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打雞血你也不是我對手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打雞血你也不是我對手

小鳩健次郎看到我完全不受他的話影響也沒有表現出什麼失望的表情來,剛剛他也只是盡人事聽天命,根本沒指望我會因為他的幾句話就放棄使用武器.

看我端著鉤鐮槍沖上來,小鳩健次郎立刻又拿出了一柄長刀橫在面前.他也知道我的兵器比較長肯定占便宜,所以他並沒有主動迎上來.

在我們之間的距離拉近到只有不到兩米的時候,我便突然抓著鉤鐮槍猛的向前一送,小鳩健次郎迅速偏頭閃過槍尖,然後揮刀便向我沖了上來.看到沖到近前的小鳩健次郎,我迅速將靠前的左手向上一抬,右手抓著槍柄後部向前一送,將整支槍倒了過來,用槍尾猛的一下砸在了小鳩健次郎的胸口上將他砸的向後連退了兩步.跟著我再次掉轉槍身,用槍杆猛的拍在了小鳩健次郎的肩膀上將其打的腰身向下一彎,然後我迅速上前一步,借著小鳩健次郎彎腰的機會抬腿就是一個膝撞將其頂的向後一個空翻四仰八叉的摔到了地上.

成功將小鳩健次郎擊倒之後我並沒就此停下,而是再次上前一步,一腳踩住小鳩健次郎的胸口,跟著手中鉤鐮槍一拋一接調轉槍頭朝下,然後猛的用力對著小鳩健次郎的咽喉紮了下去.

看到襲來的槍頭,小鳩健次郎反應速度的一把抓住了我踩著他胸口的腳腕往側面一拉,我整個人頓時失去重心被拉向一側,鉤鐮槍也紮不下去了,一起被甩偏,而小鳩健次郎則是趁著我身形不穩的當口向側面翻滾了出去.不過我比他的戰斗經驗可多多了,既然他把我拉倒,我也就干脆順著他的力量雙腳向側面一滑,整個人向著小鳩健次郎翻滾出去的方向倒了下去,同時手中鉤鐮槍被我舉過頭頂,順著我的摔倒的力量向鞭子一樣朝地面上的小鳩健次郎抽了過去.

小鳩健次郎一看鉤鐮槍朝自己砸下來嚇了一跳,立刻本能的就想往遠處繼續滾離開我的鉤鐮槍攻擊范圍.我的鉤鐮槍有近三米長,加上我整個人的身高和手臂伸開的長度,在我倒下的瞬間這個實際攻擊距離可能已經接近五米了,就算小鳩健次郎滾的再快也肯定逃不出我的攻擊范圍.不過,這小子今天走運,他身上的那套格斗輔助系統還在運轉,所以在他想要往外滾的時候,那套輔助系統卻強行終止了他的身體反應,反而控制著他往我這邊滾了回來.雖然向回滾依然無法離開攻擊范圍,但要知道鉤鐮槍的結構中,只有前面一尺多長是有刃的,後面的槍柄部分無非也就是根棍子而已.如果讓你選,你是願意讓鋒利的槍尖砍一刀還是讓不會破開鎧甲的棍子抽一下?答案很明顯,翻回來的小鳩健次郎被我一棍子抽在了肚子上,不過因為槍身這部分本身傷害力就不高,加上這小子現在繼承的屬性又比較變態,所以這一棍子除了將他打的兩頭一翹之外並沒有產生太多實質性傷害.

事實上小鳩健次郎的這棍子也不是白挨的,在被我抽了一棍子之後他立刻躺在地上揮刀就朝同樣躺在地上的我砍了過去.不過我比他反應可快多了,看到那一刀甩過去,我立刻就是一個翻身接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蹦了起來,不過因為這個動作需要雙手支撐地面,所以我人雖然起來了,永盚_鐮槍卻還躺在地上.

小鳩健次郎和我幾乎是同時發現了我和武器分開了,然後我立刻對著永琱@伸手,永琱]立刻飛了起來希望回到我的手里.不過小鳩健次郎卻是反應迅速的猛的一拍永琲犖j身將其給壓在了身上,顯然他是想不讓我拿到武器,只可惜他把永皕Q的太簡單了.就在小鳩健次郎拍中永琲瑰間,整個永琲磾悼艅隢K是一陣噼里啪啦的電火花四處亂飛,小鳩健次郎剛剛拍到槍身的手立刻就被電的一跳彈了起來.

