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九十四章 特遣隊遇難  
   
第十八卷 第九十四章 特遣隊遇難

"你就是這個什麼小花聯盟的會長紫日?"巴克洛夫一邊從地上掙紮著爬起來一邊問道.

聽到他的問題我並沒有任何要停下的意思,而是一邊向他走去一邊說道:"第一……"我猛的一把抓向巴克洛夫的咽喉,對方伸手想擋,但是動作卻不夠快,最終還是被我掐住了脖子給提了起來.雖然他抓住了我的手腕拼命的想要把那只手搬開,可是那只手卻像鐵鉗一般不管他怎麼使勁就是無法撼動分毫,只能無助的在那拼命的掙紮著希望獲得呼吸的機會.看著在那拼命掙紮的巴克洛夫,我並沒有一直這麼舉著他,而是在將其舉過最高點後猛向地上砸了下去,同時說道:"我的行會叫做冰霜玫瑰盟,不是什麼小花小草."隨著我的話音結束,巴克洛夫已經轟的一聲被整個砸進了地面,並且被我硬是給壓進了岩石之中.

猛砸了巴克洛夫一下之後,我並沒有就此放手,而是突然使力又將其提了起來.只是和之前囂張的表情不同,現在的巴克洛夫臉上已經只剩下迷茫了.剛才那一下砸的可不輕,這家伙現在已經處于半暈迷狀態了.不過我並沒有打算就此放過他,而是繼續說著:"第二,我的行會不是你這種小蟲子可以嘲笑的."我說完便突然將其向天上一扔,同時右手永皒礞W."永琚X—神雷流炎斬."一道紅色的光束突然從永琲漲y斷爆發,瞬間追上了先一步飛上半空的巴克洛夫,然後繼續一路向上直插天空,而在光束消失後,原本晴朗一片的天空之中突然聚集起了大片的雷運,跟著就是咔嚓一聲響,一道粗大的天雷突然從天而降,瞬間將本就被光束轟了一記的巴克洛夫直接在半空爆成了無數碎片,而且每一片都燃起了熊熊烈火,就好象一大堆火流星一般向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出.剛剛還囂張無比不可一世的巴克洛夫就這麼輕易的被轟成了飛灰.

在干掉了巴克洛夫之後,整個倉庫區前方的戰場幾乎都瞬間安靜了下來.之前一來就選擇這個巴克洛夫作為下手的目標,固然是因為他之前的話太過囂張,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需要一個榜樣用來打擊剩下那些俄羅斯神族的士氣.因為神族天生看不起凡人,加上我們行會的玩家本身就對抵抗神族有些擔心,因此在士氣方面我們行會的玩家一直是處于弱勢狀態的.現在我就是要用巴克洛夫來給我們行會的那些玩家打氣,順便打擊一下俄羅斯神族的囂張氣焰.

我的計劃可謂是進行的相當的順利,巴克洛夫作為這一片區域中最強的神族,竟然被我三連招擺平,這個實力絕對能嚇倒不少人了,尤其是對于那些怕死的神族來說.由于平時的力量就比普通人強很多,所以神族往往比普通人更怕死,他們所表現出來的自信和勇敢往往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的,在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後,神族其實才是最怕死的一個種族.

"好了,現在還有誰想要試試我們冰霜玫瑰盟是不是很好欺負的?"我看著那些全部愣住的神族問道.

雖然心里很不服氣,但那些神族最終卻還是一個也沒答話,因為他們除了怕死之外還很聰明.他們知道這種時候誰敢冒頭,立刻就會變成我的重點打擊對象,因此根本就沒人敢說話.

"沒人敢說話是嗎?"我掃視了一遍全場,然後道:"很好,你們比卡奧斯和剛才那家伙要聰明多了,因為他們兩個都不相信我的話,所以現在他們都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什麼?卡奧斯主神死了."聽到我的話,在場的俄羅斯神族全都愣了一下,跟著各種質疑的聲音就全都冒了出來."不可能,你能殺死巴克洛夫還可以理解,但是卡奧斯主神怎麼可能是你能對付的?"

