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八十六章 一舉多得的戰爭  
   
第十八卷 第八十六章 一舉多得的戰爭

雖然我是反應最快的,但因為之前就已經提前做過准備了,所以其他人的反應速度也不算太慢.在我喊出來之後全城的人便幾乎同時反應了過來開始忙碌了起來.

幾名事先得到通知的玩家在發現這劇烈的震動後直接將手里抱著的幾件東西往地上一扔,轉頭就往傳送陣跑.到了傳送陣後幾人立即分開,其中一人直接傳送到了城牆上方.剛從傳送陣中出來他便頭也不回的朝外牆沖了過去,然後三步並做兩步沖到跺牆邊緣,跟著一按跺牆便飛身跳了出去.原本站在城牆邊緣的人都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便見那家伙消失在了城牆外,不曉得的還以為他要自殺呢.不過,這個家伙可不是要自殺,他是有任務在身的.

跳出城牆後的那名玩家立即拿出了一支水晶通訊器對著里面喊道:"確認東側沒有雪崩."他剛喊完便有人在其中接著喊道:"西側沒有雪崩.""南側沒有.""北側也沒有."

"看來不是雪崩."此時我已經傳送到了戒律之城的中央控制室,而軍神的頭像就懸浮在我旁邊的顯示水晶上.

"既然不是雪崩,那很可能就是真的了,不過一切還得等其他檢查組彙報情況後才能定性."

就在我和軍神說話的這會工夫,一名玩家正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到一個傳送陣中並傳送了出去,下一秒他又從喜馬拉雅山下面的一個不起眼的臨時傳送點中走了出來.剛一出傳送陣這家伙便迅速沖到了早就擺好的一排儀器邊,而此時儀器旁邊已經站了幾個人正在操作著那些儀器.那名玩家停下來後便立即問道:"結果如何?"

"初步檢測表明喜馬拉雅山脈並沒有地震情況發生,我想很可能是那些家伙真的動手了."

"具體數據呢?"那名玩家迫不及待的問道.

"稍等,數據正在輸出."旁邊一名玩家一邊說著一邊從一台機器里接住一根緩慢伸出的水晶管,等那根管子伸到了半寸長時便突然自動斷開掉了下來.那名玩家立刻接住水晶管轉身遞給了來人."快,數據出來了."

剛才下來的這名玩家一接過數據便拿出自己的通訊器對著里面喊道:"地震數據出來了,准備接收數據."說完這些後他也不管對面的人有沒有聽見便直接將那根水晶管從自己的通訊器反面塞了進去,而就在他塞入水晶管的同時,我和軍神面前的顯示板上則正在一面面的刷新著各種地質數據.

"看來不是地震."軍神看完數據後道:"沒有什麼地震是會發生在山頂上了的."

"那就可以確定是魔法陣啟動了嗎?"

"不,至少現在不行."軍神道:"還要等最關鍵的那組信息."

被軍神稱為最關鍵的那組信息實際上就是由幾百名玩家組成的十幾個守護小隊守衛的十幾個火把一樣的東西傳回的數據.這些東西看起來就好象一根加大了N倍的超級火把,不過其頂端不是火焰而是閃亮的水晶.這些人一直輪班守侯在整個山區的各個位置,在感覺到震動之後便立刻將手里的東西插進了腳下的雪地中.那些設備剛一插入地面便立刻開始工作.首先是儀器頂端水晶一樣的東西自動展開,跟著一枚黃色的水晶體便由其中緩緩的升了起來,跟著水晶體開始逐漸變亮,同時還伴隨著一陣陣越來越清晰的嗡嗡聲.伴隨著這震動和光亮,黃水晶的附近又開始逐漸浮現出一些相當複雜的花紋,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些懸空存在的魔法圖紋根本就是一個個未成型的魔法陣.

看到那個魔法陣後,站在旁邊的玩家立刻打開通訊器聯絡了起來."一組報告."我和軍神各自蹲守的房間中同時響起了報告聲.

"什麼情況?"

"確認空間魔法反應."

"明白,你們可以撤離了."

