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九十九章 怪物不可貌相  
   
第十八卷 第九十九章 怪物不可貌相

人多好辦事,我手下的麒麟武士和死神守衛加起來都快破五萬了,撿點東西還不是小事一樁?不過為了趕時間,也不能讓他們亂糟糟的自己搬東西,不然浪費人力不說還容易影響效率.最終為了提高速度我們采取了分組的方式進行收集.死神守衛的四肢長度明顯要比麒麟武士高出不少,考慮到湖底還有一定的積水,手腳比較長的死神守衛明顯在這方面占優,所以收集物資的工作還是交給了死神守衛.至于麒麟武士,他們也不用閑著,全部站在岸上等著.死神守衛發現什麼東西並不會把它運出來,而是直接往岸上扔.麒麟武士的工作就是接住這些被扔上來的東西然後統一送進大地之門.

在死神守衛和麒麟武士忙著收集物資的時候,我和其他魔寵也沒閑著.雖然這次搞到的東西不少,但也不能全都等到回去再分類,畢竟有些東西是要交給各方神族的.講起來這次我是替各方神族消滅俄羅斯神族的戰爭承包商,但實際上我也就是一個打工的.當然,因為我本身的實力加上冰霜玫瑰盟的實力,所以我並非一般打工仔,至少也是金領一級的存在,因此我雖然是打工仔,卻可以和那些神族大老板們分一分俄羅斯神族這杯羹.不過我能做的也僅僅是分而已,想要獨吞,那得有對應的實力才行.啥時候我們冰霜玫瑰盟能夠完全無視那些神族了,什麼時候我就不用再和他們分東西了.不過那是長遠規劃,目前我們能做的就是先挑些東西出來,然後拿其他的東西去交給各個神族分.當然,既然是我們先挑,那自然是先從最好的拿起了.

"先給我把各種物品分類,裝備一堆,基礎資源一堆,貨幣一堆."

"明白."眾魔寵帶著一群沒事干的麒麟武士開始幫忙分揀物品,外面由死神守衛和麒麟武士扔進大地之門的東西全部都被他們給分成了三個大堆.不過這三大堆東西我們還是得繼續進行下一級的分揀處理才能行.

首先是貨幣這堆.雖然對一般人來說這都是好東西,不過就目前這些東西的價值來說貨幣其實才是最沒用的,因為如果需要的話它們反倒是最容易得到的一種資源了.因此貨幣這堆根本不用管,到時候直接拿去和各神族分就是了.反正拿去分的東西也不是說全都給神族分,我們自己也要裝模作樣的跟著一起分.當然,神族肯定知道我事先拿過一部分東西,但他們不知道我拿了什麼,也沒啥證據,不想和我們翻臉就只能裝做不知道.我們現在和神族之間的關系基本上就相當于現實中的國際關系,大家互相都知道誰干了什麼壞事,但只要不過線,誰也不會說誰,即使有人過線,大家也不會直接說你錯在哪,而是會找別的借口找你麻煩.像我們這次克扣戰利品,眾神族肯定知道,但他們不會說,我也就跟著他們一起裝糊塗.至于將來找麻煩的事情,我覺得這個可以忽略,因為他們以後還有的是事情要求我,誰敢找我們的麻煩,我就讓誰自己麻煩死.

三堆物品中除了貨幣之外,剩余的兩堆就是裝備品和基礎資源了.所謂基礎資源指的就是一些需要加工或者不需要加工的天然物資,這其中包括很多種東西,有的是礦石,有的是某種生物身上的某些特殊部位.按照一般情況,這些基礎資源中最多的應該是類似于鐵礦石和木材這樣的廉價資源,畢竟這些東西儲量大消耗也大,所以一般行會肯定多少都會有些儲備.不過我們發現的這個可不是行會寶藏,而是神族寶庫,況且這還不是人家的基本倉庫,而是秘密倉庫.你想俄羅斯神族有可能摳門到連木頭和鐵礦石都一起運到這邊來儲藏嗎?顯然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這些物資中根本就沒有鐵礦石和普通木材.這里的基礎資源中最低級的東西就是各種高級魔核,高級魔獸的皮,高級魔獸的爪子和牙齒還有極為珍貴的各類高級魔寵蛋.除了這些東西之外,這堆物資里面還有號稱一塊頂一座礦的彩虹魔晶石,和我身上那枚一模一樣的完美級冰鑽,可以將一個戰士硬生生的強化成高魔法師的元素之心以及一大堆各種各樣,平時只能在拍賣會上看的到的高級物資.