"我在闡述事實,不是在和你們商量什麼事情,不想相信你們可以不信,但是卡奧斯不會因為你們不相信就重新複活.如果想要知道我說的是不是實話,你們就盡管反抗就是了,我會很快送你們去見你們的主神的."

雖然大部分神族對我的話依然不信,但我卻非常滿意這番話的效果,因為我原本就沒打算讓他們就此相信我的話進而停止戰斗.我所需要達到的目的無非也就是讓這幫家伙的士氣低落而已,而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我的目的完成的還算不錯.盡管大部分神族都不相信卡奧斯真的死了,但他們多少總會有點懷疑.就是這麼一點點的懷疑和不相信,使得這些神族的戰斗力大幅度的下降了,至少很多原本沖的很猛的神族現在都表現出了相當保守的戰術,這就已經達到我的目的了.

趁著那些神族還沒完全恢複過來,我們行會的玩家和NPC立刻對那些神族展開了猛攻,雖然依舊沒有干掉哪一個神族,但總體來說戰況正在好轉,至少之前一直處于節節敗退狀態的我方人員已經能勉強壓制住那些神族了.看到局勢穩定了下來,我也不再等待,直接向著最近的一個戰團撲了過去.

由于我的輔助,原本處于勢均力敵狀態的雙方,平衡瞬間被打破.在我一個個的消滅那些神族的同時,也讓更多的本方人員騰出了手來.隨著我方戰斗人員的比例逐漸增加,剩余的神族形式變的越來越危急,但就算他們明知道情況不好,也已經跑不掉了.因為大量神族被殺,我們這邊的閑人越來越多,自然的就把剩下的那些神族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就算他們能脫離和他們直接接觸的那些玩家,也不過是換了群對手而已,想要徹底離開包圍圈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看倉庫這邊的戰斗已經基本沒啥懸念了之後便提前離開了這片區域,反正剩下的那幾個神族也翻不出什麼浪來了.在重新升空之後,我正打算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誰知道卻突然接到了軍神的通知.

"紫日."

"什麼事?"

"你是不是在找合適你出手的目標?"

"對,有什麼建議嗎?"

"西北方向,三千公里外有個很不錯的目標."

在聽到軍神的話我先是本能的把身體轉到了面向西北的方向,但是隨後便意識到了不對."你說什麼?三千公里外?"

"沒錯,我們的特遣小隊遇到麻煩了."

"麻煩?"

"呃……用你的話講應該是中獎了."

"中什麼獎了?"

"特遣小分隊在行動過程中意外觸發了一個特殊任務,結果得到了一條超級寶藏的線索."

"超級寶藏?什麼東西啊?"

"暫時還不確定,但是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很大一筆錢和裝備."

"錢?"一聽到這個字我的兩只眼睛就開始閃光."有多少?"

"索羅說他們掉到了錢堆里,你說能有多少?"

"錢堆?能讓一大群人掉進去的錢堆應該不少吧?對了,他們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據說那地方有很多高級神族和怪物把守,特遣小隊傷亡慘重,包括索羅在內現在已經只剩七個人了."

"把坐標傳給我,我馬上就到."召喚出飛鳥直接跳上去後我立刻讓飛鳥用最快的速度向目的地飛了過去.三千多公里可一點也不近,即使以飛鳥的速度依然飛了近一個小時才到達目的地上空."就是這里?"一邊讓飛鳥盤旋,我一邊跟軍神核對著信息.

"如果你有看到一大片半融化狀態的岩石,那就應該是這里沒錯了."

