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六十章 巨型地下魔法陣  
   
第十八卷 第六十章 巨型地下魔法陣

雖然凌說了三種方法,但其實對我來說就只剩一種了.除了直接用永痡j行突破之外另外兩個方法完全沒有考慮的必要.讓凌來破解要一天時間,我沒那工夫在這耽擱,而找神族來開門就更別說了.先別說活捉一個神族並要其聽話需要費多大工夫,就算讓我抓來了,又怎麼保證對方一定知道開門方法呢?這種秘門肯定是只有特殊人員才會掌握開門方式的,不可能每個神族都能隨意進出的.所以說,真正有意義的方法也就只有用永痧}壞了.

暴力破解一向是我最擅長的開門方法,不過眼前這道稍微複雜點,因為它後面連著反擊魔法陣,搞不好門沒拆開把我先給轟飛了.不過有凌幫忙就不一樣了,先由凌讀出魔法陣的位置,然後找到其核心陣眼,最後由我用永睎間貫穿牆壁將後面的陣眼一次性破壞掉.雖然魔法陣在牆壁遭到襲擊的瞬間就會啟動,但只要速度夠快,等不到它聚集起足夠的魔力我就能將魔法陣的主體結構給破壞掉,而結構不完整的魔法陣是不可能發揮作用的.

迅速拆掉防禦反擊型魔法陣後,眼前這道暗門就變成了一道僅僅具備防護神術的普通大門而已了,在永琲漸力切割下,很快就被我連門板一起給切了下來.

在拆掉那道門後,我們終于看到了通道.在那道石門後面就是一條只有幾十公分寬的狹窄樓梯一直通向地下,由于過道比較窄,體型比較大的人甚至都得側身才能通過,好在我和凌都不算魁梧,走起來到也不受什麼影響.

順著那條樓梯向下走了不到十米就是一扇很窄的金屬門,不過這道門並沒有上鎖,只在門的中央有個圓形的把手,看起來很像船上用的那種壓力門.轉動把手推開這道門之後里面是間只有幾個平方的小房間,房間的四面牆壁和天花板全部都是金屬的,連地面也都是一樣的材料,而房間里除了我們進來的那道門之外,就只有對面的位置有一道比這道門寬很多的金屬門,除了這兩道門之外房間里可以說是一無所有.

對面那道金屬門雖然比我們進來這道門要寬不少,但門的結構卻是完全一樣的.轉動門上的把手開啟大門後輕輕一推,結果竟然沒反應."嗯?"我稍微愣了一下,不過很快我就找到了原因.這道門和我們進來的那道門竟然還有連接器相互連接,而這個連接器的作用就是使兩道門無法同時打開.想要打開其中一道門,就必須完全封閉另外一道門.

"隔離室?"搞明白了兩道門的結構之後我便猜到了這房間的用途.像俄羅斯神族搞的這個大型魔法陣如果真的是全地下結構的話,其內部空間可能會相當的大,而這樣的地方在其出口必然會形成壓力差,最後的結果就是大門口不是往外吹風就是往里吸風,而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都很容易暴露出口的位置.況且如果這種壓力差比較大的話,開關大門的時候也會比較麻煩,搞不好會出現門被氣壓壓死而無法打開或關閉的情況.這個隔離室雖然結構比較簡單,但卻可以很好的阻斷空氣對流,除了能減少風壓引起的大門無法開合的問題外還可以防止氣流的異常流動泄露出口的位置.

封閉背後的小門之後我們又重新開啟了這邊的大門,這次到是很簡單就打開了,不過剛一穿過那道門我們便聞到了一股異常難聞的黴味,顯然俄羅斯神族的這個隔離室雖然隔離了氣壓,卻把新鮮空氣也給隔離了,搞的地下空間里味道極度難聞,好在我的頭盔帶過濾能力,只要放下面罩就聞不到味了.

這大門背後的空間是一處非常寬大的金屬平台,在平台周圍有一圈平板式的升降機,不過這些升降機的構造都比較誇張,居然全都是靠魔法陣懸浮升降的,別說釣鉤和纜繩了,那東西甚至都不和牆壁連接的,整個就是一個浮空平台.