"是."

一組剛報告完,後面幾組也分別開始報告,結果一直到第十組都是報告的有空間魔法反應,只有第十一組說反應微弱,而第十二組以後就根本沒反應了.

聽完所有報告後軍神不等我問出來便搶先回答道:"這下不用猜了,對方真的啟動魔法陣了.看來我們也可以開工了!"

"真是的,早不啟動晚不啟動,偏偏選這個時候啟動,害我連報酬都沒來及拿,看來只能先干活後拿錢了!"

我本來是指望眾神族先把好處費給我送過來的,只是俄羅斯神族卻偏偏選這個時候啟動魔法陣,那些神族才剛走,不可能這麼快就把報酬給我送過來.我又不能等他們把東西送來再跟俄羅斯神族開戰,沒辦法只好先打了再說.反正我也不擔心他們賴帳,協議都簽過了,他們想賴帳也不行啊.

既然已經確定了俄羅斯神族的戰略法陣啟動,那就沒必要再猶豫了,我立刻通知行會里的各個部門按照之前定好的方案開始執行.

在剛剛知道俄羅斯神族的事情後我便對行會里的人員做了安排,雖然和神族的談判才剛結束,但戰斗准備實際上早就做好了,所以現在根本不需要慌亂,只要按照計劃一步步來就行了.

在一陣劇烈的搖晃之後我迅速走到了通訊器前接通了全行會頻道的通訊,然後下令道:"全體冰霜玫瑰盟所屬人員注意,我是會長紫日.現在我宣布馬上啟動保衛者計劃."

"明白,保衛者計劃啟動."頻道內所有計劃相關人員整齊的回答道.

隨著這聲回答,整個冰霜玫瑰盟所屬的各個區域都開始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首先是日本人那邊突然發現我們行會的進攻力度明顯下降,好象戰斗主力一瞬間全部消失了一樣.不過即使發現我們的主力不在了,日本人也沒有做出大反攻的計劃.他們現在都堅定的相信松本正賀的計劃一定可以讓日本重新崛起將我們趕出日本領土,因此他們在發現了我們行會的力量減弱後所做的不是趁機反攻,而是裝做更加孱弱的加速後退,以便讓我們盡快完成整個日本的占領,這樣他們才能借用之後的亡國保護時間進行反擊.

和日本人這邊的情況不太一樣.俄羅斯人的感覺是中國軍隊的防衛戰略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原本的彈性防禦圈突然收縮成了幾個強力戰斗集團,搞的俄羅斯人一時之間有些適應不過來.很多戰場上他們還以為我們的部隊會像之前一樣一沾即走,誰知道我們的部隊卻變成了磁鐵一樣,碰上他們的部隊就往死了掐,不拼光一方堅決不退.另外,除了主戰場方面我們的戰術發生了巨大變化,連之前的游擊隊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一下都不見了,搞的俄羅斯玩家一天到晚疑神疑鬼就怕那些游擊隊突然集中到了某個要害部位突然蹦出來給他們來下狠的.

事實上我們行會根本沒打算和俄羅斯玩家過不去,我們想的戰略更加徹底.俄羅斯人之所以現在能占到便宜,完全是依仗著自己的准備充分,以及我們行會多面作戰的情況在占我們便宜.所以我們直接跳過了和俄羅斯玩家的戰斗,直接把俄羅斯神族搞定,只要沒有了俄羅斯神族,天庭就不需要再遵守之前的約定了.而到時候我們想怎麼蹂躪那些俄羅斯行會還不就怎麼蹂躪?

和日,俄戰場上我行會精銳突然失蹤的情況不同,此時的戒律之城卻是完全另外一個景象.自從我下達保衛計劃啟動的命令後戒律之城的傳送陣就一直沒停過,從各個戰場上撤下來的本行會精銳正陸陸續續的趕到這里,幾乎是一瞬間就讓戒律之城從平時極為冷清的狀態變成了跟鬧市區一樣的繁華,而在艾辛格,情況也差不多.