"那我想我找對了."現在飛鳥所盤旋的這個地方下面就是一大片正在燃燒的森林,火焰已經離開了我們所盤旋的區域正在向外圍擴散,在沒有救火員的這里,估計這場大火想要自然熄滅是不太可能的,好在我們盤旋的這片區域應該是最先起火的,所以在別處都在燃燒時,這里反到因為提前燒光了大部分的可燃物而只剩下了一些零星的小火苗而已.在這片焦黑的土地中央,有著一個直徑大約三十幾米,表面距地面高度約一米左右的大坑,坑底正聚集著大量的熔岩,不過看樣子似乎就快凝固了,熔岩表面漂浮著大量黑色的凝結塊,而下面則不斷的往上翻著氣泡.

"知道這看起來像什麼嗎?"我在通訊器里對軍神說道.

"你想說隕石撞擊是嗎?沒錯,你猜對了,這就是個隕石坑.就在十幾分鍾前我們的派遣小隊意外遇到了這枚隕石墜落的過程,而那枚隕石更是在地面上砸出了一個大坑.知道坑底下有什麼嗎?"

"寶藏?"

"不是,但也差不多了."軍神解釋道:"坑底下是條通道,我們的人順著通道進入了一座極為龐大的地下迷宮,最後找到了成堆的鑽石幣和各種裝備以及資源,總額多到光憑他們幾個根本無法統計的地步."

"有那麼多?"

"是的.不過很可惜,他們剛發現那些東西就碰上了俄羅斯神族的高級成員,然後還有很多怪物一起襲擊了他們,結果他們不得不倉皇逃跑,現在似乎是在迷宮中被追的失去了方向,而且人員也跑散了.目前還能和我保持聯系的這組人員包括索羅在內一共只有七人,他們能夠確認死亡的有六人,另外還有十三人下落不明."

我點點頭道:"那就是說他們現在都被困在這個下面的地洞里了是嗎?"

"是的."

"好的,我明白了,這邊我會負責的."

"明白."

在軍神切斷通訊後我便將飛鳥收了起來,並張開翅膀緩緩的落在了那個燃燒的大坑附近的地面上.略微想了一下之後我便將依佛里特召喚了出來.不管是作為火精靈之王還是構裝生物,依佛里特的抗火能力都是出類拔萃的.

"下去幫我看下通道還在不在."

"明白."依佛里特雙眼閃爍了兩下之後便飛到了半凝結的熔岩之上,然後慢慢沉了下去.其實相比之沸騰的岩漿,這種半凝固狀態的岩漿更加危險.想象一下瀝青的粘性和它干了之後的硬度,你就可以大致想到岩漿快干了的時候是個什麼狀態了.半凝固的瀝青會變的極端粘稠,任何東西被沾到都很難脫離,而岩漿凝固後只會比它更誇張.

依佛里特在完全沉入熔岩之後我就開始用心靈接觸和他保持著聯系,這樣不但可以第一時間知道消息,還可以在發生意外時及時出手幫忙.沉入熔岩中的依佛里特先是一路向下,然後在熔岩坑的底部找到了一塊比排球稍微小點被燒的好象爛土豆一樣的隕石.在這塊隕石的旁邊就是一條不算太開闊的通道,不過此時其中已經完全被熔岩給填滿了,所以根本就看不到其到底通向何方,畢竟熔岩不是水,透光性可以說幾乎沒有.

在確定了通道的大致方向後我並沒有讓依佛里特繼續搜索通道,而是在通知他返回後切斷了聯系並轉而召喚出了開拓者和玫瑰藤找了處離那個坑比較遠的位置向著那條通道延伸的方向挖了下去.熔岩這東西只有溫度高的時候才有流動性,如果流入一條管道內,最後肯定會因為前鋒部分冷卻凝結而將路線自動重新堵死.不過正常的火山通道中壓力一般都很高,因而熔岩即使凝結也會被再次沖開.眼前這個大坑中的熔岩雖然並不是那枚隕石融化出來的,但那枚隕石擊穿的熔岩通道應該也是條支脈,所以並沒有湧出太多熔岩便自動封堵了出口.在這樣的情況下流入通道內的熔岩肯定已經部分凝結並堵住了通道,只要我們離開那個斷層稍微遠一點應該就可以找到沒有被熔岩侵入的部位了.