"唉……!"

"有這麼多好東西,主人你為什麼要歎氣呢?"小純看我左手一枚深淵魔心果右手一枚星辰結晶的在那歎氣,非常好奇的問了起來.

幸運蹲在旁邊,左手一堆七彩魔晶石,右手一堆湛藍彩水晶,用和我一樣愁眉苦臉的表情說道:"這還不明白?這個我想要,這個我也想要,可是有一個必須拿去給別人.心疼啊!"

"嘁……守財奴!"

雖然被小純鄙視了,但問題是這麼多好東西放誰眼前誰也不舍得啊!而且和通常意義上的錢不同.如果你意外獲得了一百億,你知道這輩子肯定是花不完了,那麼讓你捐個五十億出去,你雖然會有些舍不得,但總歸不會太傷心.可如果你得到了一輛超級豪車和等值的一比現金,讓你捐一個出去,那可就要了老命了!簡單點說,因為同類資源的用途一致,分一半出去影響實際上並不太大.就好象那一百億,反正你也花不完,捐一半還是花不完,實際對你影響不大,所以雖然心理上覺得好象不舍得,但理智上會認定這樣可以接受.而另外那個選擇中,車和錢是不同類的東西,捐一個出去就意味著少了一半的實際利益,這樣不管是理智還是第一感覺都會覺得不劃算,所以就會非常痛苦.

我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要說那些錢,我根本不在乎,反正拿去和別的神族分了之後我還能得到一份,而且數量也不會太少.可問題是,這些寶石啥的雖說都是寶石,可功能和用途卻差了十萬八千里,可以說是各有各的好,扔了哪個我也舍不得啊!可偏偏我還必須拿出去一部分和各神族分,這可叫我怎麼選啊?

想了半天最終我還是沒下定決心舍棄哪塊寶石,可是想全都霸占顯然也不大可能.實在沒辦法之下我只好讓凌幫忙把所有這些特殊物資的信息全部傳給軍神,然後讓軍神根據本行會的需求,市場上的各種物資價格,稀缺程度,升值空間等信息進行數據化運算,雖然這樣還是比較心疼,但起碼理智上好過一些.

基礎物資這邊沒的選了,最後就只剩下裝備物品了.能被神族拿來收藏的裝備一般都有兩個特點,一是強,二是不會特別強.一件物品同時具備這樣兩個特點其實一點也不奇怪,因為首先神族都是很強大的,所以如果不是好裝備,他們根本連看都不會看,更別說是收藏了.所以說神族的東西一定都很強.至于那個不會特別強,這個也是有原因的.因為神族本身也是需要裝備的,所以如果他們能搞到好裝備,最好的肯定都在身上裝備過了,只有那些次一級的,沒有身上的裝備好又不舍得扔的東西才會放到倉庫里.所以說這里的裝備是強又不會特別強.當然了,以上標准是按照我和神族的標准來計算的,對一般玩家來說這些全部都可以算是頂級裝備了.

相比之前面兩堆東西,這裝備堆其實才是最難分揀的.首先必須將成套的裝備單獨挑出來按套裝放好,然後剩下的那些單件裝備才能進行二次篩選.這個二次篩選也不是說就能完全篩選出好壞東西,而是要先分出防禦裝備,攻擊武器,一次性物品和特殊類物品這四個大類.其中防具和攻擊武器還比較好分,特殊物品和一次性裝備的屬性可就是五花八門啥玩意都有了.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俄羅斯神族的裝備庫中竟然還有美容卷軸這種東西,簡直就是天雷啊!

