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五十二章 詭異的囚犯們  
   
第十八卷 第五十二章 詭異的囚犯們

這座神族監獄雖然很大,但里面關押的犯人卻並不多.盡管那條超長的過道兩側密密麻麻的排列著不下三千間囚室,但其中大部分都是空的.那些空囚室的大門根本就沒關,全都是敞開的,而真正封閉著的大門總共加在一起也還不到三十間,也就是說這里的囚犯一共就只有二十幾個.

"看起來很空曠嗎."凌伸頭看了一眼那排幾乎都是空的房間道.

我點點頭,然後召喚出了飛鳥讓其快速的從通道這頭飛到對面再反沖回來,這樣做一是實驗一下這個通道里是不是有機關,二是想讓飛鳥順便把關著囚室的編號給我調查一下,省得我一會找到封閉的囚室還得穿過幾里長的通道回來找鑰匙.

完全成一條直線的通道對飛鳥來說根本不是問題,只要將翅膀略微收緊一些就可以輕松的飛過去,而來回飛了一遍也證明了通道內並沒有機關,至少是沒有腳踏式以外的機關.在得到飛鳥報告的房間號碼後我便從牆上找到了對應的編號鑰匙,然後帶著這堆鑰匙迅速的跑進了通道中.

這條通道的前半段幾乎全都是空的,第一間關著囚犯的房間是一千八百多號,位于通道的半截處.走到門口之後我先是研究了一下那扇門,結果發現除了鑰匙孔之外,門上還有一個輸入魔力的裝置.既然這里設計了這麼個東西,那肯定是有用處的,而且這玩意看起來也不象是防盜系統,所以我還是試著輸入了一點魔力進去.

隨著我的魔力注入,那道石門上突然出現了一個藍色的旋轉著的魔法陣,然後魔法陣中突然一閃,竟然整個變成了一個空洞.通過這個大洞可以直接穿過大門看到門內的情景,我立刻便明白了這其實就是個觀察窗,和監獄里的大門上裝的觀察窗一樣.通過這個大洞我可以看見門後的囚室內有著一個"大"字形的金屬架,而架子上則鎖著一個全身纏的跟木乃伊一樣的人形生物,不過因為這家伙的身體連眼睛都被包了起來,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種族,只能看出來他具備人形.

確定了那家伙被捆著,我便用對應的鑰匙打開了石門.打開門看到的情況比通過觀察窗看到的情況明顯要更直觀一點.眼前這家伙的額頭,咽喉,手腕,手肘,肩膀,胸口,腰部,大腿跟部,雙膝以及腳腕處全都打著兩指寬一指厚的金屬固定圈,而這些圈的表面無一不是金光閃閃,說明其上被固定了永久性的強化魔法陣.不過和這些比起來,最嚇人的還在他的左胸下方的位置.那個地方似乎是被開了一個洞,一根比手腕細點的透明管道正連接在這個洞里,而管道的另外一端則連到了地面上的一個接口中.通過這根透明的管道,我可以看見一些淡綠色的液體正緩慢的從管道內流出來並順著管道一直流進地面的那個接口中.

"這是什麼?難道是取膽汁的?"我看著那根管子有些驚訝的問凌.

凌搖了搖頭:"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畢竟我也沒做過這樣的研究啊!不過想知道也容易,把他身上的東西全都拆掉就明白了."

"說的也是."我說著便將永痝誚b了那家伙額頭上的那根金屬環的側面,然後用力一壓.只聽當的一聲脆響,金屬固定環應聲而斷.不過那個東西剛拿掉,被固定住的這家伙便瘋狂的晃起了腦袋,顯然情緒很不穩定.我也不管他掙紮不掙紮,直接上手按住他的腦袋,然後撕開了包裹他腦袋的白布.剛開始撕下來的還是白布,可是越到後面我便越覺得不對勁,因為里面的布條不但散發著一股子惡臭,而且還越來越黑,其中有些還帶著明顯的黃色斑點.

"這家伙是個亡靈生物?"凌出聲提醒道.

