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九十一章 體面的死法  
   
第十八卷 第九十一章 體面的死法

所謂的決斗其實就是在虐人.卡奧斯擅長的戰斗方式都被我給限制住了,僅剩的戰斗方式就是普通攻擊和部分體術技能而已.本來對付一般人就是只剩這點戰斗力卡奧斯也不怕,可問題是現在他要對付的不是一般人,而是非常不一般的我.更何況我還增加了個魔寵無限制召喚的規定,這就等于是將我的戰斗力給無限放大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戰勝我根本就是在做夢.

隨著決斗空間提示戰斗開始我身邊的魔寵立刻動了起來.卡奧斯的三只魔寵到是全都召了出來,只是剛一出現便被幸運,鐮刀和水晶給制服了.因為按照我的規則,魔寵死了是可以馬上原地複活的,所以幸運他們也沒殺這三只魔寵,而是將他們給打暈捆了起來,這樣就算他們可以複活也別指望幫上卡奧斯的忙了.

困住了卡奧斯的三個魔寵後凌便指揮著剩下的魔寵將卡奧斯給圍了起來,卡奧斯一見這情況也知道自己今天算是徹底沒希望了.他的神力被封,戰斗力十成已經去了九成,現在又被這麼多魔寵同時圍攻,而且對方全都可以無限複活,這還打個屁啊?當然,也不是說卡奧斯就沒有贏的可能,只是這個可能性比較低而已.他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夠沖出凌他們的包圍圈將我干掉,否則就是在浪費時間.我的魔寵都可以無限制重生,攻擊他們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但是如果我被殺了,那麼這場決斗也就結束了.不過,雖然這個方法是卡奧斯獲勝的唯一方法,但實行起來卻是難上加難.先不說限制了那麼多東西後卡奧斯的戰斗力到底還能剩多少,單是我的個體實力就絕不是好對付的.更何況我又不是一個人.那麼大一群魔寵站在那,怎麼可能放任他攻擊我而不管呢?至于說擺脫這些魔寵沖過來,這個方法理論上到是可行,但施行起來卻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權衡了下現場形式後卡奧斯到是並沒有立刻放棄.正相反,他不但沒放棄還選擇了那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也就是直接將我擊殺.在確定了目標後卡奧斯就好象一枚脫膛的炮彈一般瞬間啟動朝我沖了過來,不過就在他剛剛沖出沒多遠的時候,一道巨大的身影便突然攔在了他和我之間將通向我的所有道路全部堵死了.

原本還打算拼一把的卡奧斯這下算是徹底傻眼了,因為就在剛才,一條巨大的黑蛇竟然圍著我盤卷成了一座小山將我給包圍在了它的身體之中.現在卡奧斯要想干掉我,那就必須先把這條蛇干掉.盡管卡奧斯並不知道這條蛇是什麼生物,但從它那小山般的體積就能看的出來這絕對不是一般貨色,想殺死它絕對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更何況之前制定的決斗規則就是魔寵死亡無懲罰,也就是說即使他把這條蛇殺了,對方也會立刻複活,所以他是無論如何也別指望沖進來了.

卡奧斯被黑炎的行為搞愣住了,但是我的其他魔寵可沒愣住.不等卡奧斯從思索中回過神來,就見前方突然飛來一黑一白兩只光球,然後光球在他面前撞在了一起並轟然爆炸,毀天滅地的沖擊波瞬間便將卡奧斯整個掀飛了出去,跟著不等他落地就感覺到空中一道黑影突然猛沖了過來,並一頭撞在了他的身上,那巨大的力量將卡奧斯撞的險些吐出來.

雖然被之前的爆炸震的頭暈目眩,但卡奧斯並沒有喪失知覺,在被飛鳥撞中之後他便立即一手抓住飛鳥的翅膀邊緣,另外一只猛的對著那飛鳥的身體砸了下去.以卡奧斯主神的實力,如果照著腦袋一拳砸下去,飛鳥肯定是活不下去的,所以正常情況下飛鳥的選擇應該是在撞到卡奧斯之後立即脫離,然後尋找機會再次出擊.不過,現在的情況卻有些不同.