我走到其中一個平台邊向下看了一下,平台下方是深不見底的垂直井,面積大概超過五百平米,深度則根本無法計算.想了想我也沒坐升降機,干脆直接從平台邊緣跳了下去.那東西就算速度再快,頂多也就是自由落體的速度不得了了,況且還有可能暴露目標,所以我干脆從這邊直接跳了下去.反正我有翅膀,也不怕摔到.

順著那條通道一直向下降落了差不多有好幾千米之後我便感覺到周圍的空氣明顯出現了比較大的阻力,這說明我的下方已經離地不遠了.我先是讓凌給我們倆加了個漂浮術,等速度稍微下降了一些才張開翅膀減速.在我們的速度差不多降低到正常懸浮時,下方也已經出現了洞底的景象.

和從上面看下來時的漆黑一片不同,井底其實是有光線的,只不過因為太深了,所以光亮傳不到上面而已.

為了不驚動可能存在的守衛,我在下降到離井底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便放棄了用翅膀飛行,而是先將凌收了起來,然後自己落在了牆壁上,以神龍套裝位于指尖和腳尖的鋒利鉤爪將自己掛在了牆上,然後再緩慢的向下爬去.

當我到達洞底的橫向轉折處時,邊確定了下面並沒有守衛,至少我能看到的范圍內並沒有守衛存在.確定這里安全後我便輕輕落在了地面上,然後開始觀察起這個洞穴來.

我現在站的位置就是剛剛那個深井的井底,不過這里卻是下面這個巨大地穴的邊緣位置.在這個區域的前方是一片廣闊的無法形成的巨大空間,超過一公里的空間跨度和五百米以上的頂高,使這個區域顯得異常的空曠.在這個巨大的空間內,一個差不多占據了整個空間的巨大魔法陣就被描在地板上.整個魔法陣由無數段複雜的線條和大量的節點構成,那些線條全部是以一尺寬的銅軌構成,而線條之上的節點則全部是用黃金為底,表面鑲嵌著各種顏色的魔法石.不要說這整個魔法陣,就光這一個魔法節點,其價值就已經相當高了,而這種魔法節點在整個魔法陣中至少有好幾百個.其總價值已經根本無法估算了.

實際上這里驚人的東西還遠遠不止這些.除了地穴中央的這個超級魔法陣,我發現魔法陣的外圍竟然還分散出了很多用某種合金打造的連接線,而這些連接線似乎都穿過牆壁連接到了地穴外面的什麼地方去了.不過除了這些只有幾尺寬的連接線,更嚇人的卻是魔法陣上延伸出來的四條主線.這四條金屬線的厚度幾乎達到了半尺,而其寬度更是超過了五米,之前我還以為這是一條路來著,靠近之後研究了一下其結構才發現這東西竟然和那些比較細的線條一樣也是魔法連接線.簡單點講,這些像馬路一樣寬的東西其實就是某個大型魔法陣的主魔力脈絡之一.我們平時見到的魔法陣,其線條寬度一般都在一指左右,有些大的也不過兩指寬,畢竟魔法線條和電線不一樣,其魔力阻抗和導線橫截面的面積其實沒有太直接的關系,所以當魔法陣增大時,這些線條並不需要等比例增加.總結出來就是魔法陣越大,構成它的線路比例就越小.

"這東西是魔法陣?"我有些驚訝的詢問身邊的凌.剛剛我在探察這里的時候就發現了這里其實根本沒人,不但沒有我預想中的守衛,甚至連工作人員都不見一個.整個這個地下空間完全就是個無人區,所以我干脆將魔寵們全都放了出來幫我找找有沒有什麼線索.

凌聽到我的問題後立刻回答道:"這應該就是我們之前猜測的那個地圖級魔法陣……的一個部分.確切的說,這個地洞里的這個魔法陣,其實應該是那個地圖上的魔法陣的一個主節點中的核心節點."

"等等等等,你說什麼核心節點?"

"是這樣的."凌解釋道:"如果把我們之前看到的地圖上的那個魔法陣比做一個國家,那麼,希望城下面的這個魔法陣就是其中的一個省,而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地穴中的這個魔法陣應該就是這個省的省會城市.地上那些延伸出去的魔力線路應該分別連接著其他的魔法陣.那些只有一尺多寬的細線連接的魔法陣應該會比我們腳下這個小一些,那些就相當于是省里的普通城市,而這個像馬路一樣寬的連接線連接的應該就是別的省的省會."