艾辛格地面城中巨大的廣播聲忽然想起,引的所有在城內的玩家全部將目光望向了空中."所有艾辛格城內人員注意.一級防衛行動.一級防衛行動.本城各主要通道即將封閉,請所有人員站在原地不要移動,通道將在十五分鍾後再次開啟.所有傳送陣中人員也請注意,傳送陣將停止工作十五分鍾,之後恢複,請不要在時間內啟動傳送陣,避免意外發生."

隨著通訊聲的結束,整個艾辛格內的各個通道上方的千斤閘突然全部落了下來,跟著閘門兩側各種能量封閉層也紛紛封閉.懸浮于城牆四角與城牆軸線上的巨大水晶防禦器也紛紛降落下來嵌入了城牆頂端的對應凹槽之中,整個防禦法陣暫時進入了關閉狀態.在外部連接斷開後,艾辛格地面城與天空城之間的地獄之眼便逐漸開始降落了下來,最後沉入了艾辛格地面城的聚靈塔之中,而隨著地獄之眼的封閉,艾辛格天空之城便開始緩緩上升,最終升入了天空之中的云團之中.

當艾辛格天空之城完全進入城市上方的云層之後,艾辛格天空之城的底部連接口處突然噴出了大量的水蒸汽,伴隨著一陣巨大的哧哧聲,將艾辛格天空之城和艾辛格移動要塞連接在一起的八個巨大連接器突然先後彈了起來,然後艾辛格移動要塞便猛然向上一蹦,跟著緩緩離開了艾辛格天空之城升入了高空,而下方的艾辛格天空之城則是又自動降回了地面和艾辛格地面城重新連接了起來.

在艾辛格這邊一片混亂的時候,戒律之城也是一片混亂.到不是來了太多人導致城市滿員引起的混亂,而是因為城市里的法師團正在手忙腳亂的啟動傳送抑制法陣.

俄羅斯神族的超級傳送陣啟動需要時間,但就算比一般傳送陣啟動慢很多,那也絕對不會長到足夠我們調兵遣將的地步,所以我就讓本行會的高手們在戒律之城的底部設置了大量的傳送抑制法陣.當然,俄羅斯人的那個超級傳送陣那麼大的體積,輸出功率自然是無法想象的大,所以再強的傳送抑制法陣也只能是起到一個干擾作用,想完全阻止傳送,那除非是弄個和俄羅斯神族那個差不多大的傳送抑制法陣,就算沒有他們那個大,最起碼也得達到其幾分之一的體積,否則根本不可能抑制的住.

雖然知道方法,但我們實際上根本沒有足夠的面積來布置那種超級傳送抑制法陣,因此我們只能選擇使用大量的小型傳送抑制法陣來干擾戒律之城的空間坐標.但是相對的,每個傳送抑制法陣都需要幾名空間法師來操縱,而俄羅斯神族的那個法陣又超級的大,所以我們的法師群就必須不斷的更換傳送抑制法陣的輸出,使戒律之城的坐標一直處于一種不穩定狀態,這樣就可以拖延俄羅斯神族的超級傳送陣鎖定坐標的時間.但是,這個過程就好象一群電腦黑客使用家用電腦去黑超級計算機一樣,因為設備本身性能上的差距,我們的法師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勉強維持住這種平衡.也正是因為需要不斷的忙著修改坐標,而且各個小型傳送抑制法陣還必須保持自身坐標的一直避免自己人互相抵抗,所以他們只能不斷的互相聯絡來協調大家的坐標設定.就是因為這幫法師忙著設定坐標,所以搞的整個戒律之城的坐標體系都亂成了一團糨糊,結果就是新傳送來的人群幾乎就沒一個是從傳送陣里出來的,不是被扔到了十幾米的高空就是被夾進了建築里.好在我們及時將傳送陣附近的人群都清走了,不然出現人和人重疊在一起的情況那才叫麻煩呢.過去的老式網絡游戲因為網絡延遲等情況還經常有人利用這種人夾人的情況來卡位,但在《零》中,如果真出現了這種情況,那麼你唯一能得到的結果就是兩個人一起被空間重疊給夾死,根本不會有第二種可能.