卡奧斯看似必殺的那一拳最終只在飛鳥的身體上開了個大洞,卻並沒有將飛鳥打死.在被撞到之後卡奧斯的確是想一擊干掉眼前的生物來著,只是他搞錯了飛鳥的身體結構.正常人看到一只生物朝自己撞過來,第一反應肯定認為撞到自己的是對方的腦袋,畢竟大部分生物都是頭朝前的.不過飛鳥是合成生物,不是自然進化出來的東西.和一般生物不一樣,飛鳥飛行的時候其實是在倒飛.他在飛行時朝前的那個鋼叉樣的物體其實是他的脊椎骨的延伸部分,而不是他的腦袋.那個拖在他身後看起來很像是尾巴的三角形物體才是他的腦袋.就因為這個錯誤,結果卡奧斯一拳只是把飛鳥的尾椎骨給拍斷了,根本沒傷到足以瞬間致命的要害.當然了,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這樣的傷也足夠讓一個生物失去戰斗力了.但現在的情況本來就不正常,所以飛鳥壓根就不在乎受傷,大不了死了再複活就是了,反正這里又沒有死亡懲罰,既不掉級也沒有一定時間內不許再次召喚的限制,死了跟沒死根本就是一個樣.

就因為完全不在乎死亡,所以飛鳥並沒有選擇謹慎的一擊即走的游擊戰術,而是選擇了追求最大傷害的同歸于盡戰術.被打了一拳的飛鳥非但沒有放開卡奧斯,反而以透支生命力的方式將全身的能量都注入了噴射推進器.我們只看到在撞上卡奧斯之後飛鳥便瞬間變成了一枚超級火箭,拖著一條近五十米長的噴射火焰和卡奧斯一起像流星一般猛的撞向了地面.由于本身就是自上而下的俯沖,加上飛鳥不要命的噴射推進方式,他和卡奧斯的速度幾乎是瞬間便達到了一種恐怖的狀態.卡奧斯根本都沒來及反應便被對方頂著一頭撞上了地面,跟著便是轟的一聲巨響,即使站在幾百米外的我們都感覺到了地面猛的抖了一下.

以十幾倍音素撞上地面的飛鳥全身骨骼和肌肉瞬間便被慣性給蹂成了一團爛泥,同時飛鳥體內儲存的噴射燃料也發生了劇烈的大爆炸,其威力簡直可以媲美中型魔晶蒸汽炸彈了.

隨著那聲巨響,我理所當然的同時接到了飛鳥的死亡通知,但是我在接到通知之後的瞬間便又將飛鳥給召喚了出來.那邊爆炸產生的火焰都還沒來及完全騰空,這邊飛鳥便已經完好無損的在天空中盤旋了.

和飛鳥毫發無損的複活截然相反,與飛鳥一起撞上地面的卡奧斯這次可是被搞慘了.當時撞擊的瞬間,卡奧斯是被飛鳥頂在前面的.也就是說實際上是卡奧斯先撞地的,然後飛鳥不是撞上了地面,而是撞在卡奧斯身上的.當時那個速度,飛鳥連骨骼帶肌肉全都撞成了一團糨糊一樣的東西,可想而知被夾在中間的卡奧斯有多慘了.雖然進入決斗空間後卡奧斯的盔甲等物品都已經恢複,但這樣的撞擊卻還是太嚴重了,以至于當火焰都消散了他才從那個巨大的深坑中搖搖晃晃的爬出來.

本來以正常情況來說像卡奧斯這樣的主神,很容易就能干掉飛鳥這樣級別的生物,但現在卻因為那些規則被搞的這麼狼狽,卡奧斯心里幾乎都要滴血了.不過,雖然生氣,郁悶,他卻毫無辦法.要怪只能怪我太狡猾和他自己當初太笨,沒想到規則居然還能這樣定.