美容卷軸其實並不能算是裝備,這東西其實是屬于玩家使用的娛樂性物品,其功能是可以對玩家或者NPC進行外貌上的細微美化,有點像是化妝或者做美發什麼的.不過這種修改通常幅度不會很大,而且不會影響NPC對人物的識別,想拿它當偽裝衣用是別指望了.當然了,俄羅斯神族的這根美容卷軸即使是神族收藏的,其等級也相當嚇人.就這麼個玩具卷軸居然還是神器級的.要不是知道這東西有不少女人願意花大價錢購買,我都忍不住想把它用掉看看神器級的美容卷軸能有啥效果了!

在我和我的眾多召喚生物的通力配合之下,湖里的物資很快都被我們搬進了大地之門並做了簡單分類,至于到底把哪些東西交給各國神族拿去分贓,哪些自己留下,這個暫時還不能做決定,因為這個倉庫只是神族秘密轉移的一部分資源,正常來說他們還應該有大型倉庫才對,所以想要確定正確的分配比例,還得等戰斗結束後拿到所有的東西之後才能決定.

處理完這邊的寶藏之後這邊便沒有繼續停留的理由了,因此在將魔寵全部收回之後我便關閉大地之門返回了戒律之城.雖然我離開的時候這里的戰斗還沒結束,但是我一點也不擔心這邊的防禦問題.之前我們行會的玩家和神族已經打了個平手,之後被我打亂了整體平衡後俄羅斯神族方面更是逐漸有些招架不住的樣子,就算這會工夫有什麼變化應該也不至于太誇張,所以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

果然,事情和我想的也基本差不多.當我返回戒律之城的時候,大部分區域的戰局都已經結束了,剩余的神族如果不是一小群人被圍在了一起,那就肯定是實力強大到可以基本無視人數差距的高手.總之沒有聚群的或者實力一般的神族已經都被搞定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對于這樣的硬骨頭,解決他們的方法就兩種.要麼找個比他們更狠的,一次解決,要麼就是用實力略低,但至少要能拖住他們的人和他們對攻使之無暇顧及其他人,然後再以人數優勢將其拖跨.

現在我們行會的高手到是不少,但那是對普通行會來說的高手,和神族比,我們行會的所謂高手其實也就是普通水平而已.在這樣的情況下,真正能危險到他們的人也就只有我們行會的少數幾名頂尖戰斗人員和那幾個行會神族了.不過即使是行會神族和那幾個高手,目前能做到的也就是將那幾個聚群的神族分開消滅而已,對于那種靠自己一個人就能頂住一群人圍毆的神族高手,即使是他們也只能干著急而已!

"會長,你可算回來了."看到我回來,幾名指揮型玩家立刻將我圍了起來.

"我不過才出去幾個小時而已,你們有必要這麼熱情嗎?"看著將我圍的水泄不通的一群玩家,我無奈的打趣道.不過沒想到的是我的打趣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那名站在最前面的玩家拉住我道:"會長你快想想辦法吧!那些家伙的戰斗力實在太強了,我們的人根本靠不上去,就算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還是經常被他們跑出來,想要重新把他們堵回去又得死好多人."

這個玩家剛說完,旁邊的人立刻又喊道:"是啊是啊!那些家伙的實力實在太強了,有時候他們拼著受點小傷放出幾個大招就能滅了我們一群人,這個傷亡比例實在太大了!"

"還有還有……"

見又有人說話我趕緊伸出雙手制止道:"好了好了,別還有了,我都知道了.不就是上面有幾個超級強的家伙嗎?我上去把他們打下來就是了!"

對于現在的我來說,俄羅斯神族已經根本不被我放在眼里了.這個不是因為我自大,而是因為我已經切身體會過俄羅斯神族的實力.之前連他們的總BOSS都讓咱干掉了,其他的小兵還有什麼好怕的?

命令行會里的高手都集中到一起去對付那幾個聚群的神族群落,然後我自己便鑽進了一個比較緊張的包圍圈.這個包圍圈外面幾乎全都被我們行會的玩家和NPC給站滿了,不過被圍在中間的卻只有一個神族,而且比較驚人的是這家伙竟然還是空著手的.不過,看這家伙的身材,空手戰斗搞不好還更能發揮他的戰斗力也說不定.

