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四章 賭博者  
   
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四章 賭博者

"怎麼回事?"我驚訝的詢問軍神.

軍神的回答到是很迅速,但是說了跟沒說一樣."不知道.我只是偵測到空間中有不明能量在快速聚集."

"馬上查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已經在查了."

交代完軍神之後我又再次轉向了那兩名女神道:"二位也看到了,我現在沒時間給你們慢慢權衡利弊,到底是加入還是頑抗到底,你們馬上做個決定吧."

大概是真的想明白了.那名戰斗女神道:"我們同意加入,但是我們還有最後一個要求."

"說."

"不要問我們為什麼可以死而複生."

"成交."雖然她們說的這個問題我也很想知道答案,但既然她們都這麼直接的說出來了不想讓人知道,那我也就只好忍了.反正這個我對這個問題只是好奇,也沒必要非得知道原因不可.

在兩名女神同意加入我們行會之後,我和紅月都是愣了一下.不是因為她們兩個肯加入,而是因為預計的經驗值居然還是沒有出現.

"為什麼還是沒有經驗分成?"紅月驚訝的看著我問道.

"肯定是還有敵人隱藏在城市里."真紅說道.

"不,這個可能性不大."我否決了真紅的猜測道:"戰斗都打成這樣了,城市里不可能還有沒被干掉的神族,至少也應該被發現了才對.這是大型戰爭不是單人刺殺,隱身術什麼的起不了作用的.我看問題不在城里."

"不在城里?那就是外面了?"紅月疑惑的看著我問道:"外面的神族不是不計算入這次的戰役內嗎?"

本次戰役中俄羅斯神族是進攻方,而我們行會屬于防守一方.戰役結束的標志雖然是戰役一方戰斗力的全部喪失,但這個戰斗力喪失卻並不等于死亡,像是被俘,暈厥,重傷,叛逃等情況都可以被認為是戰斗力喪失.但是相對的,只要對方還有戰斗意志,並且有戰斗能力,即使其沒有到場,戰斗依然不會結束,這就是系統默認的戰斗判定方式.除非有一方在明顯掌握了絕對勝利條件的情況下提出修改戰斗結束標准,否則系統就會按照前面那個基礎戰斗結束方式來判定戰斗是否已經結束.現在掌握勝利條件的是我們行會,而我們並沒有提出更改戰斗結束方式,那就是說系統依然在按照默認方式運行戰役監察系統.這個系統肯定是發現了存在對我們有敵意的人員,所以才沒有終結戰役.

"戰役判定系統沒有結束就說明肯定有俄羅斯神族的人對我們存在敵意,不管對方在什麼地方,只要系統判斷他有能力介入這場戰役,那麼在他放棄抵抗意識或者被我們干掉之前都不可能結束戰役了.當然,我們也可以利用我們現在掌握的主動權要求系統強行終止戰役,但是如果這樣的話,我估計以後我們會給自己埋下一個藏在暗處的敵人."

戰役現在還沒結束,這樣的話我們至少還知道有個敵人在窺視著我們,隨時准備對我們下手.可如果我們結束了戰役,那對方就可以隱藏起來隨時找我們麻煩.要是個普通人找我們麻煩也就算了,被一個神族盯上那可不是什麼好事.像這次這種大型戰役,我們用人數上的優勢一舉消滅這些神族是沒什麼難的,可是以神族的戰斗力,一旦他失去組織徹底成為一匹孤狼,那才真是天大的麻煩.到時候他想襲擊我們的什麼地方就可以襲擊什麼地方,我們的普通玩家是追不上也打不過.高級玩家又不可能時時刻刻的看著,再說我們行會勢力那麼大,世界各地幾乎都有我們行會的勢力存在,光靠高手防,那也得分配的過來才行啊?千日做賊容易,千日防賊那可就難了!

紅月也不是傻瓜,之前她只是沒反應過來,現在聽我這麼一說也反應過來了."是啊!不能讓俄羅斯神族的任何個體漏網,哪怕是一個也不行.我這就讓人去搜查附近區域,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個目標給找出來."