盡管被氣的不行,但卡奧斯知道現在根本不是生氣的時候.他從坑里爬出來之後一句話也沒說,直接便朝我這邊沖了過來.他不是那種會坐著等死的人,即使有一線生機他也要去爭取.不過,既然是一線生機,那就是非常難得的.卡奧斯現在與其說是在努力,到不如說是在強撐著他作為神族的最後尊嚴.其實他在聽到我制定的那些規則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次沒救了,但是他的神族自尊使他不能放棄,即使明知道是死,他也要堂堂正正的戰死,而絕對不能窩囊死.

看到卡奧斯再次沖過來,我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向前一揮手.凌和小純的魔法瞬間便將卡奧斯前進的路線完全覆蓋,強大的光暗混合魔法即使是卡奧斯也擋不住,瞬間便被再次掀飛了.只是這次他依然沒有倒下,而是再次爬起來沖了過來.

沒有接到我停手的命令,凌和小純自然不會停手,于是卡奧斯毫無懸念的再次被轟飛.就這樣卡奧斯飛出去沖回來的來回折騰了十幾遍之後我終于明白了過來.這家伙根本不是在和我戰斗,他是在尋死而已.以卡奧斯的實力,真要打的話,雖然最後還是死,但也不至于被凌和小純給壓制的死死的吧?從剛才到現在他壓根就沒有一次躲閃的,每次都是硬頂著攻擊往上沖,這樣的打法哪有不被轟飛的?所以說他根本就不是在和我打,他就是想快點死掉.

明白了卡奧斯的想法之後我也覺得不應該在折騰他了.對敵人是不需要仁慈的,但折磨已經快死的敵人獲得快感,那純粹是懦夫的樂趣.我的目標是消滅,不是折磨.

"凌,小純."

"要讓他死的體面些是嗎?"凌不愧是擁有忠貞之心的魔寵大管家,我還沒說她便猜到了我的意思.

我點點頭道:"用你們的最強技能吧.一次送他上路別折騰他了."

"明白."凌轉身問小純道:"你來還是我來?"

"我來吧."小純說著便對我道:"麻煩你們躲遠點,一會這附近都會比較危險."

"了解."

作為以前的死對頭,凌和小純互相對對方的了解都很深,加上成為我的魔寵後一起合作了這麼久,凌自然知道小純要干什麼.她直接讓我和其他魔寵一起跑到了十幾公里之外的地方,然後遞了個望遠鏡給我.

卡奧斯大概也是知道我們明白了他的想法,所以他看到我們撤退根本就沒動,只是站在那里等著小純給他來最後那一下.而小純則是一直等到我們都撤離到安全距離之外才轉身面對卡奧斯說道:"看在你還算有點骨氣的份上,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終極毀滅技.你把眼睛睜大點,這個技能我平常可是絕對不會用的哦."

小純在那邊准備技能的時候,凌則在給拿著望遠鏡的我解釋."小純大概是想用終極毀滅技了.那是我們光暗兩支神族都會的東西,只不過名字不太一樣.光明神殿管那招叫世界之光,而我們黑暗神殿稱之為毀滅之路,其實都是一個法術."

"這個技能很厲害嗎?平時怎麼沒見你們用過?"

"這個技能我們哪敢隨便用啊?"凌抱怨道:"那可是來自殺的最後絕招.一次使用降五百級,即使以我們的等級用不了幾次也就等級歸零了.現在是因為有你制定的規則不受死亡懲罰,所以小純才敢用那招的."

"哦,原來如此."

凌正解釋著,忽然我們都感覺到了一股強大到可怕的能量風暴從前方吹了過來,雖然那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風,但卻是可以實實在在感覺到的沖擊.而且其中所蘊涵的力量絕對強到可怕.凌適時的解釋道:"這是小純在使用時間疊加技術透支她五百級的全部生命力和魔力並將其其中到一個點上,所以才會爆發出如此可怕的能量波動."