開拓者和玫瑰藤本身就是專門挖洞的生物,對于打洞那是非常在行的.隨著我的一聲令下,兩只魔寵立刻在地面上挖出了一條斜向下的通道,不過由于下面那條原本的通道比較深,所以想要挖到那里還得有一會工夫,而且我們之前確認的只是通道的大致走向,誰也不能保證它不會半路轉向,因此想挖到那邊不但需要時間,還得有運氣.

當開拓者和玫瑰藤在那里拼命挖掘的時候,依佛里特也從岩漿坑中爬了出來.不過和進去的時候想比,他的手上還多了件東西.

"你怎麼把那塊隕石也帶回來啦?"看到依佛里特手里的東西我立刻便認了出來.這東西就是剛才我通過心靈接觸用依佛里特的眼睛看到的那塊隕石,只不過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會感覺這東西比想象中要略大一點點.

依佛里特一只手拖著那枚隕石,另外一只手臂上則彈出了個吹風機對著那塊隕石一陣猛吹,之後似乎想到了什麼道:"主人可以讓霜雪幫忙給這個冷卻一下嗎?"

"可以是可以,可是你為什麼要把這東西帶回來?"我一邊把霜雪召喚了出來一邊問道.

霜雪將那枚燒的通紅的隕石遞到了霜雪面前,霜雪只是低頭朝其上吹了口氣,那塊隕石便瞬間恢複到了正常的岩石狀態.依佛里特直到這個時候才解釋道:"剛剛我無意中發現這塊隕石有著極高的硬度和魔力阻斷效果,應該是一種非常不錯的冶煉材料,所以順手就弄回來了."

"哦?讓我看看."反正洞還沒挖好,我便順手接過那塊隕石看了一下.雖然現在不怎麼做了,但我的輔助職業中可是有鐵匠和鑒定師這兩個項目的,就算不打鐵,鑒定個材料還是沒什麼問題的.順手一個鑒定術丟上去,結果居然提示失敗.要知道我現在的辨認技能可是滿級,也就是最高級了.以我這種級別的辨認技能,居然還有鑒定失敗的可能性,這材料的等級未免也太高了吧?

鑒定失敗之後我又不信邪的連扔了十幾個鑒定術上去,反正辨認技能也不費多少法力.連續十幾次鑒定接連失敗,直到第二十次鑒定之時才突然聽到了完成的提示音.

"哈哈,總算是鑒定出來了."拿起那塊隕石我再次看了一下屬性.這塊隕石的主要成分是一種叫黑石的特殊礦物,其含量大約只占這枚隕石的萬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說這枚隕石中提煉出來的黑石,就算一點也不損耗,估計我們有無法直接用肉眼看到它.不過,雖然這種東西的含量極低,但它卻是一種極好的強化材料,可以提高任何金屬類裝備的硬度,而硬度又直接關系著防具的防禦值和武器的攻擊力.所以說,這種金屬其實是一種相當不錯的冶煉材料.當然,由于其本身就是一種類似于添加劑一樣的輔助材料,所以在冶煉時的需求量也並不大,即使只有這塊隕石的萬分之一,那也足夠給好幾套裝備用了.

本來我們這次就不是為了這東西來的,所以這個東西可以說是意外驚喜了.在我收好這塊隕石之後,玫瑰藤和開拓者那邊也都報告說挖掘工作完成了.讓他們先移動到下面的通道中後我便也跟了進去.

當我們進入下面的那條通道後才發現這里也不是人工洞穴,因為我在這里找不到任何人為加工過的痕跡,除了牆壁凹凸不平,連地面也是深一腳淺一腳的樣子.如果這是條人工洞穴,為了徒省事不去處理牆面和洞頂還可以理解,連地面都挖的深淺不一就說不過去了.