雖然紅月說了要把俄羅斯神族最後的殘余勢力連根拔除,但執行起來卻是費了大勁了.首先我們並不確定到底還有什麼人沒被發現,不知道是一個神族躲藏在某個地方還是一群神族分散在某些地方.總之我們是兩眼一抹黑,啥也不清楚.其次,俄羅斯神族是片非常廣大的區域,其內部空間已經不比主世界小多少了.在這樣一大片區域內搜索幾個漏網的神族,那絕對和大海撈針沒啥區別.就算我們行會人再多,灑到這麼大片區域里估計連個人毛都看不到,更別說拉網式排查了.

因為完全找不到任何線索,所以我們的人從半夜一直找到第二天天亮都沒啥結果.相反,好消息沒有,壞消息卻是不斷的出現.首先就是日本那邊的戰役又出了問題.之前迫于松本正賀的強勢入主,加上其戰術安排的合理性,所以大部分日本行會雖然不太原因,但最終都采納了我們給松本正賀安排的那個以退為進的彈弓戰術.本來一切都進行的好好的,我們行會的大部隊全面掃蕩日本全境,那些日本行會為了給松本正賀說的那個巨大的彈弓續力,所以也主動配合著我們進行撤退.這樣在一個猛攻,一個有意退讓的情況下,戰斗速度可謂是突飛猛進.我們後來開始和俄羅斯神族作戰,之所以敢從日本調離高級玩家和強力NPC,也就是看在日本戰場上的戰斗已經進入尾聲,沒什麼好擔心的份上,所以才抽走了高級人員.誰知道這眼看就要完事了,日本方面卻突然又冒出個二愣子型的行會來.

這個新冒出來的行會完全不考慮松本正賀所發布的戰略方針,和其他日本行會采用了截然相反的戰術,只要我們行會的人發動進攻,他們就會拼死抵抗.本來按說就他們這一個行會不聽話也沒什麼,可關鍵是因為俄羅斯神族提前發動戒律之環竊取計劃,導致我們被迫提前抽走了所有的駐日高級戰力,以至于在那個行會的瘋狂反撲之下,我們的掃蕩部隊居然沒頂住,反被他們給搶回了兩座城市.

兩三座城市的得失本來對整個戰局是沒什麼影響的,只要我們行會的大部隊完成合圍,最後這個小行會依然得完蛋.畢竟小型行會就是小型行會,我們可以炮灰把他們填平,他們卻沒那麼多人力和財力去抵抗,因此即使我們的高級人員都不在,他們應該也是翻不出什麼風浪來的.不過,千算萬算,最終我們還是算漏了鬼手信長這個變數.

本來因為之前的失利,加上松本正賀的搶眼表現,鬼手信長已經逐漸被排擠出了日本的領導圈子.但是,在那個新行會強力反擊並獲得一定好處之後,鬼手信長卻又蹦了出來開始高呼松本正賀的政策有問題,說什麼既然已經有人獲得了勝利,那就是說現在已經可以開始反擊了.之後鬼手信長更是直接帶領自己的那幫死忠發動了反擊.我們行會在日本此時可以說就一個空架子,真正的強力部隊一個都不在,鬼手信長帶人這麼打,我們哪有擋的住的可能?結果自然是鬼手信長獲得了巨大的勝利,並且以此為依據宣揚反擊的時刻到了,讓別的日本行會跟著他一起發動反擊.

松本正賀現在雖然是日本行會首領,但畢竟重新登位之後地位一直就沒怎麼穩固,加上那些日本行會的老大們之前曾經曆過一段時間的無政府時期,所以現在一個個自主意識都很高,結果就是向心力和執行力上遠不如從前了.現在看到鬼手信長撈到了實際好處,很多原本已經相信了松本正賀計劃的行會現在都開始搖擺了起來.有實力的大行會因為有專門的參謀團,眼光比較長遠,相對還好一些,但另外那些目光短淺的小行會卻坐不住了,紛紛開始提前發動了反擊.那些大行會本來聽自己的參謀團分析之後都相信松本正賀是對的,按常例也是松本正賀的計劃更好,但人的行為往往不是全靠理智去決定的.正相反,大部分時間人其實都是按本能而不是理智在行動.那些原本確定松本正賀是對的大行會看到小行會得到了好處,便開始擔心自己下手晚了會不會吃虧,然後有些經不起誘惑的大行會也開始逐漸脫離原來的計劃加入了這個反擊行動中去.有了帶頭的,其他大行會也就不再管什麼理智不理智的了,雖然把豬養肥了能吃到更多的肉,但現在已經有別的狼在啃這頭豬了,自己再不下嘴別說肥豬,骨頭都不一定撈的到了.在這樣的想法下,整個日本的行會幾乎全都違背了之前的約定提前進入了反攻中,然後他們就驚訝的發現我們行會的進攻力量其實很弱,再然後自然就是大片大片的領土被收回,整個日本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逐漸回到了日本玩家的手里.