我看了看那家伙身上的其他部位,最後還是決定先把他的嘴巴和眼睛弄出來.本來不拉開還好,這一拉開我的臉色立刻便由紅轉綠,跟著猛的轉身狂吐了出來.本來看到些惡心東西我是不會吐的,關鍵是這家伙嘴里的味道.剛才就在我切開他嘴邊的布條後,一股堪比毒氣的惡臭頓時撲面而來,瞬間便將我熏的暈頭轉向胃里翻湧不止.

"都和你說了他是亡靈了!"凌看我吐的厲害,連忙過來遞了塊手帕給我,然後又打開了一個微型黑洞像吸塵器一樣將房間里的臭味全給抽了出去.

我吐了好半天,連膽汁都快吐出來了才稍微緩和了一點.擦乾淨嘴之後我干脆將面罩放了下來,神龍套裝的面罩是全密封的,而且帶過濾和供氧功能,對付毒氣都沒問題,何況只是惡臭.

"這家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我有些不舒服的問道.

凌湊上去看了看那怪物的嘴,然後又小心的用刀將他的整個腦袋上的紗布都切斷取了下來之後才回答道:"這是腐蝕怪,一種很罕見的亡靈生物,以前我在黑暗神殿的時候見過一只,不過沒這個等級高."

"腐蝕怪?看這樣子怎麼像是快要融化的僵尸啊?"

"其實腐蝕怪就是僵尸族的亡靈生物,他的上一個形態就是那種很常見的腐爛僵尸,不過一般腐爛僵尸很少會發生進化,即使進化了也多半會變成綠毛僵尸或者鐵皮僵尸什麼的,進化成腐蝕怪的屬于極為罕見的特殊變異."

"這種變異僵尸很厲害嗎?"

凌搖了搖頭."腐蝕怪的基礎戰斗力只相當于一般僵尸,而且因為腐爛的太厲害,連視覺也失去了,所以實際上戰斗能力表現的還不如一般僵尸."

"那就是說這東西其實很弱了?"

凌確認道:"不單是弱,而是非常的弱,一般只要不是太白癡的魔獸都能輕松搞定他.就算殺不死,也可以不管他,反正腐蝕怪基本上屬于被動攻擊型生物,幾乎不會主動襲擊別人."

聽到凌的解釋我現在反而是更疑惑了.如果說這個腐蝕怪非常的強大,那麼俄羅斯神族將其關在這個地牢里還可以理解,可是偏偏這家伙卻是個完全沒有戰斗力的廢物.就算這座監獄比較空,俄羅斯神族想抓點普通生物來把湊數,也不用抓這麼弱的東西啊?

想來想去我還是覺得俄羅斯神族不會無緣無故的放一只腐蝕怪在這里,既然它在這,那肯定就是有原因的.在這個家伙全身上下打量了一會之後我突然被他肚子上的那根管子所吸引了.如果說將腐蝕怪關在這里是一種很奇怪的行為的話,那麼在他身上打洞裝管子就是更不對勁了,所以說這根管子肯定就是俄羅斯神族抓它的關鍵.

"讓開一點."我讓凌退後之後便拿出永痦r的將那家伙肚子上的固定圈給削了下來,然後又用永甯D開他身上的紗布,露出了那嚴重腐爛的身體.看准那根管子連接的位置,我迅速的出劍將管道口連接的那塊肚皮給切了下來,然後劍尖向外一帶,瞬間便將腐蝕怪的肚子上開了個窟窿,連帶著那根管子也被一起挖了下來.

凌雖然沒得到我的通知,但看到我的行為她也猜到了我的意圖."主人是想看看那根管子抽取的是什麼東西嗎?"

我點點頭並同永睄毓}那堆爛肉,結果從中發現了一個小小的桃子型的物體,仔細一看竟然發現那是枚心髒."這管子抽的難道是腐蝕怪的血液?"我看著地上那枚爛桃子似的心髒問道.