"這里應該是曾經的熔岩管道."依佛里特掃視了一圈周圍的環境後說道:"地面上的凝結物都是火山岩,之前肯定有大量的熔岩從這里流過.不過這個地方曾有一段時間應該是被地下河給淹沒了,牆壁上圓滑的曲線都是被水沖出來的.應該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這里都有大量的水流過."

我點點頭道:"你的分析沒錯,不過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熔岩在地面下想要完全冷卻可不是一兩個月就能辦到的,還有就是這里的地面異常的干燥,表面還有大量灰塵,應該是很久都沒有水流過了.相反,最近應該有群人從這里經過."

"你怎麼知道?"依佛里特很好奇的推論從哪來的依據.

我沒回答,而是指了指依佛里特的腳下.依佛里特疑惑的低頭看了一眼,結果發現自己下方居然躺著一具尸體.因為依佛里特都是以懸浮狀態移動的,所以正常情況下他是從不落地的,因此才會從尸體上方飄過而沒注意到.

依佛里特腳下的這具尸體並不屬于人形生物,這是一只提表皮膚灰白沒有任何毛發,個頭有家貓那麼大,看起來相當惡心的生物.它長有四肢和一條超長的大尾巴,而且腳趾之間還有蹼,應該很擅長游泳.導致這只生物死亡的原因是腰部的一道砍傷,從傷口來看這不是什麼動物的爪子造成的,而且有智慧的生物才有可能殺死獵物卻不吃,如果是一般的動物,殺戮只會出現在自衛和掠食行為中,而眼前這個小東西顯然不至于讓對方需要自衛,掠食假設又因為尸體的存在而不成立,所我才說這里有人經過.而且我能大致推測出對方殺死這東西的原因十有八九就是因為這小東西長的很丑.就像人類看到老鼠會很像把它弄死一樣,突然在這條地下通道里遇到這麼個東西,多半智慧生物都會出于謹慎或者是潔癖將其殺死.

在檢查完這只生物的尸體後我便將不太適應洞穴環境的魔寵們都收了回去,只留了凌,小純,夜月,玫瑰藤,阿嫡娜,白浪和飛鏢在外面.凌是我最重要的魔寵,而且黑暗女神在這種黑咕隆咚的環境中適應力也比較強.小純雖然是光明女神,但在黑暗的環境下卻能起到很多作用,比如平時當個移動照明燈,遇到敵人冒充一下閃光彈都是不錯的.以洞穴生物基本都怕光的特性,小純在這里估計能橫著走.至于夜月,留她在外面完全是因為她的蛇尾.在這樣凹凸不平的環境下,她那條尾巴至少有我們幾倍以上的機動力,萬一出點什麼事有她在應該反應能快點.至于阿嫡娜,雖然人家是人魚,但是在這樣密閉的環境中充當下人體聲納還是不錯的.最後的玫瑰藤,白浪和飛鏢就不用說了,都是地穴專用.

說實話,要在一個巨大的地下迷宮中找到一群人其實非常的不容易,尤其是當迷宮里還有別的東西在干擾你的搜索時尤其如此.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索羅那個七人小組還能和軍神保持聯系,因此可以和我互相通信並確認對方的位置,這樣有目標的互相接近就要簡單多了.但是剩余的那些隊員我可就沒辦法了,到時候就只能看他們運氣了,能碰上我算他們走運,碰不上就只能自立更生了.

在軍神不斷的休正坐標下,我和索羅帶隊的那組之間的距離很快便越來越近,但是當我們最終還差一百多米就能見面時卻被眼前的情況給搞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看到眼前那面巨大的石壁索羅他們全都傻在了當場.

在那面石壁的另外一側,我也愣在了那里.本來根據坐標都已經接近到這種程度了,居然會被一道牆給隔在兩邊.這就是我為什麼說在地道里找人麻煩的原因,就算你知道坐標,如果沒有地圖,最後往往還是會碰上這種近在咫尺卻被一道牆或者別的什麼東西給隔開了的情況.