要說日本這邊的情況還算好的.雖然日本行會現在集體大反撲,搞的我們的計劃一時受挫,但計劃本身並沒有多大問題.只要我們結束這邊的戰役,將精銳力量調回去將那些日本人打疼了,那麼這邊的問題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真正讓我們為難的還是俄羅斯這邊的麻煩.

因為我們抽調大量精銳進入神界剿滅俄羅斯神族,結果就造成了對俄戰場上的兵力空虛.雖然我們已經收縮了防線,想以大規模的戰術集結嚇住俄羅斯人,但這個計劃卻沒能奏效.俄羅斯人的特點就是喜歡蠻干,越是危險他們越往上沖,反正他們人多,根本不在乎傷亡.本來要是別的國家的玩家發現我們行會如此大規模的收縮兵力,必然會認為我們在計劃什麼大的行動.一般來說這個時候應該是派出大量偵察兵四處打探才對,可是俄羅斯的指揮官卻一道命令把整個俄羅斯入侵軍團也給集結成了一支部隊,然後直接朝我們的大部隊沖了過來.

我們集結起來的大部隊雖然數量不少,外加高手也還有點,可問題是俄羅斯人的兵力更多,且高級人員全都在場,兩邊一碰面,高下立判.我們這邊的聯合軍團幾乎沒什麼象樣的抵抗就被徹底擊潰.沒有高級玩家壓陣,我們的防禦陣形根本無法保持完成.在俄羅斯的頂級高手幾次突襲之下防線就徹底崩潰,對方再拿大部隊一壓,整個軍團也就徹底散架了.

現在俄羅斯人不但擊潰了我們行會用于對付他們的集團軍群,而且更糟糕的是他們已經侵入到了中國腹地,也就是說我們之前使用的空間換時間的戰略已經無效了.後方就是我們的人口密集區,根本沒辦法再退了.而且為了防止俄羅斯玩家跟當年的小日本一樣四處搞破壞,我們還得進行積習抵抗,這就使得本就崩潰了的軍團損失更大.

如此多的不利消息一夜之間全部爆發,實在讓我們急的抓耳撓腮.可偏偏這個時候我們行會的全部精銳都被拖在了俄羅斯神界.結束戰役放這些高級人員回去固然有用,可這邊一旦結束,那個或者那群漏網的神族到底要怎麼辦呢?真放著不管的話,那可就是個不定時的炸彈啊!鬼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又會出來搞我們一下?

"早知道這次會搞成這樣,我就不該接這個任務!"我坐在軍神身邊的控制室里一臉郁悶的說道.在我們附近懸浮著很多個畫面,那些都是沒進神界的本行會領導層人員,連松本正賀都出現在了畫面之中.

聽到我自責的話,紅月第一個安慰道:"這個也不能怪你啊!誰能想到會突然冒出這麼多事情呢?"

軍神也道:"沒錯.日本行會的反應屬于簡單的從眾心理,只是之前那個冒進的行會比較奇怪,看起來並不像是自發組成的.還有俄羅斯那邊,說真的,我真不理解他們的指揮官到底是哪所軍校畢業的!居然連這麼明顯的戰術變化都看不懂就直接把部隊一股腦的全派出來了!"