一得到空隙的永琤艅閬A次飛起,企圖回到我身邊,只是小鳩健次郎卻又壓了過來,只是他這次學聰明了,沒用手,而是用刀背去把永琠蝔鴗F地面上.不過,就在他以為這次永琲眯w跑不掉了的時候,掉在地上的永瓻o好象玻璃做的一般突然摔的粉碎,把小鳩健次郎都給搞的一愣.

變成無數碎片的永畯銴@分裂之後便立刻四散開來飛速射入我的手中重新聚攏成了永痦y,然後隨著我的手腕一翻,球狀的永琱S再次變回了鉤鐮槍,只是這次的式樣似乎有了點變化.原本永硠雂う犒_鐮槍只有不到三米的長度,而其中只有最尖端的那一尺多長是有刃的部分,後面則全都是槍杆.但是現在的這柄鉤鐮槍卻有著近八十公分長的一段槍刃,而且槍身也伸展到了兩米多長,整柄槍連頭到尾已經達到了三米以上,雖然還不到三米五,但估計也差不太多了.這樣一杆長兵器,別說舞起來,就光是拿在手里就夠嚇人的了,更何況從剛才的情況上看我的長兵器戰斗技巧一點有不比短兵器差,這樣一柄武器在我手里那絕對是把凶器.

小鳩健次郎那邊正在發愣,忽然見我將變化完成的鉤鐮槍在頭頂轉了幾圈,然後突然猛的向前一指便向他刺了過去.小鳩健次郎立刻就地一個翻身跳了起來,然後又噔噔噔的連退了三四步.本來他以為這個距離已經離開我的攻擊范圍了,畢竟鉤鐮槍雖然有三米多,但我也不可能抓著槍杆最末端進行攻擊吧?所以實際上鉤鐮槍的攻擊范圍並不能按槍長來計算,況且現在他和我之間已經拉開了做四五米遠,就算我能把槍全伸出去也是夠不到他的,除非我拿鉤鐮槍當標槍使.不過,就在小鳩健次郎自以為安全之時,我卻在明知道長度不夠的情況下還是刺了出去,然後就在我的手臂達到頂點無法再往前送的時候,那柄鉤鐮槍的中間部分卻突然咔的一聲松開了一個像是活動連接扣一樣的東西,然後就見本來已經完全伸直的槍身居然再次向前滑去,中間的槍杆部分則是像折疊雨傘的傘柄一樣又被拉了一截出來.本來只有三米多長的鉤鐮槍這一拉開就變成了接近五米長,剛好能夠的到小鳩健次郎.完全沒有准備之下小鳩健次郎只能靠格斗輔助系統勉強往旁邊側了下身,好歹是閃開了槍尖.不過我這是鉤鐮槍,不是紅纓槍,除了沿著槍杆向前延伸的筆直槍刃之外,在槍刃略靠前的位置還有一個向側面斜向伸開的鐮刀狀鉤刃.剛剛我刺出去的時候那個鐮刀狀鉤刃是朝上立著的,結果小鳩健次郎一側身就閃了過去,然而我卻在刺過頭之後突然一轉槍身,原本豎直向上的鉤鐮立刻被打平指向了小鳩健次郎的這個方向,然後我又猛的向後一收槍身,前方的槍尖立刻向後飛退,在經過小鳩健次郎身邊時順便從他的腰上帶了一把.只聽嚓的一聲小鳩健次郎的腰上便多了一條半尺長的切口,要不是他最後發現了那根鉤鐮及時退了一步,估計連腸子都得被鉤出來.

我喜歡鉤鐮槍就是因為它既有正統長兵器的刺,挑,鞭,砸等攻擊方式,又有奇門兵器的特殊攻擊手段.只要能熟練運用它的各種特點,我覺得鉤鐮槍完全可以當成是多種長兵器的綜合體來使用.