"會長."通訊器里索羅的聲音顯得非常的焦急,只差最後一步卻見不到面,這可比之前距離很遠還要讓人難過多了.

"別緊張,一堵牆而已.你們站在那邊別動,我從這邊打個洞穿過去就是了."

因為之前一直沒想到這茬,所以索羅才顯得那麼緊張,現在一聽反到愣住了."對啊!會長你會打洞的嗎!白擔心了!"

"什麼叫我會打洞啊?我又不是老鼠."

"不好意思,說錯話了.會長您別生氣,我……啊!"

"喂喂……怎麼回事?"通訊器那邊原本平靜的環境隨著索羅的一聲尖叫瞬間變成了一片混亂,雖然因為沒開視頻模式而看不到情況,但通訊器里那怪物的吼叫聲和玩家們的叫喊聲混雜著打斗聲卻已經很好的說明了情況.

"主人,要挖洞過去嗎?"玫瑰藤在聽到那邊的聲音後直接用心靈接觸問道.

我上前敲了敲那道岩壁,然後道:"不行,這里的岩層太硬,等你們挖過去人早死光了.幸運,瘟疫,水晶,小三,小鳳,你們用龍炎給我把岩石燒熱,霜雪負責快速冷卻岩石,使其變脆.米拉,坦克用你們的最強攻擊給我把岩石轟開."

"明白."

人多力量大,眾魔寵一起干活速度那叫一個快.四條龍六個腦袋加上小鳳輪番出擊,強大的火焰瞬間便能將一米多厚的岩層完全燒紅,這個時候霜雪再對牆壁來個極凍降溫,一冷一熱的變化瞬間就會讓岩石內部出現大量的裂紋,有些甚至能一直延伸到牆體內七八米深,而最外面那層一米多厚的已經完全被燒紅了的岩石則干脆直接爆了開來.在炸掉外面那一米都厚的岩層後,幾條龍和霜雪立刻讓到一邊開始聚集魔力,米拉的毀滅射線和坦克的魔晶炮緊跟著轟在了已經充滿了裂痕的岩壁之上.只聽轟的一聲伴隨著四下亂飛的碎石,原本的岩壁之上突然被轟出了一個直徑七八米深達十多米的大洞.在這種密閉空間中爆炸類的技能威力似乎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不過那個爆炸產生的震蕩波也夠要命的,就剛才這一下我的兩只耳朵就啥也聽不見了.

雖然聲音有些震人,但時間緊迫,我們也不敢遲疑.爆炸剛一結束,甚至不等碎石完全落地,幸運他們便又沖了上去開始加熱牆壁,然後由霜雪速凍使其爆裂變脆,跟著坦克和米拉再來一次爆轟,之前那個十幾米深的大洞立刻就變成了一個三十多米深的隧道.

"很好,繼續."兩次攻擊便挖了三十多米,照這個速度再來四次應該就能打穿了.

在我這邊拼命挖洞的同時,被堵在牆壁另外一邊的索羅他們可是倒了大黴了.本來他們在地洞里被神族追的到處亂躥都沒被抓到,可是就在這馬上就要和我見面的時刻,他們居然被神族給找到了,而且還被堵在了這個死胡同里.現在我就在他們身後,雖然隔著牆,但那也代表希望,所以他們別說沒路可跑了,就算有路給他們跑,估計他們也不會跑的.但是,現在的問題是,神族已經到眼前了,可我還不知道在哪呢,萬一我沒趕上要怎麼辦?

眼看著越走越近的那幾名俄羅斯神族成員,索羅一邊指揮著大家小心戒備一邊祈禱著我快點到.

"你們這群老鼠,終于讓我們堵住了吧?這回看你們往哪跑."帶頭的那名神族顯然被追擊過程搞的異常的郁悶,所以在看到索羅他們被堵在死胡同里之後便忍不住興奮了起來.

本來索羅還在擔心對方一上來便下殺手呢,沒想到那家伙居然還有戲弄他們一番的意思,這反到讓索羅高興了起來.對方想戲弄就讓他戲弄唄,反正一會等會長到了就可以反過來戲弄回去了.