日本那邊還好說,畢竟看起來像是有人背後操作造成的,這個怪不得別人.不過俄羅斯這邊可就奇怪了.這次被俄羅斯軍隊給占了便宜,完全是因為對方指揮官的瞎指揮.這就好象是諸葛亮唱了出空城計,結果碰上的不是那種精明謹慎的將軍,而是個腦神經上能跑火車的莽夫,管你三七二十一打了再說.空城計再好,碰上這樣的二愣子,就算諸葛武侯在世估計也得被再氣死,難怪連軍神這個感情冷淡的計算機都有些發火的跡象.

"剛剛你們說日本那邊的情況像是有人操縱的是嗎?"素美忽然問了這麼一句.

"怎麼?你發現了什麼嗎?"我轉向素美所在的畫面問道.雖然智力達到到近乎妖怪,但素美畢竟不是戰斗人員,所以這次神戰我們沒帶她進來.

素美用一只手托著下巴邊思考邊說道:"如果說這次只有日本這邊出點意外我還不覺得,可是我們的兩邊戰場卻同時出了問題,我看這恐怕不是巧合."

"你的意思是……?"

"俄羅斯神族應該是派人通知了俄羅斯玩家,然後俄羅斯玩家又通知了日本人."

"通知什麼?"紅月還沒反應過來.

"戰力."玫瑰幫素美解釋道:"俄羅斯神族在和我們接觸之後應該當時就發現我們的戰斗力超呼想象的強了.以俄羅斯神族和俄羅斯那些玩家的合作情況來看,俄羅斯神族應該是相當了解正常玩家的戰斗力的.而這次他們卻突然碰上了我們這麼強的戰斗行會,你們說他們會想到什麼?"

"想到我們這里全都是高手?"紅月試探性的回答道.

"沒錯."玫瑰繼續道:"俄羅斯神族肯定是發現了我們這里集中了大量的高手,所以他們才會想到我們在人間肯定沒剩多少高級戰斗力了.之後他們將這個消息通報給了俄羅斯的那些玩家行會,所以他們才會在明知道我們的部隊集結成了一支大部隊的情況下悍然發動總攻.他們這不是鹵莽,而是胸有成竹.至于日本人那邊,應該也是俄羅斯人通知的."

"這樣一切就都說的通了."紅月分析道:"俄羅斯人和日本人都是因為知道了我們的高端武力不在了,所以才會這麼勇敢的發動攻擊.不過知道原因了,還是解決不了問題啊!"

"不.知道原因問題也就好辦了."玫瑰說道:"俄羅斯神族現在已經基本完蛋了,所以他們這邊是無論如何也別想獲得勝利了.那麼他們為什麼還不結束戰斗呢?"

"為了拖住我們行會的精銳力量讓我們在人間界的實力遭到重創."紅月回答道.

"沒錯.我們不管怎麼說也是個玩家行會,我們的根基不在這里.俄羅斯神族的殘余力量就是希望我們在人間的根基被破壞,所以才死拖著我們的高級人員不讓我們走.而只要知道這一點,那就好辦了."

"怎麼好辦了?"紅月依然沒明白.

我忍不住幫玫瑰解釋道:"很簡單.對方不想讓我們走,那就必須保證那個傳送法陣的運轉.這也是為什麼俄羅斯神族在發現封印神力自己很吃虧後依然不願意關閉那個魔法陣的原因."

俄羅斯神族的那個大型魔法陣是個複合魔法陣,其中的主要功能就是傳送,而附帶功能則是封印神力.但是有個問題,那就是複合魔法陣通常都是無法單獨開關的,也就是說這個魔法陣一旦啟動,其中的所有功能都會生效,不存在說只開某個功能不開其他的功能的情況.俄羅斯神族在把戒律之城和我們都弄進俄羅斯神界後就一直沒有關閉那個傳送法陣,這說明他們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戒律之環自己就代表法則,所以它實際上是不可以被傳送的.但是法陣本身也是有拉扯限度的,因此俄羅斯神族在開啟了傳送法陣後就一直維持著其運轉,迫使法則之力無法還原戒律之環的位置,使戒律之城一直被穩定在俄羅斯神界.而只要那個魔法陣一關閉,那麼整個戒律之城和其中的戒律之環應該就會立刻返回原來的位置,也就是珠穆朗瑪峰的峰頂.