就在我們這邊的空間法師忙的焦頭爛額的同時,俄羅斯神族中負責法陣操縱的人也是一頭大汗.

"有沒有搞錯?怎麼這麼長時間法陣還沒啟動完成?"一名高級神族站在那群滿頭大汗的家伙身後質問道.

其中一個負責操作法陣的神族無奈的回答道:"這個也不能怪我們啊!要怪只能怪那幫家伙太狡猾,竟然在戒律之城下面設置了傳送抑制法陣,現在他們的空間坐標一直在變,我們正在努力鎖定坐標."

"你們就不能快點嗎?我們修這麼大個法陣難道是擺著好看的嗎?"後面那名高級神族說道.

操作法陣的神族委屈的解釋道:"這個東西又不是看法陣大小來決定的.鎖定坐標和修改坐標都是手工操作,比的只是誰速度快而已.我們的法陣比較大,所以優勢是修改坐標的速度會稍微快一點,但是對方的人數似乎比我們多,所以修改的也不慢,因此一時之間我們還抓不住他們的坐標.只要我們能鎖住其中一個坐標,就可以迅速追到其他幾個坐標,然後一個個的剔除,最後剩下一個就是戒律之城的真正坐標,到時候就能把戒律之城連著整個山一起搬過來了."

"好了好了,你說什麼坐標不坐標的我也聽不懂,我就知道我想馬上看到戒律之城出現在我們俄羅斯神界,你給我盡快搞定."那名神族說完便生氣的轉身離開了操作區.

在那家伙離開後,幾個負責操作的神族道:"真是的,不懂還在那邊亂指揮,就會無理取鬧!可惡的混蛋!"

"好了好了."之前和那名離開的神族對話的神族說道:"都別發牢騷了.誰叫人家是高級成員我們只是低級成員呢?都加緊著點吧!只要能搞到戒律之環,我們以後的前途還是很不錯的."

"是啊是啊!"一聽戒律之環在場的神族全都興奮了起來."只要能得到那個戒律之環,我們以後就能飛黃騰達了.就算那些上面的家伙摳門,哪怕漏點渣子給我們,也足夠我們的實力三級跳式的往上蹦幾下了."

在這幫家伙互相發牢騷和幻想獲得戒律之環後的美好生活的同時,戒律之城上空也迎來了最新一輪的混亂高潮.事實上這次的大混亂不是什麼人引起的,而是艾辛格移動要塞造成的.就在幾秒之前,戒律之城的上空突然多了個白點,然後那個點便瞬間放大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球.強烈的光線刺的眾人根本睜不開眼,而等到那光團消失後,所有人竟然發現艾辛格移動要塞那巨大的底盤居然就停在自己頭頂不到三十米的地方.

"我靠,這什麼情況啊?"看著頭頂突然冒出來的艾辛格移動要塞我也被嚇了一跳,趕緊用通訊器喊話."喂軍神,你搞什麼?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底座離我的防衛塔塔尖就差兩厘米了!拜托你下次傳送把距離拉開點好吧?我的艾辛格移動要塞是城市堡壘,不是山道賽車!你可以不要用它玩漂移嗎?"

"不是我的錯."軍神平靜的回答道:"俄羅斯神族的傳送法陣和我們布置的傳送抑制法陣把這一片區域的空間全給攪亂套了.我原本已經設定了兩千米的距離了,沒想到居然還被傳到了這麼近的地方.你應該感謝萬能的運氣之神沒讓艾辛格移動要塞和戒律之城撞在一起!"

"好了好了,不和你貧了!你那邊的東西都准備好了嗎?"因為之前戒律之城的空間紊亂,所以傳送不方便,我便讓神族們把他們的酬勞都送到艾辛格移動要塞去了,希望能趕的上最後的傳送.

軍神回答道:"大部分東西都到了,不過不全,但是打仗應該夠用了."

"呼,能到一半我就很滿足了,既然大部分都到了,那我還奢求什麼呢?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讓他們停止傳送抑制法陣的運轉了?再這麼拉下去戒律之城就要散架了!"

