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九十二章 最後那根稻草  
   
第十八卷 第九十二章 最後那根稻草

在小純的終極法術效果消失後,我立刻接到了決斗空間的戰斗結束提示,在我選擇了結束後,周圍的環境便突然一閃,跟著我便出現在了之前消失的戰場之上.

"會長."看到我突然出現,周圍的玩家終于放下了戒備.之前我們在決斗空間里的戰斗他們根本就看不見,所以也不知道結果會如何,只能小心的戒備著防止卡奧斯突然出現.不過幸好,最終勝利的不是卡奧斯,而是我.

"會長?那個俄羅斯主神呢?"一名防衛隊的首領問道.

我指了下旁邊,只見那里現在正有一堆被融成了一整塊的金屬,旁邊還有一大團黑色的灰燼.在看到那團灰燼之後眾玩家全都驚訝的合不攏嘴.

"會長,這這這……這個該不會就是那個神族吧?"

我很隨意的點點頭."對.他被終極毀滅技命中了,所以就變成這樣了.對了,現在外面什麼情況?"雖然干掉了俄羅斯神族的老大,但俄羅斯神族又不是就他一個神,所以我們還是得盡快消滅外面的那幫子神族才行.

聽到我的問題,立刻便有一名玩家回答道:"是這樣的.外面的情況現在比較混亂,所以具體的戰報暫時還不清楚,但是整體戰局暫時還沒有什麼變化.外圍的神族都已經突入了我們的城市內部,不過基本都被我們的人給擋了下來,現在正在僵持狀態.俄羅斯神族方面的單體戰斗力較強,我們這邊配合比較好,加上人多,所以暫時還是勢均力敵的狀態.如果沒有什麼其他力量的干擾的話,我估計可能要過很長時間才能見到結果."

就像剛剛這名玩家報告的一樣.俄羅斯神族的實力比較強,但我們人多,而且配合好,初期的綜合戰斗力完全就是勢均力敵的狀態,根本不可能迅速出結果.只有等戰場持續一段時間後看雙方在精神和體力等消耗屬性上誰先出現疲勞狀態來決定勝負了.畢竟高強度的戰斗是件很費神的事情,雙方都不大可能長時間的保證自己的意志力高度集中,而一旦注意力分散,那就離分出勝負不遠了.另外,就算雙方的意志力都很強,能一直堅持下去,戰斗也不可能一直這麼打下去.雙方的魔力,體力和藥品這些東西總是會消耗光的.哪方的補給先跟不上,哪方也就離失敗不遠了.不過我到覺得和補給比起來,雙方的勝負主要還是得看意志力.畢竟神族不可能缺藥品,我們行會也是財大氣粗的主,想讓我們雙方拼到最後沒藥可用的地步,估計至少還得打上幾天才行.真要打那麼長時間,肯定是雙方的精神先堅持不住,所以藥品這點並不會成為決定戰場勝負的主要因素.

聽完那名玩家的報告後我想了一下道:"你說沒有外力干擾,那麼如果我們加入進去成為那股干擾力量呢?"

"那就不用說了."那名玩家很確定的說道:"現在兩邊的戰斗力剛好打到平衡點,只要我們這邊再多最後那一根稻草,俄羅斯的這頭大駱駝肯定得乖乖倒下."

"很好,那麼現在就讓我們變成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吧."

離開戒律之城的中央區之前我先對手上這幫人做了個分配.現在在中央區的這幫戰斗人員其實原本就是專門留下當預備隊用的,不過現在俄羅斯神族的老大掛掉了,所以接下來這里就不需要太強的保衛力量了,所以我才敢把人往外帶.當然,即使這里現在看起來安全了,一個人不留也是不行的,所以我便將隊伍給拆成了三部分.