正是因為傳送法陣一直要對抗戒律之環的自動還原能力,所以俄羅斯神族不得不使其一直開著.即使他們發現沒有神力無法抵抗我們的攻擊,也依然維持著其運轉.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不能.如果他們關閉法陣,神力是恢複了,戒律之城卻會被傳回原地,到時候各方神族一湧而上,他們就算恢複神力也還是個死,這就是他們不能關閉法陣的原因.

明白了俄羅斯神族擔心的事情,我們接下來的事情其實非常簡單.既然他們不想讓我們把城市還原回原來的位置,那麼我們只要反其道而行就行了.

"你們的意思是摧毀那個超級魔法陣?"紅月總算是明白了一部分.

"沒錯,不過實際上這個方法不但可以讓我們回到人間,還能幫我們結束戰役."

"為什麼?"

"因為俄羅斯神族最後剩余的那些有敵意的個體應該就在這個傳送陣的核心之中.他們就是俄羅斯神族的最後一道保險,萬一他們的搶奪計劃失敗,這些神族就會保證拖住我們不讓我們回去,從而滅掉我們行會."

"消滅我們有什麼好處嗎?"紅月睜著一雙大眼睛更加不理解的問道.

"這個……"

"哎呀,紅月姐你怎麼這麼笨啊!"素美忍不住叫道:"俄羅斯神族當然不會為了和我們同歸于盡而安排這麼個計劃,他們的目的是要拉各神族陪葬."

"消滅我們關其他神族什麼事?"

"本來是不關我們什麼事,但戒律之環在我們這里就有事了."我解釋道:"現在戒律之環在我們手里,看起來好象各神族都能保證相安無事,偶爾還可以有限度的互相合作,可謂是一片其樂融融.但那只是表象.神族之間從沒有哪一天真正互不計較的時候.一旦我們行會完蛋,而且還把這麼重要的戒律之環給丟在了俄羅斯神界,你說那些神族會干什麼?"

"應該是會動手搶吧?"

"那就對了."我繼續說道:"如果戒律之環丟在了人間的什麼地方,那還好說,各神族頂多恢複到之前沒有我們的時候,搶歸搶,卻不會真搞出什麼事情來.可是一旦那東西掉在了俄羅斯神界,那樂子可就大了.一名神族想離開自己的神界容易,但想要進入別的神族的神界可就麻煩了.對方邀請你過去,那到是方便,可如果沒有對方許可,想進入對方神界就得付出巨大代價,尤其是在進入後還要爭奪戒律之環的前提下.到時候勢必會大幅度消耗各方神族的實力把他們搞的全都萎靡不振,甚至有些神族會被徹底滅族.到時候俄羅斯神族只要剩下哪怕是幾個後裔,就可以慢慢的發展起來.因為各地的神族勢力到時候都顧不上他們了.而且那些前來參戰的神族死亡後必定會丟下大量的裝備在俄羅斯神界,這正好可以讓俄羅斯神族的殘余勢力撿點便宜幫助他們快速發展.所以說俄羅斯神族這招絕對是個絕戶計."

"我發現咱行會里就我思想最單純,你們一個兩個都精的跟猴一樣!"紅月感歎著.

素美笑道:"紅月姐別自嘲了,你能想到有問題就算不錯了,真正比較笨的應該是鷹大叔吧.你沒看見人家到現在都沒敢張開提問嗎?"

"小丫頭我得罪你啦?"鷹佯裝生氣的樣子沖素美做了幾個威脅的動作,然後又正色道:"既然知道怎麼辦了你們就快點吧!外面這邊我們真快頂不住了.以前都是咱們用高級戰力欺負人家,這會全都倒過來了.自己三個兵打不過人家兩個兵,這仗打的特忒憋屈了點!"

"好了好了,你們先盡量頂住,實在不行我准許你們動用秘密武器."

"秘密武器?我們行會還有秘密武器?"松本正賀一聽秘密武器兩只眼睛都快冒綠光了.當初他還是日本首腦的那會就是被我們行會層出不窮的秘密武器給搞的窮途末路的,現在一聽我們又有秘密武器了,他立刻便將耳朵豎了起來.

"你別激動啊!所謂的秘密武器其實也不是什麼高級東西,就是把液化魔晶蒸汽炸彈放大而已."