這是一名全身上下只穿了條褲衩的神族,當然,人家不穿衣服不是因為他窮的穿不起盔甲,而是因為對他來說根本不需要盔甲,那一身矮人狂戰士一般的肌肉就足夠擋下大部分的攻擊了.不過說他像個矮人到不是因為他不夠高,恰恰相反,這家伙的身高絕對在兩米以上,只是因為他長的實在是太壯了,整個身體的縱橫比幾乎都快變成一比一了,所以在沒有參照物的情況下看起來就像個矮人.

被我們包圍的高級神族中,像他這樣落單的並不算少,但從頭到尾一直挨打卻總也不死的就他一個.這家伙從被堵住開始就被眾人也不知道命中了多少次,但不管怎麼打,他都只是受傷,就是不會死,而且每次受的傷也就是一點皮外傷,很少有武器能深入他的肌肉兩寸以上的,而以他的肌肉厚度,不超過兩寸也就意味著連肌肉都沒紮穿.

面對這種人肉坦克,我們行會的各類高手不是沒想過辦法,但大威力的技能准備時間太長,一旦被他發現,他立刻就會拼著受點小傷逃跑,而我們的人又不能完全攔住他,所以大威力的技能根本用不上,至于小型技能,命中到是沒問題,就是威力實在不敢說.對一般玩家看似很厲害的技能打到他身上就跟用拳頭打橡膠板一樣,一砸一個坑,但是過去了就過去了,根本留不下什麼痕跡.

"會長您來啦?"在這個包圍圈中也有專門負責指揮的前線指揮官.之前他一直在認真指揮附近的玩家和NPC圍攻那個神族,所以一直沒看到我出現,現在直到我到了他身邊才注意到我.

"這家伙怎麼回事?"我看著前面這位人肉坦克問道.

負責指揮的玩家立刻介紹道:"他的防禦太強,我們的攻擊不破防."

我點了點頭道:"行,一會你們只要保持住陣形別讓他跑出包圍圈就行了,剩下的就交給我吧."

對付這樣速度慢防禦高的家伙我可是最擅長的.永琲滲S點就是擅長破防,而只要能破防,那家伙其實也就和普通人差不多.

"都閃開."隨著我的一聲大吼,本來正在圍攻那名人肉坦克的本行會人員頓時齊刷刷向後跳開了一大截.當然,這不是因為我的聲音有威懾力,而是因為軍神在幫我指揮.因為本行會的戰場指揮一直都是軍神在做,所以大家現在都養成了習慣,聽到軍神的指示就會不加思索的照做,加上軍神的指揮往往是針對個人的,因此很多人都曾出現過在戰斗中突然接到軍神提示要他蹲下,站起,後退之類的命令,而第一時間照做的人往往能因此逃得一命,所以久而久之大家幾乎都把軍神的命令給當成本能反應了.剛剛就在我大喊閃開的時候,軍神便立刻在所有擋住我的人的通訊器中通知了他們,讓他們讓路,所以大家的反應才會這麼整齊.

那名人肉坦克本來正打的好好的,沒想到包圍自己的人突然一下全都跑了,把他給搞的一愣.不過很快他便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當心便興奮的沖了過來.

正常來說即使是神族,在落單的情況下看到我也應該是先考慮逃跑才對的,不過眼前這家伙顯然屬于不正常的那個部分.實際上他之所以看到我會興奮的沖過來也是有原因的.第一個原因是這家伙是個典型的肌肉發達頭腦簡單的存在,用平時挖苦人的話說,那就是連腦袋里長的都是肌肉,沒有多余的地方給他長腦子了.至于這第二個原因嗎,那就是他被包圍的時間太長了.剛被包圍那會其實他也挺緊張的,可是在發現周圍的敵人攻擊力都很低,根本傷不到自己之後他的膽子就開始逐漸大了起來,加上他本來就不認識我,所以在發現周圍的敵人突然全跑了,只剩我一個的時候便毫不猶豫的沖了上來.在他想來,他能一個打一群,碰上我這種細胳膊細腿的,那還不一巴掌就給拍扁了?