凌一聽便明白了俄羅斯神族的意圖,她立刻向我解釋道:"腐蝕怪雖然沒什麼戰斗力,但它一般也很少會被別的怪物襲擊,這主要就是因為它的血液.腐蝕怪的血管中流淌著一種綠色的血液,黑暗神殿經常會收集那種東西,因為它是一種非常厲害的魔力腐蝕劑."

"魔力腐蝕劑?就這玩意?"我驚訝的看著地上那個爛桃子中流出的綠色液體,沒想到這種顏色和氣味一樣惡心的東西竟然是一種價值相當高的輔助用品.

魔力腐蝕劑其實並不是一種藥劑,而是很多種具備同樣功能的液體的統稱.凡是魔力腐蝕劑就必須具備一條非常重要的屬性,那就是——魔法序列破壞.所謂魔法,就是將魔力規則化後的產物.比如說你將空氣中的火元素集中並使之活性化,那麼你就可以得到一個火球,而如果它們排列成一條直線,那就是火牆,反正魔法總是得有一定的規則.但是,魔力腐蝕劑卻可以打破這種規則,它能讓你身邊的魔力紊亂,如果你的魔控水平不夠高,那就完蛋了,不但魔法放不出來,而且可能反噬自己.不過,相對于用來擾亂對方施法,魔力腐蝕劑更多的其實是被用于在魔法護盾上開孔.不管是多麼強力的魔法防護屏障,只要沾上一點點就會被燒出一個大洞.對魔法護盾來說這魔力腐蝕劑簡直就跟硫酸一樣,一碰就是一個大洞.

"俄羅斯神族采集這只腐蝕獸的血液,難道是打算實驗某種針對防護罩的新武器?"我有些不確定的自言自語道.

凌很無奈的搖頭道:"這種事情恐怕之後俄羅斯神族自己知道了.我看我們還是先去看看別的房間吧."

"好的."我說著便帶頭離開了這個房間.剛才那只腐蝕怪被我挖出了心髒已經徹底掛掉了,加上它體內的內髒全都腐爛的一塌糊塗,所以和正常人不一樣,不是掛在肚子里,而是全都堆在肚子的下半段,剛才我挖出那個大洞後不但心髒跑了出來,連其它內髒也一起冒了出來,搞的房間里惡臭難聞,就連凌的黑洞都來不及吸了.還好這個房間有門,出來之後把門重新封閉,再惡心的味道也出不來了.

離開這個房間後我們一路上又檢查了十幾個房間,結果發現里面關著的都不是強力生物.要不是之前那個俄羅斯神族自己說這里是監獄的話,搞不好我都會以為自己進了奇特生物展覽館.這邊的房間里關押的那些生物真是千奇百怪,啥稀罕玩意都有,而且這些東西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有著一到兩項很特殊的屬性,不如腐蝕怪的血液是天然魔力腐蝕劑這樣,後面的怪物也大多帶有這樣或那樣的古怪屬性.

因為那些被收集來的古怪生物戰斗力都不高,而且基本沒法溝通,所以為了最大程度上的給俄羅斯神族找麻煩,所以我把他們全都給干掉了.反正想讓他們幫忙沖出去是不可能的,放了他們搞不好他們還會襲擊我,留著不管只會便宜了俄羅斯神族,所以我干脆把他們全部殺光,這樣俄羅斯神族再想研究這些東西就得另想辦法去找了.

在干掉了一大群各種希奇古怪的東西後,我們在第二十六間打開的房間內終于發現了一件比之前更加古怪的東西.當我推開那扇大門的時候,直接被眼前的景象給搞愣住了,搞的我直接倒退了兩步退到沒外,抬頭把門頭上面和兩側都掃視了一遍,確定沒發現"冷凍庫"的牌子後才重新走了回來.