隨著我抽回槍身,之前被拉開的那截折疊傘傘柄一樣的伸縮結構也自動收了回來並啪的一聲再次鎖死.永硠雂う漯Z器有個好處,那就是它自己本身就具備運動能力,所以很多複雜的一般人根本玩不轉的關節結構在永琱W就可以輕松使用出來.比如說之前我經常使用的鞭劍形態,什麼時候應該像劍一樣保持堅硬,什麼時候應該像鞭子一樣保持柔軟,這都需要能夠調節才行.如果你用一般兵器打造成永琩獐邞疑@劍,保持劍形的時候還好說,一旦散開成鞭形,你再想收都收不回去.畢竟鞭劍的連接扣太多,光靠手腕的控制力想把它抖開容易,讓收回去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了.剛剛我用的這個鉤鐮槍形態也是一樣,什麼時候槍身可以伸開,什麼時候不可以伸開,已經伸多長,以什麼速度伸開或者縮回,這些都不是光靠技巧就能控制的,必須得要武器本身能配合你運動才行.鬼手信長他們羨慕我的武器,一方面是羨慕永琩熊L堅不摧的鋒利,另一方面更是羨慕它那如臂指使的操控能力.可以說只要有永痝o樣的兵器在手,就算你完全不懂冷兵器也絕對可以拿著它砍人,而不用擔心像三節棍或者鞭子之類的武器那樣傷敵不成把自己給打了.當然,你本身要是有工夫底子,那就更是如虎添翼所向披靡了.

小鳩健次郎低頭看了眼自己被切開的腰肉,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疼痛之類的表情.剛才從他被切到開始,似乎只有在鉤鐮槍的鉤鐮切開他的皮肉的時候他有過一瞬間的疼痛感,而在鉤鐮完全離開他的身體後,他似乎就不再感覺到疼痛了.雖然感覺他的這個反應比較奇怪,但是我也沒多在意.

"感覺如何?我的鉤鐮槍玩的還算不錯吧?"

我問完之後沒想到小鳩健次郎居然冷笑了一聲,然後道:"這點小傷不算什麼,有本事就再來點大的."

"你想要更大的?"我故做驚訝的樣子說道:"真沒看出來你居然還是個受虐狂啊!那好吧,助人為樂我最喜歡了.既然你要大的,那我就給你大的."我說著突然將鉤鐮槍一挑再次沖了上去.

看到我沖上來,小鳩健次郎立刻橫刀在前擺出了上次一樣的防禦姿勢,不過他沒想到的是就在我和他之間還有幾米遠的時候,我卻突然大喊了一聲:"沖鋒."跟著我整個人影就突然一閃,小鳩健次郎只感覺自己眼前一花我就已經到他面前了.情急之下小鳩健次郎連忙將手中長刀往上一挑,正好架住了我的鉤鐮槍,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我卻在這個時候突然收回槍尖,原地轉了一圈改刺殺為橫掃.巨大的鉤鐮槍帶著呼嘯的風聲就朝小鳩健次郎的側腰那道傷口砸了過去.

小鳩健次郎也沒想到我居然會襲擊他受傷的部位,連忙將刀身一翻豎在身側再次架住了我的橫槍掃蕩,不過他沒想到我在槍身被擋住之後居然借助反彈的力量突然向反方向轉了個身,鉤鐮槍猛的從小鳩健次郎的左側脫離,圍著我轉了一圈之後又朝著他的右側掃了過去.

這一下可把小鳩健次郎嚇了一跳.三米多長的鉤鐮槍完全甩開之後,那個慣性是非常大的,這要是被掃到他就算屬性值提升也未必架的住.不過,就在我即將掃到它的側腰的時候,小鳩健次郎卻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大概是急中生智的原因,之前被我一路壓著打的小鳩健次郎總算想起來他還能傳送,所以在被打中之前的瞬間便突然使用自己的空間能力消失在了原地.

"不錯嗎.居然學會合理搭配技能了."在一槍掃空之後我並沒有什麼不高興的表現,反而笑了起來."很好,既然你的實力提高了,那我也得拿出對應的實力才行了."我說著便手腕一翻,一大堆圓形鋼珠便從我的雙手手腕中淅瀝嘩啦的滾了下來."好了,這可是我經常用的武器,你可要小心了."我說著便再次啟動朝著小鳩健次郎剛剛傳送出來的位置沖了過去,同時剛剛被我扔出來的那堆鋼珠也跟著我一起向那邊飛了過去.