"當然,你隨時可以停止."

"好,那我就停止了."

在得到我的通知後本行會的空間法師們便立刻關閉了傳送抑制法陣的運轉,沒有了傳送抑制法陣的牽扯,對面的俄羅斯神族成員立刻便成功鎖定了戒律之城的空間坐標,然後只見整個喜馬拉雅山主峰下方突然閃現出一個巨大的土黃色魔法陣,跟著魔法陣猛的一閃,其上巍峨的喜馬拉雅山和山頂上的戒律之城便一起消失了.

幾乎就是在整個喜馬拉雅山消失的同時,俄羅斯神界的土地上便突然多出了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峰,此山面積幾乎相當于一個小型國家的面積還不止,中央的主峰更是高的離譜,從山腳望過去根本就看不到山顛,因為整座山就只有下面半截在云下,而上面半截都已經伸到了云層上面去了.

雖然在魔法陣啟動之前俄羅斯神族就已經知道了最後會得到這樣的結果,但當他們看到喜馬拉雅山和其上的戒律之城真正出現在自己面前時依然忍不住興奮的全身顫抖.

"哈哈哈哈!戒律之環終于要成為我們北地神族一家的東西啦!"一名全身白色戰甲的神族懸浮在半空之中大笑著說道.

"哎呀,這不是北地神族的老大嗎?怎麼一段時間不見就瘋啦?你們這些做小弟的也沒點眼力,老大瘋了還不敢緊拉回去藏起來,放出來不怕丟人啊?"

"早就聽說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伶牙俐齒,光用嘴就能殺人,沒想到果然是名不虛傳.不過……"那家伙故意頓了一下才拉著長音道:"沒想到你這麼愚蠢.都這種時候了還不趕緊過來說點好聽的,居然還敢諷刺我.你真當自己是無敵的嗎?"

"我當然不是無敵的."我說到這里的時候,對面那家伙便已經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畢竟是俄羅斯神族的總BOSS,也就是相當于天庭的鴻鈞教主一級的人物.就算俄羅斯神族的實力和天庭沒法比,他們的老大遠不如鴻鈞教主那麼變態,但相對于一般神族和凡人來說他依然是不可戰勝的存在,所以他根本就是認定了我必敗無疑.不過,就在他得意的准備接話的時候,我卻又繼續說道:"不過,我卻不怕你."

"哈哈哈哈!不怕我?有意義嗎?怕不怕你都得死,今天你們誰也攔不住我."

"攔的住攔不住不是說說就算數的,沒打過之前鹿死誰手可還不一定呢."

"笑話,你覺得就憑你們這幫子凡人就能對付的了我們整個北地神族嗎?"

"如果你們有真正的神力在身,我們當然不是對手.不過……你們現在還能用神力嗎?"

本來對方還打算詐我們一下,不過現在看來我們什麼都知道了.既然已經暴露,他們到是不用再隱藏了.那個家伙直接將手里的長槍向我一指道:"即使沒有神力,你們依然必敗無疑."

"哦?你這麼認為嗎?"我故意怪腔怪調的說道:"是因為你身後的那些秘密武器呢?還是你覺得神族就算沒了神力也比凡人厲害?"

秘密武器之所以稱為秘密武器就在于它是秘密研制的,其最突出的作用就是在戰場上殺敵人一個人措手不及.只是俄羅斯神族的這幫家伙沒想到我居然一副全都知道的樣子,這讓他們相當的意外.之前他們雖然知道我曾侵入過俄羅斯神界,卻只是以為我發現了那個魔法陣,所以才會這麼倉促的啟動魔法陣提前把戒律之城給拉過來.至于秘密武器,因為我之前並沒有找到秘密武器研究基地,所以他們一點也沒想到我會知道這些東西的存在.其實這個也不怪他們想不到,因為我根本就不是從他們這里知道消息的,而是從俄羅斯行會那里的情況推測出來的.要是連我的推測他們都能知道,那他們就不是下位神而是全知全能的戒律之環了.