不過,現實是不會因為他的幻想而有所改變的.看到他主動沖上來反也干脆不跑了,直接拔出永痧蒂b那等著他靠近.那家伙天生腦袋少根筋,一般人在這種時候發現敵人不逃跑就該知道有問題了,可他看到我不動了居然還以為我怕了,于是沖的更加快了.

看著迅速接近的肌肉男,我並沒有拿著永琩R上去,而是將永琣V天上一拋.剛剛脫手的永琤艅隢K在空中分裂成了三十六柄雙頭劍,然後在空中仿佛三十六只螺旋槳一樣高速旋轉了起來.那個肌肉男起初剛看到旋轉著的永畬匢晲S啥反應,但很快他便頓了一下,因為那些永痦捰赤獐C輪竟然自動飛到了他和我之間的路線上組成了一段旋轉的刀牆.正常來說誰要是從中間硬沖過來,鐵定會瞬間被切成一堆整齊的肉塊,不過肌肉男天生屬于不正常人的范疇.他竟然只是略微停頓了一下便繼續一往無前的沖了上來,完全將我的劍輪當成了擺設.在他的認知中,這種凡兵最多在他身上切出點紅印子而已,根本不用理會.

經過那麼多次的融合鑄造,現在的永琣韭N已經不是一件普通武器了.他是具備法則切割能力,同時擁有完整器靈的超級神器,即使是高級主神也不敢用肉身硬接永琲獐C刃,可這家伙竟然傻忽忽的自己往上撞,他要是不死那還有天理嗎?

沒有鮮血也沒有慘叫,眾人只看到那家伙閃電般的從三十六柄永睄C輪組成的刀陣中沖了過來,跟著就像被內部爆破之後的大樓一樣突然分崩離析變成了一堆大小相等的整齊肉塊淅瀝嘩啦的散了一地.

"白癡."我在說完這兩個字後便將右手舉了起來,三十六柄永睄C以閃電般的速度紛紛撞到了我的手中並在一陣噼噼啪啪的聲音中重新聚集成了永痦y被我裝回了左手手背之上.收回永琱妨嵺瓻K直接張開翅膀向下個高級神族所在的包圍圈飛了過去,至于這邊的善後工作,自然會有人處理的.當然,那個白癡的肉塊我也帶了一塊走.像他這種肌肉男,如果給莉莉絲吞噬一下,肯定能幫我增加不少力量屬性.至于他的智障問題,反正莉莉絲只會吸收優勢基因,應該不至于連白癡病毒一起吸收過來.

一邊讓莉莉絲吸收那個肌肉男的優勢基因,我一邊向著下個包圍圈飛去,不過讓我感到意外的是,下一個包圍圈中被圍著的目標竟然不是人形生物.這是一個長的很奇怪的東西,剛看到這家伙的時候我還以為是頭北極熊來著,可是仔細一看卻發現似乎不太一樣.這個東西雖然跟北極熊一樣長的毛茸茸的,但是它的腦袋上卻長了一對向前傾斜的犄角,而且這家伙的尾巴也是又粗又長,完全不像北極熊那種短到幾乎看不見的尾巴.

在發現我進入戰圈之後,周圍的本行會人員便自動退到了一邊,而負責這個區域的玩家也將眼前這個生物的特點告訴了我.根據他們的說法,這個東西原本是一名神族的寵物,但是在那名神族被干掉之後,我們行會的人員卻驚訝的發現這東西居然比它主人還猛.它的智力雖然並不發達,但各種強力技能卻是又快又准,很多企圖干掉他的人都吃了暗虧,結果打到現在,我們的人掛了一群,這東西卻連毛都沒掉一根.

"這東西有這麼厲害?"

"只比我說的更厲害,不會更弱."那名負責介紹的玩家說道.

我點點頭揮手讓他退後,然後自己走向了那頭怪物.隨著距離的接近,我第一個反應便是這東西一直在耍人.它根本就不是沒有智力,而是太聰明了.從我進入這個戰圈開始它就一直在有意無意的注意我,這絕對不是一頭只靠本能戰斗的野獸應該的表現.