小鳩健次郎看到我沖過來立刻便是一個瞬間傳送再次和我拉開距離,只是他剛從空間中脫離便突然發現腳下一滑,跟著整個人都失去了平衡向後摔了下去.

他這邊還沒完全摔倒,那邊我便突然一個轉身又沖了過來,然後在距離他還有七八米的地方便開始起跳,整個人從空中端著鉤鐮槍便紮了下去.

小鳩健次郎剛摔倒在地便立刻向側面一個翻身以毫厘之差避過了我的鉤鐮槍,但是他沒想到我在一擊不中之後竟然直接松開了鉤鐮槍,雙手手腕一甩,嘩啦一聲雙手刃爪便滑了出來.跟著我猛的半跪下去一拳朝著小鳩健次郎打了下去,這要是被我打中,小鳩健次郎的身上絕對要多開三個窟窿不可.

眼看著我的刃爪近在眼前,小鳩健次郎猛然收緊腹部肌肉,整個下半身都被他向上曲了起來,我用了很大力氣的一拳直接插進了他身下的岩石中,而他則借助曲身的慣性干脆一個跟頭翻過去然後重新爬了起來.不過剛才這套動作雖然閃開了我的攻擊,但他腰側的那個傷口卻好象是被撕裂了,血水像自來水一樣不停的往外冒,只是小鳩健次郎自己卻好象流的不是他的血一樣全然沒去管它,好在那個傷口也沒這麼一直流下去,而是很快便自動止血了.

看著小鳩健次郎腰上的那個傷口我的眉頭就是一皺.之前我一直以為小鳩健次郎是吃了什麼藥品治療了自己身上的傷,但是從他腰上噴血的情況來看,他的傷似乎是一點也沒好,但是從他的表情上看他卻好象全然不在乎一樣.如果說他本來就不怕疼,那到還可以理解,但是小鳩健次郎顯然不是那樣的人,之前受傷的時候他也照樣疼的齜牙咧嘴,所以說他不是硬忍住了疼痛,而是真的不疼.身上有傷,人卻不疼,那是什麼原因呢?答案很簡單——麻藥.不,應該不是麻藥,而是類似毒品的興奮類藥物.《零》中的麻藥和現實中的一樣,都有副作用,在使用後會有一段時間出現反應遲鈍的現象,甚至于這個副作用往往比麻藥本身的藥效時間都要長,往往麻藥都已經過去了,遲鈍作用卻還沒消失.

現在小鳩健次郎正在和我這個反應神經像超人一般強大的敵人作戰,反應速度對他來說那就是生命線一樣重要的東西,他又怎麼可能用麻藥來降低自己的反應速度呢?所以說他用的不是麻藥,而是毒品.甚至我連那東西的樣子都猜到了,應該就是小鳩健次郎之前吞下去的那塊顏色詭異的礦石.那東西估計有降低痛感並提升人的思維反應速度的效果.

《零》中的人物雖然是由現實中的玩家來操縱的,但有一點值得注意,那就是我們的大腦其實和電腦一樣是可以超頻的.當人在做夢的時候,時間就不是一個常量,而是一個變量.有時候你覺得你經過了很長時間,做了很多事情,但在夢中,那一切的一切有可能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也就是說人類的大腦思維速度其實遠比我們在生活中用到的思維速度要快.《零》的游戲頭盔中有一種專門用來刺激大腦信號的設備,其功能就是完全釋放人的思維意識,使人的大腦完全活性化.這種設備的功能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加快玩家的思維速度,使之反應速度得到提升.當然,因為這個功能會直接對現實中的玩家身體產生不可逆轉的物理性影響,所以《零》中的這個功能一直都受到限制,只有少數方法可以開啟這種功能,而且為了保證玩家安全,一般也不會長時間運轉.比如像是小鳩健次郎剛剛服用的興奮劑,其對游戲人物的影響只是屏蔽痛覺而已,但對現實中的玩家卻起到了加快思維速度的作用.剛剛我還奇怪怎麼小鳩健次郎受傷之後戰斗力反而越來越高了,現在總算明白了,他是用了興奮劑,藥力正在逐漸發揮出來.在這段時間內他不但反應速度會提高,而且還會變的不怕疼痛,那些身體上的傷痛根本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既然知道了小鳩健次郎的變化原因我也就放心了.興奮劑這東西雖然確實能大幅度提升玩家戰斗力,但一來這東西很難弄到,二來副作用也很明顯.當然,這個副作用不是指對現實中的玩家有什麼副作用,要不然光憑這點龍緣集團就得向玩家們支付天價賠償了.我說的這個副作用是對游戲內的人物的副作用.雖然在短時間內興奮類藥劑可以提高使用者的戰斗力,但同樣的,在此期間使用者的體力值也會以雙倍數值下降,而且一旦興奮劑的藥效過去了,使用者就會覺得全身無力,感覺就好象大病了一場一樣.因此,如果使用興奮劑的人不能在藥效完全消失前消滅對手,那基本上就可以確定他死定了.