"看來我還是低估你的情報能力了.不過無所謂,知道又能怎麼樣?你還是得死."那家伙囂張的說道:"紫日.說實話,我很欣賞你.在我得到戒律之環以後,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神族,你完全沒必要給那些家伙們陪葬,投靠我,我保證你可以獲得更多."

我笑著說道:"你是叫卡奧斯是吧?我不得不說,你的智商真的很成問題.我這人雖然對利益看的很重,但卻一點也不傻.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叫'兔死狗烹,鳥盡弓藏.’意思就是說獵人把兔子和鳥都打完了之後原本的獵狗和弓就都沒用了,弓被藏了起來,狗則被吃掉了.現在我和你口中的那些笨蛋們在一起,那是平等的雇傭關系.頂多也就是我比較弱勢一點,他們比較強勢一點而已.但如果我幫你獲得了戒律之環,那你就成了這個世界上唯一的一個神族的老大了.你覺得在那種情況下,我這個神族中間人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嗎?所以說你就不要再妄想我會投降了,現在你跟我就是死敵,和解這種事情等我哪天得了老年癡呆你再考慮吧."

"好,既然你都說到這份上了,那我們就用實力說話吧."卡奧斯突然向前一揮手,周圍成片的神族便全部飛了起來懸浮在我們的面前將整個戒律之城團團包圍了起來.

雖說實力並不算強,但俄羅斯神族在神族之中還算人口比較多的一族,至少現在包圍我們的起碼就有兩三萬人了.就算俄羅斯神族為了湊人數而臨時提拔了一批准神,這個數量也絕地能壓過一般的神族了.當然,和天庭這樣的龐然大物比起來他們這點人到也不算誇張.

"人到是不少,可惜沒我的多."我掃了一眼外圈的那些神族後便拍了拍手,跟著整個戒律之城內便突然沸騰了起來,眾多的玩家和高級NPC紛紛從城里躥上了城牆,數量比起外面的那幫子神族是只多不少.神族唯一的弱點就是人數比較少,要是在這方面我們都無法壓制對手的話,那還打個屁啊?

看到我們這邊的人數之後卡奧斯到是放棄了不切實際的幻想.以前的戒律之環他們俄羅斯神族也是有份的,所以戒律之城是個什麼樣子他們也很清楚.平時異常冷清的戒律之城能在短時間內聚集起這麼多人,絕對是事先就做好了准備的,否則即使那個傳送抑制法陣再拖延一段時間也絕對不可能搞出這麼多人來的.

"很好."卡奧斯看著我們的人也是點了點頭,然後朝後做了個進攻的手勢,跟在他後面的幾名高級神族立刻便開始招呼著手下開始攻城.

神族的攻城戰和凡間的戰斗有著很大區別,因為神族不管職位高低基本上全都會飛.玩家行會中雖然也有空軍,但那畢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即使像我們行會這樣財大氣粗的行會,飛行部隊的配置比例也不到總數的一半,其他行會就更別提了.以這樣的空軍配置比例來說,空中部隊充其量也只能作為騷擾部隊使用,正規戰斗還是得靠地面部隊來負責.也就是因為各行會的空軍都不多,所以行會戰中的攻城戰其實可以被稱為平面戰爭,大家都是在地面上打來打去,只要把地面上的防線守好就沒問題了.但是,神族和玩家行會不同,他們的兵種全都會飛,所以神族之間的戰爭基本上就是個立體戰場,並不是說你把地面上那圈防線守好就行的.

隨著那幫神族首領的指揮,那些原本都停在外圍一圈的神族便突然變成了立體交叉隊型朝戒律之城猛沖了過來.對于這種戰斗陣形,可以說我們行會並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之前佛門和天庭的戰爭中我們就曾見識過神族的這種立體戰陣的厲害.只不過我們自己從來沒有參與過這種戰斗罷了.之前佛門使用這種戰陣的時候上天庭的主力去打的頭陣,至于在印度境內佛門主動攻擊那次,因為是偷渡出來的,所以佛門的人員比較少,即使都飛到天上也行不成戰陣,因此我們的人也沒啥感覺.現在發現漫天都是飛舞著的敵人,這才算是第一次正式領略到空中立體戰陣的厲害.