"沒想到剛剛干掉一個頂著個人腦袋,卻長了個豬腦子的白癡,現在又讓我碰上個頂著熊頭,卻長了副人腦子的滑頭."我說完這些之後,那頭怪物並沒有任何反應,依然死死的盯著我看.我看著他的眼睛笑了起來."扮豬吃老虎也就是用來欺負一下認不出老虎長什麼樣子的人而已,你就別在我面前裝了.我知道你智力很高,而且聽的懂人話."我說完這些又等了一會,可是那家伙依然不動,我無奈只好繼續說道:"看來你是打算裝傻裝到底了.不過沒關系,反正我也不在乎你是不是有智力.我浪費這麼多口水不是為了證明你有智力,而是看你實力還不錯,想招攬一下.不過既然你放棄這條生路,那我也沒什麼辦法了."

本來我以為這次他還是不會有反應,誰知道就在我打算動手之際,那家伙卻突然說話了."你怎麼發現我能聽懂人話的?"

這家伙張口說話,最驚訝的不是我,而是附近的我們行會的那些人.和這東西打了這麼久,他們一直以為這東西智力很低,誰知道他不但很聰明,甚至連人話都聽的懂,怪不然之前他們互相協調計劃的時候它總是能提前反應,原來是因為它聽見眾人商量的計劃了.

對于怪物的問題我並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問道:"你肯定是沒怎麼觀察過自己的身體是嗎?"那東西被我問的一愣,而我也不等他詢問便直接解釋道:"當你想要集中注意力聽清楚某個聲音的時候,你的耳朵會自動轉到那個方向以便更好的接收聲波.剛剛你在戰斗的時候不用耳朵去聽周圍的動靜防止我們偷襲,卻一直在用一只耳朵對准我偷聽我和別人說話,你覺得一只沒有智力的生物有可能做到這種事情嗎?"

"受教了.下次我一定不會再露出同樣的破綻了."

"下次?你想通了?"我略帶驚喜的問道.

"對,我想通了."那只怪物平靜的說完這句之後卻突然表情一變道:"我決定馬上逃跑."後面這句他並不是站在那說的,實際上在說出來的同時他就已經轉身向我相反的方向跑了出去,而且那速度竟然快的像風一樣.

"我靠,長這麼肥居然還有這種速度!"我雖然嘴上驚訝,動作卻沒停下.在那東西轉身逃跑的同時便召喚出夜影追了上去.

事實上怪物雖然說要逃跑,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跑掉的,要不然也等不到我出現了.就在它轉身逃跑的同時,位于它逃跑方向上的玩家和NPC便立刻堵了上去.

看到前路被堵,怪物到是沒有任何退縮的意思.就在即將和人群沖撞在一起的時候,那家伙卻突然站了起來,以兩條後腿支撐身體,然後兩只前爪猛的抬了起來並用力猛砸向地面.只聽轟的一聲,一道肉眼可見的沖擊波瞬間從它的前爪落地的位置蕩漾開來,半徑二十米之內的所有人都被掀了個跟頭.

"戰爭踐踏?這東西怎麼會猛犸的技能啊?"我的問題還沒得到回答,那怪物卻又給了我一個驚嚇.只見它在踩出一次戰爭踐踏之後竟然從原地消失了,然後下一秒它又在包圍圈外圍冒了出來."是我眼花了還是怎麼回事?那東西剛剛是用的閃爍技能還是空間跨越?"

"感覺像是傳送!"夜影說道.

"怪不然剛剛那個會員告訴我說這家伙的技能很多,現在看來它的技能可不止是多而已!"

就在我們說話這會,那怪物已經離開了包圍圈,然後拼命向著城外跑去,不過它的速度雖然很快,可畢竟不是專門靠速度吃飯的生物,在速度上肯定是沒辦法和夜影比的.看著那怪物逃出包圍圈,夜影也知道不能讓它跑遠,所以立刻將速度完全放開,幾步之後我們便追到了那東西背後,而此時騎在夜影背上的我也已經將永硠雃角F一杆三米多長的鉤鐮槍斜斜的拖在伸側隨時准備給那東西來一下.

