿著河流飛了一個多小時,各種野生動物到是看到不少,可是能夠讓我問路的看起來像是智慧生物的東西卻是一個也沒見著.不過就在我在那思考辦法的時候,身下的飛鳥卻突然一個橫滾險些把我摔下去.

"搞什麼啊!"慌忙抓住飛鳥身上突出的部分,我趕緊問道.

"有東西襲擊我們."

"是什麼東西?"

"又來了!"飛鳥還沒來及解釋就又做了一個橫滾,只見一支巨箭嗖的一聲從我們身邊擦了過去.不過,對于那支箭我不但沒有絲毫恐懼,反倒興奮了起來.能把箭射這麼高,說明對方的制造技術相當不錯,至少一般的弓是不可能把箭射到這種高度的,而能將箭射到這種高度的,就只能是魔法武器或者是大型弓弩.剛才那支箭並沒有任何魔力波動,反到是箭身超大,顯然符合大型弓弩的特征.既然對方能制作大型弓弩,那就說明他們具備一定的智慧,而且是相當高水平的那種.這一路飛過來我可是一直在尋找智慧生物,這回能碰上當然高興了.至于對方想要襲擊我的事情,這個我一點有不介意,反正一會下去我肯定會把對方爆揍一頓出氣的.

連續閃掉兩只箭的飛鳥忽然提醒我道:"抓緊了,我要做大動作了飛行."說完之後不等我回答飛鳥便突然猛的身體一抬向著高空急速攀升,而我們背後,兩支大型弩箭卻緊隨而至,只是由于飛鳥也在向上飛,那兩支箭的速度明顯有些跟不上我們,先開始只是緩慢接近,後來變成和我們平行前進,最後竟然被越甩越遠了.

"喂,你別跑啊!我還要下去問路呢!"我拍著飛鳥的背說道.

"我只是上來掉個頭."飛鳥說完便突然在空中翻了個身變成了大頭沖下,一頭朝地面紮去,並且他的四個加力燃燒室全都開至最大,背後拉出了四條巨大的火柱.在噴射推進器和重力的作用下,我們的速度瞬間便飆升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狀態,幸好飛鳥隨著速度的加快自動調整可外殼形狀將我包進了他的身體中,不然光是氣流產生的摩擦都能讓我身上燒起來.

隨著我們轉入俯沖,地面上的襲擊者也意識到了我們打算報複,于是立刻又開始發動了攻擊,只是這次的箭不是兩支,而是八支.飛鳥在極端恐怖的速度下依然保留了超呼尋常的反應力,幾下小幅度的左右晃動便閃開了有威脅的三支箭,然後以更快的速度向地面俯沖而下.沒有給對方第二次機會,飛鳥在離地面只有五百米的高度突然封閉噴射推進器並猛的張開了全身的所有減速板,我感覺血液瞬間全部湧向了腦袋,雙眼都開始變的赤紅一片,就這好事我屬性夠強悍,要是一般人估計直接就掛了.

在經曆了二百多米的減速之後,飛鳥將強大的慣性全部轉化成了風壓,以音波的形式突然向前方射出.從地面上看,只見飛鳥的四個噴射燃燒室前方突然打出了四個圓圈,空氣都有如實質一般的蕩漾了起來,而那四團明顯變的有些扭曲的空氣團則以令人難以想象的速度朝著地面飛速撞去.因為空氣團除了有些扭曲之外並沒有別的特征,所以地面上的人幾乎沒有任何反應的被那四團東西直接轟中.就仿佛是重磅炸彈落地一般,轟的一聲爆鳴,四枚音壓炸彈突然同時觸地爆炸,瞬間便將下放的森林清出了一大片空地.位于這個區域的所有植物,包括地面上的落葉和一層泥土都一起被音壓炸彈吹的干乾淨淨,至于那些隱藏在其中的生物,自然也是一個不剩都被吹飛了出去.

在飛鳥掃清障礙之後我便立刻將其收了起來,然後張開翅膀輕飄飄的落向地面,在即將落地之前,夜影突然出現在我的跨下接住了我,而我也收起了翅膀直接落在他的背上.

我們這邊剛剛落地,旁邊倒伏的森林中便傳來了一陣騷動聲,跟著一棵大樹突然飛了起來,一只全身長滿肌肉站起來超過六米的巨型棕熊從被掀飛的大樹下站了起來,然後便對著我咆哮了一聲.不過那只熊並沒有馬上沖過來,在吼完之後他迅速開始翻動身邊的其他樹木,然後一個個還活著的生物從樹下陸續爬了出來.

剛剛被救出來的這些生物明顯是人類,雖然暫時還不決定他們是不是就是純粹的人類,但從外貌上並沒有看出任何不同來.看他們的裝扮,顯然屬于軍隊一類的組織,因為他們的盔甲不但外形一模一樣,而且還都打著相同的標記,說明他們是有組織的部隊,不是一般的傭兵.

在救出了大部分同伴後,那些人便迅速的聚集到了一起,其中幾個明顯實力高一些的站到了前面,並且指揮剩余人員組成了防禦陣形,看他們現在的舉動,我更加確定這是一支軍隊了,畢竟一般的組織是不會有這種大型戰陣的.

對于他們互相救援和擺陣的工作,我完全沒做任何干涉,反正現在問也問不出什麼,不如等他們處理完了事情我再一次性的問出來,省得還要我一個一個的詢問.

就在這些家伙全部聚集完成後,其中一個看起來皮膚有些蒼白的小白臉也被一群高級武裝人員給扶了起來,而且還有人給他搬來了一把椅子,也不知道他們從哪翻出來的.那年輕的小白臉坐下之後先是整理了一下狼狽的儀容,然後才開口對我說道:"你這個家伙,竟然敢襲擊本王,難道你活夠了嗎?"

"王?"

"我是王子,當然是王了."

"王子?"我很詫異的重新打量了一下這個家伙,雖然衣服有些破損,但能看出來原來穿的還是很華貴的,至少說他是王子還是比較靠譜的."你們這麼有國家嗎?"

"嘎……"對方本來正准備觀賞我因為聽到他的身份而嚇的瑟瑟發抖的樣子,誰知道我卻突然問出了這麼個無厘頭的問題,以至于他事先准備好的嘲笑話語全都被卡在了喉嚨口.

"你這個白癡,本王是王子,當然得有國家了!"那個王子說完還半自言自語的嘀咕道:"之前看他騎個高級魔獸我還以為這家伙是個高手呢!沒想到竟然是個傻子!"

"不好意思,我的耳朵很好,麻煩你下次不要當著我的面說我壞話.另外……"我說到這里突然一頓,接著也沒見我動,就突然從我手上飛出了一道半月形的劍氣.那道劍氣剛一出現便向旁邊的叢林之中飛了過去,然後直接沖入了樹林之中一閃而過,過了好半天,就在對方以為我是虛張聲勢的時候,前方的森林突然傳來了一陣令人牙酸的斷裂聲,跟著就見一整排的大樹突然整齊的歪想了一側,然後集體轟然倒下.看到這一幕,包括那個王子在那的所有人一瞬間全都像得了下頜脫臼一般傻在了原地,而我只是輕描淡寫的說答:"另外我這個人一向脾氣不大好,所以你們最好別在我面前裝,不然會發生什麼我可不保證."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四十一章 重大發現     下篇:第十八卷 第四十三章 奇怪的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