不過……有句話說的很好.武功再高,一槍撂倒.就在那幫神族沖的一身是勁以為可以一舉拿下我們的戒律之環時,頭頂的天空中卻是突然一黑,一個巨大的物體忽然猛的從空中砸了下來.

"天哪!那是什麼東西啊?"原本保持著密集沖鋒隊型的神族隊伍在看到那巨大的物體從天而降的時候都被嚇到了,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想到會有個這麼大的東西從天上掉下來.

其實從天上下來的不是別的東西,正是和戒律之城一起被傳送到了俄羅斯神界的艾辛格移動要塞,之所以一開始它不是直接和戒律之城一起出現,這是因為我們有意控制艾辛格的傳送抑制法陣晚關閉了幾秒.就因為這幾秒的差距,使得艾辛格移動要塞在通過傳送通道後和戒律之城出現了幾百公里的距離差,從而使得現在的艾辛格移動要塞可以突然從天上殺出來嚇在場的俄羅斯神族一跳.不過這個方法看起來簡單,實際做起來可一點也不簡單.傳送魔法本身就不是太穩定,一個掌握不好就可能把自己卷進不知道什麼空間中去.艾辛格移動要塞是因為本身就裝有城市傳送器,所以才敢這麼玩的,要是一般人或者東西搞不好就再也回不來了.

因為俄羅斯神族以為我們不了解立體戰斗方式,所以一上來根本就沒管我們的城牆,而是直接從上方向位于城市中央的戒律之環沖了過去,因此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砸下來的時候他們正好位于艾辛格移動要塞和戒律之城的中間.即使以神族的反應速度,面對這麼大個東西從天而降也是根本來不及閃避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巨大的城市底座轟然砸了下去.除了當時湊巧在城市邊緣的一部分神族跑掉了之外,位于中央區的神族幾乎沒有一個漏網的,全都摔在了戒律之城的地面上.

本來失去神力的神族就不是多強的存在,現在又被一座城市給拍了一下,這個傷害可絕對不輕,就算沒有當場死亡,暈一陣是肯定的.不過,如果他們暈在別處自然是沒什麼,可他們卻是暈在了戒律之城里.要知道現在城市里可全都是我們行會的精銳部隊.這種痛打落水狗的機會他們怎麼可能放過?就這樣,第一批沖進來的神族幾乎沒到一分鍾就損失了一多半,剩下的不是被堵在了城市外圍,就是被城內的眾多高級玩家堵在某個犄角旮旯里面進行頑抗,完全沒有一點之前的威風了.

其實以艾辛格的底座硬砸這幫神族也是沒辦法的辦法,畢竟艾辛格移動要塞本來也不是設計用來干這個的,這樣高速的下墜急停其實對城市懸浮系統的負擔很大,不但之後要全部更換零件,而且還要消耗大量的魔晶能量,可以說是極為不劃算的行為.不過,我們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而為之的.因為在玩家心中神族實在是太強大了,即使我們行會的精英們心理素質比較好,但是依然難免會有所懷疑.但是,只要他們真正親手干掉一個神族,並體會到神族那海量的經驗值後,這一切的問題就都不再是問題了.事實也和我們想象的一樣.因為被突然砸落地面,眾多神族處于半暈迷狀態,附近的玩家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然後膽子大的人就先沖了上去干掉了這些落難的神族,然後緊跟著就是這些干掉了神族的玩家突然發現身上白光連閃,很多人竟然一口氣連升了十五六級,個別還有人升了二十多級的,這個升級速度簡直把很多玩家都給搞傻了,畢竟自從離開新手村,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這樣密集的升級方式了.這速度簡直比坐火箭還快啊!

都說什麼樣的將軍帶什麼樣的兵.我雖然不是將軍,但對我們行會的玩家影響還是滿大的.這個影響的直接後果就是我們行會的人一個個幾乎全都是財迷,而且由于我經常強調思路要放寬,所以他們這些財迷幾乎全都成了廣義財迷,也就是除了錢之外,只要是利益他們都迷,而且不是一般的迷.因此,在發現神族的經驗值居然多到如此程度之後,那些神族在這幫家伙的眼力利馬便由之前的危險生物變成了會走路的經驗值.