"哼,被你們堵在這里算我們倒黴.不過你們幾個也太不頂用了,堂堂神族居然追了我們幾個小時才發現我們,而且還是占了我們自己走進死胡同的便宜,要不是我們運氣背,累死你們也別想抓住我們."

"哈哈哈哈……"那名神族得意的笑著說道:"盡管說,你盡管說就是了.反正你們馬上就要死了,讓你占點口頭上的便宜又如何呢?"

索羅聽到對方這麼說,立刻又打算接話.當初他能被我選中,就是因為我看中了他的機智圓滑,會察言觀色.現在聽到那名神族的話他就想繼續和他對話給我爭取時間,但是誰知道計劃趕不上變化.就在那張口之前,那名和他說話的神族身邊的另外一名神族卻突然說道:"和這幫老鼠廢什麼話啊?讓我直接砍了他們回去複命吧."那家伙雖然是在和前面這個神族說,但他的動作卻一點要商量的意思也沒有,那邊還在說,這邊就已經走了過來,搞的之前那個神族想反對都不成了.他總不能喊住人家說:"喂,你先等等.我還要戲弄一番這幾個老鼠,你等我玩夠了再殺他們."心里這樣想沒問題,但說出來那是傻瓜才會干的事情,而這名神族顯然並不屬于傻瓜的范疇.

雖然不能說出自己的真正想法,但換個方法發泄一下到是沒問題的.那名神族忽然喊住前面那家伙道:"等下,這幾個家伙害我被老大罵,還是讓我來殺他們出口氣吧."

比較急性子的那名神族雖然性子急卻並不鹵莽,一聽對方的理由也比較合理,便向後退了一步並做了個請的手勢.看到對方同意了,那名神族便拿著武器朝索羅他們走了過來.雖然不能再玩貓和老鼠的游戲了,但能親手干掉這些老鼠也是很爽的.想到這里,那名神族便舉起了侍劍准備發動攻擊.不過,就在他剛剛舉起劍的時候,對方背後的那堵牆卻突然傳來了轟的一聲響.雖然那動靜並不算多大,但卻很清楚的傳入了眾人的耳朵里.

聽到這聲音雙方的表現是各不相同.我們行會的玩家和NPC們是興奮,而對面的神族則是疑惑.索羅他們興奮是因為知道救星到了,而俄羅斯神族則是完全搞不清楚那是什麼聲音.

雖然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聲音,但舉著劍的那家伙卻沒打算去研究,略微停頓了一下之後他便猛的沖了上去.索羅一看對方沖過來嚇的趕緊往後躲,而跟在他身後的兩名玩家則迅速繞過他擋在了他的前面,兩柄劍同時和那家伙的劍撞在了一起,但是結果卻並不怎麼樣.那家伙只是被震退了幾步,而這兩人卻是被直接擊飛直到撞到牆壁才掉了下來.

一招震退兩人後那家伙毫不遲疑的展開身形在人群中一陣沖殺,瞬間便將這七人包括索羅全部打飛了出去.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他還有玩樂的心,所以七人雖然個個帶傷,卻一個也沒死.

大概是看出來前面這家伙沒認真,後面那個急性子忍不住催促道:"好了別玩了,快點吧!"

"沒問題."雖然不太滿足,但那家伙也知道不能再玩了,于是便揮起武器對著距離自己最近的索羅砍了下去.不過,就在他的劍高舉過頭頂正准備往下劈的時候,前方的牆壁卻突然變的一片通紅,跟著就聽轟的一聲巨響,牆壁猛的向外爆裂開來.還沒等這家伙有所反應,又見一道白光從那爆開的大洞中射了出來,正中這家伙的胸口,瞬間便將那家伙轟飛了出去.

"總算趕上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九十三章 增援     下篇:第十八卷 第九十五章 俄羅斯神族的保險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