我點頭道:"是啊!五百個光明女神的力量集中在一瞬間釋放,那確實是毀天滅地的力量了.我估計就算是上位神中了這種招數都會受傷的."

凌也點頭道:"差不多.能量集中到這種程度,其本身已經接近于法則力量了,即使能傷到上位神也不算奇怪.哦,准備好了,要啟動了,大家快閉眼."

隨著凌的提示,我們趕緊都把眼睛閉了起來.雖然很奇怪為什麼不讓我們看,但長久以來的默契配合使我們全都本能的忽略了疑問立刻閉上了眼睛,而幾乎就在我們閉眼的瞬間便突然感覺到前方猛的一亮.盡管我們都把眼睛閉上了,但那光線實在太強,竟然穿透眼皮還把我們的眼睛刺的生疼,我和魔寵們都忍不住用手護住了眼睛.在那強光爆發的瞬間,我甚至感覺到就好象有人用火在燒我們一樣,那恐怖的光輻射估計已經超過原子彈爆炸瞬間的光輻射了.要不是因為我們和小純屬于同伴關系,自動忽略了大部分傷害,估計就剛才那一下就能把我們全部點著了.

在強光爆發了幾秒只後我們大家才敢把手拿下來,而此時周圍依然是一片白,不是我們的眼睛出了問題,而是前方的地面上竟然有個小太陽在那掛著.而且,那個太陽不但沒有熄滅,反而還有逐漸增大的趨勢,最後竟然一直膨脹成了一個直徑好幾公里的巨大白色光球,到最後我們又不得不把眼睛給遮起來了,因為那光線實在是強到沒法睜眼了.周圍我們站著的大地此時已經一片焦黑,腳下的土地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脫水龜裂,而有些地方裸露出地表的岩石竟然都被燒紅了.

"凌,這個法術要持續多久啊?"

"大約一分鍾左右,忍一忍就過去了."凌知道我們比較難受,因為她也不舒服.不是因為光暗屬性的對抗,而是熱的.我們都是小純的同伴,所以小純的法術中除了部分不分敵我的法術基本上都不會傷到我們.眼前這個終極毀滅技雖然也是不分敵我的,但我們實際上並不在魔法范圍內.周圍的環境變化其實都是那個魔法的余波造成的,而這種余波也屬于敵我識別的范圍,所以我們並不會感覺到什麼威力.不過就算魔法的威力不作用在我們身上,通過環境反射的威力卻是無法幸免了.我們現在所感覺到的最大問題就是熱,而且不是一般的熱,感覺就好象幾百個大功率的紅外線取暖器全部對著你一個人一樣,我甚至感覺自己好象是微波爐里的烤鴨,眼看就快熟了.

還好,凌說的時間還算比較准的.一分鍾後外面的光球中央傳來的那種能嚇死人的魔力波動突然一下便消失了,但是因為空氣已經被加熱到了能自己發光的地步,所以雖然燃料沒了,但光球卻沒有一點要熄滅的意思.我們就這麼在原地等了近一分鍾周圍的光線才開始逐漸減弱,而等光線削弱到眼睛能適應的地步時已經是幾分鍾以後了,不過周圍的空氣依然還是那麼的熾熱,如果現在誰有根木頭,只要一拿出來肯定馬上就會自己燒成焦碳.

雖然溫度並沒完全降下來,但好在對我們已經沒什麼影響了.剛剛小純和卡奧斯站的地方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直徑十幾公里的大坑,整個大坑的邊緣都是一片火紅,而坑底則堆積著少量岩漿,眼看就要干涸的樣子,估計大部分岩漿都已經被直接氣化了,現在積聚在坑底的應該是溫度下降了之後才剛剛流下去的.小純的身影毫無懸念的懸浮在這個巨大的坑洞的中央位置,至于卡奧斯,用一個詞形容那是再貼切不過了.這個詞就是"人間蒸發".

"終極毀滅技果然是厲害啊!堂堂一個主神,竟然被燒的連灰都不剩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九十章 冤死的主神     下篇:第十八卷 第九十二章 最後那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