"看起來效果不錯."紅月站在我身邊看著城里兩眼冒綠光的本行會玩家道:"你的這個方法雖然比較冒險,但效果確實是立杆見影啊!你看那些會員,一個個都快變成惡狼了!"

"俄羅斯神族可不是小紅帽,就算他們變成大灰狼也不是就一定吃的到獵物的.不過,帶著一群狼去和暴力版小紅帽拼命總比帶著一幫被嚇傻的兔子要好吧?對了,我讓你准備的人呢?"

"你等下."紅月轉身招了招手,一群玩家和特殊NPC的混編隊伍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這次我接下這個任務可不光是為了要那點報酬.其實這次我的目的一共有四條:報酬,經驗,名望,財富.

報酬不用說了,就是各神族提供給我的那些裝備和開放的各種技能和技術學習資格.

經驗指的自然是神族的經驗值了.平常想干掉一個神族都相當的不容易,而且神族都是屬馬蜂的,往往是干掉一個招來一群,除非你想跟人家神族開戰,否則根本不敢隨便動他們.要是我一個人練級,偶爾干掉一兩個神族到也還有些可能,但是像這次這樣可以帶著行會精銳一起刷經驗的機會可是絕對難得的.這次算是我們走運碰上了,要是不抓住,過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至于名望嗎,自然就是指的我們行會的名聲嘍.以後光是我們行會曾經屠過神族的這個名頭,說出來就能嚇倒一批了.而且,這次幫助眾神族屠滅俄羅斯神族的事情本身就是提升我們行會在神族勢力圈中的地位的最好方法,以後光是這個名望帶來的軟實力就足夠為我們解決不少麻煩了.

最後的財富,這個更不用說了.俄羅斯神族說起來實力不強,但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爛船還有三千釘.俄羅斯神族就算再窮那也是神族,他們的各種裝備,物資啥的,絕對不會比我們得到的報酬少多少.當初我們和那些神族勢力簽署的就是戰爭承包協議,也就是說只要他們付了報酬,戰爭怎麼打就完全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了,即使我們把戰利品全部留下,那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當然,雖說理論上我們可以截留全部戰利品,但實際上我們是絕對不能那麼干的.畢竟我們和神族還得保持一定的合作關系,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絕.之前在戒律之城假裝做任務,那實際上只是我抬價的手段而已,當時眾神有求于我,高傲一點沒關系,但平時可是絕對不能那樣欺負神族的.畢竟大部分神族都還是很強的,這次俄羅斯神族等于是把其他神族一下子全給得罪了,所以我們才敢出手的,要是平時,即使明知道他們會失去神力我們也是不可能主動插手去對付一個神族的.

這次我讓紅月幫我准備的這個特別行動小組其實就是為了最大限度的獲得財富而准備的.正如我之前說的,我們現在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絕,所以在俄羅斯神族這里獲得的絕大部分好處,最後還是要拿出來和其他神族分的.但是,明面上的東西雖然需要分,但暗地里的東西卻不需要.眼前這支小隊就是我暗地里的那支手,一會他們將趁著我們和俄羅斯神族主力決戰的機會先一步潛入俄羅斯神族的老巢把最好的東西都搜刮一遍,等我們打贏了俄羅斯神族之後再假裝去收羅戰利品的時候,實際上最好的東西都已經被我們拿走了,剩下的那些拿去和其他神族分了我也不會覺得可惜.而且由于戒律之城內有各神族派來看守戒律之環的代表存在,這幫人正好可以作為我們的見證人,讓那些神族相信我們確實是把所有的戰利品都拿來分了,這樣他們就會更加的相信我,以後要是有個什麼合作啥的,肯定第一個就會想到我們冰霜玫瑰盟.名利雙收這樣的好事我們為什麼不做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八十五章 坐地起價     下篇:第十八卷 第八十七章 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