"放大?放到多大?"

"具體多大我不記得了,反正一次轟掉一座城市不成問題.就是花錢有點多,要不然俄羅斯那幫家伙剛入侵那會我就讓人扔他十個八個的把他們全送回老家去了!"

我剛說完玫瑰就罵道:"你知道那東西一枚要多少錢嗎?還十個八個?丟一個我們下半年都得數著錢過日子了,十個八個全丟出去,你打算下個月開始沿街乞討是怎麼著?"

"我不就說說嗎!"我一邊向玫瑰賠著笑,一邊對松本正賀道:"你那邊也抓點緊,爭取把能收攏的行會全都收攏回去.我們這邊一了手就會對那些不聽你話的日本行會進行大清掃,到時候你態度可以狠一點,誰再找你要求庇護,你只管要他合並到你們行會里就行了,別的條件一概免談.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對付日本人就是不能太客氣了!"

"喂,老大沒,照顧下我這個日籍人士好吧?麻煩你下次別把全日本的玩家一起罵進去好不好?"

"抱歉,我這都是讓那幫牆頭草氣的.好了,大家該干嗎干嗎去吧,我也得去盡快摧毀那個超級魔法陣了."

離開軍神那里之後我便叫上了本行會的一群高級玩家和強力NPC一起直接去了那個超級魔法陣的核心區.干這種事情帶人多了也沒用,因此我選的都是很厲害的強力角色,雖然全部加一塊也就才三十幾個人,但是就我們這三十幾個人卻可以將一支由十幾萬玩家組成的大部隊沖的七零八落,而且我們在此過程中都不會有人受傷,頂多就是消耗點法力而已.

因為上次來過一次,加上魔法陣在運轉,本身就會有魔力散發出來,所以我們很快就找到了那個核心區的所在地.不過這個核心區是埋在地下的,想下去還得有個入口.考慮到在那座作為掩護的城市里找到一個小小的入口實在是不太容易,所以我們最後干脆采用了最直接的方法,從地面上直接挖個洞穿進了隧道中.

幾乎就在洞口被打穿的同時,我們突然感覺到周圍的泥土猛的一緊,跟著一股巨大的壓力傳來,我們附近的泥土居然全都以我們為中心向我們壓了過來.

"咒術——法力震波."跟在我後面的一名玩家突然念了一段什麼東西,跟著周圍的泥土便突然失去了支撐力,帶著我們一起從高高的洞頂摔了下去.

雖然我們是突然從高空墜落,周圍還有泥土干擾行動,但在場的沒一個是菜鳥,最後落地之時居然沒有一個摔倒的,全都穩穩的站在了地上.而且在落地後的瞬間就像得到了命令一般,所有人突然整齊的動了起來,唰的一下就全都各自找了個隱蔽處藏了起來.高手個菜鳥的區別一目了然,要是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肯定是茫然不知所措,但是高手們卻會盡可能的為自己尋找機會.就像現在,因為我們全部藏到了隱蔽處,對面的敵人即使知道我們下來了,也沒辦法直接攻擊到我們了.

"真沒想到你們居然還是來了."在我們所有人都藏起來之後,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出現在了通道中.

"怎麼?對我們的到來很意外嗎?"我躲在暗處,一邊釋放幽靈蟲窺探附近的情況一邊和對方搭話道.

"不,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對面的家伙有些略帶沮喪的說道:"說到底還是我們先動的手,也不怪你們會想要趕盡殺絕."

"我本來到是沒這個意思,只是你們俄羅斯神族實在太好客了,不肯放我們走啊!"

聽到我的話對面明顯停頓了一下,所以才試探性的問道:"你們難道不知道戒律之環快要自動返回了嗎?"

"你在說什麼啊?還請直接一點."

"原來如此!哈哈哈哈,天意啊!"那名俄羅斯神族先是跟神經病一樣自言自語了一陣,然後才解釋道:"你們是不是發現戒律之城劇烈的震動了幾次?而且震動越來越頻繁了?"

我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問這個.之前戒律之城的確是震動了幾下,搞的我們還以為俄羅斯神族又想要玩什麼花樣呢,不過軍神和紅月派出去的人都沒查到什麼有用的信息.沒想到這個家伙居然知道原因.

