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四十三章 奇怪的土著  
   
第十八卷 第四十三章 奇怪的土著

啪啪啪啪……我本來以為展示下實力就足夠對方搞清楚現實了,沒想到那個自稱王子的白癡竟然突然鼓起了掌來,搞的他自己的手下都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他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意思.

見眾人全都一臉莫名的盯著自己,那個王子才開口說道:"不錯,很不錯.你是個高手,而我很這人最愛人才,你可以當我的貼身侍衛,我……"

沒等那家伙把話說完我便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我又突然出現在那個王子的面前,單手將他一了起來,在周圍的侍衛尚未有所反應之前又瞬間移動回了原來的地方.隨手將那個白癡王子往地上一丟,我還順便踩上了一只腳."好了,現在你們主子在我手里了,所以話語權理所當然的由我掌管,你們只管回答我的問題就是了."

對面的人見我只是想問問題便都被往上沖,雖然他們的主人在我腳下踩著,但畢竟我的實力在那擺著,貿然沖上來只會害死他們的主人,況且我現在的意思也很明顯,並沒打算真傷人,他們也犯不著把自己的主子至于危險之中.

看對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我又接著說道:"好了,既然你們打算配合,我也不會為難你們的主子."我說著便將腳從那個王子身上拿了下來,不過這家伙之前已經被我摔暈了,所以就算我把腳拿掉他也依然是毫無反應的躺在那里."首先,我想知道你們為什麼要用箭射我?"

眾人在聽到我的問題後都將目光投向了一名身穿銀白色鎧甲的武士,看起來這家伙在他們中是個首領.

"對不起,之前射你完全是個誤會."那名首領說道:"我們本來是奉命深入樹海搜尋一種藥品的,不過王子在半路上發現了你的坐騎在天空中高速飛行.當時王子覺得這只坐騎很特別,便想射下來看看,當時我們並不知道那上面有人."

我點點頭表示接受了對方的解釋.從邏輯上推斷他說的應該是實話,畢竟我們之前並不認識,相互之間也沒啥關系,他們突然襲擊我並沒什麼意義.而且當時飛鳥在空中飛行,我是趴在飛鳥背上的,從地面看上來,也確實看不見上面是否坐著人.

"第二個問題."我伸出兩根手指問道:"你們知道這里的神族住在哪里嗎?"神界都是各國各自的神界,所以俄羅斯神界里是不會有別國神族的,因此我直接問這里的神族,只要對方知道,那就肯定是俄羅斯神族.相反,如果我直接問俄羅斯神族,他們反而可能會不知道這個事情,因為這里是神界,這里的神族知道自己是俄羅斯地區的神族,可是神界的土著卻未必知道俄羅斯是個什麼東西.

聽到我的第二個問題,那些守衛似乎是松了口氣,因為這個問題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依然是那個侍衛首領和我進行交流,不過他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說的是哪位神祗?"

我被首領問的一愣,隨後才想到俄羅斯的神不可能都住一塊,自然就會有位置區別."無所謂,隨便哪個神都行.你就告訴我最近的一個就行了."

"要說最近的,那應該是武神了."侍衛首領說道:"他就住在我們的國都騎士之城,到了城里你看到的最高大的那座建築就是神殿,武神就住在那里面."

我點點頭,然後單腳一勾將地上的王子踢到了對方面前,對方趕緊伸手接住了還在昏迷之中的王子.趁著他們接王子的時間,我直接翻身跳上夜影然後讓夜影啟動了意識跳躍,瞬間便穿入了一片虛無之中,當我們再次穿出來的時候便已經到達了另外一片森林之中.夜影有些無奈的說道:"對不起,我能連接的意識目前最遠只能到這邊了."

"沒關系,我們直接飛吧!"

"好的."夜影帶著我迅速升到了森林上空,然後仿佛踩著樹冠在林間跳躍一般迅速向著前方奔去.雖然夜影的意識跳躍必須要有智慧生物的思維作為平台,但卻不一定要人類的思維.在跑了一會之後夜影又成功連接了一個生物的意識,然後又進行了幾次跳躍,最終終于成功讓我們跳到了一座小村莊的外面.

在這座村子里再次詢問了關于騎士之城的消息後,我們才搞清楚,原來騎士之城距離這里非常的遠.不過很幸運的是向前走一段之後就有一座大型城市,然後可以用那里的傳送陣傳送過去.

按照村里人說的路線,我們很快便找到了那座所謂的大城市,不過在我眼里這也就能算是一座中小型城市而已.當然,對于村里人來說這可能確實算的上是大城市了.不過不管大不大,對我來說只要有傳送陣就夠了.從城門進入城內後我便四下張望了起來,一眼掃過去附近沒有疑似傳送殿的建築,看來只能問人了.