眼前這個房間大到是不大,但是整個房間內卻彌漫著一層白色的寒氣,房頂和牆壁上全都掛著一層厚厚的冰,就連我這樣抗凍的屬性走進來都感覺到一陣明顯的寒意.當然,如果只是冷我還不至于把這里當成冷凍庫,關鍵是這個空蕩蕩的房間中只有房間正中吊著一只鐵鉤,而鉤子的尖端則掛了一塊有火腿那麼大的肉塊.當然了,這塊肉的外面也包著一層厚厚的冰,看起來就是個大冰砣子.除了這塊肉和那個鉤子,這個房間里可以說就剩下冰了.俄羅斯神族既然將這麼房間鎖了起來,那就說明這里有犯人,而犯人顯然不會是冰,那麼唯一可能和犯人掛鉤的就只剩那塊肉了.可問題是一塊肉需要關進牢房里來嗎?

"凌你知道這是什麼嗎?"我轉頭問了一下知識豐富的凌.

很可惜,雖然知識豐富,但凌也還沒到無所不知的地步.她搖著頭說道:"這就一塊肉,你讓我怎麼認啊?"

"你感應不到上面有什麼特殊的東西嗎?"

凌搖了搖頭."這塊肉完全沒有魔力波動,生命氣息也微弱到近乎于零,不過其中的精神能量到是很強大."

"難道這是個精神體?"我剛說出來便自己推翻了剛才的猜想."不,不對.精神體用冷凍法是肯定沒辦法封印的,你感覺到的精神體應該是這塊肉原本的主人的精神力.不過就這麼一塊肉就有這麼強大的精神力,它要是完整的那還得了?"

凌糾正道:"不,這個精神體就是完整的.我能感覺到這個靈魂中擁有提個完整無缺的靈魂,只是這個靈魂現在正處于休眠狀態."

"完整的靈魂?"我略微驚訝了一下,然後又看了看那塊肉.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塊肉就是這間囚室的犯人了,只是俄羅斯神族也真夠變態的,竟然把一塊肉給關進了牢房,搞的我現在都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做了.

之前那些囚室里的犯人都被我給殺掉了,但那是在無法合作的前提下給俄羅斯神族找麻煩的行為,可是這塊肉我要怎麼辦?和它合作?我連這是個啥東西都不知道,怎麼合作啊?殺了它?一塊肉要怎麼殺?切成肉泥?再說了,就算切成肉泥能殺死它,我也不會真的去切,因為想切碎它就得先把冰給弄下來,可這東西既然是用冰封印的,那就說明它一旦離開冰封狀態就有可能恢複戰斗力,否則根本不需要把它凍起來這麼誇張.可是,萬一我把冰給砸了,它突然恢複戰斗力了,再湊巧我又打不過這個東西,那我不是很倒黴?

我正在那為到底要不要砸冰發愁呢,眼前的這個東西卻幫我做了決定.只聽咚的一聲,感覺就好象有人在我們耳邊猛的敲響了一面大鼓,但我卻知道剛才其實什麼聲音也沒有.那聲咚的鼓聲並不是聲音,而是靈魂沖擊波,是我們的靈魂感覺到了那種震動.而隨著這聲靈魂震動的擴散,我們突然又聽到了第二聲靈魂沖擊波,而且這次比上次更加有力更加沉穩.隨著連續兩次沖擊波擴散開來,那種咚咚咚的聲音便開始像心髒的跳動一般逐漸進入了一種穩定的頻率,並且聲音也在逐漸縮小.但是我和凌都知道,那不是聲音縮小了,而是那個發出靈魂沖擊波的靈魂正在蘇醒,它開始有意識的收斂自己的精神脈動,導致我們覺得聲音在變小,其實不是它的精神活動變微弱了,而是不再向外擴散了而已.

隨著那脈動聲的消失,眼前的那塊凍肉突然猛的收縮了一下,跟著便聽到了咔嚓一聲響,那塊肉表面的冰竟然瞬間爆成了一堆碎冰渣.

"凌快過來,那東西要複活了!"看到這個情況我便立刻把凌拉到了身後並做好了戰斗准備,萬一那東西真活過來了,而且對我們有敵意的話,我就會先擋住它.有凌這個強力法師在背後,一般生物應該不至于是我們的對手才對.不過從剛才的精神沖擊波來看,這東西估計不會是那麼好對付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五十一章 強行進入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五十三章 人型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