這第一部分是要負責守衛中央區入口的人員.這個工作不是太需要戰斗力,但是人必須要多,因此我將預備隊中人數最多但實力最弱的那部分人都分到了這一隊.剩下的兩個部分,一是跟著我出去當那根稻草的部隊,這個必須得要強力兵種,否則貿然插入戰斗序列中可能幫不上忙反而把原本的戰斗平衡給搞亂了.因此這部分我只選了十幾個人而已,但全都是這里最強的戰斗力.至于最後那一部分,我選擇了將剩下的分員都分到了這組.因為最強和最弱的部分都被剔除了,剩下的就是比較強的人員.他們的任務將是直接守衛戒律之環,反正能通過中央區外圍的敵人肯定不會太多,而他們的任務也就是牽制住敵人就行了.真發現有人闖進去了,我自然會帶人回來增援的.

分配好人員之後我便帶著選出來的那幾個比較高端的武力離開了戒律之城的中央區.剛一出中央區,便看到前方的道路上三名神族高手正在拼命往這邊沖,而與他們相對的則是十幾名玩家組成的三個戰斗小組正在竭力攔截著這三名神族.

看到這個情況我便直接向前一揮手."你們去別處幫忙,這三個交給我了."

"是."得到命令的幾人立刻各顯神通,上房的上房飛天的飛天,一下子就全跑沒影了.

看到其他人都去別的地方幫忙了,我便向著這三名神族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尚位靠近之前我便先觀察好了三個戰斗小組的情況.離中央區最近的這組是三對一,我們這邊兩名玩家加一名高級NPC聯手對付一名神族,不過雖然組中這最的人數比例最低,但戰況確實他們最好.現在那名被他們三個攔著的神族已經被打的遍體鱗傷,就算沒人幫忙,估計他也支撐不了多久了.另外兩組中靠近道路左側的那組是一名玩家加五名NPC圍攻一個神族,這邊的情況雖然沒有前面這組好,但也是勢均力敵的樣子,估計短時間內雙方誰也別想把誰怎樣.最危險的反到是離這里最遠的那組.那一組里現在是三名玩家加六名NPC在圍攻一名神族,看起來好象他們這組人員數量最高,但實際上這組卻是最危險的.就在我看到他們的這一會,那個防禦小組中就有三人險些受傷,另外還有一人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腳,雖然沒要命,但能看的出來戰斗力已經受到了很大影響.

看到這個情況我也不浪費時間了,直接從最前面這組的身邊一沖而過直撲向了最危險的那個攔截小組,不過前面兩組我也沒想著要不幫忙,只是沒打算自己動手而已.在我沖過第一組身邊時,一道白影突然如閃電般從我身上飛了出去,瞬間撲到了那名神族的臉上.那名神族本來正被眼前的這個敵人搞的焦頭爛額,誰想到突然就看到一個東西朝自己的臉撲了過來.他幾乎是本能的伸手要去擋那個白色的東西,誰知道那玩意居然不是暗器而是個活物,在與他的胳膊接觸之後竟然繞著他的胳膊像蕩秋千一樣蕩了過去,然後繼續直撲他的面部而來.情急之下那家伙趕緊反手來抓,只是飛鏢的速度更快,先一步落在了他的臉上,然後一沾即走.

"啊……我的眼睛……!"雖然僅僅是零點零幾秒的接觸,但飛鏢卻在落到那家伙的臉上的瞬間便將他的雙目給活活扣了出來,即使是神族眼睛也屬于絕對要害,這一下雖然不致命,但在戰斗中的影響可就太大了.

圍著這家伙的戰斗小組既然能用三個人的力量將一名神族給打的眼看就要掛了,其實力自然非同一般,現在發現這家伙的眼睛被扣瞎了自然要抓住機會了.那名NPC幾乎在飛鏢閃開的瞬間便揮起手中的巨斧朝那家伙劈了過去,而且他還故意用了很大的力氣,搞的那把戰斧之上風聲呼嘯.雖然眼睛看不見,可神族畢竟是神族,那家伙在聽到風聲之後立刻聽聲辨位,直接伸手架住了對方的斧頭,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這柄斧頭根本就是有意吸引注意力的東西.就在他接住那柄戰斧的同時,一長一短兩柄武器便先後貫穿了他的咽喉和心髒部位.這倆玩家也都是久經戰陣的高手,知道不管什麼人,臨死之時的爆發一般都很犀利,所以剛一得手便連武器有不要了,立刻松手後退.