"你好,請問下……"我的話都還沒來及說完就見被我攔住的那位大嬸突然變身大白兔,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中,搞的我尷尬的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對于這種奇怪的事情,我將其歸咎于那個NPC大嬸有特殊心理疾病,所以才會像兔子一樣消失在我的眼前,所以我打算重新找個人問問,結果當我把頭轉向其他人時,才發現周圍的人全都用一種警惕的目光盯著我,而且其中一部分人還表現出了極度的厭惡表情.

被路人以這種表情盯著,我第一反應就是先低頭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有什麼問題,結果發現似乎沒哪里不對勁的,于是我又打算繼續去問別人,結果我一往哪個方向走,附近的人就會立刻倒退遠離我,搞的好象我身上有傳染病一樣.

對于本地人的奇怪反應,我實在是非常的奇怪,不過看他們這個樣子大概是不會讓我知道原因的了,所以我也放棄了詢問的打算.啪的一個響指,夜影突然從訓練空間中走了出來停在我的身邊.既然問不到路,那我就干脆自己找,反正傳送殿又不是賣盜版光盤的小門面,會窩在某個犄角旮旯中.像傳送殿這種人流量超大的地方,一般都會修在城里的主干道附近,要不然以傳送殿的人流量,一般道路根本承受不起.

不過,我的想法雖然很簡單,但這里人的思維卻一點也不簡單.我剛把夜影召喚出來便聽到周圍傳來了一片驚呼聲,然後在夜影不屑的打了個響鼻噴出一串火星之後,路人中的幾個女人竟然突然尖叫著暈了過去,而其他人則不是四散奔逃就是恐懼的癱軟在地,搞的我整個腦袋都瞬間短路了.

我不就召喚了個坐騎嗎?至于嚇成這樣嗎?

實在理解不了這里人的奇怪思維方式,我便自顧自的翻身跳上夜影的背部,然後讓夜影開始沿著主干道小跑了起來.以夜影的速度,即使是小跑,速度其實也不慢多少,加上這座城市本身就這麼點大,相信跑一圈也用不了多長時間.不過,我的想法雖然一直都沒錯,但我實在是低估了這個鬼地方的土著們的不正常程度.就在我騎著夜影剛跑了不到五百米的時候,前方突然沖出了一群拿著市民將我給包圍了起來.要是碰上一群武裝劫匪我是一點也不擔心,反正幾刀下去就砍光了,可是眼前這都是些什麼人啊?這些人有的拿著扁擔,有的拿著斧頭,有的拿著菜刀,竟然還有人拿著雞毛撣子,就這武裝程度,連武裝暴民都算不上.可是他們干什麼要圍著我呢?

看著這一圈奇怪的市民,我也不好直接將他們都殺光了.畢竟這是市民,不是戰斗人員,完全沒有戰斗必要啊!不過老這麼讓他們圍著也不是個事啊!看來必須先搞清楚他們到底為什麼要包圍我.

掃了一圈沒發現這里有什麼明顯像是首領的人,我只好對著周圍問道:"你們為什麼要攔住我?"

我一說話眾人就立刻驚慌的一陣騷動,並且還後退了一點點,直到過了近二十秒才有人開口說道:"惡魔,我們是不會讓你傷害我們美麗的希望之花的!"

"希望之花?"進城的時候我到是看到過這座城市的名字叫做希望城,可問題是希望之花是什麼東西?看他們反應這麼大,這個希望之花應該不是簡單的一朵花而已.比較符合邏輯的推測是:一,希望之花是一種珍貴的特殊植物;二,希望之花應該是指某個女人,而且是這座城市中擁有特殊地位的漂亮女人.學校里有校花,辦公室里有office之花,一座城市里有個城市之花也不算啥.不過問題是為什麼這些人會認為我會去傷害這個我暫時還不確定到底是什麼東西的希望之花呢?"你們這個希望之花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還有,我只是路過,誰說我要傷害那個什麼希望之花啦?我連希望之花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為什麼要去傷害它?"

因為沒有統一指揮,我這麼一說人群立刻就混亂了起來,有些人好象是有些相信我了,另外一些人則持反對態度,當然更多的人則是在兩者之間搖擺不定.

就在兩邊的人在那爭吵的時候,人群外面卻突然傳來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我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城防衛隊到了,因為這整齊的腳步聲絕對不是混亂的市民可以發出的.

軍隊來了,市民似乎找到了主心骨,紛紛退到了兩邊讓軍隊過來,而在進入人群之中後,那些軍隊便迅速跑動起來將我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最後突然全部停了下來,然後用長矛和盾牌對著我小心的戒備了起來.

在軍隊將我圍住之後,隊伍後面又走來了七八名騎馬的人.這些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男一女兩個人,其中那個男的看起來有四十多歲,身材幾乎接近球形,一身華麗的服裝一看就是貴族.不過相比之他的衣服,我更關心他身下那匹馬,因為這絕對是匹罕見的寶馬,要不然也不可能馱著這麼大個負擔還走的如此閑庭信步了.跟胖子並行的是一名女子,不過她帶著面紗,所以看不清容貌,不過從露出來的部分判斷她應該不超過二十五歲,而且長的相當漂亮.跟在兩人身後的是名五十多歲的男子,四方臉,一頭金發,下巴下面還留著一圈濃密的金色胡須,配合他那身黃金鎧甲,一看就是個武力很高的戰斗人員.至于這家伙後面跟著的那排人,一看就屬于高級保鏢的類型.