"是又怎麼樣?"

"是就代表戒律之城即將脫離這里返回你們原本的空間了."

我本來想問為什麼來著的,不過剛要裝嘴便突然頓住了,因為我已經想到了可能的原因.戒律之環是法則集合體,其本身就代表著法則的力量.俄羅斯神族雖然使用超級魔法陣將其強行拉到了俄羅斯神界,但戒律之環卻是法則集合體,它的屬性決定了它只能存在于人間界這個主世界,不能出現在其他世界.這就使得它一直在本能的抵抗傳送.所以,俄羅斯神族的那個大型傳送陣其實根本就沒把戒律之城完全拉入俄羅斯神界,我們的戒律之城只是大部分進入了俄羅斯神界而已,它實際上還在空間夾縫之中.想明白了這點,到是很好的解釋了為什麼我們之前和俄羅斯神族戰斗時總覺得俄羅斯神族特別弱的原因了.其實那個原因不只是因為俄羅斯神族失去了神力,更重要的是因為我們不在俄羅斯神界,而是在半空間中.表面上看起來我們好象已經處于俄羅斯神界之中了,但實際上我們壓根就沒過來,出現在這邊的不過是我們的投影而已.而根據空間法則,半空間具有天然斥力,而完整空間則具備天然吸力.也就是說,半空間中的東西想出來很容易,但正常空間中的東西想進入半空間卻很難.基于這條空間法則,我們處于半空間中時對外發動的攻擊,實際上等于是被加強過的.而神族處于正空間中對我們發動的攻擊卻必須先穿過空間障蔽,然後才能打到我們,這就等于我們每個人都有了一層天然的防護層.最後表現出來的情況就好象一個人站在樓頂上,一個人站在地面上,然後拿石頭互相砸.在不考慮准頭的情況下,肯定是樓頂上那個人占便宜了.所以我們才會覺得俄羅斯神族那麼的不經打,覺得自己的防禦好象變高了.其實俄羅斯神族依然是很能打的,我們的防禦也沒變高,只是因為空間法則幫了我們的忙而已.

想明白了空間法則的問題,也就不難猜到戒律之城為什麼會震動了.俄羅斯神族搞出來的這個魔法陣雖然抵抗著戒律之環的力量將其硬拉到了極為接近俄羅斯神界的地方,但再強的魔法陣也只不過是借用了法則的力量而已,不管你將其造的多麼巨大,多麼完美,它都不可能和法則本身相對抗.所以戒律之環雖然被拉了過來,卻一直在消耗法陣的力量.之前我們感覺到的那幾次震動,估計是魔法陣快要頂不住了,只要魔法陣一崩潰,戒律之城立刻就會被法則力量還原回原來的位置上.

"你們的魔法陣快要崩潰了是嗎?"知道了原因,我問出來的問題自然也不一樣了.跟在我身邊的人雖然疑惑我怎麼問這個,但卻並沒有說什麼,而是繼續小心戒備著周圍的情況.高手和新手不同,他們很難被干掉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往往比菜鳥更謹慎.

對面那名神族聽到我的問題就知道我已經猜到原因了.他很無奈的說道:"說真的,我真的很想消滅你們行會.但是我舍不得我的那幫可愛學生們,所以我不想再和你們打了.如果你能明白我的意思,那麼就請你進來吧."

"什麼?你要投降?"

"不,不是我要投降."那名神族說道:"我會讓我的徒弟們加入你們行會,但是我不會加入.等你們把他們送走,我會堂堂正正的和你們打一場,直到戰死在此."

暈!碰上個瘋子!不過還好,這瘋子對我們還算有點好處.雖說我一個人進去有點危險,但我反正是玩家,死就死一次,也沒啥大不了的.萬一對方說真的,那我們可就撿到個大便宜了.

交代跟來的人小心,然後我便自己一個人從隱藏的地方走了出來.只見之前說話的那家伙原來是個老頭模樣的家伙,穿了一身破爛似的盔甲,真正是給人一種見面不如聞名的感覺.之前聽聲音還以為這是個相當威武的家伙呢,沒想到卻是個髒兮兮的糟老頭子!