雖然凌的解釋稍微有點亂,但我還是聽明白了她的意思.簡單點講,我們在地圖上看到的那個超級魔法陣其實是由很多個小魔法陣組成的,而那馬路一般的連接線就是負責將這些小魔法陣互相串聯起來使其生效的線路.至于我們腳下這個魔法陣,雖然相對于主魔法陣來說它只是其中一個節點,但它本身其實也很大,它的下游依然掛接著眾多更小的魔法陣,那些魔法陣可能也不是完整的獨立法陣,它們還會有更下游的法陣.這一級級的魔法陣互相連接後,形成的總魔法陣才是我們在地圖上看到的那個超級魔法陣.

"這東西還真是夠大啊!"夜月盤在這個超級魔法陣的中央位置看著那里的一塊巨型水晶說道.幸運和瘟疫他們幾個也都聚集在那塊巨型水晶邊流著口水一副恨不得馬上把那東西拆下來據為己有的樣子.

"主人,這東西反正是俄羅斯神族的,我們把它搶回去怎麼樣?"水晶轉頭問我道.

"不行."我還沒回答凌就搶先說道:"你們誰也別動魔法陣上的東西."

小純也贊同的點頭道:"對,這里的東西全都不能動.這個魔法陣現在已經處于等待激發狀態了,其中流淌著大量的魔力,如果某個點突然中斷,無法流動的魔力就會全部集中堆積在這個點上.只要魔力堆積超過了空間承受上限,就會立刻引起大爆炸.以這個魔法陣中的魔力流量來看,只要你一把水晶拿下來,一秒之內就會發生爆炸,而且威力絕對足夠把我們全部報銷."

"這東西有這麼厲害嗎?"幸運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

凌非常肯定的說道:"絕對有.這麼大的魔法陣,光是魔力線路中自然流失的魔力量就足夠撐死我們幾個,更被說是主通道中的魔力了.你們千萬別為了這點小錢把我們都給賠進去."

聽到凌的確認,幸運他們幾個都無比失望的離開了那塊巨型水晶.龍族天生喜歡閃光的寶石,何況這還是塊魔力波動極為強悍的寶石,對巨龍一族來說那就是色狼眼中的美女,不動心才叫奇怪呢.不過動心歸動心,凌畢竟是魔寵中的老大,她說出來不能要,那就等于是我說了不能要,他們是必須聽話的.

不能惦記寶石,幸運他們便開始四處踅摸能不能找到點別的能動的東西,結果寶石沒找到,卻讓他們在牆壁上找到了一個開口.這個開口是由岩石組成的,本身和牆壁幾乎一模一樣,要不是幸運的大尾巴不小心從牆上掛了一塊石頭下來還發現不了這里有道暗門.

被發現的暗門只有一台顯示器那麼大,顯然不是留著給人鑽的.而在搬開表面的偽裝板之後,我們也順利的在其下找到了一個鍘刀式開關.為了安全考慮,我先收起了魔寵才將鍘刀猛的推了上去,而隨著鍘刀被推開,地穴中的一道岩石牆壁突然轟的抖了一下,然後便緩慢的升了起來.這道岩牆剛升起來不到兩寸,旁邊又是一段岩石自動開始上升,然後等它升上去兩寸,第三道門也自動升了起來.整個地穴大廳中最後足足打開了二十三道大門,而每道大門之後幾乎都是一模一樣的岩穴,並且每個岩穴中也都有一個魔法陣存在,不同的僅僅是這些岩穴和其中的魔法陣都沒有中央的這個大.

這些魔法陣的發現正好證明了之前凌的推論,剛才我們看到的那些從主魔法陣上延伸出去的魔力線路正好就是連接到這些魔法陣上的,而這些魔法陣也並不是最末端的魔法陣,它們也有一些細小的連接線分出去,只不過連接的都是更小的魔法陣.

相對于那些小魔法陣的發現,我更在意的則是那四道馬路一般寬落的超級連接線延伸的方向.剛才在我推動那支鍘刀的時候,阻隔這些線路的牆壁也一起升了起來,露出了那比火車隧道還要寬的地下通道.

"看來這些就是連接各個魔法陣的通道了."凌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自己從訓練空間中跑了出來站在我身邊說道.