感覺到背後有人接近,那東西便回頭看了一眼,結果這一看卻嚇的不輕.之前它還以為自己的連續技能已經把我們甩開了,沒想到夜影比它還誇張,居然瞬間就追到它背後了.而且和之前那個腦袋里面長肌肉的猛男不同,這家伙雖然看著像動物,腦袋卻是一頂一的聰明.它知道我是誰,也知道我手里的武器有什麼樣的破壞力,並且它一點也沒有要用自己的身體去證明這些的打算.

知道速度上不占優勢,那家伙也沒有馬上停下,而是突然一個左轉,想要借助靈活性看看能不能甩開我們.不過讓它更加驚訝的是夜影的彎轉的更離譜.為了確認我們的轉向性如何,它在轉彎結束後就一邊跑一邊在盯著我們,不過它卻根本沒看到夜影轉彎.它只看到夜影馱著我猛的跳了起來,一步便跨入了一片虛影之中,下一步又從它背後的一片虛影中跨了出來,而且連方向都轉過來了.其實夜影這招說出來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無非就是利用他的意識穿梭能力開了兩道互相成九十度角的空間門而已.從外面看上去夜影在跨越空間門後轉了個彎,但對夜影自己來說他其實一直是在跑直線,也就是說夜影根本不用減速轉彎,他只要放開蹄子一直跑就行了.

"變態!"那只怪物看到夜影的行為忍不住叫了一聲,然後趕緊鑽入了旁邊的一座建築之中.速度和靈活性都不是對手,那就干脆鑽小洞,看夜影這身高,估計一般的房子鑽進去都有困難,更別說一些小洞了.當然了,它自己體積也不小,不過和夜影比至少還是矮一些的.

看到那家伙鑽房子,夜影也是一愣.要是商店之類的房子夜影低下頭到是也鑽的進去,可旁邊這個是民用建築,層高比較低,夜影根本就進不去.

"那家伙鑽進去了,我進不去啊!"夜影停在房子外面回頭看著背上的我說道.

我也沒浪費時間,直接從夜影背上跳了下去一邊往房子里沖一邊說道:"你去對面堵住他."

"好的."夜影得到命令立刻繞到了房子對面去堵路了,而此時的我也已經沖進了屋里.

事實再一次證明了這東西的腦袋絕對不是一般的聰明,它簡直就是個狐狸!按照正常人的思維,被追的到處跑的情況下鑽入房子應該立即找路從另外一邊跑出去才對,可這家伙卻偏偏不按常理出牌,它根本就沒跑出去,而是在進入房間之後立刻轉身等在了那里.我剛一從房子外面沖進來就正好迎頭撞上那只怪物,而早就准備多時的怪物此時已經人立而起,兩只巨大的前掌猛的對著我的雙耳拍了過來.

因為是突發狀況,我根本沒來及反應便被那家伙准確的一招拍中.只聽當的一聲悶響,我感覺就好象被人扣在鍾里猛敲了一下一樣,整個視線范圍內瞬間就變的一片雪花,周圍所有的東西都好象在旋轉,連地面似乎都在晃.被那家伙拍完之後我搖搖晃晃的連退了兩三步,然後腳下突然一扭,整個人便向側面摔了出去,轟的一聲砸塌了一張桌子後摔的更暈了.雖然我知道附近有敵人,支撐著想要爬起來,但是四肢並用的在地上撐了半天就是爬不起來.不是我的力量不夠,而是腦袋里一片混亂,平衡感幾乎全部喪失,四肢用力不均勻根本找不到平衡,稍微一離開地面立刻就會再次摔回去.

其實像那個怪物剛才用的這招在現實中是存在的.這招叫做雙峰貫耳,就是用掌力猛擊對手兩邊耳門,由于耳道本身就深入顱腔,加上這後面的整個系統都很脆弱,所以只要打好了,這一招就可以瞬間致命.就算打歪了,起碼也能造成對方永久或暫時失聰,而且通常能人暈上一陣子.在現實中這是一招相當危險的攻擊手法,除非你和對手有深仇大恨,否則最好別用,畢竟這招很容易致死致殘危害太大.但是,不管怎麼說那是現實中的招數,我怎麼也沒想到這只怪物居然會武士,結果一招就被放倒了.也多虧我這身神龍鎧不是一般貨色,不然估計以它那對爪子的力量可就不是暈的問題了,沒有神龍頭盔擋著,我的腦袋搞不好都讓它給拍碎了.