"來,跟我進來吧."看到我走出來,對方也沒多說什麼,直接招呼我跟上.

老頭背後就是通道的終點,前方便是巨大的地穴結構.不過和我上次發現的節點不同,這個核心區要比之前的那個大了N倍.那感覺就好象家里的客廳和國家體育館的區別一樣,簡直大的沒邊了.

在這個核心區的周圍整齊的分布著一圈通道入口,每個入口都有一條巨大的魔力導線連接進來,最後彙總到核心區中央的一座巨大的祭壇中,而在那個巨大的祭壇上方則漂浮著一枚直徑足有一米以上的光芒體.說起來這個體積也不算是很小的東西了,不過和這巨大的祭壇比起來,這個光球就顯得比較微型了一點.

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老頭忽然開口解釋道:"這個信仰之源本來是很大,不過因為戒律之環一直在劇烈的反抗,所以信仰之力消耗的很快,現在就只剩這麼點了."

"哦."我先是點了點頭,然後突然猛的反應了過來,嘴巴張的足能吞下一個雞蛋,雙眼瞪的跟牛眼一樣直盯著祭壇上方懸浮著的那個東西驚叫了起來."西……西西……信仰之源?你說那東西就是俄羅斯神族的神之核心?"

"沒錯."老頭非常頹喪的說道:"那幫家伙是被利益蒙了眼睛,居然要拿信仰之源來賭將來的命運.雖然贏了的話,我們將可以一步登天,但很不幸,我們失敗了,而且是一敗塗地!"

我帶著驚訝的望了望那個老頭,然後又再次將目光移回了那枚還在兀自旋轉著的神力核心之上.現在我總算明白俄羅斯神族為什麼要封印神力了.之前他們是計劃把各神族守衛的神力封掉,這點沒錯,可後來發現是我們在防守,就應該想到封印神力只會給他們自己造成不便才對.如果是魔法陣啟動後他們為了對抗戒律之環的拉扯不敢關閉魔法陣還好說,可是啟動前呢?他們提前啟動計劃不就是因為發現我發現了他們的計劃嗎?既然發現了干嗎不做准備呢?我一開始將這歸咎于俄羅斯神族沒時間改變魔法陣結構了,但是現在看來可能不完全是因為那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在于這里.

俄羅斯神族拿自己的神力核心當做了魔法陣的動力源,也就是說他們正在逐漸喪失神力.也就是說,即使他們這個魔法陣只是單方面的封印敵人的神力,對俄羅斯神族來說也還是一樣,因為他們的神力核心在被當能源用,他們即使不在封印范圍也還是用不出神力,還不如干脆一把將神力全部封掉一了百了.

"你們的首領還真夠狠的,居然敢拿這東西出來堵.沒有了神力核心,神族和普通人有什麼區別?"

"所以我才要將徒弟們托付給你."老頭說道:"核心已經快熄滅了,到時候他們都將變成普通人,雖然比起人間的普通人還是要厲害一些,但總歸不是神族了,如果不找個強大的靠山,恐怕他們是很難生存下去的!"

"神族混到你們這份上也確實夠黴的了.不過……"說到這里我故意停頓了一下,直到老頭露出了擔心的眼神才繼續說道:"不過普通戰士我那已經很多了,要了也沒用."聽到我的話老頭的心立刻就提了起來,因為我這話的意思分明就是不打算要俘虜了.不過,就在他准備爭辯的時候,我卻又突然接著說道:"不過如果是一群神族那就不一樣了."

"哼,總歸你還是要趕盡殺絕啊!好吧!那就讓我和我的徒弟們一起戰死在這里吧."隨著老頭的話,之前一直隱藏在另外一條通道中的十幾名神族便一起沖了出來將老頭保護在中間,看那架勢是打算和我拼命了.只是沒有神力核心的支持,我還真不怕他們這幫子半吊子神族.

"你們別急啊!我又沒說不要,只是我不想要普通人而已."

"哼,神力核心即將熄滅,我們很快就是普通人了,你這話說了和沒說有什麼不同?"

"當然不同,因為我有辦法保住那東西."我說著便朝那翻滾著的神力核心一指.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三章 招降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五章 神族打包領養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