其實興奮劑這東西還有個隱藏副作用,只是知道的人不多罷了.這個副作用就是會降低玩家的在線時間.

《零》中使用的疲勞檢測系統會監視每個玩家的大腦運行情況,一旦確認此玩家疲勞,就會通知他選擇在游戲內使用輔助睡眠系統進行深度睡眠,或者要求他下線休息,反正不把疲勞度恢複回來你是別指望再玩了.但是,因為興奮劑會啟動游戲頭盔內的思維加速系統,所以它對現實中的玩家神經系統也是一種負擔.在這個狀態下人會很容易疲勞,而一旦系統確認玩家疲勞度達到強制終止游戲的程度,就會通知玩家休息,玩家不聽的話就會強行踢人.這個不算副作用的副作用我之前也是從一個會里的格斗高手那知道的,那名玩家特喜歡研究格斗技巧.他當初無意中發現興奮劑能加快思維速度,結果就試著在服用了興奮劑的情況下進入了高級怪物區.藥效還在的時候他到是打的挺爽,越級殺怪輕松寫意,感覺就好象一夜之間變成超人了一樣.結果他因為貪圖那種實力的提升,一天之中連用了三份興奮劑,每支只有一小時的藥力.最後等三支藥用完,他還想用第四支的時候系統卻通知他立刻下線休息或者返回城市中使用睡眠系統.當時他才剛上線三個來小時,而且上線之前是早上剛剛起床,可以說應該是精力很旺盛的狀態.結果他非常氣憤的拒絕了系統要求,然後被系統強制踢了出去,但一下線他就感覺到一陣莫名其妙的困意,結果那一覺他一直從當天中午睡到了第二天凌晨.後來我們和他分析當時的情況才知道了興奮劑原來是會消耗玩家在現實中的精神的,不過這個情況我們知道後也沒去關注他,畢竟能刺激神經反應速度的興奮劑在游戲中全都屬于高端藥劑,一般人能搞到一支兩支就不錯了,普通玩家基本不會接觸到這類東西,因此也沒有必要通知會里的所有人.

我們行會專門搞戰斗技巧研究的人都很少遇到這種情況,別的行會和個人就更難得遇到這種情況了,所以到現在為止,高級興奮劑的這種隱藏副作用都沒什麼人知道.至于小鳩健次郎,估計也不知道這個情況,要不然他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使用興奮劑.什麼?你問我為什麼他知道就不會用?原因很簡單.小鳩健次郎今天和我們進入決斗狀態之前一直是跟著鬼手信長他們在帶領日本玩家收複失地,而且他們也不是第一天開始反擊了,之前他們就已經參戰了.因此這兩天小鳩健次郎應該是很疲勞的才對,而今天他們又對上了我們這幫冰霜玫瑰盟的尖端武力.高手過招分毫必爭,相對的注意力就必須高度集中,因此高手之間的戰斗也是最費神最累人的.小鳩健次郎在這種情況下,可以說本身應該就已經快到精神疲勞的極限了,而他居然還在這種時候給自己吃興奮藥劑,這不是找死嗎?我很想知道一會我們打的好好的他突然聽到系統要他強制退出時他的表情.不過很可惜,我是不可能讓他聽到那個聲音的,因為那不符合我們的利益.

這次戰斗的目的就是殺雞儆猴,因此我必須正面擊敗小鳩健次郎.要是讓他半路被踢下線了,我再把他失去控制的肉身干掉,那就失去勝利的意義了.所以我必須趁著他被系統強行踢下線之前先把他干掉,不然可就真的麻煩了.我總不能等他睡飽了上線再接著打吧?