在那兩名玩家退開之後,那名神族便立刻轉身瘋狂的揮出一道攻擊,只是因為他看不見東西,加上人家早就閃開了,所以雖然攻擊很猛,卻完全沒打中任何東西.

剛剛那一下瘋狂的攻擊只是臨死之前的爆發而已,那名神族在一擊不中之後便踉蹌了一步一頭栽倒在地沒了聲息,而與此同時,那兩名玩家身上都同時升起了升級的光環.神族的經驗值即使對快要兩千級的我來說都是非常多的,更何況是對一般玩家了.兩人身上幾乎是瞬間便刷過了一大串升級光環,顯然是連升了N級.

就在這邊三人組搞定了這個神族的同時,另外那組之中也得到了我的幫助.這邊這組本來是六對一,雙方剛好打成平手.那名神族的攻擊威力很大,但我們這邊的玩家和NPC配合默契,每次都是用以命換命的方式互相救援.那名神族每次想要擊殺一人時,另外一人或者幾人便會攻擊他的要害.他要是不停止攻擊,就得做好和自己攻擊的目標同歸于盡的准備.但問題是對方有六人,他就一個,以命換命這種打法對人數明顯占優的我們來說根本沒用.說句不好聽的,我們還巴不得神族跟我們換命呢.干掉一名神族的經驗值足夠一名玩家連升十幾二十級的,而被神族殺死充其量也就掉一兩級而已,要是能夠有一命換一命的機會,傻瓜才不干呢.

那名玩家雖然知道這樣和對方打不是個事,可他實在不想和對方以命換命,因此只能這麼僵持著.不過,就在他放出一個小技能逼退了那一圈敵人的同時,從對方的包圍圈之外卻突然沖進來一個身影.這個突然沖進來的生物雖然有著人類的上半身,但下面卻是條巨大的蛇尾,而且看那速度居然比長了兩條腿的人還要快.

夜月剛從人群頭頂躍過便猛的沖到了那家伙的身邊,跟著手中另柄蛇劍便一起朝那家伙身上招呼了起來.本來那名神族一對六還能打個平手,現在應付六把劍應該也沒什麼,但是六個人組成的戰斗小組就算配合再默契也不可能有一個人的雙手互相配合的默契.再說了,一個人身邊畢竟就那麼點地方,就算那六個人一起上,能同時發動攻擊的也不過是兩三個人而已.但是夜月不同.她就一個人,同時使六柄劍不但不會互相干擾,還能完美的發揮配合的威力.那名神族自從被夜月近身之後就感覺自己好象碰上了一群人在圍攻他,眼前上下左右到處都是劍光亂飛,根本一點空隙也沒有,逼的他一邊狼狽後退一邊想著該怎麼辦.不過,他還沒想到辦法,腳下卻突然不知道碰到了什麼東西,而且那東西剛一碰到他的腳腕便自動纏了上去,然後猛的一收將他的雙腳給捆在了一起.跟著那東西突然離開地面開始往上升,害的那名神族整個身體都失去了平衡被倒著提了起來,而直到這個時候那名神族才發現自己的腳原來是被對方的尾巴給纏住了.