"從這些法陣線路上能推測出整個魔法陣的用途嗎?"我頭也不回的看著前方的隧道問道.

凌略微想了一下後才說道:"不太可能.魔法陣都是經過外殼覆蓋的,真正的魔力回路和外面的線路走向不一定就是一樣的,也許看起來只是一個比較粗的連接點,其下就埋藏著很複雜的魔法功能線路.況且就算我能看明白這些東西,以這個魔法陣的體積來說,我想要推算出其運行後的生效方式也得好幾個月的時間."

聽到凌這麼回答,我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你的那些魔法陣知識軍神知道嗎?"

雖然軍神是戰場指揮電腦,但他並不是為了游戲而設計的,所以很多游戲里的知識他並不知道.為了防止他用現實中的觀點去判斷游戲中的事情,所以我之前曾讓行會里的NPC和玩家把自己知道的東西都盡量的告訴軍神,這樣軍神通過自我學習完善就可以適應游戲內的環境.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凌應該也有把自己的魔法理論告訴軍神.雖然軍神無法通過這些東西來設計魔法陣,但他卻可以根據規則去理解魔法陣,簡單點講就是他能看的懂魔法陣.而軍神有一點是凌不具備的,那就是他的運算速度.凌需要幾個月時間反推的魔法陣功能,軍神有可能只要幾分鍾就能全部看明白,所以說如果能把這個魔法陣的圖譜搞到,說不定就可以讓軍神幫我們讀出魔法陣啟動後的效果.

聽到我問這個問題,凌便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你要讓軍神幫我們分析魔法陣的結構?"

我點點頭道:"沒錯,我們理解起來太慢,但軍神一定行."

凌想了想道:"論速度他肯定比我們快,魔法陣的結構功能我也教過他,不過這里的魔法陣都加過殼,真正的核心不一定就是我們看到的樣子,再說就是沒有什麼隱藏節點,我們想把這個魔法陣的全部結構抄下來發回去也需要好幾天時間啊!"

"不,我們沒必要自己抄."我說道:"就算是蓋座房子都要有詳細的工程圖紙才能施工,魔法陣這麼精細的東西你覺得會沒有圖紙存在嗎?那東西可是為了讓施工人員看的懂才繪制的,上面肯定會把隱藏的節點都一起標清楚的.只要我們能搞到幾份圖紙讓軍神翻譯出其中的幾個部分,就可以通過那些已經翻譯出來的部分猜測別的部分的功能,應該很快就能把整個魔法陣的詳細功能推測出來."

"這樣說的話到是可以一試."

在得到凌的確認後我便帶著凌迅速離開了這個魔法陣順著其中一條通道向下找了過去.按說圖紙這東西應該不會離施工地點太遠,而眼前這個魔法陣雖然處于待機狀態,但可以確定它其實還沒完工,只要找到正在施工的部分,應該就能找到圖紙.帶著這樣的理念我們開始順著通道向下找去.

因為整個魔法陣的面積幾乎覆蓋了整個俄羅斯神界,所以這些通道的長度也都相當驚人,不過我還算幸運,通道很寬敞,足夠我騎著飛鳥在這里急速飛行,所以通道的長度對我來說到也不算什麼大問題.

以飛鳥的速度我們很快便找到了下一個節點.按照大地圖上的標記,這里應該是和希望城一樣的主節點之一,不過這邊的魔法節點並沒有封閉,讓我們直接就飛進了那個巨大的地穴中.在這個地穴空間中翻了一陣之後我們並沒能發現圖紙,于是只好繼續向下找.不過接下來我們一連搜索了四個魔法節點,結果全都一樣.沒有人在看守,沒有人在施工,也沒有任何的圖紙和資料.

"奇怪,為什麼會沒人呢?"我停在第六個魔法節點上思索著.不過很快我便想到了原因所在.剛才飛鳥一直在沿著一個圓圈在飛,也就是說我們調查的六個節點其實都是那個大型魔法陣最外圍的那圈節點,中間的六個輔助節點和法陣核心的那個超級節點我們都沒去.雖然按照一般魔法陣的繪制規律,應該是由內而外的畫才對.但是這個魔法陣的體積實在太大,如果想要加快進度就必須多點同時施工,因此肯定不能從核心開始.這樣說來這個魔法陣搞不好是完全反向施工的,也就是說剩下的正在施工的部分應該就在核心區.