我正想著要趕緊把小鳩健次郎干掉,沒想到他居然主動送上門來了.不知道是不是興奮劑干擾了神經系統的原因,他在和我重新拉開距離之後居然立刻從身上又抽了一把刀出來,然後舉著雙刀就沖了上來.

看到小鳩健次郎沖近,我也樂了,手指一動,咣的一聲插入地下的刃爪便自動收了回去,然後伸手一撈還插在旁邊的鉤鐮槍立刻就是一個橫掃.

小鳩健次郎單手架住橫掃而來的鉤鐮槍,人卻並沒有停下,那柄架住鉤鐮槍的單刀被他拖著和我的鉤鐮槍之間立刻擦出一路火星,然後沖到我面前的小鳩健次郎立刻照著我的脖子就是一刀橫切.我手腕一翻,刃爪再次彈出,正好用刃爪的刀背架住了橫切而來的那柄長刀.

見橫切的一刀被架住,已經沖到我面前的小鳩健次郎立刻將架住鉤鐮槍的那柄刀也收了回來.長兵器雖然在中遠距離上威力巨大,但有個確定卻是不可回避的,那就是一旦對方沖的太近,長兵器過長的身體就顯得有些不夠靈活了.

騰出一只手來的小鳩健次郎立刻用那柄刀再次照著我另外一邊的脖子切了過去,不過我並沒有像剛才一樣抬手去擋,而是突然抬腿一腳將小鳩健次郎給踹飛了出去.

很多人打架的時候都有個習慣,那就是用手就用手,用腳就用腳,很少有人手腳一起上的.這個好象是跟人類的大腦結構以及思維方式有關系,屬于一種習慣行為.不過我並沒有這種不好的習慣,要不是咬人不太文雅,我絕對是連嘴都能一起用上.小鳩健次郎只不過挨了一腳已經算輕的了,要不是我剛剛沒變成狼人形態,我肯定一口咬上他的脖子讓他知道啥叫狼吻.

被我一腳踹開的小鳩健次郎並沒有受多大傷害,繼承來的屬性值增加了太多的防禦值,結果就是我對他的攻擊看起來很重,其實傷害都不大.其實仔細想就可以發現,從我們兩個交手到現在,雖然每次時間都不長,但我的攻擊卻都非常狠辣,要是一般人現在肯定已經掛掉了.小鳩健次郎之所以這麼耐打就是因為他防禦太高,而且生命值也高的離譜.按照那套繼承獎勵的內容來分析,現在小鳩健次郎的生命值起碼相當于十幾個普通人的生命值之和.就算死掉的櫻花小組成員都是血量不高的忍者職業,但十幾個人加在一起也絕對不會少到哪去的.

重新站起來的小鳩健次郎將雙刀在面前一架,然後又瘋狂的沖了上來,看他這架勢是不死不休了.我估計之前我的猜測可能有錯誤,他搞不好也知道興奮劑的隱藏副作用,所以他其實是在賭博.他要賭的是自己可以在副作用出現前將我擊敗.其實想想他的想法也不錯.如果他在使用興奮劑的情況下都無法擊敗我,那麼就算沒有副作用,其實對他來說也是一樣的,遲早還是得死.畢竟松本正賀那邊一個打一群,肯定支撐不了太長時間,要是他這邊不能盡快搞定我再回頭去幫忙,松本正賀的落敗也就是個時間問題.就是因為知道這些利害關系,所以小鳩健次郎才決定賭一把,反正情況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賭一下說不定還有點希望,不賭就只能等死.

小鳩健次郎這邊舉著雙刀雙眼赤紅的沖上來擺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勢,我也毫不示弱的單手將鉤鐮槍斜挎在身後擺好了迎戰准備.不過,就在我們即將再次撞在一起的時候,旁邊的空間中卻突然爆出了一大團火焰,而伴隨和那團火焰,幾個人影也一起從其中摔了出來.

本來剛看到火焰我就打算跑來著,但是這個時候我卻突然發現了摔出來的人居然是玫瑰.盡管不知道她這是怎麼個情況,但我還是第一時間沖上去把她給接了下來,只是還沒等我們落地,金幣和克利斯締娜又一先一後的從那團火焰中飛了出來.

"我靠,你們這是搞什麼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屬性高未必是好事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強弱之分