在我還在地上支撐著想爬起來的時候,那只怪物也沒閑著.它那麼聰明,當然知道這個時候應該趁我還沒恢複過來趕緊下殺手才對,不過問題是我並不是個戰士,至少不是一般戰士.就在將我拍暈之後那家伙就打算下殺手了,只是它沒想到的是我的身邊居然會毫無征兆的突然多了面盾牌.就在我倒地後它就打算一巴掌把我拍死來著,可是下落的爪子卻拍在了一面造型精美的銀白色盾牌上,而且那面盾牌居然跟電烙鐵一樣燒的它的爪子上青煙直冒.吃疼之下它也只好先退開再說了.

擋下攻擊之後,那面盾牌忽然升了起來,然後從下面鑽出了一個天使.那怪物這個時候才發現,原來盾牌不是突然冒出來的,在它下面還有個空間門一樣的出口,盾牌就是從那里出來的,而現在那個天使已經完全鑽了出來,再想下殺手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事實上怪物的想法確實沒錯.在晶晶將我護住之後,周圍又再次展開了一個空間裂縫,然後玲玲便提著聖劍從其中走了出來."光輝與我同在,我向著光明前進."將聖劍舉到面前像禱告似的念完這句話後,玲玲的聖劍便突然亮了起來,強烈的光芒幾乎遮蔽了整把聖劍,從旁邊看上去就好象玲玲手里拿的是一段光柱一般.

看到這光柱一般的劍,那怪物本能的感覺到不好.它從那把劍上感應到了強大的能量反應,而如此集中的能量反應只會代表一種情況——超強的破壞力.

"敢傷害主人,你可以去死了."玲玲突然舉著聖劍猛沖了上去.那怪物知道這劍不能硬擋,立刻便閃後一個後退從這個房間退到了後面的房間中,不過玲玲卻沒有任何遲疑的舉著聖劍跟上了上去.那怪物一看玲玲又沖了上去,立刻又想故技重施,而且看玲玲的腦袋上沒有頭盔只有一支漂亮的護額,估計這一掌下去肯定能把她的腦袋拍碎.不過,雖然想法不錯,但它卻低估了聖劍的威力.玲玲根本沒打算沖到怪物面前,隔著好幾米她便猛的將聖劍揮了下去.怪物的本能使它立刻放棄了攻擊的打算閃到了一邊,緊跟著它就看到一道由光芒組成的巨大劍影從它剛剛站的地方斬了過去,轟的一聲將整棟房子都給一切兩半變成了兩堆廢墟.

盡管成功閃開了這次攻擊,怪物卻被聖劍的力量給嚇出了一聲冷汗.這攻擊力已經不是普通攻擊了,能讓單體技能產生范圍殺傷,這是攻擊力達到神力同級破壞力的表現.也就是說眼前這把會發光的劍的破壞力和有神力加持的真正神器是完全一樣的.要是正常情況下怪物還可以拼一拼,可它現在沒有神力,讓它如何去對抗一把有神力的劍?

"哼,居然沒打中."玲玲有些生氣的哼了一聲.

一道虛影閃過,夜月忽然出現在了玲玲身邊."剛剛說好了,你只有一次出手機會,現在輪到我了."玲玲有些無奈的點點頭走回了我的身邊,而夜月則拔出了她的六柄蛇劍對上了對面那頭怪物."我在你身上感覺到了不協調的力量."夜月一上來便直言道:"你是頭基美拉吧?"

基美拉不是某一種生物的稱呼,而是所有合成獸的統稱.只要不是自然進化出來的,由別的生物強行合成的生物,不管長成什麼樣,那都可以被稱為基美拉.我們行會的長槍就是一種基美拉,而且還是比較罕見的機械和生命體的整和體.夜月作為生命女神女媧的後裔,其對生命能量的感應可以說是非常精准的,因此她說眼前的怪物是基美拉,那就肯定錯不了.

"我是什麼生物關你什麼事?"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九十八章 好大一條魚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章 怪物是個失敗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