想明白了問題所在就好辦了.我指揮著飛鳥離開外圍通道向核心區快速挺進,不過這次我們只飛了十幾公里就遇到了麻煩.

超級魔法陣外圍的那個大圓環上就是一個魔法節點加一段線路的組合,中間並沒有別的東西,可是通往核心的這些隧道竟然在中途設置了一個類似碉堡的防禦線.整個通道在到達這個防線處便突然被截斷了.魔力線路通過那道堅固的牆壁下方繼續順著通道前進,而我們卻被攔了下來.

之前我在地面上造成了那麼大的破壞,如果說俄羅斯神族到現在都不知道,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當他們第一眼看見我的時候便認出了我來.根本不用溝通,對面的牆壁上瞬間便打開了幾道小門,然後就見一隊氣勢洶洶的戰斗神族沖了出來.

"歡迎儀式夠熱烈的啊!"收回飛鳥後我毫無懼意的降落在了那幫神族的前面,反正想要調查清楚魔法陣的事情就必須穿過前面那道防線,所以跑是肯定沒用的,至于能不能打的過這些神族,這個得打了才知道.不過我覺得在這里戰斗我有個先天優勢,那就是這里不是我的地方.說白了就是打壞了啥我都不心疼,尤其是腳下那條魔力線路.俄羅斯神族花了那麼大力氣建起這麼個東西肯定是異常的寶貝,所以他們的人在這里根本放不開手腳開戰.相反,我反正不在乎那東西是否會爆炸,真要發現打不過這些俄羅斯神族,我就干脆把那東西引爆拉他們給我陪葬.

從牆壁里跑出來的神族在跑到我面前十米之外便停了下來,然後集體拿著武器戒備的盯著我,而在他們身後,一名穿著一身銀光閃閃的鎧甲的家伙正緩慢的走過來.那家伙身上的鎧甲雖然不是金色,但我可以肯定,他比之前那幾個金甲神族更加高端,因為他們的金甲不過是在陽光先才會發射出金閃閃的光芒,而這個家伙的鎧甲卻能在這只有幾盞魔法燈做為光源的昏暗地道中散發出耀眼的銀光,孰高孰低一看就明白了.

"歡迎?"聽到我的話,那名銀甲神族先是冷哼了一聲,然後才道:"我們可不是來歡迎你的,不過你也沒有完全說錯,因為我們是來給你送行的.你准備好接受無盡的死亡了嗎?"

"無盡的死亡?你當你是上位神嗎?"我毫不客氣的反駁道.

"讓你多死幾次不一定需要上位神的力量,只要有這東西就足夠了."那名神族說完便突然摸出了一枚水晶球向我這邊扔了過來.

在看到那東西的瞬間我便開始急速後退,想要閃開那東西,雖然我不知道那是個什麼玩意,但既然是對方扔出來的,那就肯定對我沒好處.不過,雖然我躲閃了,但卻沒搞清楚那東西的作用方式.那根本就不是攻擊武器,而是個特殊裝備.水晶球在落地的瞬間便摔的粉碎,然後一個淡黃色的光罩便閃電般擴散開來,瞬間便將我們全部包了進去.

"這是什麼鬼玩意?"雖然被包入了光罩范圍,但一來我身上沒什麼不良反應,二來那光罩連對方也包了進來,所以我並不知道那玩意到底是干什麼用的.

"你明明已經猜到了,還為什麼要問呢?"

聽到對方的話我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明白了過來.這個東西既然沒有傷害性,又能形成光罩,那必然是一種類似防護罩的東西.但是對方就算想用防護罩也不應該把我給包進來,所以這東西肯定不是防護罩.這樣想來的話,它一定是防護罩的反向產品——封印魔法罩.和防護法術不一樣,這個東西不是保護圈內的人防止外部攻擊的,而是防止內部的人對外攻擊或者離開這個東西所在區域的一種防護法術,簡單點講它就是個臨時監獄,能把人困在里面一段時間.只是現在那個家伙把我和他們一起關在了這里面,那就顯然不是只打算讓我在這里呆一會那麼簡單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五十九章 實地考察     下篇:第十八卷 第六十一章 圖紙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