這群人並沒有走到我的面前,而是停在了包圍圈的外面,不過因為我們都騎著坐騎,而軍隊只是站在地上而已,所以我們雙方之間並沒有什麼遮擋.等幾人停下來後,那個胖子最先開口說道:"索羅王子,您還是回去吧.我女兒已經說了,她不會嫁給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哼,跟他說那麼多干什麼?"胖子身後的金發武將冷哼一聲說道:"他雖然是神殿騎士,但我好歹也是八級戰神,對付他個乳臭味干的小子還不是三兩招的事?"

"喂,我說你們幾個注意下情況好不好?"我抓住頭盔面罩向上一推,然後直接把頭盔給摘了下來問道:"你們可別告訴我那個什麼索羅王子和我長的一模一樣?"

看到我的相貌,眾人都是一愣,然後忽然聽到噗嗤一聲笑,接著眾人一起笑了起來.之前那個很凶惡的金毛大叔也是尷尬的說道:"哎呀,真不好意思,原來是場誤會.主要是你身上這套裝備太像索羅王子身上那套了!不,不是像,根本就是一模一樣啊!"

"啊?那什麼索羅王子有套和我這套一模一樣的盔甲?"我身上的神龍套裝可是魔龍套裝加上國器合並進化後得到的,先不說國器具有唯一性這個問題,就是原本的魔龍套裝也是極為罕見的全神器可成長型套裝啊!這里居然有人有一模一樣的裝備?不,不可能是一模一樣,他們說的一樣應該只是外形,而不是屬性.就算這里是神界,神器也不可能泛濫啊!

對于我的疑問,對方到是知道的很詳細."對,就是和你這套看起來一模一樣的裝備."那個金毛大叔說道:"我記得好象是索羅那小子跟著神族的神使一起去了趟人間界,回來以後就定做了一套這樣的裝備,說是在人間界看到一個很牛很牛的強人,他很羨慕人家的裝備,所以就照樣子仿造了一套.不過他那套也就是外形拉風一點,其實沒人家的屬性."說到這里金毛大叔似乎是突然反應過來了,眼睛瞪的跟牛眼一樣."你該不會就是那個叫紫日的家伙吧?"

"是怎麼樣?不是又怎樣?"

"你是紫日?"這次不光是金毛大叔了,連那個胖子和旁邊的女人都驚訝的叫了起來,至于周圍的其他人則是集體倒吸了一口涼氣,連那些圍著我的軍隊都整齊的向後退了三步.

暈,怎麼發現我的真名比之前被誤會了的那個索羅還要有威懾力呢?之前以為我是索羅的時候他們還敢帶人來包圍我,現在一聽我是紫日,連軍隊都嚇的有要逃跑的趨勢了.我有那麼恐怖嗎?

驚訝了老半天之後還是那個女人最先恢複過來,然後她突然從馬上跳了下來,然後穿過士兵組成的防線向我走了過來.那個胖子和馬上的金毛大叔一看這情況立刻驚慌的叫了起來,之前那個金毛大叔以為我是索羅還敢放話要沖過來單挑,現在知道我的真身之後竟然只敢站在遠處喊,都不敢上前把那個女人拉回去.這個反差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那個女人就這麼徑直走進了包圍圈,不過就在她快走到我身邊的時候,夜影突然打了個鼻息,嚇的她立刻停在了那里.一直等了半天,見夜影沒有進一步行動,她才略帶驚慌的抬頭看了夜影的眼睛,然後才壯著膽子又向前走了兩步.站到夜影身邊她才意識到眼前這匹坐騎比她的馬要高了太多.戰馬背高都在一米六到一米八之間,而超過一米七五的都屬于罕見的好馬.其他馬類坐騎身高一般也都在這個范圍之內,像獨角獸之類的背高一般能達到一米八到一米八五左右,這和一般馬比起來已經高出很多了.但是,在夜影身邊即使是獨角獸那樣的身高依然顯得很矮,因為夜影的四只蹄子所在的平面到他的脊梁最低點的高度就已經接近兩米了,而這還是淨身高.實際上夜影的蹄子下面還有一層兩厘米厚的踏鐵,而且夜影平時根本就不會落地,有時候你看他在地上跑,其實腳底一直都是懸空的,這無形中就增加了他的脊背離地的高度.像現在,那女人走到夜影身邊才發現自己的頭頂竟然才剛超過夜影的肚子下緣一點點,感覺光是站在他身邊就有一種喘不上氣來的壓迫感.

"你過來想干什麼?"我低頭看著站在夜影身邊的女人問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四十二章 神界     下篇:第十八卷 第四十四章 潛入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