夜月的近戰技巧可以說其實都是本能,理論上說她用的劍戰技完全就是胡揮亂砍.如果是一個普通人用這樣的招數,肯定幾招之內就被人砍死了.可在夜月身上卻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存在,因為她的六柄劍一起揮起來之後根本就是眼花繚亂,就算她不用任何戰斗技巧,就這麼亂砍都能把人給逼的毫無還手之力.更何況她還有條威力極大的大尾巴.因為夜月的上半身是人,所以經常和敵人戰斗時,敵人看著她的人形上身就會忘記她還有條大尾巴,而一旦你忘記這個東西的存在,那也就離死不遠了.說實話,夜月身上最危險的東西除了她那雙眼睛就要數這條尾巴了,畢竟從粗細程度上就可以看出這東西的力量絕對比胳膊大多了,就算不用來偷襲,拿怕是揮起來抽人,那也絕對不是一般人擋的住的.

被倒吊起來的神族雖然失去了移動力卻沒打算放棄,他迅速揮起手中武器向纏著自己腳的那條尾巴砍了過去,妄圖切斷夜月的尾巴.不過夜月比他更快,直接尾巴一揮,拽著那家伙的腳便將他像麻袋一樣甩上了半空,跟著不等他開始下落便突然將六柄蛇劍在面前交叉成了一個奇怪的圖形."瞳術——靈魂狙擊."

被扔到半空的那名神族本來還在慶幸自己被扔了上來呢,畢竟神族都是會飛的,剛才被一直壓制在地面上已經夠郁悶的了,這會脫離包圍圈自然是任他想怎麼打便怎麼打了.不過,他的想法還沒來及實施便突然感覺腦袋好象被人用大錘在連續的猛砸一般,只感覺腦袋就好象要爆炸了一樣,疼的他瞬間便昏了過去.

失去意識的神族身體猛的摔回了地面,然後又被摔醒了.不過因為剛才落地的時候是在完全沒有知覺的狀態下,所以他根本沒進行任何的自我保護,這一下摔的他幾乎是去了半條命.不過,還沒等他回神,便突然感覺腳腕一緊,身體立刻再次被提了起來.這次夜月到是沒把他往天上扔,而是就這麼纏著他的腳像扔東西一樣抓著他猛的甩了個半圓向地面砸了下去.看著越來越接近的地面,那家伙只來及將雙手護在面前便猛的砸進了地面之中.不過還沒等他從震動中恢複過來,身體又再次被掄了起來向反方向砸了下去.剛剛還以一敵六的神族在夜月面前簡直就是個玩具,被夜月纏著腳腕一通猛砸,直到他整個身體都軟的跟面條一樣了夜月才放開他,將那個半死不活的家伙扔給了那名玩家讓他解決戰斗.

在夜月蹂躪那名倒黴的神族時,我也已經沖到了第三組的陣營中.由于本身實力最強,加上圍攻的玩家和NPC實力偏弱,這組中的那名神族顯得異常活躍.在我沖到之時他正好揮掌拍向一名剛剛被他打翻在地的玩家的腦門.只要這一掌拍實了,這名玩家絕對是當場斃命.不過,就在他即將拍到那名玩家的時候,卻見突然一人影沖到了他的面前,然後一拳打在了他的手掌之上.只聽嘭的一聲悶響,那名神族原本正在向前沖的身體立刻倒飛出七八米遠,落地之後又噔噔噔的連退了十幾步才穩住身形.

"你是紫日?"那家伙到是也不傻.能在正面對攻中將他轟飛的人不是沒有,但絕對不多,而我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認得我嗎?"我說著從手背上扣下球型的永痡N其化為長劍向前一指道:"給你兩個選擇.一,馬上投降.二,繼續抵抗然後被我干掉."

"哼,你確實很強,但……"那家伙的話剛說到一半便戛然而止,只見他眼睛瞪的大大的雙手捂著噴血的咽喉仰面倒了下去.

我站在那家伙的腦袋邊上將永痟﹞J了他的身體一邊吸收他的鮮血一邊說道:"你又不是什麼大人物,就不要裝什麼清高了.不過你的血還有點用的,就讓我廢物利用一下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九十一章 體面的死法     下篇:第十八卷 第九十三章 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